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惊喜/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大宝心里乱糟糟的,拖着一条废腿走出来,低着头站在商枝对面,紧握的手心里一层冰冷的汗水。

“毒蘑菇你放的。为什么?”商枝语气放缓,心里几乎已经猜到是因为什么。

“不是我!”贺大宝咬牙不让自己发抖,可商枝的话刺破真相,脸色发白,整个人微微颤抖,看上去站立不稳。

商枝叹息,他从未做过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所以克制不住心底的恐惧。

一问,露陷了。

“他是你爹,虽然苛待你们,礼法上你不能动手害他。为他这样一个人,赔进去自己一条命,值吗?你冲动时,想一想你娘,你的妻儿。”

李大婶摊上贺大昌这样的男人,已经够可怜,如果儿子杀了贺大昌入狱,只怕她会崩溃。

“他不是我爹!”贺大宝大喊一声,“我没有这种爹!”

他这样说着,牙齿在打颤,全身克制不住的发抖。

“我娘辛辛苦苦种的粮食,多吃一口饭都要算计着下一顿够不够吃,起早贪黑的挣银钱,全都被他搜刮走养那个女人,我娘眼睛都快哭瞎了,不肯给,他便打我娘把东西抢走。”

“去年大旱,他们碗碗白米饭,我们一家子都在啃树皮。他是我爹,我忍着。他干了什么事?为那个女人出气,回来把我娘关在里屋毒打,说那个女人有孕,今后搬回来住,要我娘伺候她,划出两亩地给她做娉礼,还要给五两银子,他这是要逼死我娘!”

贺大宝大声吼叫着,怨恨自己的无能,他娘不准他对贺大昌动手,他只要反抗,他娘就哭。他知道娘是为他好,不想他为这种混账东西,背上不孝的罪名。

可他忍受够了,才会听到贺大昌把那女人接回家住,采毒蘑菇毒死他!

贺大宝泪水滑下来,他死死的抓着自己那一条废腿,眼睛通红,憎恨道:“李寡妇身上穿的中细绵布,是我娘给人缝缝补补,存下几百文钱给我媳妇请稳婆接生,他偷去给李寡妇买布做衣裳,我娘只能自己给媳妇接生,害她差点没命……”

商枝心底不是滋味,没有想到贺大昌这么不是个东西!

“你别告诉我娘,姑娘,我求求你别告诉她!”事情暴露,贺大宝才知道害怕。

商枝怜悯李大婶的遭遇,贺大宝动手之后也后悔了吧?所以没有阻止小李氏请她过来救人。

“你是一时冲动,我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贺大宝一脸感激,见商枝打算离开,连忙叫住她,“你让薛慎之他……”见商枝疑惑的看过来,贺大宝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立刻闭嘴,“你让薛慎之注意身体,别考科举了。”然后不等商枝问他,拖着右腿进屋。

商枝觉得贺大宝这句话有古怪,到底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想不通便不再想,转眼把这句话抛到脑后,只当贺大宝是见薛慎之身体病弱,受不住念书的苦。

——

商枝生辰。

薛慎之忙着课业抽不开身回来,她也便不当回事,早饭煮一锅红薯粥,然后做了四个肉包子。

吃完一碗粥两个包子,商枝把剩下的两个包子包起来,带着上山留做午饭。

药田还有一半没有洒草木灰,商枝没有碰过,生长的不如另一半她浇灌过的药苗生机勃勃。

一忙起来,商枝便忘记时辰了,直到茶花提着篮子上山,才记得一整天除了早上那一顿,午饭都忘记吃了。

“商枝姐,今天你生辰,我给你买了几包小点心。”茶花把干净的竹筒递给商枝。

商枝一身汗水,晒得双颊通红,快要渴死了。

咕噜咕噜一口喝掉竹筒里的水,从篮子里拿一块山药糕吃,鼓着腮帮子道:“今晚去我家吃饭。狗娃送泥鳅给我,正好爆炒着吃。”

茶花双眼晶亮,挽着商枝的手,拉着她下山,“别忙活了,天都快要擦黑。我煮的面好吃,等下露一手,给你做一碗寿面!”

“行!今晚就让陈大厨掌勺!”

商枝正好把草木灰给施完了,看着绿油油一片的药苗,心情十分愉悦。

两人有说有笑的商枝家,推开门,商枝脚步一顿,这才发觉她出去是锁了门,家里遭贼了?

她拉住往屋里走的茶花,让她别吱声,茶花已经吸吸鼻子,“哇,好香啊!商枝姐,你锅里煮了啥?”

商枝一愣,她看着桌子上碟子里摆着三个苹果,红烧猪蹄,半只烧鸡。

她不由往屋里迈一步,就看见薛慎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从灶房里出来。

商枝嘴角流露出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笑意,惊喜道:“你回来了?”昨天还说回不来!这个骗子!

薛慎之穿着粗布长衫,一头乌黑的长发用蓝色布条束在脑后,干净清爽。身上系着商枝做得简单款蓝色麻布围裙,袖子半挽着,清俊高雅的气质,沾染着烟火气息。

“我提前做完课业,向老师告假回来。”薛慎之是记起往年都有张神医陪着她过生辰,近两年她一个人到这一日孤零零的在家中,不放心,便提前把课业做完。

果然,他回来时,她不在家,想来是没有把生辰放在心上。

或者不喜欢一个人过?

薛慎之心口像是被蛰了一下,闷闷的不舒坦。

眼见着天色不早,他便煮一碗素面,她正巧这时回家。

“你去洗手吃面,等下会糊掉。”薛慎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才发现是两个冷了的包子,皱紧眉心,她午饭没吃?

商枝见他拿着包子沉了脸,心虚道:“我吃了茶花带的点心,你不信问她。”

茶花见到薛慎之很吃惊,看着两人之间熟稔的相处,心里隐约觉得传言是真的。眼见两人看过来,她把篮子往桌子上一搁,嘿嘿笑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才不要留下来碍人眼呢!

商枝瞪了瞪眼,没有想到茶花这么不讲义气。“我先去洗手!”她一溜烟跑去厨房。

薛慎之无奈笑了笑。

她的生辰,薛慎之也不会如何苛责她。平日里吃食简单,他特地去同福酒楼买了烧鸡和红烧蹄子。

商枝觉得两人吃不了多少,不打算炒泥鳅煮,准备明天叫茶花过来吃饭。

“水果太贵了,你不要破费。”商枝看着桌子上的苹果,很窝心。看着红烧猪蹄,眼底笑意更浓。

那天她抱怨猪蹄子没吃够,给文曲星和王春芳吃完了,他今日便买了来。

薛慎之默了默,“这几个吃得起。”

话是那么说,可见他顾念着自己,商枝心里是高兴的。她眉眼一弯,笑吟吟道:“你这样好,以后分开,我会舍不得的。”挑起面条吃一口,口味平淡,却觉得这碗面是她吃过最好吃的。

从来不曾有一个人,纯粹的待她这般好过。

薛慎之手一顿,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半晌,他沙哑的说道:“那便不分开。”

商枝吸溜着面条,半张脸埋在碗里,斜着眼睛睨他,“说什么傻话。”日后他进京做官,她得留在儋州府,或者去别的地方,怎么可能会不分开?

薛慎之没有再说话。

两人吃完饭,一起收拾干净,各自回屋休息。

天蒙蒙亮,商枝从床上爬起来,她站在窗前看姚黄可有种活。忽而一愣,她推开窗户,就看见窗户下一小片空地上翻土,栽种着一片葱葱郁郁,细小洁白的茉莉花。

商枝怔怔的站在窗前,千思万绪涌上心头,酸酸涨涨。

那一日他见她护着姚黄,问道:“你喜欢花?”

她笑说:“还行,起床能看见花,有一整天的好心情。”

他记在心里,在她生辰给她种下一片小花圃。

眼底氤氲着雾气,她仰头,吸了吸鼻子,转身打一盆水洗脸。平复情绪后去隔壁找薛慎之,他已经去了书院。

从这之后,薛慎之课业更繁重,从开始五天回一次家,到最后直接住在书院里。

时间在忙碌中飞逝,转眼到了秋闱。

------题外话------

商枝:花我好喜欢。

薛哥:你过来。

商枝高兴的走过来,期待惊喜。

薛哥亲她一口,收了花,人就是我的了。

推荐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