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父子,自寻死路!/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氏遇难,对贺家来说是噩耗。

因为贺大昌一事,贺良广痛恨、厌恶邓氏,恨不得休掉她。

但是真的人没了,对贺良广来说,仍是受到冲击。

不说夫妻多年,他双腿打断,行动不便,胡氏与贺平文闹和离,贺平章还未有着落,一团乱,需要有一个女主人做主。

这种时候,她一死,对本来就不堪一击的贺家,雪上加霜。

贺平文只得跪着求胡氏回来张罗邓氏的丧事。

胡氏提出分家的要求,若是答应了,她跟着回家。

贺良广跟着他们过,大部分的田产得归大房。如果是跟着贺平章,田产平分,当初一家子供奉贺平章念书,大房出不少力气,自然不能好处给贺平章占尽。

之前有邓氏压在头上,邓氏不在了,胡氏才不愿意再养着一张闲嘴。

贺平文不敢擅作主张,匆匆回家请示贺良广。

贺良广气得七窍生烟,但是这个家少不得女人,他不能为贺平章这个祸害,把老大一家给拆散。虽然不满胡氏在这个时候提出分家,却又不得不答应。

胡氏得了准话,收拾包袱,抱着孩子回贺家。

家中掏不出一文钱,还是胡氏从娘家借来一两银子,给邓氏办丧事。贺家院子里搭建灵棚,村里不管有没有恩怨的人,都过来吊唁。他们有一个说法,人死恩怨消,自然不能计较死者生前事。

商枝随大流,与刘大婶、林三娘、李大婶一同去上柱香,她带的祭礼是炮竹、纸钱、利布。

李大婶心里不情愿,大伙都去,她不能不去,脸色有点不好看,“死了都不让人顺心。”

林三娘劝道:“也就这一回,上柱香就行了。”

刘大婶没好气地说道:“多大的仇怨?你得多亏她,才摆脱那不着四六的浑球。实在心里不得劲,把祭礼搁下就得了。”

李大婶看了商枝一眼,有的话不好说出口,她心里边对商枝挺愧疚,若不是她求着商枝救贺大昌,咋会让贺大昌与邓氏联手对付商枝?

贺大昌忘恩负义,忘记商枝的救命之恩,她却不敢忘,虽然怨恨贺大昌那副银子便是爹娘的德行,却更记恨上邓氏这主谋。

她撇了撇嘴,“我随口一说,哪能和她去计较?”

刘大婶瞥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商枝觉察到李大婶看来的那一眼,知道她记恨邓氏,怕是与贺大昌有关。

李大婶觉得自己坏了兴致,看到走在前面的吴氏,突然提起一件事,“这许氏会来吊唁吗?她今儿个娶媳妇呢!你们说她娶的媳妇是咋回事?说是镇上书院院长的闺女,家境殷实,咋一个像样儿的婚礼不给办?一顶轿子抬过来,嫁妆也没有。不会是这新娘子有啥毛病?”

她觉得薛宁安不像能娶得上院长闺女的人,一定有啥内情。

“许氏心里咋想的?不等邓氏的丧葬办完再娶媳妇,今日一起给办了,不嫌晦气。”李大婶这话有点酸。许氏命太好,生个不成器的,能娶个小姐。争气的是举人老爷,偏她生的儿子是个跛脚。

她不卖力多干活,这一家子都养不活。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刘大婶心里有底细,她笑了笑,“薛宁安不成器,许氏手段了得,才能娶这个媳妇。”

林三娘没听到风声,突然听闻这件事,不由得惊讶,“沾薛慎之的光吧。”

李大婶琢磨不出刘大婶话里的意思,觉得林三娘说的话有道理,叹息道:“谁让咱没个解元儿子。”

商枝眼见到贺家门前,开口说道:“先进去吊唁,别的之后再说。”

李大婶噤声。

几个人一起进去,放下祭礼登记名字,然后被人领着去上柱香,贺平文跪谢她们。

走出灵棚,商枝回头望去,就和贺平章四目相对。

贺平章跪在灵前的阴影之中,让他的轮廓显现不太分明,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只是那一双眼睛宛如毒蛇。

商枝只一眼,就收回视线。

刘大婶发觉商枝的异样,回头看一眼灵棚,“咋了?”

商枝摇了摇头,“没事。”

刘大婶见她不愿意透露口风,也便不多问。

倒是一旁的李大婶问,“许氏随意摆两桌席面,你们去吃吗?”

商枝摇了摇头,“我得去县城,便不去了。”

李大婶知道商枝与许氏之间的恩怨,便与刘大婶、林三娘约定好一同去薛家吃席面。

“哟,去县城啊。都这个时辰还不走,特地来贺家上柱香,是来瞧笑话的吧?”吴氏走在他们后面,听商枝的话,看着她身上穿着细致的棉布裁做的新衣裳,心里酸得直冒泡。

以前商枝可是上她家讨东西吃,她把商枝撵出门,把吃剩的半个馒头丢地上打发,商枝也捡起来狼吞虎咽下去。这才多长时间,商枝就发家了,将他们远远甩出一大截。更恼恨的是带着乡邻发财,却不记她半个馒头的恩情,捎带她一把。

乡邻们对她十分看重,竞相巴结着,吴氏心里越发不得劲,阴阳怪气道:“我还没有去过县城呢,那里是不是很多有钱人家的公子?他们看惯了细皮嫩肉的大小姐,就爱玩弄村妇,出手也大方,一次给不少钱吧?”

刘大婶几个人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顿时脸黑了下来。

吴氏掩嘴笑着说,“我就说呢,商丫头长得这么标致水灵,肯定得人喜欢,你看把薛家二小子迷得六亲不认,更别提城里好这一口的,不然商丫头咋去两回县城,住着青砖瓦房,驾上牛车了?”

吴氏的话太露骨,只差明着说她去县城卖。

商枝盯着吴氏的面部看了好一会,笑眯眯道:“吴婶想去县城躺着挣银钱直说就得了,何必拐弯抹角。只不过我是给县令夫人诊病,你说的这些不太懂,不知道有没有好你这一口的。你想去县城看一看,我能捎带你一程。”顿了顿,商枝拧着眉头道:“陈叔知道你要做这无本的买卖?你若是瞒着他,事情捅出来,他还怨怪我带你去的县城。这样,我去找陈叔问一问。”

吴氏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这贱人牙尖嘴利,说自己想去县城做皮肉生意,所以才污蔑她!

眼见商枝往她家方向走,吴氏急了!

谁知道这贱人在当家面前怎得描补,泼她一身脏水!

“你给我站住!”吴氏健步冲上去,拦住商枝,“贱人,你别想胡说八道诬赖我!我啥时候说要去卖屁股?”

商枝惊讶地说道:“我会错意了吗?”她转头问李大婶她们,“是我听错话了?”

“吴氏嫉妒你住青砖瓦房,坐牛车,她没有你一身医术的本领,就想去做娼妇捞钱。”李大婶嗓门大,一开口院子里的人都望过来,吓得吴氏脸色惨白,“吴氏,你想去卖屁股,得找窑子里的妈妈,我看你这皮糙肉厚的老货,也不值几个钱。你嫉妒别人家的闺女挣公子哥的银钱,你也有闺女,叫她捎带你这老货,说不定还能涨几个钱。”

吴氏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按着胸口,一副要被气昏过去的模样。

见大家都伸着脖子往这边观望,吴氏抖索手指着李大婶,踩着她的痛脚,“我卖?我能卖也好过你留不住男人强!贺大昌宁愿使银子睡寡妇,偷邓氏,也不愿沾你,你还有脸嘲笑我!我若是你,早就一根麻绳吊死了,哪有脸面出来见人!”

吴氏这话算是犯众怒了,不等李大婶上手动粗,胡氏抱着一堆祭礼砸在吴氏的脸上,“你积点口德,我娘今日的大日子,你当着她的面泼她脏水,就不怕她的棺材板压不住,半夜里钻出来找你算账!”她满面怒火地说道:“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吴氏手忙脚乱抱着祭礼,脸都气歪了!

“吴氏啊,你还记恨着邓氏养的猪拱你家菜园子呢?你都把她家的猪给打死了,贺家不计较让你来吊唁,你就算心里不情愿,也别说腌臜的话脏污人的耳朵。”

“就是啊!商丫头勤勤恳恳,种药田给人治病,能住青砖瓦房,全都是靠她的本事。她自己挣银钱了,也不藏私,带领着乡邻一起种药材挣钱,你自己躲懒,不乐意干活,想挣轻巧的银钱,咋能红口白舌的诬赖商丫头败坏她的名声?商丫头不计较,咱们乡邻可不答应!”

“你立即给她道歉,不愿意道歉,我们大家一起上你家找陈老头评一评理。”

乡邻们你一言我一语,逼得吴氏不断往后退,脸色发白,慢慢变成青色。

她面色仓皇,难以置信地看着乡邻,不知道咋就变成讨伐她的场景。

明明……明明她只是挤兑商枝几句,如今仿佛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若是不肯低头道歉,便不可原谅!

吴氏呆呆的站着,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看着商枝脸上淡然的笑容,透着讥诮,双手攥成拳头,因为太用力,掌心给抠破,痛得她脸上肌肉突突跳动。

她压根没有错,为啥要给商枝道歉?

乡邻见吴氏不肯认错,上前几个妇人,拉着她的双臂,往陈二家拖去。

“走!我们找陈老头去!告诉他可得看紧这心大的媳妇,可不能让她去县城里丢人,坏咱们杏花村的名声!”

吴氏踉踉跄跄被她们拖着往家里走,听到乡邻的话,吓得肝胆发颤,“放开我!你们撒手!”猛地挣扎推开钳制住她的妇人,吴氏愤恨地说道:“我和贱丫头的事情,和你们有啥关系?她给你们一点好,你们就和哈巴狗似的捧着她!让我道歉,没门!”她死死地盯着商枝,神情中充满了怨恨,“你敢在陈老头跟前说些不该说的话,老娘不会让你好过!”

撂下狠话,像有恶鬼在后面追一般,一头扎进窄巷子里逃命似的跑了。

乡邻们被吴氏气得仰倒,纷纷劝说商枝,“她嫉妒心强,见不得别人比她好。你带着乡邻挣钱,她和你有过节,拉不下脸来求你,见上面酸一酸你,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商枝很大度地笑道:“我没有往心里去。吴婶今日大概是气急了,她气消后,会来找我道歉的。”

乡邻们面面相觑,总觉得商枝是不是气糊涂?

吴氏可没比许氏好哪儿去,叫她想通道歉?那得太阳打西边出来。

乡邻们心里这么嘀咕,可不敢说出来,笑了笑,全都散了。

李大婶心直口快,“那臭婆娘真能给你道歉?”

商枝笑道:“嗯,不出十天!”

她之前细细观看过吴氏的面部,印堂为肺经,山根为心经,鼻头为胃经,从上而下,这一纵列气色青暗、红赤,主有大病,而吴氏恰应此症。

刘大婶笑道:“商丫头说的话,就没有不准的。天儿不早了,赶紧回家去干活吧,待会还得上许氏家中吃席面。”

一行人各自散了。

商枝看着还站在原处的胡氏,她唇边笑意淡去,“有事?”

胡氏紧紧地握着手心,左右看一眼没有人,犹豫的说道:“我之前答应过你找证据,现在邓氏人不再了,平文他爹双腿被打断,你能不能……算了?”

商枝挑高眉梢,“我听不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只记住一条道理,任何人做错的事情,终将要付出代价。不能因为他受到惩罚,就能抵消他犯下的错。”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何况,他这双断腿,并非因为那桩事情,而付出的代价。”

“可是……”

商枝似笑非笑道:“胡娟,邓氏平常没有少拿捏你,你心中很恨她吧?若我没有记错,邓氏与贺大昌的事迹暴露,你趁机磋磨她。你和她还是一家人,都不能做到大度谅解,又凭什么叫我们放下?贺良广出事,你应该高兴才对,不用再侍奉他。”

胡氏面色发白,看着商枝洞悉一切的清透目光,她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全都暴露出来。

商枝哪里会不知道胡氏打什么主意?邓氏一死,贺良广残废,她把贺平章赶出去,家中便是由她做主说了算,心思便多了起来。她不想贺良广被搜拿到证据抓起来,是要他继续做里正,为贺平文铺路,扶着他接替里正之位?

简直可笑!

不说那桩陈年旧事,拎出前两日许氏下毒的事情来说。

许氏不会无缘无故下毒,那一日她是气狠了,才忘记一些细节。

砒霜不是人人都能买到,而你若是要买,必然会登记造册。薛慎之考上举人,许氏上赶着巴结来不及,怎么会下毒毒死他?

按照许氏的性子,她没那个胆量下毒,那日也交代,只是为了拿捏住薛慎之。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煽动她。

除了贺良广,她想不到还有谁会害薛慎之。

她这样一想,商枝便决定今日不去县城,去薛家吃席面,盘问许氏。

“你觉得贺良广残废了,他这里正还能做下去?贺良广落到现在的下场是咎由自取,你如果还想帮他隐瞒,说不定最后会连累其他人。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你们最好。”商枝带着深意的说道:“你觉得贺平章,会答应你分家的安排吗?”

胡氏一惊,倏然看向商枝。

她这是什么意思?

“贺平章还欠着赌坊赌债呢。”商枝不再多说,点到即止。

胡氏看着商枝离开的背影,脑子里乱糟糟的,可她的话却清晰的一遍一遍在脑子里回荡。

贺良广会拖累他们。

贺平章也会害了他们,邓氏的下场,说不定有一日就落在他们的身上。

胡氏双手紧紧的交握,脸色越来越白,一个隐秘的念头自心底破土而出。

“娟娘,你咋还不过来招待客人?”贺平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胡氏一个激灵,吓出一身冷汗,她慌忙将心底的念头压下去,脸色惨淡地回应,“来了!”

贺平文见她脸色不好,“出什么事了?”之前见她把吴氏的祭礼拿着扔出来。

胡氏捻着袖子擦了擦额头往下滑的冷汗,扯了扯嘴角,“是累着了。”

贺平文点头,夫妻两一起进门。

胡氏一脚迈进门槛,心里不安的回头看一眼商枝远去的背影,指甲掐进掌心,内心一片混乱挣扎。

——

商枝可不管胡氏心里怎么想,如果许氏下毒真的是贺良广煽动,她可不会饶过贺良广!

更别说贺平章对她还有恶毒的心思。

不出意外,等邓氏下葬,贺平章便会有动作了。

回到新房子里,就看见穿着一身崭新衣裳的薛宁安,脸上堆满笑容的站在门口和薛慎之说话。

“二哥,小弟还没有恭喜你考中解元呢。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赏个脸,去喝几杯。”薛宁安这段时间一直在镇上,他抓心挠肺想办法讨周蔓欢心,不说哄她高兴,就连面都见不着。

他郁闷得不行,却没有想到听见薛慎之乡试考中解元的消息。连忙赶回家,就听许氏带一个好消息,周蔓答应马上嫁过来,他心里认定是薛慎之考中举人的关系,周蔓才肯松口。

薛宁安心思一转,就想着要讨好薛慎之,说不定哪一天就考中进士做官,他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薛慎之看着一脸讨好他的薛宁安,蹙紧眉心。

“二哥,别说咱两是兄弟,就是村里的乡邻,你也得给个脸是不是?”薛宁安心知薛慎之与薛家之间的矛盾,特别是他娘竟然给薛慎之下毒,没成功也就算了,居然被发现,薛慎之能不和薛家断绝关系?“爹也会下山,娘做得很过分,你得想一想爹,小时候他最疼你。”

薛慎之沉默不语。

薛家对他最和颜悦色的只有薛定云。

薛定云摔断腿,做不了活,只能薛大虎上山砍竹子,削竹篾,编农具给薛大虎挑到镇上去卖,换银钱补贴家用。

钱却是被许氏一手把控,薛定云怜惜他,只是家中许氏说了算,他的日子并没有多好过。

薛大虎溺死,薛定云对他的怜惜也没有了。等处理完薛大虎身后事,搬去山上住,除了小许氏去送饭外,不肯见人。

薛慎之牵动着嘴角,透着轻嘲,他们看他的眼睛里,有各种的神色,独独没有见薛大虎与薛宁安的温柔宠爱。

他可怜,才得薛定云怜惜。

薛大虎一死,他便成为薛定云心中可恶的存在吧?

这么些年,都不愿意见他。

“他下山了?”薛慎之一开口,这才发觉嗓音沙哑的厉害。

薛宁安一愣,讪讪地笑道:“还没有去请,我成亲,爹当然会下山。”

薛慎之点了点头,“我去山上请他。”

“好,二哥,你得快点来,待会就要开席面了。”薛宁安交代薛慎之,便急急忙忙回家,他不敢在外逗留太久,还得陪周蔓呢。

薛慎之望着薛宁安离开的身影,久久没有动弹。

商枝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逆光而站的薛慎之,阳光倾斜在他的身上渲染出脸上的轮廓,并不分明,照不出他的神色,只是他周身萦绕着清冷疏离的气息,比往日稍显沉郁。

他心情并不好。

商枝从他的气息里感受到。

她缓步上前,望着他垂落在身侧修长的手指,慢慢地蜷缩握成拳头,商枝有一种想要握着他的手,告诉他远离杏花村的冲动,赴京去国子监念书,为来年的会试做准备,彻底的与他们断绝牵连。可是一想到他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见,商枝心里窒闷,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薛慎之嗓音低哑地说道:“曾有一个人,在你弱小无能的时候,把自己不多的口粮留下一半给你吃,免你饥寒交迫。可你无意间,让他失去重要的人,此后再不愿见你,这该是恨?”说着,薛慎之转过头,看向商枝。

漆黑的眸子里,像蒙着一层灰沉沉地薄雾,不似以往那般清亮,透着一丝难以费解的迷惘。

似乎他想不通透这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商枝愣住了,这还是薛慎之第一次向她敞开心扉,说起过往的事情。

他看似薄情,可比谁都重情重义。

曾有一个人这样对待过他,难免难以释怀。

“你该亲自去问他。”商枝隐约猜到那个人就是住在山上的薛定云。

薛定云能够那般对待薛慎之,说明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尽自己的所能对他好。后来薛大虎出事,他不愿见薛慎之,不一定便是恨,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薛慎之垂着眼睫,望着商枝脸上流露出的关切,握紧的拳头一松,他抬着手,轻轻将她鬓角的发拂至耳后。

商枝握住他的手,她一瞬不瞬的望着他深暗的眼睛里,“想不透的事情,可以去找寻答案,或许结果并非你所想。”

是吗?

薛慎之抿了抿唇。

他垂眸望着两人交握的手,凝思半晌,忽而问道:“我可曾握过你的手?”

商枝脸上的笑容一僵,就见薛慎之眉心蹙了蹙,“还有一些奇怪的话?”

很好,他在说喝醉的事。

商枝勾着唇,“你是说你喝醉了,拉着我的手,闹着要抱小土狗睡觉?”

薛慎之脸色一僵,淡漠的表情似有裂痕。

那句他是否胡言乱语说给她起名的话,在喉间滚了滚,最终咽下去。

他叹息一声,“你若去薛家吃席面,便照着例子给他包个红封。若是不去,替我托人带去。”

如今与许氏断了纠缠,薛慎之不想再有纠葛。

商枝明白薛慎之的意思,薛宁安说寻常乡邻都去参加婚宴,便按照乡邻的比例来,而不是做为薛宁安的二哥。

如此,他们也知道薛慎之表现出来的态度。

“好,我正好有事去薛家。”商枝应下。

薛慎之带着一包点心,去见薛定云。

山路平坦好走,薛慎之不费力,便爬到半山腰,望着不远处老旧的木板房,他停住脚步。

不知站了多久,紧闭的门被打开,一道干瘦的身影摇摇晃晃地拄着拐杖走出来,手里拖着一个箩筐,很吃力的往外拉拽,卡在门口,一动不动。

薛慎之走过去帮忙把箩筐提出来,放在门前的平地上。

薛定云看着突然出现在山上的薛慎之,眼中闪过惊讶,冷淡地说道:“你咋来了?不是给说了,不要再来?”

薛慎之提着点心的手指一紧,垂着眼睑遮敛住眼底的情绪,面色平静的说道:“我来问您两个问题。”

薛定云进屋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应,却也没有继续往屋里走。

“你曾当我是你的儿子?”

薛定云脸色骤变,他嘴唇颤抖,急急转身看向薛慎之,看着他眼底的审视,张了张嘴,一个音也没有发出来。

“大哥一事,你可恨我?”

薛慎之将藏在心底十二年的两个问题,终是当着薛定云的面问出来。

薛定云收紧握着拐杖的手指,他闭了闭眼睛,转过身去,“我认不认你都是我的儿子……大虎一事不怪你,是我的错。”

说着,薛定云走进屋子,在即将要关门的时候,他对薛慎之说道:“你既然走出薛家的门,就已经和过去做了了断。薛家的人和事,你不用理会,没有人能够怨你。但是你亏欠大虎,替他好好照顾栓子。”

“嘭”地一声,薛定云关上门。

薛慎之眸光微微一动,他望着紧闭的门扉,眼底的迷惘褪尽,只一片澄澈。

他把一包点心放在门边,最后看一眼木屋,转身下山。

薛定云靠在门板上,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浑浊的眸子里布满沧桑。良久,他长长叹息一声,饱含着复杂的情绪。

——

薛家并没有张灯结彩,只是在院门前贴一对对联。

堂屋门前,挂着红绸带,其他没有多大的变化。

许氏今逢喜事,满脸喜气,笑得合不拢嘴,她忙前忙后,招呼着乡邻,显摆薛宁安娶的媳妇是镇上安仁书院周院长的掌上明珠。

“屋子可气派了,两进的屋子,地砖都能当做洋镜照。好家伙,就连堂屋里都摆满了一柜子的宝贝,也不怕招贼惦记着,我看着都眼热,这人和人啊,真的比不得,那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还请了丫鬟伺候呢。”许氏将周蔓的家境吹嘘得天花乱坠,“亲家母心疼我干活累,都派一个丫鬟陪嫁过来,专门替我干活。哎哟喂,我这宁安之前是个混不吝,如今娶个媳妇回来孝敬我,我只管享清福,等着抱乖孙。”

“许婆子,你媳妇是独生闺女,家境这样好,咋不接你去镇上享福?还住这破屋子干啥?”有人听不下去,出声呛许氏。

许氏笑呵呵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等媳妇生下乖孙,我们一家老小都去镇上住。亲家公还给宁安安排营生,我就和镇上的老太太学种花、喝茶啥的。你们还别说,我做惯农活,这不让我下地了,我一身力气劲没处使,肯定浑身不得劲。”说着这话,许氏特地看一眼贺氏,“好在有人狮子大张口,瞧不上我家宁安,这才叫我白得这么个媳妇。”

贺氏脸色一沉,许氏这话显然是针对陶氏说的。

陶氏梳着妇人头,面容清秀婉约,气质贞静,安安静静地站在贺氏身边,垂眸敛目,将许氏的话当做耳旁风。

许氏哼哼一声,扭着腰进去,准备拉周蔓出来显摆,顺便将陶氏给比下去。

这时,商枝与刘大婶几人过来。

许氏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不知道商枝这煞星上门做什么。

商枝仿佛没有看见许氏的脸色,把准备的两个红封给许氏,“有一个是我给薛慎之捎带的。”

红封和刘大婶包的一样,里面放着十文钱。

许氏一听薛慎之竟然随礼了,心里一高兴,当着大家的面把红封拆开,里面十文钱,她脸色一变,以为拆错了,又把另一个拆开,依旧是十文钱,脸色不由僵硬住。

她看着商枝带笑的脸,一个激灵,许氏挤出笑脸,“你们来就来,咋还随礼?”心里却也清楚,薛慎之是真的不想和他们有牵扯,真将薛宁安当弟弟咋会只给十文钱,和乡邻随一样的礼?

商枝看着她把红封塞进袖子里,并没有说话。

许氏转身进屋,脸色沉了沉,心里暗想薛慎之不愿认她也不打紧,反正她有薛宁安,薛宁安有一个好岳家,她今后也该吃喝不愁。

心里冷哼一声,考中个举人就忘形,谁知道进士考不考得上?

许氏进屋去请周蔓,忽然被商枝拽着到一边。吓得许氏嘴唇发白,“你想干啥?”

“我问你,是谁给你的砒霜。”商枝冷声说道:“你敢撒谎,我就把这笔账算在你身上。”

许氏打了个冷战,连忙交代出来,“贺良广!是他给我的药!对对对,他说先下砒霜,然后逼着薛慎之签契书奉养我,再把瓷瓶里的药给他解毒。”说着,她急匆匆搜出瓷瓶递给商枝,“我没有骗你,就是这瓶药。”

商枝拿着瓷瓶,收进袖中,并没有打开。

许氏看着商枝出去的身影,捂着胸口狠狠喘出一口气,这贱人早晚得吓死她!

两个人谁也没有发现,里屋门边有一抹嫩黄的衣角隐去。

许氏缓了缓劲,推开房门,看着周蔓身上没有穿喜服,心里不悦,到底顾及着立在周蔓身边伺候的丫鬟,不敢念叨,生怕这贱婢嘴碎说到周夫人跟前去。

“蔓蔓啊,今日你大喜,乡邻们想要见一见你,我们出去说会子话,和婶子们认个脸熟。”许氏本来是粗嗓门,在周蔓面前,一个字一个字放慢放轻了说,听在周蔓耳朵里,恶心得不行。

她冷冷地看着许氏,讽刺道:“你见过新娘子新婚日出去见人的?”

许氏呵呵笑道:“咱们村里都是这个习俗,你嫁过来,就得入乡随俗。”

周蔓心里猛地蹿上一股邪火,烧心烧肺,她紧紧握着手心,动了动嘴角,“行啊。”她眼睛一转,看着站在门口的薛宁安,抬着脚,“给我穿鞋。”

薛宁安心里激动,周蔓终于肯正眼看他,刚刚从即将要做爹爹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又坠入了云端,整个人都飘起来,忙不迭进来给周蔓穿鞋。

许氏眼皮子一跳,“蔓蔓!男人怎么能给女人穿鞋呢?”她给丫鬟使个眼色,咬着牙说,“不有人伺候?”

周蔓冷冷地说道:“我给你老薛家生孙子,薛宁安凭什么不能伺候我?”她带着恶意地说道:“你跪下,我的脚抬得酸。”

薛宁安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周蔓的脚踩在他膝上,薛宁安掌心托着鞋给周蔓穿上。

许氏看着这一幕,气得全身发抖。

她……她竟敢叫薛宁安跪下伺候她穿鞋!将薛宁安当着奴才了吗?

“不是要出去见乡邻?怎得杵着不动了?”周蔓扶着丫鬟的手,斜着眼角睨许氏。

许氏压下怒火,臭着脸,带着周蔓走出屋子。

乡邻们看到周蔓,十分吃惊,似乎没有料到这姑娘全须全尾,还长得很水灵,竟瞎眼的嫁给薛宁安。

许氏见乡邻们羡慕的眼神,心里得意的不得了,对周蔓的不满消散了。

“这是我媳妇蔓蔓,我费好大劲求来的,你们认认人。”许氏见厨房端菜出来,招呼着大家吃饭,然后对周蔓道:“你等会吃,入洞房我给你煮碗面。”

周蔓一屁股坐在席间,对薛宁安说道:“我饿了,要喝汤。”

许氏面皮一抖,眼见就要发作,就看见薛宁安端着碗,舀一碗热汤,吹冷了几下,递给周蔓,“蔓蔓,小心烫,慢点吃。”

许氏看着眼睛疼,她恨薛宁安不成器,又想治一治周蔓,免得以后敢爬她头上来!

“新娘子谁洞房前吃过东西?”许氏劈手过去夺走汤碗。

周蔓眼疾手快,避开许氏的手,站起来,一碗热汤全都泼在许氏脸上。

“啊!”

许氏杀猪般嚎叫一声,捂着脸坐在地上大喊大叫,“我的脸——水!宁安!快给我打水!”

乡邻们被这一幕吓傻了,全都没有回过神来。

薛宁安反应过来,连忙端着桌子上冷却的茶水泼在许氏的脸上,“娘,还疼吗?你咋样了?”

许氏脸上火辣辣的,她手一摸,凹凸不平,显见是烫出水泡。

周蔓看着许氏烫红的脸,心里那口恶气,稍稍平息一点。

“你真没用,连碗都拿不住,我汤都给撒了。”周蔓不满的数落许氏。

许氏跳起来就要打周蔓,薛宁安横挡在周蔓面前,抓住许氏的手,不悦的说道:“娘,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咋不能消停一下?蔓蔓说得对,你汤都端不住,今后咋伺候她?”

许氏一听薛宁安的话,立即就炸了,“我伺候她?我还没给她摆婆婆威风,叫她立规矩,她倒好,还想我伺候她?”

薛宁安惊愕的说道:“娘,蔓蔓没有干过活,你看她的手多嫩啊,咋能伺候你?”

许氏气得半死,眼睛都红了,压根不敢相信,薛宁安帮着周蔓磋磨她!

更可气的是周蔓挑着眼,对她露出一个笑脸,转身对薛宁安说道:“她的脸又皱又红,像干枣似的,我看着瘆得慌,和她住一个屋子,我害怕。”

薛宁安为难了,统共四间里屋,一间杂房,屋后面一个猪圈,除了猪圈,其他都在一间屋子里面,许氏不住在一起,住哪里?

许氏紧紧咬着牙根,几乎磨出血来,切齿道:“你不许我住屋里,难不成我给你腾出来,住猪圈去?你这不孝不悌的女人,就不怕传出去,坏你周家名声?”

周蔓困乏的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说道:“那你就住猪圈吧。”

“你——”许氏脸色扭曲,没想到这个贱人真的敢!

“蔓蔓……”薛宁安觉得有点过分,想劝说周蔓,至少得给他娘住杂房。周蔓轻飘飘一个眼神,薛宁安便住口了,劝说他娘,“娘,猪圈里有两隔间,一个隔间没有养猪,你收惙收惙暂住着,等脸好了再搬回来。”

许氏不敢置信,跳了起来,怒吼,“薛宁安,我是你老娘,你居然为了她叫我住猪圈!”

薛宁安已经进去哄周蔓,压根没有听见许氏的话。

许氏两眼昏黑,头晕目眩。

乡邻们看着这一场好戏,大多幸灾乐祸,谁叫许氏之前吹牛,媳妇敬着她呢。

可不是‘敬’着?日后有她‘享福’的!

众人心里恍悟,许是周蔓脾性大,所以嫁给薛宁安。

得到答案,高高兴兴吃完回去。

商枝忍不住想笑,大抵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周蔓觉得嫁给薛宁安人生失去希望,不会注重名声,只为了磋磨许氏泄恨。

她和刘大婶一起离席,在半道上遇见周蔓身边的丫鬟。

商枝愣了一下,这丫头不在周蔓身边,乱跑做什么?

丫鬟低着头,匆匆回到薛家。

许氏给脸上药,她想赖在屋子里不走。

周蔓一脚把薛宁安踹出来,许氏不搬到猪圈,不许进屋子。

薛宁安好不容易娶到媳妇,马上又要做爹,更被说周蔓还有好家世,自然把她当做宝贝,亲自收拾许氏的东西,把她赶出门外,看着许氏忍着满肚子的怒火住在猪圈里,他才回屋。

许氏住在臭气熏天的猪圈,根本没有办法入睡。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黑灯瞎火的院子,忍不住心里觉得难过,她当做心肝疼的儿子,为他娶到周蔓费尽心力,可娶到周蔓之后,他第一件事做的就是把她赶到猪圈。

若是薛宁安对周蔓言听计从,她别说享福,有得苦头吃。

许氏想闹,可到底是心疼儿子,怕她前脚折磨周蔓,周蔓后脚加倍发泄在薛宁安身上。

她抹了一把眼泪,想着薛宁安说周蔓明早要吃豆浆点的豆腐花,忍着臭气,枕着秸秆睡过去。

——

商枝看到许氏被周蔓磋磨,被薛宁安亲自赶到猪圈,心里十分解气。

不管周蔓如何折磨许氏,都不如薛宁安对她无情来的更伤许氏的心。

这件事,她没有和薛慎之说。

似乎从山上回来,薛慎之似乎有了答案,脸上露出清朗的笑容。

“明日我与你一起去县城。”薛慎之还未去过县城酒楼,秦伯言催过好几回,明日得去记账。

“好,早点休息。”

商枝与薛慎之道晚安,推门进里屋,她拿出从许氏那里拿到的药瓶,拔开塞子,闻着里面的药,顿时变了脸色,眼底闪过寒芒。

贺良广,你简直自寻死路!

砰砰砰——

院门被急促的拍响,外面传来胡氏带着哭腔的慌乱声,“商姑娘,救命啊!我爹……我爹他没了!”

商枝脸色蓦地一变,贺良广死了?

胡氏做的?

忽然,她脑海里闪过麻衣布衫,眼睛宛如毒蛇的贺平章。

亦或是,他的局?

------题外话------

昨天查丧葬风俗,然后看见有篇讲这个的文章,我点进去,突然页面弹出一个有什么需求,我心里嘀咕,只是风俗而已,有什么需求的?我看到左上角,一个购墓网几个字,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叉掉!

连续熬夜半个月,头昏乏困,又遇见这件事,小绫子心想还是别熬夜了,暂时更新六千,分两章,结果一不留神,不但又熬夜,还多写一千字,哈哈哈,棒棒哒~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