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薛慎之表白,认作义女!/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漂亮的丹凤眼蕴含着粼粼水波,面颊透着薄醉的绯色,穿着干练的细绵裙子,简单的素色,却生生被她穿出一股妩媚的风情。

她软绵绵地躺在竹榻上,睁着眼睛望着薛慎之,醉酒的大脑稍显迟钝,看着他的薄唇一开一合,吐出一句话:你灌醉我,意欲为何?

商枝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她想灌醉薛慎之干什么?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话却从口中说出来,“当然是问你要不要做我的男人。”

你要不要做我的男人。

这句话宛如一道惊雷在他心中炸响,掀起狂涌的浪潮。

喜悦之情在心底漫开,薛慎之克制住的情意,再也无法抑制,流泻而出。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带着低低的颤音,轻声地说:“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搁在膝盖上的双手,隐隐可见在细微地颤抖着,掌心渗着冷汗,短暂地等待仿佛过去漫长的光阴。

商枝不舒服地动了动身子,她爬坐起来,薛慎之怕她摔着,俯身将她扶住,半靠在竹榻上。

一只细腻软嫩地手抚上他的脸颊,轻轻地,慢慢地摩挲着,薛慎之僵硬着,呼吸有些不稳。

商枝的手沿着他的轮廓向下,滑向他的脖子,另一条手臂环过去,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她的脸缓缓的靠近,灼热地气息洒在他的脸上,薛慎之眼睫颤了颤,双手扶住她的腰肢稳住她的身形,在她的头越靠越近的时候,浑身紧绷,屏住呼吸。

柔软地唇瓣紧贴着他的脸颊,‘啵’地一声,商枝往后一仰,开心地笑道:“我坏你清白了,你今后就是我的人!”

薛慎之目光晦暗幽深,揽着她腰肢的手往上滑去,然后猛地收紧双臂将她拥入自己怀中,紧紧抱住。

商枝被他勒得喘不过气,不满没有得到他的答复,挣扎着要坐起来。

薛慎之紧拥着她,急促的呼吸,剧烈的心跳,连喉咙都略显低沉沙哑,“好。”

商枝得到想要的答案,心满意足,靠在他的怀里不再挣扎。

下一刻,肩膀一沉,她枕着他的肩头睡了过去。

薛慎之目光温柔如水,修长的手指抚顺她稍乱的发丝,面容上露出如释重负地笑意。

第二日,商枝幽幽转醒,抬手揉着胀痛地额角,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天光大亮,阳光洒满屋子。她猛地坐起身,想到自己昨晚要做大事,竟然给喝醉了。

她懊恼的敲了敲混沌的大脑,脸色一僵,顿时变得通红。

她她她……昨夜明明是打算灌醉薛慎之套话,结果自己被反套路灌醉泄露心思。

商枝想起自己昨晚干的事情,就没法淡定下来。

重新倒在床上,商枝盯着自己摸过他脸的手,龇牙‘嘶’一声,胆子真的挺大。

许久许久之后,商枝叹息一声,搓着脸坐起来,逃避是没有用的,自己做过的事情,跪着也要勇敢去面对!

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看着站在门口,眉眼含笑,静静注视她的薛慎之,心脏一跳,双腿缩回床上。

勇敢面对,暂时是不可能……

“你……”

“醒了?”薛慎之问道。

一夜过去,他跌宕起伏的心绪,已经沉淀下来,却发酵出更浓厚的情意。

商枝望着眉目温润,缓缓朝她走来的男人,想到昨晚他紧紧抱着她,老脸一红,眸光闪烁地快速滑下床,趿着鞋子往外走,“我去做饭。”

薛慎之看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身影,神色颇有些无奈。

商枝故作镇定的走出屋子,疾步钻进厨房,她摸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靠在门板上吐出一口气。

事前雄赳赳,事后萎缩缩。

商枝又是重重叹息一声,她闻着自己身上的酒味,打水洗漱,准备做早饭,锅里闷着红薯粥,灶台上放着两个煮熟的鸡蛋。

商枝嘴角上扬,又揭开另一口锅,里面烧着热水,她正好打水去洗澡。

薛慎之给她适应的时间,见她有些逃避,便提着一张椅子坐在屋檐下看书。

商枝洗完澡,吃完早饭,她把小麦种扛出去。

薛慎之放下书,从她手里接麻袋,商枝连忙后退几步,她磕巴道:“不、不用,你、你去扛里面那一袋。”

薛慎之看着商枝看着麻袋脚下生风地去青石板,把小麦倒出来晒。哑然失笑,他进屋背出另一袋,将种子倒出来。

商枝蹲下来把种子处理,清除秕粒与杂草种子,然后把种子晒一下,可以提高种子的活力和发芽率。

薛慎之挽着袖子,两个人一人在一头忙活。

日上中天,总算清除干净。

商枝撑着膝盖站起来,薛慎之握着她的手臂拉起来。她像被火烫一下,反射性的甩开他的手。

薛慎之怔愣住。

商枝也呆住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薛慎之,低着脑袋,心虚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薛慎之无奈地叹息,“枝枝,你记得昨晚的事情?”

商枝浑身一僵,余光瞟他一眼,看着他白皙如玉地面颊在阳光下发着光,浑身的血液全都往头顶涌去,闹个大红脸。

她想说自己记得,不但记得,还能体会触感呢。

可是她想说什么,偏就犯怂了,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薛慎之看着她眼睫颤动,凝脂般的肤色映出晕红,神色显露出紧张。

他抬手将她的手握住,商枝手指在他掌心蜷缩,下意识地挣扎。

薛慎之的手用几分力道握住,凝视着她,低声道:“你是要始乱终弃?”

“胡说!”商枝清澈明净的眸子望着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薛慎之望着她双眸倒映出自己的身影,忍不住心头的悸动,将她拉近几步,“嗯,我知道你守诚信,不是不负责任的女子。”

商枝瞪着眼睛,未料到他会这么说!

等等……角色倒置了吧?

她又没有渣他的打算,只是不确定他心里如何想的。

“不知从何时起,我辗转反复的想着,若是有一日,能与你像如今这般日作而出,日落而息。你为我洗手作羹汤,我为你描眉挽发,便是这世间对我莫大的善念。”薛慎之说着,拉着她的手拥入怀中,轻轻地抱着她,干涩低哑地说道:“你昨夜那句话,令我心生万千欢喜。我家底清贫,体弱多病,残破的身子磨去我的**。可你让我生出贪念,只要能够站在你的身边,无论将来面对什么,我都无所畏惧。”

商枝错愕的看向薛慎之,他的这一番话在她心里造成巨大的冲击,一时反应不过来。

薛慎之看着她呆呆地模样,心中微微一动,缓缓低头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他说,“你若无话可说,我便当你默认了,今后不许再反悔。”

商枝看着他坚毅而温柔的眸光,她的身影始终刻在他眼眸深处,似乎无论什么也无法抹去她的痕迹。良久,她唇边浮现一抹浅浅笑意,伸手紧紧抱着他的腰间。

“薛慎之。”

“嗯。”

“你是我的了。”

“好。”

这一刻,商枝心底无比的安定。

这一日,商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收敛过。

乡邻一看,就知道她肯定遇见好事了。

“商丫头啊,有啥好事?让咱们听一听,替你高兴高兴。”林三娘抱着一盆洗干净的衣裳,看见商枝心情愉悦,善意的问道。

商枝满脸笑容地说道:“再过不久告诉你们。”

“行。”林三娘失笑道:“婶等着。”

商枝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婶去忙,我去看看陶嫂子。”

林三娘道:“你陶嫂子性子静,不常出来串门,你俩年纪相近,能说得来。”

“我去问她爹的病情,看看能不能治。”商枝如实道。

林三娘脸上的笑容敛去,她忧心忡忡道:“商丫头,她爹病得很严重,与陈二叔的病一样无药可医。你是个好孩子,如今日子好不容易有起色,千万别犯傻。”

商枝笑道:“婶,我会量力而行。”

林三娘这才放下心。

商枝与林三娘道别,去往陈源家。

陈源穿着背心褂子,正在院子里刨木头,做木工。

商枝敲门,陈源看着商枝,愣了一下。

他与陶氏订亲之后,便再也未曾见过她。即便见着了,也是远远的规避。

无论他以往对她是何心思,如今已经为人夫,便要一心对待他的妻子,斩断过往不该有的心思。

他拿着挂在肩膀上的汗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问道:“商妹妹,有事吗?”

商枝看着站在屋门口的陶氏,她对陈源道:“陈大哥,我来找嫂子。”

陈源点了点头,侧身让开,请她进来。转身,对陶氏道:“莹莹,商妹妹找你。”

陶氏嫁过来,早已听说过商枝的大名,她在村里是人人提起都要竖着大拇指,夸赞几句,说她是个能干的。

她与商枝并不熟,听说是找她,心里很惊讶。

“商姑娘,屋里坐。”陶氏腼腆地朝商枝笑了一下,将她请进屋子里。

商枝进屋,在杌子上坐下。

陶氏给她倒一碗茶。

商枝双手接过茶碗,陶氏在她对面坐下,拿着桌子上的针线篮子,纳鞋底。

陶氏针线活做的细致又好看,如今已经九月,她开始纳鞋底,等一入冬,就能卖个好价钱。

商枝看着她做针线活,忍不住凑近看,陶氏针脚缜密,花样栩栩如生,不由得问道:“嫂子,你会做帕子吗?”

陶氏温婉地笑道:“以前做,价钱卖得贵,买的人少。”

商枝想了想,问她,“你不卖去绣楼?”

陶氏眉尖轻蹙,“绣楼都有绣娘,绣帕的样式太普通,他们绣娘便能绣出来,卖不掉。即使有绣楼愿意要,价格压太低,不划算。”

“若是如此,你不如绣大幅装裱苏绣,你这一手苏绣我看着不错,若是绣大件成品,价格不低,只是花去的时间多。”商枝给她出主意。

陶氏苦笑道:“大件绣品我不知该描哪些花样。”

她曾经去县城绣楼看过大件花样,回来之后自己照着模子描,做成成品后,价格不高,她一副却要绣一个半月,扣除其他成本,赚得并不多。

商枝回想着现代的苏绣花样,基本上是构图精妙,简约大气,配色精致,她沉吟道:“我可以给你描一副花样,你去买一块绣布,我给你描图,你绣好之后,我与你一同去县城绣楼,看能不能卖一个好价钱。”

“可是……”陶氏想说若是卖不了高价,岂不是浪费了时间?可商枝一片好心,她若怀疑,便是她不识好歹了。

商枝看穿她心中所想,“我先描个花样给你看,如果你觉得可行,便帮你拓印到绣布上。”

陶氏咬着唇,低声道:“太麻烦你。”

“不妨事。”商枝看着桌子上摆着陶氏描花样的笔墨纸,当即就提笔蘸墨,在纸上描画一副《蓝田玉》。

“一副绣品,重要的是构图与配色,若是配色太呆板黯淡,也不能衬出绣品的精美与灵性。”商枝耗费小半时辰,将一副《蓝田玉》描画出来,“蓝田玉是牡丹中的花魁,花美如玉,晶莹剔透,光华通透,十分具有灵性。寓意繁荣昌盛,富贵添香。你卖绣品的时候,不止是把自己的作品给他们挑选,还要将它的特性点出来,这样加上你不俗的绣品,能够卖个好价钱。”

陶氏惊讶地看向商枝,“还要介绍自己的绣品?”不该是看绣品给价吗?

“这里面门道多着呢。做生意的人,个个都很精明,大多是看菜下碟。你若是很好说话,肯定会压你的价。你对自己的绣品有信心,又能说出它的寓意不凡,自然让他们对你另眼相看。若是价格不合心意,你也可以不卖给绣楼,走其他的路子。”商枝眸光一转,来了主意,“你可以将绣品挂在酒楼雅间,人来人往,必然有看得上眼的人。”

而且能上雅间用饭的,大多是家底殷实,一副绣品的银子自然出得起。

陶氏这才知道原来卖个东西也有很多门道在里面。

她看着商枝描出的花样,眼底闪过惊艳。

“你觉得如何?”商枝问她。

陶氏用力地点头,惊喜地说道:“有劳商姑娘给我描画在绣布上,待绣品卖出去后,我与你平分。”

商枝笑了笑,“你先绣成再说。”

“好。”

商枝提起来此的正事,“你爹的病情如何了?”

陶氏脸上的笑意淡去,神情哀伤,眼底蕴含着泪水,“过一日算一日。”

商枝神色凝重,如此说来很严重了。“你若不介意,啥时候得空,我去看一看?”

陶氏猛然看向商枝,这才记起来她还是一个郎中,早已忘了姨母廖氏的叮嘱,她连忙说道:“明日是我娘的忌日,今日我爹该是上山住在草庐里,过几日下山之后,我上门请商姑娘为我爹诊病。”

“好。”确定下日子,商枝便起身告辞。

陶氏抹干眼泪,眼睛发红的送商枝离开。

贺氏正好这时回来,看着走远的商枝,又看着媳妇红红的眼眶与鼻头,脸一拉,“她欺负你了?”然后狠狠瞪着陈源一眼。

陈源看一眼陶氏一副哭过的模样,拧紧眉,沉默不语。

陶氏连忙摇头,“商姑娘很好,她帮我描花样,教我如何把绣品卖高价,还主动帮我爹治病。”

贺氏狐疑道:“真的?”

陶氏点了点头,连忙把商枝描的花样给贺氏看。

贺氏看不懂,就是知道画很好看。她心里高兴,相信绣出来一定能卖好价钱。转念想起是商枝帮忙描的,嘀咕道:“你说她咋就啥都懂?”

陶氏道:“商姑娘聪敏过人,不是常人能比得的。”

贺氏撇了撇嘴,不再多说,进屋去做晚饭。

商枝离开陈家,她回新房的路上,就看见陈梅花带着七八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进村。

陈源家住得高,站在院门外,能一眼看见村口。

她皱紧眉头,陈梅花的小叔子带人去镇上找她麻烦,最后抓住一个,其他的给逃了,不知道有没有抓住。

这个节骨眼上,陈梅花带着人匆匆进村,她就不得不堤防。

仔细一看,商枝发觉这些男人的异常,炎热的夏天,穿着薄薄地夏衫都热得不行,那些人穿着衣裤,披着披风,大步流星走动间,隐隐有银光闪烁。

银光?

商枝抬头望天,又拔下头上的银簪,看着刺眼的光芒从银簪上折射,她神情一冷,连忙跑去陈族长家。

陈族长正在和苏易签租赁契书,苏易结付两个月的银钱。

他以两个月为期限,若是不能说动商枝,就动身回京。再过几个月便到年节,每一年苏家不论大小事,都不许缺席,他们耽搁不了。

陈族长收下银子,签下大名,按下手印,将契书给苏易一份。

“苏易,你是京城人?”陈族长不动声色打听苏易的来路,毕竟是来找商枝的,多问一些,心中好有底细。“京城离这里很远,你们再此停留两个月,不怕家中父母挂念?”

“正是。”苏易将契书收进袖中,回道:“家中父母虽然挂念,却十分开明,知晓我们此行为外祖母请神医治病,倒是不会催促。而且我让人给家中送信,道明了缘由,请他们莫要忧心。”

陈族长点了点头。

这时,商枝气喘吁吁地进来,对陈族长说道:“陈叔,陈梅花带着土匪进村了。你赶紧通知大家,全都上山躲着。”

陈族长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陈梅花带着土匪来了?”他脸色阴沉,连忙通知陈耀祖和陈耀宗去通知村民,又对脸色发白的刘氏道:“你带着家中细软和孩子,赶紧躲到山上去。”

商枝道:“家中粮食钱财不要全都带走,土匪进村求财,若是搜刮不到东西,只怕他们恼怒的放火烧村。”

陈族长觉得有道理,让陈耀祖与陈耀宗这么传话,也急匆匆往村里走。

刘氏顾不上许多,她把粮食藏在地窖里,带着银子,一手抱着孙子,一手抱着孙女,喊上大媳妇一起躲到山上去。

苏易听到有土匪,脸色冷沉,叮嘱商枝道:“你也快躲起来,注意安危。”丢下这句话,急忙回老宅,去找苏锦瑟。

商枝将话带到,一路跑回新房的时候,通知林三娘,刘大婶,李大婶,看着村民全都大包小包往山上赶,她松一口气,回新房子找薛慎之。

推开院门,反身把院门合上,她才发现不对劲,陈梅花带着人,直接往她这里过来。眨眼间,已经到了门口。

商枝脸色一白,她连忙把门落栓,跑进屋子里,“慎之?薛慎之?”

薛慎之从屋中走出来,看着商枝满脸惊慌,“发生何事了?”

“就在里面!商枝的家就是这里!”陈梅花嘶哑的声音传进来。

紧接着就是嘭、嘭、嘭的踹门声。

商枝把薛慎之往屋后门外一推,“快,往山上逃!”

薛慎之拉着她一起跑。

商枝挣开他的手,把屋门给关上,沉声对薛慎之道:“快走!我把药方给收起来。”

薛慎之只听见‘嘭咚’一声,院门被推倒,又透过洞开的后门看见有人从药山下来,冷声道:“来不及了。”

他转身把屋后门给封死,窗户也给锁死了。

“陈梅花把人带到这里来,一定是和他们说了你家底丰厚,如果拿到手的银子不满意,一定会激怒杀人。”薛慎之目光冷冽地看着冲进庭院里的人,他跑去厨房,锅里正烧沸了水,他二话不说,舀一桶热水提到小阁楼上。“有人靠近,你从窗户把水浇他们身上。”

“好!”商枝管不了太多,她立即跑去小阁楼,打开窗户,就看见土匪已经到门口,冷着脸,舀一瓢水对着他们泼下去!

“啊——”

滚烫的水泼在土匪身上,他们发出惨叫声。

其余两个有了防备,抬头看向商枝,满脸煞气。“臭娘们!你在找死!兄弟们,冲进去,杀了她!”

土匪一齐冲上来用大刀砍门,门板被砍的“咣咣”响。

商枝咬着牙,又连泼两瓢。

土匪连忙往后撤退。

见商枝弯腰舀水,又一齐使力砍门。

商枝额头上渗出冷汗,心里知道门板坚持不了多久,一定会被破开。薛慎之肯定是对付屋后的几个土匪,她的药粉轻飘飘撒下去,他们估计没中毒,就会被发现。

不行。

她得想个法子,能够一下子将他们全都放倒,不能让他们起防备。

商枝心里急得团团转,突然看着堆在角落里的桐油,她听着楼下传来土匪叫骂声,眼底闪过狠意,拉着桐油到窗户边,倒进桶里。舀一瓢桐油浇下去,一连浇到三个土匪。

土匪抹一把脸,满手油光,脸色陡然一变。

“你们再敢撞门,我就把火种丢下去!”商枝手里举着油灯,一手拿着毛边纸,威胁土匪。

土匪目露凶光,如狼一般凶狠,死死盯着商枝。

商枝听到屋后的门被撞的砰砰响,心里暗自着急,怕薛慎之扛不了多久。她冷着脸,话音一转道:“你们求财,我们保命。各位爷若是只抢钱财,不害人命,我把银钱全都交出来,你们放我们一条活路!”

刀疤脸啐一口,粗犷的说道:“臭娘们,你早识时务,兄弟们也不会蛮不讲理的动粗。你把银子交出来,什么话都好说。”

商枝把油灯放在窗户上,从袖子里掏出几张银票。

土匪们看着银票,眼睛都直了。

自从衙门严打之后,他们就东躲西藏,好多货都在山寨里,那里有官兵把守,身上带着的钱财也花去不剩多少,有一段日子没有洗劫村庄,陡然看见商枝百两一张的银票,如何能不激动?

拿着这些钱财,就能够去逃命。

商枝把银票团一团,朝刀疤脸砸去。

刀疤脸下意识抬手抓住银票,展开一看,里面全是些粉末,脸色一变,连忙将银票丢在地上,粉末飞舞,凑过来看银票的几个土匪,全都给药倒了。

四个人,还剩下一个站得远的土匪。

土匪气不打一处来,一脸狠劲,举着刀对着门一刀下去。

“咣当。”门板倒下,大步冲进来。

商枝心里一急,连忙跑出阁楼,把揉成一团的银票朝土匪砸去。

土匪有了防备,他捂着鼻子,一手把银票给拍开,到底是沾了一点粉末,在身上擦了一擦。

提着刀走向商枝,商枝扶着楼梯,往后退。

大刀划出冷厉的光芒,直直扑面而来,夹杂着凛冽的杀气。

商枝一屁股坐在地上。

突然,土匪脚步一顿,脸色骤变,手掌往身上蹭了蹭,越蹭越是钻心的痒,丢下大刀,不停地挠着手,恨不得把那一层皮撕下来。

他看着发黑的手掌,满目阴鸷,忍着痒捡起刀。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一步的把刀捡起来,架在他的脖子上。

土匪瞪大了眼睛,大刀抵着咽喉,头发丝都被割掉几缕倒在地上,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商枝。

商枝双手握着刀,刀刃划破他的脖子,鲜血顺着刀刃流淌在土匪的衣衫上。

“举起手。”

土匪脸色难看,把手举起来。手臂举起的瞬间,劈手把刀抢过去。

商枝手一翻转,刀刃削去土匪的半个手掌,鲜血飞溅,刀背狠狠劈在他脖子上。

“啊——”

土匪惨叫一声,脖子一痛,昏倒在地上。

商枝脸上被溅着血,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她害怕地想把刀扔在地上,可是看着和土匪缠斗的薛慎之,担心被药倒的人会醒过来,她调头取下麻绳往外跑,动作利落的把土匪双腿双手捆绑住,然后把刀疤脸拖进来。

“住手!”商枝手里的刀对着刀疤脸的脖子,“你们再动手,我就杀了他!”

其他两个土匪,动作停顿,薛慎之挥出去的扁担打在瘦高个的脑门上,鲜血涌出来。

瘦高个摸一把脑门,一手的鲜血,顿时怒了!他脸上肌肉紧绷,凶恶地说道:“杀了他,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

不退反进,一挥大刀狠劲十足,对着薛慎之砍过来。

“啊——”鲜血四溅,苏易手里的剑砍断瘦高个的手臂。

苏易脸色阴森,一脚踹翻瘦高个,与另一个土匪缠斗,薛慎之举起手里的扁担,横扫土匪的双腿,土匪脚下一绊,动作慢半拍,苏易一剑刺穿他的胸膛!

苏易收剑,看着商枝满脸的血,担忧的问道:“你们受伤了?”

“没有。”商枝丢下手里的大刀,急忙看向薛慎之,“你受伤了吗?”

薛慎之摇了摇头,“无碍。”他看向倒在地上嚎叫的土匪,拿着麻绳捆起来。

商枝这才看见门外躺着脑袋开花的土匪,一地坛子碎片。

“家中没有石头,我用坛子砸晕了。”薛慎之解释道。

土匪全都绑起来,商枝看向苏易,“你咋来了?没去山上躲着?”

“村民都躲在山洞里,没有看见你们来,我想着可能出事,就急忙赶过来。”苏易想到他过来看见惊险的一幕,脸色冷冽几分,“好端端你们村为何遭土匪?”

提起这个,商枝满面寒霜,她直接走向门口,就看见缩在角落里听着动静的陈梅花。

陈梅花在等着劫匪洗劫干净商枝家里,再找劫匪要回孩子,听到脚步声,她脸上一喜,看到一身血的商枝,脸色煞白。

“你……你……”怎么活着?

商枝一巴掌呼在她的脸上,一脚踹着她的肚子,将陈梅花狠狠踹倒在地上,满面怒火道:“你勾结土匪,等着被砍头吧!”

陈梅花表情惊恐起来,大叫道:“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她顾不上身体的剧痛,连滚带爬的往后退,满目惶恐,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我、我、我是被威胁的……”

“有什么话,你到县令爷面前去申辩。”商枝掐着她的下颔骨,捏得陈梅花面部痛苦的扭曲,她残忍的压断陈梅花最后一线希望,“村民都看见你带土匪进村,我想你百口莫辩。”

商枝松开陈梅花,把她也给捆起来,然后对走出来的苏易道:“你一起拉着土匪去县城报官。”

陈梅花吓傻了,被拉到牛车上,她一个激灵醒过神来,脑袋一痛,一个臭鸡蛋砸在她的头上。

“你这个贱人!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带着土匪洗劫娘家!你咋不去死!”村民们得到口信,已经下来,仇视着陈梅花。

如果土匪不是被商枝等人治住,抢了商枝家,就轮到他们家了。

怎么能不恨?

村民把烂菜叶和臭鸡蛋往陈梅花身上砸,恨不得砸死她泄恨!

“不能把她打死,咱们不能给这贱人填命,让县令爷砍她脑袋!”有人阻止乡邻动手。

陈梅花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牛车上哭求,“我错了!他们拿孩子威胁我,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

“我娘像你一样,我宁愿去死!”一个小男孩拾起一块石头砸在她脑门上,豁出一道口子,鲜血流出来。

有村民愤怒的怒骂道:“你咋不叫土匪劫你夫家,那么多村庄,偏带到杏花村,你良心喂狗吃了,村里谁没有给过你一口吃的!”

“错了……我错了……我不想死啊!”陈梅花顾不上额头上的伤口,磕头求饶,希望村民能够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可惜这件事情,攸关村民的性命,全都冷眼看着她,无动于衷。

陈梅花希翼地看向吴氏和陈老头,希望他们替她求情!

吴氏面色青黑,脸拉得老长,“老娘生你这个赔钱货,没给享一天福,你就来找老娘索命!你这讨债鬼,自己做的孽,自己去还债!”

吴氏快被陈梅花这个蠢猪头给气死!她想要报复商枝,千百种方法,用这最愚蠢的,带着土匪进村洗劫,不当场活活打死她,算是很讲道理了!

如果陈梅花不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敢带土匪进村,得用鞋拔子抽死她!

陈老头没吭声,实在是陈梅花不厚道。

他们不但不能求饶,还要给家家户户赔罪,免得因为这个祸害被村民排挤,赶出杏花村。

“大家放心,我把这些匪徒送去官衙,县令爷会严惩他们!”

商枝皱了皱眉鼻子,陈梅花身上太臭了,她捏了捏鼻头,赶着牛车去县城。

到达县城的时候,天色都快黑了。

商枝击鼓,衙役拉开门,问道:“何事击鼓鸣冤?”

“官差大人,土匪进杏花村抢劫,我们村民一起把土匪给治住,将他们押送衙门治罪。”商枝放下鼓槌,指着一牛车已经醒过来的土匪说道,“劳烦官差大人回禀县令爷。”

衙役一听是抓到土匪,连忙奔跑着去通知龚县令。

龚县令一家子在吃饭,听到有人捉拿住土匪,丢下碗,都来不及换官袍,匆匆去官衙。

衙役已经帮忙将土匪带到公堂,龚县令疾步进来,看到商枝,愣了一下,“是你们捉住了土匪?”

商枝连忙将来龙去脉交代出来,“他们跑去我家抢劫,我们一起协心协力把土匪给抓住送到官衙,看是不是这些恶徒烧杀劫掠其他村庄。”

龚县令看着刀疤脸,基本已经确认是这几个人。

当时逃出去十几个,在枣树村抓到六个人,还剩下八个,如今全都被商枝等人捉住。

“商丫头,你这回算是立大功!若是让他们逃了,不知道还有多人命丧他们手里。”龚县令看着陈梅花,皱眉说道:“一起押进大牢!明日请各村证人,遇害者家属,开堂问审!”

“是!”衙役门把土匪押进大牢。

龚县令看着薛慎之与苏易,含笑道:“二位捉拿土匪有功,本官待罪犯定罪之后,论功行赏。”

薛慎之与苏易谦虚道:“多半劫匪是商枝抓获,县令爷若要赏,便赏她吧。”

龚县令朗声大笑,“商丫头,你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商枝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用毒治住了几个,如果不是慎之与苏易,只怕我一个人也没有办法脱身,将他们全都绳之以法。”

龚县令心中有数,记下几个人的功劳,“你们几位赶路,还未用晚饭吧?我让人安排一桌菜肴,你们一起共用一餐晚饭。”

商枝之前又惊又怕,心里很紧张,又一路颠簸,早就饥肠辘辘,龚县令留饭,她没有客气,几人留下来吃饭。

他们去后宅,县令夫人已经张罗一桌子新鲜菜,她已经听到丫鬟们传话,只是听说就已经知道其中的凶险。更遑论之前龚县令带官兵去剿灭土匪窝,可是受伤回来,土匪一直未曾如数归案,他便整宿都睡不安,连日在外奔波,疲累得晕过去,郎中诊脉是劳累过度,好言相劝,龚县令方才打算休息一日,未曾料到会听到一件好消息!

县令夫人上下打量商枝,见她没有受伤,心里松一口气。感激地拉着商枝的手,“好姑娘,你真是我与老爷的福星。不但治好我的病症,还将老爷的心病给解决!再多感激的话,都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之情。”

龚县令咳嗽几声,他如何不明白夫人为何如此激动?她是担心土匪一事未结案,他会累得身子给垮了。

“娘,既然商姑娘是您的福星,您便认她做义女得了。”龚星辰在书院念书,听闻他爹过劳晕过去,特地从书院赶回来,他往嘴里扒一口饭,看着商枝道:“反正你总说自己生不出妹妹,白捡这么大一闺女,多占便宜?”

县令夫人瞪了龚星辰一眼,她刚才也是心急,便与嬷嬷提一句,自己没有女儿,若是商枝是她女儿该多好?

这臭小子,就直接给说出来!

也不过问商枝的意见,人家不答应呢?不是让人家为难吗?

话已经说出口,县令夫人的确很心动,她打心底喜欢商枝,而且遇见她总能让他们碰见喜事,对商枝七八分的好感增至十分。

经历土匪事件,县令夫人心疼商枝。她若是爹娘捧在手心里疼宠的,遇见土匪只怕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如何这般冷静地治住土匪?

想到此,县令夫人目光温柔,询问商枝,“商丫头,你愿意认我与老爷做爹娘吗?”

------题外话------

因祸得福,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