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揭榜治病/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看着寻医榜,并未写县令夫人的病症,而是简单寻找名医,若是治好,予以重金的告示。

她并非自负之人,自从见到张老头的手札之后,方知古代有许多大能医者。

县令病急乱投医,可见县令夫人的病情并不乐观。

“师傅,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相信你能行!”林辛逸想得很简单,他们揭榜去试一试,若是治不好,便不医治。若是能治好,更好不过。

商枝失笑,她顾忌的是昨日见过龚县令,传闻他与县令夫人鹣鲽情深。若县令夫人当真病体沉疴,他该神情憔悴苦闷。

“我只是担心有古怪。”商枝将她见到龚县令的情况说了一遍。

“龚县令与夫人的确伉俪情深,县令夫人的脾性豁达开朗。我曾经听人说县令夫人病后,龚县令成日里苦闷,着急得上火,不过几日憔悴削瘦。县令夫人见后,便说‘瞧见你这副模样,觉得自己仿佛将要不久于人世,心情不佳。我整日被病魔折磨,还要见你一脸苦相,只觉得胸闷,病得更严重。就算病好不了,我也想整日开开心心过完最后的日子。’”

林辛逸叹道:“从那以后,龚县令对待县令夫人如常,当她是康健之人。”

他这番话,勾起商枝的好奇,如果之前犹豫不决,那么听闻县令夫人作为后,她倒想见一见这位夫人。

病人最忌讳负面情绪,若是乐观向上,有利于病情的恢复。但是都知道这个道理,鲜少有人能够做到。

下定决心,商枝当即收拾脉枕、银针、笔墨纸砚,装在小木箱里,与林辛逸一起去县城。

县城路途遥远,坐牛车正午不一定能到,林辛逸想到县令许诺的重金,一咬牙,坐牛车去镇上租马车去县城。

两个人在晌午前到达县衙。

龚县令一家住在衙门内院,衙门守门的人听说两人来意,多看二人一眼,并未为难阻拦,直接进去通报。

“二位里面请。”那人很快出来,请商枝和林辛逸进去。

守门人把商枝和林辛逸带到,站在门口等婢女进去通传,不一会儿,婢女将他们请进去。

屋子里十分素雅,散着淡淡药香,商枝入内室,一眼望见穿着宝蓝色长衫的龚县令,挽着袖子,端着碗,哄着县令夫人多吃几口煮得糜烂的肉汤饭。

县令夫人靠坐在床头,脸上毫无表情,口角向左歪斜。脖子上围着一块锦帕,汤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龚县令耐心细致,拿着锦帕擦拭干净,又舀一勺喂到嘴边,县令夫人见到商枝进来,头一歪,不肯再吃。

“你再吃两口,下午给你吃甜汤。不吃也可以,我与麒儿、麟儿吃水晶肘子陪你用晚膳,满香楼的。”龚县令作势放下碗。

县令夫人气鼓鼓瞪他一眼,拉住他的衣袖。

龚县令含笑喂她吃下两口饭,然后让婢女撤下去,伺候县令夫人漱口,饮两口水,方才整理袖口,看向商枝与林辛逸,不禁诧异的挑眉。

“姑娘,又见面了。”龚县令做一个请的姿势,让二人落座,“你们二人,谁给夫人诊病?”

“龚县令,我会一些岐黄之术,见到告示揭榜试一试。”商枝把告示放在桌子上。

龚县令十分和善,并未因为商枝年少稚嫩而轻视她,“夫人年初开始面瘫,口角歪斜,难以咀嚼进食。访遍名医并无多大成效。如今日益严重,染了眼疾。”

他说的这种情况,商枝观县令夫人的面相已经了然于胸。

她走过去,县令夫人动了动嘴角,想要对她温柔一笑,怪异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显得扭曲。

商枝微微一笑,“别担心,你是面部神经麻痹引起。”

县令夫人听不懂术语,安静的躺着给商枝按捏着面部检查。

“您闭上眼睛。”

县令夫人闭上眼睛,左眼未能完全闭合。

商枝又发出一些指令,县令夫人照做,对她的状况大致了解。

她对一旁看得仔细的林辛逸道:“患者口角向左歪斜,左侧额纹不明显,左眼未能完全闭合,左侧面部板滞,麻木,伸舌偏右,吹气左侧口角漏气,左耳后完骨处有疼痛感。”说着,按着左耳后完骨的位置告诉林辛逸,又道:“脉细,舌质淡红,苔薄白。无头晕头痛,无恶心呕吐,可纳食。”

林辛逸神情严肃,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商枝颔首,对龚县令道:“夫人得的是面瘫病,风寒外袭症。”

龚县令道:“其他郎中也是如此诊断,该如何对症治疗?”

“穴位针灸治疗。”商枝看着县令夫人因为眼睛无法彻底闭合,引起感染溃疡,“蒲公英一百二十克煎水熏洗眼睛。”

龚县令命人立即去抓药煎水。

县令夫人很紧张,失望太多次,她依然充满希望。她乐观的想着,或许是她太幸福,才会给她磨难考验,她不能被击垮。

可看到商枝从容镇定的模样,不同与其他郎中的凝重与束手无策,忍不住泪湿眼眶。

她不知道是商枝年少无畏,还是当真医术高超能治好。不断在心中劝服自己,她能!一定能治好!

商枝打开药箱,展开银针,县令夫人紧紧握着她的手腕,“姑娘,你大可放手治。治不好,也无妨。”

龚县令心跟着揪起来,他知道夫人病重心忧,从不曾在他们面前显露,可每当失败一次,她眼底流露的失望,像一把钝刀子扎进他的心口。

他靠近,双手握着夫人已经有细纹的手,将她鬓角细发拂至耳后,“夫人,莫怕,你这般模样也很美。”

县令夫人扯了扯嘴角,扭头望向帐内,泪水浸湿枕头。

她忍着汹涌泪意,克制着,笑道:“那是自然,我当年是清河县第一美人。”

龚县令微微笑了,看着商枝落针。

她一边下针,一边对林辛逸道:“灸阳白、印堂、太阳、四白、鱼腰、下关、地仓、人中、承浆、翳风、合谷等穴位,通经活络、温经补气。再配合地龙、川芎、黄芪、牛膝,可治口舌歪斜,活血化瘀。”

之后,再做面部推拿,或者热敷辅助。

林辛逸一一记下。

这时,婢女进来通报道:“老爷,门外又来一位郎中。”

龚县令看一眼凝神扎针的商枝,太聚精会神,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水。沉吟道:“让人在外面等着。”

“是。”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商枝拔针,长长吐出一口气。用蒸煮的绢布给县令夫人热敷,手法纯熟的推拿。

林辛逸怕记不住,一边默念着穴位,一边在自己的膝盖上练手法。

“夫人,您感觉可有好一点?”

两刻钟后,商枝推动着她的面部。

县令夫人张了张嘴,面部似乎有细微的知觉。她眼睛一弯,眼底迸发出欣喜的光芒,连忙点了点头,激动的握着商枝的手,说不出话来。

龚县令见状,压制住心里的狂喜,慈祥道:“姑娘,你为夫人治病期间,本官安排两间厢房安置你们。”

商枝净手,将银针收好,闻言,与林辛逸对看一眼。

“劳烦大人了。”商枝躬身道。

“不必客气,你若是治好夫人,便是龚府的恩人!”龚县令迫不及待想要与夫人说体己话,一摆手,让婢女将商枝与林辛逸带去厢房。

商枝心神耗费过度,确实想要好好休息。走出屋子,一眼看着等在门口的贺平章和李大仙,不由停住脚步。

------题外话------

商枝:啧啧啧,冤家路窄。

小剧场:

很久之后的情人节,商枝准备丰盛的‘烛光晚餐’。

商枝:今天是什么日子?

薛哥默了默:五月二十,余事勿取。

商枝:……

咳咳~小绫子都是提前一天待发布第二天的章节,忘记520的节日啦~今天大家是被塞狗粮,还是撒狗粮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