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薛慎之有女婿的风采/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无法准确的估量苏越究竟烧到多高,触碰他的脖子与额头,按照经验估算,最少有三十九度以上。

他的脉像细沉,面色苍白,印堂色青,口唇发绀,神识朦胧,呼吸困难。

商枝拿一把剪刀,将缠绕伤口的绷带剪开,果然伤口红肿,这是感染引起的高热。

商枝将手过一遍酒,用冷却的开洗一遍,将消毒好的锋利匕首,清除伤口周边坏死组织,再将活血生肌膏涂抹上去,取蒲公英、金银花、板蓝根、大叶青抗炎症的药,煎熬给苏越服下。

推拿会将苏越的伤口崩裂,商枝采取针灸给他退热。

商枝取太阳、督、少阳、阳明等穴,用银针刺一点五寸,留一刻钟,再针刺风池、风府、肺俞,曲池,留两刻钟,又开一副退热药,让人煎熬喂苏越服下去。

两副药灌下去,不一会儿,苏越身上冒出细密的汗水。

商枝用温水给他擦身,发出一身大汗之后,高热退下来,商枝松一口气,让人将他湿透的衣裳立即换下来,保持身上干爽。

秦老夫人看着商枝满面倦色,心疼握着她的手,询问道:“你二哥情况如何了?”

“暂时退下高烧,还在持续低热中。等他伤口愈合后,高热自然会好。”商枝手掌贴着苏越的脖子,依旧有低热。

“有大碍吗?”秦老夫人看着苏越了无生气躺在床上,心脏隐隐作痛。

这个孩子向来不与秦玉霜亲厚,在她面前倒是孝顺,只是性子有些急躁,并无坏心。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究竟有多大的仇怨,苏锦瑟要动手杀最疼爱她的二哥?

只怕苏越心里很难过吧?

商枝摇了摇头,她心里也没有把握,担心会感染心性内膜炎,问题就十分凶险了。

秦老夫人见商枝心里也没底,心里难受,守在苏越身边一会,便去祠堂里给苏越祈福。

秦玉霜一直安静地坐在苏越身边,她看着手臂上的伤口,“你说越儿手臂的筋脉损伤,等他好起来之后,这手会恢复得如他未受伤前一般灵活吗?”

商枝看着秦玉霜说起苏越伤好之后的事情,心知她不愿面对苏越有可能好不了的事实。

“需要锻炼,最后会恢复。”

“那就好,他最爱舞刀弄枪,如果手伤着,他该会很难过。”秦玉霜唇边露出一抹浅浅地笑容,拿着帕子打湿稍稍拧干,为苏越擦脸,“在秦家这一段时间,我仔细想过,无论是易儿、越儿还是你,我都未尽到母亲的责任,莫怪他们与我不亲近。你们如今都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已经不需要母亲这个角色,我就算想要弥补你们,也不知该从何处做起,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成为你们的负担,便是为你们做得最好的一件事。”

商枝被秦玉霜脸上释然的笑给刺痛,她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良久,商枝方才道:“哪有人不需要母亲的,即便是满头白发苍苍,心中对母亲只会是更深刻的情感。”

秦玉霜神色恍惚,呢喃道:“是吗?”

她还能有弥补的机会?

商枝望着朦胧灯火下,素衣素颜依旧容光逼人的秦玉霜,静静地坐在床榻边,宛如无风的午后绽放地娇艳花瓣,娇嫩柔弱地不经风霜。

她能够想得通透,想必已经有所悔悟。

“苏越对你冷漠,与你不亲近,他心中十分在意你,你若是对他好一点,总会得到他的谅解。”商枝宽慰秦玉霜。

秦玉霜抬头看向商枝,“你呢?”

商枝抿紧唇,一时无言。

秦玉霜轻轻柔柔地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孩子,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割断血脉亲缘,我相信你们早晚有一日,都会回到我的身边。”

商枝怔愣住,就听到秦玉霜道:“夜色深重,你明日还要照看越儿,这里有我守着,你先回去休息。”

沉默半晌,商枝心中发涩道:“好。”她转身走出屋子,望着天空中一轮冷月,她心中思绪一片纷乱。

薛慎之肩上披着青色披风,站在庭院里等候商枝,见她出来望着天空出神,便知是秦玉霜说了一些扰乱她心神的话。

上前几步,薛慎之握着商枝的手,一片冰凉,解下披风裹在商枝身上,“日渐冷了,你穿得太少,小心着凉。”

商枝拉回思绪,她扑进薛慎之的怀中,张口唤一声,“慎之。”

薛慎之见商枝状态不对,拦腰将她抱回厢房,将她放在床榻上,商枝却是不肯松手,她的脸贴在薛慎之胸膛中蹭了蹭,“别走。”

薛慎之褪下鞋袜,解开外衫,躺在她的身侧,“你不知道该怎么好,苏越为你而受伤,你出手相救,说要原谅他,但是他出手伤龚星辰那一剑,是扎进你心中一根刺,你无法释怀。”

商枝抱得更紧了。

薛慎之下颔抵在她的头顶,抚摸着她的青丝,“不必刻意去开解心结,顺其自然。你不原谅他们,有你的道理,无人能够责怪你。”

商枝瓮声瓮气地‘嗯’一声。

“睡吧。”薛慎之拍了拍她的后背。

商枝在薛慎之的轻哄下,疲倦地睡了过去。

薛慎之拉高被子盖在她的胸口,穿上鞋袜与外衫,拉开门走出屋子,就看见秦老将军鼓着眼珠子瞪他。

“秦老,我有话与你说。”薛慎之毫不畏惧秦老将军的威严,让他去前院。

秦老将军看着薛慎之的背影,啐道:“臭小子!”跟着他去了前院。

薛慎之与秦老将军说了一盏茶的时辰,随后起身离开,秦老将军靠在椅背上,神色沧桑。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重重叹息,摸一把脸,回到后院,看见秦老夫人刚刚泡好脚,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秦老夫人见秦老将军神色不对,随口问一句,“又出什么事儿了?”

秦老将军幽幽道:“枝枝心思敏感,我们对她来说就是凭空出现的陌生人,她需要时间才能够接纳我们。她的心肠软,我们对她逼得太紧,她在心里和自己较劲,太为难这孩子。你明日劝劝霜儿,顺其自然。若是有亲缘在,枝枝早晚是咱们秦家的人,不必操之过急。”

秦老夫人侧躺在床上,久久没有说话。

——

嘉郡王府。

嘉郡王从曾家离开后,心里对薛慎之的印象很好。

他回到府中,难得有兴致的与嘉郡王妃提一句,“我今日在曾府见到一个后生,谈吐不凡,才华斐然。在他身上,我倒是看见了当年珩儿的风采。不知为何,对他倒是觉得很亲近,许是我已经老了。”

想到当年风华绝艳的李玉珩,眼底流露出惋惜与哀痛。他已经许久不曾想起当年的事情,不知为何今日见到薛慎之的刹那,勾起他深埋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悲恸的哀伤令他觉得苍凉。

嘉郡王妃听嘉郡王提起女婿,眼底浮现一丝哀伤,“是啊,我们都老了,过去有二十多年。”如今想起来,依旧觉得仿若在昨日一般。每次提及都是揭开心口的伤疤,血肉模糊。

嘉郡王脱下披风,净手后,坐在嘉郡王妃面前道:“若是宁雅的孩子顺利生下来,倒是与他一般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嘉郡王妃猛地抬头看向嘉郡王,她几乎忍不住想,会不会是雅雅生下的孩子,可她及时恢复神智,觉得十分可笑。她可是亲眼看见雅雅的遗体,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与她一同消逝,根本就不可能生下来。

嘉郡王觉得老伴太过沉浸在当年的创伤中,他提议道:“明日我带你去见一见这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