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抓人/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端端的房子,她离开几天,一把大火烧得面目全非。

商枝快要气炸了!

贺平章?李寡妇?

可疑的人在脑海里闪过一遍,她眼底愤怒的火焰,只剩下一片黑暗,看上去好像一汪冰潭,透着彻骨的冷意。

烧人房子,宛如断人生路。

她冷笑一声,难道是看着她好欺负,一个个爬到她头上拉屎?

‘咯吱’一声,商枝目光凌厉望去,“谁!”

四周静悄悄的。

商枝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不一会儿,一道身影磨磨蹭蹭走出来。

胡氏。

她脸色苍白,怕商枝误会,急忙解释道:“商枝,不是我放火。是李寡妇,是她!”她就是来找找,碰碰运气,能找着啥能用的家伙。东西没找着,倒霉的撞见商枝!

商枝心里早就有底,贺平章不敢放火,事情捅出去,他自断前途。

只有李寡妇,她心思歹毒,记恨自己见死不救,还有偷不到药方,才一把火烧了屋子,连同一箱子药方吧?这种事情她干得出来!

不说里面有多少千金难买的古方,那一箱子是师傅毕生的心血,被人如此对待,就不可以原谅!

“我……我没骗你,半夜里出来如厕,看见李寡妇鬼鬼祟祟点燃你的屋子。”胡氏心揪起来,唇色发白,“李大仙看见了,他也看见了!”

“你给我去作证!”商枝带着胡氏赶去李寡妇家。

胡氏情绪激动的挣开商枝的手,双手藏在背后,摇头拒绝,“不……不能的,我不能作证!”她一旦作证,在贺家就没法过下去,“你找别人吧,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怕商枝强制带走她,胡氏头也不回,撒腿往贺家跑。

她看见李寡妇放火后,贺大昌来找贺良广,她躲在屋里偷听,贺良广下保证,不管商枝咋闹,都不会为她做主,咬死是她自个不注意,家中走水了。

如果自己站出来作证,贺良广和邓氏一定会打死她!

他们手里可是沾了人命……

商枝的心一寸寸冷下来。

大步往李寡妇家走去,李寡妇靠在土炕墙壁上,手里拿着巴掌大的胡镜,涂脂抹粉。

这胡镜是贺大昌给贺良广办事得的银子买的,足足花了一两多银子。

正是这枚胡镜,她才跟贺大昌。

想到商枝一张药方都不肯给她,心里就来气。既然她不愿意给,自己得不到,那就都得不到算了。虽然心疼一堆银子被烧了,心里却解气的很。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约说的就是李寡妇。她心里高兴,小产后难看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

举着镜子,抚摸着鬓角,左看右看。

“嘭——”

屋门猛地被踹开,撞上墙壁,震得屋子里籁籁落灰。

“啊!”李寡妇吓一跳,浑身颤一下,胡镜‘啪’的砸在地上,碎成几片。

“我的镜子!”李寡妇尖叫着跳下床,捧着胡镜碎片,一脸肉疼。眼露凶光的瞪着商枝,“小贱蹄子,你在作死!弄破我的胡镜,快赔我银子!”

她愤怒的把铜镜砸在商枝身上,扑上去掐商枝的软肉。

商枝扣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拧,痛得李寡妇嚎叫。

“你偷我的银子,烧我的屋子,我们来算一算这笔账!”

李寡妇浑身一僵,又惊又怕,顾不上手上的痛。嚷嚷道:“你……你胡说八道!你不想赔我的胡镜,银子不见,屋子被烧,就诬赖在我的头上!你这样可不厚道,良心不会痛吗?”她心虚,知道商枝拿不出证据,奈何不了她,但是仍有些底气不足。不耐烦的说,“算了算了,就知道你这穷鬼拿不出银子,不要你赔!你快放开我!”

商枝冷笑道:“你自己弄破的,我为什么要赔?”拽着她的手,往外走。“你有没有烧我的屋子,我们去见官,你到官老爷面前去平冤!”

李寡妇脸色唰的白了,本来做了亏心事,一听见官,两腿发软。

“你放开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放火烧你屋子?说话要拿出证据,靠你这张臭嘴,拿不出证据,就算到官老爷面前,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李寡妇被商枝拖出门外,脚上鞋子也没有穿,砂砾刺得她一跳一跳,脸上扭曲,拼命的挣扎,“贱人,你放我!”商枝的手就像铁钳一样紧,李寡妇挣不开,心里发慌,进了衙门,不管是不是清白,都要吃板子的,她扯着嗓子喊,“来人啊,救命啊!商枝要杀人了!吴婶,你快帮我去叫里正——唔唔!”

商枝捂着她的嘴,看着吴氏撂下担子,飞快的跑去贺良广家。加快脚步往村口赶,希望车夫还没走。

停在村门口的马车已经不见了,商枝呆了呆。

贺良广听了吴氏的话,坐不住,快步跑来,把商枝堵在村门口。

“死丫头,你想造反了?你屋子被烧就去告官,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贺良广脸色铁青,数落着商枝,“你把她给放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

“我有证据!”

贺良广眼一眯,“你有证据拿出来,如果真的是她烧你的房子,我给你做主!如果只是你瞎编胡造,这个村里就容不下你!你说说你,以前瞎胡闹,眼见安生了,现在又开始瞎闹腾!杏花村弄得乌烟瘴气,你才罢休?”

李寡妇松了一口气,贺良广赶过来,她就没事了。

商枝没有证据最好,她如果蠢的把证据拿出来,贺良广也会帮她毁了。

商枝讥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同流合污?我现在把证据拿出来,下一刻,你们就会销毁证据吧?她如果是清白的,县令自然会还她公道!”

贺良广见商枝油盐不进,脸一沉,手一挥,“来人!把她捆起来,丢在地窖里。不准她走出杏花村半步!”

贺良广带来几个壮汉,他们身上穿着汗衫,赤着胳膊上前抓商枝。

李寡妇心中一喜,挣开商枝想要逃到贺良广身边,商枝一脚踹她腿窝,李寡妇扑通跪在地上。

商枝抓着李寡妇推到壮汉身上,后退几步,摸出银针。打算上来一个扎一个,上来两个扎一双。如果四五个人全都上来,她就撒迷药,放倒一片。

壮汉丢开李寡妇,凶神恶煞上来,商枝手起手落,壮汉脖子一痛,猛地倒在地上。

贺良广瞳孔一缩,气怒道:“你这害人精,简直无药可救!故意诬赖人不说,还敢伤人害人!抓起来,快把她抓起来,请宗法!”然后让人去看看,有没有断气。

李寡妇痛得要命,心里恨不得商枝去死。一听要请宗法,顿时幸灾乐祸,觉得浑身不痛舒坦了。

杏花村宗法,是犯下重大罪恶的人,鞭笞一百,泡在加盐巴的水里一夜,捱过来,就让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开村建宗族两百年来,只请过三次宗法,魁梧的壮汉都熬不住,别说是细胳膊细腿的商枝。

商枝心一沉,贺良广为了维护李寡妇,是铁了心要她的命了!

确认壮汉没有事,只是昏过去,贺良广眼睛通红,死死瞪着商枝,“快抓起来!”心里对她有了畏惧。

几个壮汉对看一眼,打算一起上。

这时,一辆马车驶过来,马车里随行保护商枝的两个衙役,其中一个钻出马车,站在车辕上,“商姑娘,你还有一个包袱落在马车上了。”

商枝眼前一亮,连忙挥手道:“官差大哥,他们这群刁民乱动私刑,你快把他们抓起来!”

贺良广等人一见到官差,还和商枝很熟稔,脸色霎时一变。听了商枝的话,连忙解释道:“误会!误会!这是误会!”

“商枝她误会李寡妇放火烧她的屋子,我们在和她讲道理。李寡妇老实巴交的,胆子特别小,咋会干这种罪大恶极的缺德事咧?”

商枝心里冷笑,恍然大悟道:“原来我的屋子是李寡妇烧的?我只是告她偷我的钱财。”然后转头对官差道:“官差大哥,你把李寡妇抓起来,她偷窃我的钱财。里正刚才作证,是她烧我的屋子!”

“我……我没有……”李寡妇脸色煞白,腿肚子打颤,狡辩道:“不……不是我!”

衙役知道商枝是龚县令的恩人,性格很和善,住在衙门的时候,哥几个身上不爽利,她给治病,都很感激她。

谁知道她在给县令夫人治病的时候,村里人欺负她是弱女子,不但把她屋子烧了,还要把她抓起来动私刑!

“刘二,快下来把李寡妇和里正带走!”衙役沉着脸,冲马车喊一声。

马车里的刘二跳下来,一人抓着一个押上马车。

贺良广大喊着冤枉,“官差老爷,冤枉啊!我没有动用私刑,也没有给她作证!是她信口胡说!”

“有什么话上衙门去说!”衙役用佩刀‘啪’打了贺良广后背一下,贺良广痛得脸发白,老实了。然后衙役对商枝道:“你带上证据,或者证人作证!”

“好勒!”商枝调头去找李大仙。

------题外话------

又双叒叕三千字肥章,哈哈哈~每次写着都停不下来,很快就可以更大肥章了,还有四天啦~(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