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欣赏,放榜!/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乡试在农历八月初九,如今已经八月初二,距离考试还有七天。

为防路上出现意外变故,都是提前七八日去府城。若无意外,路上都要耗费三四天,再在府城养精蓄锐,熟悉一番,便到考试日期,时间算不上宽裕。

而今,许多心怀抱负,才华横溢的生员,都已经租赁马车、牛车或者随行车队赶考。

薛慎之与邱令元同行,便不要费心去租赁马车。

租赁牛车,并不便宜,不但赶路慢,紧要的是安全隐患,容易招惹山匪。

薛慎之背着包袱,站在官道槐树下纳凉。目视着一辆一辆马车从眼前驶过去,每一辆牛车里面,坐着七八个生员,十分拥挤。

他微微蹙眉,邱令元若无意外,不会无故爽约。他就算想要另外租赁一辆马车,只怕也来不及。

这时,便有有一行货队停在他的面前,一个管事从马车里下来,眯着眼看着做书生打扮的薛慎之,客客气气道:“秀才老爷,您去府城赶考?”

薛慎之皱紧眉心,清河镇每隔几日便有货队去府城,只需给一两银子,便能占一个位置。

如今,货队主动搭讪,薛慎之便警觉起来,“我与人有约。”

管事劝道:“如今都日上三竿,您的同伴还未来,只怕是失约了。不瞒你说,今日只有我这一趟货队,错过便没有机会,单凭你这两条腿,可得误了考试。”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我们不收你的银子,只需秀才老爷给拉一面黄布旗。”

薛慎之心道:果然如此!

每逢乡试,这样的车队便多起来,车上藏着私货,但凡车辆上有秀才,关卡便不会严查,能够借此蒙混过关。

他含笑地说道:“我如今只是童生。”

管事面色一变,上下再打量薛慎之一眼,暗啐一声晦气,转身上了车队。

薛慎之打算去一趟书院,这时有人朝他匆匆而来,高鹏喘着粗气道:“薛兄,今日怕是你得独自去府城给师母祝寿。书院出事,院长今日怕是脱不开身。”

“出何事?”薛慎之猜测能拖住邱令元行程,只怕是大事。

高鹏沉声说道:“你可记得处处与你为难的刘乔?他吸食五石散,在书院衣不蔽体散热,同窗并未觉察出异样,是与他有过节的蒋立远,常见他神情亢奋,吃冷食,种种行为都像是服用五石散,昨日便撞破他在号舍服用,当即要检举。刘乔担心事发,被赶出书院,两人发生争执,他将蒋立远的头给砸破,直到今晨被发现,蒋立远到如今昏迷不醒,亲属在书院闹事,讨公道。”

临近的号舍都听见动静,只以为不是大事,便不愿多管闲事摊上事儿。

高鹏只得庆幸,未曾闹出人命。

薛慎之目光幽深,那一日刘乔将他堵在号舍嘲讽,便觉察出他的异样,原来是服用五石散。

“你告诉院长,他安心处理书院事物,我在府城等他。”

“行,那我就先回去给院长回话。”高鹏很羡慕薛慎之是院长的关门弟子,也便是因此,方才能够去府城参加师母的寿宴,正巧碰见乡试,能够长眼界。

薛慎之在高鹏羡慕的目光中,坐在槐树下的巨石上,等着去往府城赶考的车队,碰一碰运气。

过一会儿,有一辆普通不显眼的马车驶过来,薛慎之起身招手拦下。

马车缓缓停下,一位侍从模样的中年男人掀开马车帘子。见薛慎之的穿着打扮,不由得说道:“公子去府城赶考?我们的马车是进京,你再另拦马车。”

“打扰了。”薛慎之窮身作揖。

常峰垂下帘子,重新坐回马车。

马车内,一位头发霜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在逗弄笼子里的画眉鸟。

“考生?”曾秉砚随口问道。

“是。”常峰皱了皱眉,想起什么道:“这位公子有些眼熟,倒像在何处见过。”

“哦?”曾秉砚好奇,放下鸟食,他掀开车窗帘子,望向重新坐回槐树下的薛慎之,恍悟道:“这不是回春医馆那位丫头的兄长?”

“对!正是他!”常峰经他一提,便认出薛慎之。

曾秉砚沉吟道:“把车倒回去,捎带他一程。”

“老爷!”常峰并不赞同。

“快去!”曾秉砚不容置喙。

常峰吩咐车夫将马车重新驶回去。

“公子,老爷需要去府城办事,顺路捎带您一程。”常峰恭敬地说道。

他的态度转变,薛慎之敏锐的觉察到,他思索常峰为何改变态度,便见白发老翁慈祥地说道:“后生,乡试当路拦车不容易,老夫也曾参加科举,方能体谅你们一二,快些上车,莫要耽误行程。”

曾秉砚话说至此,薛慎之再次拱手窮身作揖,“叨扰老先生。”

薛慎之坐上马车,常峰便挪到外面与车夫同坐。

曾秉砚一双泛着睿智精光的眸子,在薛慎之身上来回打量。随口道:“后生是哪年生员?”

“嘉远三十九年。”

曾秉砚眼眸微眯,嘉远三十九年是嘉远末年,之后嘉远帝驾崩,改国号元晋,他元晋二年致仕,如今已有十年。

而这后生,不过二十出头,十二年前,他不过是个娃娃。

他拊掌道:“后生可畏啊。”

曾秉砚是惜才之人,便生出考校他的心思。

无论他谈古论今,引经据典,还是天下时局,人间庙堂,薛慎之都对答如流,见解独到,一针见血。

曾秉砚虽然年事已高,却十分健谈,而薛慎之亦是谈吐不凡,两人相谈甚欢,一见如故。

本来该是三日便抵达府城,可曾秉砚许久不曾见过如此才华横溢的少年郎,又十分的合胃口,便放慢行程,足足第四天方才抵达府城,临近下马车之际,曾秉砚忽而问他。

“你如何看待当朝局势?”

短短几日,曾秉砚十分欣赏薛慎之,这位少年郎,确实腹藏锦绣,今后必成大器!

因而,故此一问。

薛慎之一愣,他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而邱令元也有意栽培他,时常谈论当今时局。

东有倭寇猖獗,北有外族铁骑虎视眈眈,战火纷飞,乱贼当道。朝堂之上,元晋帝沉迷炼丹,不理朝事。若非几届元老掌控朝局,百姓早已水深火热。

薛慎之腹中几句话翻涌,最后只是简短的说道:“攮外先安内。”

他背上包袱,拱手作揖,告辞离去。

曾秉砚坐在马车内,望着薛慎之渐渐远行地身影,低喃道:“攮外先安内……”

忽而,他哈哈大笑道:“可不是想平外乱,必先除内患!”

内贼与倭寇、外族勾结,若不先拔除隐患,如何齐心协力,一致抗外?

“老爷?”常峰看着曾秉砚神情激动,目光火热,不由唤一声。

“回去。”

马车缓缓地驶离。

薛慎之远远地停驻脚步,望着马车朝官道而去,薄唇微抿,这一路来,他隐约猜测到对方的身份,倒是没有料到是因为商枝的缘故,让他得以结识前任吏部尚书。

想到商枝,薛慎之长叹一声,似乎欠她越来越多。

薛慎之按照地址,找到儋州府邱令元家中。

敲开门,开门的是门仆。

他恭敬地说道:“是薛生员?”

“正是。”薛慎之问道:“老师可已归家?”

“今晨刚到。”门仆领着薛慎之入内。

邱令元只有一妻一女,女儿已经嫁做人妇,外甥都已经十四五岁。

明日便是邱夫人寿宴,邱令元的女儿、女婿都已经归家,给邱夫人祝寿。

薛慎之踏入堂屋,邱令元一家子都齐聚,正在话说家常,十分和睦。

“学生拜见老师,师母。”薛慎之给邱令元夫妇行礼,而后给其他几位作揖。

魏东淮颔首,算作回应。

邱玉珠热情的招待薛慎之,“你就是父亲的关门弟子?那我便是你的师姐了,快请坐下,莫要拘谨,当做在自己家。”

薛慎之抵挡不住邱玉珠的热情,一旁的魏娇玲娇嗔道:“娘,你吓坏师叔了。”她生的娇小玲珑,娇俏圆润的脸庞,玉雪可爱。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嗓音清脆的询问道:“你与我娘是师姐弟,我叫你师叔,不会唐突吧?”

薛慎之道:“不会。”

魏娇玲嫣然一笑,目不转睛的盯着薛慎之秀美的脸庞。

魏峥拽着她的辫子,“你会吓坏师叔。”

魏娇玲把辫子拉回来,不高兴地说道:“师叔长得好看,还不许我多看几眼?美人总是惹人怜惜,特别是师叔这种文弱的美人,我今晚都能多吃几碗饭。”

魏峥冷笑,“不如叫外祖父做主,将你嫁给他,你好生怜惜怜惜!”

魏娇玲捧着脸蛋儿,惋惜地摇了摇头,“师叔只适合观赏,不可亵渎的。我喜欢英姿飒爽,威武英挺,很有男人气概的男子。一身的肌肉,单手能把我抱起来。”

魏峥脸色都扭曲了,鄙夷道:“拎小鸡崽吗?”

“你真讨人厌,难怪锦瑟姐姐不喜欢你!长得和狗熊似的,不要和我说话!我怕今晚吃不下饭!”魏娇玲瞪他一眼,起身坐到薛慎之的身侧,心情好了许多。

魏峥气得半死,如果不是他姐,他一拳揍扁她!

薛慎之眉目平静的听着两姐弟的谈话,抵唇轻咳了几声。

“师叔,你也觉得我不够矜持?”魏娇玲歪着脑袋,询问薛慎之。

薛慎之默然,许久道:“不拘一格。”

魏娇玲高兴坏了,她决定认可薛慎之,将他划分为自己人。

邱令元安排薛慎之住在东厢房,提起刘乔,“他心术不正,败坏书院风气不说,动手伤人,已经将他赶出书院,望他能够吸取教训。”

薛慎之只是静静地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与刘乔有恩怨,为他说话太违心,落井下石,小人行径。

邱令元叹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莫要沾染旁门左道,科举才是正途,安心复习温书。”

“是。”薛慎之除了用饭,一直在厢房温书。

次日,邱夫人寿辰,只是寻常吃一顿饭。

薛慎之不扰他们共享天伦之乐,中饭则是奴仆送到书房。

或许是邱令元特地叮嘱,魏峥与魏娇玲倒是不曾打扰薛慎之,很快,便到了考试。

次日清早,邱令元给薛慎之准备充足的干粮和水。

乡试要考九天六夜,伙食都是自备。天气闷热,饭菜容易馊,只能干饼充饥。

东西全都检查一遍,邱令元带着薛慎之去贡院。

“平常心对待,莫要急功近利。”邱令元再三叮嘱。

“学生谨记。”

薛慎之走下马车,好巧不巧,正好碰见贺平章。

贺平章穿着白衣宽袖的学子衫,精神抖擞,遇见好些在县学的同窗,他们的才学大多在他之上,概因这段时间,他出入花楼荒废学业,心里不禁泛起苦闷,可又恶补了几日,他觉得若是写当下时文,另辟蹊径,还是很有机会高中。

可令他大出意外的是在贡院门口见到薛慎之,回过神来,他暗嘲道:“薛童生,你是特地来瞻仰瞻仰贡院,见见世面,好为几年后的乡试做准备?”

薛慎之对他置之不理。

贺平章被他这模样激怒,冷笑道:“神童又怎样?如今不过一个童生,若是我早你一年出生,你只会像一滩烂泥被我踩在脚下。”贺平章看着一旁的邱令元,只当是薛慎之跟着邱令元过来。昂首挺着胸膛,眼底满是轻蔑不屑,“好好跟着你老师学学,争取来年春闱得中,就算不过也不必气馁,你看前面的老头七老八十还在考,你才二十呢!哈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排队进考场。

薛慎之皱眉,邱令元行至他身边道:“莫要受他人影响,沉心作答。”

“嗯。”薛慎之并未受到贺平章影响,并未将他放在眼中。

一旁有人在低声交谈,“听说今年乡试格外严格,巡抚大人亲自监考。以往若是怀疑作弊,会搜查证据才拖出去,这一回,若是听到风声,不会给辩解搜查,直接拖走。”

另一人吸一口凉气,“若是被冤枉呢?”

“只能算他倒霉了!”然后催促道:“快去排队。”

薛慎之若有所思,大约是上一届乡试出现作弊,后又重新复试,今年便格外严格。

待人都进去差不多,他才提着篮子进去。

进考场前需要脱衣裳,薛慎之脱掉外衫检查,兵卫把篮子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干粮切成一寸见方。

薛慎之检查完,提着篮子找号舍。

号舍分为火号和粪号,是大家祈祷着别靠近的两个地方。

火号热,粪号臭,粪桶经暑气一蒸,臭味弥漫,熏的人头晕眼花,简直要窒息。

许多生员捱得住三急和饥饿,就是扛不住这两号舍。

薛慎之比较幸运,两个离得都有些远。他进号舍,从沿着号舍挨个放考卷的吏员手中接过了考卷。

头场是写四书五经里抽取题意,四书经义三篇,五言八韵诗一首。

薛慎之看一眼试题,并不急着破题,而是沉心静气,先写一首试帖诗。

考试最考验的是体力,而体力于他来说是弱项。

他需要保存体力,因而每天只做一篇经义,其余时候养精蓄锐,储存体力。

薛慎之缓缓启开试卷,只见第一道题目赫然出现在眼前。

“中立而不倚,强哉矫义。”

这题目出自《中庸》,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君子当恪守中庸之道,做到不偏不倚。

薛慎之沉吟半晌,提笔写到:“自古帝王之治、圣贤之道、不外一中。中者、举天下万世所宜视为标准者也。然芸芸之众、率恭然不能自立。而豪杰奇逸之士则又不免矫持太过、而不能以大中为归……”

文章收束,薛慎之已是大汗淋漓,体力耗尽。

他拿出药瓶,倒出两粒药丸,喝水服用,然后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

接下来的两天,薛慎之精神保持的还行,文章做得十分顺畅。

在这三天内,他只吃干饼充饥,若无必要,不会进食,只有在吞咽下一张干饼,才会喝一口水润喉,以便防止频繁出恭。

考卷官吏收上去,又接着第二场,增至五篇经义,每篇在七百字以内。

接连不放松的做**篇经义,薛慎之在书院受过邱令元训练,虽然不觉得轻松,却也能够捱过去,只因环境不同。

号舍太过逼仄,不能完全舒展身躯,头两场对他来说还算勉强,越到后面才是难熬。

直至最后一场,薛慎之脸色苍白,头脑隐隐作痛,他翻出药瓶,从最初的两粒药丸,增至六粒。

这一次,他没有再按照之前的方式,每日做一两篇,而是一鼓作气,将五篇策问做完。然后支撑不住,伏案休憩。

第九日结束之时,他方才打起精神,将策问过目一遍,交给官吏。

官吏封卷收上去,薛慎之可以离开。

他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坐倒在木板上。他苦笑一声,若非有商枝的调理,他这破败的身子,只怕连第二场都撑不下去。

兵卫见他病容苍白,十分虚弱的模样,将他架着出去。

邱令元早早的便在贡院门口等着,直到人走完了,才看见薛慎之被兵卫架出来。

邱令元与魏峥接过薛慎之,向兵卫道谢,给一把铜钱请喝茶,方才扶着他躺在马车上。

薛慎之看一眼邱令元,还未来得及说话,便陷入黑暗中昏睡过去。

魏娇玲在马车里等,看着薛慎之病弱的模样,不由得说道:“乡试难,难于上青天!”皱着眉心道:“也不知师叔考得如何,他都豁出性命在考试,希望他能够榜上有名!”

“不是希望,是一定中举!”魏峥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魏娇玲还想争辩,可见薛慎之眉心急促,消了声。

魏峥道:“外祖父,师叔病势凶险,送去医馆罢。”

马车驶向医馆,魏峥背着薛慎之进去,躺在竹榻上。

郎中为薛慎之号脉,神色凝重,摇了摇头,“病体沉疴,又身有余毒,油尽灯枯之象,药石无医。”

邱令元心中大惊,“你说什么?”

“他体内中毒多年,一直在调理,方才安然无恙。可这次精气神耗尽,身体太亏损。我开几幅药给他喝,其他听天由命。”郎中抓几幅药给邱令元。

邱令元知道薛慎之身体病弱,却不想竟是这般严重!

平常在书院并没有异样,除了虚弱一点,与正常人无异。

魏娇玲也很吃惊,张着嘴,似乎没有想到之前还有说有笑的人,转眼便病重无医。

“他都这样了,为何还要参加科举?简直不要命了!”魏娇玲想不通,薛慎之该是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要修生养息,为何就要参加科举?

科举条件困苦不说,太费精气神。吃不饱,睡不好,折磨人。

魏峥倒是没有多说,显然是赞同魏娇玲的话。

邱令元想的更深,骤然记起他参加县试时落水,想必有牵连罢?

莫怪……他要隐藏功名。

锋芒毕露,招祸。

邱令元叹息,十分惜才,可惜薛慎之一身才华,却……

“先回府,明日再将他送回清河镇。”邱令元心情沉重,他听闻薛慎之邻居医术高绝,说不定有转圜的余地。

一行人回府,魏娇玲率先跳下马车,就看见有一位穿着布衣荆簪的女子在门前徘徊。

“姑娘,你找人?”魏娇玲上前询问。

商枝转身,看见穿着精美裙裳地少女,落落大方地说道:“我找邱院长。”

魏娇玲打量她一番,扬声道:“外祖父,有人找您。”

邱令元下马车,魏峥正好背着薛慎之下马车,商枝见了,疾步上前,“他昏倒了?”

然后,不等人开口,握着他的手腕号脉,眉心紧蹙,又是吐出一口浊气,“劳烦这位公子背他放在床榻上,我给他施针。”

邱令元只听过商枝这么一个人,并不相识,见她满面担忧的模样,心中猜测到她的身份。

“你便是慎之的邻居?”

“是,他身体不好,我担心熬不过乡试,算着时间过来接他,到底来迟一步。”商枝疾步跟着魏峥进屋,一边向邱令元解释。

邱令元沉声道:“你早已知道他身染沉疴,药石无医?”

“能治!”商枝斩钉截铁!

他身有余毒,里子被掏空,乡试之后更是糟糕,可若是能凑齐四味药解毒,他的身体一定会好转!

邱令元紧了紧手心,将医馆郎中的话告诉她,“你确定能治?”

“能!”商枝很肯定,“只差血佛果和追魂草,集齐这两味药,我便能替他解毒。他的身体恢复,只是时间问题。”商枝东西带的很齐全,将魏娇玲请出内室,退下他的衣裳施针,之后写一张药方,劳烦魏峥去抓药煎药。

魏峥道:“郎中开了药。”

“于他无用。”商枝头也不回的说道,在他手指上扎一针,挤出的血液暗黑色,直到血液流出来的是红色,她方才按住针眼。

魏峥将药端进来,商枝喂薛慎之服下去,放下碗,将他放平,盖好被子。

魏娇玲站在门口,见商枝满头汗水走出来,背上的衣裳都汗湿了,忍不住说道:“我与你身高差不多,有一身新做的衣裳未穿过,取来给你换下。”

“多谢。”商枝摇头婉拒,“我待会带他回去。”

魏娇玲看得真切,这位姑娘很担心薛慎之,又特地来接他,好奇道:“小姐姐,你是师叔地未婚妻吗?”

商枝一愣,笑着说道:“暂时不是。”

“以后就是咯?”魏娇玲一脸痴汉的模样,对着商枝清丽绝艳的面容发出赞叹,“你长得真美,比我在京城见过的那些千金小姐们还要漂亮。我觉得锦瑟姐姐是最好看的人,可你打扮一下,一定比她还要美。”

“是吗?”商枝失笑。

魏娇玲重重地点头,“我可不骗人,也不会哄人高兴。锦瑟姐姐的娘秦氏可是当年京城第一美人,她长得最好看自然是名不虚传。不过从现在开始,我最喜欢你了。你和师叔都长得美,站在一起真是赏心悦目!”

商枝莞尔。

魏娇玲又成了商枝的跟屁虫,望着她的脸,就觉得很满足,心情很好。

邱令元过来,询问起薛慎之的情况,“慎之如何了?”

商枝道:“稳定了。”

邱令元看魏娇玲一眼。

魏娇玲哼哼着扭身出去,靠着柱子,透过窗户盯着商枝的脸。

商枝若有所感的回头,就见魏娇玲冲她灿烂一笑。商枝默了默,觉得这姑娘大约就是个重症颜控。

邱令元似乎对魏娇玲这个毛病十分无奈,投去警告地眼神,然后将手里的盒子递给她,“你拿去。”

商枝疑惑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暗红色的干果,鸡蛋般大小。她却瞳孔一紧,诧异地看向邱令元。

血佛果!

“你把它给我?”商枝心里的震惊压过喜悦,血佛果太珍稀难得,却未料到邱令元手里会有一颗,而且还赠给薛慎之!

邱令元笑道:“这东西我留着无用,送给需要用的人,正好实现它的价值。”

商枝心里十分感激,可这份厚重的恩情,不该由她来报答。千恩万谢,她只说了一句,“谢谢。”

“我惜他的才华。”

“他不会让您失望。”商枝郑重其事道。

心里却依然没有底,不知他是在什么状态下答题。若是在最佳状态,商枝有十足的把握,薛慎之会榜上有名!

可他出来时的情况,太过糟糕,她不敢往深处去想。

就算这一次失败,还有下一次,药凑齐了,再不怕他会出现状况。

商枝守在床榻边,望着他苍白病弱的面庞,半个月未见,似乎更削瘦了。

温水打湿绢布,商枝轻轻擦拭他的额头上的细汗,猝不及防,对上他漆黑透着茫然的眸子。

“你醒了?”商枝脸上流露出笑意,连忙摸着他的手腕号脉,松一口气道:“给你的药,只剩下两颗,吃太多,对你身体造成负担。”

不然,不至于会昏倒。

薛慎之不言不语地望着指责他的商枝,言语间难掩关切,一丝笑意自眼底溢出,“总好过半途被抬出考场为好。”

商枝语塞。

“不必多想,已经过去,只等着揭榜。”薛慎之笑容添了一丝黯然,尽管这次乡试得中,会试又该如何?

如今乡试天气炎热,他都险些支撑不下去。会试在来年二月,正是春寒料峭,他能撑下去?

如此一想,便有些意兴阑珊。

“邱院长把你解毒重要的一味药赠给你,你该好好感谢他。”商枝隐隐猜到他的心思,语气轻快道:“解毒的药凑齐三味,还有最后一味药,秦大叔目前也有眉目,用不了多久,便能解毒。那时候无论是春寒,亦或是隆冬,你都不必再担忧。”

“好。”薛慎之目光清润,低声浅笑,却又忍不住咳嗽几声。

商枝递给他一杯温水,“你身子若是舒服些,我们便立即启程回去。”

“好。”

薛慎之浑身轻松许多,便与邱令元夫妇告辞。

一行人送他们上马车,魏娇玲不舍地对商枝道:“小姐姐,日后你得空进京,我带你玩耍。”

“行,你若是有空来清河镇,我做好吃的。”商枝突然记起来,魏娇玲似乎不知道她的姓名,“商枝,我的名字。”

“一言为定!”魏娇玲不舍的挥手。

商枝坐进马车,朝她挥了挥手,放下帘子,马车朝清河镇行驶。

邱夫人给他们准备足够的干粮,因为得回去等捷报,路上自然是耽搁不得,吃喝睡全都在马车上。

第三日傍晚,马车方才抵达杏花村。

阿三跳下马车道:“公子、小姐,到了。”

商枝从马车里钻出来,扶着薛慎之下马车。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舟车劳顿,到底是累人。

商枝心疼,“我送你回去躺着。”

“好。”

商枝将薛慎之安顿在炕上,便回新房子,把血佛果收起来。另外两味药,与那一箱子的药方子埋在一起,商枝打算等夜里再挖出来。

——

乡试九天六夜,不说薛慎之身体底子差吃不消,就连贺平章身体无碍的都是扶着走出来。

他在客栈住一夜,便租赁马车回清河县。

方才下马车,直奔花楼,在里面住一夜耗尽全部钱财,只留下一百文,方才精神抖擞从花楼里出来。摸着兜里的铜板,贺平章便又生出赌一把的心思,用这仅剩的钱生钱。待他中举,便能用这钱财宴请乡邻。

贺平章按捺不住,轻车熟路,钻进赌坊。

这里面来钱太快,贺平章尝到甜头,完全克制不住大赚一笔的心思。

可这一回不知是手气不好,还是与他犯冲,除了头三把赢一两银子,接着一直输,贺平章每次想走,却又赢一把小的,远远不及他输掉的银子。

问赌坊借来的十两银子,全都输光,赌坊里的人来问,“公子,可还要试试手气?”

贺平章已经输红眼,“再借我二十两!”他就不信,不能扳本!

阿金很快给他送来二十两碎银。

贺平章一连在里面赌两天两夜,眼睛通红,里面布满红血丝,精神都有些恍惚。

最后一把银子撒下去,他颓然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声喊道:“来人,再来十两!最后十两!”

阿金带着几个人过来,抬着下巴对贺平章道:“你已经欠下一百三十两银子,在你还清尾数之前,不能再借银子给你。”

贺平章嚯的站起身,“我马上就是举人老爷,还不起你这一百多两银子?”

阿金拍着他的脸,嗤笑道:“举人?举人老爷会算账吧?你今天欠的是一百三十两,明天可不止这个数。你一天不还清,这银子就一天一个数。”

贺平章被几巴掌拍得脑子清醒过来,听到阿金的话,这才知道害怕。眼睛睁圆了,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欠下巨款。

一百多两银子,就是倾家荡产,只怕也还不起。

更可怕的是利子钱,今天一百三十两,明天就是一百四十三两。

贺平章一个激灵,冒出一身冷汗。

“举人老爷,今天就要送捷报,你回家洗洗等着报喜,兄弟们明天去你家讨杯酒吃。”然后,叫人把他给撵出去。

毒辣的太阳,晒得贺平章精神恍惚,浑浑噩噩,租牛车回村子里。

他跳下牛车,往贺家走。

车夫跟着他要银子。

邓氏算着送捷报的日子快要到了,满脸喜气,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就等着官吏上门报喜。

‘哗啦’一声,一桶水把门口石板冲洗得干净,抬眼就见贺平章身上邋遢,冒着酸臭味地走来,正要问他出啥事情,车夫上前讨债,“他坐牛车没给钱呢!你们快给钱!”

邓氏脸一沉,骂骂咧咧道:“我儿子马上就是举人老爷!能少了你这几个钱?”啐一口,“晦气!”翻出铜板付账,连忙追着贺平章进屋。

“平章,平章,你出啥事了?”邓氏凑近了,才发现贺平章眼底布满血丝,眼窝青影深重,心疼坏了,“考试太辛苦了?你快洗洗躺着睡一觉,晚上娘杀只鸡给你补一补!”

贺平章听不进邓氏半句话,满脑子都是欠下的一百多两银子。

邓氏还不知道,在一边做着美梦,“等你中举,咱们家不差银子,富农把地放在你名下,你可以赚一笔银子。你舅母说使银子走动走动,还能做教喻学官或者县丞、主薄的佐贰官。撞上大运,赶上吏部的大挑,还能外放个小县担任县令老爷。这样就不用再辛辛苦苦念书,考会试。”

贺平章听到‘不差银子’眼珠子动了动,回过神来,把邓氏这句话听进心里去了。考乡试他便知晓自己的深浅,几乎是有一半的机会中举。如果真的遇上吏部大挑,他就不考了。等他做官,赌坊还敢叫他还钱吗?

贺平章心中一松,一改之前的萎靡不振,他拿着衣裳去洗澡,捯饬捯饬迎接捷报。

这时,有乡邻跑过来通传,“邓桂花,村里来报喜的捷报。官吏已经骑着马到村口,你家平章呢?快点出来迎接捷报!”

邓氏激动地朝屋里喊,“平章,快点,官吏送捷报来了!”

她跑去里屋,手忙脚乱准备赏钱,跑出院子,就见贺良广也急匆匆从地里回来。

“捷报来了?平章呢?快到村口去!”

贺良广在下地干活,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急忙回屋通知贺平章和邓氏。

一行人等不及官吏上门,急忙去往村口。

贺平章看着官吏从挂着红绸的马匹上下来,余光看见一旁的商枝和薛慎之,他朝两人走过去。狭长的眼尾一挑,轻佻的笑道:“枝枝,你是来祝贺我中举吗?等送走官吏,明天我上你家提亲?”

若说贺平章之前没有把握,在官吏来杏花村送捷报,他就觉得十拿九稳!

整个杏花村,也就只有他一个参加乡试!

“我能免五百亩赋税,你种的山地就不用缴税了。”然后,他又对薛慎之暗讽道:“薛兄不必心急,这一回你也算是在府城长见识,我将自己的考卷誉写给你做参考,今日再沾沾喜气,来年说不得你就一举得中。”

贺平章整理袖摆,背脊挺直,看着送捷报的一步一步朝他走来,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

------题外话------

哈哈哈~说了好多次了,今晚第一次十二点前写完,于是我十二点就发出来,这是代表着我十二点能爬床的证明!

咳咳~明天继续早上六点~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