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结盟,真相查明!/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锦瑟脸色煞白,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

她眼睛通红,惊惶不安地看着苏易,他知道什么了吗?

这些天,苏易对她态度越来越冷漠,若是因为她做错事情,早该原谅她!

想到一个可能,苏锦瑟手脚发凉,几乎不敢看苏易洞察人心的犀利目光。

苏锦瑟眼见秦景凌与苏易走出去,心慌地唤一声,“舅舅!”

秦景凌脚步一顿,回头看向苏锦瑟,她的眼底流露出恐慌,那是一种谎言即将要被揭发的害怕与无措。

他皱一皱眉,安慰道:“我去去就来。”

苏锦瑟一颗心瞬间坠入冰窟。

秦景凌踏出房间,目光沉冷地看向苏易,“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苏易心惊,他多少是听信苏锦瑟的话。随即,又稍稍放松下来,秦景凌一贯行事作风,不会偏听偏信,在报复回去之前,会查明真相,不会让人成为替罪羔羊。

苏易进入他的客房,推开窗户,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他深深吸纳一口气,“舅舅,你有没有发觉,商枝与秦家人长得相似?特别是与我的母亲,还有外祖母?”

秦景凌剑眉紧蹙,一时竟有些琢磨不透苏易想说什么。

“你一定只是觉得她面善,只是长得像而已,也不曾想过她会是苏秦两家的孩子吧?”苏易始终不曾看向秦景凌,他目光平静地望着摊贩,语气也出乎寻常的平和。他以为很难宣之于口的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说出来。

秦景凌原本漫不经心地态度,在听到苏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向来冷峻不苟言笑的脸上,出现了震惊情绪,一瞬间过去,脸上的表情更为冷酷,一双眸子里宛如坚冰,透着刺骨的寒凉!

“苏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秦景凌凝重而肃穆,仿佛是与敌军对阵一般。

血脉亲情不容混淆,这是任何大家族的禁忌!

可这个时候,苏易竟说商枝是苏秦两家的血脉!

秦玉霜生下的三胎,都不曾听说过有双胎。而商枝的年纪与苏锦瑟相仿,苏易的意思不难猜出来!

“苏锦瑟虽与你娘不像,但是她与你父亲相像,女儿肖父,实属正常。”秦景凌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想法,如果商枝是秦玉霜所出,苏锦瑟是谁的孩子?

他求娶秦玉霜时,立誓不会纳妾,此生有秦玉霜便足矣。他也说到做到,府中后院没有半个女人。

苏元靖在外养外室生的外室女?

秦景凌觉得难以置信,苏元靖对秦玉霜的感情无法骗人,成婚二十几年来,他对秦玉霜照顾得无微不至,十几年来他隔三差五去秦府问候老夫人,在老夫人身前鞠躬尽瘁,周到细致,就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觉得惭愧!

如今苏易说这一切是伪装?

苏易低低地笑一声,转过身来,看着陷入纷乱思绪中的秦景凌,冷嘲道:“舅舅,你想不到父亲那种洁身自好,恪守礼规的人,竟与别的女人生子,抱养在府中,而将我的妹妹流落在外吧?若非事实是如此,就凭着他对母亲一往情深,痴心不悔的模样,我都不敢错想半分。”

可事实就是如此!

京城里贵妇谁不羡慕母亲觅得良人,哪家小姐不是以苏元靖为择婿标准?

如今回想起来,就觉得无比的讽刺!

秦景凌面色阴沉,背在身后的双手紧握着拳头,眼底凝聚着骇人的风暴。

事到如今,他心中对苏易的话信几分,但是依旧觉得很荒唐。

如果苏元靖与外室生女,并且鸠占鹊巢,将他秦家的孩子丢弃在外,苏元靖绝对不可饶恕。

这不仅是作为男人对妻子的不忠,更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不慈。

“此事你不许声张,我会派人去调查,如果事情真的是如你所说,秦家必定会向苏元靖要一个说法!”秦景凌想到商枝,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她会是他的外甥女?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置信。

商枝这般出类拔萃的女子,是他的外甥女,他自然是很高兴。

可若是确定她的血脉,对秦玉霜就是残酷。活在苏元靖编织的谎言里,幸福的生活十几年。一旦真相揭开,对她来说是鲜血淋漓。

苏易很肯定商枝就是苏家的孩子,听了秦景凌的话,他想再多说什么,转念一想,秦景凌愿意去追查说明心里已经起怀疑。

苏元靖着令曹管家私底下来找商枝,绝不是如曹管家所言,等母亲生产之后再相认,必定是想要将她给藏起来,维持他好丈夫的形象!

既然如此,秦景凌的做法更合适,不打草惊蛇,查清楚来龙去脉,拿到证据将事情揭露,让苏元靖无可辩驳!

“舅舅,我希望你能严肃对待这件事情,最好不要拖延太久。”苏易迫切的想要查明真相,将他觉得可疑的地方透露给秦景凌,“商枝的师傅是张释隐,当年他与嘉郡王打赌,张释隐输掉赌约,便回京进宫医治嘉远帝。但是在进宫的前夕,他突然失踪。之前我不知道事情关键,便没有细想,如今细想起来,那个时候,正是商枝出生。你查一查此事,如果张释隐身上查不出什么,就往兴宁侯府查。”

秦景凌如今得知苏锦瑟身世可疑,自然是要尽快查明事情真相。

他眸子里一片墨色翻涌,张释隐,兴宁侯府?

“苏锦瑟的话你听听就行。你认识商枝,应该能知道她的为人品行。”苏易隐晦地提点秦景凌,“别在商枝面前透露口风,她对亲生父母很抗拒。”

秦景凌冷声说道:“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最好带着苏锦瑟尽快回京城。”

苏易摇了摇头,“事情查明之前,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回京。就算回去,也是说动她一起。”不等秦景凌再说什么,他大步离开房间。

秦景凌站在房间里半晌,平息翻涌的情绪,折身走出房间,就看见苏锦瑟泪水涟涟,无措的绞着锦帕,纤细而苍白的模样。

“舅舅,哥哥他……”提起苏易,苏锦瑟泪水更汹涌。

秦景凌目光在她脸上流连打量,直看得苏锦瑟心底发颤,萦绕在心口的不安,越来越深重,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秦景凌目光一收,苏锦瑟悄然松一口气,掌心里的汗水洇湿锦帕。

秦景凌面无表情道:“你说的事情我知道了,待我彻查之后再定夺。”

苏锦瑟低着头轻声说,“谢谢舅舅。”她不知道苏易与秦景凌说了什么,只得谨慎行事,不能太冒进了。

她如今只期盼着,京中快点回信。

——

秦景凌思绪复杂,离开之际,带着军医去回春医馆一趟。

他坐在马背上,远远望着商枝忙碌的身影。

军医不知道发生何事,问道:“将军,要进去与人告辞吗?”

“不必了。”

秦景凌直接去清河镇的联络点,分别发出几个指令,快马加鞭的回军营,打算让裘天成立即进京去跟进追查苏锦瑟与商枝的身世。

商枝并不知道秦景凌与苏易之间发生的事情,她正在与林玉儿商讨霍乱的药物。

林玉儿说,“医馆里接诊到两个霍乱病症,一个症状轻,脱水并不严重,及时服药治疗,然后给病患补充液体,病情得到缓解。另外一个十分严重,送过来呕吐腹泻严重,不过一两个时辰没了,吃药也没有效用。”

商枝沉默了。口服补充液体,只适合轻度患者,而重症患者需要静脉注射补充液体。

手术刀她可以造,缝针她可以用普通的替代,那么静脉注射呢?

她没有办法。

“师傅,没有法子吗?”林玉儿低声问道。

商枝缄默不语,霍乱病症最先抢救的流程是补液,再止吐止泻,防止水份流失,这样从根源上治疗,只要防止脱水,之后便能够很好的控制病情。而她开始准备的只有糖盐水,补充的能量不够,可以熬制米汤再加糖盐,这样比单纯的糖盐水又能够很好的补充液体。

“最关键的是预防脱水严重,我们需要将预防的方法推广出去,一旦出现腹泻呕吐之后,自行在家中用米汤加糖盐补液,再送到医馆,不能拖延到严重。只要百姓们知道预防,基本上可以很好的控制病情的恶化发展。”商枝沉吟道:“如果实在是遇见重症脱水的病患,只能不断的给他补液,及早的止泻止吐,隔离,消毒抗菌,对症治疗。”

不能静脉注射,她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需要研制出浓缩补液粉。

“夏季是霍乱高峰期,如今先将霍乱药上架,再传播预防,我们只能救一条命算一条命。尽人事,听天命。”商枝只能尽快研制出浓缩补液粉。落后的时代,许多物资太匮乏,她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朱玉听从商枝的安排,将商枝交代预防与控制事项写一份下来,再拓印几张,分发给各大药铺掌柜。

“霍乱药暂时只给同济堂与惠民堂。”商枝谨慎起见,新出的药种,不大量流向各个药铺,先让她信得过的人,等出效果之后,再向外推广。免得有心人拿这药做幺蛾子。

“好。”朱玉应下。

商枝与薛慎之、朱玉一起去小作坊。

林辛逸已经在帮忙打包,租了几辆牛车,魏娇玲与魏峥也在一边帮忙。

商枝来的时候,已经打包得差不多,五辆牛车装得满满当当。

“商枝姐,你总算来了!”魏娇玲见到商枝,眼前一亮,她蹦蹦跳跳的过来,挽着商枝的手臂,说着悄悄话,“我哥看见了,他说林辛逸身上全是肌肉。”

商枝噗嗤笑出声,她看向一旁面瘫脸的魏峥,凑到魏娇玲耳边道:“你确定他没有骗你?”

“这事关我的人生大事,他不会骗我。”魏娇玲对魏峥的话深信不疑,林辛逸手臂上也有肌肉,摸起来手感太好了。

商枝无语,又不能叫林辛逸扒了给魏娇玲看。

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多观察观察。”

“可是我已经写信给我娘,叫她给我去林家提亲呀。”魏娇玲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林辛逸满满都是喜爱,“我都十四了,今年提亲,明年就能嫁给他。”

商枝:“……”都是那么恨嫁?

魏娇玲在商枝身边呆一会,像条小尾巴跟在林辛逸的身边。

商枝看着林辛逸愁苦着脸防备着魏娇玲,就像是不盯紧这女流氓,他就会清白不保。

这会倒是觉得魏娇玲与林辛逸挺般配,希望魏娇玲看见林辛逸白斩鸡的身材,不会失望就好。

商枝走进里屋,就看见哑医站在薛慎之的身边,双手比划着询问他什么。

薛慎之低声与他交流。

商枝走过去,哑医看她一眼,蹲着继续干活。

薛慎之见哑医没有话说,便握着商枝的手往外走,宽大的袖子遮掩住他们交握的手。商枝感觉有一道视线盯着她,循着视线望过去,就看见哑医低着头看着灶台里的柴火。

她皱紧眉头,不觉得自己看错了。

哑医想打量她,为什么要遮遮掩掩?

“刚才哑医与你说什么?”商枝觉得哑医有古怪,不由问道。

薛慎之捏了捏她的指尖,低声笑道:“他问我与你是否定亲了?我说是。之后问起我的年纪,出生何处,家中有几个兄弟姐妹。”

商枝心里那种怪异感越来越浓烈,她回头看哑医一眼,正好触及他的视线,他愣了一下,毫无表情的脸上竟笑起来,牵动着脸颊上的伤疤十分狰狞。

“你都说了?”商枝觉得哑医身上有危险的气息,但是他对他们没有敌意。

薛慎之缓缓摇头,“我只说孤身一人。”

商枝点了点头,“别人突然问起这些事情,不要轻易向他们透露。”

这个哑医不能带到县城大作坊,就将他留在镇上小作坊。

林辛逸这时候跑过来说道:“师傅,哑医带去县城搭把手。他懂很多医理,能够帮上忙。”

商枝皱紧眉头,心中迟疑。

林辛逸道:“县城缺人,暂时让他过去帮忙。这人虽然有点古怪,却也没有坏心。”

薛慎之道:“让他过去,不妨事。”

“行,你带他过去。”

商枝去药房清点出霍乱药,还有一些注意事项与护理、禁忌,分成两份放在包袱里,交给林玉儿道:“你与林辛逸都会辅助治疗,你们分别送去同济堂与惠民堂,将那些法子教给他们。霍乱药不比伤寒,需要慎重!不能出任何的乱子。”

林辛逸与林玉儿慎重的点头。

商枝与薛慎之在镇上租几辆牛车去杏花村,打算将仓库里的药材运送到县城去。

一到村口,贺继闵从地上蹿起来,挡在商枝的面前,他搓着手,“商丫头,你这个药材,叔也跟着你种成不?”

昨儿他喝一点小酒,醉倒在炕上,今儿一早醒来,就感觉村里大变样,穷酸的邻居家裁新衣,买零嘴儿,还吃起肉了!

他一问之下,原来是那些挖采的药材卖给商枝,得了一大笔银钱!

贺继闵心里后悔不已,当即去找商枝,哪里知道扑空了,就堵在村口等人。

“商丫头,叔之前糊涂,听信贺良广的话,错失机会。你说该咋种,叔都听你的。”贺继闵腆着脸,巴结商枝。

商枝往后退了两步,看着贺继闵谄媚的笑,她笑道:“不是我不答应,而是都有定额了。再多出你一个,药材就是多余的,我也只能囤在仓库里。下次吧,以后有机会我通知你。”

贺继闵脸色一僵,讪讪地说道:“商丫头,你就别骗叔,叔知道你是有大出息的人,在外面多的是路子。不是和军营里也有做买卖?多出来的,你就卖给军营。”

商枝冷笑道:“军营里的药材,樟树村提供之后,他们地里还剩不少,得另外找销路,哪里能分出一个名额给你?机会只有一次,你抓住就是你的,没有抓住只能怪自己没有远见。”

她可没有忘记,贺继闵与薛茂通、薛长东一起坐地起价,逼她就范。

如今有事求她那就对不住了!

她小心眼记仇!

贺继闵脸色顿时难看,阴着脸,“商丫头,你当真不给叔这个脸?”

“脸是自己给的。自己不要脸,别怪别人不给脸!”商枝丢下这句话,绕开贺继闵让牛车停在仓库门口。

贺继闵脸色铁青,怒瞪着商枝,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商枝不管贺继闵咋想,她进村找村民帮忙一起将药材捆在牛车上。

药材比较多,五辆牛车只够拉一半,还剩下一半,得明天拉。

贺继闵杵在村口,听村民吹捧着商枝,有几个比他还穷的,身上都穿起新衣裳,心里更不是滋味。

周蔓坐着马车从镇上娘家回来,婉晴扶着她下车,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全都是周夫人心疼周蔓给准备的。

许氏跪一晚,膝盖跪肿了,躺在炕上下不来,她便大清早上镇上吃顿好的。

一回来,就看见村口堵满了人,她皱紧眉头,就听李大婶大着嗓门说道:“商丫头就是咱们村的福星,乡邻们跟着你有肉吃,有新衣穿,今后还有新宅子住。”

“商丫头在县城开大作坊,专门制药丸,县城里的大药铺掌柜都求着商丫头做生意,咱们大家放心跟着商丫头干,保管有使不完的银子。”有村民附应李大婶的话。

周蔓看着众星捧月的商枝,尖利的指甲掐进掌心,不就是带着村民种地,这有什么值得吹捧的?

可看着商枝头上的玉簪,身上穿得绸缎长裙,是最时兴的款式。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裙子,在闺中的时候娘给她置办的,嫁进薛家之后,她就没有再做过衣裳!

商枝以前不过是荆钗布衣,如今处处压她一头,日子越过越好,找的男人也是个十分有潜力的人。哪像她越来越不如意,嫁一个废物!

心里的妒火被这风向一刮,宛如燎原之势蔓延开。

贺继闵阴笑两声,“也得看她作坊开不开得下去!”走着瞧!

周蔓侧头看向贺继闵,眸光微微一闪,看着他转身离开,周蔓又看一眼忙碌中的商枝,她脸上清丽的笑容,灿烂得刺痛她的双目。

鬼使神差,她跟着贺继闵,走到小路上的时候,贺继闵突然从一侧出来,吓得她心都要跳出来。

“你跟着我干什么?”贺继闵见是周蔓,许氏的媳妇,脸色不太好看。

周蔓拍着胸口,回头看站在路口把风的婉晴,眼底的眸光闪烁:“你和商枝不对付?”

贺继闵眼睛一眯,警惕的盯着周蔓。

周蔓扯着唇角笑道:“你不用防备我,我和你一样,见不得她如此嚣张,风头大盛。你有能耐让她的作坊开不下去,我就给你报酬。”她从袖中掏出周氏给她的银子,扔到贺继闵手里,“你让她越不如意,越不顺畅,我就越高兴,一高兴就出手阔绰。”

贺继闵听出周蔓的弦外之音,商枝越惨,他得的银子越多!

掂了掂手里的银子,贺继闵拍着胸脯保证,“周丫头,你放心,叔一定让你满意。”

周蔓朝他点了点头,转身和婉晴回薛家。

贺继闵看着一车车运走的药材,眼睛里闪过暗芒,他一个人抓不了多少耗子,得找人一起抓。

——

商枝跟着牛车将药材拉到县城大作坊,和薛慎之一起将药材卸下来,全都搬进库房里,天色眼见就要黑了,他们去同福酒楼用一顿饭,回到村子里,累得倒在床上就睡过去。

一大早,租的牛车已经到村口。

商枝急急忙忙洗漱,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她快步去仓库,打开锁片,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仓库里面,堆满了一地的死老鼠,露出白肚皮,翻倒在地上。

薛慎之见商枝站在门口没有动静,走过来,看清楚仓库里的情况,目光一顿,眸光顿时冷冽。

“耗子爱吃药材,就如狗见到肉骨头。墙角我都放了耗子药,就是防止有耗子从外爬进来啃药材。若是自己跑进来,总不会跑来几十只?”商枝看着许多药材茎秆被啃断,这些药材都是不能要的。耗子全都死了,那是因为有些药材有毒,需要炮制去毒性,耗子直接啃了就给毒死了。虽然是如此,她也损失不小!

薛慎之握着商枝的手臂,对她说道:“去村里问问,谁看见可疑的人来仓库。”

商枝目光森寒,她嘭地把仓库门合上,去陈族长家。

陈族长听到商枝的话,脸色一沉,商枝的利益被损害,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直接利益,毕竟这是乡邻种的药材。有些人使坏,让商枝寒心了,不再在村里收药材,村民们又得捆紧肚皮过日子。

陈族长气得早饭吃不下,他对商枝保证道:“商丫头,你放心,陈叔一定给你将凶手揪出来!”

陈耀祖也很气愤,“商枝姐,我们会给你出一口恶气!”说着,不等他老爹吩咐,一溜烟跑去村里打听。

陈耀宗也不甘落后,立即去村里找人。

这一打听,还真的打听出来了。

陈耀祖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满脸愤怒的说道:“他找癞子头买的耗子,癞子头抓了十几只卖给他。仓库里突然这么多耗子,除了他,没有别人!这村里只有少部分人没有种药材,贺继闵就是其中一个!”

“就是他,跑不了!”商枝几乎立即肯定,“昨天他说想跟着我种药材,我拒绝他了。心里怀恨,使下三滥的手段报复我!”

已经确定人选,商枝立即去贺继闵家。

薛慎之看着院子里搁着一根扁担,他顺手抄起来。

陈耀祖见了,他乐颠颠地跑过来,从薛慎之手里拿走扁担,“薛大哥,我来我来!”他跟着杂学师傅学了几招,正好练练手!

村子里被兄弟两一通问,全都知道有人对仓库里的药材使坏,丢下碗筷,跑去贺继闵家。

贺继闵正在给他媳妇一两碎银,“你拿去给孩子们买几匹布,裁几件新衣裳,剩下的你给自己也扯块布,买几根头绳打扮打扮。”

陈氏拿着一两碎银,放在嘴里咬一下,‘唉哟’一声捂着牙,眼底一片喜气,“给我的?你咋来的银子?”

“别多嘴!给你就拿着!”贺继闵沉声叱道。

陈氏不敢再问,她喜滋滋的将银子塞进袖袋里。提着猪食准备去喂猪,就看见一大波人气势汹汹的闯进院子里来。

“嘭咚”一声,猪食砸在地上,她脸色发白的问道:“你们这是干啥?”

陈耀祖向前走一步,将扁担往地上一杵,大声说道:“贺继闵呢?让他出来!”

陈氏没见过这个阵仗,吓一大跳,她转身进屋大喊,“当家的,当家的,有人上门找茬了!”

“谁敢来找老子的事儿!”贺继闵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走出来,看到村里大半的壮汉全都来了,膝盖一软,他背靠着门板,色厉内荏道:“你们这是干啥?闯进门做强盗呢?”

陈耀祖二话不说,举着扁担就往贺继闵身上招呼,“强盗咋了?就是看你不爽快,拳头痒痒想揍你!”

贺继闵没有想到陈耀祖说打人就打人,反应过来往一边躲。

“啊”地嚎叫一声,捂着胳膊,就看见挨了一扁担的胳膊红肿起来。

贺继闵被激怒,眼睛充血,挥着拳头砸向陈耀祖。

陈耀宗伸手包住贺继闵的拳头,握住他的拳头将手臂往反方向一拧。

贺继闵惨叫,“痛痛痛,你快撒手!”

陈耀宗问道:“仓库里的耗子是你放的?”

贺继闵脸色涨紫,满头的冷汗,他咬着牙道:“血口喷人!我啥时候往仓库里放耗子了?”

陈耀宗继续用力,贺继闵胳膊发出咔咔地响声,再往后拧,就要断了。

贺继闵冷汗大滴大滴往下掉,涨紫的脸顿时煞白,他承受不住的跪在地上,‘啊’地大叫一声,忍不住招出来,“周蔓!是周蔓让我干的!”

商枝眼睛一眯,周蔓?

这个女人也是阴魂不散!

“仓库里的药材大部分被耗子啃了,已经不能用,你放的耗子,一切损失由你来赔!”商枝话音一落,薛慎之将手里刚刚做好的账册递给商枝。

商枝看着账册,惊讶的看着薛慎之,他倒是做万全的准备,来的时候笔和册子都带来了。

“二十两银子。”商枝将册子摆在贺继闵面前。

贺继闵瞪大了眼睛,二十两?!

周蔓那臭娘们才给他十两银子!

“二十两我没有,只有十两银子!剩下的你们管周蔓去要!”贺继闵另一只手掏出钱袋子扔在商枝脚下,“她指使我干的,凭啥我一个人出?”

商枝眼底闪过冷芒,勾着唇角道:“剩下的十两你不赔也可以,仓库里的耗子你放进去的,你就都捡出来。谁指使你的干,你就送谁家里去!”

贺继闵倒抽一口冷气!

他去捡死耗子?

还没有回过神来,肩膀针扎一下痛,扭头就看见商枝收针,整条胳膊失去知觉,他惊恐的说道:“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你啥时候把事情办完,我就啥时候扎好你的手臂。记住了,两刻钟没有到我面前,你这手臂基本上是废了!”商枝吓唬贺继闵道。

贺继闵真的被吓住了,他连滚带爬快速跑去仓库,捡起死耗子丢在粪箕里,全倒薛家门口,砰砰砰地把门板敲响,蹿去找商枝扎手臂。

许氏下不了床,周蔓听到敲门声,看着在厨房烧饭的婉晴,她去开门。

一只死耗子骨碌从门槛上滚到她的脚边。

“啊——”

周蔓尖叫一声,脸色惨白,双腿发软地跌坐在地上,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头皮都要炸了。

婉晴听到动静,跑出来,就看见门口一地的死耗子,脸上的血色褪尽,弯腰在一边干呕。

周蔓已经吓傻了,她眼睛发直,呆呆地盯着那一堆耗子,浑身抖得像筛糠。

婉晴缓过来,连忙扶着周蔓站起来,她的手冰凉,“小姐,你没事吧?”

周蔓吓得出不了声,她双腿是软的,站起来又往地上坐下去。

“婉……婉晴,我……我肚子疼。”周蔓脸色痛苦的抱着肚子。

婉晴脸色一变,“小姐,你等等,奴婢这就送您去镇上!”扶着周蔓靠在她身上,走到村口去租牛车送周蔓去镇上医馆。

郎中诊脉,周蔓动了胎气,需要静卧休养。

周蔓摸着小腹,眼底一片恨色!

一定是商枝那个贱人干的!

周蔓紧咬着牙根,心里恨意难平。

“小姐,是谁这般缺德,在咱们院门前放死耗子?”婉晴愤懑道。

周蔓阴着脸,没有吭声,“扶我起来,回周府。”

婉晴扶着周蔓走出医馆,碎碎念道:“小姐,您昨天不是找人对付商枝了?会不会是她在咱们院门前放死耗子?警告咱们?”

“住口!”

周蔓低斥着婉晴,左右看一眼,见没有人听见,不禁松一口气,可看到前面的苏锦瑟,她脸上露出极有深意的笑,让周蔓心里隐隐充斥着不安。她听见了?

苏锦瑟看一眼周蔓身后的医馆,又看一眼她的肚子,轻笑道:“被死耗子吓得动胎气了?”

周蔓和苏锦瑟在杏花村有几面之缘,加在一起也没有说几句话,听到她这话,周蔓脸色难看,不准备搭理苏锦瑟。

苏锦瑟怎么会放过这送上门来的机会?

“你对付商枝,难道就不想要她消失吗?”苏锦瑟扬声说道,毫不遮掩她的动机。

周蔓背脊一僵,她虽然想看商枝下场凄惨,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她的命。

苏锦瑟见她迟疑,站在她的身侧,蛊惑道:“如果不是她抢你看中的男人,你怎么会嫁给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如果她死了,依她的未婚夫对她的感情,一定会备受打击,一蹶不振,到时候会试定然无法参加。你难道就不恨他?你难道要看着商枝一步一步爬到你头上去?做一个官太太?薛宁安那般无能,到时候一定会求到薛慎之与商枝的脚边,你就能忍受低他们一等?明明你的出身比他们高。”

她无比的庆幸自己的缜密,将商枝身边的人全都查探一番,如今她正是需要用人之际,周蔓就派上用场了。

周蔓紧紧的握着拳头,她想到手里要沾人命,心里就发慌。

“我不急,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三天后等你的答复。”苏锦瑟咯咯笑了几声,转身扬长而去。

她脸上一片阴沉,秦景凌已经回军营,根本就没有留下来查探她所遭遇的事情。如果是平常,秦景凌绝对会亲力亲为!

苏锦瑟几乎可以确定,苏易一定是对秦景凌说了有关身世的事情!

一定是曹管家告诉苏易,向他透露口风!

如果秦景凌知道,他必定会派人去京城查明真相,然后彻底将苏元靖捂了十几年的遮羞布撕裂开。

那时候她就是从云端坠落泥泞!

不!

她绝对无法忍受这一幕发生!

所以不能再等了,她必须在秦景凌查探到消息之前,将商枝除掉,尽快回京!

那个时候,商枝一死,就算秦玉霜得知真相又能如何?她能承受丧女之痛吗?

若是承受不起,秦玉霜依旧会将全部的感情投掷在她的身上,转移心底的伤痛!她还是平阳候府风光无比的大小姐!

苏锦瑟心里快速的盘算着,周蔓是一步棋,而苏易如今已经知道真相,那么她必须要找一个人与他抗衡!而那个人就是曹管家!没有人比曹管家更合适!

回到客栈,苏锦瑟让人送一桶热水放在房间里,然后对弄墨说道:“你去请曹管家,让他一刻钟来找我。”

弄墨不知道苏锦瑟让她去叫曹管家做什么,来清河镇后,她不愿见曹管家。如今突然请曹管家过来,难道是打算回京了?

“小姐,您是请曹管家过来,商议回京的事宜吗?”弄墨想到便问出来。

“嗯。”苏锦瑟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快去快回。”

弄墨去通知曹管家,让他一刻钟后来找苏锦瑟商议回京的事情。

回来之后,看见苏锦瑟穿着单薄的底衣,一头湿发往下坠着水珠。

苏锦瑟对弄墨道:“屏风后有一桶热水,你去沐浴。”

弄墨愣了一下,“小姐……”现在还是晌午。

“快去!”苏锦瑟脸色一沉,满目厉色。

弄墨浑身一颤,只得拿着换洗的衣裳进去,褪掉衣裳泡进水里。

苏锦瑟站在门边的位置,屏风被她调整一下,正好对着门口,能够看到弄墨身上白皙的肌肤。

眼见着一刻钟要到了,弄墨不敢洗很久,匆匆搓洗一遍就要起身。苏锦瑟双手压着她的肩膀,将弄墨按坐在浴桶中。

叩叩叩!

门板被敲响,弄墨脸色一白,浑身开始发颤。

“小姐……”

苏锦瑟压低声音道:“待会假装我,不许回头。”

弄墨摇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腰间剧痛,她痛呼出声,“啊!小姐——”

曹管家听到门内弄墨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只以为苏锦瑟出事,连忙推门进来,透过屏风,看到雪白的后背,他脸色一变,心里暗道糟糕,顿时转过身。

“出去!滚出去!”苏锦瑟尖锐的叫喊,紧接着一阵哗哗的水响。

曹管家下意识回过头去,就看见苏锦瑟一头湿发,双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襟,眼睛被怒火烧红。

“小姐……”

“曹管家,虽然我不是娘亲生的,却也是苏家的大小姐!你说父亲知道你玷污我的清白,他会如何处置你?”苏锦瑟隐忍着怒火,咬牙切齿道。

曹管家跪在地上,“小姐饶了老奴这一回,老奴什么也没有看见!”

苏锦瑟冷笑一声,“饶你一回未尝不可,只不过,你要答应为我办一件事!”

曹管家一怔,到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不明白?这是中了苏锦瑟的计!

她说得对,无论苏锦瑟是不是秦玉霜所出,身上流着苏家的血脉。自己一个奴才看了她的身体,苏元靖再信任他,也不会轻饶!

曹管家紧紧的闭着眼睛,捏握着拳头,忍辱道:“但凭小姐吩咐!”

——

商枝在仓库里将药材清理一遍,有四分之一的药材被老鼠啃了,自然是不能用,全都清理出来给烧毁。

那些药材的价值,正好在十两银子左右。

她自问与周蔓并无多大的恩怨,似乎只是因为薛慎之,她对自己生出敌意。

如今周蔓成亲,为什么还要纠缠不放?一个人的嫉妒心,当真能够毁掉一个人?

薛慎之递给她一块绢布,然后从她手里接过担子,“剩下的给我来,你回去歇息,吃早饭。”叮咛后,他挑着担子将药材放在河边的一块坪地上,那里是专门焚烧垃圾的地方,然后点着火将药材给烧了。

有的药材有毒,他不知道会不会对人有影响,远远地站着,有人靠近便提醒一番,让他们绕路走。等烧干净之后,他将灰烬挖坑埋起来。

回到屋子里,商枝正好做出早饭。

“先吃早饭散汗,再洗澡。”商枝摆好两幅碗筷。

薛慎之身上粘腻很不舒适,“你先吃,不必等我。”

商枝无奈,钻进厨房给他打水,提到洗手间。

薛慎之拿着换洗的衣裳去洗澡。

商枝给分出一半的面条给狗吃,然后坐在桌前等薛慎之。

薛慎之大约猜到商枝等他,洗一个战斗澡,收拾一下澡堂方才坐在桌前。

商枝给他盛一碗煮的豆浆,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头发,“又没有擦干净,小心头疼。”说着站起来,打算去取帕子给他擦头发。

薛慎之握住她的手腕,不许她去,“吃完再说,不妨事。”见商枝皱紧眉心,他低叹道:“我饿了。”

商枝不再坚持,拿着一块宽大的毛巾将他的头发给包起来,免得水洇湿衣裳,湿气入体。

吃完早饭,薛慎之拉住商枝的手道:“那日你在同福酒楼宴客,苏锦瑟收买方同灌醉你,对你没有起好的心思。她如今在镇上,不声不响,我担心她在筹谋着什么,你近来出行要多加防备,最好不要一个人。”

商枝看着薛慎之担忧的模样,轻轻笑了一声,“我知道她对我心怀不轨,一直盯着她的动静!”

闻言,薛慎之心下稍安,眼底却是一片寒凉。

——

军营。

秦景凌派人在调查苏锦瑟所说的事情,不出两日,便有消息传来。

苏锦瑟那一番话半真半假,是她买通药铺掌柜灌醉商枝,并且联络了窑子,打算将商枝卖进去。只是阴差阳错,她被文府的人劫掠。

秦景凌看完整整三页纸的情报,上面记载着商枝、苏锦瑟与文府的大小恩怨。他面无表情,眉头紧锁,苏锦瑟的所作所为堪称狠辣,与她表现出来的善良完全是两幅面孔。

放下情报,秦景凌捏着眉心,只等着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再斟酌如何处置。

按照军营里的情报网,最迟明天,大概就有消息了。

果然,如秦景凌所料,在第二日的半夜里,封了蜜蜡的信到了他手里。

------题外话------

啊啊啊啊,今天本来不打算写一万一,以为一点可以上床,然后想着昨天题外话说了,于是暗搓搓补上。

亲亲们请享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