第三十七章 解气!/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氏气得浑身发抖,“我亲眼看见你偷牛肉再往牛肉里下药!你还想抵赖!”

吴氏呸了一口口水,咒骂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下药了?你拿出证据来!拿不出来,就别胡说八道,嘴巴喷粪!”

“你敢赌咒,你下药你儿子生孙子没屁眼!”邓氏怕了,吴氏不认账,这盆脏水就泼她身上!贺良广不得打死她啊!

吴氏脸色骤变,她本来就做贼心虚,哪里敢下毒誓!

“吴婆子下药,她男人不应该会吃牛肉中毒啊!”刘婶子不愿意相信吴氏会下毒,她嘴巴毒,惯会躲懒,还不至于这么黑心,商枝又没有得罪她。

吴氏瞅着陈老头脚步发虚,脸色苍白,心肝儿一颤,更加不敢认。

“好啊!你这黑心肝的贱人!诬陷我下药,还咒我!”吴氏撸起袖子上前打人。

邓氏恼恨吴氏嘴硬,死不承认,也跟着上手抓着吴氏的头发,一只手抓花她的脸。

吴氏没有邓氏人高马大,吃了不少闷亏,一口咬上邓氏的手。

“贱人!你松嘴!”

邓氏发出杀猪的叫声!

胡氏冲上来拉架,暗中抓住邓氏的手,挡住她的后路,让吴氏对她一顿狠打猛踢。

“吴婶,你快别打了!要打死人了!”胡氏挡在邓氏面前,后背挨了一捶子,脸都白了。

吴氏凶狠地一脚踹在邓氏肚子上,呸了一口血水,牙被邓氏一巴掌打松。骂骂咧咧道:“以后再冤枉我,撕烂你的逼嘴!”

邓氏被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闷哼一声,捂着肚子,痛得冷汗涔涔。

打架打不过,证据拿不出来,现在有罪说不清,又挨了一顿打,邓氏肠子都悔青了!

胡氏扶邓氏起来,“娘,身上伤着其他地儿了吗?”

邓氏火大的一巴掌打在胡氏的脸上,“吃里扒外的贱东西!你不挡着我,我能挨她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坏心!”

胡氏捂着脸,泪眼盈盈。

李大婶看不过眼,“邓桂花,你媳妇拉架替你挨了一拳,你打她做啥?吴氏不认账,你拿不出证据,你要负全部责任!”

邓氏可不干,不是她下的药,凭什么她赔银子?

贺良广阴着脸,“药钱我们赔了,都散了!”

“不是我下的药,我不赔!”邓氏皮肤白,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看着瘆人,骨头都隐隐作痛,头发也给薅秃了一块。“她把我打伤了,不要赔钱?”

“闭嘴!”

贺良广承诺,中毒的药钱他给,到他家里拿银子。

乡邻得了准话,谁还管是谁下的药?反正今后远着邓氏和吴氏就对了!

人一走,贺良广拽着愤怒不甘的邓氏离开。

吴氏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挂了彩,两边脸各有几道血印子。

“进来!”陈老头阴沉沉的开口。

吴氏浑身一颤,想跑,陈老头说:“走了就别想再进门。”

吴氏战战兢兢的进屋,门合上,啪地一声,后背一痛,藤条划烂了衣裳,痛得吴氏咬紧牙根。

她求饶道:“当家的,别打了!我猪油蒙心,老糊涂,才在肉里下药。下次再也不敢了!”

陈老头手一抖,藤条啪地又一声打在吴氏身上,吴氏疼得倒在地上打滚。

嘭——

门被邓氏踹开,散去的乡邻全都挤在门口。

“好啊!你终于肯承认是你下的药!”邓氏到底咽不下那一口恶气,等人走了,又偷偷把乡邻喊过来。陈老头话不多,可是个狠心肠的人,吴氏没少挨他的打。这回吴氏下药,陈老头可是中毒了,绝对不会放过吴氏!

果然,他们在门口偷听,就听见吴氏承认下药的话!

吴氏脸色刷的惨白。

陈老头看乡邻一眼,收起藤条,拿着烟杆蹲在门口抽烟。

吴氏想耍赖,这回也赖不掉。怨毒的剜了邓氏一眼,抓出十个铜板扔在地上,“只有这些,你们爱要不要!”

其他三个中毒的只是有点虚,其他没啥影响,而且商枝确定喝了大豆汁毒给解了,也就没有胡搅蛮缠,一人三文钱,留下一个铜板,全都散了。

邓氏也参与在其中,虽然不是主使,却也是帮着吴氏干了缺德事。

贺良广怕乡邻怨恨他,也一人给了五文钱。

这事就告一段落。

贺良广觉得事情圆满的解决,但是乡邻却不那么想,里正身上责任重大,他的媳妇是个黑心肠的人,让乡邻不敢再信任他,心里有了怨言。

商枝将这一切看进眼底,嘴角微微上扬,邓氏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看她还敢不敢作恶。

经过这一次,贺良广在乡邻们心中的地位动摇了。

以后他再犯事,未必不能把他拉下台!

自己今后要在杏花村扎根,里正与她有仇,对她很不利。

“商丫头,这次是大伙冤枉你,让你受委屈了!”乡邻们诚心诚意的道歉,对商枝有了几分好感,她被他们咄咄逼人,恶意揣测,她也不动气,反而大度的给人解毒。

邓氏、吴氏和商枝一比,就太不是个东西。

“是我太粗心,让人看着门,就不会让他们给得逞。中饭大家没吃好,我做晚饭给你们赔礼。”商枝主动承认自己的错处,博得大家更多的好感。

乡邻想要拒绝,商枝做的饭菜太美味,不好意思的说道:“辛苦你了!”

他们心里有愧,不该怀疑不信任商枝,下午干活都特别有劲,天刚擦黑,就把活全都干完了。

商枝亲自去村里屠夫那里买了六斤猪肉,花了一百八十文,又在刘大婶家买了韭菜,打算包韭菜肉饺子。

刘大婶得知晚上吃饺子,留下茶花给商枝帮忙。

茶花人彪悍了点,但是手脚麻利。她和商枝分工合作,她负责擀面皮,商枝包饺子。

“商枝姐,你包的饺子真好看!在镇上能卖不少钱呢!”茶花真心实意的夸赞。

商枝道:“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摆摊,但是可以教你!”

茶花感激的说道:“商枝姐,我一定好好学!”

商枝手把手教包花边,一个时辰两人就把饺子给包好了,蒸一锅出炉,茶花尝了一个,眼睛一亮,对着商枝竖着大拇指!

“好吃!真好吃!”茶花灵机一动,“商枝姐,你能教我调馅吗?”

镇上不少人卖饺子,商枝包的不一样,不但漂亮,而且美味。

她学会了去摆摊,完全可以预料到生意的火爆!

“行!”商枝不藏私,茶花对她更亲近。

傍晚。

大家收工回来,美滋滋的吃了一顿饺子,意犹未尽,好话不要钱似的夸商枝,完全忘了以前对商枝的偏见。

商枝很感激邓氏、吴氏闹事,她才能这样轻易的收拢乡邻们的心。

次日一早,商枝背着竹篓去镇上买药苗和种子。

在村口遇见堵着她的陈源,商枝皱眉,现在流行在村口堵人了吗?

陈源脸色不太好,他娘防着他和商枝,一听到商枝请人干活,就让他去镇上上工,回来的时候,听见商枝出事已经很晚了,他也不好找上门。一大早起来去找她,就看见她打算出门,陈源这才在村口等她。

“我去镇上上工,一起去吧。”陈源去拿商枝的竹篓,商枝避开了,陈源举着手里的兔子,“我没带背篓,你的背篓借我放一下。”

商枝想了想,把竹篓给他。

背篓里装了商枝在刘大婶家买的二十斤精米,十个鸡蛋,顺便给薛慎之送去。不轻,但是对陈源来说算不得什么。

“昨天吴氏在你菜里下药。”陈源脚步沉稳的往前走,声音低醇,“种药的时候别请乡邻了,我帮你干活。”

商枝看了他一眼,陈源目视前方,下颔紧绷,看出他的紧张。

“不用了。我答应乡邻们请他们种药,不能食言。”

陈源抿紧唇,没有再说话。

两人走了半个时辰到镇上,商枝看着陈源满头大汗,直接让先去清河书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