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婚期,打入冷宫/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翎?

元晋帝脸色沉郁,目光晦暗不明。

“她染天花,又受杖刑,躺在宝华殿动弹不得,她如何知道内务府有一匹毛青布?”元晋帝提出疑问。

太后冷笑着问,“皇帝,龚星辰带进宫的那一匹,哀家与宁姿都触碰过,并没有事。陈公公与司衣坊的人都染天花,有问题的是内务府的那一匹布。是不是宝翎,皇帝派人一查就知。”

除了宝翎得天花,她传染给人之外,太后想不出别的。

元晋帝听着太后笃定的语气,他难得的迟疑一瞬,“母后,宝翎冒犯你几次,您惩罚她,她绝对没有要害你的胆子。你也不能因此,对她心存偏见。朕若查出来不是她,母后对宝翎的成见,便要摒弃。”

太后冷哼一声,“此事与她脱不了关系,你打算如何处置?”

这句话,元晋帝被问住了。

天花事迹爆发,太后不得不多想,是不是宝翎要暗害她!

按照宫规,但凡送进宫里的贡品,都是率先由她先挑选。宝翎对陈公公威逼利诱,在贡品里动手脚,轻而易举。送到她的面前来,也不会引起人怀疑。她年岁已高,身子骨不比年轻人,若是染上天花,定然会熬不过去。

太后本来就不喜欢宝翎的心狠手辣,宝翎三番五次的犯事,如今更是触犯太后的逆鳞,简直不可饶恕!

“此事若是她所为,哀家认为她不可教诲,将她迁至冷宫。”太后信佛,手里不想沾染人命。

元晋帝沉默良久,派人去探查。

陈公公的确与宝翎有过接触,而她并未在内务府取东西,只是单独见陈公公一面。之后陈公公便请龚星辰入宫,魏宁姿带着龚星辰去仁寿宫,陈公公得知消息,便立即将毛青布献给太后掌眼。

元晋帝得到这个消息,立即让人去审问陈公公。

陈公公得天花被隔离,他掌事公公的位置也被人暂代,热闹的门庭瞬间门口罗雀。

他无法接受这种落差,分明是宫廷中各宫的红人,因为染上天花,职务被丢,更是人人惧怕的存在,心理瞬间失衡。

陈公公怨憎起宝翎,笃定是她传染给自己。恨不得将宝翎给他的东西,全都打砸掉!命都快没了,要这些身外之物有何用?他后悔不迭,怎会鬼迷心窍,被宝翎给贿赂收买了呢?

宝翎就是拿捏住陈公公贪财的心性,又爱仗势欺人,龚星辰无权无势,还需要仰仗他的鼻息,才能将毛青布作为贡布,他只不过就是帮忙将龚星辰请进宫而已,其他的事情与他无关,不必承担过多的责任与风险,因此才能够爽快的答应下来。

哪里知道,龚星辰看似人微言轻,但是他的合作对象身份一点不低,是出自魏家的人,让他进太后得罪了,如今半只脚也跟着踏进棺材里。

刘公公站在门口,隔着门板问他,“陈义,你如实交代清楚,昨儿个宝翎公主请你过去所为何事?那一匹毛青布她有见过吗?”

陈公公心里怨恨宝翎,他觉得自己也快要死路一条,没打算隐瞒,反而泄恨一般,咬着牙根道:“她要找龚星辰的麻烦,不知她从哪里打听到消息,龚星辰有一匹毛青布在内务府,她用金银珠宝贿赂咱家,让咱家以贡布的名义,将龚星辰领进宫,之后的事情咱家就不知道了。至于她有没有碰过毛青布……”陈公公眼底闪过阴狠,随口胡诌道:“看过。宫婢取进去给她看,那匹布她有没有碰,咱家不清楚。但是咱家认为她是碰了,不然咱家如何得天花,司衣坊的人如何得天花?”

陈公公猜测他是碰宝翎给的金银珠宝,才得的天花。至于司衣坊那一边,他就真的不知道。

刘公公来这的目的,就是审问陈公公,毛青布一事,与宝翎公主有没有关系。如今确认是宝翎公主主使,他也就可以回去交差。

“皇上,太后,陈义交代,他被宝翎公主收买,将龚星辰请进宫,后续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但是毛青布宝翎公主是碰过。”刘公公提醒道:“按照规矩,这匹毛青布,即便宝翎公主看上眼,若是最后定为贡布,最后还是要送到太后跟前来。”

这一番话,基本上是断定宝翎想要害太后了。

太后嘴角下压,满目凌厉之色,她抬眼看向元晋帝,“皇帝,你还有什么要为她说的?”

元晋帝听着太后对他说话语气生硬,并不像是母子关系,心里不由叹息一声,“既然人证物证确凿,就将她迁至冷宫。”竟是审也不审问,直接下令让人将宝翎丢冷宫去。

太后起身,月慈姑姑搀扶着回仁寿宫。

——

刘公公带着元晋帝的口谕,直接挑两个发过痘的嬷嬷,去往宝华殿。

二话不说,嬷嬷将宝翎公主用被子裹着,拖到冷宫去。

宝翎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高热烧得她浑身酸痛,四肢乏力,整个人迷迷糊糊。猛地被人用被子兜头裹起来,窒闷地感觉,让她瞬间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混黑,她被闷在被子里面。

“放肆!你们将本宫放出来!否则本宫要你们的贱命!”宝翎又惊又怒,暗恼这些狗奴才,吃熊心豹子胆,竟想要闷死她!

“唉哟!瞧瞧公主说的什么话,吓死老奴了!”嬷嬷冷笑一声,“公主在冷宫中,好好反省反省,争取早日出来,老奴等着您来收这条贱命呢!不过啊,公主还是怎么活下来再说。”

冷宫?

宝翎傻眼了!

她这个情况去冷宫,指不定就是死路一条!

“快放本宫下来!谁给你们的胆子将本宫扔冷宫!父皇知道吗?小心他要你们的脑袋!贱婢,放本宫下来!”宝翎踢蹬着,她本来被天花病折磨的浑身没劲,又被捆紧在被子里,动弹不得。

“公主将天花传染给太后,想要害死太后,皇上亲自下的口谕,将你关押进冷宫。老实一点,不然公主千金之躯,细皮嫩肉的,可经受不起皮肉之苦!”嬷嬷用脚踹宝翎,让她安份一点。

这一脚,正好踹宝翎的屁股上,痛得她飚出眼泪,嗷叫一声。

宝翎忍着钻心椎骨的痛,气急败坏道:“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将天花传染给太后了?一定是有人陷害本宫!放我下来,我要向父皇澄清!”

“老奴劝公主省省,除你之外,还有谁得天花?陈公公见你一面,他就得了天花,你碰过的毛青布送去司衣坊,那边的绣娘也染了天花。陈公公全都招了,就是你的诡计!”嬷嬷看一眼荒芜的冷宫,推开门,门缝上的灰尘落下来,呛得直咳嗽。

宝翎恐慌不已,什么毛青布?她看都未曾看见,什么时候又碰了毛青布?她哪有胆子谋害太后?如果坐实罪名,这辈子她得死在冷宫!

除了犯罪的后妃,怀着身孕被贬到冷宫,生下的龙子会随生母在冷宫之外,就不曾出现过皇子公主被迁至冷宫!

一旦被迁至冷宫,基本上是被舍弃,断绝生路!

她屁股上伤重,又得天花,若是丢在冷宫自生自灭,她就真的活不成了!

“嘭”地一声,两个嬷嬷直接将宝翎抛掷在地上。

“啊!”宝翎惨叫一声,屁股上渗出鲜血,趴在地上龇牙咧嘴,满脸痛苦。

宝翎深吸一口气,撑着想要爬起来,屁股的伤疼得她又趴下去。从小到大,指甲开裂到肉里都疼着掉眼泪,这些天遭的罪,几乎将宝翎这辈子的罪难给受了。眼泪掉干,嗓子也哭哑,该承受的一样也没有少。

如今更是沦落到冷宫,这些往日点头哈腰奉承她的狗奴才,也敢骑在她头上撒野,宝翎只要一想,就就觉得神智要崩裂!

冷宫里的人,无论之前身份多尊贵,进来之后,不说奴才,就是连狗都不如,任人欺辱。

“我要见父皇!我要去见父皇!我是被冤枉的!一定是商枝那个贱人陷害我!”宝翎往门口爬过去,想去勤政殿找元晋帝申辩。

嬷嬷怎么会让她出去,给治个办事不利的罪?眼见宝翎爬出来,两人一人拉住一扇门合上。

“不要……啊……”宝翎伸出手去挡住合上的门,手掌被门紧紧夹住,几乎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嬷嬷吓一跳,连忙开门,就看见宝翎的手指软绵绵的垂着。相互对看一眼,心里打鼓,转瞬想着都进冷宫了,这辈子是没有出头的机会,也就放宽心。

“公主,这手可得护着点,今后是要干活的。你不干活,可没有饭吃。”丢下这句话,两人‘嘭’地合上门离开。

宝翎脸色煞白,额头直冒冷汗,慢慢地抽气,她顾不上手上的痛,手肘撑着往前爬,怕打着门板,“来人!放本宫出去!本宫是冤枉的!”

她想要抓住龚星辰,根本不是为了毛青布的事情,而是将龚星辰关押在她的宫殿里,染上天花,这样商枝不得不治!

她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会变成陈义和司衣坊的绣娘染上天花!

宝翎知道一定是商枝陷害她!

嗓子喊破了,外面也没有动静,只有冷宫掌事的公公在外尖声道:“再囔囔扣三天饭食!”

“你敢!狗奴才,你快将门打开!今日的事情,不和你计较!”宝翎知道她今天必须出去,今天出不去,这辈子有可能就出不去了!

掌事公公脸色阴沉,想给宝翎教训,碍于她得天花,阴森道:“甭管你进来前身份多煊赫,进来后就是咱家的一条狗!不听话,弄死你,也没人管。咱家劝你认清楚自己的处境,别逞口舌之快,落得野狗啃尸的下场!”

宝翎气急攻心,喉间腥甜,一口淤血喷出来。

一条狗。

她趴在地上爬行,蓬头垢面,狼狈不堪地大喊大叫,可不就是一条狗?

从前掌别人的生死,如今一个阉人,也敢断她生死!

宝翎做梦也想不到,她会从云端,跌落地狱!

不禁悲从中来,她再也绷不住,趴在地上痛哭。

哭累了,宝翎出不去,外头风大,冷得她受不住,咬牙吃力往屋子里爬。

爬进屋子里,里面一股浓重的尿臊味扑鼻,她干呕几声才缓过来,看清楚屋子里除一张床之外,就是一张桌子和凳子,里面积满厚厚一层灰,臭味熏天,她甚至听见蚊子嗡嗡的叫声!这里脏乱,恶劣的环境,让她崩溃!

屁股的伤裂开,很痛,床很高,她爬不上去,只能趴在脏污的地板上。

宝翎极力的隐忍着,她告诉自己,等待时机,再重新挺直背脊,高傲的走出去。

这一切,在中饭送来时,彻底让宝翎爆发。

之前的两个嬷嬷给宝翎送吃食,两个干硬长着黑色霉点的馒头,一碗馊掉的稀粥放在她面前。

宝翎目眦尽裂,抄起粥碗‘哗啦’砸在地上,两个馒头扔出屋子。

“这是人吃的吗?这些都是狗吃的!贱人,你们敢这么对待我,扶好脖子上的脑袋,总有一天我要摘了!”宝翎气得吐血!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要叫她们生不如死!

嬷嬷一点都不着急,这种情形她们见惯了,宝翎总会将馒头捡回来吃掉!

“诶,你听说了吗?商姑娘被皇上请进宫给绣娘治天花。”

“天花能治吗?太医都治不了。”

“商姑娘能啊!她不但能治好,还研制出预防天花病的药丸,皇上给她厚重的赏赐,说她是神农在世。她可真厉害,才十五岁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家丫头十八岁,就是做奴才的命。”

“人家凭的本事,谁让咱们闺女没有长她那样好使的脑子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商枝出的风头,衬得宝翎尤为的凄凉惨烈。

“滚出去!”宝翎怒吼一声,面目狰狞。

这个贱人踩着她出头,心里呕得要死,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商枝一步步登天!

宝翎心里很憋屈,憋得她难受,双手捶地,尖叫一声宣泄心里翻滚的愤懑。

嬷嬷看着宝翎披头散发,眼睛通红,面目可憎的尖叫,往门外走,“快去向掌事公公回禀,她疯了。”

“疯了得用铁链子锁起来,到时候发疯病,咬人、伤人可不好。”

两人出去,拿一条铁链子套宝翎脖子上,另一头锁在床脚。

宝翎看着脖子上的狗链子,羞愤欲死,刺激得昏死过去。

——

司衣坊两个绣娘染了天花,是初期,商枝用治天花病的中药,炼成药丸,不用再煎煮,省去她往宫里跑的功夫,又很好的保护住药方,不将药方给泄露出去。

染天花的绣娘,一人拿一瓶药丸,就听商枝说道:“你们只是初期,吃了药,不会很痛苦。将一身痘发出来,不会留下瘢痕,今后不会再染天花。”

然后又拿出预防天花的药丸,给司衣坊的绣娘分发服下。

太后听说有预防天花的药,想到宝翎的动机,她心有余悸,当即传商枝来仁寿宫。

商枝将她炼制的药,全都拿出来交给月慈姑姑,对太后说道:“这药我前两天研制出来,今日就派上用场。天花多发于冬春季,这个节气最容易染天花,民女想将预防天花的药丸推出去,目前还未大量生产,如今很紧缺,打算将开始几批药丸,只限婴孩幼童购买。等药丸供应得上之后,解除这项规定。我想一定会有人闹事,所以想问太后娘娘讨要一道懿旨,闹事者以罪论处。”

这样能够减少很多麻烦,天花多发于婴幼童,她在药物紧缺下,只得先顾及着孩子。

太后皱紧眉心,陷入沉思。

“规矩是死的,可以变通,这是在正常情况下的规定。若是有特殊情况,我们可以特殊对待。最多三个月,我便能够满足百姓所需。”商枝立下保证。

闻言,太后点头应允。

商枝松一口气,这不只是为闹事者而要来的懿旨,而是天花药丸一出,其中巨大的利润,各个医馆的掌柜一清二楚,她担心会出变故,不如伤寒药与霍乱药那般好控制。

离开仁寿宫,元晋帝将商枝请过去。

元晋帝坐在龙椅里,上下打量商枝,良久,他按着胀痛的额头道:“你的医术,朕已经见识,神医之名,名副其实。你留在宫中做太医绰绰有余,朕破例提拔你为太医院院使,你意下如何?”

商枝婉拒道:“皇上,恕民女不能从命。太医院有诸位太医,医术高绝的还有国师大人。民女志不在宫廷,而是希望能研制出更多疑难杂症的药物,惠及百姓,减少伤亡,这样能够给皇上积厚福,让皇上得民心,不是更好吗?”

“你研制的药物造福百姓,如何是给朕积厚福?让朕得民心?”元晋帝反问。

商枝笑道:“因为皇上大公无私,没有将我强留在宫中,才能够让我研制出各种药物,让他们免于病死之忧,难道不是给皇上积攒厚福?至于得民心,皇上每年拨出一笔银子,让家庭困苦的百姓治病,他们定会对您感恩戴德!”

“哦?那如何让朕拨出的银子,落到实处?”元晋帝来了兴趣。

“民女曾经做过义诊,一个月接治给不起诊金的病患,最多不超过十两银子。”商枝神色认真道:“皇上若是信得过民女,可以给每县找一间药铺,每年给他拨银子,按照十两一个月的计算,每年一个县拨出一百二十两,便能够让人人有病得治。未免医馆拿银子不办事,皇上可以让县令派人去查访,若是有人阳奉阴违,昧下银子,便抄没家产流放。”

元晋帝哈哈大笑起来,“你说的轻易,朕的大周国几十个府城,数以千计个县,一年的银子就要掏空整个国库,这笔账你该如何算?”

商枝摇了摇头,“皇上,民女并非让您从国库出,而是交由每个县的县令,让他们一年发起一次义卖,闲置不用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义卖,得来的银子用作这笔银子。可以列入考核政绩当中,父母官一定会顺利的完成。”

商枝这个办法,算得上两全其美。

但是想要实施起来,却并非这么简单,多了几项庞大的工程。

元晋帝道:“容朕再想一想,此事还需要拿到早朝上与百官商议,若是他们没有异议,才能实施。”

商枝心里有底,元晋帝并不想兴师动众,他安于求稳。

商枝叹息一声,拿着元晋帝给的赏赐出宫。

幸好元晋帝因为这一事,没有执着将她强行留在宫中做女医。

回到松石巷,薛慎之已经从吏部回来,嘉郡王妃与嘉郡王都在。

从恩荣宴后,薛慎之便在鸿胪寺学习为官的基本仪礼,谢师恩,再祭拜孔庙,立进士题名碑,之后便是按照分配去吏部报道,各自赴任。

“回来了,你分配在哪里?”商枝看着薛慎之,他面色沉静,看不出他的喜忧。

薛慎之平静地说道:“前三甲内定在翰林院,外祖父给我走动关系,想要替补清河县县令的缺位,元晋帝并没有批复,他让我考虑两个月,若是心意已决,到时候再做定夺!”

商枝一怔,元晋帝不肯放人。

“那该怎么办?”商枝觉得就算是两个月后,薛慎之态度坚定,元晋帝也未必会答应。

薛慎之却并不着急,“我请老师帮忙,两个月的期限正好,我们的婚礼,龚县令夫妇能够参加,不需要立即走马上任。”

商枝闷闷地点头。

薛慎之捏了捏她的手指,心中也十分无奈,他只能尽力的争取。

嘉郡王妃脸色冰冷,她几乎猜到为何元晋帝不愿放人,“不必担心,只要你坚持要在清河县,外祖母有办法让你留在清河县。”

这一句话,让大家吃下定心丸。

元晋帝对嘉郡王妃的请求,没有不答应的。

毕竟是薛慎之要从六品官外放一个七品官,没有朝臣会有异议。若是一个七品,想要升任六品,就不是这么轻易。

嘉郡王妃拿出一张红纸放在桌子上,含笑地说道:“这是我请国师测的日子,五月二十八号是一个好日子,你们的婚礼订在这一日。”

商枝拿着红纸,看着上面五月二十八日的字样,甜甜一笑,将红纸小心翼翼折叠起来,放在袖中内袋。

“五月底正好,时间宽裕,足够我们准备。”商枝开心的询问嘉郡王妃,“您与我们一起回乡吗?”

嘉郡王妃摇了摇头,“你们先走一步,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好。你们婚礼的那一日,会及时赶到。”

嘉郡王妃十分迷信,挑选一个黄道吉日,让他们三日后启程。

商枝得知嘉郡王妃会出席婚礼,心里的失落感稍微缓解,她侧头看向薛慎之,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显见的心情很好,她也忍不住嘴角上翘,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来京城好久了,除你带我看花灯,调木刻之外,我都还没有去其他地方看一看。我听说国寺里的桃花美极了,明天你带我去看一看?”

薛慎之已经忙完了,他想要外任,明天不用去翰林院上任,也就多出几天空闲。

“好,你还想去其他什么地方,我一并带你去看一看。”薛慎之心中很内疚,来京城之后,他忙于学业,并没有好好陪一陪她。

“国寺就够了。”商枝想去求平安。

薛慎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认认真真地说道:“你对京城,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留恋的地方?”

商枝一怔,将手指从他掌心中抽出来,“慎之,我似乎从来没有问过你想要什么,你喜欢什么。你小时候拖着病体去赶考,为的是出人头地。你若是随我回清河县做个小县令,说不定这一辈子到头也只是个知府。读书之人为的是光耀门楣,名垂青史,内阁首辅是毕生的追求,你就没有想过要做首辅?”

薛慎之以前的追求是首辅,这是每一个读书之人的目标,但那是在遇见她之前。

薛慎之定定地望着商枝,展眉一笑,“我的追求是你。”

他一直想要追赶上她的步伐,成为她的依靠。

商枝心脏跳得很快,她觉得薛慎之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她甜到心里去。

他为她能够做到妥协,放弃一切的坚守。同样的她也能为他放下一切,追随着他。

“慎之,我不希望你的人生留下遗憾。”商枝神色柔和,轻声说道:“你的官场,顺其自然,不必刻意强求。”

“好。”

两人头抵着头,轻声漫语地交谈一会儿,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嘉郡王妃与嘉郡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

商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你的君子之名,被我破坏殆尽了。”

“君子是做给别人看的。”薛慎之打横将她抱起来,回到屋子里,将她扑倒在床榻上,“宫里的天花是怎么一回事?”

商枝听他问起,便对他解释道:“我在研制预防天花的药丸,在豆豆身上取下不少痘痂做研究,在屋子里听见魏宁姿吩咐二哥带布匹进宫,我便知道她是想要将二哥引荐给太后,她出面的话,太后一定会欣然答应。毛青布是太后喜爱的颜色,一定会入她的眼,就算不入她的眼,念在魏宁姿的情面上,太后也会收下这匹布做衣裳,我将痘痂碾成粉末,展开布在中间一半的位置洒上痘痂,魏宁姿与太后要查看布匹,碰触前面一点点不会有问题,他们也不会展开到中间的位置,绣娘裁做衣裳不同,她们要展开一整匹布,自然会接触到。而我会及时给她们治疗,不会有任何的痛苦,也杜绝今后染天花,严重到丧命。”

历史上天花盛行,有一位皇上为了杜绝天花肆虐,便让人取下痘痂塞入没有发痘的人鼻孔里,然后在初期及时调理,护理,发出一身痘便会产生抗体,能够大大减低死亡率。

商枝便是想到这件事,才会在布匹上动手,嫁祸在宝翎身上。

至于陈公公身上的天花,就是从宝翎身上得来的,她只是在那一匹布上动手脚,宫里的事情,她的手伸不了那么长。

薛慎之握着她的手指,举在头顶的位置,他的吻落在她的眼睛上,商枝眼睫颤动几下,闭上眼睫,就觉得发间一动,她伸手一摸,入手温润光滑,是一根梅花玉簪。

“我很喜欢。”

“你看也未曾看见,如何知道合不合心意?”

“你送的我都喜欢。”

薛慎之轻笑一声,手指点一点她的眉心,神情与举止诉说着她的傻气。

翌日。

他们两个人准备一番,出发去国寺。

商枝在国寺意外遇见永安,她从出事后,在宫中住几日,便请求文贵妃送她来国寺小住,沐浴在梵音中,净化心里的噩梦。

她身上穿着素净的直坠长袍,头戴发冠,十分干净利落。远远地永安看见商枝与薛慎之两人眉眼柔和,有说有笑的走过来,她往后躲避一下,转去后院,不想见到任何的熟人。却偏偏又让她在后院遇见一个人,几乎每天都会在不同的地方遇见他一次,每一次都借口拙劣,她也不拆穿,就看他想玩什么鬼把戏。

这一次,贺平章没有像之前每一天故作没事人一般,如沐春风的出现在永安面前。

他此时此刻,浑身冷汗,脸白如雪,倒在地上浑身抽搐,额头上、脖子上青筋根根暴突,面色狰狞,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痛苦地嚎叫。

他凄厉的叫声让永安觉得毛骨悚然,贺平章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这些天也每天陪伴在她的身侧,永安做不到视若无睹的离开。

她抬步走过去,就见贺平章吐出一口淤血。

永安脸色一变,掏出帕子捂着他的口鼻,擦拭鲜血,将他的脑袋抱在怀中,“你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贺平章胸口剧烈的疼痛,仿佛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在胸腔里翻搅,五脏六腑一片血肉模糊,他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贺平章见永安终于肯靠近他,张嘴想笑,却溢出一口鲜血。

永安快要吓坏了,“你到底怎么了?”

“咳咳……”贺平章咳出一口血沫,他凄凉一笑,“被你发现了,我这身体不太好,不知道还能陪你多久,大概最多就是一年,或许半年……”

永安捂住他的嘴,不许他说这种话。

她看不上贺平章,但是经历过劫难,贺平章不离不弃,为她做的一点一滴,慢慢渗入她的内心,到底让她心中生出感动。

见他不久于人世,心里紧揪着疼,将他额头上的湿发拂开,郑重其事道:“不会有事的,我会尽力治好你。”

贺平章摇了摇头,他大胆地握着永安的手。

永安一僵,下意识抽出手。

贺平章神色落寞,强颜欢笑,刺痛永安的眼睛。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的身份配不上你,但是能够每天看你一眼,我就很满足,毒发作的时候,也不觉得难熬,不觉得很痛苦,以为能够陪你走一辈子,恐怕这是我的奢望。”贺平章难以克制,手指抚上永安的眉眼,“不能与你一起到老,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安安,我不奢望能够娶你为妻,你能不能拿出一天时间给我?只需要一天就行了,我今后再不出现在你面前打扰你。”

永安听他的话,心中动容,告诉自己,答应他的要求,是偿还那一日在客栈陪伴她的恩情。

“好,我若回去,就去找你。”永安问贺平章的住址。

贺平章报出一个地址,费力的在永安搀扶下起身,微微喘着气,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永安,透着难以言喻的欣喜与满足。“我很高兴你答应我的请求,我在家里等着你。”

他一定会让永安答应嫁给他!

永安不由会心一笑。

她不知道在山上住多久才回去,因此并没有给贺平章一个准确的答案。

永安不放心贺平章的身体,派人送贺平章回宅子里。

商枝站在桃花树下,看着永安与贺平章离去的身影,紧紧拧着眉心,很意外永安和贺平章搅和在一起了!

薛慎之折下一支娇艳柔媚的桃花别在她的发间,映衬着她面颊薄红,似白玉上的飞霞,真真人比花娇艳。

“贺平章与谁在一起,不必多想,我们再过两日就要回乡。”薛慎之目光冰冷地望着贺平章的背影,清冷地说道:“多注意他的动静,不让他使坏得逞便是。”

商枝点了点头。

来时的好心情,到底被贺平章破坏掉。

薛慎之为讨商枝开心,采来柳枝条与野花,编织一顶花环,戴在商枝的头上。商枝对着清澈如镜的水面,映照出她昳丽的眉眼,墨发堆云,娇美妍丽的花环,映衬着她姿容清美绝艳。

薛慎之静静地注视着她,手指轻轻提着她的唇角,“你笑起来很美。”

商枝忍不住展颜欢笑。

薛慎之望着垂柳边的商枝,娉娉袅袅,桃花瓣在她身后飘零,她笑容灿烂,明眸皓齿,宛如夏花。

三月的天气微寒,在薛慎之的回忆中,这一天春风环绕,天地温柔。

——

冷宫。

一道瘦小的身影从狗洞中钻入庭院里,院子里并没有人看守,香榧就着月光朝殿门前走去,听见哗啦哗啦铁链声响,远远看见宝翎在地上爬行,伸长手臂去捡地上的馒头,无论她多么用力,都碰触不到,只差半截手指的距离。

宝翎似乎恼怒至极,铁链被她摔得哗啦哗啦响。

“殿下,奴婢给您送吃的来了。”香榧从怀中拿出一包点心,就被宝翎一只手抢过去,放在嘴里咬开油包纸,狼吞虎咽。

她饿了一天,早就受不住了,那些狗奴才扬言饿她三四天。

“香榧,你怎么来了?”宝翎吃完点心,看到香榧很意外,她是香琴与香凝、香岑一起来的,香榧是最不得她重用的宫婢。

香榧是被宝翎从浣衣坊挑来的,那时候她受掌事嬷嬷的责罚,宝翎算是救她一命,虽然不得器重,她却记住这份恩情。

“太后娘娘将奴婢隔离开,今儿吃一颗预防天花的药丸,就将我们放出来,奴婢听到您的消息,便赶来给您送吃的。”香榧除了给宝翎改善伙食,不能帮助宝翎其他。

宝翎却对害她的商枝深恶痛绝,她就是死也要拉着商枝垫背,“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在宫外胡同口有一座小宅子,里面住着一个叫贺平章的,你去找他,帮我最后办一件事。”

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不能叫害她的人,活得逍遥自在!

香榧咬着唇瓣,迟疑半晌,点了点头,听宝翎的吩咐,她第二日一早,躲藏进采买的马车里出宫,找到胡同口的宅子,将门敲开。

贺平章满身冷汗,脸色惨白如纸,毒又刚刚发作一顿,他以为是永安来了,才强撑着开门。

香榧道:“贺公子,宝翎公主请奴婢来托你办一件事。”

贺平章往内走,脚步虚浮,他扶着树支撑病体,缓口气,“你看我这副模样,能帮她做什么?”

香榧按照宝翎交代的说道:“贺公子难道要看着商枝名动天下,薛慎之飞黄腾达吗?而你就是躲藏在他们阴影里的可怜虫,永远也没有办法出现在阳光底下。”

“住口!”贺平章怒斥一声,捂着嘴咳嗽,鲜血从指缝中渗出。

香榧头皮都绷紧了,觉得贺平章真的能帮公主吗?

“不是让你动手,宝翎公主还有几个人,听从你的调遣。奴婢想贺公子也如殿下一般,不想见到他们春风得意。”香榧抿了抿唇,握紧拳头,说出宝翎的原话,威胁道:“你若是不答应,你与文娴合作,找人玷污永安公主清白一事,明日便会传到文贵妃耳中,文贵妃的手段,你该见识过,亲侄女儿都下得了手,更别提你一个包藏祸心,心思阴毒的人。”

贺平章脸色阴郁难看,他并非不会答应,只是想要与宝翎公主讨价还价而已,听到婢女威胁的话,怒气填胸。

他到嘴边的话,还未吐出口,目光瞥见门口一道倩丽的身影,脸色顿时煞白。

“安安。”

贺平章忍不住脱口而出。

------题外话------

哈哈哈~婚期订下啦,明天贺渣渣领盒饭,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