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抓捕,腹黑的薛慎之!/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抬着‘病人’出现时,商枝仅看一眼,便知道看病是假,找茬是真的!

商枝看着壮汉一脚把人踩晕,神色如常,对一旁的林辛逸道:“你告诉他们,我治病的规矩。”

“我师父有三不治。第一骄恣不论于理者,不治!第二讳疾忌医者,不治!第三,重财轻命者,不治!”林辛逸抬着下巴,冷声对几个人说道:“这几样,你们就占了第一和第三。快把人抬走,别挡住其他病患诊病。”

壮汉一听,当即也跟着炸了,“放你娘的屁!不给人治病,你开啥医馆?老子把话撂在这里,你们不给治好他,把你们医馆给砸了!”

林辛逸顿时恼了,“你们来碰瓷儿,还有理了?谁规定做郎中,就一定要给人治病?不给你们这些恶棍治病,还需要理由吗?”

壮汉双眼瞪得和铜铃似的,指着林辛逸的鼻子,“臭小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说三遍都可以!快抬着你的人走!”林辛逸最痛恨碰瓷的人,幸好商枝没有上当。否则,一旦碰他们一下,就有理说不清了!

壮汉脸色铁青,狠狠朝林辛逸撞过来。

林辛逸一时不察,被撞倒在地上。他被激怒,跳起来就和壮汉打起来。

林辛逸长得瘦高,不如壮汉健硕,但是身体很灵活,蹿上壮汉的后背,勒着他的脖子,对准脑袋就是几拳。

壮汉怒喝一声,反手拎着林辛逸甩在地上,高高举起拳头往他脸上砸过去。

“你再不带人去救治,只怕就真的成死人了!”商枝清冷地嗓音传来,壮汉立马收住了拳头。

壮汉看着昏过去的癞子三,脸色泛青,没声没息地模样,心里有些没底,“你不是神医吗?他快死了,你就治好他!刚才不是说他没病,不给医治?现在快死了,总可以了吧?”

商枝眸光冷冽,扫过躺在门板上的男子,他生得瘦小,脸色蜡黄泛青,错眼一看,还真的以为病入膏亡。

她心中冷笑一声,在脸上涂抹个黄连水,就敢糊弄到她面前碰瓷儿。

还没有碰上‘病患’呢,他们就出招了。

她若是碰触这个人,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等着她。

商枝勾着唇角,笑容透着冷酷,“事先深呼吸再憋着气息,用脚踩他的胸口,致使他昏厥过去。若是一刻钟苏醒不过来,你们就替他准备身后事吧。”

率先屏住呼吸,若是按压心脏,便会挤压出肺部仅剩的氧气,导致大脑短暂缺血,缺氧,昏厥过去。若是严重,引起心脏骤停,丢掉性命。

商枝感叹一句,不知者无畏。为了碰瓷儿,赌上性命!

壮汉开始不以为然,继续恐吓商枝,但是从她口中听出他们的算计,忍不住惊出一声冷汗!

妇人心里害怕,当即摇晃着昏厥地男子,“当家的,你醒醒,快醒醒啊!”

壮汉也心中发慌,商枝说的神神叨叨,难道真的能要人命?

可他看见有人这样做过,跟着学一手,打算找商枝的麻烦。但是看着癞头三脸色泛着不正常的青白,他强压下心里的恐慌,怒声道:“你他娘的知道他快死了,还在一旁说风凉话!你不是神医吗?你杵着看着他去死,不是在草菅人命?”说着,他上前打算拽着商枝出来,强迫她治病。

忽然,林辛逸从一侧冲上来,握住壮汉的手腕,用力一拧。

壮汉嗷叫一声,怒道:“你他娘的找死!”扭转身体,一拳对着林辛逸的眼眶砸去。只见一道银光闪过,手臂一麻,瞬间施展不出力道,“手……我的手……”他动了动完全使不上劲的手,凶神恶煞地看向商枝,低吼道:“臭娘们,你对我的手做什么了?”

商枝把玩着手指间夹着的银针,眼底一片冰冷,“来我的地盘找茬,你就该预料到会承受一些后果。”

“你……”壮汉捏紧右手的拳头,紧咬着腮帮子,恨不得几拳头打飞商枝。到底顾及着她手指间寒光凛然的银针,脸色铁青的说道:“伤我的手,不赔银子,就把你的医馆给砸了!”

“呸!你得多大的脸,叫我们赔银子!行啊,你站这等着,我这就叫人去报官,叫县令爷评断评断,看这银子咋个赔法!”林辛逸狠狠啐一口,吩咐药童去报官。

壮汉色厉内荏道:“咋?你们弄死人了,还敢报官?”然后对一旁穿着粗布衣衫的青年道:“毛二还不快把人给拦住!”对着地上吐一口浓痰,满脸狠劲道:“去,把医馆给砸了!”

不出这口恶气,这臭娘们还以为他们好欺负!

报官就报官,先把医馆砸了再说!

他冷笑道:“都医死人了,我倒要看看县令爷咋评断个公道!”

壮汉脸色阴沉,单手把商枝看诊的桌子给掀了,‘嘭咚’砸在地上,他高举着椅子对病患砸去,将人撵走。“你们还等着找她看病?不过是吹嘘出来的,一个花花架子!一点小毛病都治不好,还敢自称神医?你们赶紧走,别被这庸医给害了!”

病患往后退躲着砸过来的椅子,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本来好心给他插队,结果是个来闹事的!

有的病患惹不起无赖地痞,不想惹事,急急散去。

“你不赔银子,甭想在这里开医馆!”壮汉看着病患散去大半,大喇喇蹲在掀翻的桌子上,耍起无赖。

商枝目光冷冽,见他是打定主意把癞头三的事扣在她头上,面色阴沉,手指快速反转,一阵扎在昏厥的癞头三头上穴道。

癞头三痛叫一声苏醒过来,头脑里有片刻的空白。回过神来,他抽搐着吐出鲜血。

“当家的,你咋了?你可别吓唬我!快醒一醒啊!”妇人哭喊着扑上去捶打着癞头三。

癞头三一动不动,嘴里溢出鲜血。

壮汉立即跳起来,“你这害人的庸医!一针把他给扎死了,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坐在这里不走了!你别想再给人治病!”

剩下的病患被壮汉撵走心里生出不满,他们出言说道:“你个地痞无赖,休想诬赖神医,咱们看得清清楚楚,她可没有医死人!是你一脚把人踩死!”

“神医,你不用担心,将这些混子扭送衙门,我们都给你作证!”

“就是!我们帮忙把这几个人治住,送去衙门,别叫他们跑了,今后祸害别人!”

有人撸着袖子,就要上来抓碰瓷的壮汉几人。

壮汉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开口,躺在门板上的癞头三听说报官了,要抓他们扭送去官府,压根不知道昏过去发生啥事情,心里一害怕,一口吐掉嘴里的鸡血,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闷头就跑。

壮汉:“……”

妇人:“……”

癞头三跑出去一段距离,看着同伙没有逃跑,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他睁圆了眼睛,难道没有报官?挠了挠头,又跑了回来。

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声,“官差来了!”

壮汉一眼看见穿着衙役兵服的差役,腰间别着佩刀,朝这边走来。神色一变,他撒腿就跑,“快逃!”

妇人和毛二立即逃跑,留下装死的癞头三,有些摸不清头脑地看着逃走的同伙。突然,他一拍脑门,也想逃跑。

林辛逸一记撩阴腿,癞头三惨叫一声,脸色涨紫地捂着胯蹲在地上。

这时,差役走过来,看一眼四周,询问道:“有人报官,发生何事了?”

病患指着地上脸色扭曲的男人,急忙说道:“官差大人,这人装病碰瓷骗银子,把神医的场子给砸了!这等害虫,你们可得抓回去好好审一审,看是不是土匪!”

一听他们把自己编排成土匪,癞头三跳起来否认,“不是!我不是土匪!”

“带走!”差役听说此人是土匪的嫌疑,当即严肃以对。这段时间来,土匪猖獗,拦路截杀不少富商,还进村烧杀劫掠,县令爷十分头疼。

不管是真是假,先抓回去,好好盘问盘问。

癞头三脸色瞬间煞白,他双腿发软,兜不住的交代出来,“我不是土匪,我是枣树村的癞头三。毛大的媳妇被商枝欺负,打得鼻青脸肿,她男人叫我们来找她算账,给她吃顿教训!”

陈梅花?

又是这个女人!

商枝脸色一沉,她上前说道:“官差大人,你们得去枣树村把他交代出来的这几个人全都抓起来审问。说不定那些土匪,就是化作村民,你们才会找不到。”

差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然后对同伴道:“带回去再说!”

癞头三浑身颤抖,喊着冤枉,重复地说道:“我不是土匪,我真的不是土匪!就是村里好吃懒做的闲人……”

差役哪里管他嘴里喊啥,嫌吵,扯下搭在肩膀上擦汗的粗布巾团一团塞进他嘴里。

“你们去枣树村,把他交代的几个人抓起来,我押送他回衙门!”

另外几个差役点了点头,“行,看紧一点,别让他跑了!如果真的是土匪,咱们哥几个算是立功劳了。”

“走,快去抓人!”

几个差役押着癞头三走了。

商枝挑眉说道:“差役来得挺快啊。”

药童站在一边看着,听到商枝的话,笑着说道:“商姑娘,最近清河县闹土匪,清河镇周边的小村庄里被洗劫一空,百姓怨声载道,请求县令爷尽快将劫匪抓拿归案。这几日,都有差役在镇上巡逻,小的去报官,恰巧遇见差爷,便将人请过来。”

“真是巧了。”商枝望着渐行渐远,消失在街头的差役,心想就算不是土匪,抓进大牢里,他们也甭想好过。

病患帮着将桌子捡起来,用袖子把椅子上的鞋印给擦干净。

商枝看着他们做的这一切,心里微暖,敛神诊病。

这一日经过癞头三一闹,散去多半病患,刚过晌午,商枝便将病患给看诊完了。

“今日倒是挺早的,我还有点不习惯。”林辛逸甩着酸痛的膀子,怀念起林玉儿的推拿术。

“德行!”商枝冷嗤一声,往日太忙太累,他又囔囔着会过劳死。如今清闲,他又有话说。

林辛逸将桌子搬进医馆,商枝提着椅子进去,对他说道:“你先制出二百瓶伤寒药,之后再制出五十组美肤膏和香凝膏。”

林辛逸惊喜地说道:“又接到单子了?”

“嗯,林掌柜与佟掌柜卖脱销了。等你做好这些,接着制八百瓶伤寒药,得空了还有一百五十组美肤膏与香凝膏。”商枝把任务交给林辛逸。

林辛逸呆立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向商枝,“你不是开玩笑的?”

“你觉得呢?”商枝挑眉看向他。

林辛逸哭丧着脸,“一千瓶伤寒药,两百组药膏,你是要我和玉儿姐的命!”

商枝睇他一眼,鄙夷道:“出息!”

“这么多药膏与伤寒药,我们得制到啥时候?”林辛逸快要崩溃的表情,不止是为眼下要赶制出一批药,而是他预料到今后只怕都会在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中度过,他就觉得自己御医梦遥遥无期,“师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把你这般出色的徒弟,当做药童差使,那是在浪费人才!我都替你感到痛心!”

“少贫嘴!今后你想给我制药,我还不稀罕!”商枝白他一眼,正色道:“我给你找帮手,最迟明天林掌柜与佟掌柜会送两个药童过来。你对他们多留心,不要将全方给他们。”

“知道了。”林辛逸一听商枝找人来帮忙,神情恹恹的,“我这是遭你嫌弃了?”

商枝一脚怒踹过去,“滚!”

林辛逸捂着小腿单脚跳,龇牙咧嘴地喊着,“你真是我的师傅,一脚下来,我的腿险些没给你踢残废。”

“你不是觉得我奴役你?我给你找人,你又说我嫌弃你,你说是不是欠打?”商枝没好气地说道。

林辛逸瘪了瘪嘴,嘟囔道:“你这么凶悍,嫁得出去么?”

“不劳你操心!”商枝将事情交代清楚,便去买小麦种。

她打算回去之后,请乡邻把地给整好,再拖几牛车羊粪施底肥,种下冬小麦。

商枝去菜种市场买两麻袋小麦种,一边肩膀扛一袋,腰都快被压弯了。幸好这半年都在做农活,力气劲变大,吃力地扛到牛车上。

她擦掉满头汗水,赶着牛车在临街边的摊贩上买菜,又在烧鹅铺子买半只烧鹅。

回到杏花村,她把东西放回屋子里,商枝就打算去找陈源商量翻地种麦子的事情,顺便谈一谈关于他丈人的病情。

半路上,她遇见刘大婶,手里端着盆子,里面是从水塘里摸出来的田螺。

刘大婶看见商枝,喊住她,“商丫头,你与慎之之间,闹出矛盾了吗?”

商枝一头雾水,“没有,挺好的啊。”

刘大婶见商枝不像是撒谎地模样,语重心长道:“慎之重情重义,他出身虽然不好,但是头脑聪敏,如今是举人老爷,日后说不定能中两榜进士,那时候你就跟着享福了。虽然现在要吃点苦,你跟着他一路发迹,他不会忘你的恩情,一定不会辜负你。至于出身好的世家少爷,如果只是一时新鲜,是个贪花好色的主子,日后你吃亏,受委屈,也得自个往肚子里吞。不许再犯傻,好好与慎之过日子,把婚事给订下来。”

商枝心里苦啊,她也想要名分,可谁知薛慎之心里怎么想的?

虽然不知道刘大婶为什么会误会她与薛慎之之间闹不愉快,但是态度还是要摆明,“我直接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凭着我的双手就能够挣来,不会看中对方身世门第。”

刘大婶松一口气,“那你与新搬来的苏少爷又是咋回事?他好好端端地请人给你整地。杏花村人手不够,他跑去隔壁村雇人,不过一上午的功夫,就把地整完了。”

商枝惊愕道:“他雇人帮我把地整完了?”

刘大婶看着她全然不知情的模样,笑开了,“不止如此,他不知从哪里拉两三牛车的羊粪,让乡邻给埋进地里施肥。那股子热情劲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家的地呢。你别怪婶多嘴,你没这个心思,远着他一点。”然后,意味深长道:“男人计较起来,那心眼可比女人还小。”

商枝皱紧眉头,对刘大婶说道:“婶,我先去地里瞅一瞅,看是咋回事。”

“你快去吧。”刘大婶摆了摆手。

商枝脚步一转,急急忙忙去往田地里。她那三亩长满杂草的地,规规整整,一点杂草都看不见。

苏易赤着脚踩在湿地里,卷着裤管,袍摆在腰间打结,手里拿着锄头,将羊粪给埋进地里。

商枝抿着唇,脱掉鞋袜走过去,站在他身边道:“你这是做什么?别以为这样讨好我,我就会心软!”凭着苏锦瑟比蜂窝还多的心眼,她就想对这兄妹两敬而远之。

苏易根本不在意商枝说什么话,顾自说道:“你太忙了,按照你的进度,不知道何时才能把地给整完。我正好闲来无事,帮你将地给整好。”顿了顿,又道:“不图回报。邻里之间,互帮互助。”

商枝看着他本来略显白皙的面容,似乎晒黑了一个色度,脑门上布满汗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毕竟苏易是出自一片好心,她不能去谴责他。

重要的是苏易从始至终,并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那次惊马,也并非他的本意。

良久,她叹息一声,“行了,地都整完了,还有啥好说的?你雇人花了多少银子?我拿给你!”

“算了……”苏易脱口而出,顿时想到商枝的脾性,而且她并非他想的那般生活窘迫。“我算了一下,三车羊粪与雇人干活的工钱,一共是一两银子出头。”

商枝很敏感,觉察到他顾及到她的脾性,改了话头,这样细心的男人,就像邻家哥哥一样,让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谢谢。”商枝掏出二两银子给他,“剩下的当做你的辛苦费,请你喝一碗凉茶。”

苏易笑着把银子接过去,“这是我喝最贵的一碗凉茶。”

“我难得阔气一次,你可得好好记着。”商枝打趣道。

“这是自然,第一次有姑娘请我喝茶,如何也忘不掉。”苏易不曾想过会是一语成谶。今后的日子里,每每回想起此时此刻的情形,心里滋味难言,翻涌着直冲眼睛,酸胀地湿润眼眶。

商枝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剩下的一点活,商枝作为地主,留下来一起忙活。

等全都忙完,差不多日暮。

她从地里爬上来,坐在田埂上休憩,苏易拎着鞋子坐在她的身侧。

“之前你都是一个人种地?”苏易随意捡一个话题攀谈。

商枝扭动着脚丫子上面沾满的湿泥,皱着眉头道:“我没有种过地,这是第一次种。”她抬起头,侧向身旁的苏易,“师傅在的时候,我不愁生计,没有下地干过活。而他不在的时候,我是吃百家饭长大,那些村民多是受过他的恩惠,才会给我一口饭吃。”

苏易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疼惜这个丫头。

生在闭塞穷困的山村里,她的师傅不曾教会她干活,虽说是疼惜她,可未必是好事。他一离开,便是连生计都成问题。

“如今你过得好,你的亲人该放心。”

商枝愣了愣,她笑道:“我的亲人将我抛下,我过得好与坏,他们不会在意。”

苏易看着一脸无所谓地商枝,觉得喉咙堵得慌,他话中的亲人本意是指她的师傅,却未曾料到戳到她的脆弱之处。

对比起他幸福的家庭,商枝的身世太过不幸。

苏易唇瓣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在心底酝酿。

商枝不想谈这些话题,她不是伤春悲秋的人。日子再苦再累,不是你哭一哭,这个坎就能过去。哭过之后,还是得撸起袖子站起来继续努力迈过眼前的坎。

而她过得很好,有家有狗有钱有薛慎之,啥都不缺,她不觉得自己哪里可怜。

这时,商枝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薛慎之,站起身,拍着屁股上的泥,“有舍有得,我失去父母,却遇见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弯腰拎起鞋子,她稳步朝薛慎之走过。

薛慎之目光沉沉地望着她从暮色中走来,残阳似血,在她周身镀上一圈光芒,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你今日回来得有点晚。”商枝含笑地朝他走来,站在他的身侧。

薛慎之目光自她脚上扫过,低沉地‘嗯’一声。

他停顿住脚步,垂眸望着她,问道:“你何时回来的?”又将视线转向朝这边望来的苏易,脸色沉了沉。

他一提,商枝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忘记答应薛慎之,等他下课接她回家。

商枝心里‘咯噔’一下,难怪他脸色有点不快。她解释道:“今日义诊出一点意外,遇见人找茬,撵走多半病患,晌午全部看诊完,我去菜种市场买了小麦种就回来了。”

薛慎之一听她被人找茬,紧张地问道:“可有受伤?”

商枝摇了摇头,“怎么会?他们被官差带走了。我告诉官差,他们是土匪,盘问的时候少不得吃皮肉苦。”

“你呀!”薛慎之无奈的叹息,“身上多备一些药,用作防身。”

“好。”商枝见薛慎之目光睨向苏易,眼眸里闪过狡黠地光芒,她悠闲地说道:“苏易帮我把地雇人整好,还拖几车羊粪施底肥。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对他们这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来说,可不容易。之前是我心存偏见,其实他是一个好人。”

薛慎之心往下沉,看向苏易的目光戒备又凌厉。

他心不在焉道:“你觉得他如何?”

商枝一怔,“很好啊!”她脸上露出嫣然地笑容,目光却是紧盯着薛慎之,“他看似高傲不可亲近,相处之后便会发现他挺善解人意,又十分心细,很多小姑娘都喜欢这种男子。”

薛慎之袖中的手握紧,他喉结微微滑动,“你呢?”

“我?”商枝这一次沉默了许久,似乎在认真而慎重地对待这个问题,让薛慎之的心止不住往下沉,一直沉到谷底,就听她带着一丝不确定道:“他是值得考虑的人选。”但不是她的!

薛慎之眼睫猛地颤动,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下颔紧绷着,似乎连呼吸都在这一瞬停止了,心口沉甸甸地窒闷得慌。

他想再问什么,可喉咙发紧,似乎连说一个字的力气都被骤然抽离。

商枝看着他变幻不定地神色,静静地等着他开口,可一直回到家门前,薛慎之都没有开口的迹象,清润疏阔的眉宇间都染着淡淡的疲惫。

她放下鞋子,站在院子里用水瓢舀水冲洗掉脚上的污泥,洗干净擦干换上鞋子,进屋就看见他站在窗前,望着庭院里地秋千,静静地出神。

最终,商枝没有上前打扰,钻进厨房去做饭。

——

枣树村。

一波一波的官差在村里巡逻,查找毛二、壮汉与妇人。

家家户户都被翻出底朝天,也没有找着人。

官差从村头搜到村尾,冲进最后一家,四处翻找能够容纳一个人的地方。

陈梅花盯着红肿的脸,抱着孩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她不知道发生啥事了,咋就招惹这么多官兵?

“你认识这几个人吗?”官差掏出三张画像,举在陈梅花的面前。

陈梅花脸色顿时惨白,看着画像里的毛二,是她的小叔子,今日出门是去找商枝麻烦,替她出气。可天色都快黑了,也不见他的人影,反而被官兵通缉,难道是商枝出事,特地搜村抓他们?

“不……不……不认识……”陈梅花哆哆嗦嗦地说道。

官差转身离开。

陈梅花膝盖一软,扑通跪在地上。

完了!

婆母若是知道毛二为替她做主找商枝麻烦,摊上官司,不得生撕了她?

毛大从屋外进来,就看见陈梅花脸色煞白,仿佛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身子筛糠般颤抖。

“出啥事了?我刚才看见官兵来家里。”毛大提起官差,陈梅花身体一抖,她颤声说道:“当家的,出事了!出大事了!官差是来抓小叔子的。”

“你说什么?”毛大瞪大了眼睛。

陈梅花呜咽道:“小叔子是不是把商枝给杀了?手里摊上人命,官差来找他?”

毛大脸色顿时一变,“闭嘴!毛二不会有事!他肯定是听到风声躲起来!”他似乎想到一个地方,急匆匆出门。

陈梅花不敢一个人留在家里,急急忙忙追上去,“等等我!”

两个人走出来,就看见村民们满脸恐慌,“咋办?这可咋办呀!这些官差好端端的咋就这时候来村里?现在家家户户搜干净,又去搜山,若是被他们找到,那些人不得发疯把咱们全都给杀了?”

陈梅花一个激灵,抱着孩子的手骨节发白,这才想起附近村子造土匪洗劫。动静闹得太大,县令爷铁了心要铲除土匪,亲自带人直捣土匪窝,逃窜出十来个土匪,躲进他们枣树村,扬言若是有人通风报信,官差查找过来,就屠杀全村。

村民不但不敢声张,还得为了保命给他们作掩护。好死不死,官差却上门来了!

陈梅花不敢在村里呆下去,她匆匆回到屋子里,准备收拾包袱回娘家。

官差一上山,躲在地窖里的七八个土匪,满脸阴沉,其中一个脸上横着一道伤疤,满目煞气地男人,阴森地说道:“该死的贱民!居然有人敢报官,老子不见点血祭刀,咽不下这口哦恶气!”

“老大,我听到动静,那些观察搜完村里,上山去搜了。强子哥他们会不会被找到?”这个地窖上面是猪圈,下面不但小,而且臭气熏天,一半躲在地窖里,一半跑去山里。

“走!干一票,咱们去下个村庄!”刀疤脸下命令,几个人从地窖里爬出来,就近破门抢夺钱财粮草。

紧接着第二家,第三家,然后来到陈梅花家里。

陈梅花正好挎着包袱准备出门,迎面撞上土匪,他们手里拿着刀,刀口沾血顺着刀尖滴落在地上。

几乎是见到陈梅花的瞬间,锋利地大刀搁在她的脖子上,冰冷的触感从脖子上传来,陈梅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刀刃划破她的皮肤,温热的鲜血流淌而出。

“啊啊啊,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我没有银钱,我家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只有米缸里还有一顿糙米饭。”陈梅花连尖叫都不敢大声,她全身僵硬着,眼泪汹涌掉下来。“你们去拿,就……就在厨房里。”

刀疤脸阴笑道:“老子要钱,很多的钱!你拿不出钱来,就拿你娃来抵!”打手一抓,从她怀里抢过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把孩子还给我!”陈梅花尖叫着,去抢孩子,被土匪一脚踹翻在地上,“从我手里抢东西,你在找死!”

陈梅花痛苦地抱着肚子,她哑声说道:“我知道谁有钱!你把孩子还给我,我告诉你谁家有很多很多的钱!”

土匪无动于衷。

陈梅花焦急地说道:“杏花村……那里是我的娘家!商枝有很大一片药山,她还会制药丸,卖给县城的药铺,那些掌柜都很巴结她,我亲眼看见他们给商枝将近一千两银票。她住的是青砖瓦房,牛车代步。重要……重要的是她可能死了。她是无父无母的孤女,你们可以充当她的亲热去认亲,她的东西就全都是你们的。”

“老大……”一个小头目咽了咽口水,青砖瓦房,牛车,药山,银票子,都没有人继承,“我们要去吗?”

刀疤脸很心动,阴冷布满戾气的目光射向陈梅花。

陈梅花一个激灵,她连忙说道:“你们不能杀我,就这样进去,你们会被人起疑。我娘家在那里,明……明天我带你们进村。”

“臭娘们,你敢耍花样,老子手里的大刀收你这条贱命!”刀疤脸提着刀对着陈梅花比划着砍头的动作,吓得陈梅花瘫软在地上,一股尿臊味从她身上传出。

“我……我五更天在村口等你们。”陈梅花嘴唇都在哆嗦。

刀疤脸看着陈梅花肿成猪头的脸,阴狠的语气带着警告,“等兄弟几个拿到钱财,再把孩子还给你!”说着,就带着孩子离开。

——

杏花村。

天色黑沉。

家家户户点起油灯。

薛慎之站在窗前,静默许久,他才缓缓转动着眼睛,望着满室暖色光芒下忙碌地身影。

桌子上摆着两副碗筷,一碗豆腐羹,半只烧鹅,红烧鲤鱼,一碟咸香花生米。

这时,商枝从里屋拿出一瓶酒,看外表是秦伯言赠给她的那瓶酒。

“傻愣着干啥?快来坐下吃饭。”

商枝将酒瓶塞子拔掉,往两人碗里倒满酒水。

她把酒瓶放在一旁,在薛慎之对面坐下来。

薛慎之去庭院里舀水净手,方才在席间落座。

商枝笑眯眯地看着薛慎之平静无澜地面容,桌子上橘黄色地火焰在他瞳仁中跳跃,似乎都无法化去他眼里的冷漠。

“你不高兴?”商枝似乎才意识到他心情不佳,视线落在他的酒碗上,端着一碗酒道:“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多喝几碗酒就摆平了。一醉解千愁!”

薛慎之嘴角微微牵动出一抹细微的弧度,他静静地注视着商枝将一碗酒喝下去。

抬手拿着酒瓶,给她再倒一碗酒,方才端起酒碗道:“今日乔迁之喜,并无不喜之事,只是觉得为你所做之事太少,远不及你为我付出。心中有愧于你,便想着为你做一件事聊表心意。”

商枝看着薛慎之端着酒碗送到唇边,左手宽大的广袖遮掩,饮下一碗酒,用袖子擦了擦唇瓣。

商枝看着他喝干一碗酒,嘴角的笑容渐深,他可是两杯就倒。她的酒量可比他好上那么一丁点,反正她第一碗倒的是水,未免薛慎之扫兴,她便将碗里的酒喝完。

薛慎之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面盛满笑意,似乎被商枝的豪爽给感染,他又连饮了两碗。

商枝见他唇边含笑地望着她,等着她喝两碗酒,她稍显迟疑,便听薛慎之道:“你不胜酒力了?那便不喝了罢。吃饭。”

那怎么行?!

商枝为了接下来的事情,磨了磨牙,连喝两碗,一个酒嗝上来,她脑袋昏重,眼前是一片混沌。

她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这是喝醉的征兆。

用力咬着舌尖,她极力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薛慎之按揉着额角,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大着舌头说道:“你喝醉了吧?”

薛慎之缓缓抬起头,看着商枝双手托着腮,清美若莲的面容染着醉酒的酡红,堆满了笑容,只是那笑容透着一丝傻气。

“你醉了。”薛慎之淡淡地说道。

若是商枝有一丝清醒的神智,便能发觉薛慎之眼底一片清明,哪有醉酒的迷蒙之态?

“怎么可能?我酒量可比你好,你都没醉,我怎么可能会醉?”商枝似乎想起自己做了什么,她掩着嘴偷着乐,“你真傻,我第一碗根本就不是酒,是水。你不知道了吧?我怎么会醉?看样子你是醉糊涂了。”

薛慎之看着桌子下面搁着地一块浸透酒水的绢布,动了动手指,将她鬓角地碎发拂至耳后。

商枝双手撑着桌子起身,她摇摇晃晃地走到薛慎之面前,双腿和软面条似的整个人往地上栽。

薛慎之眼疾手快,将她托起来,拦腰抱着放在竹榻上。

看着她精神异常的亢奋,并无一丝迷糊睡意,不老实地在竹榻上乱动,双手抓着窗沿往上爬。无奈地拉住她的手臂,将她重新按倒在竹榻上。

薛慎之看着动弹不得,似有些委屈的商枝,他不由深吸一口气,从咽喉深处挤出一句话。

“你将我灌醉,意欲为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