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圣旨到,婚礼(一)/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府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盎然。

商枝住进落轩居,里面没有半点龚星辰住过的痕迹,龚夫人装修成女子的闺房,简约素雅。

正厅墙壁上装点着山水画壁布,阔榻上铺着雪白的绒毯,灰白底山鸟软枕。里屋与正厅处隔着一层白色纱幔,一旁摆放寒梅落雪图屏风。临窗摆着书案,文房四宝,古筝胡琴,瓷白的花瓶里插着几枝蔷薇,十分精致有诗意。

商枝坐在书案后,上面摆着一本诗经,一本医书。

她翻开医书,里面的内容十分浅显易懂,适合初学者。

目光落在一旁的古筝,手指拨弄琴弦,低沉地琴音涤荡开来。

龚夫人迈进屋子,看着商枝站在古筝旁,“你想学弹古筝?若是喜欢,请师傅教。”

商枝摇了摇头,“我就是好奇,沉不下心学。”

龚夫人莞尔一笑,“你也没有时间学。”

商枝接过汤盅放在书案上,揭开瓷盖,是一盅燕窝。

龚夫人坐在商枝身边,看着她坐在朦胧灯火下,清美柔和的面容稍显稚嫩,眉眼间却沉淀着的宁静,却与她的年纪不相符。

等商枝吃完了,她叮咛商枝成亲后一些注意事项,因为不用侍奉公婆,这些便略去不提。然后,从袖中抽出一本小册子,放在她的手里,“这本册子你带去压箱底,新婚夜的时候看一看。天色不早了,你早点睡,明儿要早点起身。”说完,匆匆离开。

商枝好奇的翻开册子,里面是各种妖精打架的姿势,商枝脸颊滚烫,觉得不好意思,又耐着性子翻看完,脸上着火似的,连忙将册子塞进箱笼里,合上盖子,倒在床上睡觉。

她以为会紧张得睡不着觉,小绵羊才数三只,她就沉沉睡过去。

常乐把人叫醒的时候,商枝眼睛睁不开,打着哈欠下床。

“小姐,净室里准备热水,您去沐浴。”常乐扶着商枝的手,带着她去净室。

商枝泡进浴盆里,蒸腾的水汽里,透着淡雅的松木香,泡一刻钟,冲刷掉身上的邪气,意味着幸运、长寿以及繁荣,也可以让浑身皮肤光滑鲜嫩。

常乐看着商枝一身奶白莹润的肌肤,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宽大的布巾包裹住商枝白皙光亮的身躯,取来红色丝绸的底衣,穿上嫁衣,坐在铜镜前梳妆。

龚夫人请来给商枝梳妆的是知府夫人,知府夫人多子多福,是个很有福气的女子。

知府夫人身材娇小,性格却十分爽利。一双天生带笑的眼睛,看到商枝的一瞬骤然亮了,“多水灵的姑娘,你上哪找来这么个宝贝儿?她是我见过最标致的小姑娘。”

商枝抿唇浅笑。

龚夫人心知是知府夫人夸奖商枝,她看着商枝白得几乎能够透出光的肌肤,眉眼精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心里忍不住生出骄傲,这是她的闺女!

“这我可不告诉你,免得你同我抢人。”龚夫人含笑道:“快给枝枝梳妆,莫要耽误吉时。”

知府夫人手里缠着丝线给商枝绞面,面皮火辣辣的,商枝在绞面后,拿出美肤膏涂抹在脸上,清凉冰爽,缓解疼痛,微扬着下颔,让知府夫人上妆。

知府夫人为商枝描画红妆,在额间点上一瓣桃花。而后执起桃木梳为商枝梳发,嘴里说着吉祥的话语。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龚夫人站在一旁,看着一身喜服的商枝,头上佩戴着凤冠,眼睛潮热,有一种嫁女儿的酸涩。

常乐端着一碗饺子过来,递给龚夫人。

龚夫人站在商枝身边,挟着半截饺子喂进商枝的口中,“慎之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温良谦逊的好孩子,你们今后要相互扶持,富贵不相忘,贫贱不相离。”

商枝凤冠霞帔之后,才真正有一种出嫁的感觉,听着龚夫人的话,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她张口咬住饺子,重重点头。

龚夫人喂商枝吃下三个饺子,天色已经大亮,吉时到了。

知府夫人拿着盖头给商枝盖上,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龚星辰跳过门槛,“妹妹,哥哥来背你出嫁!”

龚夫人拍打着他的手臂,“你从京城风尘仆仆赶来,一身脏死了,让你大哥背枝枝出门。”

龚星辰瘪瘪嘴,委屈道:“染坊出事,我耽搁了,但是尽力赶回来,就是想要背妹妹出嫁!一身脏,我去洗洗就好了!”

“你别耽误吉时了!”龚夫人瞪着龚星辰。

龚星辰不干了,“我是枝枝最喜欢的哥哥,当然是我背她出嫁。我现在就去梳洗,如果赶不上吉时,就让龚星昱背枝枝出门!”一边说话,一边往门外跑,扯着嗓子大喊,“要!等!我!嗷——”

龚星辰撞上沈秋,险些没给弹飞,他抱住木柱子,看着四平八稳站着,岿然不动的沈秋,揉着自己的胸口,“你其实是个男人,对吧?胸那么硬!”

“你再不去洗漱,超过吉时了。”沈秋面目表情道。

龚星辰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他洗个战斗澡,头上抹着发油,脸上涂商枝制的玫瑰水,美肤霜,脚下生风地去落轩居,就看见商枝被龚星昱驮在背上,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恨不得上去将龚星昱拉开,让他上!

这是大喜的日子,商枝人生大事,他生生克制住心里的嫉妒!蹭到龚夫人身边,“娘,妹妹哭嫁后,我背她出府?”

龚夫人看着眼巴巴的龚星辰,嫌烦的推开他,“别挡着路,我还得喝枝枝和慎之敬的茶。”

“娘,你就答应我!”龚星辰锲而不舍。

“去去去,你给枝枝抬嫁妆出去。”龚夫人摆了摆手,将龚星辰随意安置了。

龚星辰快要泪崩了。

他挡住龚夫人,“你不答应,我就耽误你喝枝枝的茶,让爹一个人喝!”

“龚星辰,你几岁!”

“十八岁!”

“你耽误我喝茶,我就把你嫁出去!”

龚星辰:“……”

心肝都碎了。

他果然是捡来的!

“哼!”龚夫人推开龚星辰,快步去前厅。

她刚刚坐下,抚着胸口顺气,薛慎之牵着商枝跪在蒲团上敬茶。

婢女倒两杯茶,薛慎之双手持茶杯中下部,上半身鞠躬,双手向前将茶杯递到龚县令面前,“岳父,请喝茶。”

龚县令端着茶喝一口。

薛慎之端着另一杯茶递给龚夫人,“岳母,请喝茶。”

“好好好。”龚夫人双手接过茶,喝几口茶。

夫妻两将准备的红封递给薛慎之。

商枝一一给二人敬茶。

龚夫人扶着商枝起身,将她的手交给薛慎之,“今后你们结为夫妇,娘祝愿你们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岳母,今后枝枝的余生由我照顾,请您放心。”薛慎之许下诺言。

龚夫人点了点头。

薛慎之牵着商枝到门口,龚星辰在与龚星昱据理力争。

“大哥,记得我小时候给你一块酥糖吗?那是我仅有的一块,你是我的好兄弟,我分享给你。”

“嗯,上面沾着你的口水和牙印。”

龚星辰噎了噎,“能从嘴里抠出来分食,说明我不拿你当外人,当亲兄弟!”

“谢谢你。”龚星昱淡淡地说,“我不觉得荣幸。”

龚星辰捂着再次碎得稀巴烂的小心脏,“明人不说暗话,你怎样才肯让我背枝枝上花轿?”

龚星昱侧头看向龚星辰,抿着唇角,一言不发。

龚星辰被盯得心里发怵,这是不打算谦让了?

那就靠武力争取吧!

别怪他不讲兄弟情了!

“来吧,出招吧!”龚星辰撸起袖子,蹲一个马扎,朝龚星昱勾一勾手指。

龚星昱瞥他一眼,拂了拂衣摆,慢吞吞道:“出龚府门,在外别说你是我的蠢弟弟。”

龚星辰胸口一痛,就差哭给龚星昱看。

他今天积攒的泪水,都能水漫龚府!

好在龚星昱不和他计较,让龚星辰得偿所愿背着商枝上花轿,稍稍抚慰他受伤的小心脏。

商枝趴在龚星辰宽阔的后背上,想着他方才与龚星昱的对话,出嫁营造出的一丝伤感被冲散,“你经常被大哥欺负?”

智商碾压的那一种。

“没有啊,你看瞅见是我欺负他?”龚星辰十分得意,“我靠自己的本事将他击退!”

商枝:“……”

“大哥以后如果欺负你,你就告诉二哥,二哥替你做主。他很凶的,会打女子的那一种!”龚星辰给龚星昱上眼药。

商枝:“……”

这一刻,商枝有点心疼龚星昱,龚星辰秀智商,就能完败他!

龚星辰将商枝放进花轿里,掏啊掏,掏出一个玛瑙雕刻的苹果塞在商枝的手里。

商枝看着颜色嫣红,晶莹剔透的苹果,掀起红盖头看向龚星辰。

龚星辰嘿嘿笑道:“手里捧着苹果出嫁,寓意平平安安,圆圆满满。”

商枝心里感动,“二哥,你费心了。”

“可不是费心了?我担心给你一个苹果,你饿得给啃了,花不少功夫才找到这么大块的玛瑙,耽误功夫,差点就误吉时了!”龚星辰叉着腰,眉飞色舞道:“这块破石头,就不担心你啃了。”

商枝斜睨着龚星辰,拆穿他的谎言,“你不是因为染坊出事才来迟的?”

龚星辰挠了挠脑袋,干笑道:“主要是这个石头,染坊出事也撞上一块。”

“出什么事了?”商枝问。

龚星辰摆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已经处理好,你安心去拜堂。”

他垂下帘子,让轿夫起轿。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往杏花村而去。

而杏花村里,村民全都在村口帮忙。

商枝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李大婶和刘大婶在帮忙,看守着院子。

旺财趴在门口,竖着毛茸茸的耳朵,听着村口那边传来的热闹,它耐不住寂寞的跑去村口,迎接它的主人。

许氏见旺财一走,长松一口气,悄悄摸摸的溜进商枝的宅子里。

“许氏,你干啥!”李大婶大喝一声,冲过来拽着许氏的胳膊往外拖。

许氏脸色难看,破口大骂道:“你这寡妇来这凑啥热闹?也不嫌自己晦气,让商枝跟着你一起守寡!我是薛慎之的娘!薛状元的娘!他成亲,我这当娘的也要喝一杯茶,你这寡妇有啥资格拦着我?”

李大婶气炸了,当即要和许氏拼命。

刘大婶拦住李大婶,“不要闹,今儿个商丫头大喜,许氏就是个泼皮无赖,你对她动手,闹起来商丫头和慎之脸上不好看。”今儿个来的都是清河县有头有脸的人,免得留下个笑柄给人日后取笑商枝与薛慎之。

李大婶看着许氏得意的模样,生生咽下这一口恶气!

“出了这宅子,看老娘咋撕烂你这张逼嘴!”

许氏大喇喇坐在榻上,李大婶与刘大婶不敢松懈,一直盯着许氏,就怕她捣乱。

许氏浑不在意,抱着瓜果盘子往嘴里塞果子。

这时,有村民过来喊李氏,“李翠花,你快来村口帮忙,还少两张桌子,去你家里借一张。”

“好勒!”李大婶对刘大婶道:“你在这盯着她!她敢闹事,就绑起来!”

许氏翻个白眼,抓一把瓜子磕起来。

两个人干坐着半个时辰,突然,书房里传来一声‘啪嗒’,刘大婶急忙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窗户合上。走过去推开窗户,不见异常,只看见支窗户的木杆掉在地上,见外边风大,也就没有将窗户再打开。

看着柜子里的书有一点乱,刘大婶帮忙摆整齐,床褥也给铺平,心想薛慎之心急娶商枝,床褥也没有铺,随手给整理好。

从书房走出来,就看见许氏将手里的瓜子壳往地上一丢,拍一拍手,“走了!我去村口转悠转悠!”

许氏一走,刘大婶松一口气。

看着地上的瓜子壳,脸色一沉,拿着扫帚清理。

许氏离开宅子,左右看一眼没有人,快步去山上竹屋,果然黑衣人在屋子里等着,见到许氏拿出一百两银票给她。

“不是说好再给三百两?”许氏不满意道:“难道你没有找到薛慎之考状元作弊的证据?”

黑衣人冷笑一声,“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你拿着钱赶紧滚,到时候追究薛慎之考试作弊,你也要跟着掉脑袋!”

“我只是他的养母,早就断绝关系,管我屁事!”许氏不以为然。

黑衣人倒是想动许氏灭口,许氏无缘无故的消失,未免会引人注意,“行了,拿着银子滚。”

许氏看着黑衣人手里的刀,心里打鼓,不敢惹恼他。反正也没有帮他做什么,就是拖住商枝宅子里的人,好让他找证据而已。这样一想,觉得也不亏,拿着银子跑下山,直接去村口。

黑衣人从怀里拿出一张临摹的筒车图纸,看着上面画的水槽,难怪少主子请木匠造出水轮,汲水不出来,原来是少了水槽。

图纸已经得手,他便快马加鞭赶回京城。

——

村民看着摆满村口的流水席面,眼馋的盯着大盆大盆的肉食。

“你们说商枝那么有钱,薛慎之给的聘礼,不会是商枝拿钱置办给他充面子?”有村民酸言酸语,说着闲话。

“薛慎之就是一个穷酸书生,他考上状元,还没有正式做官,身边哪有银子?他置办的聘礼虽然不多,对咱们小老百姓来说也是要掏空家底也置办不起的。但是娶商枝,还是寒碜一点。商枝开的作坊,一天就是这个数的进账。”一个村民比着手指,觉得薛慎之是祖上烧高香,才讨一个有钱的媳妇,自个又考上状元,日后可就出人头地了。

“得了吧,商枝再有钱又能咋样?她亲爹娘都不认她。我觉得薛慎之聘礼虽然寒酸,但他可能有官做,小老百姓哪里斗得过当官的?商枝才是赚了呢!”她呶呶嘴,“看见富绅老爷带来如花似玉的姑娘吗?这是要塞给薛慎之做妾呢!”

趁着薛慎之还没有发达,先塞个女儿到薛慎之房中,以后薛慎之飞黄腾达,他们也能沾光。

就算薛慎之不能当官,下错赌注,也没啥,反正是小妾生养的庶女。

“小妾生的手段最厉害,说不定哪天就斗败商枝,成为正室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已经料定商枝日后凄惨的下场。

许氏过来,正好将他们的话听全,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富得流油的富绅,摸一摸袖子里的银票。

谁也不嫌钱多,许氏体会过有钱的滋味,觉得钱就是个好东西,反正她今后要离开杏花村,多捞些银子傍身也没错。

许氏笑得一脸殷勤的去找富绅。

突然,有人喊一句,“来了!来了!新郎接着新娘子来了!”

唐老爷看着薛慎之一表人才,对许氏比一个数,“你能将小女引荐到薛状元面前露个脸,银子就归你。”

“好说好说!”许氏给富绅递一个眼神,“你等着。”

薛慎之翻身下马,许氏冲上去,拉住薛慎之的手,往富绅那边拽,“宁安啊,娘总算找到你了!你来瞅一瞅,这是娘给你找的媳妇,比你娶的那个恶妇,瞧着要贤惠吧?”

薛慎之满面寒霜,挣脱手,推开许氏。

唐老爷带着唐楚君到薛慎之面前,“薛状元,免贵姓唐,恭贺你今日新婚大喜。”

薛慎之脸色稍霁,对唐老爷作揖。

唐老爷对唐楚君使一个眼色。

唐楚君低垂着头,给薛慎之行礼,“薛公子。”

薛慎之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对唐老爷道:“吉时已经到了,在下与夫人要拜堂,唐老爷自便。”

唐老爷抚须笑道:“我听说薛状元聘礼寒酸,被人拿来当做笑柄。薛状元若是不介意,我给你出之前十倍的聘礼。”

薛慎之并不是愚钝之人,看着唐楚君泛红的脸颊,便领悟唐老爷话中的意思,那十倍的聘礼,是唐楚君的嫁妆!

他的脸色沉下来,“唐老爷若不是诚挚祝福我与夫人新婚大喜,请唐老爷自行离去。”

唐老爷说道:“薛状元,我是惜才之人,才会在这个时候冒着得罪你的风险,也要出言劝告你一番。商姑娘固然是有本事的人,可她与亲情血缘却是不合,你娶她,不是自断前程?她有的,我都有。薛状元,你仪表堂堂,齐人之福,才是人间美事。”

“沈秋,将唐老爷请出去!”薛慎之眼底染着薄怒,让人将唐老爷父女两赶出去。

沈秋听到命令,态度强硬的撵人。

唐老爷面红耳赤,他哪里遭受过这等遭遇?脸色阴沉,“薛状元,年轻人有骨气,血气不错,却也要有胆识与眼力。商枝帮不了你什么,她能给银子,我也能给。而我能给你的,远比你想的要多得多!”

这时,有人惊呼道:“有人来了!”

众人好奇的看是谁,这一眼,看直了眼睛,就见镖局打扮的人,抬着箱笼走过来,每一个箱子上面绑着一朵红绸花,远远地望去,一条长龙。

这是什么情况?

村民不由自主站起身,在心里默默数着箱笼,一箱、两箱、三箱……三十五箱……八十八箱!

足足八十八个箱子,拥挤的摆在村口,镖师目光搜寻一圈,目光落在薛慎之身上,“薛状元,恭祝你新婚大喜。”

薛慎之道:“多谢。”

一辆马车停在村口,嘉郡王从马车里下来,紧接着忍冬下来,将嘉郡王妃搀下马车。

村民看着精神矍铄,满身贵气的老头、老太太,纷纷猜测他们的身份。

嘉郡王妃一眼看见薛慎之,她眼底沁出笑意,“慎之,枝枝,幸好外祖母没有错过你们的婚礼!”

“京城下暴雨,山体滑坡,阻断官道,我们临时转水路,耽搁下来。”嘉郡王解释道。

薛慎之见到两位老人赶来,心情很愉悦,“外祖母,外祖父,你们来便是,何必破费?”

嘉郡王妃笑道:“咱们哪能娶便宜外孙媳妇?这是给枝枝的聘礼,之前满打满算,你们婚期前四五日能到,路上生出的变故,无法预料,这聘礼迟了。”

村民听见薛慎之对二老的称呼,心里大吃一惊,转而又听说这些全都是给商枝的聘礼,更是倒抽一口气。因为他们看见镖师开箱验货,全都是金银珠宝,翡翠玉石,一些珍稀罕见的物件,他们见都不曾见过,也不识货,就是觉得很值钱!

识货的唐老爷,脸色青黑,心里却暗暗吃惊,这薛慎之究竟是什么来头?

一旁的许氏却是腿软了,薛慎之喊外祖父,外祖母,这就是嘉郡王和嘉郡王妃了?她悄悄退出人群,打算收拾包袱跑路。

唐老爷更加坚定,要将唐楚君塞给薛慎之的念头。

商枝除去一身医术,别的女子该有的闺范,她全都没有,如何配得上薛慎之?

“来了来了!还有人来了!”村民激动的喊道。

众人望去,就看见又是一路抬来的箱子,齐齐摆在村门口。

苏易与苏越骑马过来,看着赶在前面到的嘉郡王夫妇,向他们作揖问候,然后对薛慎之与商枝道:“哥哥来迟了,恭祝你们新婚大喜,百年好合!”

商枝听到苏易与苏越的声音,眼底闪过惊愕,不合规矩的掀开盖头,就看见两人面含微笑地看着她,“龚县令夫妇给你准备六十六抬嫁妆,我们便只准备六十六抬。”算起来是一百二十四抬,最高规格的嫁妆。

商枝眼底蓄着泪水,他们不远千里,为她准备嫁妆,赶赴她的婚礼,心里不可能不动容。而且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知道她心里看重龚县令夫妇,准备的嫁妆与他们同等,不曾越过他们去。

“哥哥,谢谢!”商枝垂下盖头,遮住她满面泪痕的模样。

村民认识苏易,全都惊愕的瞪大眼睛,原来他就是商枝的亲哥哥?

商枝娘家来人了,说明谣传的那些话,全都假的!

他们根本没有不认商枝,商枝他们来乡下办理婚礼,是因为不忘本?心里依旧将这里当做他们的家?

这么一想,之前说酸话的村民,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嘉郡王妃吩咐镖师将箱子全都抬到商枝宅子里去。

沈秋去带路。

不一会儿,摆满村口的箱子,全都被抬走。

苏易对商枝说道:“吉时到了,快去准备仪式。”

薛慎之拿一段红绸放在商枝手里,牵着她的手,准备去喜堂拜堂。

这时有村民喊道:“还有人来了!那……那是宫里的人?”

村民全都站起来,看向穿着内侍衣裳的公公,手里拿着明黄色的圣旨。

他们不认识宫里人,但是认识圣旨。

只有皇室才能用金黄色,所以来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唐老爷神色不明,盯着内侍手里的圣旨,不知是封官,还是其他。若是在之前,他会认为是革除功名。但是看在商枝娘家来人,打破传言,这份圣旨,就变得令人期待!

------题外话------

哈哈哈~齐聚一堂,今天肯定还有二更的,但是小绫子赶七点的早班机,落地后还要安置,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亲亲们就别等了。哭唧唧,没有存稿痛,希望小绫子继续保持万更!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