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救命恩人?/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慎之行动不便,早早的起身收拾,等一切准备就绪,王春芳与文曲星、李明礼方才起身洗漱。

几个人收拾妥帖,文曲星替薛慎之提着竹篮子,一同往讲堂走去。

“你的字我看过,应付测考绰绰有余。你的右手不便,老师会宽容一些。”

“是啊!慎之,你的学问老师在讲堂点名夸赞,测考必然难不倒你!”王春芳故作轻松给薛慎之打气。

薛慎之淡笑道:“我尽力为之。”

一直沉默寡言的李明礼,忽而开口道:“你们的赌约在书院闹得沸沸扬扬,只怕传到邱院长耳中,他不喜自负自傲的学生,你最好心中有数。”

王春芳怒了,“李明礼,你是什么意思?”

文曲星稍微冷静,拽住王春芳,“别胡闹!”

王春芳委屈的瘪了瘪嘴,李明礼狗嘴吐不出象牙,还不许他说了?

薛慎之对邱令元有所了解,在应下赌约之时,便有预料到,他仍旧冒进,选择剑走偏锋。

乙班学业与甲班不同,甲班特地针对应考生员讲学,他耽误太长的时间,想要尽快考取功名。商枝说想要得他庇护,他唯有走仕途。并且心中清楚,只要给商枝一个机会,她定能一飞冲天,若他仍旧籍籍无名,如何还能留在她的身侧?

尤其是遇见商枝被打劫,两个恶棍扭去送官,他们家中往官府送了银子,便以犯罪未遂而释放,他更坚定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若是没有人护着,她想要实现的目标,更为艰难罢?

“春芳,明礼说的有道理,他是一片好意。”薛慎之向李明礼道谢,“多谢李兄,我心中有数。”

李明礼不再多言,先一步进讲堂。

文曲星与王春芳本来就担忧,被李明礼一说,更是无精打采,蔫头蔫脑。

薛慎之无奈的摇头。

几人走进讲堂,刘乔神情倨傲,不屑的说道:“薛童生,你还真是身残志坚啊。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测考后就是你钻我裤裆,也得收拾东西滚蛋!”

薛慎之勾唇道:“我等着。”

刘乔冷笑一声,还准备说什么,就见老师来了,连忙坐回座位。

薛慎之落座,文曲星已经帮他把笔墨纸砚摆好。考题发放下来,宣纸上写着一句话“百姓足,君孰与不足”,出自《论语·颜渊》。

他微皱的眉心舒展,原来在测考之前他只有一半把握,如今倒有七八分,剩下的只看邱令元的态度。

论语他早已倒背如流,未进书院前,他在家中便已开始练习八股文。

静心将这一段默出来,薛慎之思索着破题,需要先译出它的释义。

这段话很简单,它的核心是‘富民’,只要百姓富足了,国家就不可能贫穷。

很快,薛慎之左手提笔,蘸墨破题:“民既富于天下,君自富于上”。

“盖君之富,藏于民者也,民既富矣,君岂有独贫之理哉?……”

薛慎之先在宣纸上打草稿,写完之后,润色一遍,方才誊抄上去。

他写得很慢,左手并未用习惯,若是字迹不端正,即便文章做得好,也要大打折扣。

时辰到,孟老师敲响梆子,除了薛慎之还未誉写完,其余同窗全都交上考卷。

孟老师走下讲台,站在薛慎之身后,看着他的考卷,唇角往下压了压,蹙紧眉心。

刘乔见了,哼笑一声,仿佛从孟老师眼中看到薛慎之考得如何了。心情愉悦,挥手道:“走,今日请你们去饭堂吃小炒!”

众人前呼后拥着刘乔离开。

——

商枝从镇上回来,连忙把背篓里的姚黄拿出来,连根长着四株花枝,她塞进背篓里的时候弄折断一株,只剩下三株,可把她心疼坏了。

舍不得扔掉,商枝找来一个破罐子,把断枝栽种好,然后又拿把剪刀把姚黄多余的枝叶修剪整齐,放在里屋窗台下。

商枝盘腿坐在炕上,拿出粗布小包裹拆开,里面是一个小盒子,打开,是四锭整整齐齐的银子。

眼底一亮,她拿出一个在手心里掂了掂,足足有五两一锭!

二十两银子!

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

她正愁着盘下的山地没银子买药苗呢!这一下子,还清秦伯言的银子,足够买下药苗和雇佣乡邻种地。

酒楼虽然有红利,但是秦伯言要将酒楼开在县城,暂时不会给分红,而是等县里酒楼建好之后才能有进项!

所有的银子加起来,一共二十六两,除去秦伯言八两,剩下十八两。

第一次得这么多银子,商枝兴奋得多吃了两碗饭。她决定好好犒劳犒劳自己,等薛慎之测考那一日去镇上,买她馋了许久的猪蹄子,薛慎之念书费脑子,喝鱼汤聪明,买一条鱼给他补一补,再割两斤羊肉做火锅。

商枝觉得天天有肉吃才幸福,日子再苦再累也浑身充满干劲。

冷静下来,商枝又忍不住想高氏为何给如此丰厚的诊金?虽然自己在她绝境的时候给了转机,但是二十两也是一笔不菲的银钱。

心下一琢磨,商枝也猜到一点高氏的心思,这二十两不止是酬金,只怕也有意与她交好。高氏在府中处境并不好,希望有个嫡子傍身。而这个时代,许多人重金请郎中调理身体,或者求生子的秘方,若高氏有这个打算,只怕是要落空了。

这样一来,银子便有些硌手。她寻思着,等下回见到高氏当面问明白,若是如此,她就把银子还给高氏。

有了打算心情好转,等到薛慎之测考这一日,商枝早早的去镇上。她先去同福酒楼,将写的几张药膳方子给秦伯言过目,然后把八两银子给他。

“秦大哥,地契暂时放在你这里,等药山开垦好之后,我们再过户。”

秦伯言收下银子,“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动工?”

“就这两日,马上四月,那时要农忙插秧,乡邻都没时间帮忙种药苗。”商枝之前没有银子,还打算等农忙之后再种药苗。现在银子有了,自然尽快种好。“有一些药苗我在镇上找不到,秦大哥你去县里选酒楼地址的时候,能帮我找一找吗?”

她把清单给秦伯言过目。

“行,你去厨房忙活。”秦伯言收好清单,将商枝打发去厨房,吩咐掌柜备马车去县城。

商枝把药膳的做法传授给厨子后,时辰不早了,她去买菜只怕来不及,索性直接去清河书院等薛慎之。

书院每次测考后,都会休沐两日,去迟了会碰不上人。

果然,她刚刚一到,便见薛慎之从书院里出来。

“薛大哥!”商枝快步走到他面前,接过他手里的竹篮子,“手好一点了吗?”

薛慎之看着她关切的目光,眼底的冷冽散去,眸光柔和,“好转许多,我不曾动用右手。”

商枝满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你爱吃猪蹄子吗?不挑的话,我待会买两对猪蹄子,咱们一人一对。”

薛慎之含笑道:“好。”

文曲星‘噗嗤’笑道:“商妹妹,你这是给慎之以形补形?”

听了这话,薛慎之忍不住眉头一动,看着自己残了的右手,笑容凝滞。就听商枝道:“今晚我做火锅,文大哥一同来吗?我买些猪脑给你吃,季考你一定会考进甲班。”

文曲星啧啧道:“商妹妹,你唤我与慎之大哥,这般回护他,有失公允!”

“你我不同。”

“哪里不同?你只是邻居大哥,又不是亲哥哥。”

薛慎之语塞,抿紧唇角。

商枝失笑,“当然不同。我快要饿死的时候,薛大哥给我两个馒头和腌肉。救命之恩在这里,我肯定要护着他。”

文曲星不信,“是这样吗?”在他看来,商枝与薛慎之十分亲密,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订下名分。

突然说两人之间只有恩情,那不是扯犊子吗?

薛慎之眸子里的笑意淡去,良久,低低地‘嗯’了一声。

------题外话------

文曲星:邻居妹妹?救命恩人?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