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因祸得福,谁算计谁/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星辰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砸晕头了!

之前他托关系将毛青布送到掌事公公面前,那边回话希望并不大。像宫中的布料与龙袍全都是出自魏家绣坊布庄,又怎么会轻易收录其他人的布料?

虽说毛青布仅此他这一家,收录进内务府里,与魏家并不冲突,但是宫里都是人精儿,不会平白为你一个小人物而得罪魏家这庞然大物。

龚星辰心里原来没有多少指望,陡然听说有贵人相中毛青布,心情很激动。

他对小内侍说道:“我仪容不整洁,怕冲撞贵人,先进屋换一身衣裳。”

不等小内侍回话,龚星辰已经快步进屋。

商枝见龚星辰进来,随口问道:“谁啊?”

龚星辰正要与商枝商量呢,听她问起,连忙说道:“妹啊,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将毛青布托挚友送进宫去,他明确的告诉我没啥机会,但是我不死心嘛,机会渺茫也想试一试,哪里知道方才来一个小内侍,内务府掌事公公要见我,毛青布给一个贵人相中了。我听见后挺高兴的,冷静下来觉得咋就有些古怪呢?这些宫廷内侍,能爬上掌事的位置,那不得成精了?哪里会将我的布推荐给贵人?”

商枝意外地看向他,“哟,今儿脑瓜儿灵光了。”

龚星辰给商枝一个爆栗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有像你这么说哥哥的妹妹吗?妹妹是用来干啥的?负责崇拜哥哥的。”

“你哪个优点让我崇拜?”商枝白他一眼,“既然想到有问题,你就回绝小内侍,就说这布弄错了。你的挚友能有本事将东西送进宫去,只是送错布一事,不会牵累他。那边的‘贵人’要问罪,事情就会闹大,只是为了构陷我们,这个‘贵人’不会发作。如果真的是被宫里人看上这毛青布,你不入宫,她会派身边的女官出来请你。”

商枝的话和龚星辰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这就去回绝。”龚星辰准备出去,被商枝拽住。

商枝看着站在门口的小内侍,指着沈秋道:“你陪我哥一起过去看看。”

沈秋跟在龚星辰身后,小内侍看见龚星辰没有换衣裳,神色不耐道:“你要带一个人进宫?你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你想带几个人就带几个人进去的吗?”

龚星辰笑着说道:“这位公公,我送去宫里的布弄错了。那匹料子的布,魏家也有,掌事公公若是推荐到贵人面前,将我的弄做贡布,就怕得罪魏家。魏家可是出了太后,皇上的外家,那不是连累掌事公公了?”他往小内侍手里塞银子,“有劳公公白跑一趟,你帮我劝劝掌事公公,那匹布就说是魏家的,正好魏家也有。”

龚星辰可没忘记宫里头的宝翎公主,怀疑是她搞得鬼,反正不是真的贵人看上,他就随便瞎掰扯。

宝翎不敢得罪魏家,掌事公公更不敢。龚星辰才搬出魏家。

果然,小内侍变了脸色,他也吃不准龚星辰的话,有几分真假。但是想着掌事公公的话,他阴着脸,“龚星辰,布弄错了,你也亲自去向掌事公公交代!”

“我这染坊,与魏家一起合作,有贵人看中,我就和她一起入宫吧。”龚星辰对小内侍说,“那就去魏家接一个人。”

小内侍未曾料到,这小作坊,还和魏家扯上关系!

但是掌事公公要的是龚星辰,待会直接绕道不去魏府就是!

“龚公子请。”小内侍让龚星辰上马车。

龚星辰道:“劳烦公公多等一会,我这就让人去魏家接人过来。”招来沈秋,让她去魏家接人。

小内侍瞪圆眼睛,他给后面的侍卫第一个眼色,沈秋三五两下全都放倒,去往魏家请魏娇玲。

小内侍着急得不行,拦不住沈秋,让她跑去魏家找人,他想要回宫请示掌事公公。

转念间,又担心是龚星辰故意使诈,忽悠人。

龚星辰看着沈秋去魏家,心里稍微松一口气,希望魏娇玲灵光一点,请一个有份量的人过来撑腰。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等侯着。

不一会儿,魏府的马车驶过来,小内侍站不住了。

这这这还真的认识魏家人?

不等小内侍做出反应,马车已经在巷口停下。

一个婢子从车上跳下来,龚星辰觉得魏娇玲派头做得足,平常不拘一格,身边压根不带伺候的人。这样想着,就看见婢子将车帘子掀开,一个穿着淡紫色袄裙锦裙地女人从马车上下来。她看上去雍容大气,端庄威严,环顾一眼众人,开口道:“玲儿出去游玩,沈姑娘说宫里有贵人看中她制的布,既然耽误不得,我便替她走一遭。”

魏宁姿一开口,一口吴侬软语,打破给人威严华贵的感觉,显得十分亲切起来。腮边的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平添几分韵味。

小内侍看着魏宁姿的打扮,淡雅清贵,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梳着未嫁的发式,立即猜出魏宁姿的身份,心里‘哎哟’一声,就差喊祖宗了!

魏宁姿是魏家最得太后喜爱的晚辈,有这么一尊活菩萨在,掌事公公哪敢找龚星辰的麻烦啊?

他腿肚子打颤道:“魏小姐既然不在,改天再进宫也是省得的,不劳魏大小姐亲自走一遭。”

“不麻烦,我正好要入宫探望姑姑,顺便解决这一桩小事。”魏宁姿舒展眉眼,对龚星辰道:“莫让公公等久了,快上马车。”

小内侍浑身直冒冷汗,魏宁姿对待龚星辰随意的态度,显见得与他关系良好。

魏宁姿扶着婢女的手上马车,转头提醒龚星辰,“你将那匹布带上,贵人多是容易忘事,不必再去请掌事公公挑出你那一匹布。”

龚星辰一语听出魏宁姿话中的深意,她显然知道是来找茬的,既然他的布不会被人看重,自然是随便乱丢的,就算要找只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明明知道是找事儿,魏宁姿依旧提点他带上布,显然是另有打算,龚星辰立即去屋子里抱出一匹毛青布。

魏宁姿看着毛青布在阳光下泛着青光,眼底有着赞赏,帘子垂下来,马车驶向宫中。

小内侍如梦初醒,手脚并用的上马车,希望能赶在魏宁姿之前入宫。

马车飞奔而去,遥遥超过魏府的马车。

琇莹看着宫中马车超过他们,远远将她们给甩下,“小姐,您给玲儿小姐做主吗?若是老爷知道,您帮着别家的布庄将布匹成为贡布,不会对您生出嫌隙?”

魏宁姿幽幽地说道:“魏家是世家贵族,要有世家子该有的容人胸襟与气度。我只是举手之劳,如果他们能借势扶摇而上,说明有过人的本领,这一些本领是不该被埋没,也无法埋没。我们不能因为担心别人的超越,而竭尽所能的去打压,有时候对弱者的打压,反而不经意间促就他的成长。若是一个家族,担心别人超越自己,便是气数将尽了。”

“何况,真正有本事的人,早晚会有出头之日,这是既定的事情,我们为何不伸出手帮扶一把?今后谁说得准会不会有求人的一日?若此人不知感恩,更是不必惧他,心胸狭窄之人,足以说明此人眼界不宽广,注定成不了大事。”

魏宁姿十分通透,在她眼里魏娇玲是魏家的人,虽然她的事业与魏家无关,她是魏家女的身份无法更改,她的兴荣也是魏家的兴荣。

琇莹抿着唇,静静地看着魏宁姿。她身上散发出安然淡泊的气质,温婉和润,沉着冷静,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美,仿若禅院中荷塘里静婉而立的清莲。

“去仁寿宫。”

马车停在宫门前,乘坐肩舆去仁寿宫。

龚星辰跟在魏宁姿的身后,新奇的东张西望,看到仁寿宫三个字,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这是哪位贵人的宫殿。

月慈姑姑早已接到消息,在殿门前等着,见到魏宁姿,亲自搀扶她走下肩舆,“太后娘娘早就念着您,今日可算将您给念来了。”

“我担心叨扰姑母的清净。”魏宁姿招来龚星辰,“今日我带个小孩给姑母看看,他制的布缝制的衣裳,我觉得很适合姑母,让她亲自掌掌眼。”

月慈姑姑一眼看到龚星辰手里的布,的确是太后喜欢的,“大小姐能惦记着太后,她心里不知该多高兴。”说着领着两人进仁寿宫。

太后坐在阔榻上,示意魏宁姿坐在身侧,魏宁姿问候太后之后,将龚星辰介绍给太后,“姑母,这孩子和玲儿一起捣鼓着染坊,新制的布,魏家都没有的,您看看喜不喜欢。”

龚星辰心里很紧张,到底是镇定住,连忙将布捧给太后。

太后抚摸着料子,很柔软清爽,颜色也很素净,光影下泛出的青光,透着贵气。

“不错。”太后点了点头。

魏宁姿展开布匹,一边说道:“他们早前将布送进宫,想要申请做贡布,今日宫里去一个内侍,内务府掌事公公说这布给贵人瞧上,侄女儿心里寻思着,这宫里头就您最衬这布,您也是这宫里头最尊贵的人,有新的衣料自然是您先挑着,心说您的眼光好,这料子裁做的春裳很衬您,便亲自带人让您来掌眼。”

太后脸色一沉,将料子给推开,“你说有人瞧上这布了?”

魏宁姿惊讶道:“不是您选上的?”

太后伸出手指戳魏宁姿,“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合着是进宫给人上眼药!”心里到底是对内务府的做法感到不悦,年年岁贡与新品,都是头一份往她这里送,她哼笑一声,“将内务府掌事公公请来,哀家倒要看看,是哪个贵人瞧上这布。”

这时,门口的宫婢进来传话道:“太后娘娘,内务府掌事公公求见。”

太后眉心一蹙,让人将陈公公请进来。

陈公公捧着一匹毛青布入内,跪在地上道:“太后娘娘,这是新近有人送进宫的毛青布,奴才特地送来给您过目,看这匹布,能不能入您的眼。”

太后看着陈公公手里的布,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布,一模一样的毛青布,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他是听到风声,立即将布送过来。

“哀家听闻你派人将这小子请进宫,有贵人挑中这布匹,如今送到仁寿宫,又是何意?”

陈公公弯腰匍匐在地上说道:“太后这是个误会,这毛青布,咱家是打算送给太后娘娘掌掌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说这料子,只得请人将他请进宫。奴才听小顺子说人到您宫中来,便急急将这布料带过来。”

这话,挑不出错来。

即便太后去打听,也打听不出什么事儿来,毕竟这布一直压在内务府。

“行了,这布留下,你去递个折子给皇上请示做贡布。”太后一言定板,按着有些疼的头,觉得年纪大了,这宫里的人与事,她是管不了。

陈公公惊愕的看向太后,这布选做贡布了?

“你有异议?”

“没……没有,奴才没有异议!”陈公公立即退下去。

太后是真心喜欢这毛青布,当即便让人送去司衣坊的人做几件春裳。

龚星辰从宫里回来,整个人轻飘飘的,谁能够想到,他原来是被人要谋害的,最后反而促就他的布成为贡布!

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令人振奋!

他将事情与商枝分享,商枝问一句话,“你带去的那匹布,太后娘娘收下了吗?”

“收下了!两匹布都收下了,一起叫人送去司衣坊。”

“恭喜啊!毛青布终于成为贡布了。不过……”商枝勾唇笑道:“我将预防天花的药研制出来了!”

龚星辰兴奋地说道:“这是双喜临门!天花病症令人闻风丧胆,你将这药研制出来,一定会更加令你的名声大噪!”

商枝笑而不语,望着皇宫的方向,目光意味不明。

第二日,宫里传出消息,陈公公高热,症状似天花。

紧接着,司衣坊那边也传来有人得天花。

皇宫里,一时间人心惶惶。

皇上震怒彻查,很快查到根源来自毛青布,当即要下令抓拿龚星辰问罪。

太后却想起陈公公进献毛青布的异样,她对元晋帝道:“布送到哀家这里来时,陈公公说内务府的那匹毛青布,被一个贵人看中,派人请龚星辰入宫,是宁姿带着人来哀家这里,陈公公担心僭越,方才将布送到哀家的仁寿宫来。如今仔细想一想,宫中只有宝翎得了天花,这一匹布过手的人,全都染了天花,想必陈公公口中的贵人就是宝翎!”

------题外话------

┭┮﹏┭┮,小绫子失算了,更新迟了一个小时,很抱歉,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