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中毒/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望着李大婶满脸嘲讽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没等她琢磨过来,耳边传来尖锐刺耳的声音。

“哟,李翠花下田插秧呢?正好我手里有一亩地,你一起给种了。就你家那两亩三分地,种的粮食都不够我吃饱,还得叫那死鬼去镇上买,买的米可没你种的软和。”李寡妇容貌平平,穿着红色中细绵布,衬着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玲珑,胸盈臀圆。扭着腰走来,斜眼看着李大婶满身污泥,嫌恶道:“你答应了,我让贺郎帮你一起插秧。”

李大婶脸色黑沉,眼睛发红,担子一撂,抽出扁担往李寡妇身上打,“我打死你这不要脸的臭婊子!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敢指使老娘!狗娘养的贱人,看见男人就岔开腿发春的母狗,还敢在老娘面前逞威风!”气得狠了,李大婶手下没留情,两扁担抽在李寡妇腿肚上,骂骂咧咧道:“贱没廉耻的娼妇,今日老娘教你做做人!”

李寡妇双腿剧痛,跪在地上,被李大婶按着头在地上厮打。

李寡妇被打得嗷嗷叫,抱着脑袋,尖叫道:“你再打我,我让贺郎打死你!”

“打死我?卖屁股的烂货,你让他打我,老娘叫他不得好死!”李大婶冷笑一声。

李寡妇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鬼哭狼嚎道:“别打了!我是双身子,孩子打没了,你不怕遭天谴?”

李大婶呆住了,李寡妇趁机狠狠推开她,瘸着腿逃了出来。她拢了拢被抓散的头发,慌张的跑到商枝的面前,“你给我把把脉,看孩子还好不好。”

商枝被这一出大戏整傻眼了,手被李寡妇拽疼了,拉回神,看着她脸上的血痕与淤青,摇了摇头。“你去找李大仙。”

“你不是郎中?咋还不会把脉?”李寡妇看一眼李大婶,尖声道:“你是和李翠花合起伙来害死我!好啊!我记住你们了!”狠狠剜了商枝一眼,满脸愤恨的离开。

李大婶气得胸口疼,脸色黯然,“商丫头,婶连累你,对不住你。”

商枝摇了摇头,“李婶,你没事吧?寡妇与人通奸,是可以告发浸猪笼。”

李大婶嘴唇蠕动,想说什么,然后无力的摇了摇头。贺大昌和李寡妇胡搞乱搞不是一天两天,村里谁不知道?李寡妇和她的男人是逃难到杏花村,没半年功夫死了,勾搭上贺大昌,两人给贺良广塞了银子,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贺大昌现在是家都不回,直接在李寡妇家住下,没钱使了才回家。她心早冷了,哪里想到这贱货敢在她面前气焰嚣张?

商枝看着李大婶闷头挑着秧苗去田里,忍不住叹息。贺大昌是个浑人,对李寡妇是千疼万疼,收刮着李大婶的钱财、米粮养着李寡妇,不怪李大婶恨上他们。

她最厌恶的就是李寡妇这种人,不管有没有怀孕,都不想沾边。

回到屋里,商枝把屋里屋外收拾干净,又把鸡窝里的鸡粪清理出来,放了干净的稻草,上山采摘鲜嫩的树叶子剁碎,煮了糠拌在一起喂鸡。

商枝把鸡粪堆在墙角晒干做肥料。

“商枝姐姐。”

商枝听到喊声,放下扫帚,回头见门口站着的小男孩,瘦瘦小小,手里提着木桶,怯怯的看着她,又喊了声,“商枝姐姐。”

“狗娃,你来啦?快进来。”商枝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桶,里面装着泥鳅,“狗娃,这是你捉的吗?真厉害!”

狗娃红着小脸,腼腆的笑了笑,“我跟爹学的,送来给你吃。”

商枝捏了捏狗娃的小脸蛋,温声说道:“狗娃家里还有吗?”

“有。”狗娃搓着脸,抬头飞快看她一眼,又低着头。

商枝知道狗娃送来,是为了还救命之恩。想了想,商枝收下,把泥鳅放进桶里,倒一点水,然后拿两块镇上买的枣泥糕给狗娃,狗娃更拘谨了,不肯收。

“这是我奖励的你的!姐姐现在都不会捉泥鳅呢!狗娃下次如果看见姐姐,敢上前笑着打招呼,我奖励你一个肉包子。”商枝鼓励狗娃胆子放大一点。

狗娃听到肉包子,吞了吞口水,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她。商枝脸色露出温柔的笑容,让他想要亲近,慢慢抬手接过糕点,小声说道:“谢谢姐姐。”

商枝摸摸他的脑袋,狗娃涨红着脸,抓紧糕点飞快的跑开。

商枝看着狗娃忘在这里的木桶,不由失笑。

这时,小李氏慌张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商妹妹,救救我公爹,他……他快不行了!”

商枝急匆匆跟着小李氏去村东头的贺家。

李大婶坐在地上哭,蓬头垢面,浑身青紫。

见到商枝,像是见到主心骨似的,李大婶紧紧抓着她的手,“商丫头,你看看这杀千刀的,死透了没有!”

商枝感受到李大婶的手在颤抖,知道她再痛恨贺大昌,还是不忍看他没了。

贺大昌倒在地上,边上有呕吐的污秽物,脸色蜡黄,已经神志不清。

“婶,你先让我看看。”商枝蹲在地上给贺大昌号脉,他皮肤冰冷,满头冷汗,肌肉抽搐,脉搏减慢,确认是中毒的脉象,“他吃了什么?”

“他成天死在李寡妇家中,我哪晓得他吃了什么?今儿为给李寡妇出气,特地回家把我一顿狠打,吃了两口饭就倒下了。”李大婶怒不可遏,又止不住悲从中来,咒骂道:“天打雷劈五鬼分尸死没良心的老色鬼,他要死就死李寡妇肚皮上,死我这里做什么?”

商枝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贺大宝说,“我们都吃了没事。”

“对对对,这饭菜我们都吃了。就公爹一个人出事,会不会是李寡妇给他吃了不干净的?”小李氏连忙附应贺大宝的话。

商枝皱紧眉头,贺大宝说话时,明显不敢看她,这是心虚撒谎。

“拿一只筷子过来。”

李大婶麻利的从桌子上拿一只筷子递给商枝,商枝捏开贺大昌的下颔,筷子压他的舌根。

“哇——”

贺大昌胃里抽搐,呕吐出来。

商枝用筷子拨了拨污秽物,在里面看见了蘑菇。她站起身,看着桌子上果然有一碗蘑菇,就摆放在贺大昌坐的位置上。她仔细检查一遍,发现是毒蝇伞,这是一种毒蘑菇,不由看向贺大宝。

贺大宝紧紧的捏着拳头,目光闪烁的看向商枝,“怎么了?这蘑菇有毒?”

“嗯。”商枝之前怀疑是贺大宝误采毒蘑菇,可这一刻,她确认是贺大宝故意的。

她收回视线,吩咐李大婶去弄淘米水给贺大昌灌下去。

淘米水里面含有大量的淀粉和维生素B,对毒素有吸附作用,可以辅助解毒。

“这一类毒蘑菇的毒性很强,一般要三个时辰才会发作,他喝了酒才诱发毒性,如果等三个时辰发作,只怕这条命捡不回来。”商枝对着贺大宝说的,然后又嘱咐李大婶,“先灌他喝大量的淘米水,我去准备药给他服用。”

金花草有解毒消肿,活血止血生肌的功效,她正好在山上种了,疾步去山上采适量的金花草,分出大约三百克洗净捣烂,放入碗中,冲入沸水,闷盖片刻,滤去渣滓,放凉了给贺大昌灌进去。

“每天喝两剂,连服五天。”商枝把剩下的金花草递给小李氏,然后再给贺大昌号脉,脉象渐渐的平稳,不再抽搐冒冷汗,心里微微松一口气。

可看着站在角落里的贺大宝,商枝皱紧眉头,她让李大婶把贺大昌放在炕上,擦洗一遍,换一身干净的衣裳,然后把贺大宝叫出门外。

------题外话------

薛哥:今天没有我,明天我再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