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打脸(二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鸦雀无声。

众人都快惊掉下巴,诧异的望向薛慎之。

邱院长态度十分坚决,之前的那一幕,只会令邱院长对薛慎之更不喜。谁知,两人私底下密谈一番后,竟改变主意让他进甲班!

刘乔和蒋立远脸色青黑,十分难看。

薛慎之进甲班,表示他们输!

而之前弄的闹剧,就是明晃晃的笑话!

笑话他们不知所谓!

薛慎之唇边带笑,“刘兄方才一言,在下受教了。”他指着墨汁浸染的书册道:“你们该践约了。”

刘乔脸色涨成了猪肝,嘴唇铁青。

“书册不用赔了,就依你所说,吃了即可。”薛慎之很宽容大度。

刘乔咬了咬牙,愤懑道:“谁知道你是凭着真才实学进的甲班,还是你用什么法子说服的院长?薛慎之,你的文章真的做得好,之前院长为何不答应你进甲班?”

众人虽然没有说话,却深以为然,看着薛慎之的目光带着质疑。

薛慎之皱紧眉心,“刘兄若要毁约,直说就是,我又不会拿你如何,何必攀扯其他?”

刘乔却以为自己说中了,顿时得理不饶人,冷笑道:“书院向来公平公正,靠着才学说话,如果凭着下三滥的手段竞升,不止败坏了书院的名声,还会累得德高望重的院长背负骂名!你这种人,就该赶出书院,免得败坏门风!”

甲班过来帮忙的人不同意了,“你胡说八道什么?院长的决定是你能置喙的?薛兄的文章,放在甲班也十分出众,当得上绝伦之作。就算你们不相信是他凭着自己的本事进甲班,他现在是院长的关门弟子,总不会作假吧?院长为人,大家十分清楚,他有多看重自己的弟子,如何会拿这件事开玩笑?薛兄做院长的亲授学生,我们甲班都很服气!”

高鹏提起甲班十分傲气,居高临下的看向刘乔。

什么?

院长认薛慎之做关门弟子了?

刘乔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见众人羡慕、崇拜的眼神看向薛慎之,顿时妒火中烧。“没有真凭实据,就凭你一张嘴,谁信?”

高鹏拿出薛慎之的文章,“你们不服气的自己看看,这是薛兄做的文章。”

众人围拢过来,呆呆的盯着那篇八股文,脸色变了变,惭愧的说道:“薛兄,我们心胸狭隘了!”说完,朝他深深一窮。

刘乔气急败坏,他抢过考卷,一字一字读过文章,脸色越来越灰白,他不相信这是薛慎之做的文章。如果他有这个才学,为何一开始邱院长没有收他?

一定有猫腻!

他记起有人说过薛慎之认识一个人与院长是故交的。

“他作弊!这不是他写的文章!一定是抄的别人的!”刘乔大声的拆穿薛慎之。

可众人不是无脑的人,薛慎之的字迹他们认识,而且真的要糊弄,孟先生第一个不答应,因为是他收的试卷。有的人渐渐醒悟过来,似乎一直是孟先生觉得薛慎之未能进甲班而惋惜,根本不是刘乔所说的贿赂了院长。老师与甲班师兄的态度,加上一篇文章,力证了薛慎之有这个才能!

心服口服!

这等文章他们是做不出来的!

“刘兄,你方才囔囔着愿赌服输,不管如何,你都输了。我们都听见你说输掉吃了这本书,赔一套书册给薛兄!”诸位觉得之前不分青红皂白,那般冷嘲薛慎之,后来真相大白,脸上臊得慌。怨怪是刘乔挑事误导他们,所以为了弥补兼请罪,只能帮着薛慎之向刘乔讨公道!

“我没有,我没有输!”刘乔被逼得退到角落里,惶恐不安。

薛慎之看向蒋立远,蒋立远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一步,就看见他淡笑着展开字据,上面只有刘乔的指印与签名。

“蒋兄,你可记得刘兄说过的话?”薛慎之语气温和,清润的目光内敛而不失锋芒,直直的望来,令蒋立远胆颤。

他连连点头,“是!我听见刘兄说的话!”然后不赞同的指责刘乔,“刘兄,你之前那般羞辱、逼迫薛兄,若是不履约,师兄弟会笑话你的!”

刘乔眼睛通红的瞪着蒋立远,“你是什么意思?是我们两个一起……”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可没有和你同流合污,字据上哪有我的签名?”蒋立远领悟薛慎之的态度,当然打死不能认,只能逼迫刘乔。看了薛慎之一眼,怕他把战火烧到自己身上,一挥手,“同窗们,刘兄方才说了愿赌服输,他对自己下不了手,咱们就帮一帮他!”

刘乔又惊又怒,“你……”

蒋立远已经撕下两页书册强硬塞进刘乔的嘴里,“刘兄,得罪了!”蒋立远想要将功折罪,不止是为了讨好薛慎之放过他,更因为薛慎之今时不同往日,他是院长的关门弟子!

“唔唔——”刘乔目眦尽裂,却被众人压制住,双手在条案上抓出几道爪痕。

蒋立远‘嘶’一声,手指被刘乔咬破,脸色一沉,拿着笔杆往他咽喉戳。

薛慎之冷声道:“算了。”

蒋立远把刘乔往一旁甩开,嫌恶的丢开笔,朝薛慎之谄媚的一笑,“薛兄就是仁义,不像有的人,赶尽杀绝。”

薛慎之笑道:“都是同窗,何必为难呢?我之前只是说笑而已。”目光扫过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墙,弯腰呕吐的刘乔,收拾简单的包袱,高鹏提着,两人一起离开。

蒋立远紧紧的捏着拳头,额头青筋突突跳动。

开玩笑?

贼杀才,老子干完了,你才说开玩笑?

刘乔好不到哪里去,抠吐不出来。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鬓角全都是冷汗。肚子里吞进几张纸,有一些卡在喉咙,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眼睛充血,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薛、慎、之!

——

商枝得知薛慎之在书院还算顺利,总算放下一颗心。

这一次,她仍旧是请乡邻一起开垦种药苗。早出晚归,忙活了大半个月,才总算把药山种好。

之前邓氏夸下海口,这一片山地秦伯言交给贺良广打点,会给乡邻开出很高的工钱,哪里知道秦伯言交给商枝打点,种药田,啪啪打脸邓氏。

邓氏自然不甘心,找秦伯言要个说法,为啥是种药,不是种粮食?秦伯言可是为了她儿子的提议,才买下山地,这该是贺平章的功劳,最后交给商枝,不是为商枝邀功去了?

秦伯言直言道:“山地不肥沃,种不出粮食,暂时先种药苗,若是药苗有销路,日后各位也能种着往外销,如此不就是带动杏花村的财路?银子都有了,还愁没有粮食吃?”

“若是药苗销不出去,也不用你们赔本,种了一两年的药苗,山地也肥沃了,能种粮食!”

乡邻们这才没有异议,对商枝的态度一日好过一日,暗地里却开始说邓氏冷嘲热讽,往自个脸上贴金。

邓氏哪里受得住?本来儿子从镇上回来,便消沉得躲在屋子里不肯出门,吃饭都要送进去,自己又被人说长论短,气得病倒了。

商枝乐得清闲,免得被邓氏找茬。

她担忧药苗会种不好,每日都上山浇水,最开始陈源还能帮她一起干,一到月底村里农忙,他得下田插秧。

药山上,夕阳西斜,陈源提着木桶,洒下最后一瓢水,抬头看着埋头给药苗放草木灰,抬手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大步过去,“天色不早,明儿再弄?”蹲下来,捧起一捧灰帮着施肥。

商枝道:“只有这几个坑,一会就好,你先回去吧。”动作麻利,一会就把草木灰施完。站起身,就看见陈源在把另一条给施好草木灰,无奈的说道:“可以收工了。”

“嗯。”陈源挑着木桶,商枝连忙抢过去,“这是空桶,不重,我自己可以来。”这些天陈源帮着干活,她拗不过他,拒绝了第二日他照旧过来,也不肯收工钱。

陈源盯着商枝细胳膊细腿,拧紧眉头,“我晚上帮你把水提到山上,你次日早上去浇。”

商枝摇头拒绝,“你种田累,不用帮我干活,明天我得去镇上,剩下的那一点我让林辛逸做,让他学着一点。”

之前贺氏反对陈源和她来往,从她开始种这一块药山后,贺氏反而催促着陈源过来,打什么主意,商枝心里门儿清。

贺氏心里算盘打得精,可陈源老实,他真心对她好,可自己不能回报他想要的,最好还是保持距离。

陈源心里失落,他咋看不出商枝对他的疏远?闷闷地点头,“那行,我先走了。”

“好,谢谢你!”

他站了一会,见商枝没有挽留,反而笑着挥手。皱紧浓眉,心情沉闷的离开。

商枝等他走远,方才挑着木桶回屋。

明日就到了与老头的一个月之约,要去一趟镇上,把魏紫还给他。

第二日清早,商枝收拾干净,把魏紫装进背篓里,看着墙角下半开的姚黄,一同带着去镇上。

------题外话------

O(∩_∩)O哈哈~,小绫子今天更好二更啦,一共有五千多字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