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新菜式/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曲星不知道什么是火锅,十分新奇,兴致勃勃跑回号舍拉着王春芳一块去。

两人在家中都是娇养的小少爷,没有见过‘世面’,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忍不住一样买一些,等回去的时候,除了薛慎之人人都提满了大包小包,远远超出了商枝的预计。

文曲星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瞧着这也好吃,那也好吃,不知不觉,买了许多。”

王春芳对上商枝吃惊的模样,脸色涨好,腼腆的笑了笑。

他们买的大多都是新鲜蔬果与鸡鸭鱼肉,几个人压根吃不完,存放着不新鲜不说,特别容易坏。但是王春芳与文曲星买的东西,他们自己付的银钱,在他们看来薛慎之与商枝条件并不好,他们想吃的,自然不好意思叫商枝付钱。因而,商枝也不好多说什么。

“没事,吃不完,我把青菜腌着。”商枝突然想起家中只有一口大锅,那是张老头特地买大锅用来炮制药材,因为不常炮制药材,便用这一口锅做饭做菜。“若做火锅,得买一口小锅。”

薛慎之温声道:“一口小锅需要三百文钱,只做一顿火锅,不划算。”

商枝没料到铁锅那么贵,惊讶道:“村里不是人人都用得起铁锅?”

“嗯,家境稍好些早已用上铁锅,稍差一些节衣缩食,省下银钱换铁锅。”至于老弱病残的农户,便是用不上的。

商枝暗暗咂舌,她能够快速的过上好日子,是凭着一技之长,若非如此,只怕得挖野菜,嚼树根。

心里盘算一番后,商枝决定买一口最小的铁锅。她不是张老头,只医治着杏花村方圆十里的病患,她还要大量炮制药材,做药丸,药膏,需要一口大锅。而有的药材有毒性在,与饭菜混用一锅难免对身体不好。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买一口铁锅。”

商枝把东西放在他们脚边,匆匆去铁匠铺子里,壮汉赤着上身,站在火炉子边烧铁,热得汗流浃背。见到商枝过来,他夹着烧红的铁放进水里,拿着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汗,“客官,需要什么?”

商枝看着木板上摆着一溜铁器刀具,指着搁在地上的几口铁锅,“大哥,这锅咋卖?”

“大锅一两,中锅六百五十文,小锅三百二十文。”

商枝笑道:“大哥,这锅能便宜一点吗?我只有三百文,待会还得买点口粮。你算我便宜些,下回我给你介绍客人?”她心里有点紧张,第一次讲价,抹不开面。

“小姑娘,一斤铁就得一百多文钱,最小的锅也不止一斤铁,便宜卖给你,我还得贴本。”壮汉随手拎着一口锅摆在商枝面前,“这口铁锅缺了两道口子,你要给三百文钱。”

商枝心里快速盘算着,一斤铁散户买的确要一百多文钱,但是铁匠供需量大,会便宜许多,三百文钱,他还要赚不少。

“三百文太贵了,诚心要买的,都愿意花三百文了,谁还在意二十文?我要是有银子,也挑好的买了。大哥,你这锅摆着卖不掉吧?还得花力气重新造,这样吧,我给你两百八十文?”

“二百九十文。”

商枝眉头打结,纠结着要不要买。然后犹豫道:“大哥,我今天没带够钱,等我攒够了银子,下回再来买。”说着,就要走。

商枝说的是实话,这口锅摆着几个月没人买。殷实的谁在意这几十文?抠搜着银子来买,也愿意再舍下本买口好锅,图个好寓意。回炉重造得废不少事,有这功夫他能再造一个锅子出来。

壮汉见商枝不买了,喊住她,“行了行了,两百八就两百八,你拿走!”

商枝满脸喜色,立即讨银钱,花两百八十文买了这口铁锅。

心里十分有成就感!

两百八十文铁铺老板也不亏,满打满算,他还能挣一百文。

她笑眯眯的给壮汉道谢,祝他生意兴隆,乐颠颠的回去汇合。

考虑到王春芳与文曲星,商枝租一辆牛车回村。

他们不要钱似的,大包小包往家里搬,看得乡邻一阵眼热。

行医就这么挣银子?

乡邻们瞅着商枝会医术,吃香喝辣,不由动了心思,寻思着把自家小子送到她那里学医。

商枝并不知道,她心里全是想着做哪些菜。猪蹄子是要做成酱猪蹄,耗时长,一进屋,她指使着文曲星与王春芳择菜、洗菜。

然后麻利的生火,把两对猪蹄子放在火上燎,泡在温水里,用刀刃刮去污秽,劈开几块,下锅闷着木盖煮半个时辰。

薛慎之见大家都在干活,坐在院子里单手劈柴。

商枝擦干净手,接过他手里的柴刀把他赶去屋里,“柴禾够用了,你去灶房里盯着火,我要去切菜,别烧了锅子。”

“好。”薛慎之蹲在厨房里看着火,适时的添柴。

几个人配合着,半个时辰,全部忙活完。

商枝把配菜装在簸箕里,搁在桌子上,然后让文曲星和王春芳搭把手,一起在堂屋里用石头砌一个简易的灶,待会唰火锅。

“终于搞定了!”文曲星抻着腰站起来,腿酸胳膊疼,一屁股坐在条凳上,“村花,你快去院子里抱柴禾进来。”

王春芳早就累瘫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凭什么又是我?”

“谁让你吃得多!”

王春芳心塞,这话没法反驳,只得蔫巴巴的去院子里抱柴进屋。肉香味扑鼻,王春芳和文曲星瞬间生龙活虎,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商枝手里捧着的一大碗酱香猪蹄子。

一摆上桌,迫不及待端着碗,抄起筷子夹一块猪蹄子,大大的咬一口。

猪蹄皮筋粑软,滑溜溜,入口即化,好吃到骨头都舍不得吐出来。

“酥而不烂,肥而不腻,满嘴留香。”

文曲星一边啃猪蹄子,一边抽空夸赞商枝的厨艺好。

王春芳直接上手拿着猪蹄子埋头啃,听了文曲星的话,头也不抬的点头,“唔唔唔!”十分赞同他的话。

商枝很高兴自己做的东西别人喜欢吃,这样她会有满足感,烧火,把调好的火锅底料放在小灶上,锅底沸腾后,鲜香辣味扑鼻,商枝把肉类放进去煮,然后加青菜。

她起身,就看见文曲星和王春芳捧着碗,蹲在地上,围着小灶,一瞬不瞬盯着锅底直咽口水。

桌子上的酱蹄子一扫而空,鱼头豆腐汤只剩下半边鱼头,并小碟凉菜。

商枝惊愕的看向薛慎之,他唇边流露出浅浅的笑意,“桌子上不便吃火锅,他们围着灶台,可以边烫熟边捞着吃。”

文曲星脸皮厚,他嘴甜的说道:“商妹妹你做的太好吃,忙活一下午肚子早空了。你不是觉得菜买太多?正好我们可以敞开肚皮吃。”

“行!你们爱吃,管够!”商枝搬来四张小板凳,刚好围成一圈,

文曲星和王春芳没有吃过火锅,觉得这种吃法新鲜,而且口味极佳,辣得满头大汗,嘴里吸溜吸溜着,根本停不下来,等吃撑了,嘴巴也辣红肿了。

两人捧着圆滚滚的肚皮,死狗一样瘫在土炕上,文曲星舔了舔火辣辣的嘴唇,“真够爽,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只是我们平常不吃那么辣,明儿估计得菊花残了。”

王春芳夹紧屁股,脸都吓白了,“商妹妹有下火的茶吗?”

“有!我煮了一壶菊花茶。”商枝把茶汤端出来,给他们一人一碗。

薛慎之不能吃辣,吃的并不多,捧着茶碗浅饮几口,商枝坐在他身侧问,“考得如何?”

文曲星和王春芳一脸严肃,似乎回忆起孟先生的脸色,心情沉闷。

薛慎之缓缓说道:“还行。”

几人互看一眼,没有再聊这一茬。王春芳转移话题道:“商妹妹,你做的火锅真好吃,我们见所未见。正好我家中有经营酒楼,你把方子卖给我?”

商枝沉吟道:“火锅很合你们口味?”

文曲星道:“吃了还想吃。”

“如果酒楼做的火锅有你这手艺,生意绝对会好,我觉得最适合天冷吃。”王春芳说出他实际的想法。

商枝笑道:“实不相瞒,我与慎之有一家酒楼,但是不知道食客会不会喜欢这一种口味,邀请你们一起来品尝。你们反响好,我便可以在酒楼推行。”

文曲星、王春芳:“……”

扎心了,邀请他们来是做试验品的?

——

天已经擦黑,两人在薛慎之屋里挤一宿。

次日,商枝去镇上买药苗,文曲星、王春芳自告奋勇一块去镇上。

薛慎之准备与秦伯言商量推出火锅,也一同去镇上。

商枝让他在酒楼等,带着王春芳、文曲星离去,直到快晌午才买齐药苗回来。

远远地,便见薛慎之面前坐着一位女子。

文曲星一眼认出了她,“周蔓?她来找慎之干什么?”

------题外话------

文曲星:试验品?说好的同窗情呢?我要与你们绝交!

王春芳:好,绝交!(屁颠屁颠跑到对方阵营)商妹妹,文曲星和你绝交,以后他的那份都给我!

文曲星怒,一脚踹过去:叛徒!

小绫子感觉一写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又是三千字的大肥章,(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