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长生丹,国师与商枝谁医术高/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要查找钟鸣的下落吗?”净月看着楼夙并没有动桌子上那一封信,仿佛并不如何迫切想知道。“属下还要继续往下查吗?”

楼夙垂眸望着抄写一半的经文,字迹遒劲郁勃,神韵超逸,一滴墨渍毁去这一页经文。

搁下笔,揉皱一页经文,扔在纸篓里。

“不必,如今时机未到。”楼夙抚平广袖,扶着矮几起身。一双浅色的瞳眸,流转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光芒。“你们这一番动作,只怕已经惊扰那些人。查下去,给他们带去祸端。”

净月以为楼夙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他们,吩咐他们尽快将人找到,带到他的面前来。

谁知,楼夙知道人还活着,倒是不着急了。

并非不急,而是如今不是好的好时机。

他若是将人找回来,身份必然是掩藏不住。

在他不能做什么的时候,便是不去扰他们的清宁。

净月问,“属下将人撤回来?”

“惊动的人,处理干净了。”楼夙耳根一动,重新盘腿坐下,将信收起来,提笔继续抄写经文,“退下罢。”

“是。”净月退出去,迎面遇见元晋帝,小心规避行礼。

元晋帝身着常服,直接踏入三清殿,人未至声已到,“国师,朕这几日头风病发作,越来越频繁,丹药你炼出来了吗?”

楼夙并未起身行礼,也并未答元晋帝的话,认认真真地将一页经文抄好,晾干墨迹,方才抬头看向元晋帝。

元晋帝席地坐在楼夙对面,憔悴的面容上并无被忽视的不悦。反而坐在三清殿内,看着楼夙抄写经文,闻着殿内的缕缕檀香,躁乱地心情愈发平和。

楼夙见他眼睑青影深重,眼睛里布满血丝,显然是被头风病折磨得不轻。

他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瓶缠枝莲纹地药瓶,放在案几上推到元晋帝的面前,“炼制出一瓶。皇上近来头风病发作频发,不能依赖丹药,时间一长,药物也会不管用。”

元晋帝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国师在朕的身边,头风病算不得什么。”话音突然一转道:“国师云游这一年来,长生丹有进益了吗?”

楼夙起身去往内室,取出一个盒子,放在元晋帝的面前。

元晋帝目光热切地盯着盒子,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摆着一颗暗红色的丹药。

“这、这、这是炼成了?”元晋帝双手都有些发颤,将国师带回来六年,这长生丹总算成功了!

楼夙见元晋帝神情激动,薄唇微微上扬,“究竟行不行,本座并无百分之百的把握。无人能够试验,不知道它的药效如何。本座遍寻大周国,凑齐这一百多种药,只炼出这么一颗。皇上若是信不过,可以找一个迟暮之人试药。”

元晋帝若说之前心里有一点怀疑药效,听楼夙坦白直言,放心不少。楼夙之意这药材十分难以凑齐,若是将这药给人试药,下一颗不知何时才能炼制出来。

“若是减半,药效会如何?”元晋帝打算让出一半,给人先试一试,会不会有其他副作用。

楼夙浅淡一笑,十分凉薄道:“皇上大可一试。本座说过,药效如何,不得而知。”

元晋帝盯着丹药半晌,合上盖子,交给刘通。

“朕等这头风病暂缓了,再服用这颗丹药。”元晋帝此行目的达成,起身离开国师府回宫,吩咐刘通道:“你去请钟院使来仁德殿。”

“是。”刘通将丹药呈递给元晋帝,便去太医院请钟院使。

钟院使并不知皇上突然请他来做什么,只是想着刘太医告假几日,面色凝重。

刘通进去通传,之后将钟院使请进去。

钟院使迈进仁德殿,跪伏在地上,“微臣叩见皇上。”

“平身。”元晋帝从龙椅里起身,手里提着锦盒,缓缓步下台阶,踱步至钟院使的身边,将锦盒放在他的手里,“你替朕看一看,这颗丹药,对身体可有害处。”

钟院使连忙打开锦盒,一股药香扑鼻,他瞳孔一紧,仔细辨认一番丹药,拿出小刀准备剃下来一点,放嘴里尝试。

元晋帝宝贝似的,拿出一块干净的锦帕,“将丹药放在锦帕上刮,一点都不许洒了。”

钟院使应一声是,小心翼翼的隔着锦帕刮丹药,元晋帝一瞬不瞬地盯着,看着钟院使将刮下来的细末手指蘸着放入口中,不由问道:“如何?”

钟院使低垂着头,眼底神色不明,指甲再刮蹭一点细末,放在鼻端细细闻一下,捧着丹药重新跪下来,请罪道:“皇上,丹药炼制工序繁复,用药精妙,究竟有哪一些药材微臣才疏学浅,医技并未登峰造极,未能全都辨认出来。目前能尝出来的药材,都是能够延年益寿的药。”

元晋帝锐利的目光在钟院使脸上扫视一番,并未发现异常之后,他叩击着桌面,钟院使将丹药呈递到龙案上,便听元晋帝道:“你的医术朕信得过,你们钟家世代为医,忠心耿耿,你说这丹药无碍,便是无碍。”

钟院使连忙低垂着头,“微臣不敢辜负皇上的信任。”

“起来吧。”元晋帝捻起丹药,直接放入口中咀嚼,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在嘴里漫开,皱紧眉头,用力吞咽下去,端着茶杯喝几口茶灌下去。忽而问道:“钟院使,你觉得商枝的医术如何?”

钟院使心中凛然,他斟酌地回答道:“在微臣之上。”

“与国师相比呢?”元晋帝语气淡漠,仿佛随口一问,只是一双眼睛,却是紧盯着钟院使,“他们不相上下,还是商枝在他之上?”

钟院使弓着背跪在地上,冷汗滴滴落在青砖地面上,手指握成拳,“微臣未曾与他们二人切磋过,并不知深浅,无法将二人比较。”

元晋帝摆了摆手,“退下罢。”

钟院使如释重负,退几步,转身离开仁德殿。

站在殿外,浅薄的阳光洒在身上,也散不去钟院使身上的寒意。

他抬手擦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看着指甲里沾着的红色丹药,目光微微变幻一下,拿着帕子擦干净,将帕子塞进袖中,去往太医院,去信给楼夙。

楼夙看着信,元晋帝服用丹药,将信放在银丝碳里,火焰瞬间席卷燃成灰烬。

——

净月将人处理掉,兴宁侯紧接着便得到消息。

兴宁侯面色沉静的坐在书房里,听着施九来报,当年守着别院的一个侍卫,被人给斩杀。有一股势力,在追查二十年前的事情。

钟鸣回京,当年的事情有人在查了。

会是谁?

嘉郡王与钟家全都相信他们是遇见劫匪坠崖身亡,当年还是太子的元晋帝,亲自带兵将劫匪老巢剿灭,无一人逃出生天,嘉郡王根本不会怀疑。

“你去将朱淳请来。”兴宁侯想不出可疑的人,便派施九去叫朱淳。

半个时辰后,朱淳急匆匆而来,进入书房,他急切的问道:“究竟怎么一回事?钟鸣到现在还没有逮住?”

“钟鸣已经失去踪迹,他在京城,专挑巷子躲进民舍。属下们怕打草惊蛇,请人去探查,将他引出,一人在堵截,每每都被他逃过。”施九跪在地上回话。

“有哪些民舍?与他可有关联?”朱淳盘问。

施九道:“他闯进的民舍有十几家,与他并没有牵连。”

“废物!”朱淳勃然怒起,一脚踹翻施九。

兴宁侯脸色顿时沉郁,对朱淳的反客为主,感到十分不悦,“施九,你先下去。”

施九退出去后,兴宁侯将事情对朱淳说一遍,神色凝重道:“你认为会是谁?”

敌暗我明的滋味,并不好受。

而且不留下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可见对方的势力不小。

“李家的余孽?”思来想去,朱淳只想到这一种可能,他脸色难看道:“你顾及三房,留下李家的一丝血脉,会不会是他们调查,打算报仇?

“不可能!那个贱人我派人盯着,她不过是个婊子而已,生的儿子也成不了气候。而且她并不知情,李家知情的人,没有一个逃掉。”兴宁侯根本没有将李家的人放进眼底,李家当年盛极一时,出过两个丞相,可到后来却渐渐式微,衰败,再没有惊才绝艳之人振兴门楣,到李玉珩父亲这一辈,已经只是五品的小官,退出权利的中心。

李信想要重振家族,纳几房妾生儿子,希望总有一个是出息的,原配与妾室一起生四个儿子三个女儿。李玉珩与最小的幼子是原配所出,剩下的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都是庶出。最小的幼子,李夫人将近四十的年纪生下来,体弱多病。李夫人迷信,将瘦小病弱的孩子,送去佛门寄养在菩萨的身边,祈求菩萨能够保佑孩子平安。

李家除了一个李玉珩,其他都是成不得大气候的人。

“绝对不是李家的人。”兴宁侯十分笃定。

朱淳也毫无头绪,当年一事知情的人不多。能在兴宁侯眼皮子底下查事情,来无影去无踪,连是哪一方势力都探查不清楚,这是极少有的事情。

“他们查找当初的真相,一定不会轻易的放弃,还会继续往下查,我们守株待兔。”朱淳觉得快意放下一个诱饵,引人上钩。

他与兴宁侯商量一番,决定放出哑医的消息。

——

商枝连夜赶制出不少美肤膏与美肤水,碾磨出一些面膜粉。

她看着够用了,便停下来制药。

按照约定的时间,她去取制定的小瓶子,拿回来之后,将熬制好的膏药分装进瓶子里。

刘掌柜带着两名男子过来,沈秋将人领进门。

一位是老朽,六七十岁,身形佝偻,头发花白。

一位是二三十岁的青年,身高五尺,眼睛里精光闪烁。

商枝示意两人在桌边坐下,沈秋给几人倒茶。

刘掌柜引荐道:“这位老朽是平子滩的村长,这位青年是他的大儿子。”

老朽对商枝道:“商姑娘,您的事迹我们都有耳闻,您是个心善的好人,刘掌柜说您能够帮我们村子里将药材销出去。”说着,手指哆嗦的解开包袱,里面是挑选带来的药材,“这是昨天新采挖出来的药材,您看一看,这品相入不入眼?”

商枝拿起一块猫爪草,表面黄褐色,微有纵皱纹,残留须根,质地坚实,断面黄白色,品相倒算好。

“我能知道你们药材销不出去的原因吗?”商枝看向二人,看着他们两人对望一眼,低声说道:“如果是诚心合作,我会派人去探查一番,知根知底,才能更好、更放心的合作。”

二人看着商枝脸色浅淡的笑容,心微微下沉,老朽对青年摇一摇头,决定老实告诉商枝,“我们村子里的人靠种药材为生计,之前药材销出去,路子也很广。但是从两三年前开始,便得了怪病,身上长东西,起初药商也不觉得有什么,后来有一个药商也染上这怪病,其他人再不敢来。我们的药材卖不出去,没有银钱给家中染病的人治病,只能药材加价,这样一来药材更是难销出去。”

刘掌柜示意青年将手拿出来,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商姑娘,您给看一看,能不能治。”

青年迟疑的将手伸出来,商枝一眼看去,他的手背、指背、甲缘,皮肤上有针尖大小到豆粒大小圆形或多角形肉样小结节,有许多肉刺样丝状突起,干燥而粗糙。摸时较硬,稍有压痛。

商枝已经确认他得的是母瘊子,传染性极强,一不注意由这个部位传染到其他的部位,严重时会溃烂、流脓。

刘掌柜见商枝神情平静,忍不住问道:“商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怪病吗?”

“他得的是疣,服用汤药与外用药膏或者艾灸可治。”商枝去药房,拿着艾绒搓成米粒状,放在青年的母疣上,点燃艾粒道:“烧到皮肤时会有灼痛感,要尽力忍耐,若是是在忍耐不住,将艾粒弹开。”

她又去药房配药,使用清热解毒,软坚散结的药方,板蓝根、大青叶、生牡蛎、马齿苋等药材,配了几帖药,告诉青年道:“这些药每日一帖,分两次煎煮,煮出第三次的药汁可以涂抹热敷患处。”

青年眼睛一亮,连忙问道:“真的能治好?”

“能。”

青年听到商枝笃定的语气,压在心口的大石落下去,“商姑娘,若是能治好我们村里的这种怪病,药材卖给你,低于市面上的一成,而且择优挑选给你。”

商枝心里在想着研制祛疣灵的药膏配方,陡然听闻青年的话,她含笑道:“你们大可放心,这种疣可以治疗,你们在家的时候,可以像我方才一样,用艾粒灸母瘊子,一日一次即可。”

青年认真的记下,诚意十足道:“商姑娘若得空,可以来我们平子滩看看药山。”

“明日我的药膳馆开张,没有时间过去,过几日我去的时候,让刘掌柜带路。”商枝既然决定合作,价钱上也公允,便打算走这一趟。

她也算是捡着便宜,如果平子滩的村民没有长疣,她不一定能低于市面一成的价钱买到药。

商枝药材的消耗量大,全都降一成,算下来能够省下一笔不少的银钱。

老朽与青年离开,刘掌柜还在屋子里,他问商枝道:“商姑娘明日开业,你的人手够吗?”

商枝没有找到人手,她的打算是问同福酒楼借一个厨娘来熬制药膳,美肤馆那边她亲自动手。

听刘掌柜的话,商枝心中一动,她问,“刘掌柜有合适的人选?”

“那倒没有,我在这京城有十几年,可以帮你打听一下,能不能帮你找到合适的人选。”刘掌柜想卖个好给商枝,方才商枝治疗疣一事上,十分的淡然从容,显然是司空见惯,她的医技领域十分宽广,能够研制出伤寒药与霍乱药的人,到底是不一般。

商枝摇头婉拒道:“不必劳烦刘掌柜,找人一事,也得讲究眼缘。”

刘掌柜并不强求,起身对商枝道:“商姑娘,您的格局不止是一间医馆,平子滩会给你打来惊喜。”留下这一句话,他转身离开。

商枝略一思索,浅笑开来。

她倒是有些期待,刘掌柜口中的惊喜。

送走刘掌柜不久,云姑姑请商枝入宫。

商枝心中疑惑,不知道文贵妃这时请她入宫有什么事。

到了贤德殿,文贵妃端坐在椅子里,仿佛等候她已久。

“商姑娘,本宫听闻你准备开药膳与美肤的铺子?今日请你入宫,便是试一试你的美肤药。”文贵妃忽而提起一事,“高皇后有个旁支侄女,嫁的正是清河镇,她来京城探亲,带来几盒美肤膏,本宫瞧见皇后用后,起色好了不少,若不是听说你要开美肤铺子,本宫差点忘了。如果效用真的好,本宫还能为你宣传宣传。”

商枝不由得失笑,取下肩膀上的包袱,里面装着两盒美肤膏、玫瑰水、面膜粉,“这是民女研制的东西,娘娘若是不嫌弃,可以用上一段时间,若是效果真的好,就劳烦娘娘这块招牌,为我宣扬一番。”

文贵妃新奇地拿着玫瑰水,又看一眼药膏,她当初看着皇后用时,便派人去打听,京城压根没有这药膏卖。如今得手了,文贵妃迫不及待让商枝给她涂抹上。

商枝先用澡豆给文贵妃净面,调制面膜粉给她敷上,突然记起贺平章一事,隐晦的提醒道:“娘娘,民女认识的故人,与民女一样来自杏花村,他似乎对公主心存仰慕。”

文贵妃霍然睁开眼睛,永安并不常出宫,一个来自乡野的小子,突然对永安生出仰慕,不难猜想他的心思。

“本宫知道了!”文贵妃再度阖上眼,遮掩去眼底的厉色。

------题外话------

下午三点照旧二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