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引诱/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越双目通红的低吼一声。

下一刻,一股凉意从小腹窜到头顶。

苏越面色骤然一变,他低头看见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肚子上。

商枝微眯着眼睛,冷眼打量着苏越。她都还没找他算账,他自己撞上门来。

听到苏越嘶吼出的话,商枝忍不住低笑出声。手里的匕首往前面一送,刺破苏越身上的锦袍,冰冷的刀尖紧贴着肚皮。

“我不肯放过苏锦瑟?”商枝像听见什么笑话似的,重复一遍。

苏越浑身紧绷,他刚刚一动,就听商枝道:“你大可试一试,是我的手快,还是你躲得快!”

苏越脸色瞬间阴沉,看着面不改色的商枝,这张脸与他娘有几分相似,吐露出嘲讽的话,他紧咬着腮帮子。“你敢!”

“我不敢?难道你不知道我怨憎苏锦瑟强占我的身份,对她痛下毒手,赶尽杀绝?我都这么丧心病狂了,你对我二哥刺下的那一剑,你说我敢不敢?”商枝说到这里,手里的匕首往前又扎了一寸,鲜血顿时涌出来。

苏越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看着殷红的鲜血滴落在地上,肚子上剧烈的刺痛,让他眼底充斥着汹涌的愤怒,“你终于承认,你对她下毒手,我那一剑,你受的并不冤枉!”

商枝都想要撬开苏越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浆糊,还是一包草。

她讽刺的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他居然毫无所觉,反而自以为听到她‘承认’害苏锦瑟!

“苏越,就凭你这个智商,到现在没被苏锦瑟玩死,算你福大命大!”商枝看着苏越怒瞪的双眼,冷笑一声,“你们平阳候府,我真看不上眼,怎么会因为她霸占我的身份,对她痛下毒手?难道不是她害怕身份被暴露,我回到平阳候府,她的地位一落千丈,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对我赶尽杀绝?”

“不可能!”苏越下意识反驳,他脑海中全是苏锦瑟温柔的脸孔,那样娇怯不堪经历风雨,怎么会心肠如此恶毒?

“清河镇她所作所为,我与苏易说的,你不会相信,何不去问问曹管家,她是如何设计曹管家为她所用?”商枝知道苏锦瑟惯会装模作样,她白莲花的形象太深入,所以将苏越耍得团团转。苏越是一根筋,他相信‘眼见’为实,不禁讽刺一笑,“你现在愤怒的找我算账,是苏锦瑟告诉你,她想要爬襄王的床榻,最后却被兴宁侯府的庶子占去便宜,是被我设计的?”

苏越面色一变。

商枝勾唇道:“她想要荣华富贵,权势地位,算计襄王不成,反而把自己的清白搭进去。你不信咱们可以走着瞧,她一定不甘嫁给一个庶子,会在兴宁侯府谋出一条出路。”

苏越紧紧盯着商枝,她的目光不躲不闪,十分的坦然,没有一点作恶的心虚。而她又将苏锦瑟会再犯错,说得这般笃定,难道真的是他误会了?

苏越不敢相信,也不想去相信,自己心目中柔弱需要人保护的妹妹,是个心狠手辣,心机深沉的人!

可是商枝坚定的话语,让他心里不由产生动摇。

因为他知道商枝不可能会撒谎,她说的事情,只要自己稍微认真去查一查,就知道真假。

曹管家是他爹的心腹,只听从他爹的命令,他不会包庇商枝,为商枝做伪证!

而她说苏锦瑟会再兴风浪,他只要盯着,就能知道真假!

苏越猛然心惊,他居然被商枝牵着鼻子走,真的怀疑起苏锦瑟!

他心里一片复杂,其实在看见兴宁侯府嬷嬷的态度时,他就觉得奇怪,苏锦瑟是兴宁侯府长房嫡出姑奶奶的女儿,饶是苏锦瑟的身份再低贱,她的外祖母依旧健在,兴宁侯府下人不该如此轻视她。如果是商枝算计,兴宁侯府的人会查不出来?是不是正因为查出来,苏锦瑟让他们丢脸面,才迁怒她呢?

当时他被愤怒冲昏头脑,并没有多想。现在仔细想一想,很多事情都可以见到端倪。

一旦开始怀疑,苏越便忍不住往深想,例如张涵嫣对他娘下毒,苏锦瑟知不知情?

这个念头一起,苏越脸色发白,连忙打住!

不可能,苏锦瑟一定不知情!

娘疼爱她十几年,将她当做眼珠子呵护疼爱。即便娘最后没法接受她的身份,可是之前的宠爱是实实在在的,她不会知道还任由张涵嫣下毒!

苏越肚子剧痛,商枝猛地将匕首扎刺进去,鲜血迸溅出来。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商枝,就看见商枝冷声说道:“我说过的,你那一剑,我迟早会还回来!”她拔出匕首,手指紧紧的握着匕首,鲜血喷在手上的那一刹那,她几乎握不住。她将匕首放在苏越的手里,“这是苏锦瑟的,她当时想要用这匕首杀了我,你代劳她动手了。”说完,商枝调头就走了。

龚星辰为她挡的那一剑,险些丧命,她不能不帮他将这笔债讨回来!

而苏越又是原主的亲二哥,这个身份她也要有所顾及,念在龚星辰如今性命无忧,她那一刀手下留情,不会让苏越有生命危险。

商枝眼底一片冷意,等苏越知道真相后,说不定希望她这一刀没有留情呢!那样他就不会太痛苦,被自责与愧疚折磨。

她已经让苏越对苏锦瑟起疑,如果他还没有能力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并且被苏锦瑟继续耍得团团转,无论他落得什么下场,都是活该了!

苏越捂住伤口,他脸色发白的靠在墙壁上,望着商枝笔直的身影消失在巷口。低头看着手里的匕首,是他送给苏锦瑟的生辰礼物,他是让苏锦瑟防身用的。到最后,这把匕首却是狠狠扎在他的身体里。

他痛得倒抽一口冷气,咬着牙,迈动脚步去找医馆包扎。

郎中看着苏越的伤口,清理干净,给他撒药粉包扎,“你真是福大命大,这一刀偏离一点,伤及内脏,我就没办法救治你。”

苏越目光一变,商枝是郎中,她不会不清楚身体的结构,她……是手下留情了吗?

他差一点杀了她,如果不是龚星辰为她挡一剑,只怕早就命丧黄泉。

为什么?

她不是心狠手辣吗?为什么要手下留情?

她……真的心肠歹毒吗?

苏越心里一片凌乱,伤口包扎好,他马不停蹄回府,找到曹管家。

曹管家惊讶的看着苏越,他向来没有事情,不会找自己。

“二少爷,您找老奴有事?”曹管家看着苏越脸色苍白,身上的锦袍肚子上破一个洞,鲜血染成暗色。“您受伤了?”

苏越心里挣扎一番,有些问不出口,如果是商枝误导他呢?他怀疑苏锦瑟就太不应该。苏锦瑟从小和他一起长大,难道还不了解她的为人吗?

可看着肚子上的伤口,他想起郎中的话,最终问出口,“曹管家,在清河镇的时候,锦瑟对你做过什么?”

曹管家面色顿时一变。

苏越突然变得灵光起来,看着曹管家变色的脸,艰涩道:“她真的算计你了?”

曹管家脸色青黑,有着屈辱,苏元靖已经知道,他也就不瞒着苏越,“二少爷,小姐并不如表面纯善,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自己。”然后将苏锦瑟算计他看去身子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件事我已经与主子说过,他已经知道了。”

苏越心里震颤,觉得他肯定是幻听了!

女子看重清白,何况苏锦瑟是一个名门小姐,更是需要将贞洁视若性命!

她不但不爱护,反而以此为筹码,太可怕!

一个人连自己的声誉都不在意,她还有什么是不能抛弃的?

苏越觉得他听到的和他认识的苏锦瑟简直就是两个人,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两个人重叠起来!

真的是他被猪油蒙心,才会看不清楚苏锦瑟的真面目吗?

不不不!

苏越宁愿相信曹管家是被苏元靖下了命令,故意败坏苏锦瑟的名声!

他痛苦的捂着头,不知道该听谁的,信谁的!

苏越冲出府,去往兴宁侯府,他要看看苏锦瑟是否如商枝所言,不甘心嫁给一个庶子,再兴风浪!

他在兴宁侯府做过客,对府里不算熟悉,张颂住在哪里却是清楚的。苏越没有惊动任何人,他躲藏在张颂的院子里,暗中观察着苏锦瑟。

苏锦瑟被送进张颂的屋子里,里面没有一点新婚的喜庆。除了门窗贴几个双喜,就只有床上铺着大红的被子,别的一概没有。

她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一件像样的摆设都没有,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四条凳子,窗户边上摆着两个箱笼,就连梳妆镜都没有,寒酸的不得了。

苏锦瑟心里一片荒凉,觉得前路黑暗,一辈子过着咸菜稀粥的日子,她就觉得活不下去,又没有死了的勇气!

她要活着,而且还要好好的活着!

苏锦瑟自己掀开盖头,坐在桌边将一碗稀粥就着咸菜咽下去。

这一晚,张颂并没有出现,梅姨娘以身子不爽利为由,将他叫过去,把身边的丫鬟开面给张颂。张颂忘记了苏锦瑟,和他新得手的通房睡一晚。

苏锦瑟巴不得张颂不回来,但是听到张颂宁愿宿在一个丫头的房里,也不愿来新房,心里觉得屈辱。

“嘭”地一声,门被婢女推开。

苏锦瑟看着身着暗色锦裙的梅姨娘,身材娇小,根本压不住身上的暗色,显得十分老气。浑身上下,除了头上那一根金簪子,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梅姨娘看着苏锦瑟衣裳都没换,穿着昨天的喜服,脸一拉,不满地说道:“日上三竿,还在躲懒呢?也不知去请安,让我一个做长辈的等着你,这就是侯府教出来的规矩?”

苏锦瑟见到梅姨娘就知道她是来找茬的,也没给好脸色,反唇相讥道:“我给你请哪门子的安?要请安也是给侯夫人。”

梅姨娘眼底闪现着怒火,这个小贱人竟敢瞧不起她!

他儿子被算计娶苏锦瑟,害得她被夫人刁难,心里本就记恨着苏锦瑟,一听她的话,肺都要气炸了。

梅姨娘嘲讽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一个私通生下来的贱种,真将自个当小姐了?给夫人请安?你倒是去啊!看看她认不认你这个媳妇!”

她冷哼一声,摔门离开,吩咐婢女道:“这屋里的吃食别送了,让她上夫人屋里讨吃的。”

苏锦瑟听到梅姨娘的话,一点都不在意,她收拾一番就去见兴宁侯夫人。

兴宁侯夫人正与兴宁侯在吃早饭,听到婢女通传的话,慢条斯理地咬一口水晶饺子,垂着眼睛道:“让她不必来请安,在梅姨娘跟前点个卯就行了。”

兴宁侯略微皱眉,没有开口,他心里是恼苏锦瑟不检点,败坏侯府的名声。

兴宁侯夫人看着他放下碗筷,立即问道:“侯爷,不合口味吗?”

兴宁侯见兴宁侯夫人跟着放下碗筷,低声道:“你吃,不必管我。”

兴宁侯夫人哪里还吃得下,让人将吃食撤下去,问婢女:“她走了?”

婢女摇一摇头,“没呢,在外面等着。”

兴宁侯夫人记起长房里还有一个文氏,苏锦瑟是她的外孙女,今后苏锦瑟在侯府生活,面子活也得做一做,至少让文氏在她身上挑不出错来。至于梅姨娘如何磋磨,就不管她的事了。

这样一想,兴宁侯夫人缓缓地开口道:“让她进来。”

苏锦瑟进来,见到兴宁侯也在,他与苏元靖年纪相当,只是他不如苏元靖俊美,面容硬朗,体魄魁梧。

“今日过来有事?”兴宁侯夫人见苏锦瑟走神,心里不快。

她突然出声,吓苏锦瑟一跳,双脚绊着婢女扑通摔在地上,她急急忙忙爬起来,红着眼圈委屈道:“今日是我新婚第一日,来给夫人敬茶。”

兴宁侯夫人唇边扯出一抹嘲讽,她捧着婢女递来的茶漱口,“你不用来请安,你若要表孝心,好生伺候梅姨娘便是。”

苏锦瑟脸色一僵,让她伺候一个妾?

“好了,你若无事,下去吧。”兴宁侯夫人懒怠费神应付一个废棋。

苏锦瑟心里十分憋屈,当初她还是平阳候府的大小姐,兴宁侯夫人热情的与她攀谈,话里话外,有意与她亲上加亲。现在她落魄,便翻脸不认人了!

苏锦瑟看着兴宁侯夫人眼底的鄙夷与不屑,浑身的血液往头上涌去,双手紧紧握着拳头。

兴宁侯目光在苏锦瑟脸上扫过,他态度一反常态道:“起来吧,你母亲在与你开玩笑。”

兴宁侯夫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为兴宁侯拆她的台。

苏锦瑟抬头看见兴宁侯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她心思一转,脸上流露出一抹最娇艳妩媚的笑容,“侯爷,母亲之前最喜爱我,如今心里对我心存误会,我不会放在心上。”

“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人。”

闻言,苏锦瑟娇羞的低垂着头,展露出她左侧倾城的姿容,“夫人与侯爷往日里,对我也是最好的,我心里时刻都记挂着。”

她如今一无所有,身边无人可用,唯一能够利用的便只有美貌。而美貌用得恰到好处,也能成为杀人的利器!

兴宁侯夫人看着这狐媚子,恨不得撕烂她的脸!

兴宁侯眸光闪了闪,“你心里明白就好。”

苏锦瑟很懂得进退,福身道:“锦瑟不打扰侯爷、夫人,先退下了。”

兴宁侯夫人看着苏锦瑟离开,她沉着脸,不悦地说道:“侯爷,您方才是做什么?为何替她说话?”

“她这张脸倒是比之前更动人,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名不虚传。”兴宁侯眼中闪过兴味,他意味深长的说道:“这种姿容嫁给张颂倒是惋惜了,若是……”

兴宁侯夫人心里转过弯来,恍悟道:“侯爷是打算重用她?”停顿片刻,她含笑道:“我听说张颂昨日收了一个婢女,倒是不怎得看重苏锦瑟,侯爷若要将她赠人,这也不难办,妾身找梅姨娘探探口风。”

兴宁侯道:“你看着安排。”

平阳候根本不在意苏锦瑟,他无论做什么,平阳候也不会插手吧?

——

苏锦瑟回到屋子里,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过了晌午,也不见有人送饭过来。

她去找文氏,她的外祖母,却是在几日前被兴宁侯送去寺庙祈福,并不在府中。

苏锦瑟气恼的回来,找梅姨娘要吃的,梅姨娘在正院伺候兴宁侯夫人,让她扑了空。

苏锦瑟忍着一肚子火气,饿着肚子,一直等到晚上,不说稀粥咸菜,就连一个馒头都没有。

苏锦瑟心生怨憎,这个贱妇,等她得势后,一定让要狠狠教训她!

实在饿得不行,苏锦瑟去梅姨娘屋子里要晚饭。

梅姨娘惊讶道:“你没有吃呀?我还以为夫人给你安排饭菜呢。这个时候厨房里的厨娘都已经歇下,你明早再吃吧。”

苏锦瑟看着梅姨娘得意的面容,手指紧紧嵌进掌心,刺痛让她恢复神智。

不能闹!

她暂时还不能惹怒兴宁侯,这是她的踏板。能不能走出侯府,她就只能指望兴宁侯!

苏锦瑟憋着满肚子火气走出梅姨娘的院子,突然想到张颂,如果张颂在,她就不要饿肚子了。

苏锦瑟又折回梅姨娘的院子,问她张颂在何处。

靠近屋门,就听梅姨娘说,“我的颂儿真可怜,娶这么个贱人,让他都不愿回府。不过好在侯爷看中她那张脸,打算将她当做玩物送走,我巴不得这丧门星尽快离开,哪有什么不答应的。”

苏锦瑟心里咯噔一下,兴宁侯打算将她送人?

沦为玩物,不比嫁给庶子好。甚至还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苏锦瑟脸色发白,匆匆回到屋子里,躺在床上想着对应之策。

一整个晚上,苏锦瑟都睡不着,她不知道兴宁侯打算什么时候将她送走。只希望在兴宁侯有动作前,她的外祖母回府。

而兴宁侯也是如此想,希望在文氏回府之前,将苏锦瑟送出府去。

苏锦瑟宛如惊弓之鸟,听闻兴宁侯过来找梅姨娘,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兴宁侯现在就准备动手了吗?

苏锦瑟再也无法冷静,看着去往梅姨娘院子里的兴宁侯,她心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

挑选出一件稍显暴露的长裙,深红色的长裙将她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胸前那一痕雪白呼之欲出,纤细的腰肢,挺翘的臀部,她在屋子里转一圈,看到兴宁侯从梅姨娘屋子里出来,苏锦瑟拉开门,与兴宁侯来一个巧遇。

苏越蹲在隐蔽的角落里,看着苏锦瑟矫揉造作,双目含春,举手投足显露出魅惑的姿态,也是将她的春光展现在兴宁侯眼前。他双目充血,手掌紧紧握成拳头,拼命的克制住心里翻江倒海的怒火。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想象不到苏锦瑟如此的下贱!

苏锦瑟是孤注一掷,昨日给兴宁侯夫人请安,她看得出兴宁侯对她很感兴趣,许是因为顾虑着身份,所以看重她的美貌将她送人。

她无路可走,打算剑走偏锋,引诱兴宁侯,只要突破身份的桎梏,她就能挽救自己的命运。

可惜兴宁侯并非贪花恋酒之人,美貌固然撩人,但是声誉与权势利益更动人。

兴宁侯看着眼前勾人的苏锦瑟,十分冷静地说道:“这一身衣裳不错,明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顿了一顿,“就按照今日的装束打扮。”

苏锦瑟看着兴宁侯毫不留恋离开的身影,整个人就像泡进冰水里。

她心里忍不住绝望,难道真的是她会错意?浑浑噩噩地回到屋子里,手腕被拽住,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不等她挣扎,就听到耳边传来压抑着暴怒的声音,“苏锦瑟,你真不知寡义鲜耻!兴宁侯是你的表舅,也是你的父亲,你竟然勾引他!”

------题外话------

中午一点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