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撒谎,捅破了!/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易播完种,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看见不远处站着的高明。

他微微眯起眼睛,高明与高严两兄弟是父亲的心腹,他们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京城出什么事?因而特地来找他们?

苏易放下竹篮,朝他们走过去。

“世、世、世子爷过来了,我、我们咋办?”高明双腿都在抖,被发现了,他们该怎么答?

高严一脚将高明踹进杂草堆里,“闭嘴!”念叨得他也跟着紧张。

高明‘哎哟’一声,脸色都扭曲起来,看见站在面前的苏易,一骨碌爬起来,站在高严的身后。

苏易满身泥泞,他气息凛然,狭长地凤目望向曹管家,等他道明来此的目的。

曹管家心里一突,拱手作揖道:“世子爷。”

“父亲有事情交代你们来办?”苏易瞥一眼愁苦着脸的高明,冷声问道:“你跑什么?”

高明脖子一缩。

曹管家睨他一眼,沉声回答苏易,“侯爷挂心老夫人的病体,派属下们找张神医的踪迹,一路打听找来杏花村,倒是未曾料到世子也在此。你们是来此找人?”说话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苏易。

苏易皱眉,“张神医?”

曹管家脸上带笑,十分坦荡地说道:“张神医是医术高超的游医,他十几年前在杏花村扎根,老奴便寻着踪迹找来。”

得多亏昨日打探商枝,贺继闵提起张神医的事情,他灵机一动,有了对应之策。

“对对对!我们来找张神医。世子爷,您也知道,侯爷对老夫人有多看重。”高明连忙附应曹管家的话。

高严捏紧了拳头,暗骂一句:蠢货!

苏易缓缓点头,说出他来此的目的,“我与阿锦来此也是为找神医给外祖母治病。”

曹管家心里‘咯噔’一下,立即看向田里的商枝,她自小被张神医养大,而苏易方才又帮她播种,莫不是她身怀神技?

越想曹管家的脸色越绷不住。他带商枝进京,主子必定会安排一栋宅子安置小姐,尽力的避开她与夫人、秦家的人接触。

如果她是神医,苏易将她请进京为秦老夫人治病,岂不是与他们碰面了?

管家从未曾有这一刻觉得事情太棘手。

“她一个丫头片子,医术比得过太医院的人?”曹管家心思急转,阻拦苏易带商枝入京。

苏易不悦地说道:“曹管家,你跟在父亲身边多年,还不知人不可貌相?商姑娘的能力远比你想的还要强大。”

曹管家心中凛然,连忙说道:“世子所言甚是,老奴着相了。”

苏易也不打算为难他,只是问起京城中的事情,“家中一切可安好?”

“家中大安,世子放心。”

苏易颔首,“你们在何处落脚?”

“清河镇客栈。”

“若无其他的事情,你们可以先回京。待我劝动商姑娘,即刻入京。”苏易觉得太多陌生人出现在杏花村,对村民来说会闹得人心不安。

曹管家心中一急,“世子,这……”

“还有事?”苏易目光炯炯地望向他。

曹管家心口一紧,总有一种被苏易洞察心事的错觉。他拉着眼皮子,遮掩去眼底的情绪,拱手道:“老奴既然来了,便与世子、大小姐一起回京。”

不等苏易开口,他往后退几步,带着高明与高严离开。

苏易望着他们的背影,目光沉敛,不再多想的继续与商枝播种。

等小麦种全都播完,一起站在小河边清洗。

苏易洗完后,顺便帮商枝把竹篮、箩筐一起洗干净,坐在石头上,看着她把裤腿放下来,搓洗裤管上的污泥。

“你师傅是张神医?”

半晌,苏易突然开口。

他从苏锦瑟口中听过两回,并未曾放在心上,毕竟来此是奔着商枝。可如今曹管家是为张神医而来,他务必要打探清楚。

商枝搓的正认真,突然听到苏易的话,吓一大跳,扭头看向他,脚下一滑,就要跌进水里。

苏易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稳住身形,松开手,保持一定的距离道。

“冒犯了。”

商枝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平定一下慌乱的心情,她吐出一口长气,“没事。你突然问我师父干啥?”看着清澈见底地河水里有小银鱼游来游去,商枝用水搓洗双手袖子,然后上岸。

“问你师傅的名讳,不知方便透露吗?”苏易看着商枝拿着竹篮子去河边,蹲在浅水的位置,将篮子放进水里,“我清洗干净了。”

“我师父姓张名释隐。”商枝提起篮子,竹篮里是小小一条的小银鱼,她连忙倒进另一只篮子里,“我在捞小鱼,回去之后油炸一下,再用辣椒酱爆炒,香辣可口,十分开胃。”

苏易听到张释隐这个名字,暗暗吃惊。

张释隐爱医成痴,一身医术出神入化,却生性不羁,不受约束,自由散漫惯了,极少入京。后来与嘉郡王比试输了赌约,答应入宫为嘉远帝诊病。不过入京一日,不知为何却突然像人间蒸发一般,彻底失去踪影。

未料到他隐居在杏花村,还领养了商枝,至死都未曾再踏足京城。

商枝捞了几篮子,收获不少,看向突然没声的苏易,她问道:“你知道我的师傅?”

苏易垂着眼眸,看着商枝乐此不疲的捞鱼,嘴角微微上扬,“他曾是京城风云人物,到如今世人依旧津津乐道。”谈论的不止是他的医术,还有他成为别人谈资的妻女。

张释隐出身并不低,兴宁侯府的嫡长子,出生便被请封为世子,可惜他一生追求医道,将世子之位让给二弟,被母亲逼迫娶世家女为妻,婚后不过半年,他留下放妻书四海游历。他的妻子并不肯和离,为他生下一女空等着他。

因此,他听闻商枝的师傅是张释隐,才会十分惊讶。

他对妻女漠不关心,独来独往,最后却捡一个孤女养在身边,不得不令人大感意外。

如今回想起来,又忍不住唏嘘,他的妻女只怕至今还不知他已经仙逝的消息。

商枝点了点头,并不好奇。随口嘀咕一句,“他离京十几年,目前为止,你还是第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

这一句话,猛地让苏易变了脸色,目光深暗,“以他显赫的声名,并无人知道他的来历?”

“他并未向别人透露过姓名,我记事起,他一直带着我在四处游历,后来身体不太好,才在杏花村住下来。”商枝回忆着原主的记忆,张老头不曾提过他的过去,只是经常看着她出神,眼底的情绪十分复杂,还小的原主看不懂。

苏易目光沉敛,张神医隐姓瞒名,十几年谁也不知道他。而远在京城千里之外的曹管家,又是如何得知?旁人向他透露的信息吗?若是如此,也该知道张神医早已仙逝。

更重要的是曹管家知道张释隐的真实身份吗?若不知道,凭着商枝说的话,他的名声并不响亮,只是在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罢了,又是如何传至京城?

苏易心里起疑,不知曹管家为何要撒谎,隐瞒到此的来意。

“怎么了?”商枝敏锐地觉察到苏易的情绪不对。

苏易摇了摇头,“走吧。”

商枝看篮子里的小银鱼够一小饭碗,她挑起箩筐回家。

苏易存着心事,并未送商枝,疾步回老宅。

苏锦瑟老实不少。

至从被苏易逮住之后,她不敢轻举妄动。之后陈梅花引土匪进村,被抓起来扭送官衙,她内心不安,便足不出户。

苏易回来,苏锦瑟起身迎上去,“哥哥,你去帮商姑娘种地了吗?”目光落在他脏污的衣裳上,微微皱眉。

“嗯。”苏易欲言又止。

苏锦瑟脸上的笑容淡去,手指紧紧攥着苏易的衣袍,“哥哥,你有事情瞒着我?”

苏易看着苏锦瑟绝美的面容,仿若盛放的牡丹,灼眼招展,她的美与母亲不同,更浓烈艳丽,五官轮廓更多的偏向父亲。

鬼使神差,苏易并没有将遇见曹管家一事告诉她,“我在想何时能够回京。”

苏锦瑟脸色一僵,她轻轻咬着唇瓣,“哥哥,我能住姨祖母家中吗?”

“你不是说要住在这里?为何突然想住在姨祖母家中?”苏易低声询问道:“因为土匪的缘故?”

苏锦瑟摇了摇头。

“那就住在这里。”苏易径自替苏锦瑟做主,在他没有想透曹管家来此的目的,最好不要放苏锦瑟住去姨祖母家中。

苏锦瑟暂时不敢忤逆苏易,着实被那日他发怒给吓到。

“好。”苏锦瑟杏眼蕴含着水雾,楚楚可怜地看向苏易,“我明日要去一趟镇上。”

“我送你去。”

苏锦瑟张嘴想拒绝,苏易却是一副不容置喙的神情,最终把话咽下去。

苏易提着热水去洗澡。

苏锦瑟神色沉郁的坐在炕上,目光落在炕桌上的棋局,执棋一颗黑色棋子,准备放下去。

弄墨神色惊慌的进来,焦急地说道:“小姐,不好了!管家……曹管家来了!”

“啪嗒”一声,棋子掉落在桌子上,弹跳到地上。

苏锦瑟倏然站起身,脸色骤变道:“你说谁?”

“曹管家带着高明与高严来了,他们今日见到了世子,攀谈了一会。”弄墨是知道小姐来此的目的,正是因为知道,曹管家来了,她才会心急,“小姐,我们再拖下去,管家若是将商枝带回京城,咱们不是白跑一趟了?”

苏锦瑟一言不发,侧身坐在炕上。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屋内传来动静,她方才说道:“明日去镇上再说。”

弄墨心里干着急,“可是……”

“闭嘴!”苏锦瑟低喝。

弄墨还想要说什么,就看见苏易出来,急忙低垂着头。

苏易沐浴净身的时候,已经做好打算,曹管家来清河镇,与他们一起回京城,万万再拖沓不得,“阿锦,我们争取一个月能够动身回京。”

苏锦瑟握紧了手指,一个月,她只有一个月的期限……

——

清河书院。

薛慎之记住商枝的话,去书院之前,去墨宝斋买一套文房四宝。

包袱里装的是几样点心,买齐笔墨纸砚,薛慎之先去号舍。

文曲星大喇喇躺在铺炕上看小人书,王春芳在胡吃海喝,李明礼安安静静地坐在临窗的铺炕上抄书。

薛慎之解开包袱,一人给一包点心,然后将文房四宝并一包点心放在李明礼的铺炕上。

李明礼抬起头来看向薛慎之,又看一看炕铺上的东西,他抿抿唇,低声说道:“我不需要。”

“每个人都有份。”薛慎之温声道。

李明礼的视线转向文曲星和王春芳,他们两个人已经动作迅速的拆开纸包,里面是精致的印花糕点。

王春芳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一个,眼睛发光,“好吃,好好吃!这是在哪里买的点心?”

文曲星品尝一口,软糯香甜,奶味香醇,甜而不腻,“这是商妹妹做的吗?”

薛慎之淡淡地说道:“不是,县令府中的厨娘。”商枝原来准备做,只是县令夫人准备太多点心,天气炎热,放久了会坏,便拿过来分给他们。

“难怪我觉得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味。”文曲星舔了舔唇瓣,似乎在怀念着商枝做的美味。

薛慎之浅浅一笑,并不接话。

商枝在芒种,又要赶制药丸,寻找小作坊的地址,休息的时间只怕是不够,哪有时间做饭给他们吃。

“行了行了,就知道你心疼商妹妹。”文曲星看穿他的小心思,抱着糕点收起来,打算晚上吃。

薛慎之瞥他一眼,“你知道便好。”

文曲星捂着自己的小心肝,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恨恨地想着,他来年一定要考上童生试,然后娶个媳妇,免得被薛慎之炫耀媳妇戳心了。

李明礼沉默了一会,他收下点心,将文房四宝退还给薛慎之。

“你不必多言,是商姑娘让你买给我的?商姑娘既然看见了,就该猜到我不会用她的东西。”李明礼将点心放进柜子里,继续抄书。

这时,一道娇俏玲珑地身影出现在号舍门口,清脆地喊道:“师叔!”

整个号舍的人齐齐望去,就看见魏娇玲站在门口,她身后跟着一个脸色冷酷的少年。

“师叔,我可算把你给等来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商枝姐姐呀?”魏娇玲特地说服爹娘,留在儋州府,跟随外祖父一同来清河镇找商枝。

薛慎之看着魏娇玲,不知为何,眼皮子跳了跳,“这几日不会回去,她过两日会来镇上。”

魏娇玲本来很失望,现在听说商枝不久就会来镇上,她又兴奋起来。“商枝姐姐喜欢什么呀?我来找她做客,要送她礼物。”

薛慎之失笑道:“她看见你就会很开心。”

“真的吗?”这句话让魏娇玲十分高兴,她得意的向魏峥炫耀,“我就说了吧,没有人会不喜欢我的!你才是个麻烦,你全家是个麻烦!”

“嗯,我全家是个麻烦。”魏峥冷淡地回道。

“你!”魏娇玲反应过来,鼻子都气歪了!

“哈哈哈,薛兄,这是哪跑来的活宝?”文曲星听到兄妹二人的对话,笑着直捶铺炕。

魏娇玲循声望去,看着抱着肚子大笑的文曲星,眉头紧皱道:“没有人告诉你嘲笑别人是不礼貌的?而且你笑起来真的很丑,声音粗嘎得像菜市的鸭子叫。”

文曲星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一阵扭曲。

王春芳见了,哈哈大笑。

魏娇玲抬着小巴,指着王春芳的方向,“这位哥哥笑起来才可爱。”

王春芳脸色顿时爆红。

文曲星沉着脸,正要反唇相讥,就看见魏娇玲一脸花痴的看向李明礼,气得他够呛。

魏娇玲眼睛亮闪闪发亮地盯着李明礼,赞美道:“公子,你长得真好看。”

李明礼头也不抬,继续抄书。

魏娇玲丝毫不受影响,她自己搬来一张凳子,视线黏在李明礼的脸上。

魏峥嫌丢人,大步进来,拎着魏娇玲离开。

文曲星跳下铺炕,追到门口,看着魏娇玲与魏峥拉拉扯扯地离开,不由的问薛慎之,“薛兄,方才那位女子是谁?”

薛慎之的淡淡瞥他一眼,“院长的外孙女。”

文曲星睁圆了眼睛,“她是院长的外孙女?”

“嗯。”

文曲星张了张嘴,书香门第,不该贞静文雅,举止端庄吗?

可这女子又花痴,嘴又毒,还不知矜持!

薛慎之握着手里的文房四宝,又看向奋笔疾书的李明礼,最终放在柜子里。

他转身的时候,李明礼突然抬头看一眼柜子,又低着头抄书。

文曲星看出气氛不对,连忙问道:“你送他文房四宝做什么?他又不领情。”

“他娘在枝枝手里买东西,多给两百文钱。”薛慎之淡漠的解释。

文曲星惊讶道:“商妹妹手里的东西可不便宜,他娘买得起?”说完,见薛慎之皱眉看向他,呸一呸嘴,“我不是看不起他们的意思,而是他家境贫寒,他娘出手太阔绰。”

薛慎之缄默不语,他不爱提旁人的家事。

文曲星大约也知道,便不再多问。

薛慎之带着书,去找邱令元。

如今已经九月,再过几个月便要赴京赶考,需要抓紧学业。

走在小径上,薛慎之看着不远处的刘乔。

刘乔不如之前风光,整个人削瘦无比,身上穿着以往的袍子,十分宽大,仿佛都撑不住,空空荡荡。

他也看见薛慎之,目光沉郁而阴冷,狠狠瞪一眼,就收回视线,背着包袱从薛慎之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手突然拽着他的衣裳,切齿道:“好一个童生,好一个秀才老爷,你将我给害惨了!”

若知晓薛慎之是秀才功名,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与他争锋!

“如果不是你,我岂会落得如今下场?被逐出书院,蒋立远动用手段,没有哪个书院肯收留我!十年寒窗苦读,十年寒窗苦读啊!我就这么……这么毁了!”刘乔双目发狠地瞪着薛慎之,眼睛里一片血红,面目狰狞。

“你说错了。”薛慎之拽开他的手,慢条斯理地将起皱的衣料抚平,“毁你的是你自己!”

刘乔猛地往后退几步,唇瓣在颤抖,乃至全身都在细微的抖动。

他毁了自己?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他为了做院长的关门弟子,勤奋刻苦,一直以此为信念。可是什么时候变了?

从薛慎之来书院起,他的神童光芒让他害怕,担忧薛慎之抢夺名额,处处针对,一心想将他驱逐出书院。

结果他输了!

此后再书院不尽如人意,失意下染上五石散,渐渐迷失自己,落到如今的地步……

不不不!

刘乔剧烈的摇头,嘶声力竭地怒吼道:“如果不是你来书院,我岂会针对你,岂会落到如今下场?都是你!是你害苦了我!”

薛慎之哂笑道:“凌弱暴寡,不过是自掘坟墓。”

刘乔浑身一僵,仿佛被薛慎之几个字击溃,脸色煞白。

薛慎之之前并未将刘乔放进眼底,如今更是不足为惧,径自离开。

刘乔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错事,将所有的罪责推到薛慎之的头上,如今薛慎之一言道破,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扑通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崩溃地喊叫。

薛慎之脚步一顿,刘乔不过是持强凌弱罢了,若他才学稍差一些,定会被他断了仕途。

如今不过是自食恶果罢了。

邱令元给他放一段时日假期,从乡试高强度的学习中放松。如今为会试备考,又进入紧张的学业中,就连吃晚饭的时间也挤不出来,还是魏娇玲给他送一碗饭,薛慎之草草吃几口,又投入进策问中。

邱令元讲解之后,便布置了《四书》《五经》各一篇,五言八韵一首,策问两篇。

等他做完,已经到子时,回到号舍,洗漱一番,躺在铺炕上便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薛慎之收拾后,带着书去找邱令元。

魏娇玲与魏峥都在,邱令元道:“我昨日布置的课业繁重,主要是为了考考你,今日便休息一日,明日再来上课。”

魏娇玲兴奋的跳起来,她凑到薛慎之面前,“师叔,你带我去找商枝姐姐吧!”

薛慎之揉捏着眼角,点了点头。

他算着今日商枝若是得空,会来镇上清河街的小作坊,正在这附近,直接带着魏娇玲与魏峥去小作坊。

果然,商枝今日一早便来了作坊。

因为有两个药童帮忙,林辛逸倒是很快将两百瓶伤寒药制出来,哑医已经打包好。

商枝过来检验一番品质,等着林掌柜取货。

这时,薛慎之带着人过来,商枝还没有反应过来,魏娇玲奔跑着扑过来,紧紧地抱住她,“商枝姐姐,我来找你玩啦,你想我吗?”

商枝吓一跳,听到魏娇玲的话,她无奈地说道:“想,想着给你做好吃的!”

魏娇玲松开商枝,盯着商枝的脸,发现她的皮肤似乎比之前还要白皙细腻,好奇的问道:“商枝姐姐,你的皮肤好好哦,搽了珍珠粉吗?”

商枝笑道:“不是,我研制的面膜与药膏。”

魏娇玲惊讶道:“哇!你太厉害了!商枝姐姐,你能卖给我几瓶吗?我给外祖母与娘买一些。”

“可以,我送给你几瓶。”商枝去里屋,还有十几组美肤膏与香凝膏,她给魏娇玲拿了五组。

魏娇玲高高兴兴地收下,然后拉着商枝的手往外走,“你送我这么好的东西,我得给你回礼!”

“你不必客气,与我算得这般清楚。”商枝拉住魏娇玲,告诉她,“我等会还要交货,暂时不能脱身。”

“不打紧,我在这里陪你。你不要东西也可以,就让我请你吃一顿饭。”魏娇玲不容拒绝道。

商枝只能答应了,她让魏娇玲自己玩,然后去她的药房里,里面放的是林辛逸做出的霍乱药,至于药效如何还未试用,她不能先上架售卖。

她碾碎一颗药丸,细致检查一番后,拿着两瓶霍乱药出来,她直接给的林玉儿,交代她说,“这里你先不用管,我最近很忙,没有时间留在镇上,你把这两瓶药放在回春医馆,若是有霍乱病患求诊,你便拿出这药丸给病患服用,如果只是呕吐期服药即可,若是引起痉挛,热敷与推拿。加重到脱水期,需要给他补充盐水,再补充糖水,加强后面的膳食补充营养。”

之后,商枝又教林玉儿如何辩证霍乱的热症与寒症,每一种的辅佐治疗法都不同。

“如果是热症,就用三棱针刺少商、曲池、季中等穴,或舌头下方,有青筋或黑筋,刺出紫黑毒血。”商枝见林玉儿提笔速记,她眼底闪过笑意。

林辛逸不知道从何处蹿出来,他双手背在身后,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摇头晃脑道:“如果是寒症,可以用艾灸法,灸神阙、天枢、中脘、气海各穴,以腹中发热为止。”然后,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向商枝,等着她表扬!

“如果用熨法呢?”商枝考校道。

林辛逸瞠目,这下可难住他了。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便如此骄傲自满,心态未摆正,今后难以再有更大的进展。即使是师祖,他的医术出神入化,也是从未停止过钻研医术。你得需知学无止境,更遑论还有许许多多你未曾见过的奇特病灶,也有你未曾涉及过让人惊叹的先进医术手法,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商枝敲打林辛逸一番。

林辛逸蔫头蔫脑,却也虚心受教。

商枝话音一转,赞扬道:“虽然是如此,但是你能说出寒症之法,必然也知热症,这是我加在手札里的治疗之法,在手札三分之二的位置。你很用心的在看手札,并未懈怠荒废,并且熟记活学活用。”

林辛逸咧嘴傻笑,又记起商枝的话,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商枝见他又耍宝,翻了一个白眼,又教熨法传授给两人。

等他们从药房出来,林掌柜正好到了。

商枝让他清点两百瓶伤寒药,暗示地提点道:“若无意外,再过不久,能够有新药。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找一栋宅子,林叔你可有推荐的?”

“这个你可就找对人了!县城南街有一栋两进两出的宅子,屋主举家奔赴京城,要趁早脱手,能够压一压价。”林掌柜说话间尽显商人的本色,“能低个两成。若不是你要,我都想要入手,再搁着转手卖出去。”

价格特别实惠了!

放在平时售卖的宅子,最多低个一成。

而且南街并不算偏僻,靠近官衙,她开药坊,价值高,在官衙的位置最放心不过。

“我明日去看看。”商枝各方面都满意,只等着去看宅子,如果满意她便直接买下来,请人装修一番,购进一些制作药丸的器具,那时候药材正好有一批可以采挖,她再问药商补齐缺的配方药,可以将作坊迁至县城。

这样一来,肯定得加大生产量,那么就必须要大量雇人。

商枝已经做好打算,所有的药材都是炼制药丸,所以不管雇谁都没有关系,每一间小屋子里负责炮制一种药材,制出的粉末再交到林辛逸与林玉儿手中,由他们配份量调制,交给另外一批人捏药丸,不必担心药方外泄。

她将这个想法告诉林辛逸与林玉儿,两个人都十分赞成,“雇人的话,必须得懂医理,这可比较难找。”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我们出的价钱足够,便不缺乏人来。”商枝又丢出一个重磅消息,“若是来为我干活的人,但凡满了三个月,我便能传授他们一些疑难杂症的医术。”

林辛逸道:“师傅,如此麻烦,为何不等名扬之后,将配方直接交给他们?”

“这些药方必须掌握在你师傅的手中。”薛慎之突然出现道:“为何如此有两点,其一能够控制药物价格,其二是你们的护身符。”

商枝颔首道:“虽然总有一日配方会被他们钻研出来,但到那个时候,我们一定成长到不是谁都可以欺压的地步。”

她现在无权无势,所有人的名利掌握在她的手里,到底是利大于弊。

林辛逸满脸严肃,忽而觉察到有一道视线盯着他。

他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傻大妞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看。他鼓着眼睛瞪过去,想要吓唬吓唬她。

魏娇玲指着他道:“你别瞪眼了,像煮熟鱼头凸出的死鱼眼。”

嘿呀!好气啊!

这傻妞哪冒出来的?

林辛逸递个眼神询问商枝。

商枝指着薛慎之。

林辛逸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臂被一只软绵绵地手捏了捏,“我能捏捏你的肌肉吗?”

林辛逸瞪圆了眼睛,眼珠子不由自主的瞟着手臂上那只玉白的手,觉得全身有热气往他头顶涌,脸色顿时涨得通红。

他气势顿时萎了,嘀咕道:“捏都捏了,再问顶个屁用。”

“我可以摸摸你的胸肌吗?”魏娇玲小声的提出要求。

林辛逸顿时炸了,双手护着胸口,往后跳开,“你想干啥!”

魏娇玲委屈的噘着嘴,她搓着手指头,“看你有没有胸肌啊。”

林辛逸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京城来的女子都这么孟浪吗?

“如果你还有腹肌的话,我就上门提亲,嫁给你。”魏娇玲脸颊微微发红,林辛逸虽然长得不俊美,但是身材是她喜欢的。

林辛逸‘嗖’地一溜烟跑了。

魏娇玲看向商枝,眨了眨眼,“他是害羞了?”

“……”商枝默了默,“可能是的吧?”

魏娇玲看向面瘫脸的魏峥,软磨硬泡,“哥,你请他去泡温泉,替我看看他有没有胸肌和腹肌。”

魏峥冷哼了一声。

“哥哥最好了。”

“……嗯。”

魏峥木着脸从咽喉里挤出一个音。

商枝觉得没眼看,她和林玉儿对望一眼,默默地移开视线,实在不忍心说林辛逸手臂上结实的肌肉是干苦力活练出来的,身上就和白斩鸡似的。

不过,她看魏峥的眼神,有一种魏娇玲要栽的感觉……

忙活完,商枝一行人去同福酒楼用膳。

谁也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小作坊的时候,哑医从锅炉边上站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薛慎之。

薛慎之临出门若有所觉,回头望来,只见哑医在搅拌锅里的药材。

魏娇玲缠着商枝说话,魏峥单手拎开她,将商枝身边的位置让给薛慎之。

薛慎之看魏峥一眼,自然而然的站在商枝的身侧。

魏娇玲不满的瞪魏峥,这时,她看见二楼走廊两个人,愣了愣,然后欢喜地喊道:“锦瑟姐,苏易哥。”

苏锦瑟见到魏娇玲微微惊讶,又看到她身边的商枝,抿紧唇,目光掠过薛慎之,又再看了一眼,隐约觉得薛慎之便是她在老宅见到背影的男子。

苏锦瑟敛去思绪,微微浅笑道:“玲妹妹,你怎得来这里了?”

“我外祖母过寿,举家来祝寿。倒是你,伯母让你一个人独自离京这般远,她能舍得吗?”魏娇玲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锦瑟朝商枝看一眼,便又听魏娇玲介绍道:“商枝姐姐,她是平阳候府的大小姐苏锦瑟,苏易哥是平阳候府世子爷。而且镇国大将军秦景凌是他们的舅舅,前几个月抗倭胜利,十分得皇上看重。秦老夫人十分和蔼,身体有疾,你……”

“娇玲!”

苏锦瑟拧紧眉心,心里有一种恐慌感,拼命捂着自己的身份,突然间别魏娇玲跳出来揭开,她就有一种如今的地位,正在向商枝流失的感觉。

商枝也奇怪,好端端不着调的魏娇玲,为何突然将苏锦瑟的家底透露给她?

是想要请她进京治病,攀上秦家和苏家的高枝?

还是猜想到他们的来意,给她提个醒?

不管是哪一种,苏锦瑟与苏易的身份都让她吃惊,没有料到两个人是秦景凌的外甥。

莫不是因为心疾的药,他们才特地找过来?

“锦瑟姐,你脸色怎么发白?身体不适吗?”魏娇玲忍不住担心,“让商枝姐姐给你号脉。”

苏锦瑟掐死魏娇玲的心都有了!

她苍白的面容上露出浅浅的笑容,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头,眸光温柔的望向魏娇玲,“你不用担心,我早膳没用多少,如今正晌,还未吃饭饿得头有些晕。”

苏易一听苏锦瑟饿了,他招呼道:“各位一起用膳。”

苏锦瑟轻柔地说道:“哥哥,他们与我们一起,只怕会不自在。”有魏娇玲在,生怕她这嘴上把不住的门的丫头,将不该说的给说出来。

魏娇玲一点不客气,“锦瑟姐,我想你们了,好久都不见。大家坐一起吃,气氛也热闹。”拉着商枝与魏峥一起进去。

苏锦瑟狠狠地咬紧牙关,觉得魏娇玲十分碍眼!

再心不甘情不愿,苏锦瑟也只得忍耐,她脸上强撑着笑意。

魏娇玲已经落座,歪着脑袋道:“锦瑟姐,你不高兴吗?”

苏锦瑟尖利的指甲扎进手心,脸上几乎控制不住的扭曲,面容上却笑得越发柔美,“怎么会?我只是在想你很喜爱吃甜食,等一下满桌子都摆满甜食,我只能干看着,特别苦恼而已。”

魏娇玲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苏锦瑟,鼓着腮帮子道:“你体态匀称苗条,就算吃了一碟子甜食也无妨。苏伯母和我一样,最爱吃甜食了,还是那般身姿纤细,遭人嫉妒!”

这一番话,让苏锦瑟眼皮子一跳,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张口就要打断,就听见魏娇玲道:“咦,说起苏伯母,我觉得商枝姐长得很像。”她看一看苏锦瑟,又看一看苏易,最后视线落在商枝的脸上,“锦瑟姐像苏伯父,倒是商枝姐与苏易哥有点像兄妹,相貌随了苏伯母。难怪我觉得商枝姐让人很亲近,原来是看着面熟呀。”

“啪嗒——”

苏锦瑟失态的打翻茶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