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找齐两味药/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哈哈一笑,“医者面前无性别之分,摸你们和摸一块猪肉差不多。”

“……”

薛慎之被噎住了。

回去的路上,薛慎之沉默寡言。

他向来话不多,清清冷冷的,与平常没什么区别。可商枝总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放慢脚步,他也放慢脚步。她停下来,薛慎之也站着不动。离她身后三步之远,脚步像是被丈量出一般,不差分毫。

商枝在路边随手扯一根狗尾巴草,靠在土墙上编指环。

薛慎之蹙眉,“等人?”

“没呢!我还以为我不走,你今晚也会站在那儿不动。”商枝抬眼,拿着狗尾巴草点着他的下颔,“我之前说的话只是比喻而已,没说你像猪肉。刚才你反应激烈,是在害羞?”她清亮的眼珠子转了转,仔仔细细的盯着他看了看,面容冷清淡漠,无欲无求。“我碰你耳朵,只是好奇,没想到你也会脸红。”

薛慎之:“……”

他推开狗尾巴草,摩挲着发痒的下巴,转移话题道:“我觉得地契暂时放在秦兄那里,等你把山地种好之后,再过户到你的名下。你看如何?”

说起正事,商枝神色认真,两人并肩往屋子里走。“我也是这个打算,得多麻烦秦老爷了。”

薛慎之嗯了一声,进门之前,突然对商枝道:“他不喜欢别人叫秦老爷,你叫他秦大哥吧。”

“哦。”

商枝歪着头,疑惑望向他。之前不少人喊他秦老爷,笑得挺开心的。

薛慎之没有看见一样,进屋关上门。

商枝准备回屋,门口放着一麻袋糠,估摸着茶花没等到她搁门口回去了。

她笑了一下,提着糠回屋。

洗了澡,商枝在山上干一天活,累得慌,一躺在土炕上,沾着枕头睡过去。

迷迷糊糊,隐约听见屋外有响动,翻个身继续睡沉了。

天蒙蒙亮,鸡打鸣,商枝伸懒腰爬起来。

摸进厨房洗漱,揭开锅盖,热气腾腾地水雾伴随着浓郁的香甜扑面而来。

锅里烧了小半锅热水,隔着竹片架子上面放着一碗粟米红薯粥,还有一颗水煮蛋。

她弯了弯嘴角,拿着一根泡在水里的杨柳枝咬开刷牙,就着锅里的热水洗脸。

红薯粥火候并不好,粟米夹生,好在红薯软糯,商枝一碗热乎乎的粥下肚,浑身舒畅。

她把鸡蛋揣在怀里准备上山干活饿了吃。

出门才发现门口一口大水缸都装满了,院子里劈了一些柴,可以用三天左右。

几只鸡也喂好了,一截竹筒劈开两半,一半放着水搅拌成糊糊的糠,一半装着清水。

薛慎之把活干完了去镇上,他四更天就得起身。对他的身体来说会有点吃不消,但是起床后家里的活有人给收拾完,这种感觉还不赖。

商枝扛着锄头上山,大半天才把药苗给种完。

刚刚下山,经过山底下的一片田地,就见邓氏和几位妇人在地里干活。

邓氏说的口沫横飞,“我家那块山地昨儿被秦老爷给买走,再过十天半个月就要芒种,到时候请大伙干活,工钱比我们村出的价钱只高不低,管中晚两顿饭。”

“真有这么好的事?邓桂花你别是哄我们的吧?”吴氏不相信,邓氏那副得意的嘴脸,是想和商枝攀比,“商人都鬼精的,工钱能有五文钱一天吗?饭菜里都有肉?”

邓氏被吴氏问的一肚子火气,见到商枝走过来,提高了声音,“秦老爷有的是银子,他在镇上开大酒楼,打算把酒楼开到县里咧!咋会缺银子?他是好人,不会亏待你们!”她冷哼一声,“你不信就算了,秦老爷把山地交给我那口子打点,我好心不和你计较,你倒是说些酸话埋汰我!爱来不来!”

秦伯言压根没说把山地交给贺良广打点,邓氏觉得秦伯言看重儿子,又是买的她家的山地,不交给他们,还能交给谁?

她见商枝今天一个人干活,没有请乡邻干活,煽动着乡邻对她不满。

因为商枝让她被贺良广给骂了,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好听,好几次听人在背地里说闲话。而且昨晚商枝又搅黄了贺平章的亲事,害得母子离心,新仇旧恨,她活剐了商枝的心都有,哪能见她快活?

才会特地在商枝干完活下山,对乡邻们夸下海口,“你们等着瞧,到时候给你们十文钱一天的工钱!肉菜绝对少不了!”

商枝乐了,‘噗嗤’笑出声。

有钱不等于冤大头!

邓氏想借机拢络人心,这是好想法,只是信口开河,就是自掘坟墓了。

那块山地是她买的,当然是她请人干活,这么好巩固她形象的机会,她缺心眼儿才会交给别人打点。

邓氏听到商枝的笑声,脸黑了,她假笑道:“商枝啊,你有空也可以过来帮忙。”

“邓婶,我等着啊。”商枝笑脸盈盈,脚步轻快的回屋。

邓氏恨得几乎咬碎一口牙!

——

林辛逸是算准了,踩着点过来。

商枝放下碗,他就大包小包的过来,“小师傅,你的药苗种完了吗?没有种完我给你种了,你赶紧熬一锅阿胶。高夫人那边催了好几回,再没有货,她得押着我亲自找你了!”

几包切好的驴皮‘嘭’地放在地上,林辛逸累得直喘气,连灌了几杯水才缓过来。

“你别只顾着那片药山,你再不干活,有银子买药苗吗?”林辛逸听说她又盘下一块山地,花了八两银子,估摸着她手头又没有钱了!“驴皮我已经给泡好了,你只管熬就是。”

商枝心口痛,抠着手指算了算。十六两银子,花去三两租山地,还剩下十三两。她买东西和给乡邻工钱七七八八花去三四两,只有十两不到,还得给秦伯言八两,几乎又见底了。

上一回林辛逸没有买到驴皮,之后她又顾着药山,阿胶一直没有熬,推到了现在。

“行了,今晚就熬!”商枝把驴皮放在木桶里,用清水泡着。

然后从内室翻出香烛,又倒了三杯酒,摆在张老头牌位前。

“过来。”商枝点燃蜡烛插在罐子里,点燃香给林辛逸,“磕拜师祖。”

林辛逸懵了,这是正式收他做徒弟了?

他内心狂喜,忙不迭的磕了几个响头,洒了几杯酒。许誓会刻苦习医术,悬壶济世芸芸。

商枝跪拜张老头,神情虔诚,真心实意将他当做师傅。

拜师礼后,商枝取出一卷张老头写的手札给林辛逸。这是初入门的,浅显易懂,很适合林辛逸。

“你先拿去看,半个月后我考你。”

“徒儿不辜负师傅厚望!”林辛逸郑重的把手札收起来。

商枝关在家里熬制阿胶,几天未曾出门,第三天阿胶切好块装好,准备将阿胶送去镇上。她把八两银子带上,看着罐子里只剩下一两银子,叹口气,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存够银子?

看来得想想其他办法了。

——

秦景凌伤好,与裘天成离开,经过十天布局,活捉倭寇首领,将他们击败。

准备班师回朝前几日,裘天成送来一封信。

“将军,京城来信了。”裘天成又将布包放在桌子上,“四种药只寻到两种。清根草,雪莲。”顿了顿,又道:“雪莲是老夫人送来的,听说是小姑娘救你一命,需要雪莲花,她让人把雪莲随着信一起送过来。”

秦景凌没有说话,他拆开信,是夫人写的。除去家中琐碎,便是提及老夫人的病。

他看着雪莲花,心情沉重,这是寻来给老夫人入药的,她为还救命恩情,便又送了出来。

“将军,不如请商小姐入京给老夫人治病?”

许久,秦景凌沙哑的开口,“商姑娘从未离开过杏花村,未必愿意孤身入京。”

裘天成道:“商姑娘心地善良,说不定念在咱们替她找药,答应了呢?而且,你不觉得商姑娘和秦家人很面善?长得和你相似不说,通身的气质和老夫人年轻时有七八分想象。说不定这是缘分!”裘天成开玩笑问道:“是不是你秦家流落的孩子?”

秦景凌摇了摇头,秦家子嗣凋零,只有他与妹妹两人,并无庶出。

他洁身自好,只有蒋氏一个夫人,在外面没有其他女人,膝下孩子年纪并无与她一般大的。

妹妹嫁进侯府,也只有一儿一女,外甥女的年纪倒是与她相仿。

“你将东西给她送去,问她愿不愿意入京。若是不愿,不必勉强。”秦景凌交代裘天成。

------题外话------

今天这章好肥,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