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赐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贵妃有耳闻文娴中瘴毒的消息,宫中太医束手无策,请国师出手救治。

她看着跪在大殿中间的文娴,脸上透着病态的苍白,十分虚弱,病情还未好全。

“娴儿,你这是做什么?见姑姑何时要闹出这般大的阵仗?你快起来,多顾惜着自己的身体。”文贵妃让云姑姑将文娴搀扶起来,有些不悦地对李氏道:“大嫂也真是,娴儿身体未痊愈,多大的事情让她进宫来?这个时候应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李氏听着文贵妃的埋怨,心里很高兴,正是因为疼惜文娴,方才会如此惦念着她的身体。

“娘娘,这丫头长大了,有自己的小心思。方才从鬼门关走一圈回来,不是惦记着我与伯爷,而是心里念着夫婿,今日特地进宫请您做主给她赐婚。”李氏佯怒地瞪着文娴,“这丫头没良心,半点不想我和她爹。”

文贵妃这回倒真的意外了,文娴家世算不上极高,眼光却高得很,寻常男子入不得她的眼,不是嫌弃纨绔,便是嫌弃家世不好。如今文娴有合心意的人,特地跪在她面前请求赐婚,如何不叫她诧异?

“娴儿,你坐着说话。”文贵妃脸上的笑意隐去,文娴不敢不听文贵妃的话,站起来坐在椅子里,便听到文贵妃问道:“你是认真的。”

“姑姑,娴儿之前也不确定,以为只是一时的冲动。经过这次病情,娴儿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意,若是不能嫁给他,这辈子愿意青灯古佛,不再嫁人!”文娴抿着苍白的嘴唇,可怜兮兮地看向文贵妃,目光中带着急切的请求,“姑姑,你最疼爱娴儿,一定会愿意成全娴儿的,对不对?”

文贵妃揉着疼痛的额角道:“你说说男方的家世。”

文娴立即露出笑容,“他是曾老的学生,名叫薛慎之,才华横溢。家在偏远的小山村,家世算清白,进京参加来年的会试,娴儿相信他一定能够金榜题名。”

薛慎之?

文贵妃觉得这个名字十分耳熟。

“姑姑,您就答应娴儿嘛。”文娴起身到文贵妃身侧,蹲在她的脚边,趴伏在文贵妃的膝盖上。“姑姑,娴儿真的很喜欢他,不能没有他。”

文贵妃笑了,她目光晦涩地望着文娴期盼渴求的模样,抬手将她鬓角的发丝抚顺,“这世间哪有如此绝对的喜欢?曾经再刻骨铭心,该忘怀的……纵然承受挖心剐骨之痛,也能将这份情意剔除出去。”到底是小姑娘。

“姑姑……”文娴看着文贵妃幽暗的目光,心里有些发慌。

文贵妃眸光一转,看向李氏,“大嫂也同意?”

李氏叹息,“娴儿喜欢,我不同意又能如何?要想她能体谅做娘的苦心,还得需要她自个做娘的时候。”

文贵妃静默不语,神态平静,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文娴一颗心紧跟着提起来。

良久,文贵妃抬眸看向文娴,语重心长道:“你贵为伯府千金,嫁给一个寒门子弟。有才华之人,多如牛毛,你怎能如此肯定他能够金榜题名?娴儿,姑姑认为你该再三思量,姻缘只此一回,若是嫁的不如意,你这一辈子就该泡在苦水里过。”

文娴半点听不进去,“姑姑,我不会后悔,请您成全娴儿。”

文贵妃看着文娴眼底的决绝,身子往后一靠,“你们回去吧。”

“姑姑!”文娴急得眼泪掉下来,双膝一弯,跪在地上,“姑姑,娴儿求求您,答应娴儿这一次,今后娴儿什么都听您的。”

李氏不忍心,“娘娘……”

文贵妃摆了摆手,“行了,本宫待皇上午睡醒来之后,便向他讨要赐婚圣旨。”

文娴欣喜若狂,破涕为笑道:“姑姑,您最好了,娴儿今后会感激您的!”

李氏看着文贵妃眉眼间笼罩着一层愁绪,不由得拉着文娴告辞出宫。

文娴得偿所愿,也不再逗留,欢欢喜喜挽着李氏的胳膊出宫。

文贵妃望着二人的身影,轻轻叹息一声。

“娘娘,文小姐的提的薛慎之薛公子,奴婢听着耳熟,倒像是商姑娘的未婚夫婿。”云姑姑忍不住嘀咕,瞧上谁不好,偏生瞧上别人的未婚夫,这不是横插一脚抢人夫婿?皱着眉心道:“娘娘,您若是为文小姐求来这道赐婚圣旨,只怕会得罪商姑娘,她如今还在替你治病呢。”

文贵妃眼底浮现一抹笑意,“是吗?这事儿就凑巧了。”

云姑姑心里‘咯噔’一下,“娘娘,这赐婚的圣旨,您还是要为文小姐求?”

文贵妃扶着额头,望着窗外迎风摇曳的寒梅,幽幽地说道:“她是我的侄女,本宫既然已经答应她,自然要为她将这道圣旨求来。”

云姑姑想劝,“娘娘,您……”

“本宫心中有打算。”文贵妃抬手,打断云姑姑的话,看一眼天色,“扶着本宫去见皇上。”

云姑姑心知文贵妃心中有打算,劝说也无用,无奈地扶着文贵妃去御书房。

——

商枝今日特地为秦老夫人种花,穿着布衣布鞋,拿着小锄头松土,又将结块的泥全都捏碎了,然后将管家拉来的草炭灰与泥土混在一起。

商枝用肩膀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一脚跨出花圃,在边上跺一跺脚,刮掉鞋底沾上的泥土,舀水将手洗干净,拿出花种放在地上。

“老夫人,可以种花了。”商枝进屋请秦老夫人出来。

秦老夫人站在窗户前看着商枝忙活,她动作熟稔的松土施肥,可见她往日在村里干不少农活。秦老夫人看着商枝脸蛋红扑扑的,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掏出帕子给她擦汗。

“这些活给下人做就行,我们撒花种子就好。”秦老夫人很心疼,也有些后悔让商枝给她种花。

“不累,适当干些活还能强身健体。”商枝取下木架上的披风,给秦老夫人包裹着,扶着她出门,将一包花种放在秦老夫人手里。“撒在泥面上就行了。”

秦老夫人脸上含笑,拿着一包花种,均匀的撒在泥面上,商枝手里提着一个竹筐,里面装着草炭土,抓着一把泥土薄薄地撒一层盖在花种上。

秦老夫人撒完花种,有些热了,她揭开披风,自己装着一筐草炭土,和商枝一起盖种。

商枝看着秦老夫人神色认真,显然忘记府中不快的事情,眼底流露出笑意,十分轻松的模样,她不由得翘着唇角,“老夫人,盖完土,咱们给花种浇水。”

看着秦老夫人的裙摆太长,踩在松软的泥地里,如果不小心,容易跌倒。商枝走过来,蹲在秦老夫人的脚边,将她裙摆上的泥给拂去,撩起裙摆在膝盖的位置打个结。

秦老夫人看着商枝认真细致的模样,心里柔软地一塌糊涂,抬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颊,在即将要触碰上的时候,她收回手,转开了眼睛。

商枝看着老夫人微红的眼尾,就看见秦老夫人目光和蔼道:“还剩下一点草炭土,我去撒了。”

商枝点头。

秦老夫人撒下最后一把土,她洗干净手,从商枝手里拿过腹圆颈长绘着海水纹的花浇,“要浇多少水?”

“洒一点就行了。”商枝示范给秦老夫人看。

秦老夫人有样学样的给花种浇水,两个人忙完之后,全都累得席地而坐。

秦老夫人还是第一次这般不讲究,她看着地上到处都是泥土,从未想过自己会这般的随心而为,她仿佛体会到商枝在农家的生活。

“枝枝,我如今将掌家权都散出去,今日跟着你种花,觉得日子过得倒是有趣,可以将后院里那一片花移开,种一些菜。”秦老夫人眉眼舒展,笑意浓浓,这算得上是这段日子以来,最放松的一天了。

“自然可以,你有不懂的,我可以教你种。”商枝觉得秦老夫人要有一些娱乐的事情,种花种菜,都能够分散她的注意力,又能够让她得到收获的乐趣,很好的调节心情。

微风拂来,吹乱商枝一头青丝,秦老夫人嘴角含笑,眉眼温柔的将她的青丝用一根簪子绾起来。

商枝静静坐着不动,下意识将身体往后靠,仿若倚在老夫人的怀中。

秦老将军站在不远处,看着浅薄的阳光下,一老一小相依偎的坐在一起,梳头绾发,不自觉的流露出浅浅的温情,这美好的一幕,叫人不忍心打破。

秦老夫人给商枝绾好发,仔细看一眼,笑道:“我的手艺生疏了。”

商枝摸一摸,她歪着头笑道:“这还是第一次别人为我梳发呢。”

秦老夫人心中微微酸涩。

商枝站起来,搀着秦老夫人起身,拿着长巾拍打着她锦裙上的泥土,“风冷了,进屋吧。”

秦老夫人有些不舍,觉得这日子太短了,留商枝吃一顿,她便要回去了。

商枝宽慰她道:“年后我要开一间药膳馆,您若是没事,可以去药膳馆坐一坐,给我搭把手。”

秦老夫人很高兴,“好!我一定过去!”

商枝看着轻易便满足的秦老夫人,不由得轻笑一声。

她去厢房换一身干净的衣裳,陪着秦老夫人用完中饭,她便回宅子。

方才出门,撞见脸色铁青的苏易,“枝枝,文娴进宫请旨赐婚,她让文贵妃将慎之指婚给她!”

“你说什么?”商枝脸色骤然一变,“快,现在就进宫去。”

——

文伯府。

文娴与李氏回府,文娴心情一直很好,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商枝听到赐婚圣旨的表情。

李氏心情稍显沉重,这件事算是自作主张,并没有与文伯爷通气,只怕会惹恼了他。

母女两在府门前与文伯爷相遇,李氏道:“伯爷,我有话与你说。”

文伯爷‘嗯’一声,往府内走,坐在正厅主位上,“何事?”

文娴有点怕文伯爷,她缩在李氏身边,不敢出来。

李氏安抚的拍着她的肩膀,“伯爷,妾身今日进宫,请贵妃娘娘为娴儿赐婚。”

文伯爷喝茶的手一顿,他愕然看向李氏,“你说什么?”

“贵妃娘娘答应给娴儿赐婚。”

文伯爷目光沉敛,辨不清喜怒,将茶盖一合,“谁家公子?”

李氏心知文伯爷这是动怒的前兆,抿着唇,低声道:“寒门仕子。”

“嘭”地一声,茶杯在李氏脚边炸开,滚烫的茶泼在李氏的鞋面上,烫得李氏跳起来,痛呼一声。

“爹……”

文伯爷满面怒火,怒喝道:“住口!”他起身就往府外走,希望尽快阻止这道旨意。

这时,管家进来通传道:“伯爷,圣旨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