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挡路/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慎之下意识看向身侧的商枝。

商枝一头雾水,压根听不懂龚县令的话。

生员是秀才,可薛慎之只是童生而已。

而且,秀才不是年年都能考?何时变成三年一度?

二月的时候,贺平章便已经考了。

觉察到薛慎之的视线,她呆愣的问道:“你秋闱是考秀才?”

薛慎之心蓦地一沉。

龚县令拊掌笑道:“秋闱是生员考举人,秀才便得每年二月。薛生员早已是秀才功名,若非他恳求我榜上不提名,至少是廪生。”然后惋惜道:“他带病参加院试,发挥失常,若不然能争一争案首。”

商枝诧异的看向薛慎之。

薛慎之面色沉静,并无解释的意思,说明龚县令说的都是真的。

她抿紧唇,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

穿越至今,她并不太关注科举制度。薛慎之是童生,他去书院念书,便说要参加下半年的秋闱,她没有多想,以为和公务员考试一样一年两次。

可龚县令的话令她大吃一惊,若不是偶然相遇,只怕等揭榜了,她还被蒙在鼓里。

这短时间相处,她将薛慎之当做亲人,为他亲力亲为,忙前忙后,他却将这般重要的事情隐瞒她。

足以说明他对她并非推心置腹,不十分的信任。

商枝脸色沉了沉,扯着嘴角,“薛生员天纵奇才,并非凡夫俗子,是我看人低了。”

薛慎之见她脸色不好,听到她的话,心跌进了谷底。

他最担忧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最开始同她关系不好,并未言明,而之后却不知如何提起,只打算待中举之后,便向她开诚布公。

龚县令看出他们两人之间的异样,拍了拍薛慎之的肩膀,“希望鹿鸣宴,本官能见到你。”随后带人离开。

他一走,商枝冷着脸,转头往回走。

薛慎之沉默跟在她身后,见她站在门口等秦伯言,不打算理会他。忽而抬眸,扣着她的手腕往马车上拽去。

商枝下意识挣扎,触及他幽深暗沉的眼眸,脸色苍白,放缓了动作,却被他大力拽上马车。

薛慎之按着她的双肩让她坐下,缓缓坐在她对面,咳嗽几声,唇色发白,一双眼睛漆黑发亮,静静地望着她。

商枝扭开头,盯着被风吹得晃动的窗帘。

马车里一片静寂。

薛慎之紧了紧手心,似在斟酌着言辞。良久,他叹息道:“我没有欺瞒你,而是……”没有良好的时机。

摆在膝上的修长手指微微动了动,似乎想要勾缠住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引起她的注目。可到底两人关系并未亲厚到那种地步,他蜷缩手指克制住。

“我八岁童试落河,不是意外,而是声名太盛,招惹得祸端。”薛慎之神色冷漠,眼底不起波澜,语气平淡得仿佛说的事情,事不关己。

从他记事起,便是不得爹娘喜爱,非打即骂,时常饿肚子。他比旁人早慧,知道唯有读书出人头地,方能不会被打骂、饿肚子。便跟着薛宁才念书,八岁参加童试,县试、府试成绩优异,只要院试再取得第一,便能成为案首。

可谁知,院试前一日他在河边洗衣裳被人推下河,沉入河底时隐约听见岸上有人道:“要怪就怪你强出风头,挡了别人的路……”

挡路?

挡谁的路?

他想不透,以为必死无疑,最后被大哥所救。

大哥拽着他往岸边游,“二弟,大哥等你做秀才老爷。八岁的秀才老爷是我弟弟,日后出去,倍有面儿。”用力把他推上岸,大哥却脱力的沉进河底。

他立即跳下去救大哥,被路过的村民拽住,村民跳进河,大哥被捞起的时候已经断气。

所有人因为大哥的死而乱成一团,没有人发现一旁的他。虽然受到惊吓,在许氏的磋磨下他心智比一般孩童坚韧,他看着大哥青白的脸,想起那一句话,电光火石间,记起他府试成绩出来后,薛堂哥说:“你如此聪敏,若是第一个考上举人,京里做官的贺老爷便会认你做义子进国子监,你便能够出人头地。”

因为这份殊荣,他才招人毒手。

他不知是谁在背地里害他,而大哥为此丧命,他几乎想要放弃科举,可大哥的话尤言在耳,他也不甘心让暗地里的凶手得逞,半夜里悄悄离开,拖着病体去参加院试。

落水受凉高热,昏昏沉沉,院试考得差强人意,县令因而寻上他。前因后果告知县令后,却因为没有证据而不能彻查。薛慎之知道若是得知他考中秀才,暗地里的人必定还会再出手,那时他年仅八岁,毫无自保之力,便恳求县令保留他的名次,却不将他的名字上榜,几番恳求之后,县令终是答应,由一等廪生改为末等附生,因此并不知道他考取秀才功名。

他离开三天,怕被瞧出端倪,回来之后昏倒在河边田沟里。大哥的丧事结束,他被赶出薛家,原以为等他再长几年,便去参加乡试,却未料背地之人并不愿放过他,给他下毒。

若非是张神医,他只怕早已没命。

这些年,他暗中查当年的事情,未免打草惊蛇,这些事情他不曾向谁透露过。

“我不是刻意隐瞒你,而是有些事,藏在心里太久,想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我原来打算乡试后向你坦白,却出了意外。”薛慎之苦笑一声。

他说到这个份上,商枝几乎已经明白,贺大宝的话,果真不是危言耸听。

只是,心口依然憋闷着一口郁气。

晾一晾他。

薛慎之抿唇,似乎有些无力,不知该如何劝她消气。

“咳咳……”他掩嘴咳嗽,看着她眼睫微微颤动,喉间渐渐止住的痒意,顿时加剧一般,咳得撕心裂肺。

清减削瘦的肩膀颤动着,一手捂着唇,一手撑在凳子上,弯腰压抑着低咳,却爆出更猛烈的咳嗽声。

商枝面色一变,焦急的靠过去,拉着他的手心,另一只手搭在他手腕号脉。

薛慎之虚弱的靠在车壁上,喘着粗气。看着她担忧的神色,冰凉的手掌反握住她的手,嘴角微微上扬,“还在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