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苏越的悔恨/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越觉得有两道雷从他头顶劈下来,将他劈得四分五裂!

他心中纯洁良善,温柔娴雅的妹妹,是一个为了权势富贵,能够出卖自己的人!

更让他震惊的是苏锦瑟毫无道德底线,她竟然勾引自己的舅舅,自己的公爹!

苏越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冲击,只凭着这一幕,孰是孰非,已经分晓出来。

就像商枝所言,苏锦瑟因为出身所累,在京城里面身价大跌。她又因为毁容,断指,姻缘不知着落。所以她在嘉郡王府爬上襄王的床榻,阴差阳错被张颂占去清白。

她眼高于顶,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庶子?兴宁侯夫人与他爹早已看穿苏锦瑟的本性,方才会强行压制她出嫁。

而他……他竟听信苏锦瑟的鬼话,相信她是清白的,被商枝迫害至此!

苏越双眼通红,死死瞪着苏锦瑟,双手掐着她的脖子,“从始至终,都是你骗我的。不是你怜惜商枝,将她请进京城将你拥有的分享一半给她,而是你害怕她抢走你的身份地位,对她赶尽杀绝!你明知她的身份,杀她不成,利用我杀她。可有想过,真相暴露出来,我心中的感受?苏锦瑟,你太让人觉得可怕!我甚至怀疑,你有没有将我当做哥哥,还是你手里一颗铺路的棋子?”

苏锦瑟早已吓傻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苏越会在张家,而且看见她勾引兴宁侯的一幕。

她被苏越掐的出不来气,双手抓着苏越的手,想要将他的手从脖子上拿开。越挣扎,苏越掐得越紧,那股子狠劲,当真是恨不得掐死她!

苏锦瑟泪水滚落下来,烫得苏越手下意识的想松开,可看着她柔弱无依的模样,他眼底的恨更深重。就是这样,又是这样,她利用自己的柔弱,寻求庇护!

剖开这一层柔弱的外衣,里面是一副蛇蝎心肠!

而自己却被她这一层外表蒙骗!

“说话啊!你不是很会巧言善辩?怎么不说话了?是还没有想好开解的托词?你没有杀商枝,也没有为权势献身,更没有勾引兴宁侯。”苏越被欺骗的愤怒冲昏头脑,恨不得掐断掌心下这纤细的脖子。

“啊!哥哥,二哥,你听我解释……我没有……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是兴宁侯想见我这副装扮,他明日要带我出席宴会,我才穿出来给他看一看……”苏锦瑟心里彻底的慌了,她失去镇定,只能解释清楚兴宁侯一事。

苏越短促的笑几声,狂暴的神情,让他变得十分骇人。

苏锦瑟被苏越笑得心里发寒,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苏越看着苏锦瑟惶恐无措地模样,他的目光顿时变得阴鸷凶狠,“我昨日就在张家,就在你屋子外,我怎么不知道兴宁侯让你穿这一身装扮?”

都到这个地步,她还妄图欺骗他!

苏锦瑟吓得连连摇头,惨白的脸上,毫无一丝血色,浮现冰冷的苍白。

她……她不知道苏越昨日就藏在张家,他是早已发现端倪,才会特地藏在她身边,看她露出破绽吗?

想到这里,苏锦瑟悚然一惊,浑身冷汗。

苏越看着她满面泪水,眼底漫上悲哀绝望的神情,就连站立的力气都失去,整个人软软的被他提着摁在墙壁上。

他紧紧盯着苏锦瑟,颤声问道:“我娘的毒,是你下的?”

苏锦瑟的瞳孔似被针扎了一下,心虚、害怕涌上心头,又被她狠狠压下去。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怎么可能下毒害娘?”在苏越的注视下,苏锦瑟狼狈的逃避他的视线,咬紧牙关,不肯认下罪状。

苏越还有什么不明白?他看着苏锦瑟的目光,不知是愤怒失望居多,还是怨恨占上风。

最终,他痛苦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苏锦瑟重复一遍,泪水籁籁的落下,心中知道苏越已经不再信任她,她低笑几声,笑声越来越大,状若癫狂,“我如果是娘的女儿,需要如此汲汲营营的算计?每一日都担惊受怕,生怕有一日真相揭露,侯府再无我立足之地。你看事实也是如此,苏元靖厌憎我,是我让他的婚姻有污点,秦玉霜怨恨我,是我取代她女儿的位置,不肯原谅我。我孤立无援,若是不去钻营,不去算计,就会像张涵嫣一般,被苏元靖囚禁在院子里逼疯,或者是死在商枝的手里。就如今日,我不去勾引兴宁侯,明日就会变成一个玩物,被送给别人。”

“苏越,你说是我的棋子?你够资格吗?你若有足够的能力庇护我,我何须如此?你想要什么样的假面,我都能装成那个样子,何必出卖美貌与身体?你无法反抗苏元靖,让我不嫁给张颂。也不能将我救出张家的火坑,让我免于被送人的命运。苏越,你说你哪里值得我利用?”苏锦瑟见瞒不下去,便不再隐瞒,置之死地而后生,希望苏越顾念着一丝恩情,知道她被兴宁侯送人,将她救出去!

苏越看着她青白的脸上露出的讽刺,他的手颤抖一下,松开掐住她咽喉的手。

苏越看着毫不知悔改的苏锦瑟,往后退了一步,他心头升起莫大的悲哀,看着苏锦瑟一字一句道:“苏元靖不会允许真相被揭开,你去清河镇杀商枝,多此一举。也就是因为你的自作聪明,反而促使真相被揭开。如果不是你贪心不足,以你在京城里的声誉与手段,挑选一个世家子嫁过去,怎么会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自己种下的恶果,就该自己去偿还,去赎罪!你怨不得天,也怨不得人。”

苏锦瑟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咽哭泣。

“你对我娘下毒,你娘替你偿还。你若再犯,别怪我对你无情!”苏越最后看苏锦瑟一眼,走出屋子,越走越快,到最后奔跑起来,冲出兴宁侯府。

兴宁侯府的下人看见了,全都一脸茫然,平阳候府的二公子,何时来的兴宁侯府?

而苏锦瑟听到脚步声渐渐远离,缓缓地放下遮掩面部的双手,眼睛里的悲伤与无助被怨毒的杀意吞噬。

——

苏越冲出侯府,漫无目的闷头奔跑。

身上的伤口崩裂,他也毫无所觉,当他抬头看见松石巷的位置,骤然停顿下脚步。

苏越大口喘息着,他靠在墙壁上,望着商枝居住的院子,眼睛里涌动着一种复杂的情绪。

是他误会商枝,险些将她给杀了。如果不是龚星辰为她挡一剑,他都不知道如今该如何自处。

想到商枝讽刺他的话,苏越就觉得心口异常的难受。身边的人,全都看穿苏锦瑟的面目,他是有多心盲眼瞎,直到这一刻才肯相信,苏锦瑟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不堪的阴暗被揭露的一刹那,往日所有美好的一切褪去鲜亮的色彩,变得愈发丑陋与可怖。

苏越恨不得揍自己几拳,为他的愚蠢。

忽而,他看见苏易与商枝从屋子里走出来,苏越心中一慌,急急忙忙躲起来。

苏易让商枝不用再送,“薛慎之回来,你可以问一问他,愿不愿去国子监。离会试还有几个月,他在国子监能够学到不少东西,比他在家里温书好。”

商枝道:“他在老师身边学习,等他回来我提一下,看他有没有意向。”

苏易瞬间笑了,“一定要记得啊。”

商枝是嫁定薛慎之,苏易只得多操心,希望薛慎之能考中状元郎。

“知道啦。”商枝转身进屋。

苏易看到院门合上,心情愉悦,他准备回将军府。突然,他看着形容憔悴又狼狈的苏越,正堵住他前面的去路。

“你在这里做什么?”苏易陡然想起什么,脸色阴沉,“你找枝枝麻烦?”

苏易的话像一柄利刃劈在心头,鲜血淋漓。

他在大哥面前,真的就这么不堪了吗?

苏越眼睛发红,艰难地问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苏锦瑟的真面目,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苏易一愣,看出苏越的不对劲,显然他看穿苏锦瑟。

“我和你说,你会相信?而不是觉得我在抹黑苏锦瑟?”苏易反问道。

苏越胸口一滞,放在那个时候,他的确是不愿意相信。

苏易看着苏越茫然无措地神情,眼睛通红,似乎受很大的委屈,心里一软,他受苏锦瑟蒙蔽,做下错事,虽然有些事不能得到原谅,却也挺可怜。

一心护着的妹妹,却时刻都在算计利用他,当做一柄利器将刀刃对准自己的亲妹妹。

饶是他对商枝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是他听信谗言,伤害无辜的商枝,苏越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哥。”苏越喉口哽住,因为苏锦瑟他用最尖锐的语言刺伤他娘,因为苏锦瑟他被父亲看不起,因为苏锦瑟他与大哥生出隔阂,因为苏锦瑟他差点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苏越像一头受伤的孤狼,眼睛血红看不清这清朗的世界,分辨不清楚是非黑白。他所认为对的是丑陋的谎言,他认为是错的却是正义坦荡。他想要抓着苏易问清楚,他做错了吗?

错了!

他错得太离谱。

当日那句:我苏越此生不后悔。犹如一个响亮的耳光,重重的劈头搧打在他的脸上。

悔了!

他后悔了!

苏越眼睛模糊,看不清自己的前路,也找不到退路。

“你向母亲与枝枝道歉,她们会原谅你。”苏易声音缓和道。

“原谅……”苏越苦笑一声,他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哪还有脸求得别人的原谅?

他往后退一大步,冲出苏易的视线。

苏易皱紧眉头,有些担心苏越。

他打算去将军府,找秦玉霜说清楚缘由,她出面的话,或许苏越不会犯傻。

——

商枝送走苏易,她将桌子上的残羹收拾干净。

心里想着她既然进京了,还要留一段时间,不如转一转,看看能不能遇见什么机遇。

商枝重新换下一身衣裳,将头发梳一个简单的发髻,出门找秦伯言。

她走在喧闹繁华的街道上,远远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行驶而来,百姓遇见这一辆马车,神情间充满敬意,纷纷退避让开一条道,就连行驶在街道上的马车,拉住缰绳让那一辆马车先行。

商枝忍不住好奇,她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国师!这是国师的马车,他云游归京了!”

国师?

商枝好奇的望去,马车正好从她身边驶过去,微风将车帘子吹拂卷起一角,她只看见一抹华贵的衣袂,还有对面重重纱布包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的木乃伊。

那一双眼睛在见到商枝的瞬间,充满了震惊,随之便是磅礴汹涌的恨意!

------题外话------

亲亲们抱歉,小绫子哄小孩睡觉,一不留神也睡过去了,本来打算更新六千,时间来不及了,剩下的字数补在明天的更新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