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世揭秘(一)/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平章接到文娴的信,这个时候对他来说,绝非好事。

国师替他善后,只有文娴能够指控他。

永安公主一事,被人栽在文伯府,文娴找他所为何事,不言而喻。

偏他不能不去赴约,除非他永远不出现在人前!

贺平章犹豫一番,最后决定去桃溪街赴约。

这一回,贺平章没有穿着寒酸,穿着正常却也不太显眼。

进入酒楼,他在柜台上放下十个铜板的茶水钱,直接上二楼雅间。

贺平章警惕的打开左右两边雅间的门,里面空荡荡地,没有可疑的人,他方才走进约定的雅间。

文娴一见贺平章,腾地站起来,火冒三丈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帮你成驸马,你却找几个流氓地痞对付我表姐,嫁祸给文伯府,你究竟安的什么心?我帮你,你反过来害我!”

贺平章目光在雅间里搜寻一番,不见异常,他茫然地说道:“文小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驸马不驸马的,我家世寒酸,又没有功名在身,怎么能妄想尚公主?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你不能因为给我一壶姜茶,一包点心,就叫我背上这莫须有的罪名。我一介草民,可担当不起。”

贺平章准备来个抵死不认账,文娴又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今日过来,就是未免今后文娴说漏嘴,过来警告她一番!

文娴脸色骤然一变。

贺平章心中暗道果然,那杯姜茶与点心是文娴给的!

永安想要与他撇清楚关系,怎么会给他茶点?

“你心里怨恨文贵妃才想要害公主,我和公主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

“你……”文娴一出声,就被贺平章捂住口鼻,抵在她耳边仅用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礼王妃,我是国师府的人,得国师庇护,你就算将我揭发出来,国师要护的人,文贵妃能动吗?我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否则你指认我也将自己暴露出来,承受得起文贵妃对你的打击吗?何况……”贺平章拿着文娴的手按在下腹,青狞地笑道:“我不举,怎么和你合谋害永安公主?”

“啊!”文娴猛地收回手,使劲在衣裳上搓着掌心,恶狠狠地瞪着贺平章。

所有的不解在这一刻顿悟,原来如此,他不举,所以才会找地痞强占永安的清白!

“你说我强占永安公主的清白,他们会相信吗?”贺平章打算杀人灭口,文娴活着一日,他心里难安。

文娴瞪大眼睛。

贺平章突然扬声道:“文小姐,你心肠歹毒,找人毁掉永安公主的清白,妄想让我替你顶罪,我一定要告发你!”他从袖中摸出一把匕首,朝着文娴小腹捅去。

“你们是谁……”门外传来秋水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撞开,云姑姑听到落水的声音,她连忙趴在窗户上往外看,只看见湖面上冒着微小的气泡。文娴脸色煞白,手里握着匕首。

云姑姑想起最后听到的话,那个男人说文娴找人害永安,故意找人替罪,只可惜那个人是块硬骨头,不肯认罪,所以她打算杀人灭口,将那个男人逼着跳湖了?

文娴看着出现的云姑姑,吓得将手里的匕首一扔,膝盖一软,瘫倒在地上,“云姑姑,我是被人陷害的,你要相信我啊!”

云姑姑冷眼看着涕泪横流地文娴,冷声说道:“你是说,你没有派人侮辱公主,也没有找人顶罪,反过来被人拿着把柄告发,最后恼羞成怒的杀人灭口?”

文娴顺着云姑姑的视线,落在地上的匕首上,浑身发冷,颤声道:“云姑姑,不是我,是他……那个穷酸书生,他想要尚公主,但是他不举,所以找人强占表姐的清白,他害怕我揭发他,拿着这把匕首要杀我,是你出现了,他跳窗逃走了!”

云姑姑嗤笑一声,“礼王妃,这句话,你自己相信吗?”

一个不举的男人尚公主?并且找人强占公主的清白?无论哪一个都站不住脚!

文娴脸色煞白,因为如果她不明真相,听到这句话,也不会相信。

“你要狡辩,就去娘娘面前去分辨。”云姑姑脸色一沉,吩咐嬷嬷道:“带走!”

“我是王妃,你们敢对我动手试一试!”文娴吓得连连后退,她如果进宫,就怕出不来了。

云姑姑掸了掸身上的浮尘,意味不明道:“礼王妃,你是娘娘的侄女儿,娘娘请自个的侄女儿进宫喝杯茶,总该没有错吧?”

文娴面如死灰,被两个嬷嬷带走。

云姑姑扫看一眼湖面,皱紧眉心,吩咐侍卫道:“找两个人下去看看,找到人带过来。”

“是。”侍卫纷纷从窗户跳下湖。

云姑姑坐在马车上等消息。

贺平章长在河边,他会泅水,当初他浑身着火,跳进河里灭火,顺着湍急的河流,游到下游爬上岸,就遇见了国师。

贺平章准备杀了文娴,制造成文娴要杀人灭口,他们争执间,无意间杀死文娴的假象。可惜有人来了,他只能嫁祸文娴怕他告发而灭口,从窗户跳下来,他泅水游离桃花溪。

贺平章钻出水面中途换好几次气,回头看一眼离得很远的酒楼,他朝岸边的芦苇荡游过去,看见水面上漂浮着一具死尸。

贺平章吓得差点沉溺在水底,他准备游开,发现那个人泡的浮肿的面容,半张脸烧毁,隐约有一点熟悉,突然间他想起躲在他的桌底下,最后给他二两银子的哑医。

贺平章壮着胆子,将人拖上岸。看见他肩膀上挎着一个包袱,他回想到净月看到钱袋子失色的神情,取下包袱,想从中找到有关哑医的身世。

包袱打开,里面是一本泡发的小册子,并一支精美的玉簪,簪身上刻着‘宁雅’两个字。

他翻开册子,字迹已经被水泡得晕染开,却也有一些模糊可辨,娟秀的簪花小字,是出自女人之手。贺平章费力的辨认,瞳孔猛地一缩,看着哑医心里涌现惊天骇浪的情绪。

贺平章对哑医犹如洪水猛兽一般,连忙将他又丢回湖里,那本册子与簪子,他想扔进湖水里,鬼使身材,贺平章塞回袖中,撒腿跑回城。

‘咚’地被人撞倒在地上。

嘉郡王被身后的随从扶着,才没有被撞倒。他看着浑身湿漉的贺平章,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让随从将他搀扶起来。

忽的,面色骤然一变,他紧盯着地上的玉簪。

双手发抖的将簪子捡起来,他看着簪身上‘宁雅’二字,不禁老泪纵横。他颤抖地问道:“这簪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贺平章想说是捡的,想到册子里的惊天秘密,他不敢冒顶嘉郡王外甥的身份。但是他突然想到,如果将错就错,模棱两可的让嘉郡王误以为他是宁雅县主的孩子,是不是就能够借着嘉郡王府的力量,娶到永安了?

思绪翻转间,贺平章看着嘉郡王腰间一块麒麟玉佩上刻着的嘉字,联想出他的身份,掏出哑医的钱袋子给嘉郡王,“是他给我的,不过他是个哑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嘉郡王看着钱袋子一个鸣字,情绪十分的激动,他询问着贺平章,“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

“家中尚有亲友?”

“父母不在人世。”

嘉郡王看着贺平章半晌,对他说道:“孩子,我们相识算是有缘,你孤身一人,不如随我回府小住?”

“老先生……”贺平章想要拒绝,刚一张口,便昏厥过去。

嘉郡王神色复杂的看着贺平章,“许是天寒地冻,在冷水里泡着受寒了,带他回府去。”

“是。”随从扶着贺平章回府。

嘉郡王吩咐下去,调查贺平章的身世。

——

商枝听说云姑姑只抓到文娴,并没有贺平章,心里忍不住失望。

他现在倒是警觉不少。

苏易道:“不用气馁,我们总会找到证据,就算没有证据,也能从其他地方下手!”

商枝沉默不语,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这时,门板被砰砰敲响。

沈秋出去开门。

“师傅!徒儿来京城找你了!你有想我吗?”

林辛逸人未至声先到,商枝抬头望去,林辛逸已经大步跳进屋子里来,身上背着大包小包!

商枝惊喜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魏娇玲也紧跟着进来,她高兴地挽着商枝的手臂,凑在她耳边说道:“阿逸是来京城见我祖父母的。”

商枝看着魏娇玲眉眼间的幸福,就知道他们是好事将近了。

“恭喜呀!什么时候办婚礼?”

魏娇玲脸蛋红扑扑地说道:“还不知道,祖父母在找人挑吉日。”

商枝捏了捏她圆圆地脸蛋儿。

林辛逸将包袱放在桌子上,“师傅,你快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商枝一个个将包袱拆开,里面全都是清河县的特产。忽而,她看着捆成一包的红色锦缎,“这是什么?”

“哦,这个是我过年的时候,我代薛兄去给他爹拜年,他爹听说我年后要来京城,将这个东西给我,让我捎来给薛兄!”林辛逸挠了挠头,凑过来看,“这红色的锦缎是一件袍子?给薛兄开了光?祝贺他会试必过?”

商枝拆开布绳,看见着是一件襁褓,左右看一眼,没有哪里有新奇的。

只是在左下角,绣着一个娟秀的名字。

朱静婉。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又晚了半个小时,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