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哑巴吃黄连/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平章春风得意,被薛慎之压一头的阴影散去,扬眉吐气。

他邀请几个出身富贵学问不足的同窗,和授业恩师一同归家吃席面。

正好在村口碰见薛慎之,对薛慎之‘自甘堕落’去清河书院他早有耳闻。

如果是之前,他会对薛慎之多有避讳。如今情况大不相同,他早已是秀才老爷,薛慎之却还是一个童生!

而且荒废学业多年,又沦落到声名不显,落魄的清河书院,更加不足为惧。

短短一个照面,贺平章心里思绪翻涌,面上半点不显。他大度邀请薛慎之吃席面,“薛兄,今日我家中做酒席,你从镇上回来,一起去吃席面。”然后,他向薛慎之介绍自己的老师和同窗,“这是我的恩师周叔治周院长。谢安、刘贵才我的同窗。他是薛慎之薛童生,元晋三年县试案首。”

最后一句话是对周院长与几位同窗说的。

薛慎之拱手作揖,“周院长。”然后对两位同窗一一打招呼。

周院长自持身份,略略颔首,算作回应。

谢安和刘贵才挑眉,谢安嗤笑道:“那位八岁的童生?”

“薛兄文采斐然,谢兄、刘兄可以与他切磋比试。”贺平章含笑道,这正是他邀请薛慎之的目的。

他们两个都是童生,而且学问在他之下。如果能打败薛慎之,往后别人也不会拿薛慎之与他作比较。

“是啊!久仰大名,能和薛童生切磋切磋,也算是我们的荣幸。当年可是儋州府盛传的神童,得过县太爷的赞誉。就算我输了,也算心服口服。”谢安挑衅道,眼底却是十分不屑。

刘贵才打圆场道:“薛兄,安弟还小,言行无状,你别和他计较。”

薛慎之捂嘴轻咳几声,苍白的脸颊沁出红晕,他看一眼谢安与刘贵才,两个少年大约十五六岁。前者长相斯文,言行轻佻。后者平和内敛,气度与心智却是远胜谢安和贺平章。

他那一句话,无论是有意无意,明面上是替他解围。暗中却是堵住了他的退路,若是不应约,就是徒有虚名,不及束发少年。

刘贵才见薛慎之注视他,歉疚笑了笑。

薛慎之做了个请的姿势,“周院长先行。”

周叔治率先离开,贺平章紧跟而去,谢安冷哼一声,只有刘贵才态度温和,朝薛慎之点了点头才走。

薛慎之抿着唇,望着一行人的身影,略微蹙眉。

谢安和贺平章有说有笑,不觉得刚才一幕有特别之处。刘贵才却想得深一点……方才他们提及切磋,周院长却不曾阻止。安仁书院与清河书院暗中较量,同样也是周叔治与邱令元的较量。而贺平章的提议,只怕正中周叔治心怀。

薛慎之不应或者输了,都是代表着清河书院输了。

无论是以他个人名义还是其他,周叔治都会将他当做清河书院的代表。

这一点薛慎之自然也想到了。

他唇边浮现一抹笑意,却是不及眼底,眸子里清泠泠地有些冻人的冷意。

薛慎之被贺平章刻意安排在谢安等人一桌。

还未走过去,就听到谢安轻蔑地说道:“贺兄,今后你就是秀才老爷了,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不过话说回来,真是替你委屈。什么人都拿来与你做比较,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够不够份儿!”

谢安的话说到贺平章心坎里,他心里舒畅。

“薛兄你别往心里去,谢兄就是直来直往的性子,你如今止步童生是因为身体的缘故,耽误你的举业。如今身体好转,下半年秋试一定会考中。”贺平章毫无诚意的说道,句句话,都是给薛慎之挖坑。

心里不无得意的想,他替薛慎之说出了借口,他荒废学业都能考中,岂不是更显出他才学?若是考不中,那就是空有名声的草包。

薛慎之轻笑道:“不急。一次考不中,两次三次总会考中。我定以贺兄为榜样。”

贺平章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气怒交加。

谁都知道,贺平章考了六次才考中秀才。

薛慎之这话太埋汰人。

不过商枝却觉得很痛快!

几个人挤兑薛慎之,都不觉得丢脸,没必要给他们留脸面。

“别瞎胡说。你又没有父母兄嫂接济,哪有那么多银钱给你浪费?”商枝被请到薛慎之一桌,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男女七岁不同席,她都是可以嫁人的年纪,混在男人堆里,像话吗?

贺平章一朝得志,心里有点飘,想看她和薛慎之的笑话,却不知道自己闹出个笑话。

她大大方方的在薛慎之身边坐下,一点都不扭捏。

周叔治皱紧眉头,有些不悦。

他最讲规矩,满桌男眷一个女子坐在这里,一点规矩都不懂!

“平章。”周叔治沉声唤道,看了商枝一眼。

贺平章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埋怨他娘不会做事。商枝来了就好,随便坐在哪里都好。居然安排在周院长一桌!

本来周院长应该坐在主席,只是等会薛慎之与他们切磋,便留在这一桌。

“商姑娘,你的位置不在这里。”贺平章涨红着脸,咬牙说道:“在隔壁女眷一桌。”

商枝惊讶道:“邓婶告诉我别的地方没有位置,让我坐在这里。”她沉默了一会,恍悟道:“原来你们没有安排我的席位,一开始不打算请我来啊?我就说嘛,你考上秀才回来就和我退亲,痛快的给我一两银钱,让我不要再和你纠缠。怎么会请我来吃席面呢?”

薛慎之垂着眼睫道:“莫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贺兄前途无量,你大字不识几个的人,确实不是良配。”淡淡的语气里透着讽刺。

商枝哦了一声,“贺秀才,你不用担心我缠着你,请我过来看我的笑话。你现在可是秀才老爷,我有自知之明,知道高攀不上你,不会再对你死缠烂打。我听你娘说过,你以后是要考进士,京城里官家千金等着你挑呢,哪敢死皮赖脸缠着你?”

“不……不是的……”贺平章见周叔治脸色阴沉下来,急忙说道:“我和你的婚约只是口头戏言。进士一事更是没有的,我只想娶一个温柔贤良的女子。”

商枝啧了一声,“婚姻大事对咱们秀才老爷来说只是戏言啊。”点了点头,“我懂了!”

你懂什么?!

贺平章气得脸色发白。

薛慎之说中他的心事。他请商枝过来,就是让她看清楚两人之间的差距,让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

商枝是他不要的女人,却和薛慎之搅合在一起,他心里不痛快。也想让商枝看一看,他如何把薛慎之打败,踩在脚底下。

没有想到商枝这么伶牙俐齿,三言两语败坏他名声!

在书院他算出类拔萃,很得周院长看重,甚至打算把女儿许配给他,才会特地出席。给商枝一闹,会对他失望吧?!

贺平章迫切的解释:“老师……”

“好了。其他事情以后再说,你们先切磋切磋吧。”周叔治觉得他的判断有错误,贺平章的品行还有待观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