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击报复,母女反目!/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乡试避开火号与臭号,会试撞在火号上。

薛慎之心中叹息,天寒地冻,火号倒比臭号好上一些。

商枝却并不乐观,明史上记载几次贡院火灾,天顺七年最为严重,靠近火号若是有意外,便是锁在考棚里烧。

商枝看着他们盯着薛慎之瓷罐里的牛肉条和猪肉条咽口水,她将两罐全都拿出来,放到他们的面前,“两位军爷,能不能行个方便,换一间号舍?”

兵卫看着两罐肉,那香味儿太浓郁,直往鼻子里钻,勾得人犯馋,想尝上一口。但是商枝提的要求,却让他们犯难了。

忍住食物的诱惑,兵卫粗鲁地将肉罐子一推,满脸不耐烦道:“去去去,都是按照顺序来!你们是考生,后边都是考生,给你们通融,换个号舍,其他人也提换号舍的要求,这不是得乱套了?”

商枝扶住肉罐子,薛慎之在人字三十号,一排就是三十间号舍,最里面那间隔墙就是伙房。听到兵卫的话,商枝正好眼尖地瞅见分发考棚号的人手里捏着一张人字十七号的考号纸,显然是故意将火号发给薛慎之。

“你们说是按照顺序来,那为啥他手里还留着十七号?还是说我们本来是十七号,你们故意将最后的给我们?”商枝将薛慎之的考号纸扔在桌面上,指着发考号纸的人,让他将手里的考号纸摆出来,“如果真的是按照顺序,我们没话说。”

万全脸色一变,人字十七号他放反了,字面露在外面。万全捏紧手里的一叠考号纸,没有想到被商枝给瞧见了。

“囔囔啥?领了考号纸就赶紧进去,别挡住其他考生检查。你们不想考,收拾东西滚蛋!”万全厉声呵斥。

商枝冷笑一声,“好啊!皇上看重科举,严禁徇私舞弊,你们敢顶风作案,在考号纸上动手脚,别不是收受其他人贿赂!我救治白嵩城一城百姓,算是有功之人,不求你们特殊对待,我的家属反而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你们最好祈求着屁股擦干净了,我告御状,最好别查出什么来!”

撂下话,商枝转身就走。

万全万万没有想到遇见一个硬茬儿,他收到上面的命令,但是上面的官儿再大,也大不过皇上!

若是一般的举子也就罢了,偏偏这娘们救治白嵩城,他们可是听说过,皇上允诺她三个条件,还剩着一个呢!

科举历代严苛,只要闻到风声,便会彻查,何况他是真的屁股没擦干净!只要一查,脑袋就要掉!

商枝还是有功之臣!

“慢!”万全急急唤住商枝,虽然违抗命令,但是保命要紧!“我方才没有细看,错漏了一张,将人字十七号放在天字里面了。”将十七号后面的考号纸藏起来,摊开给商枝看,证明他没撒谎。

商枝睃一眼,“是吗?”

万全迭声道:“是是是!千真万确!”就求着这位姑奶奶快点拿着十七号考号纸走人!

商枝示意薛慎之换号进考场,她的目的暂时达到,别耽误后面的考生。

薛慎之拿着人字十七号入内。

万全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就看见商枝守在一边盯着他,并没有离开。

万全一颗心又提起来,只能硬着头皮,给下面的考生发放人字三十号,再接着天字号发。

拿着人字三十号的考生,心知有问题,也不敢吱声,就怕招惹是非,只能领着号进去。

整整半个时辰过去,只剩下最后十几个考生,考号纸全部发放完,只剩下万全藏起来的十几个人字号。

举子考试报名,都是有名额的,按照名额编排号舍,一间都不多。

万全急得满头冒汗。

剩下的十几个考生,等得很不耐烦,催促道:“咋还不赶紧检查进去呢?等下就要闭门开考了!”

兵卫皱紧眉心看向万全,“号呢?”

“这这这……”万全也急得团团转,他不停看向商枝。

商枝站得累了,蹲在门口,手肘支在膝盖上,托着腮看向万全。见他看过来,露齿朝他一笑。

万全气得吐血。

商枝一点也不急,还有一刻钟就要停止检查。朝廷在最后一刻,派任主考官与副考官,还有十八名监书官,立即赶赴考场,防止考题泄露。

万全牙一咬,将人字十八号的考号纸拿出来。

这时,几顶轿子停在贡院门口,轿夫掀开帘子,一道穿着官袍地身影从轿子里出来。

商枝从官袍上认出此人是翰林院大学士何雍。

何雍迈步上台阶,望着依旧未排查完的考生,皱起眉头。

“大人,民女商枝要举报他收受贿赂,不按顺序发放考棚号。”商枝站起来,投诉万全。

万全扑通跪在地上,申辩道:“大人明察,皇上十分看重科考,小人不敢顶风作案,收受贿赂一事,实属冤枉!”

何雍双手背在身后,一双沉敛精睿地眼睛看向商枝,“你说他收受贿赂,不按顺序发放考棚号,可有证据?”

商枝拉住领号准备进去的考生道:“大人,我的未婚夫领号,他给发人字三十号的考棚,我发现端倪,扬言要告御状,他借口是错漏人字十七号,放在天字号去了。如今我的未婚夫进去有半个时辰,其他考棚号全都发放完,只剩下人字十八号到二十九号。如果不是心里有鬼,怎么会留到最后才发人字号的考棚?”

“你的意思是他特地针对你们?”何雍脸色冷肃,任何监考官,都不允许自己派任期间出现差池。

商枝正是摸准这个心思,不想放过刻意针对薛慎之的人。安排在火号,实在别有用心,如果还有下一步的阴谋,准备利用走水,薛慎之岂不是被关着活活烧死?

越想越心惊,商枝不由得庆幸自己发现端倪,不然不加以防范,等着她的或许就是噩耗!所以,她绝不姑息!

“是与不是,大人派人彻查便水落石出!”商枝看一眼两股战战的万全,勾着唇角道:“大人也不想在派人期间,被这些个小人搅弄得出现差池,受到皇上的问责!”

何雍指着一个兵卫,询问道:“何时发放的人字号?”

兵卫不敢隐瞒,“如这位姑娘所言,半个时辰前发放的。”

何雍一挥手,“拿下他去拷问。”

兵卫瞬间将万全给拖走。

万全大惊失色,“大人,小人是冤枉的,小人冤枉啊!”

兵卫冷声道:“你若是冤枉,大人定不会为难你!”直接拖下去。

何雍指着身后的一个监书官,“你来发考棚号。”然后,看一眼商枝,准备进入贡院。

“大人,民女还有一事要禀报!”商枝急忙唤住何雍,直言不讳道:“民女与未婚夫身世复杂一些,有人特地给安排火号,我担心接下来还有意外发生。您知道贡院容易起明火,大人想必也不愿在自己手里摊上这些事情,妨碍您的仕途。这九天六夜,请您让兵卫轮流守着伙房,防止火灾。”

“各地举子都是朝廷的栋梁,他们寒窗苦读十年,如今好不容易能够考取功名,报效国家,若是因为意外而命丧考场,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惨剧。您一定希望万事顺遂,不会节外生枝。”

何雍听过商枝的名讳,她救治白嵩城而名动京城。

听闻她的话,何雍不禁暗自思量,最后决定听从商枝的意见,“本官心中已有定夺,姑娘请回,莫要干扰考场秩序。”

“多谢大人择良言而听之。”商枝给何雍行一个大礼。

这一停顿,十几个考生已经入内,何雍带着监书官进去,时辰正好到了,贡院的门被合上。

何雍派六个兵卫,分三班轮流守着伙房。

薛慎之坐在号舍里,外面的仪式举行完毕,梆子声敲响,会试第一场开始。

受卷官将考卷分发下来,第一场考的是《四书》三篇,这三篇试题由皇上勾选,再印发下来。

他先在试卷首页写下三代姓名、籍贯、年龄及学习精通的经书。然后展开试题,按照题目的出处如何破题作答。

三道四书题目分别出自《孟子》、《论语》、《中庸》。

薛慎之首先选破《论语》的题意: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出自卫灵公篇第二十章。

这一次,薛慎之琢磨两刻钟,便蘸墨破题,“无后世之名,圣人之所忧也。”

之后,再写承题,“夫一时之名,不必有也,后世之名,不可无也。故君子不求名,而又不得不疾乎此……”

薛慎之用将近一个时辰将第一篇时文写下来,时间上很充裕,他拿着考卷检查两遍,确定没有问题,便拿出水与食物吃一点,准备休息一番,再继续做题。

贡院外,商枝在外面站了一个时辰。

沈秋道:“小姐,不回去吗?”

商枝叹息道:“我这心里发慌。”她要找一点事情来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们去惠民堂找刘掌柜,请他引路,我们去平子滩。”本来早就该去了,她一直拖到现在。

沈秋赶来马车,商枝坐上去,一起去惠民堂,刘掌柜正好没事,药铺里的事物安排好,带着商枝去平子滩。

“商姑娘,平子滩这几年种药材眼见销量不行,他们又开始种其他的东西,重新开一条路出来。具体是什么东西,你去见了就知道。”刘掌柜给商枝卖一个关子。

商枝目前只对药材感兴趣,倒也不心急。

一路颠簸,抵达平子滩。

村里的人认识刘掌柜,他一来,连忙热情地上来打招呼,“刘掌柜,您来收购药材?”

刘掌柜笑道:“给你们带来一个大东家,待会不许藏私,这位商姑娘能帮你们解决困境。若是因为你们自身的原因,错失这次机会,我只怕也帮不了你们。”

村民立即顿悟过来,商枝诚心合作,能够给他们提供一条路子,她不是好糊弄的人,千万别来虚的。

村民迭声道:“当然当然。”

有人将村长叫过来,村长见到商枝,满脸喜色,“商姑娘,您给的法子,治好了皮肤上长得怪东西,咱们村里人,都用您的药方子,然后用艾粒灸,都快要好起来了!”

陆续赶来的村民,听到是商枝治好他们的怪病,眼神都变得恭敬起来。对村长说的价格卖给商枝比市价低一成,也不那么不情愿。

“商姑娘,您放心,我们的药材是这方圆几十里最好的。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会欺诈您。”有村民站出来说道。

“是啊,如果不是您治好我们的怪病,药商惧怕我们,这些药就售不出去。”

“我们不是没有良心,不知道感恩的人。您对我们有再造之恩,哪能宰您呢?”

村民你一言我一语,表达着对商枝的感激之情。

商枝心里松一口气,这里的村民很淳朴,团结一心,没有心怀鬼胎之人。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诚心与我合作,我也不会亏待你们!”商枝对他们友好的说道:“我的要求不高,你们按照要求来,我能保证你们这里产的药材,我能全部给你们销出去。”

村民一阵欢呼。

村长笑意浓郁,给商枝引路,“商姑娘,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药山。”

“好。”

一行人往山上走去,商枝发现他们的土质并不好,大多都是沙土,地力很贫瘠,但是药苗长势很好。

有的药材耐旱,有的药材却要湿润的土地,可偏偏他们的元胡,附子,北沙参一类喜湿润的药材,长势也很好。

穿过一片药苗,商枝站在山顶上,看见一条小河里,搭建着手摇水车。

村长顺着商枝的视线望去,解释道:“我们这边土质存不住水,浇灌后,三天就干涸。一些喜湿润的药材,没法种活,就用这几尺长的手摇水车,一天的功夫能够浇灌两三亩地。”

商枝眼底闪过惊奇,顿时想起杏花村有的山地灌溉起来比较艰辛,正好也有一条河流,如果利用水车灌溉,岂不是能够很好的解决问题?

“可以下去看看吗?”商枝询问道。

村长见商枝很感兴趣,带着她往山下河边走。

商枝站在河边,河水不深,只到她的腰际,半截水车在河水里,一个老伯站在岸边,两手握住摇把迅速的转动,水逆流而上。

商枝皱紧眉头,这样的水车太耗费人力。

她曾经看过一本爷爷买的一本农业书,上面记载过桔槔、翻车、筒车、戽斗、刮车等提水工具,但是她去过一个农庄,看到筒车汲水法,不但减少人力,一天的引水量起码在几十亩以上。

但是她只记得大概外型与结构,主要结构与原理一知半解,没有办法造出来。

她想一定和手摇水车的风轮结构差不多。

商枝记起薛慎之会做木工,她可以让薛慎之了解一下手摇水车,然后她再画一个大概的图纸,看看他能不能做出来。

“你们平子滩有几百亩地,这手摇水车是杯水抽薪。”商枝想如果薛慎之能够造出来,那么农业灌溉能够得到很大的改善,再也不用担心干旱。

村长叹声道:“村子里有几架水车,大家轮流抽水,虽然收效甚微,却聊胜于无。”

商枝点了点头,心中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

她那时若仔细看了农业书,一定能够快速改善不少的问题,不用摸着石头过河,一步步探索过去。

仅仅会的种地知识,还是放假回家时,帮着爷爷干活,爷爷在耳边说道如何种地,说她学会种地,以后就算没有工作,也不怕饿肚子,回家继承这几亩地种着也够养活。

接下来转完一整片药山,村长将药材挖一些出来,品相是不错,商枝比较满意。

准备下山时,商枝看着大片的红花,菘蓝,想起刘掌柜说他们打算另谋出路,“你们打算开染坊?还是打算将这些制成红花饼,将菘蓝的叶子卖给染坊?”

村长没有想到商枝一眼就看出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不会调色,打算卖给染坊。”然后又说,“家里的婆娘都得怪病,不给她们下地,开始纺织我们才想着种这些调色的农作物。”

商枝点了点头,调色她会一点,但是不精通,无能为力。

“你们的药材我看过了,等可以采挖的时候,你们采挖出来,然后去杏林馆找人,会有人来拉。”商枝来的时候,已经拟定合约,递给村长,“你们没有疑问,我们可以签下合约。”

村长识字,几页纸的合约,看了小半个时辰,确定很公正,签下自己的名字,盖上印章。

商枝也签自己的名字,拿一份合约给村长,“一式两份,我们一人一份,村长收好了,第一次收货合同需要到位。”

“好,我记住了。”

商枝告别村民,乘坐马车回去。

刘掌柜问商枝,“商姑娘,您有兴趣开染坊吗?”

“刘掌柜,我的药膳馆,美肤馆才开,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商枝心里嘀咕着,红花要到夏天才能采摘,制成红花饼染色,菘蓝需要十一月才能采割,她就算想帮忙,时间也不对。“开染坊,至少要十几二十几种颜色,他们只种这两种,一个大红,一个深蓝色,太单了。”

“商姑娘想要做的事情,一定能够办成。他们这里虽然只有几种可以染色,但是您可以去其他地方收购,他们这里的村妇在纺织,您也不用为布匹担忧……”刘掌柜一心说服商枝,是因为她的家底丰厚,又有名气在,无论哪一种,都能够将染坊开出来。不会调色,可以请人做。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商枝给打断,“刘掌柜,你是把我当做救世主了?做人需要懂得适可而止!我已经包揽他们的药材,还要为他们特地开一间染坊,你自己想一想,这个请求过份吗?”

刘掌柜语塞。

“我最不喜欢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人。希望你不是!”商枝这句话说得有点重。

刘掌柜脸色有些挂不住,接下来都没有再出声。

商枝闭目养神,比起染坊,她更想做的是造出筒车。

回到松石巷,商枝走进屋子里,就看见龚星辰、魏娇玲、林辛逸在打马吊。

“你今日不去药膳馆?”商枝询问着龚星辰。

龚星辰指着魏娇玲,“她拉着我,商量要开染坊,原因是她侄女儿养蚕,突发奇想的。”

魏娇玲吐了吐舌,“枝枝姐,我们自己开染坊,想做什么花样的布就做什么花样的布,不用去绸缎庄挑花眼了。”

商枝手指弹魏娇玲的脑门,“你会染布?你会纺织?你会调色?制出来之后,你知道该如何出售?”

“我会调七八种色。”龚星辰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满肚子的杂学,“我倒是觉得可取。我们可以联手开一间布庄,集纺织,染布,绣品,成衣为一体。”

商枝忍不住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如今各大布庄已经呈一种饱和状态,你们若是没有出彩之处,如何标新立异,取得一席之地?”

“我家就是开布庄的。”魏娇玲捂着脑门道:“江南最大的锦绣坊是魏家的。”

商枝:“……”

这熊孩子是想要和自家抢生意?

“你想开布庄,不是因为你侄女养蚕,突发奇想?”商枝质疑的看向魏娇玲。

魏娇玲干笑几声。

龚星辰却很赞同,“我觉得可以做,没有尝试,谁知道会不会成功?说不定我们后来居上呢?”

“你不是要帮我打理药膳馆?”商枝斜睨他一眼,觉得龚星辰不太靠谱,“你开布庄,还有时间替我管理?”

“咳咳!”龚星辰干咳几声,“我们做东家的,每个月负责看账本,做重大决策就行了,其他请人打点啊。如果都要亲力亲为,你如何将药膳馆、美肤馆开遍大周国?”

商枝:“……”竟然无言以对。

她看着龚星辰与魏娇玲聊得起劲,一盏茶的功夫,就连选址都定下来。

商枝:“……”

龚星辰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番,扭头问商枝,“妹妹,你要出资入股吗?”

“好啊,我负责出资。”商枝出银子,倒是乐意,实在是这一方面,她帮不上多大的忙,“我只有几千两的银子。”

一边的林辛逸不干了,“师傅,你全部的家底才几千两,要跟着他们胡闹?”

商枝拍了拍林辛逸的肩膀,“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我们都还年轻,有拼劲和活力的时候,想做什么就放开手去做。”

魏娇玲家中是开布庄的,能够取经。龚星辰有生意头脑,善钻营。这两个人搅和在一起,未必不能成事。

说不定,到时候他们一不留神,闯个商业帝国出来呢?

她唯一能够提供的就是时兴的花样。

商枝带资入股,给龚星辰和魏娇玲很大的鼓励,他们商定明天就去看场地,之后再贴出雇人告示。

商枝看着他们充满激情,想着自己的药膳美肤馆,决定下一步,开向儋州府城!

一旦有这个想法,商枝便关在屋子里,研制美肤品。用玉竹、杏仁、珍珠粉、白芷、白蔹、茯苓各五钱研成粉末敷面,可以增加肌肤的透明度与调理肌肤的敏感度。然后用石膏、薏仁、杏仁等药磨成粉,可以改善皮肤出油长粉刺与痘疤。

商枝连着几日,研制出几种面膜,她送到美肤馆。

“枝枝,今日可算碰见你了。”蒋氏脸上敷着面膜,说话嘴巴不敢幅度张开太大,对商枝说:“我来好几日,都不见你。”

商枝含笑道:“我在研制面膜粉,这几日都没有出门。”

蒋氏举着自己有些干燥的手道:“你为什么不研制润手霜?我这脸在这里护理的白净紧致,皱纹淡了不少,就是这手上的皱纹,一眼能看出我上年纪。”

商枝一怔,对啊,她可以研制护手霜!

“您过六七日来,我这就有护手霜了!”商枝吩咐厨房给蒋氏准备一碗莲子美容羹,“您先在这吃着,这一单算我的。”

蒋氏不好意思道:“我带了朋友过来,下次你再请我。”

“下次我不一定在店里,这次记我的账上。我先去准备炼制手霜的材料,先走一步。”商枝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已经过去五天,还有四天薛慎之就要出考场,她要将手霜在这期间给炼制出来。

“行,你去忙。”

商枝去药铺采购需要用到的药材,又去菜市场买两副猪蹄,回到屋子里,她将猪蹄子给清理好,然后猪蹄和白粱米一起煎煮,直到猪蹄子烂熟,取汁液一千五百毫升左右。然后加入白茯苓末、商陆末、白芷末……等药,继续再煎,等汁少一半的时候,过滤去渣,再兑入甘松、零陵香末,搅拌均匀,用瓷瓶贮备用。

商枝伸一个懒腰,她拿着衣裳去洗澡,望着外面黑透的天色,沈秋已经睡觉,她随便做一个蛋炒饭吃。回到里屋,她用竹片刮一点膏药涂抹在手上,躺在床上睡觉,等第二天早上洗掉再看效果。

第二天一早,商枝清醒过来,看着手上润润地皮肤,穿戴整齐,去厨房舀一勺热水,将手洗干净,皮肤变得白润光泽,比手腕上要亮白一个色号。

商枝高兴地不行,这说明她炼制成功了。这不但可以当手霜去皱纹,养护手部皮肤,还能涂抹在脸上,祛除色斑。

一共炼制出四小瓷瓶,商枝做完早饭,和沈秋一起吃完,她揣着润手霜去秦家。

蒋氏、秦老夫人、秦氏各一瓶,剩下的那一瓶,她留着让薛慎之给嘉郡王妃送去。

绿衣见到商枝过来,很高兴,“小姐,老夫人很想念您。昨日大夫人与老夫人说见到您了,您的铺子经营得很好,老夫人很高兴,晚上多用一碗饭,今日身子有点不爽利,早饭只喝两口稀粥。”

商枝一听,将手里的包袱给沈秋,对绿衣道:“你带我去厨房。”

绿衣连忙带着商枝去厨房。

商枝将胡萝卜,白菜,猪肉剁碎调馅,素菜鲜脆爽口,猪肉滋润素菜的口感,更为鲜美。

为了让秦老夫人有食欲,商枝费了心思,胡萝卜与白菜弄汁和面,淡红色与深绿色饺子,颜色鲜艳,一看就很容易有食欲。

她又磨了豆浆,装进食盒里,提去福寿居。

秦老夫人早听到商枝来了,一直翘首期盼着,就是不知道她去做什么,等了半个时辰不见人影。

远远地,一股食物的飘香钻进秦老夫人的鼻子里,原来有些饱腹感的胃部,有一些饥荒感。

下一刻,商枝纤细的身影逆光而来,秦老夫人眼睛立即就亮了,“扶我起来!”

秦玉霜连忙搀扶着秦老夫人坐起来,商枝已经走到跟前,将食盒打开,里面装着八个小巧玲珑的三鲜饺子,一杯豆香醇厚的豆浆。

“我听说您没用早饭,给您简单做了早饭。”商枝知道秦老夫人下不了床,胃肠功能减弱,最好是少食多餐,准备的并不多,“您尝一尝,如果没有食欲,可以不吃。”

“饿了!我已经饿了!”秦老夫人摸着自己的肚子,眼巴巴地看着盘子里红色,绿色的饺子,咽咽口水。“这饺子怎么还能有颜色?真好看!”

“我用蔬菜调的汁和面。”商枝坐在床边上,挟一只饺子喂到老夫人的嘴边。

饺子很袖珍,一口一个。

秦老夫人张嘴,一口咬进嘴里,饺子皮软而有韧劲,馅儿清脆鲜香,又不失素菜的清甜,十分爽口不油腻。

秦老夫人忍不住一连吃三个,商枝端豆浆给她喝几口,不一会儿,饺子吃完,豆浆也喝去多半。

“嗝。”秦老夫人忍不住打个饱嗝,“枝枝做的,很合我的口味。”

商枝哪里不知道秦老夫人打的什么主意?她希望自己多来看看她。

“饺子我包了几天的,让他们存在冰窖里,每天做早饭做给您吃。”商枝拿着帕子擦拭秦老夫人的嘴角,端一壶茶喂她。

秦老夫人漱口,喝两口茶,靠在床柱上,“我中午想吃醋鱼。”

商枝好不容易来一次,满足秦老夫人的要求。“好,再加一碗酒酿圆子?”醪糟里有些许酒精能够促进血液循环,增加食欲。

秦老夫人高兴得直乐,握着商枝的手,“看见你,我就觉得自己身体好起来了。”

商枝无奈地摇了摇头,“您要多开心,身体就能够早日好起来。”

秦老夫人笑了笑,想说没有什么能比你叫我一声外祖母,更让我开心的。又记起老头子的话,她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脸上流露出疲态。

商枝扶着秦老夫人躺下,她摆了摆手,“我成日睡在床上,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再坐一坐,用完中饭再睡。”

“想睡就要睡,不许逞能。”商枝拉着被子盖在她的胸口。

秦老夫人不太想提身体的问题,她转移话题道:“我听说有人故意针对慎之,给他安排在火号?抓到的那个人,在审问中挨不住板子,死了。”

商枝脸色一沉,“您相信是捱不住刑罚吗?”

秦老夫人道:“景凌从军营过去的时候,就看见兵卫将尸体抬出来,去晚一步了。”

这么一来,更说明有人刻意针对薛慎之!

他们杀人灭口!

商枝心里不安,就是希望薛慎之千万别出事,顺利出考场!

秦老夫人看着商枝心神不宁的模样,给秦玉霜第一个眼色,让她带着商枝出去转一转,放松一下心情。

商枝与秦玉霜一起走出屋子,秦老夫人咳嗽几声,拿着锦帕捂住嘴,一口腥甜涌出来,她看着帕子上的鲜红,擦一擦嘴,将帕子丢进床底下的铜盆里,等夜里绿衣收拾出去。

绿衣心中一急,“老夫人,您……”

“不许声张。”秦老夫人脸色青白,虚弱地躺下,“我中饭就不吃了,你告诉枝枝,我困得很,要多睡一会儿,她就不要再做中饭了。”

绿衣忍住泪意,点了点头。

秦老夫人昏睡过去。

——

皇宫。

宝华殿。

宝翎听到万全被抓,脸色阴沉,整个宫殿都是低气压,持续到万全的死讯传来,宝翎脸色才稍微和缓。

香凝忧心忡忡道:“殿下,万全被抓,伙房里的人,如果再放火怎么办?”

宝翎冷声说道:“商枝不是请求卫兵驻守在伙房?他们怎么有机会放火?万全已经被抓的消息,只怕早就传进贡院,他们不敢再动手。”

香凝这才松一口气,如果他们点火,这一次抓到人,只怕就会牵扯出宝翎。

宝翎斜靠在美人榻上,翻着小册子,怅惋道:“他倒是命大。”

香凝心口一跳,担心宝翎又有别的主意。

这时,红姑姑急匆匆地进来,眼睛通红地说道:“殿下,豫王出事了!”

宝翎腾地站起来,“你说什么?”

“宗人府刚刚传来消息,豫王从石床上摔下来,摔断胳膊了。”红姑姑愤懑道:“那石床才多高?豫王进去多久了,怎么偏偏现在就断了胳膊?请太医看了,胳膊骨头都碎了,没法接,整条胳膊已经废掉了!就算从观星台摔下来,胳膊骨头也不会碎,一定是有人打断豫王的胳膊了!”

宝翎心神剧震,忍不住后退几步,双手撑在美人榻上,才堪堪稳住身形。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她买通人烧薛慎之,事迹败露,万全一死,没法牵扯到她身上,皇兄胳膊就废了!

一个残废,怎么能够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

报复!

有人在报复她动薛慎之。

断了皇兄一条胳膊警告她!

宝翎心中发慌,这是说明早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若是再敢乱动,那人会直接杀了皇兄!

是谁?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将手伸进宗人府!

文贵妃?

宝翎立即否决,文贵妃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薛慎之是商枝的未婚夫,商枝是秦家的外孙女,难道是秦家?

宝翎眼底闪过狠厉的光芒,遭受地冲击太大,双腿有些发软,她让香凝扶着去皇后的宫殿。

“母后。”

宝翎进入大殿,皇后发髻歪斜,眼睛红肿,软软的靠在阔榻上,整个人死气沉沉。

宝翎心中一惊,皇兄的断臂对母后打击太大,“母后……”

高皇后看到面前的宝翎,目光凌厉带着怨恨。那汹涌的憎恨令宝翎心惊,还未反应过来,高皇后扬手重重掌掴在她脸上。

宝翎脸颊被甲套划破,渗出血来,半边脸都麻了。

“你究竟做了什么事,害得你皇兄手臂被废!你皇兄托太医告诉本宫,这是有人断他一臂对你的警告!早知你是个害人精,本宫就不该留你在京城,答应你父皇在封地给你建造公主府搬过去,也不会害得你皇兄错失皇位!”皇后汲汲营营,期盼着豫王登基,她成为太后才算熬出头!

如今豫王手臂被废,与一个废人有何区别?

而罪魁祸首是宝翎!

“母后,我……”

“住口!本宫不想听你解释!你若再敢连累你皇兄,滚回封地去!”皇后就连一眼都不想见到宝翎!

宝翎被皇后眼底的厌憎给中伤,她难以置信地看向皇后,皇后眼里却没有她,拿着帕子掩面哀哀哭泣,为豫王的不幸在悲伤。

宝翎紧紧地攥着拳头,眼底浮现水雾,深深看一眼皇后,扭头离开。

皇后的眼中,皇兄才是最重要的!

她随时都可以被舍弃!

宝翎跑回寝宫,狠狠打砸一番,眼底流露出狠戾地光芒。

她要让皇后看看,到最后谁才是她的倚仗!

——

贡院里,薛慎之考第三场,策问五道。

今日是最后一日,他已经做出四篇策问,只剩下最后一道。

薛慎之将最后一口盐糖水饮尽,住在这狭窄逼仄的考棚里,不能好好休息,幸好有盐糖水,体力才没有流失过快。

他提笔行云流水的将最后一道策问写完。

仔细检查一番,并无错处,他交卷。

受卷官将考卷收上去,在试卷上盖下他的戳记,递给薛慎之一块牌子,将考卷给弥封官送去。

弥封官将考卷反转折叠,用纸钉固糊名,盖章防开启。

薛慎之拿到牌子,收拾好包袱,在兵卫带领下走出考场。

一眼,他就看见人群中的商枝,她静静的站在那儿,唇边含着淡淡地浅笑。

薛慎之心中悸动,这才知道短短几日不见,心中有多思念,快步朝她走过去。

商枝按捺住激动地心情,看着薛慎之一步步走过来,终究是没克制住,她飞扑进薛慎之的怀里,看着他全须全尾的出来,压在心口的大石落地!

薛慎之感受到商枝心里的害怕,低声在她耳边道:“我没事,身体被你调理得很好,盐糖水补充体力,这一场会试很轻松……”

商枝踮起脚尖,堵住他的唇。

薛慎之一愣。

周边的喧闹似乎都静止一刹那,紧接着,爆发出更响亮的哄闹声。

薛慎之难得的红了耳根。

“咳咳!”

一道咳嗽声响起,商枝迅速松开薛慎之,就看见嘉郡王妃不知道何时站在她的身边。

------题外话------

老百姓:哟哟哟,好大胆的妹子啊!

小绫子:啧啧啧,光天化日下,有伤风化!

薛哥&枝枝:你是要挨揍了?

小绫子(怂包):鼓掌鼓掌,祝福这对新人,快要终成眷属了!采访一下,被长辈抓包,是啥感受?

推荐:《匪妻有毒:猎户家的养婿》文/卿汀月

1V1双洁,种田。慕白是慕风烟代姐拜堂的夫,却成了她一大把年纪嫁不出去的祸首。彼时他失忆痴傻,彼时她身无存银,谁都没想过什么一门锦绣什么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