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认亲,高中榜首!/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往后退两步,手在背后抓住薛慎之的袖子,脸颊透着红光。

周遭的百姓,大多数觉得有伤风化,但也有少部分表示能够理解。

商枝倒不是在意旁人的眼光,就是被长辈给抓包,太过赧然!

薛慎之见她如此,倒不觉得尴尬,唇边浮现一抹浅淡地笑意。

腾出一只手,握住她微凉的手,看向嘉郡王妃。

嘉郡王妃年事已高,经历大起大落,没有什么是看不开的。看着商枝的行为,她倒没有古板地觉得举止太轻浮,换一个角度去看,可见小两口感情好。

而且她已经全都知道薛慎之的经历,若不是商枝,她或许就见不到薛慎之,因此对商枝愈发的宽容。

即便没有这一份恩情在,只要薛慎之喜欢的,她也会去喜欢。

“会试结束了,就等着放榜,若是中了贡士,殿试不用担心。”嘉郡王妃眉目慈祥地望着薛慎之,瞬也不瞬一下,眼中有水光闪动,她想摸一摸薛慎之的眉眼,看着周遭等候的家属,她忍住了。

薛慎之乡试之后,商枝特地研究过科举,只要中了贡士,若不出重大过失,殿试基本上不会被刷下来,主要是名次排行。进士分为三甲,一甲进士及第,分为状元、榜眼、探花,直接入翰林院。二甲赐进士出身,为翰林院庶吉士,取得翰林院的预备资格。三甲同进士出身,委以地方基层官吏或其他职务。而翰林院的官员是朝廷精心培植,内阁与六部尚书皆由翰林官员充任。

“是啊,这回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商枝接过薛慎之手里的篮子,领着嘉郡王妃与薛慎之往马车走去。

薛慎之温声道:“殿试只靠策问,我在策问多下功夫温习,问题应该不大。”

“曾秉砚说你作的文章好,一定会很顺利。”嘉郡王妃从国寺还愿回来,就去拜访曾老夫人,实则是向曾秉砚了解薛慎之的学业,听曾秉砚的话之后,她一颗心落定下来。今日会试结束,她一大早便来了。“我们去酒楼坐一坐?”

薛慎之会试之后,便无多少顾忌,“酒楼人多口杂,去松石巷。”

嘉郡王妃听到薛慎之的提议,内心高兴地不得了。

薛慎之愿意请她去松石巷,心里是愿意接纳她的!

“好,在家里方便!”嘉郡王妃径自去郡王府的马车。

忍冬搀扶着嘉郡王妃上马车。

商枝与薛慎之共乘一辆马车,沈秋在外赶车。

“累不累?在号舍休息不好,也吃不好。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商枝看着清瘦许多的薛慎之,一阵心疼,“好在一切都熬过来了。”

“你对我很有信心。”

“那当然,就算考不上也没有关系,你才二十一呢。”商枝根本就没有想过,薛慎之考不上的问题。

薛慎之笑而不语。

她十五岁已经名动大周国,研制出来的霍乱药与伤寒药,造福百姓。

他如今二十一,什么成就都没有,若是一个会试考几届,那时候便是拍马也难以追上她。

这一次的会试,他志在必得。

回到屋子里,商枝在灶上给薛慎之舀水,让他去洗澡。

嘉郡王妃坐在堂屋里,商枝将火炉子放在她的脚边,看着她有些紧张的模样,坐在她的对面,“郡王妃,您打算在宗室挑选继承人?”

嘉郡王妃一怔,点头道:“正在挑,有几个中意的孩子,还没有下决心最后挑选谁。”

“若是支撑门庭,先看品行素养,其次是能力。”商枝抬手给嘉郡王妃倒一碗茶。

“品行不是一日两日能看出来,能力倒是都还行,不着急,慢慢挑。”嘉郡王妃脸上流露出轻松的笑容。

商枝见她放松下来,拿出润手霜,坐在嘉郡王妃的身边,“郡王妃,这是我新研制的护手霜,能够保养手上的皮肤。”她拧开盖子,用竹片刮一勺出来,抹在郡王妃的手背上。

郡王妃有一点不好意思,又有一点兴趣,她看着商枝将药膏推抹开,淡淡地药香味萦绕在鼻息间,手上的皮肤润泽光亮,忍不住问,“防止皮肤粗糙,还是能够祛除皱纹?”

商枝看着郡王妃长满皱纹,还有一点寿斑的手,“可以祛除皱纹,也能治斑,虽然不能恢复得白腻光滑,但是能够比现在看着年轻许多。”

“真的吗?”嘉郡王妃对自己并不注重,生活没有期盼,皮肤没有护理,显得老态。如今有外孙之后,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心态改变之后,对自己也注重起来,这是女人的一种天性。

“当然,要每天晚上都用。”商枝握着郡王妃的手,将药膏全都抹匀之后,“我们两刻钟洗掉。”

嘉郡王妃正反看一下自己的手,眼底带着笑意,侧头想对商枝说什么,正好看见薛慎之出来,她将双手藏在身后,顿时又紧张起来。

薛慎之从澡堂出来,看见商枝和嘉郡王妃紧挨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心里一片柔软,这是他想象中一家人相处的温馨的感觉。虽然嘉郡王妃是他的外祖母这个身份的转变太过突然。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沉淀,他能够冷静地接受。

神色平静地在对面坐下,商枝抬手递给他一碗茶,薛慎之双手接过,放在桌子上。他抬头看向嘉郡王妃,嘉郡王妃紧张地交握着手指。她知道商枝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正式认亲,她心里也很没有底,担心薛慎之不认她!

商枝去厨房做饭,将空间让给他们。

屋子里瞬间寂静下来。

嘉郡王妃深吸一口气,就听薛慎之道:“我已经知道了,枝枝劝阻您来找我,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您别往心里去。”

“商枝对你的一片心意我看在眼里,她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如果在会试之前,你的身份暴露出去,一定会有人对你出手阻挠。”嘉郡王妃脸上的笑容沉敛下来,目光透着冷意,“即便如此,依旧有人准备对你下手。”

薛慎之指腹摩挲着茶碗,对他下手的人,是因为枝枝吧?

“慎之,这是一些资料,你先看一看。”嘉郡王妃从忍冬手里将资料拿过来递给薛慎之,“襁褓里的那一方锦帕你看见了吗?那是证明你身世的证据,这些资料是当年事情的始末。许氏对你并不好,却也有几年的养育之恩,这些年你一直在赡养他们。他们与你断绝关系,却也抹不去是你养父母的事实,我会给薛定云报酬,算作当年救你一命的恩情。”

薛慎之翻看资料,从中得知许氏厌憎他的理由,心中并无多少波动,只生出一些感叹。

许氏将心中痛失爱子难以宣泄的情绪,全都借此发作在他的身上。若是哪个孩子还在,未必会愿意收留他。即便收留他,她的脾性也不会善待他。薛定云救他摔断一条腿是事实,他的腿伤,让家中失去一个劳作力,许氏又怎么会看他顺眼?

恩恩怨怨,早已说不清楚,薛定云因为他而断腿,薛大虎因他而丧命,薛宁安已经死了,后辈中只剩下他与栓子。他与薛家无法亲厚,只能每个月给一些银钱赡养他们到终老,算作偿还救命之恩。

“报酬不必给了,他们在杏花村安守本分,对我不再心存恶意,我会赡养他们到终老。”薛慎之担心给薛定云丰厚的报酬,许氏又会生出别的心思。

嘉郡王妃颔首,交给薛慎之自己去处理。她默了默,问出心里打了无数次腹稿的话,“你……愿意将我们当做你今后的亲人吗?”

薛慎之看着嘉郡王妃小心翼翼,透着深切期盼地目光,忐忑地望着他。她眼底情真意切的关怀与温情,都是他心中期盼的,虽然他渴望的亲情来得有些晚,但是被血脉相连的长辈亲人关怀,那样在意看重他的心意,让他不忍去拒绝,也想要迈出这一步,接受他们深重的感情。

“我未曾见过亲生父母,母亲牺牲自己换取我一线生机,她对我的感情太厚重。若非意外,便不会骨肉分离。我们二十年未见,血脉亲情不可抹灭,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薛慎之对嘉郡王妃很陌生,但他们是他的亲人,并非刻意将他遗弃。他的母亲在那样的情景之下,舍弃自己的性命,让他得以活下来,足以说明他们对他深厚的感情。愿意为他舍弃性命的血脉至亲,他没有理由不去接纳他们。

嘉郡王妃只有他母亲一个女儿,她的感情全部倾注在母亲身上,如今将那一份浓烈的情感,转移到他的身上,他需要替母亲照顾好嘉郡王妃。

嘉郡王妃热泪盈眶,薛慎之愿意认下她,提着的心终于落定。她拿着帕子按着眼角,激动地语无伦次道:“好,外祖母不会让你受委屈!是外祖母对不住你,没有找点找到你们。若是早点派人去找,你们母子不会骨肉分离,天人永隔,经受这么多的苦难!”

薛慎之眸光暗淡,他失去父母亲人,却得到一个商枝。

“李家如今无人,你也是我们郡王府的孩子,慎之,你有打算住进郡王府吗?”嘉郡王妃希望薛慎之搬回郡王府,她能够将这二十年的缺失,尽力的弥补。

薛慎之将心中的打算说出来,“若是考中贡士,殿试之后,我争取去清河县接任。”

嘉郡王妃很失望,去清河县赴任,上任期间,不得召,不得回京。

而他的意思似乎打算常驻清河县不回京城,一年到头,未必能见上一面。

“枝枝回乡,打算接秦老夫人一起回去。您若无事,可以一起去小住。”薛慎之认为嘉郡王妃对郡王府没有任何牵挂,随他回清河县也是不错的打算,他会奉养她到终老。

嘉郡王妃很心动,她厌倦京城里的勾心斗角,利欲熏心。薛慎之在身边,她去哪里都可以。

这样一想,嘉郡王妃很期待去清河县的日子,可以给薛慎之和商枝带孩子,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好,我等着。”嘉郡王妃满脸笑意的应下。

薛慎之眸子里也蕴含着一丝暖意,他担忧的阻挠与反对并未出现。

心病解决了,嘉郡王妃心情很好,她想多了解薛慎之一点,询问他这些年的生活。

薛慎之回忆起过往,记忆中全是与商枝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艰难的日子,全都已经模糊。心里是温暖的,说的话也带着温度,那些经历过的坎坷,在他的口中是很轻易的事情,并未有半点艰苦。即使如此,嘉郡王妃仍是一脸心疼。

一个八岁的孩子,自己一个人讨生活,哪里会不艰难?他的身子一直不好,汤药不断,还要养着薛家一大家子,日子哪里有他说的那般轻松?

嘉郡王妃心中酸涩,拍了拍薛慎之的手,“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薛慎之看着手背上沾着的膏药,抬眼看向嘉郡王妃,嘉郡王妃将手往桌下一缩,“你看看,你才经历一场会试,都没有好好休息,我就来叨扰你。时辰尚早,你先回屋子里歇一歇。”

薛慎之将资料收起来,放在嘉郡王妃面前,“我不累,昨夜睡好了。您若是累了,去屋子里躺一会。”

嘉郡王妃摇头道:“我不累。”想着手上的药膏,她起身道:“我去厨房看看枝枝。”

薛慎之也不拆穿她,“好。”

厨房门是关上的,商枝怕做菜的气味呛到他们。

嘉郡王妃走近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让她觉得饿了。推开门进去,商枝正好将一碗茶树菇焖鸭肉盛出来。

商枝见嘉郡王妃盯着茶树菇焖鸭肉,递给她一双筷子,“您尝一尝,合不合口味。”

嘉郡王妃想说待会一起吃,但是这香味太勾人,她忍不住接过筷子,夹一根茶树菇放在口中,细细地咀嚼,接着夹一块鸭肉品尝。

茶树菇很脆嫩,味道清香,有劲道。鸭肉软嫩酥烂,裹着的酱汁儿滋味浓厚,香而不腻,让人回味无穷。

嘉郡王妃一连吃几块鸭肉,她牙口好,鸭肉又炖的酥烂,毫不妨碍进食。筷子再伸出去,她克制住,拐一个弯儿,放在桌子上,毕竟她身为一个长辈,还是要端住身份。

“咳咳!”嘉郡王妃清了清喉咙,评价道:“口味很好,我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开胃的菜。”

说话的时候,眼睛往菜碗里瞟。

商枝莞尔一笑,“这是我拿手菜之一。”

“真的?”嘉郡王妃眼睛亮起来,“你会做佛跳脚吗?”

“会。”商枝道:“很拿手!”

嘉郡王妃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她就着商枝洗手的一盆温水,将手上的药膏洗掉,手上的皮肤光滑许多,寿斑都淡了一点点。

“枝枝,我手上的寿斑淡了呢!”嘉郡王妃将手凑到商枝的面前。

商枝含笑道:“继续用,还会淡得看不见的。”

嘉郡王妃听后,高兴得不行。她准备拿回去用几天后,给她认识的一些老姐妹推荐,帮商枝拢络一些生意。

“枝枝,你多制一些手霜,过几天估计不够用!”嘉郡王妃提醒商枝一句。

商枝立即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连忙答应。

一起用完一顿中饭,嘉郡王妃贪吃,一不留神吃撑了。

商枝去药房取一瓶消食丸给嘉郡王妃,“你坐一会,等下回府,慢慢走回去消食,累了再坐马车。不然胀得会很难受!”

“好。”郡王妃吃两粒消食丸,嘴里酸酸甜甜,觉得她就是药丸都做得很好吃。摸着饱饱的肚子,“我今后和枝枝住在一起,天天得吃这么撑。”

商枝失笑,“到时候可不许您吃这么多,一餐一碗饭,一碗稀粥,再多就没了。”

年纪大,消化不好,得少食多餐。

“您听话的话,我给您两餐中间加一餐点心。”商枝笑眯眯地说道:“我的点心也很好吃。”

嘉郡王妃十分期待今后一起生活的日子。

薛慎之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商枝与郡王妃的相处,心中满足,他期盼地都在逐一实现。

嘉郡王妃这一日在松石巷过地很开心,二十年来,最开心的一日。

回去时,都在依依不舍。

薛慎之与商枝将郡王妃送上马车,将手里做的一包山药糕递给忍冬,“您想来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来。”

嘉郡王妃失落地心情这才好起来,马车一赶走,帘子垂下来,她就促催忍冬,“快打开,枝枝给我做的什么点心?我尝一尝!”

忍冬想着商枝的叮咛,拒绝道:“郡王妃,您如果贪嘴儿,商姑娘下回不会给您做好吃的了。”

嘉郡王妃唉声叹气。

忍冬忍俊不禁。

看着嘉郡王妃轻松的模样,心里很欣慰。以前的郡王妃,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如今这般鲜活生动,眉眼间透着满足与幸福,可见她是真的将那些过往沉重的仇恨给放下。

郡王妃一进入郡王府,脸上的笑意彻底的敛去,又恢复成难以亲近的严肃老太太。

嘉郡王等在门口,见到嘉郡王妃,连忙问道:“你去接慎之出考场?”

嘉郡王妃如今是有外孙万事足,懒得搭理嘉郡王。见忍冬要将山药糕给嘉郡王,她沉着脸,‘嗯哼’一声,“这是我外孙媳妇孝敬我的,别随便乱给别人吃。”

嘉郡王吹胡子瞪眼,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别人吗?你的外孙媳妇,不是我外孙媳妇?”

“那可不一定,慎之认你了吗?”

嘉郡王一噎。

他觉得嘉郡王妃太过分,她自己去接薛慎之,不捎带他一起,背地里将人给认了,将他给撇下了!

嘉郡王妃冷哼一声,进了主院。“你想认慎之,等殿试之后,有能耐给他将清河县县令的缺给拿下来!这点小事办不到,我看你有没有脸去认他!”

嘉郡王皱紧眉头,薛慎之想外放?

他暗地里去打听,清河县龚县令升迁,只等着殿试后,指派进士去接任。

嘉郡王又托关系打听,薛慎之这一回考得如何。

科举严苛,从贡院闭院开始,一直到考生的试卷批阅下来,哪份卷子是谁的,主副考官都不知道,自然打听不出来。

时间飞逝,转眼间到放榜这一日。

商枝早早地起来,将早饭做好,草草吃了,拉着薛慎之去贡院门口。

这一日,两畿十三省的举子全都在贡院门口看榜。

商枝与薛慎之来的算早的,贡院门前挤满了人。

薛慎之拉住商枝护进怀中,避开横冲直撞过来的人潮,“不急,等人散了再去看。”

“没有第一时间看见,我抓心挠肺的,想知道你考得如何。”商枝看着乌泱泱一片人头,“你乡试是解元,如果能够连中三元就好了。”

薛慎之轻笑一声,“能中贡士便不错,连中三元实在少有。”

沈秋费力挤开一条小道,商枝拽着薛慎之跟上去,勉强看清楚红榜上的墨字,商枝从下往上看。

会试录榜第三名荣毅,第二名贺锦荣,第一名薛慎之!

“中了!中了!”

商枝看见薛慎之的名字,位居榜首,她高兴得跳起来!

“第一名,会元!”

薛慎之眉眼带笑,会试榜首,不一定就是状元,但是薛慎之仍是奔着会元而来,却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如今,算是了了心愿。

商枝高兴坏了,她跳进薛慎之怀里,抱着他的脖子,“你中了解元,如今又是会元,再拿个状元,就是连中三元,这可是百年才出一次!”

薛慎之搂着商枝的腰,护在怀中,挤出人群,将她放下来,“能进前三甲就算不错,状元除了才学,还有运气在里面。”

他既然要外放,不入翰林院,能不能中前三甲,薛慎之倒是看得淡。

商枝的心落回肚子里,中了会元,殿试就不用担心了,怎么着都能捞个官做做。

“我们去庆祝一下!”商枝准备请亲朋去同福酒楼摆一桌。

薛慎之制止住她,“等殿试之后再说。”

商枝激动地情绪过去,冷静下来,觉得还有殿试一个关卡,的确不能太得意忘形。

“好,殿试之后,一切顺利,再开办两桌宴请亲朋。那个时候,我们也差不多要离京了。”商枝盘算一下,还有十天就要殿试,她得从美肤馆挑选一个着重培养,带去儋州府,由她管理新开的美肤馆。

几个人上马车离开,并没有发现贡院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

宝翎看着商枝欢天喜地的模样,攥着车帘子的手指骨发白,目光阴狠地看着两个人。

这时,香凝从人群里挤出来,“殿下,薛慎之考中榜首。”

榜首?

宝翎猛地甩下车帘子,难怪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香凝爬上马车,她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宝翎,“殿下,宅子里的人传来消息,贺平章说薛慎之与嘉郡王府有关系,是宁雅县主的儿子。奴婢打听一下,嘉郡王妃与他们走得很近,您说薛慎之会不会是嘉郡王的外孙?”

宝翎变了脸色,“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这段时日,嘉郡王妃像是变一个人,脸上笑容多了许多,经常去松石巷。奴婢猜想,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了。”香凝忍不住想,动豫王的人,会不会是嘉郡王府出的手。

宝翎满目阴鸷,就算薛慎之不是嘉郡王的外孙,她也当做是!

“回宫!”

马车驶去皇宫,宝翎立即去勤政殿找元晋帝。

元晋帝正在批阅奏折,将宝翎招进来,他沉声说道:“为豫王求情?”

“父皇,儿臣发现一件事情,向您禀报。李家当年因罪满门被斩,如今还有遗孤在世,进京参加会试。”宝翎抬头看向元晋帝,看见他骤变的脸色,疑惑地说道:“父皇,罪臣之后,不是禁止科举吗?”

------题外话------

下午三点有二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