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活了!/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平章心里将周叔治与周蔓记恨上,恨他们断送他的前途,更恨他们铁石心肠。

他做到这个份上,不见他们顾念半点旧情,给他一条生路!

而周叔治与薛慎之毫无关系的两人走在一起,犹如当头棒喝,震醒了他。

难道周叔治想要收薛慎之做亲授弟子?

这样一想,贺平章心有不甘,不论周叔治收谁做学生,都不能收薛慎之!

贺平章堵住薛慎之,“你来这里干什么!迫不及待替代我做周叔治的关门弟子?不怕步我的后尘?”

“我不是你。”薛慎之神色淡漠。

贺平章怒极了,对薛慎之更看不顺眼,冷笑一声,“你就这么爱捡别人不要的东西?一个镇上书院院长的学生,也就你巴望着凑上去。他并无甚么学问可以传授给我,为了全面子与我断绝师生关系。你想要捡我丢弃的破烂,尽管捡就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薛慎之眼底闪过冷芒,“你刚才……”

“我刚才求周蔓别纠缠我,败坏我的名声。我难不成还会像流言一样缠着她?笑话!”贺平章不想在薛慎之面前堕了脸面,急急打断他的话,强行将之前的一幕圆过去。

薛慎之了然的点头,勾唇道:“她只是一个书院院长的女儿,的确不够资格让你求她,又不是知县千金。”看着贺平章涨红的脸,愤恨得几乎扭曲。他淡淡的笑道:“待你中举后,只怕知县千金也不值得你求了。”

贺平章看着薛慎之的背影,心里隐隐觉得不对。他拦住薛慎之羞辱他一番,打消他拜周叔治为师,后来又拿商枝这一桩旧事嘲笑薛慎之捡他的破烂。

被薛慎之最后一句话说的,不是商枝不够好,而是他是一个为了举业攀龙附凤的陈世美!

“我不劳贺生员费心,你还是尽快找老师为你举荐进县学。”薛慎之走出几丈远,忽而停下来,友善的提醒贺平章,“知县只有两位公子,你倒可以一试,或许他们会看中你的才学。”

身上最后一层遮羞布被薛慎之撕裂,将他的丑陋暴露出来。

贺平章气炸了!

薛慎之凭什么取笑他?

可他的话却戳住自己的痛脚,对于自身无能为力的耻辱、愤怒几乎要把他逼疯。贺平章把他遭受的种种厄难的根源,全都记在商枝的头上。

他怒火匆匆赶回杏花村,直接找上门。

砰、砰、砰,把商枝的屋门拍的震天响。

“商枝,你给我出来!”

贺平章气怒的叫喊,一心想着找商枝算账,根本保持不了君子风度!

“干什么?门敲坏了你赔?”商枝睡得正香,被人吵醒,火大的拉开门,见到是贺平章,脸色难看。“你来干什么!”

贺平章看着商枝一脸凶样,一个激灵,记起她一针扎哑他娘,气势萎了一半。

“你故意在周叔治面前败坏我的名声,搅黄我的亲事,不就是为了嫁给我?好!你想嫁给我,我就娶你!”贺平章见到商枝的一瞬,满屋子的药香扑鼻,他顿时改变主意。

商枝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你哪里来的自信,我想要嫁给你?那番话,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敢说不是看中周叔治的人脉,想要他为你铺路才想娶周蔓?”

“我……”

“你敢赌咒吗?”

贺平章看着咄咄逼人的商枝,脸色铁青。读书之人不信鬼神之说,可贺平章偏偏信得很。商枝所言,句句戳中他的隐秘心思。他就怕举手起誓,天上劈下几道雷。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商枝双手抱胸,讥诮道:“我喊你一声狗熊,你敢答应吗?”然后冲他拇指朝下,“敢做不敢当,只敢朝女人发难的孬货。”

贺平章气得两眼发黑。

“你说谁孬货?你说谁孬货呢!你再说一遍!”邓氏在地里干活,听到贺平章找商枝,连忙丢下锄头赶过来,听到商枝辱骂贺平章,当即炸了,“你这没娘养的野蛋子,你敢骂我儿子,我撕烂你的臭嘴!”说着,冲过来,抬手往商枝脸上挥去。

她眼疾手快扣住邓氏的手腕,狠狠一拧,邓氏痛得嗷嗷叫,“贱丫头,你敢拧断我的手,我收你的贱命!”

商枝眼底一片冷意,她勾着唇,“是吗?”她用力一拧,‘咔咔’骨头错位的声音,邓氏痛得满头冷汗,脸色煞白。商枝挑眉道:“你不问问你儿子,他来找我干什么?”把邓氏往后一推,松手。

邓氏痛得倒抽一口冷气,掀开袖子,手臂红肿。

她没忘了正事,问贺平章,“你找她干什么?”

贺平章被商枝那股子狠劲给吓唬住,他呆愣的说道:“我……我娶她……”

“啪”狠狠一巴掌。

贺平章从出生开始,头一次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是那个一贯溺宠他的娘亲!

贺平章呆了,他捂着发麻的脸,想说什么,就听见邓氏火冒三丈的指着他的鼻子叫骂,“你是嫌我命长,娶这个贱蹄子气死我!你敢娶她,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娘……”

邓氏不理他,她不相信平白无故贺平章想娶商枝。她凶恶的瞪着商枝,“是不是你勾引我儿子?你这个小娼妇,被男人玩烂的贱货,没名没分不要脸的和薛慎之钻一个被窝通奸,又迷得老陈家的不着四六,现在还想勾引我儿子!下次再让我看见了,就是拼了命,也要把你赶出杏花村!”

商枝绷着脸,抬手起落,砍在邓氏的脖颈上。邓氏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离,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她惊恐的瞪着商枝,就听她冷冷的说道:“你迟早会死在这一张破嘴上。”

懒得再看他们一眼,商枝转身进屋,关上门,耳边传来邓氏绝望的声音,“章儿,我的腿软的站不起来,手也动弹不了!章儿,快!你快背我找李大仙……”

商枝心里憋着气,看着窗台上还未发芽的牡丹花枝,愈发心烦气躁。

难道那一棵草,那些药苗,只是意外?

她根本就没有‘妙手回春’?

若是如此,她得赔人一株魏紫,或者五十两银子。

这样一想,顿时将邓氏与贺平章抛掷脑后,她没有闲功夫浪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商枝苦闷的背着竹篓上山,挖药草,顺便找一找,能不能碰上野生珍稀的花。

可惜,除了一些寻常的草药,别的一无所获。

眼见着到了与高氏约定的日子,商枝早早的起身梳洗,照例看一眼牡丹花枝。这一看,让她欣喜若狂。

只见光秃秃的花枝上,冒出两点嫩芽。

活了!

------题外话------

推荐农家妞妞的新坑——《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痞医当道,虐渣致富一手抓,撩汉行医顶呱呱。山里壮汉宠悍妻,夜夜高歌生包子。喜欢种田奋斗文的大宝贝儿,欢迎入坑啊。

大妞妞这几天PK中,希望大宝贝,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