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信物换一次合作/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教他一招按穴手法,如果突然心悸、心绞痛、胸口憋闷,特别不舒服,立即用大拇指的指尖掐揉大鱼际。把大拇指倒立过来,用重力狠狠地掐九下,利用强力刺激来缓解心脏的压力。

裘天成挠了挠头,“商姑娘,我记不住,也不知道大鱼际在哪里……你最好画一下。”

“好。”商枝点头应下,大鱼际就是张开手掌,大拇指根部下面那一块隆起的肌肉。

方法抄录下来,晾干墨,让裘天成带走。

商枝去屋檐下拿着青釉花盆装了沙土,牡丹适应疏松、肥沃的泥土,而沙土是不二选择。

种好牡丹,浇灌水,商枝抱着花盆,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

想了想,她把花放在里屋窗台上,这边方向正好向阳,也不怕被人发现异样。

“争点气吧,你活不了,我可得卖身抵债了!”商枝双手合十,拜了拜。

“商枝姐,出什么事了?你有困难和我说,我也能出一出力!”茶花端着一碗饺子进来,听到商枝‘卖身抵债’几个字,吓一跳。

“没事,我说着玩的。”商枝看着她手里一大碗饺子,“咱们日子都不宽裕,你心里念着我就行了,不用客气的送过来。上次你送来的一袋糠,我还没有给你银钱呢!”

商枝数了十文钱给茶花。

茶花不肯收,商枝板着脸道:“一码归一码,谁的东西都不是白捡的。你不肯收下,那就把糠给提回去。”

话说到这份上,茶花才收下银钱,她把饺子塞在商枝手里,想说点什么,心知商枝把事儿藏心里,不会说出来。帮忙的话在舌尖打个转,她担忧地说道:“商枝姐,我在镇上听说贺平章得罪了周院长,开始打算举荐他进县学,如今将他赶出安仁书院,直言不再是他亲授弟子。”

商枝意外的挑眉,难道是贺平章作死了?

果然,茶花幸灾乐祸道:“他在败坏周院长闺女的名声,等在周家门口与周小姐拉拉扯扯,惹恼了周院长。活该!这种人,嫌弃你配不上他,自己又去攀高枝,笑死人了!”她又叮嘱着商枝,“商枝姐,他们一家子都不是好货,我怕他们会把这事怪在你头上,找你麻烦,这些日子你小心着他们。”

商枝心里涌现一股暖流,她抬手揉着茶花的脑袋,“好。”

她心里冷笑,贺家不记打,敢找她麻烦,尽管来就是。她光脚的还怕他们穿鞋的不成?

商枝把饺子换碗装好,又取出一些牛肉干放在碗里,让茶花带回去。

茶花一走,商枝端着只有五六片的仙人掌搁在屋边墙壁下,剪下半块仙人掌,削掉刺,剁碎了和在糠糊糊里,喂小鸡仔吃下去。

半夜里,裘天成才把药材送来。

他喘着粗气,歉疚道:“商姑娘,其他的药材很容易收齐,龙脑这一味药太难寻,还是景凌花了大力气才弄来。他明儿一早出发回京,我留下来等你。不急,你慢慢制药。”

“算了,我帮你赶出来。”商枝把披着的衣裳穿起来,打算连夜把药丸给制出来。

能赶出来最好不过,但是裘天成良心不安,“商姑娘,会打扰你休息,明日你会没有心力干活。”

商枝笑道:“若觉得内疚,你们多尽心替我找药。”

裘天成抱拳,“商姑娘放心,你若救了老夫人,就是秦家的恩人!别说是找药,今后有困难只管找秦家。”他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给商枝,“这是景凌给你的信物。”

“嗯。”商枝收下玉佩,让裘天成去薛慎之屋里休息。

裘天成拿两条长板凳并排放在一起,躺在上面凑合一晚上。

商枝连夜制成两瓶药丸,为了保险起见,除了救心丸,还有稳心丸。

稳心丸主治气阴两虚,心脉瘀阻所致的心悸不宁,气短乏力,胸闷胸痛。

她打着哈欠,装好药放在桌子上,裘天成听见动静醒过来,商枝道:“救心丸发作的时候服用两粒。平时心悸不宁,气短乏力服用一粒稳心丸。”然后她又交代了稳心丸的不良反应,“稳心丸会有轻度恶心,头晕,不影响用药。若是有严重的反应,立刻停止服药。”

裘天成盯着商枝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商枝轻叹一声,把用药与反应忌讳等事项详细的写下来,一并交给裘天成,“你走吧,记得帮我把门关上。”许久不曾熬夜,商枝觉得要困死了。

裘天成放下诊金,小心翼翼把药揣怀里,“商姑娘,保重!”

“等等!”商枝掏出玉佩放在桌子上,推给裘天成,“你之前说拿这一枚玉佩可以求你们办一件事?”

裘天成点头。

“我种了大量的止血药和刀伤药,供货给你们如何?”商枝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和秦景凌谈合作,这次是送上门的机会,她必须得抓住。

“你知不知道这枚玉佩的重要性?就只是用来交换让我们买你的药材?”裘天成傻眼了,他语重心长道:“商姑娘,以你对景凌的恩情,这点小事你开口就可以了。你的医术景凌最信得过,你的药卖给我们,互利互惠。”

商枝拒绝,态度坚定,“我救他,他给我诊金,不欠我恩情。我用玉佩换一次合作的机会,如果我的药效用不好,来年可以取消合作。”对于这一点,商枝很有自信,“你把诊金收回去,我没有给老夫人诊病,这几瓶药你们用玉佩来换了。”

裘天成无言以对,他就没有见过把账算的这般清楚的人。

“行。我能做主,这事儿这么定了!”

反正,药材不是用商枝的,也是从别处收购。

她的药真的能缓解老夫人的痛苦,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商枝见他不以为然的模样,心中微涩,别人费尽心思去钻营,未必就能够如愿的事情,对有些人来说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这就是差距。

让人羡慕却嫉妒不起来。

“八月你派人来一趟杏花村拖药材。”说着,她摆了摆手,往里屋走去,“记得给我关门!”

裘天成看着关紧的里屋,嘀咕道:“你就不怕我忘了?”

当然不怕,裘天成带来的药材,制成的药丸,只能够维持半年。

成药拿给太医去看,他们未必就能制得出来。

------题外话------

推荐《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BY:锦狂

结婚纪念日,老公将她灌醉,亲手把她送上陌生男人床上。

一夜羞辱后,她想问个明白,却发现,一夜之间,天地都变了。

公司易主,父母被害,就连哥哥嫂嫂车祸,也是她深爱的老公所为。

而她曾经以为愿意一辈子宠着她的老公,扔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强逼她离婚后,转身拥抱别的女人,甚至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三年恩爱,原来都是假象。

从天堂跌入地狱,苏晴立誓一定要复仇。

可是怎么复仇,也是一门技术活。

那个跟她一夜缠绵的陌生男人冷冽一笑,“我帮你。至于你,肉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