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仇恨!吐露身世!/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蜜蜡裹住信,预防遇水被损毁。

秦景凌拿起匕首割开蜜蜡,取出信纸,展开看清里面的内容,捏着信纸的手青筋一根一根暴起来,眼底翻涌着骇人的风暴。

只见上面写着:苏锦瑟非秦玉霜所生,乃兴宁侯府姑奶奶所出。张释隐抱走秦玉霜所出的孩子,远离京城,避世不出。

简短的一句话,勾起秦景凌体内磅礴的怒火,险些冲出桎梏,带着焚尽一切的气势。

苏易说商枝的师傅是张释隐,当年突然从京城消失,日期正是商枝出生的那一日。

而情报传递的消息,恰恰印证苏易的猜测!

商枝的确是秦玉霜所出!

秦景凌眼底燃烧着怒焰,他望着那三页纸的情报,上面详尽地写出苏锦瑟对商枝用尽手段!

苏锦瑟如此的激烈,带着赶尽杀绝的狠绝,说明她早已清楚自己的身世,只有他那个傻妹妹被蒙在鼓里,被苏元靖与苏锦瑟耍得团团转!

“嘭”地一声,书案应声而断!

秦景凌取来佩剑,疾步往外走,抄近路的话,明日晌午能够赶到杏花村!

巡逻地马龙与钱峰两人见到秦景凌裹挟着怒火,手里拿着佩剑,连忙上前问道:“将军,有情况?”

“没有。”秦景凌大步往前走,忽然一顿,对两兄弟道:“你们随我去。”

马龙与钱峰立即跟随着秦景凌一起去杏花村。

——

清河镇。

天蒙蒙亮,苏锦瑟坐起来梳洗,惊动弄墨。

弄墨急急忙忙爬起来,接过苏锦瑟手中的梳子为她梳头。

妆扮好,铜镜里映照着一张美艳典雅的面容,苏锦瑟摸着自己的脸,分明与商枝不相上下,只是她的美太浓烈而显得艳俗。商枝身上清透空灵的气质,衬得她无双的容颜清美脱俗。

想到自己不止是身世被商枝压一头,就连引以为傲的容貌都稍显逊色。她唯一拿得出来的便只有一身的才艺,可商枝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却又碾压她一头,如此一对比,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盖过商枝!

苏锦瑟心中生出恼意,可随即一想,过了今日这世间再无商枝此人,她又忍不住心情愉悦。

“弄墨,你留在客栈里收拾包袱,我先去一趟文家。”苏锦瑟所有的局都已经布好了,周蔓那边三日都不用等,不过昨夜就来了消息。那么只差了文府。

她手里并无多少人,文府将她害得那么惨,问他们借几个人对付商枝。如果有一日真相被揭露,苏秦两家查起来,那也是查到文府头上,与她有什么关系?

苏锦瑟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乘坐着马车去文府。想到今日就能解决掉心腹大患,她难得的有兴致细细打量着清河镇的一景一物。忽而,她发现有一个人跟着她走了几条街,攥着车帘子的手紧了紧,猛地将车窗帘子甩下来,目光闪烁着阴冷的光芒。

好一个苏易,妹妹还没有认上,生怕商枝在她手里吃亏,竟然暗中派人盯着她!

苏锦瑟眼底闪过阴狠,勾着唇瓣,又是一派悠然闲散的模样,仿佛并没有发现跟踪的人。

进入文府,文老夫人亲自迎接苏锦瑟,热情地招呼她坐在自己的身边,“锦瑟呀,京里来消息了吗?”

苏锦瑟脸上含着笑,丝毫看不出怨恨,“姨祖母,你太心急了,哪里有那么快?我已经让人快马加鞭送回京城,不出意外,大约有个四五日就能有消息。”

“好,好,好,姨祖母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文老夫人脸上堆满笑容,越看苏锦瑟越喜欢,见她满面忧愁,心情很好的问道:“遇上难事了?你别见外,与姨祖母说说,能帮你的,姨祖母一定帮你。”

苏锦瑟忧心忡忡道:“我只是担心会委屈表妹,毕竟哥哥是因为商枝出了事,心知与他没有可能方才答应娶表妹,事情进展太顺利,我怕哥哥娶了表妹之后,将商枝纳进府。”

文老夫人脸色瞬间沉郁,她派出去的四个护卫没有一个活着传消息回府,全都被震怒的苏易解决掉。苏易如此暴怒,她才猜测那些人应该是得手了。心中又不太确信,派人出去打听,半点消息都探听不到,不用想也知道是苏易封锁消息。

如今,文老夫人从苏锦瑟口中得到确切的消息,商枝的确是丢了清白。心里止不住的担忧,苏易都为商枝做到这一个地步,难道真的是下决心要将商枝纳进府?

“锦瑟,你想怎么做?”文老夫人心里想着是除掉商枝,但若是今后与苏锦瑟撕破脸,她将事情捅破到苏易的跟前,文家可讨不到好。

苏锦瑟也暗骂文老夫人是个老狐狸,想拉着自己下水。不过正合她的心意,不用大费周章的问文老夫人借人。

“我当然不愿意让表妹受委屈,一个乡野丫头就算是进侯府做妾,也远远不够资格。我有心帮忙,可惜我手里并无人手。”苏锦瑟叹息一声。

文老夫人眼底流露出笑意,拍着苏锦瑟的手背,“你这丫头,我府中别的没有,人倒是挺多。你想要几个人,随你开口。”

苏锦瑟问文老夫人借十个人手,几乎是让文府里的护卫倾巢而出。

得到人手,苏锦瑟告辞。

翠竹将苏锦瑟送出门外,被苏锦瑟拒绝。

站在文府门口,苏锦瑟眼角余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不远处的一道人影,上马车之前,看着全都拿着刀的护卫,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够跟踪苏锦瑟的人听见,“今日晌午,我将人约到同福酒楼,你们就埋伏在巷子里,等她离开的时候动手!”

“是!”

苏锦瑟坐进马车里,透过车帘缝隙,就看见不远处的人。那人思索了一番,调头扎进人群里,她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回到客栈里,苏锦瑟站在曹管家的门口,将门敲开,看着脸色阴郁的曹管家,她丝毫不在意。

“你告诉苏易,我今日打算回京,正晌的时候在回春医馆找商枝,和她好好谈一谈。”

曹管家握着门板的手收紧。

“你放心,我只是希望回京以后,我们‘两姐妹’能够好好相处。”苏锦瑟脸色沉冷,厉声道:“只不过一个小忙而已,曹管家一定会帮我将话带到吧?”

曹管家点了点头。

苏锦瑟眼底一片阴鸷,她在文府门口的命令,苏易的人听到回禀他,即便她没有点名,苏易也会猜到自己要对付商枝,而且一定会心生怀疑,她是不是特地说给他听。

如果曹管家再给他带去一个消息,苏易对曹管家一定会起疑,等他逼问出曹管家招供,一定会相信她在同福酒楼那边埋伏商枝!

殊不知,两边都是假的!

——

周蔓住在周府,看着父亲黑沉不悦的脸色,母亲怜惜她坐在一旁默默抹泪,说她这辈子嫁给薛宁安是毁了,日子也难过,只求薛慎之有出息,能够帮扶薛宁安一把。

这一句话,如利刺般狠狠扎刺在周蔓的心口,这一辈子她最不愿求的就是薛慎之,不想在他的施舍下过日子。

府中的气氛太压抑,压抑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来气。

周蔓饭也吃不下,躺在房间里,满脑子都是苏锦瑟说过的话。最终抵不住心里的邪念,她让婉晴去客栈找苏锦瑟,她决定答应苏锦瑟。

婉晴带来一句话,让她想方设法,明天拖住薛慎之一日。

辗转反侧一整夜周蔓都无法入睡,天蒙蒙亮,她就起身回杏花村。正好和商枝、薛慎之擦肩而过,她停下来看着两人坐着牛车离开的背影,然后才回薛家。

许氏正在喂猪,看见是她,翻个白眼,没有搭理。

一反常态,周蔓走到许氏的面前,许氏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

周蔓笑着说道:“娘,我昨日在娘家,我娘劝了我不少,既然嫁给宁安就得好好与他过日子。我想想觉得有道理,又不能与宁安和离,这样作闹下去,天长日久,对我总归不好,会让宁安心冷。我知道错了,不该与你作对。”

许氏听见周蔓喊娘,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听她的话后,吊梢眼一斜,嘴一撇,尽显刻薄。还未来得及数落周蔓几句,就听周蔓说,“我与爹说了,让他给宁安安排一个正经营生。我爹说钱主薄年纪大了,县令在物色人,商枝是县令认的义女,薛慎之就是他的女婿,他们说的话,县令一定会听,如果宁安能得这个缺,也算是小官,咱们以后的日子也好过。”

周蔓看着许氏心动的模样,紧了紧手指,继续说道:“我想想很有道理,你去找爹,让他请薛慎之帮忙,让宁安顶这个缺位。”

许氏听见薛宁安可以顶替钱主薄的位置,哪里还有工夫细想?她可是看见了,陈族长的女婿是县丞,那日子过得多体面啊?

“好,好,好,我这去山上找你爹!”许氏对周蔓的话深信不疑。

周蔓不放心,跟着许氏一起上山。

爬上山,周蔓气喘吁吁,走到门口,就听见许氏放低姿态的求薛定云,“老薛啊,你住在山上十几年,对家里不闻不问,宁安都成家要给你生孙子,还是一事无成,现在官衙里有个主薄的空缺,你找慎之让他给县令说道说道?”

薛定云沉默的用柴刀削竹篾,没有搭理许氏。

许氏心里生恼,“宁安咋说都是你亲生儿子,你就不盼着他好吗?”

“薛慎之不欠你。”薛定云冷淡的说道。

“你……”许氏气得脸色涨红,看着薛定云无动于衷的模样心底来气。抢过他手里的柴刀,往门外一扔,“你到底答不答应?不答应,就由着你住在山上自生自灭,我们不给你送饭!”

薛定云仿若未闻,拖着一条腿站起来,拿着拐杖出去捡柴刀。

许氏就恨薛定云这副模样,好像薛大虎是她害死似的,从来不给她好脸!

一边的周蔓看着薛定云找柴刀,眸光微微闪烁道:“娘,爹是怕宁安没有薛慎之出息,不想求薛慎之帮忙,让宁安出去给薛慎之丢脸?毕竟薛慎之可是要做官的。”

许氏就听不得薛宁安不如薛慎之的话,她拉着脸,还没发作,周蔓又说:“我听人说,薛慎之经常上山给爹送吃的,宁安就没看过爹,爹在意薛慎之也很正常。”

好啊!原来是受了短命鬼的好处,才会瞧不上薛宁安!

许氏怒火蹭蹭上涨,冲出去质问薛定云,“你是不是瞧不上宁安,他样样不如薛慎之,你嫌他在外面给你和薛慎之丢脸?”

薛定云见许氏这泼辣的模样,心生厌烦,“你说是啥就是啥。”

弯腰捡起柴刀,手被许氏大力的抓住,“好啊!你还真的是这样想!那个杂种哪里比得上宁安?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去不去!”

薛定云挣开许氏的手就往屋子里走。

许氏满面怒火,“你不去也给我去!”抢走薛定云的拐杖丢在地上,拽着他往山下走。

薛定云一把将许氏推开。

许氏憋着满肚子的怒火,这一推,她彻底爆发了,冲上去双手狠狠一推薛定云,“我让你推我!让你推我!这十几年你不管不顾这个家,我把屎把尿将宁安拉扯长大,你倒好,做起甩手掌柜,让你帮他这一回都不愿意!”

薛定云腿脚不便,站在山边上,被许氏这一推,重心不稳,一骨碌滚下山。

许氏看着薛定云滚下去,吓懵了,她尖叫一声,“老薛!”连忙跑下山去,就看见薛定云满头鲜血倒在山脚下,不省人事。

“老薛!老薛!你醒醒,别吓唬我啊!”许氏抱着薛定云的头,拍着他的脸,惊慌的朝周蔓喊道:“你快去喊人!”

周蔓也吓得腿软,她是希望许氏闹,闹得薛定云松口,将薛慎之喊回来,没有想到被怒火冲昏头脑的许氏将人推下去!

她慌手慌脚的下山,连忙去叫人。

陈耀祖听见了,连忙问:“发生啥事了?”

周蔓脸色煞白道:“你去镇上叫薛慎之,他……他爹摔下山,快要不行了!”

陈耀祖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去镇上喊薛慎之。

——

商枝一大早让牛车将药材全部拉去县城,今日是林德成的寿辰,林辛逸邀请她与薛慎之去吃个饭,热闹热闹。

薛慎之吃完早饭,对商枝说道:“今日我要去一趟书院,你先去回春医馆,我忙完之后再去找你。”

商枝点头,“学业重要。”

薛慎之忍不住叮嘱商枝,“你在医馆里一个人别乱走,我今夜极有可能不会回来,已经让牛车车夫转告龚星辰,让他带张斌来镇上护着你。如果不出意外,苏锦瑟一定会在这几天有动作。”

苏易在准备入京的事情,苏锦瑟绝对会在入京之前下手。

薛慎之不敢马虎大意,只能劳烦龚星辰与张斌保护商枝几日。

正好张斌一身拳脚功夫十分不俗,有他护着,自己也放心。

“知道了。我会护好自己,你也要小心防范!”商枝觉得苏锦瑟入京与一条疯狗似的,就怕她会对薛慎之下手!

薛慎之含笑地‘嗯’一声。

商枝从县令夫人给她的名贵药材中,挑了几样包好,与薛慎之一起去镇上。

薛慎之执意将商枝送去医馆,然后再步行去清河书院。

商枝走进医馆,今日看诊的人少,林德成倒是很清闲的坐在柜台里面翻看医书。

见到商枝之后,林德成放下医书,让她坐下。

药童给商枝倒茶,将他盯着苏锦瑟看见的事情告诉她。“你让我盯着的人,她今日一个人去文府,离开的时候带走**个左右的护卫,至于要做什么,我不是很清楚。怕被她发现,站在很远的地方跟着。”

商枝挑眉,看样子苏锦瑟打算行动了。

**个护卫,凭着张斌的身手,难不倒他。

商枝拿出银子做谢礼给药童,然后将礼物递给林德成。

林德成笑道:“商丫头,你别太破费,算不得正经的大寿,人来吃顿饭就好了。”

林辛逸从门外进来,附应着林德成的话,“我爹说得对,师傅你这样就太见外了!”

“不过几样滋补的东西而已,你们和我推迟才叫见外!”商枝往林辛逸身后看了看,不见魏娇玲的身影,“哟,今天不带小尾巴了?”

林辛逸脸色涨得通红,气势顿时虚了,“别胡说八道。”

商枝笑而不语。

林辛逸心虚的不敢瞧商枝。

几个人坐在一起,林辛逸闲来无事,就和商枝讨论医术。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已经到吃饭的点,却不见薛慎之过来,她脸色微微一变,难道出什么事了?

商枝顿时坐不住了,她对林辛逸道:“我和薛慎之约好,他下课便来医馆,如今离他下课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刻钟了!我先去书院找他!”

薛慎之向来守时,而且他说今日没有多要紧的事情,一定会提前过来。

“我和你一起去。”林辛逸神色也凝重,疾步跟在商枝身后。

两个人刚刚走出医馆,就看见文曲星气喘吁吁地跑来道:“出……出事了!慎之的爹摔下山,人快没了,你们村里来人,让他赶紧去见最后一面。他走得急,让我告诉你别等他,不许乱走,等张斌和龚星辰来了,你再回去!”

商枝脸色骤然一变,“你说他爹出事了?”

“是啊!情况很危急。他担心路上会遇见危险,只在别的地方请了郎中,叫你安心。”文曲星不知道出什么事情,只能将薛慎之的原话告诉商枝。

商枝等不及要回杏花村,她知道薛父对薛慎之而言意味着什么。

只是更让她不安的是薛父十几年不曾下山,突然摔下山,一定是有什么事!

她带着林辛逸坐上牛车,龚星辰与张斌骑马赶来。

商枝连忙跳下牛车,对林辛逸道:“你陪着伯父过寿,今日让你们扫兴了。”

“别说见外的话,事出从急,你们赶紧走吧。”林辛逸也跟着着急,但是他去没有一点用,说不定还是拖累,只得在医馆里等着他们报平安。

龚星辰伸出手递给商枝,笑容灿烂,“来,哥载你去杏花村。”

商枝将手搭在龚星辰的手心,他用力一带,商枝借力跨坐在马背上,坐在龚星辰前面。

龚星辰的手按在她头上,将她的头往一边移一下,调转马头,一个穿着破烂的小乞儿跑过来,询问着林辛逸,“这是回春医馆吗?有人让我将信送给叫商枝的人。”

“我是。”

商枝接过小乞儿递来的信,拆开,只看一行字,目光骤变。强压着体内的怒火,商枝耐着性子看完内容,脸色铁青。

苏锦瑟!

龚星辰觉察到不对劲,从她手里拿过信,看一遍,惊讶道:“薛慎之出事了?福来酒楼?你知道谁将他绑走的吗?”

文曲星连忙说道:“他不是回杏花村了?”

林辛逸皱紧眉心,“会不会是有人在半路带走薛慎之了?”

他的话,让空气都凝滞了一瞬。

商枝不敢赌,当机立断道:“文曲星,你和林辛逸赶着牛车去杏花村,确认薛慎之在不在。我和二哥、张斌就去福来酒楼。”而且薛慎之马上就要科考,薛定云怎么也不能出事,商枝特地叮嘱林辛逸,“去我新房子药房提药箱过去,无论如何要保住薛定云的命!”

林辛逸慎重道:“师傅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救回伯父!”说着,他们赶着牛车去文府,坐马车赶回杏花村。

商枝则是带着人去福来酒楼,她对张斌与龚星辰道:“等下我一个人进去,如果里面出现情况,你们再闯进去。来个出其不意,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一开始跟着她进去,苏锦瑟一定会有防备!

龚星辰不赞同,“哥进去看看,如果有问题,你们再进来。”

商枝摇了摇头,“她要见我,你进去不合适。”

“她点名要见你,才是不安好心,你一个女孩子,躲哥身后边就行了。”龚星辰说着就上楼。

商枝急忙跟在他身后。

张斌也跟上来。

快到门口,张斌打出手势,“这里不对劲。”

商枝拽住龚星辰的袖子,对张斌的话还是很信任,他在官衙多年,眼力和对危险的感知,远强过他们。

“张大哥,有问题?”

张斌看着紧闭的雅间,他嗅到一种血腥气,这是来自对危险的感官。

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往后退,抽出别在腰间的佩刀,紧接着‘嘭’地一声,一脚将门踹开。

两把大刀迎面劈下来,张斌早有防备,挥刀挡住隔开,长刀一闪,左面一人鲜血迸溅,另一手一把抓着右面的大刀,一脚把护卫踢倒敲晕。不过几息间,张斌就将藏在雅间里的四个护卫给制服住!

商枝站在一边看得眼皮直跳,护卫到底不比张斌。张斌在官衙经常追拿恶徒,身手了得,对敌经验丰富。护卫只是养在后院,真正动刀动枪机会少,缺乏张斌铁血狠劲。

“没有其他人。”张斌拿着一块绢布擦干净刀身的鲜血,插进刀鞘里。

商枝看着地上四个护卫,若有所思,难道薛父那边是有苏锦瑟的手笔?故意将薛慎之引走,然后传递假消息给她?知道她不敢赌,无论真假一定会顾及薛慎之的安危?所以将人埋伏在这里,对她下手?

苏锦瑟只有这么一点手段吗?

跑堂的伙计听到响动上楼,看到屋子里满地鲜血,吓得脸色发白,“客……客官……”

张斌拿出令牌,“我是官衙的捕快,捉拿恶徒。”

伙计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下去通知掌柜。

掌柜一听是恶徒,连忙拿来一捆绳子给张斌,让他们将恶徒给捆起来。

商枝问道:“是谁要的那间雅间?”

掌柜脸色不太好的说道:“就是他们几个。”

商枝点了点头,看来苏锦瑟并没有出面。

张斌将人捆起来,全都扔在马背上,对商枝说道,“这些人我等下联系同僚,让他们押送到官衙。”

商枝说,“好,你们先将人送过去。”

“正好顺路,回医馆再说。”

商枝点了点头,面色凝重。

龚星辰见了,问道:“有不对劲的地方?”

商枝将她的猜疑说出来,“我怀疑薛慎之根本没有被苏锦瑟抓住,她是故意利用薛慎之引诱我过来。而且事情太巧合,正好是薛父出事的时候,我猜测薛父那边也有苏锦瑟的手笔。她大费周章的把我引过来,就是为了弄这几个刺客暗杀我?她应该能够想到我不会单枪匹马的过来。”

“所以?”龚星辰不了解苏锦瑟。

商枝冷声说道:“这是障眼法!”

龚星辰一脸不解的看向商枝。

商枝比任何人都清楚,苏锦瑟是孤注一掷了。她不会这么小打小闹,只会让她轻易的将人制服,然后放松警惕心,再将她给捉住!

龚星辰正要开口,商枝抬手,示意他安静。

她捕捉到脑海里即将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回春医馆的药童说苏锦瑟问文府要了**个护卫,这酒楼只有四个,还剩下五个人!

真正的大菜一定在后面!

其他地方绝对还有埋伏!

商枝眼底闪过冷芒,她对张斌道:“张大哥,你绕路去联系同僚,多找一些人手,顺着这条路去医馆。最好找一个人乔装成我的模样!”

“还有人埋伏在别的地方?”龚星辰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一时间担心商枝的安危,想叫她回龚府逮着,那些人总该不会强闯衙门吧?

张斌听商枝的话,没有多做思考,反问道:“你呢?”

“我去逮人!”商枝眼底闪过厉色,直接去往苏锦瑟住的客栈。

龚星辰不放心商枝一个人,他紧跟着过去,“不要叫人了?”

“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是抱着要我必死的决心。既然已经要我的命,她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商枝说到这里,脚步一顿,立即调转方向,直接奔跑去官道!

苏锦瑟的阴谋诡计,全都是背着苏易。昨晚苏易在杏花村,他们早上从杏花村离开的时候,苏易还没有来镇上,所以这些一定是苏锦瑟瞒着苏易在进行。

苏易对苏锦瑟做的事情并没有包庇,反而严厉的教训她,苏锦瑟如今要杀人了,绝对不会让苏易知道,肯定会先苏易一步回京!

“等等我啊!”龚星辰快步追上商枝。

他们不知道的是前脚一走,苏易后脚就急匆匆赶来福来客栈,问过掌柜,听说刚才有官差抓走几个恶徒,他猛地双手抹一把脸!

站在大街上,他竟不知道苏锦瑟下一步棋子往哪里走!

之前盯着苏锦瑟的人,告诉他苏锦瑟约人在同福酒楼,让人埋伏在附近的巷子里。当时他就怀疑,是不是苏锦瑟发现人跟踪她,才会特地说出这么一番话。

等他赶来镇上,就遇见了曹管家,他给苏锦瑟传话,苏锦瑟等在回春医馆的路上,与商枝表露身份。当时他心里对管家起疑。曹管家是苏元靖的心腹,只听从苏元靖的命令,何时这般顺从苏锦瑟过?

他对曹管家逼问一番,曹管家最终扛不住交代出来,原来是苏锦瑟拿住他的把柄,威胁曹管家带话给他,十有**是要为难商枝!

既然是要为难商枝,那就一定不会明目张胆告诉他在回春医馆,因此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多想了,急急赶到同福酒楼,干等了半个时辰,不见有人来,惊觉上当,紧接着属下告诉他,苏锦瑟埋伏的人在福来酒楼!

可没有想到,他来迟一步!

苏易目光冷冽,他疾步往回春医馆而去,快到医馆的时候,经过巷子里,他听到短兵相接的打斗声,急忙蹿进巷子,就看见差役被一张大网给困住,只有张斌与几个护卫在缠斗。

张斌回头看苏易一眼,气息不稳的大声吼道:“你去客栈找商枝!”

苏易面容冷酷,抽出匕首割断大网,将差役放出来,疾步后退,赶去客栈。

——

官道上,商枝和龚星辰搬着大石头蹲在路边。

几辆马车驶过,吃了一嘴的灰。

龚星辰晒得渴得不行,捏着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水,“你确定她会回京?”

商枝望着通往镇上的官道,笃定道:“她一定会回京!”

龚星辰看着商枝晒红的脸,让她站在自己的身侧,用影子给她挡太阳,感觉还不够,解开罩衫的带子,拉开给她遮阳。

“来了!”商枝猛地站起来,快速的将石块搬到路中间,横档住官道。

龚星辰将最后一块丢在路中间,马车已经驶近,车夫骤然拉住缰绳,马车里的苏锦瑟与弄墨差一点滚出来。

还没有坐稳,车帘子被掀开,商枝猛地拽住她的手腕,将她直接从马车上拖下来。

苏锦瑟尖叫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脚踝扭伤。脸色顿时煞白,可更令她震惊的是商枝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这样一想,苏锦瑟也就问出来。

商枝冷笑道:“你说不在这里,该在哪里?”

苏锦瑟心底一颤,商枝的眼神令她胆寒,双手紧紧的被商枝钳制住,她娇生惯养,走几步路都累得喘息,哪有商枝干过农活的力气大?根本就挣脱不开。

她的眼底闪过恐慌,想叫车夫帮忙,就看见车夫和龚星辰在一起打斗。

“你到底想干什么?”苏锦瑟咬牙切齿道,心里咒骂文府养一帮废物,那么多人,又是药,又是网,居然还叫商枝给逃了!

“没干什么,就是把你抓去给苏易,问他要个说法!”商枝将苏锦瑟的手反剪在身后,将她往一边推,拽着她往镇上走。

弄墨搬开挡住官道的石头,冲上来狠狠撞开商枝,商枝避开,苏锦瑟趁机挣脱,拖着扭伤的脚踝,往马车上逃。

弄墨紧跟着朝马车跑去,商枝一脚踹在弄墨脚窝里,弄墨重重摔倒在地上,磕破牙齿满嘴的血。

苏锦瑟见了,脸色发白,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手忙脚乱的爬上马车,就被商枝拽住脚踝,往后一拉。

“啊!”苏锦瑟趴在地上,脑门磕在石头上,头晕目眩,鲜血流了出来。

苏锦瑟顾不上痛,她爬起来就想跑,被商枝堵在马车边上,无处可逃。

苏锦瑟脸色铁青,心里因为害怕而情绪激愤,“你为什么要阴魂不散,不肯放过我,将我的一切给抢走!你都已经消失十几年了,就不能消失得彻底,一辈子都不出现!”

“我求求你了,你和他们没有感情,那个家里没有你的地位!你现在认了县令夫妇做爹娘,你就行行好不要和我抢爹娘了好不好?我的大哥已经被你给抢走了!很快舅舅也被你抢走!你是不是要我一无所有,你才高兴?”苏锦瑟语无伦次,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

她知道自己这次失败了,商枝没死,秦景凌很快就知道真相,如果商枝把她抓去给苏易,她一定会没有好下场的!

商枝听着苏锦瑟的话,冷笑道:“我和你争抢?我不放过你?你脑子有病吧?不是你像条疯狗一样对我一顿乱咬!”

苏锦瑟恐惧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你装什么?你早就知道苏易是你的亲大哥,所以要把我送到他的面前,让他收拾我!商枝,你这个女人简直恶毒到极点!虽然你是父亲母亲的亲生女儿,又能怎么样?你和他们明明没有任何的感情,你不在他们的身边,是我替代你陪伴着他们。你凭什么一声不响的出现,横插进我的生活中,将我的一切给抢走?”

“你是不是要银子?我给你,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我只求你不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把我的一切还给我,放过我好不好?”苏锦瑟往袖子里掏银子,掏出的银子全都放在商枝的手里,“我还有,还有很多,都给你,全都给你!”

商枝震惊地愣在原地,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从苏锦瑟的话语里得知,她不是父母亲生的,而自己才是!

大概是苏锦瑟的父母得知了她的存在,并且表示过要接她回去,苏锦瑟害怕地位不稳,所以出现在清河镇想要对她赶尽杀绝?

商枝觉得这个理由太荒唐了,无论苏锦瑟的动机是什么,苏锦瑟都是过错的一方!

苏锦瑟鸠占鹊巢多年,不但没有感激之情,还妄想除掉她父母亲生的骨血!狼子野心,未免太过狠毒无情!

自己不是原主,对亲生父母倒是没有多深的渴望与期盼。若是原主还活着,只怕会很希望与父母相认,但是不等她与父母见面,就会死在苏锦瑟的手里!

商枝对苏锦瑟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更是厌恶到极点!对苏锦瑟说的话,也觉得可笑到极点!

自己不争不抢,飞来横祸,苏锦瑟妄图掠夺属于她的东西,反过来指责她抢走苏锦瑟的东西!

苏锦瑟若不是贪心不足,仅凭着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苏家父母对她也不会亏待了。

可是人性的贪婪,是你无可估量的!

“这些话,你留到苏易面前,或者是你父母面前去说!问问他们,为何丢弃十几年的人,等到现在才来找!”如果不是自己魂穿到这具**,只怕早就变成一把枯骨!

迟了就是迟了!

再多的苦衷,都不能得到原谅!

苏锦瑟听到商枝的话,手里正握着袖子里的匕首,她面目狰狞,突然狠狠朝商枝捅过来,“那你去死吧!你死了就全都解决了!”

商枝敏捷地握住苏锦瑟的手,将匕首从她的手里抢过来。

苏锦瑟拼劲全身的力气,面目扭曲,将刀尖对准了商枝往她身体里捅去。

商枝紧紧抓住苏锦瑟的手,眼底闪过寒芒,一只手紧掐着素净的脖子。

苏锦瑟脸色煞白,呼吸不畅,手里的力气瞬间卸掉大半,双手拼命的捶打着商枝的手,心口都开始窒闷。她一双杏眼里布满了绝望,胸口憋闷得几乎要炸裂!

忽而,听到马蹄声疾驰而来,苏锦瑟睁圆眼睛望去,就看见一身紫色锦袍的少年策马而来。死寂绝望的眼睛里,注入一道光彩,她喉咙里挤出一句话,疯狂而扭曲的笑道:“商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你说你老老实实死在我手里不好吗?既然你命硬活着,就让你尝一尝死在自己哥哥手里的滋味!”

苏锦瑟话音一落,脸色剧变,眼底泪水涟涟,苍白脆弱的仿若狂风暴雨中摧残的小花,惊惧绝望道:“二哥,救我!”

商枝一愣,掐着苏锦瑟脖子的手一松。

苏锦瑟死死抓着商枝的手,用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苏越没想到他赶来找大哥和妹妹,刚刚到镇上,就看见令他血液上涌的画面!

他苏家的女儿岂是阿猫阿狗随意能够伤害的!

“你找死!”

苏越拔出绑在马匹上的长剑,对准商枝的后心扎过去!

“小心!”龚星辰将车夫撂倒在地上,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他想也不想的扑过来。

‘噗嗤’一声,商枝感觉到覆盖在她后背上的身躯一僵,滚烫的血液浸染着她的衣裳,灼烧着她的肌肤。

商枝僵硬的扭动着脖子看向龚星辰,看见他脸色灰白,一双似倒映着星光的眸子圆睁,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喷涌出一口鲜血。

苏越沉着脸,将剑拔出来,鲜血迸溅,龚星辰‘扑通’倒在地上。

商枝的眼睛被龚星辰喷洒在脸上的鲜血染红,她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一种恐慌地情绪蔓延全身。她唇瓣剧烈的抖动着,“哥……二哥……”

商枝看着龚星辰后背喷涌而出的鲜血,她扑过去想要按住伤口,给他止血。

她的手被苏锦瑟紧紧的抓住,苏锦瑟尖声说道:“哥哥,杀了她!你快杀了她!”

商枝扭头看向苏锦瑟,一双惊乱的眸子,瞬时目眦尽裂。她握紧了匕首手柄,猛地扭转着手腕,用力往上一挑。

“啊!”一声惨叫。

商枝眼前一片血红,看着两根纤细的手指掉落在地上,尖利的刀锋没有收住,从苏锦瑟的右嘴角划至耳蜗,皮肉翻飞。

苏锦瑟松开商枝的手,哭叫着捂着自己的手掌,断的是中指与无名指,鲜血如水涌,从指缝中渗出。

商枝脸色发白,跪在地上,紧紧按压住龚星辰伤口的手指发颤。

“哥……二哥……你坚持住……”

商枝带着哭腔,惶然无助地颤声道,眼泪也不知何时从眼角滚落。手忙脚乱,从袖子里掏出伤药,乱了章法的往伤口上撒去。

“杀了她!哥,杀了这个贱人帮我报仇!”苏锦瑟发疯地喊叫,痛得要昏厥过去。看着地上两截断指,还有她脸上火辣辣疼着的伤口,她就恨不得将商枝碎尸万段!

毁了!

她全毁掉了!

苏越看着苏锦瑟断了两根手指,脸上被划出一道狰狞的伤痕,满目戾气,他举剑向商枝刺去。

“嗡”地一声,一把大刀横掷过来,苏越被逼退两步,看见一队人马奔来,抱着苏锦瑟上马,狠戾地对商枝说道:“这笔账,暂且记着,改日来讨!”

商枝浸润着水光的眸子不再清澈,布满浓烈的仇恨,阴冷的看向苏越,一字一句道:“这句话,同样奉还!”

龚星辰吐出一口鲜血,显然是伤到肺,苏越下了死手!

更让商枝震惊而茫然的是危险的时机,龚星辰不顾一切的扑上来。

张斌与苏易赶过来,看到这一幕,脸色巨变。特别是苏易,他望着远去的马匹,眼中闪过惊愕。

是……苏越?

------题外话------

别别别打我!我躲被窝里睡觉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