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落荒而逃/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景凌一身玄色劲装,眼神冷冽,面如刀削,双手遒劲而有力的握着缰绳,整队待发。

将士们心情激荡,呼声高振。

秦景凌唇角勾了勾,这一场抗倭战持续将近两年,终于结束!

“将军!将军!”裘天成快马加鞭赶来,马还未停下,他翻身下马,站在秦景凌身边,将药瓶与商枝写的注意事项给他,“商姑娘连夜将药丸赶制出来,该如何服药,忌讳之类,她全都写下来了。”

秦景凌目光深幽地盯着手里的澄心纸,意外的挑眉,莫说商枝一个乡野丫头用不起澄心纸,就连寻常的殷实人家也不是随便能用得起的。

商枝顾虑周全,粗糙的宣纸怕被他们汗水浸湿,才动用了张老头剩下的澄心纸,容易保存。

这倒让秦景凌对她多了一丝探究与疑惑。

她举止与气度,也确实不像是山野长大的人。

“对了!商姑娘用信物提出一个要求,咱们止血药、刀伤药在她那里购买。”裘天成递出玉佩,这才发现秦景凌神色怪异,目光炯炯的盯着他,“有问题?”

“你与她说过身份?”

“没有!”

秦景凌摩挲着澄心纸,眼底流露出兴味。

只是从他的伤势判断出他的身份?

“你答应了?”裘天成心里突然没底了。

秦景凌把东西往怀里一揣,“嗯。”

裘天成把心放回肚子里,纳闷道:“你说她咋这么放心咱们,只不过是口头之约,我们爽约她也没辙!”

秦景凌道:“她什么都不要放你走,说明她有信心之后你还会去找她。”除此之外,便是信任。

只是仅几面之缘的人,哪里来的信任?

她是对自己的自信。

——

贺平章自从与商枝退亲后,便事事不顺。

原来十拿九稳的亲事,也因为一场酒席便搅黄了。

他也不知怎么会闹到如今这步田地,他是安仁书院人人羡慕的秀才,也是周叔治关门弟子兼未来女婿,前途光明。

一夕之间,他被逐出安仁书院,与周叔治断绝师生关系。

按说他考入县学之后,便是挂名可以不用进学,甚至有人来请教蒙童馆。

如周叔治所言,他的学问并不出色,在人才济济的县学得不到老师器重,跟在他身边有所不同,能够因材施教,稳扎稳打。

因此他并未去县学报备,也未去给人开蒙讲学,继续留在安仁书院在周叔治身边求学。如今被周叔治逐出师门,又与他决裂,县学开始授课,若无老师举荐,他根本进不了县学!

逼于无奈,贺平章再次找上周府。

吱呀——

府门打开,周蔓带着小丫鬟出府。

“蔓蔓!”

贺平章眼前一亮,连忙挡住她的去路,亲昵的去握她的手。

周蔓避让开,见他如此唐突,忍不住皱眉,不悦道:“贺公子,请叫我周小姐。你若再纠缠不休,败坏我名声,别怪我不客气!”

周蔓眼底的厌恶,让贺平章备受打击。

两人之前吟诗作对,煮茶对弈,谈笑风生,那般的美好。

她说变就变了!

贺平章难以接受,他神情痛苦又无力的说道:“蔓蔓,我不曾捉弄过你,对你一片真心。之前的婚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无力抗拒……”

“你既然有婚约在身,便要遵守君子之道,不该举止出格,与我牵扯不清!再说,我们之间除了师兄妹的关系,并无其他。若是贺公子觉得有什么,那定是你的错觉!”周蔓开始被贺平章的才情所折服,两人志趣相投,因而生情。可却不知他有婚约在身,将她蒙在鼓里,让她被迫做了恶人!

只要一想,周蔓对贺平章半点好感也无,只觉得他的品行不配为君子,何谈是良人?

“蔓蔓!蔓蔓!我知错了,你原谅我这一回,老师若不为我举荐,我来年下场无望……”贺平章满面憔悴,哪有之前的意气风发?他已经走投无路,若是周蔓不肯帮他,只有等来年。时隔一年,谁知这其中有何变数?只能拉下脸苦求着周蔓:“蔓蔓,你让我跪下求你,才肯答应吗?”

贺平章一边观颜察色,一边故意动作缓慢的下跪。

他等着周蔓开口,她一定不会让他跪下去!

哪里知道,他越是如此装模作样,越发惹得周蔓厌烦。

当初吸引周蔓的便是他的谈吐不凡,青松傲骨。如今这一身傲骨他给折了,只会令周蔓坚定错看他。

“爹爹的决定,我无法劝说他改变主意。你在这里耗费时间,不若找人将你举荐去县学。”周蔓清丽温婉的面容上一片冷淡,早已看清贺平章接近她是为了举业。如今再看他的狼狈并不觉得太失望,直接绕开贺平章离开。

贺平章半跪不跪,僵立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恍惚间,他看见周叔治与薛慎之一前一后的走来。

‘轰’地血液往上涌,白皙的面皮涨红,满脸苦楚的表情裂开。他们听去了多少?又看见了多少?

贺平章又气又恼,慌慌张张,急忙起身,双腿发麻,扑通跪在地上。

周叔治与薛慎之望来,贺平章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扒开一条地缝钻进去!

太羞耻,难堪!

贺平章双手紧紧攥着拳头,他的尊严,他的骄傲,似乎在此刻蒙上阴影。

薛慎之必定在心底狠狠嘲笑吧?

对上薛慎之平静的眼睛,贺平章猛地起身,整了整衣裳,然后昂着头,挺起胸膛,越过他们离开。

薛慎之看一眼贺平章,见他脚步凌乱,几乎落荒而逃,淡淡收回视线,“周院长的诚心学生心领了。如今在清河书院拜师进学,恩师对我照拂有加,无故转到安仁书院并不妥当。”

周叔治皱眉,“不再考虑考虑?”

薛慎之窮身行一礼,并不多言,却也表明了态度。

周叔治惋惜,叹道:“你若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来安仁书院找我。”

“好。”

薛慎之清楚周叔治态度的转变,是将贺平章逐出书院,缺一个关门弟子。再来是贺平章视他为对手,周叔治对贺平章的欺骗难以释怀,将贺平章求而不得的东西给他的对手,只为出一口恶气,并非欣赏他的才学。

道不同,不相谋。

安仁书院并不适合他。

拜别周叔治,薛慎之折回清河书院。走出巷子,看着堵在巷口的贺平章,停住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