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嫁衣/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安站在不远处看着浑身鲜血,满地打滚的贺平章,握着匕首的手紧了几分,她的手从未沾过血,母妃将她保护得很好,第一次出手杀人,心里有一些慌张,却涌起报复之后的快感,淤堵在心口的郁气吐了出来。

她从未如此憎恨过一个人,也从未见过贺平章这种无耻的小人。他能一边对你深情不悔,一边心狠手辣置你于死地。

这种人让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留着他一条命,不知什么时候会奋力一击,让你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她望向贺平章见他目光狰狞,盯着她的眼神透着怨毒,永安的心肠越发冷硬几分。

“贺平章,不装了?你扭曲的面容,恶毒的眼神,才是你的本来面目。这样的你,看着比平时顺眼多了。”永安的匕首划过贺平章的脸,鲜血瞬间涌出来,映红永安的眼睛。

贺平章死得再凄惨,她的清白无法挽回。

永安下手越来越狠,在贺平章身上戳几个血窟窿,听到贺平章惨烈的嗷叫声,心里越来越畅快!

“唔唔……”贺平章愤怒的快要发狂,满腔的怒火喷涌而出。如果可以,他早就扑上去,一口咬断永安的脖子。然而他就像一条臭虫,倒在地上扭动挣扎,就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永安轻笑几声,“贺平章,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日吧?死在我的手里,是你最意想不到的事情。被自己愚弄的女人杀死,痛苦吗?崩溃吗?”

贺平章死死的盯着永安,眼底充满扭曲的仇恨,血肉模糊的脸变得更加可怖骇人。

永安看着贺平章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心里十分痛快,她说:“贺平章,我不会一刀要你的命,我会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死亡。让你尝一尝,当初我承受的绝望。”

不!

贺平章眼底闪过恐惧,他扭动着身躯想逃。

侍卫划破贺平章腕间的动脉。

贺平章绝望的倒在地上。

这是他第二次尝到绝望的滋味,这一种濒临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便经历过一次,再重新经历一遍他依旧没有办法承受,只会比第一次更煎熬,更令人崩溃!看着自己生命一点一滴的流逝,带来的恐慌比他身上的伤口还要痛苦千百倍。而每一次给他这种痛苦绝望的感受,都是被他戏耍,不被他放进眼底的女人。

第一次,他差点死在商枝手里,被国师所救,给他报仇的机会!

第二次,他的命被握在永安手里,手脚筋被挑断,舌头被割掉,苟延残喘!

这一次还有谁会救他?

鲜血渐渐的流失,贺平章眼前阵阵发黑,头晕目眩,拼命地睁大眼睛,仿佛只要眼睛不闭上,他就不会死去。但是贺平章绝望的发现,身体渐渐的变冷,轻飘飘的,灵魂似乎要脱离身躯,圆睁的眼底充满恐惧,手指动弹着,张口向人求救,却发出半点声音。

贺平章眼底的焦距渐渐涣散,恍惚间,他看见商枝一步一步走过来,眼底迸发出希翼的光芒,流露出求生的欲望,动弹着手指向商枝求救,希望商枝能够救他一命!

一个人只有到绝境的时候才会知道后悔,此时此刻的贺平章,他看着风华绝貌的商枝,忍不住想当初商枝对他一片痴情,他若没有野心勃勃,眼高于顶,嫌弃她的出身,迎娶她过门。如今她名扬天下,而他会不会也是一个状元,春风得意,前途无量?

他仿佛看见自己披红挂彩,游街夸官,意气风发的模样。

救我!

救救我!

贺平章朝商枝伸出手,她的医术高绝,一定能够治好他!

即便身体破败不堪,贺平章每天饱受毒发蚀骨之痛,他依旧不想死!

商枝看着血泊中的贺平章,朝她伸出手来求救,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贺平章还真是求生欲惊人,不人不鬼,依然拼命的想要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他甚至能够向仇人伸出手。

商枝很佩服贺平章的毅力,他能屈能伸,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他连自己都可以出卖!若是他将这一份害人的恒心,放在正途之上,封官拜相都不是问题,何至于落得这般惨烈的下场?

“贺平章,你想活下去?”商枝脸上的笑容透着浓烈的讽刺。

贺平章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拼命的点头,眼中带着卑微的乞怜。

“可惜,我不会救你。”商枝摇了摇头。

贺平章眼底的希望破碎,只剩下绝望,那种绝望,比死还要令人心惊。

这一生他追求金榜题名,封侯拜相,最后却被革去功名,家破人亡,如今更是成为一个等死的废人。他的咽喉里发出嗬嗬地声音,微微抬起的手,垂落下去,眼睛始终圆睁着,就连死也不曾闭上。

商枝从贺平章毫无生机的眼睛里,看着他对这世间浓烈的不舍与眷念,还有对他命运的不甘。

他有点小聪明,却极为自负,以为人人都被他给玩弄在鼓掌之间。妄想借着女人翻身,最后却死在女人手里。

他所遭受的一切,全都是他自掘坟墓。

薛慎之的才学,并不妨碍他夺取功名,他们却担心薛慎之阻路,对他痛下毒手。

贺平章希望出人头地,攀龙附凤去钻营,他却忘了,自己过硬的本领,才是飞黄腾达之本。

“将他处置了。”永安吩咐侍卫。

侍卫将贺平章与黑衣人的死尸抬走,空气里漂浮着厚重的血腥气。

永安不适的皱紧眉,将手里的匕首扔进凤凰岭背山的深潭里,浑身发虚的坐在石头上。

商枝看着脸色苍白,抱着自己双膝的永安,“谢谢你。”

虽然他们发现贺平章的异常,一直派人盯着他。但是永安能够派人告诉她一声,算是很有心了,商枝承下她的情。

永安摇了摇头,贺平章死了,她的仇报了,但是清白却回不来。

她的眼神很茫然,似乎人生已经失去憧憬,眼前是一片灰暗。

商枝知道永安心中的结,女子重贞洁,这是烙在她心口的伤痛,若是今后的人生不如意,痛苦会伴随她一生。

“公主,女人这一辈子并不止是为男人而活着,若是能够摒弃掉世俗的看法,同样能够活得很精彩。失去清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了活下去的欲望。如果你自己都放弃自己,又有谁会高看你?”商枝能做的就是开解永安,这个时代的女子,贞洁重过性命。若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并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模样,对永安的遭遇,她无法评断,但是她始终认为,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希望。

“贺平章每日受挖心刮骨之痛,成为一个废人,他依然渴求着活下去。公主,这个世界你只是看到眼前的一角,还有很多你没有发掘的美好与精彩。等你走出阴霾,重新看看这个世界,就会发现那些所看重的,不过微不足道。”

“我生长在杏花村,吃着百家饭长大,名声并不好,人人厌憎,还医死过人,旁人并不信任我的医术,宁愿自己的孩子去死,也不愿给我救治,在这个时候我遭遇退婚,面临着被赶出杏花村。那时候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有,家里的米缸干干净净,靠着挖野菜与别人的救济活下来。我不是那种趋于命运的人,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都要凭借着自己的双手,给自己挣下一份家业,一步一步走出一条路。我成功了,从一无所有,到如今衣食无忧,还收获一个与我彼此爱着的男人。你是一国的公主,你的身份给你带来很大的优势,只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只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永安呢喃着这一句话,她抬头望去,只看见商枝下山的身影。

她真的也可以,活得像商枝一样精彩吗?

永安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商枝说得对,她生来比别人有优势,为什么要这般轻贱自己呢?即便此生不嫁,她也不必为生计担忧。别人的处境那般艰难,都坚定的活下去,她又有什么理由不活下去?

她若死了,母妃该怎么办?

永安眼睛里的茫然散去,凝聚着坚定的光芒。

——

商枝下山,薛慎之正好将山路中间的黑火药给铲平。

沈秋和白芷将黑火药扔进深潭里,满头大汗地走来。

“小姐,都解决完了吗?”沈秋询问道。

商枝颔首,看着脸色微微发白的白芷,“吓到了?”

白芷摇了摇头,当时心里奇怪,为何将马车赶进美肤馆院子里接她,并且重新换一辆马车,让空的马车先行,原来是用来挡灾祸。

商枝拍一拍她的肩膀,让她们上马车,继续赶路。

如今是四月初,商枝盘算一下,等回乡的时候,差不多四月底。

一路舟车劳顿,在四月二十五的时候,他们抵达杏花村。

商枝有一种近乡情怯,挑开帘子,远远地看着隐约只见轮廓的杏花村,与她离开时一样,只是地里一片葱绿,空气中似乎都带着药材独有的芬芳。

越来越近的时候,商枝才发现不是没有变化,村子里已经兴建新宅,都是青砖墙,青石板,焕然一新。从最贫穷的村庄,如今成为方圆十几里最富庶的村庄。

商枝带动村民种药材,村民手里头宽裕,有不少余钱,便学着商枝盖房子,如此一来,商枝的宅子倒不显得多打眼。

如今是春种时节,村民们在地里芒种,远远瞅着有几辆乌蓬马车驶来,最前面一辆马车觉得有些眼熟,一时没有记起是谁家的。

“李翠花,你说是哪家贵人来咱们杏花村?难道也是为了打听慎之?”刘大婶胳膊肘撞着李大婶的胳膊,“慎之可算光耀门楣,扬眉吐气,之前瞧不起他的人,听到他考上状元,全都夹着尾巴做人,找上薛定云,想将自家小子塞给慎之做书童。”

李大婶嗤笑,“这算哪门子的书童?慎之如今是大官儿,要个屁的书童!将儿子送给慎之做奴才,偏又顾惜着面子,说啥书童,简直要笑掉老娘的大门牙!”

李大婶觉得那些奇葩,和茅房里的苍蝇一样,让人心烦。

看着驶进村的马车,也没给好脸色,叮嘱刘大婶,“待会有事来问路的,咱们可说好了,不许搭理!”

“记住了……商……商丫头?”刘大婶一直盯着马车的动静,看着马车停在村门口,后面的马车跳下两个人,绕到第一辆马车前,将帘子给掀开,露出商枝光华照人的面容,不禁傻眼了,拔腿就跑过去。“商丫头,商丫头,你咋回来了?慎之呢?”

“刘大婶。”薛慎之从马车里下来,握着商枝的手,搂着她的腰肢抱下来。

刘大婶‘哎哟’一声,捂着眼睛,却笑得很开怀,薛慎之高中状元,与商枝的感情还是很好,他是个有良心的人,没有忘本。

“慎之,恭喜你高中状元!状元的名字是要在全国通报,茶花看见告诉大伙的时候,甭提乡邻有多高兴,你是咱们杏花村出的第二个状元!”刘大婶打心底提两人感到高兴,他们苦尽甘来。

薛慎之含笑道:“多谢刘大婶,我能高中状元,多亏有枝枝。”

商枝娇嗔地斜睨他一眼,手指在他腰间捏一把,却被薛慎之握住手掌,“去将买来的喜饼分给刘大婶。”

商枝连忙去马车上取来喜饼,递给刘大婶,“刘大婶,这段时间我们不在村子里,我家中的琐碎都是劳您与李大婶操劳,辛苦您们了。”

刘大婶接住喜饼,李大婶的声音插进来,“商丫头,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帮你打点田地里的活儿,你给我们算工钱的,咱们该做的事儿。”

商枝又取来一份喜饼递给李大婶,“话虽是这么说,几位婶子是实心眼儿的人。我不在村子里,你们偷奸耍滑,种不出东西来,我也不能将你们咋样。这一路走来,我看见田地里的麦子,山上的药材,长势都很好,可见你们费心了。”

地里的麦子还是孕穗期,还有两个月才能成熟,到时候就能看看她的方法,能不能增加产量。

两个人没有再客气,寒暄几句话的功夫,乡邻们全都闻讯过来,看着商枝他们后面跟着几辆马车,气派得很,心里羡慕的不行,有的心里生出嫉妒。

贺继闵站在人群里,看着意气风发的薛慎之,心里很不得劲。一条胳膊当初被陈耀祖给拧断,如今活动起来也不大灵活,心里对他们是有仇怨,只是苦于斗不过他们而已,才忍气吞声。

这会子见他们风光无限,看一眼人群后的贺氏与陈源、陶氏,他呵呵笑道:“贺氏请花婆子给陈源求娶商枝,商枝扬言要做官太太,这不她慧眼识珠,在状元老爷落魄的时候,将他给养起来,这会子算是得偿所愿了。”

贺氏脸色难看,看着出息的薛慎之,红光满面的商枝,冷哼一声,将手里的喜饼摔在地上,拉扯着陶氏离开。

陈源的脸色沉郁下来,他挣脱贺氏的手,又走回去将地上的喜饼捡起来,拍掉灰尘。

贺氏心里难堪,尖刻道:“你这是干啥?没吃过饼?都扔掉了捡起来干啥?”

商枝拒绝陈源,放言做官太太的话,是扎进贺氏心口的一根刺,没法释怀。

薛慎之没有考中也就算了,如今薛慎之考中状元,顶顶的有出息,马上就要迎娶商枝,她心里很不舒服,手里的喜饼烫手,仿佛在嘲笑她没有自知之明。

陈源将喜饼捡起来,刺激贺氏,当即就炸了,扑过来抢喜饼。

陈源个高块头大,他握住贺氏,沉着脸说,“我本来就配不上商枝,现在还在仰仗她挣银子吃饭。你骨头硬气,不想占商枝的东西,我就不给她干活,家里山上种的药材,你就卖给别人去。”

贺氏噎得半死,恨铁不成钢的瞪陈源一句,揉着气得发疼的胸口,憋着一肚子闷气离开。

陈源向商枝与薛慎之道歉,“我娘不认识几个字,不懂什么道理,方才的事情,我向你们道歉。”

商枝心里也很内疚,当初是不想花婆子歪缠才说这一番话,之后被人拿来当做笑柄取消贺氏,贺氏本来就是势利又好强的人,哪里能忍这个气?

商枝摇了摇头,“陈大哥,我没往心里去,这件事是我不对在先。”

陈源抿了抿唇,沉默地看向薛慎之,“恭喜薛兄金榜题名。”

“多谢陈兄。”薛慎之作揖。

陈源点了点头,拿着喜饼离开。

贺继闵见贺氏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不禁有些失望,“当初贺叔考中状元,直接在京城里做大官。薛状元,你咋回来了?是做啥官?说出来给咱们乡邻们高兴高兴。”

商枝冷眼看向贺继闵,“不许回乡成亲?皇上给慎之放两个月假,之后再准许他上任。”她眼睛一眯,目光扫过贺继闵的胳膊,贺继闵手臂一凉,就听商枝讥诮道:“咋?贺叔的手臂好了?”

贺继闵脸色一僵,目光阴沉,“咋了?你还想打人?薛状元打人一事的消息传出去,他这状元的名头保不保得住……”

商枝没有耐心和他叽歪,“薛状元不会打人,但是让一个人搬离杏花村的本事还是有的。”

贺继闵气噎,脸色胀得通红。

“各位乡邻散了,我和慎之五月二十七日成亲,到时候请大伙吃喜酒。”商枝赶一个月的路,很疲累,应付一会乡邻,就像赶紧回家去休息。

乡邻让开一条路,看着商枝和薛慎之离开的身影,有人忍不住开口,“不是说商丫头的亲爹是做大官的?她回京去认亲了?咋又回来了?”

“她不是回来成亲?”

“谁知道呢?她是大官的闺女,婚礼早该在京城里办了,咋会回乡里来办婚礼?还有一个月不到的婚期,也不见她娘家来人。我看啊,肯定是嫌弃她在乡野长大,不懂规矩,不肯认她。”

“就是!薛慎之早就是秀才老爷,啥姑娘会娶不到?那个时候商枝可没有啥本事,薛慎之和她定亲,别不是商枝做了啥不要脸的事,薛慎之没办法才和她定亲。她当官的爹,嫌她丢人现眼不肯认她……嘶……薛慎之不会是因为这样得罪商枝的亲爹,考上状元,也没给他封官做吧?”

众人一阵沉默,觉得很有可能,薛慎之这状元白考了,没官做。

商枝不知道他们议论的话,她惊艳于自己的宅子,盛开的蔷薇铺满整个院墙,密密匝匝的粉色、鹅黄地花朵,风姿妖娆,层层叠叠,缠绕在枝头。远远望去,锦簇花团,灿烂如海,艳丽夺目。

商枝站在院门口,缕缕清香扑鼻,心旷神怡,浑身的疲倦顿时消散。

她推开院门,院子里的花竞相绽放,明媚地开满枝头,这座宅子,仿若隐居山林的世外桃源,太令人惊艳。

白芷和沈秋看呆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漂亮的屋子,藏匿在花海之中。

在这般梦幻的盛景里举行婚礼,是商枝在心中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如今梦寐以求的事情,即将要得到实现,她的心情激动得无法言喻。

商枝进屋,窗明几净,显见的有人经常在打扫。屋子里并不空旷,堆满了东西,全都是成亲时需要用上的物件儿。

她心中淌过暖流,一定是龚县令夫妇为她准备的。

“东家,你这屋子太美了,我今后赚银子,也要造一间这样好看的房子!”白芷眼睛亮晶晶的,站在窗户往外看,当看见后院里的水塘里,铺就层层叠叠的青翠欲滴的荷叶,隐约可见水面下涌动的锦鲤,她觉得住下不想走了。

岸边葱郁的菖蒲,可以用来酿酒,坐在花廊下的石桌上浅饮几杯,多么舒心惬意?

白芷心里太崇拜商枝,不但医术高绝,厨艺不凡,就连收掇院子也心思灵巧,独具匠心。

“你就帮我好好干,不会亏待你!莫说一间这样的院子,就是十间你也能造。”商枝看着在屋子里收拾行李的薛慎之,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颊在他后背上蹭一蹭,“慎之,我们成亲的时候,你给我编一顶花环,一束捧花?”

“好。”薛慎之应允,这满屋子的芬芳,令人心情十分平和。

商枝高兴地在他脸上亲一口,松开薛慎之,帮着一起收拾行李,送人的贺礼全都分开摆放。

第二日。

商枝早早起身,打算与薛慎之去县城拜访龚县令夫妇,拉开屋门,就看见两人站在门口,商枝惊喜地唤道:“干爹,干娘!”

“枝枝!”龚夫人见到商枝的一瞬,眼眶都发酸,瞬也不瞬地上下打量商枝,摸了摸她的脸,“瘦了,瘦了不少!娘这几日住在这里,好好将你给养得白白胖胖,做个最美的新娘子。”

“干娘,我没瘦,还长了几斤肉呢,你摸摸我的腰,都胖了一圈。您给做的衣裳,穿着有点紧。”商枝拉着腰间的衣裳,并不宽松。

“胖了好,养好身体生的孩子好喂养,你带着孩子不会很辛苦。”龚夫人觉得两人马上成亲,成亲后肯定不久会要孩子,身体底子得打好。

商枝看着常乐大包小包的滋补品往桌子上摆,挽着龚夫人的手臂,“干娘,这些东西我吃不了,您留着自个吃,别什么好的都往我这儿送。”

“别看着年轻就不顾惜自个身子,不当一回事,年纪大了,就要偿还年轻时的债,再想养好身子可就来不及了。”龚夫人板着脸,“隔三天吃一次,我会让常乐给你做。你每天忙着医馆,忙着药山,田地里,再好的身子也抵不住这般劳累。娘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养着你的身子骨。”

商枝眉眼柔和,“我听干娘的。”

“这还差不多!”龚夫人从龚县令手里拿过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神神秘秘地对商枝道:“娘寻思着你的针线不好,嫁衣是在外找绣娘做。娘便给你做了一件嫁衣,你来试一试,合不合身。”

商枝看着龚夫人拆开包袱,捧出一件火红的嫁衣,鼻子蓦地一酸。

------题外话------

下午三点或者四点钟有二更,小绫子不太确定时间,今天要出远门去省会,大概有三四小时的车程。亲亲们祝福孩子吧,能赶出更新,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