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定亲,哥哥的阻拦/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氏双眼一瞪。

干娘?

还真的是亲人?

她瘪着嘴,眼风扫过几个人,满脸的怀疑。

“糊弄谁呢?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要真有能耐的干亲,还会闷声不响?”吴氏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县令夫人是商枝的干娘!

有钱富贵人家,愿意认一个野蛋子做义女?

嘁!咋可能?他们最瞧不起乡下人。

县令夫人脸色冷沉,商枝在村子里,经常这般遭人欺负?

“你们身为长辈,不说关照枝枝,也不该是这般刻薄的嘴脸。将她踩低了,能衬托出你的高贵?不会!只会显得你内心丑陋,欺负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你觉得很得脸?”县令夫人目光凌厉,看向吴氏道:“她的好,她的坏,都与你们无关,妨碍不了你们什么事情,所以给我闭嘴!再敢让我听见你对枝枝说什么难听的话,别怪我们以权压人!”

以权压人四个字,县令夫人说得理直气壮。

若说是商枝理亏在先,她如此说,难免显得太过霸道!

就她所看见的仅仅是捕风捉影的猜测而已,因为内心的嫉妒,针对商枝,对她言行嘲讽、侮辱,她简直就不能忍!

对待这些人,根本就不要客气!

“哟!理亏了?用权压人,你是县令爷吗?能抓我去蹲大牢?就算你是县令爷,我没偷没抢,你能把我咋整?她敢做还不许人说?我就说了!倒想瞧瞧你们咋个用权压人了!”吴氏对商枝十分痛恨,如果不是她,陈梅花咋会被关进大牢?越想心里头越恨,冷笑着说道:“她是个有爹生没娘养的小贱货,专干勾引男人的勾当,我看她爹娘就是看出她是个不安分的下贱胚子,才把她给扔了,你们要和她说亲……啊……你想干啥!”

一个拳头横冲直击过来,吓得吴氏一屁股坐在地上,‘咔擦’一声,脸色发白的看着她身后的苦楝子树干应声而断,她背脊一凉,摸着自己的脸,心里一阵后怕。

苏易收起拳头,冷冷瞥一圈围观的村民,森冷的说道:“你女儿与土匪勾结,你一家到底有没有参与,谁也不知道。你刚才说商枝与他们是亲人,就主动搬出杏花村,为了杏花村村民的安危,你们一家还是搬出去的好!”

“胡说八道!谁和土匪勾结了?我们一家是清清白白,老实的庄稼汉!”吴氏心里顿时一惊,日夜担心受怕,就是怕乡邻将他们和陈梅花搅合在一起说事,如今心里最担忧的事情,被苏易一语挑破,她当即就炸了,劈头盖脸的怒骂道:“你别以为是京城来的,就可以随便破脏水!你再敢往我头上乱扣屎盆子,老娘和你拼了这条老命!”

苏易拳头捏得咔咔响,手背上的青筋爆出来。

商枝走过来,不轻不重的用掌心压住他的手腕,冷声说道:“我不和你打嘴仗,他们是我的干娘和二哥,相信你一定能做到言出必行。”

吴氏脸色铁青,呸一声,一口浓痰吐在商枝的脚下,耍起无赖。“老娘就是放嘴炮!我不搬,你能把我咋样?你能拿出我说了要搬出杏花村的证据吗?”

“方才大家都听见吴氏说的话吗?”商枝环顾一圈众人,“陈梅花勾结土匪,被判决徒三千里。想必各位乡邻都知道,陈梅花的夫家是土匪窝,陈梅花绳之以法,可她的夫家会不会与人再里应外合的报复杏花村,就不得而知了。”

吴氏瞪大眼珠子指着她气的肝颤,愣是说不出话来。

这个贱人!摆明在威胁村民!

“商丫头,咱们都听见吴氏的话,她说你和这位夫人公子是亲人,她就搬出杏花村。”有人站出来说道。

“是啊,这个吴氏可没安好心!商丫头为村里做好事,帮扶大家发家致富,她心里嫉妒,到处针对商丫头,找商丫头的麻烦!”

“商丫头也没有说不许她种,她自个躲懒不肯干活,又嫉妒大家。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陈梅花那种白眼狼,带着土匪洗劫娘家!改天大家都挣银子,吴氏保不齐又会作恶损害大家的利益!”

“对!这种人是害虫!赶出去!”

“赶出去!”

村民们心里也害怕,土匪洗劫村庄的惨剧,他们听听就觉得悚然,更别提差一点就遭遇过,十分痛恨!

吴氏急眼了,连忙解释,“不、不、不……我、我没有……”

可陈梅花早已犯众怒,如今商枝拉拽着那根引线,立即就将那股愤怒牵引到吴氏身上。

“别和她废话,咱们上她家把她的东西全都扔出去!赶出杏花村!”

村民们立即去吴氏家搬东西。

吴氏慌张追赶过去,看着屋子里的情形,一拍大腿,“哎哟!可要了我的命!你们不许乱动,磕坏了可要你们赔!”她从村民们手里将东西抢过来,重新放回原位。

李大婶一把将吴氏推搡倒地,“你这家子祸害别留在村里祸害大家,识趣地赶紧滚蛋!”

“不,我不走!杏花村就是我家,我哪儿也不去!”吴氏见阻止不了大家,跳了起来,指着大家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有奶就是娘的畜生,商枝放个屁都是香的!我和老陈是不是土匪,瞎了你们的狗眼看不见吗?谁敢把我的东西丢出去,我就烧了谁的屋子!”

刘大婶冷哼道:“你自个教的闺女不学好,心肠歹毒的带着土匪祸害咱们乡邻。不将你们一家子都扭送官衙,已经算是看在几十年乡邻的情面上。你张口闭口,要烧乡邻屋子,我们可不敢留你!”

吴氏脸色青黑,眼见乡邻一人一包的把东西收拾往外走,扑上去抢,“不许丢!都给我站住!站住!”

“嘭”地一声,大家把东西扔在地上。

吴氏顿时被怒火烧红了眼睛,凶神恶煞的看向商枝,嗷叫一声,扑过去就要厮打商枝。

“反了反了!这个悍妇!她不但骂人,还敢打人!”县令夫人气得心口疼,指着吴氏道:“龚星辰,你杵着做雕像呢?没瞧见有人敢欺负你妹妹!快把这个悍妇抓起来下大牢!”

龚星辰和苏易一人抓着吴氏一条膀子,阻止她发疯。

“你们凭啥抓我下大牢!凭啥?”吴氏披头散发,满眼凶光的咒骂商枝,“小贱人,你敢把我赶出去,你就不得好死!生儿子没屁眼,生闺女是娼妇!你会遭天谴报应!唔唔……”

商枝脱鞋塞在吴氏的嘴里,“你嘴真臭!”

吴氏看着鞋边上沾着牛粪,恶心得直翻白眼。

闻讯赶来的陈族长,看到县令夫人,连忙拱手道:“县令夫人,您今儿得闲来杏花村,是有何事吗?”

县令夫人冷淡的说道:“我来看望我女儿在村里的生活过得如何,真是长眼见了!一大把年纪,也有脸欺负一个小姑娘!还动起手来!”

众人哗然,原来这贵妇人竟是县令夫人?

他们对商枝又嫉妒,又敬畏。

吴氏满脸惊愕,震惊地看向县令夫人,似乎没有想到她竟是县令夫人。

完了!

她真的得去蹲大牢了!

吴氏哪有之前的嚣张气焰,她快要吓尿裤子了。

“唔唔……”吴氏激动地喊叫。

陈族长心中讶异商枝竟然认县令夫妇做干亲,又觉得在意料之中,她本就与众不同,能得县令夫妇赏识,自然是她的造化。

“族长,吴氏自己要搬出去住,咱们乡邻帮她收整东西咧。”

“她与土匪勾结,谁知道下回眼热,会不会带着土匪再来洗劫咱们?可不能留下这祸害!”

陈族长让人取下吴氏嘴里的鞋子,吴氏眼泪就掉下来,颤声说道:“我搬!我现在就搬!别抓我蹲大牢!”她看见贺良广和贺大昌,进了官衙吃一顿板子,打得屁股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她可受不了这个罪!

吴氏早就吓得屁滚尿流,龚星辰和苏易一松手,她慌手慌脚,捡起地上的东西往村口跑。

有人问起陈老三,“吴氏搬走了,陈老头还在地里干活,他也赶出去?”

“陈老头是个老实的,可惜摊上这么个婆娘。”

“他留着可以,吴氏那臭娘们坚决不行!”

然后陈族长问商枝,“商丫头,你觉得如何?”

陈老头没有坏心思,商枝地里雇人干活,每一次陈老头都来,勤勤恳恳地干活,手脚勤快利落。

“听乡邻们的。”

陈族长点头道:“行,我这就去找陈老三说。”

然后让大伙都散了,去找陈老三。

贺氏也混在人群里灰溜溜走了。

商枝看着还站在不远处的周蔓,就见周蔓脚步轻盈的走过来,她目光盈盈看着龚星辰与县令夫人,温柔婉约道:“我方才一看便知您与商枝是亲人,两个人虽然样貌不相似,你们之间的氛围却透着母女的温馨。眼睛是骗不了人,夫人看着商枝的目光很慈爱。”

县令夫人看着面容含笑,贞静舒雅的女子,身上穿着细软的棉裙,与村民的穿着打扮格格不入。

她转头看向商枝,不知对方的身份。

商枝向县令夫人介绍道:“她是镇上安仁书院周院长的女儿周蔓,慎之弟弟的妻子。”

县令夫人了然,薛慎之家中情况她早已听老爷说过,他的娘偏疼幼子,对薛慎之十分苛刻,母子关系并不好。这样一想,心中有个对待周蔓的尺度。

何况,她虽然深居内宅,但相公是县令,耳濡目染下也会几分看人之道。方才周蔓看似在为商枝说话,却暗含其他的意味,挑动着别人出头,她只管坐在后面看戏。

“念过书的人,与没有念书的人,经由周姑娘一对比,我方才知晓其中的差距。”一个口腹蜜剑,一个喜怒于形。

周蔓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有点摸不清县令夫人话中的意思,是善意还是另有深意?

她不安的捏紧袖子里的手指,嘴角牵起淡淡的笑意,“只是认字明理。”

“可以再多认几个字。”县令夫人说着,握着商枝的手,拉着她往家中走,“枝枝,娘买了猪肘子,我听慎之说你最爱吃这道菜,特地买了两个,中午让常乐做给你吃。”

商枝笑着挽起县令夫人的手臂,“不用了,您和二哥来这,我亲自下厨给你们烧饭。”

“不累吗?刚才种一片地,先歇着,以后有时间烧饭给我吃。”县令夫人目光温柔,看着商枝晒红的脸颊,捏了捏,“回去敷个面膜。”

商枝揉搓着脸颊,“我擦个面霜就好了。”

县令夫人将帷帽戴在她头上。

周蔓看着有说有笑离开的母女两,尖利的指甲紧紧掐进手心,尖锐的刺痛让她勉强保持着理智。

她就不明白,商枝一个村姑,所有的气运全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薛慎之放着她不要,挑中商枝。如今竟连县令夫人都对她另眼相看!

周蔓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只觉得商枝命太硬,贺平章那般算计她,都给她逃过一劫!

“小姐,回去吗?”婉晴询问道。

周蔓‘嗯’一声,往薛家而去。

看着破败的院子,眼底充斥着浓烈的厌恶。

许氏正喂完猪食,看着周蔓回来,她面色微微一变,想问她去哪里了,眼见周蔓不快的神色,心中一颤,提着木桶去厨房,照面都不和周蔓打,就怕周蔓又刁难找茬。

她现在是没有办法,周蔓肚子里怀着薛家的孙子。薛宁安对周蔓死心塌地,就连他肖想的小许氏,也不再提着收入他房中,全幅心思都在周蔓的身上。

但凡她不听周蔓的指挥,周蔓就会变本加厉的指使着薛宁安。她不想劳累薛宁安,只得忍气吞声去干活,周蔓却是处处挑刺,大发一通火气。

“你站住!”周蔓看着许氏提着猪食桶进屋,肚子里的火气往上涌,她快步走过去,“饭做好了吗?”

许氏停下脚步,右脸被周蔓成亲那一日用热汤泼得烫出一点疤痕,她抓紧木桶,“宁安还没有回来,也没有到饭点,我还没开始做。”

周蔓怒道:“人都没吃,猪开始吃上了!在你眼里我连畜生都不如?”

“不……不是,我……我现在就去做。”许氏匆匆钻进厨房里做饭。

周蔓坐在饭桌前等,不一会儿,许氏将一碗面疙瘩放在她的面前。

“你做的是什么?猪食吗?你倒去喂猪,猪都不会吃!”周蔓端起面疙瘩砸在许氏脚边,天气热,许氏穿着草鞋,滚烫的汤汁烫得她尖叫。“我要吃肉,你去买一个猪肘子!”

许氏抬腿单脚跳,脚背上起一片燎泡,痛得眼泪掉了下来,她心里委屈极了,无论做什么,在周蔓眼底都能挑出刺,发一通火,浪费家里不少食物和器具。

薛慎之不给她银钱之后,栓子被送进军营,每个月不再能抠搜栓子的银钱,用来贴补家用,她如今手里头也没啥银钱,每次想找薛慎之要银钱,想到商枝喂她吃的药,那种快要死的感觉,令她恐惧得不敢去触商枝的霉头。

想到这里,许氏哭得更伤心,她觉得自己命好苦啊。儿子不孝顺,儿媳心不慈,每天奴役着她干活,挨骂,甚至挨饿!

周蔓听着许氏哭,心里憋着一团邪火。嫁过来一个多月,别说每顿白米饭,就是连肉也越来越见不着!

想到商枝大鱼大肉,吃香喝辣,她怀着身孕,只是吃面疙瘩,她阴着脸,“哭什么哭?家里又没有死人!我都半个月没吃肉,肚子里还怀着薛家的孙子,你是想虐待我啊!”

“没……没有银钱了。”许氏抬手擦干眼泪,掏干净袖子,只剩下三个铜板,“你……你拿银钱给我去买……”

“做梦!我给你薛家生孙子,你还想我掏嫁妆养你们一家子废物?我告诉,今儿个晚饭没看见肉,你等着瞧,看我怎么磋磨死薛宁安!”周蔓死死掐着许氏的软肋。

“嘭”地一声,周蔓走进里屋,门板摔得震天响。

许氏怔怔地看着,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人干瘦得厉害,明明只有四十多岁,苍老得仿佛有五六十岁。

许氏再也忍不了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哭,指天骂地,“哎哟造孽啊!我的命咋那么苦啊,本来以为是娶个贤惠的,哪里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是个恶毒催命的东西!我到底是犯了哪路神仙,把我往死路上逼!”

“哐当!”

里屋传来一声瓷器碎裂的巨响,吓得许氏屁滚尿流,慌手慌脚冲出屋子去借钱。

她在村里人缘不好,许氏转悠一圈,只有陈族长家借给她十个铜板。

有人意味深长的对许氏道:“薛慎之是有大出息的人,你若对他好一点,咋会落到这般田地?你还不知道吧?商枝可是县令夫人认下的义女,但凡你之前是个聪明的,好好捧着他们,不得穿金戴银,吃香喝辣?”

许氏心里不是滋味,商枝咋就还得了县令夫人的青眼?

县令夫人是有多眼瘸?

心中这么想着,回去的路上,她特地绕到商枝新房子门口,闻到浓郁的肉香味,忍不住吸了吸口水,迈不动腿。

许氏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尝过肉腥味,兜里十几个铜板,还未焐热就得给周蔓买猪肘子,她实在是舍不得。

突然看见薛慎之从屋子里走出来,许氏连忙侧身躲开,手里拿着半截油皮发亮的猪肘子,放在狗盆里喂狗。许氏捏紧了衣角,终于见识到乡邻说的吃香喝辣!

商枝家的狗都有红烧猪肘子吃,如果她那时候对薛慎之好,如今她是不是得过上阔太太的日子?

许氏眼睛发直的盯着狗盆里的猪肘子,狠狠咽一口口水,眼见小土狗咬着猪肘子往她这边的方向走过来,许氏捏着的掌心里沁出薄汗。突然,她心里想着,如果这个猪肘子她拿回去,兜里的钱就不用另外买猪肘子了?

这么一想,许氏再也挥不掉这个念头,看着小土狗叼着猪肘子,趴在树荫下,她紧了紧手心,想抢又胆怯。

小土狗不知道自己的肘子被惦记呢,选个舒服的姿势趴在地上,松开嘴将猪肘子放在爪子上捧着,张嘴准备啃,一只手快速的抢走猪肘子。

“!”小土狗皱着鼻子,看着空空如也的爪子。

许氏眼疾手快的将猪肘子抢到手掉头就跑!

“汪汪汪——”

小土狗背上的毛瞬间炸开,发出吼声,露出尖利的獠牙,飞奔过去追咬许氏。

许氏被这短毛畜生咬过,心里害怕,可手里的猪肘子她也舍不得丢下,抓紧了猪肘子,闷着头惊慌的往院子里跑。

小土狗扑过去咬住许氏的裤腿,许氏又急又慌又怕,心都要跳出来,连踹好几脚,‘嘶啦’一声,裤腿被小土狗撕下一块碎布,许氏一阵肉疼,为护住怀里的猪肘子,她顾不上那么多,连忙躲进院子里,‘嘭’地一声,把院门合上。

许氏听到门外小土狗挠门吼叫,背抵着门板,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闩门,不再管门口小土狗,她转身进门。

许氏舀一勺水冲洗一下猪肘子,放锅里再煮一下,就是在面上刷一层盐水,盛碗里,闻着肉香,她忍不住想咬一口。

“你敢偷吃小姐的肘子!”婉晴从里屋出来,就看见许氏端着碗,想在肘子上咬一口,拉着脸,劈手从她手里抢过碗,冷哼一声,端着猪肘子进里屋,“小姐,刚出锅的猪肘子,您趁热吃。”

周蔓接过碗,浓郁的肉香味扑鼻,她忍不住也有些犯馋,半个月没吃过肉,嘴里寡淡得很。筷子插进猪肘子,挑起来咬一口,猪肘烂软而有嚼劲,肉味醇香,肥而不腻,她忍不住怀疑,许氏有这么好的厨艺吗?

忽然,周蔓手一顿,看着肘子上有对称的牙印,“这是什么?”

婉晴凑过去看一眼,“是筷子刺破的洞?”

周蔓没有多想,不紧不慢将半截肘子吃完,端着水喝一口,十分的满足。

“你告诉她,明天再买一个猪肘子。”周蔓靠在枕头上,抚摸着肚子,小腹还未显形,她对肚子里那块肉,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用来要挟许氏的利器。

婉晴出去将话带给许氏,许氏脸色变了变,摸着兜里的铜板,没有吭声。

小土狗挠了半天门,吼叫半天,不见门开,它耸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回新房子。

商枝看着它嘴里叼着一块破布放在她手心,用嘴蹭了蹭她掌心,不由得纳闷,“今天给你加餐,你叼着肘子跑哪撒欢?”

“汪呜。”

小土狗情绪很低迷,趴在地上,前爪子搭着脑袋,睁着眼睛在思考狗生。

整不明白有人居然狗嘴夺食!

龚星辰帮忙将一锅饭端出来,放在地上

薛慎之摆碗筷。

县令夫人亲自下厨煮一碗甜汤。

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摆满了菜。

青椒炒虾仁,糖醋五花肉,山药木耳芹菜片,香菇鸡肉汤,孔雀开屏鱼,驴打滚,红烧猪肘,甜汤。

龚星辰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忍不住舀一勺鸡汤喝一口,挟一筷子鱼肉,不一会儿功夫,将一桌子菜全都尝一遍,每道菜都口味独特。清蒸的孔雀开屏鱼保持了鱼肉的甜味,口感十分鲜美嫩滑。糖醋五花肉焦香中带着酸甜,嚼劲十足。青椒炒虾仁鲜美中带着香辣的味道,很开胃下饭。

原来是想尝一下,给商枝一个面子,赞美几句,尝着尝着端着碗坐下来敞开肚皮开吃。

县令夫人看着龚星辰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嘴里还没吞咽下去,又塞一筷子,鼓着腮帮子,吃着满嘴油光。

龚星辰含糊不清的说道:“果然菜中带点辣,又香又够味。”

县令夫人坐下来,薛慎之给她盛一碗饭,然后又给商枝盛好饭,商枝给他成一碗鸡汤。

一家人坐下来吃饭,不一会儿,就看见县令夫人一开始优雅的尝几筷子,虽然继续维持着优雅的动作,但是下筷子的速度明显提升许多。

商枝和薛慎之两人含笑的对望一眼,安静地喝汤。

一顿饭吃完,大部分菜都祭了龚星辰的五脏庙。他吃着驴打滚,喝着甜汤,“驴打滚豆香馅甜,入口绵软,虽然粘但是不粘牙,比我在点心铺子里买的好吃。”嘬一口甜汤,“你手艺好,秦伯言才邀你入股?真是奸商,你自己开酒楼,哥替你打点,你只管躺着数银子。”

“你别白费劲了,我不会开酒楼。”商枝看着他贼心不死,又补充一句,“也不会帮你,毕竟我先答应秦大哥。”

龚星辰不满的哼哼两声,又塞了两块驴打滚。

商枝知道他怕是喜欢甜食。

县令夫人捧着茶水喝,靠在椅背上,满足而惬意,不禁庆幸她没有极力劝阻,不然得少了一顿口福。想到商枝的好手艺,她回去后可得在老爷面前炫耀。

“慎之学业不繁忙吗?”县令夫人询问薛慎之,他今早去书院,是因为他们过来,方才提前回来?

薛慎之放下茶杯,看一眼商枝,温声说道:“今日向老师告假,请他选一个黄道吉日,届时上门提亲,向您求娶枝枝。”

原来他大清早去镇上找人选日子?

商枝心中悸动,面皮微微发热,她眼角余光扫薛慎之一眼,低垂着眼眸,盯着茶杯里的浮动的茶叶。

两人彼此交心,谈婚论嫁,不过是水到渠成。

薛慎之突然摆在明面上提出来,商枝到底是羞赧,竖着耳朵听县令夫人的回话。

县令夫人惊诧,似乎没有料到薛慎之如此重视他们。其实只要商枝答应,薛慎之不来龚府提亲都可以,但是他却十分周到的顾全大局,不愿商枝委屈。

只这一份心意,便无法让人置疑他对商枝的感情。

“只要枝枝点头,我们没有不答应的。说起来,我们是枝枝的娘家,日后万事有我们撑腰,只望你们能够和和美美。”县令夫人最大的憾事是未能生一个女儿,如今半路认一个闺女,还未看够宠够,她却要嫁人,心中一时升起伤感。

她抬手握着商枝的手,是打从心底将商枝当做亲生的疼爱。

“日子看好是哪一天?”县令夫人心里想着商枝成亲太着急,她还没来的及置办嫁妆呢,如果是先定亲,等薛慎之从京城回来再举行婚礼,她还有时间去置办嫁妆。

“还有三日。”薛慎之并不如表现得这般镇定,心潮澎湃,定亲之后两人的婚事算是稳妥了。

县令夫人道:“等你回来,正好金秋八月成亲。”

商枝原来觉得定亲早,可转念想着来年八月成亲,似乎时间又太长久?

“好。”薛慎之转头问商枝的意见,“你觉得如何?”

商枝脸色绯红道:“随你们安排。”

话音一落,膝盖上的手被宽厚微凉的大掌握住,商枝抬头看向薛慎之。

薛慎之望着她的双目,眼尾泛着桃色,清泠泠的眸子蒙着湿润的水光,眼睫颤抖着,撩动着他的心跳。

他抬手给她理了理鬓发,在她耳边问,“那一日,你与我同去?”

商枝感受到耳边灼热的气息,泛起一种异样酥麻的感觉。本来是说到亲事心里紧张,如今他又挨得这样近,忍不住别开脸,“我自然是要去的。”

薛慎之闻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唇角不自觉流露出愉悦的笑意,握着她手掌的手力道紧了几分。

确定好在三日后,去龚府提亲,县令夫人与龚星辰便准备回去。

商枝特地做了几样甜食装在食盒里给龚星辰带走。

龚星辰坐在马车上,揭开食盖看一眼,斜睨她一眼,“哥没白疼你。”又从袖中摸出一个钱袋子扔给商枝,“给你买面人玩。”

商枝无语,她都长大了,还玩面人,又不是小女娃。

“谢谢二哥。”商枝清脆的说道。

龚星辰背脊一僵,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钻进马车内拍着胸脯,一脸激动又幸福的模样,傻笑着在回味什么。

县令夫人被他吓得不轻,拍了拍他的脸,“你吃多了,撑坏脑子了?”

龚星辰一脸她不懂的模样,感叹道:“我同窗成日里在我面前炫耀,今日妹妹给他做什么,明日给他缝什么,最幸福的是给妹妹银子,听妹妹甜软地说谢谢哥哥,心都要酥炸了。哼!如今我可是也有妹妹!”

果然如同窗所言,给银子后听到她清脆的一声谢谢二哥,小心肝跳得太快都要崩不住了!

县令夫人淡淡地睨一眼龚星辰,果然是个傻儿子。

“哥哥爱护妹妹,疼宠妹妹自然觉得幸福,哪里是银子衡量的?”县令夫人目光锐利的看向龚星辰,“你哪里来的银子?”

龚星辰立马正襟危坐,“我给人抄书。”

“哟,就你一个童生考七八年还给人抄书呢!”县令夫人满脸嫌弃。

龚星辰捂着脑袋,缩在马车角落里,嘀咕道:“那是我不乐意考,别说童生,秀才都不在话下。”

“你倒是考呀!”

“……”

“薛慎之马上考状元要做官,你连一个童生都考不上,日后枝枝被欺负,你给她讨公道的资格都没有。”县令夫人继续打击。

“……”

“枝枝有你这么没有用的哥哥,是我对不住她。”县令夫人拿着帕子擦眼角。

龚星辰看着他娘演上了,忍不住说道:“妹妹一针都能扎废他,都轮不着我给她讨公道。”

“你说要你有什么用?”县令夫人怒瞪他。

龚星辰默默地闭嘴,心想他用处可大着呢!

他心里想着商枝收下银子笑眯眯的模样,决定这次多出点货,给她囤嫁妆。

商枝不知道龚星辰为了听她多喊几句二哥,暗搓搓的给她囤嫁妆。

她收拾完屋子,想着过了好几日,陶氏那边还没有消息,不由得去陈家找她。

陶氏拉开院门见到商枝愣了一下,她抿着唇角,没有吭声。

商枝敏锐的觉察到陶氏态度的变化,她主动问道:“你爹回家了吗?”

陶氏看商枝一眼,欲言欲止。

“有其他疑问?”商枝道。

陶氏摇了摇头,犹豫半晌,最终是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我爹不愿意治,商姑娘,谢谢你。”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二两银子给商枝,“我问过绣楼,你给我描的花样,值十两银子,我分给你二两。”

商枝这时候岂会不知陶氏有问题?

她看着递过来的二两银子,觉得陶氏和她之间的矛盾,只有在陈源身上。

陈源对她的心意是在成亲之前,成亲之后,他对陶氏一心一意,若是陶氏觉得不能够接受,想与她划清界限,她也不会勉强。

商枝收下二两银子,淡淡地说道:“只希望你今后回想起今日这一幕,仍旧能够坚守着你是对的!”说罢,转身离开。

陶氏望着商枝的背影,张了张嘴,听到陈源在身后问,“谁来了?”她紧紧咬着下唇,关上门,“没谁。”

陈源定定看她一会,没有吭声,转身进屋道:“吃饭了。”

陶氏进屋,看着绣架上绣一半的《蓝田玉》握紧了手心,她告诉自己没有错。

没有哪一个女人不会介意相公心里的那个女人。

只是为何要是商枝呢?

陶氏黯然的想着。

商枝猜到陶氏的心思,自然会与陈家保持距离,不会再和陈源与陶氏沾边。

她直接去陈族长家,正好是陈族长开门,商枝道:“陈叔,药材有一批可以采挖,你明日让大家一起采挖,整理好之后,我再一起称重给银子。”

陈族长显然也很高兴,“好,明日我通知乡邻。”

商枝通知陈族长后,便回去了。

接下来商枝忙着采挖药材,而薛慎之在置办提亲的礼物。

吴氏这个时候悄悄抱着她的东西摸回陈家,她鬼鬼崇崇的推开门进去,‘啪’地凌空一声,鞭子抽打在她身上,火辣辣地痛。

“当家的,别打了!是我,是我啊!”吴氏一边躲着鞭子,一边叫嚷着,“哎唷!你快住手。”

陈老头阴着脸,手里拿着藤条劈头盖脸一顿抽打吴氏,吴氏痛得干嚎着叫。

“啪”地一声,鞭尾抽在吴氏的脸上,瞬间撕裂一条口子,吴氏捂着脸,痛呼一声,叫骂道:“你又发啥疯?我做错啥了,你咋下狠手打我!”

陈老头脸色冷沉,“你昨儿做了啥事?心里没点数?”

一提起这个吴氏觉得自己还委屈呢,“又不止我一个人说,为啥就撵我一个人?那个贱丫头害得梅花都蹲大牢,我心里能不恨?”

“你是恨她不给你治病!”陈老头打累了,扔掉鞭子。

吴氏身上的衣裳被抽得碎碎条条,满身的鞭痕,她捂着脸上最深的那道伤痕,哭着说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打也打了,气总该消下来。我被撵出去了,那贱丫头是县令夫人的义女,我再住进来,他们一定会抓着我蹲大牢,我们往哪里逃命?”

陈老头坐在小板凳上编竹筐,“撵的是你,我的根在杏花村,死也得在这里。”

“那我该咋办?”吴氏一听陈老头不走,顿时急红眼了,“你不走,我一个人出去,还有活路吗?”

陈老头拿出一封信丢在她脚边,“这是我请人写的休书,你拿走。”和吴氏过一辈子,闹一辈子,临了闹得要背井离乡。

若不是这次吴氏闹得众人无法容忍她,陈老头也不打算做这么绝。

他对吴氏嫉妒,眼热,见不得别人比她好,到处惹是生非的性子,着实喜欢不起来。

吴氏只觉得有一道雷劈在她的头上,五雷轰顶。她哆哆嗦嗦捡起休书,拆开看一眼,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个,只觉得气急攻心,两眼发黑。

“当家的,我不同意,我不会同意!”吴氏发疯似的撕碎手里的休书。

陈老头很冷静的说道:“半截身体入土,休不休都一样,只是这个家容不下你。”

吴氏脸色煞白,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陈老头,眼底全是陌生的神色,仿佛头一次认识这一起过了大半辈子的男人。她心底发慌,歇斯底里的质问道:“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哪里对不住你?忙里忙买,给你生儿育女,到头来你要赶我走,连一个容身的地方都不给我!商枝那贱丫头撵我,我认,我和她结仇!你撵我,我不甘心,凭啥撵我!我哪里对不住你!”

任由她撒泼打滚,陈老头无动于衷,沉默的编着竹筐,丝毫不受影响。

吴氏绝望的坐在地上,就听陈老头说道:“我们都是自私的人,你为不受牵累,舍弃陈梅花。我不想被你牵连赶出杏花村,只能舍弃你。”

该弃则弃,翻脸决绝,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吴氏的魂仿佛被抽走,她呆滞地坐在地上,泪水大滴滚落下来,捂着脸痛哭。

乡邻们忙着采挖药材,根本没有注意陈家发生的事情,等发现的时候,吴氏已经离开杏花村。

时间在忙碌中过去,转眼间,就到了第三日。

一大清早,商枝早早起身,去厨房和面擀面皮包饺子,煮水饺吃。

用完早饭后,两人一起去县城。

薛慎之将商枝送去龚府,然后对她说道:“你先进去等我,我还有一物需要今日去取。”

商枝看着牛车上的礼物,少了一对大白鹅,“你不用着急,时辰还早呢。”

薛慎之含笑道:“好。”

他赶着牛车去请媒婆,然后再绕到同福酒楼,取一对活禽去龚府。

媒婆看清楚笼子里的活禽是什么,她满脸惊讶,不由得说道:“郎君对商小姐必然是有真情,我在此先祝愿你们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多谢您的祝福。”薛慎之一高兴,给出一个红封。

媒婆欢喜的接过。

牛车抵达龚府,媒婆与薛慎之一起进去。

而刚刚从镇上回到杏花村的苏易,听到村里有人议论今日薛慎之与商枝大清早去县城,准备在龚府向商枝提亲。

苏易懵了,思绪还没有反转过来,双腿已经朝马匹迈去,翻身上马,策马朝县城狂奔而去。

商枝是他的妹妹,是苏家的女儿,怎么能在龚府提亲呢?

不对!

他的妹妹还那样小,怎么就能嫁人呢?

苏易快马加鞭赶到县城,在官衙门前停下来,快步去往龚府。

------题外话------

同窗:我妹妹今日给我绣荷包。

星辰:我妹妹给我做点心!

同窗:我妹妹给我做鞋子。

星辰:我妹妹给我做饭!

同窗:我妹妹给我做衣裳。

星辰:我妹妹给我做……(绞尽脑汁)总之她很能干!别人会的她会,别人不会的她都会!

同窗:我妹妹她刚才给我煲汤。你妹妹还会什么?

星辰:我妹妹……她会……会扎我的心。(宽面泪)

哈哈哈~炫妹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