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新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玉霜趁着薛慎之还未进来的时候,对商枝说道:“你和慎之的感情我看在眼里,你们俩人感情深厚。但是嘉郡王府里情况复杂,危机伺机而动。皇上给你们赐婚,我心里很不安。慎之想要在清河县为官,我觉得有很大的变数。”

商枝一怔,秦玉霜这番话不得不令她深想。她不是那种有心机,善钻营的人。

突然说出这一番话……

“京城里有什么动静吗?”商枝心都提起来,嘉郡王妃没有提,是不想他们担心,还是根本不知道?

“我听说皇上已经授官给一个同进士,让他接任清河县县令一职。慎之……只怕另有安排。”秦玉霜将她得来的消息告诉商枝,好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商枝讶异,“什么时候来赴任?”

秦玉霜道:“这个还不清楚,我没有听到消息。我让你哥哥们多注意动静。”

“好。”商枝心里留意。

秦玉霜微微浅笑,看着商枝清美的面容,抬手将她的发丝挽在耳廓后,“娘只希望你们事事顺遂,便别无他求了。”

“会的,一切只会越来越好。”商枝捂住她的手掌。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道红色身影进来。

商枝透过屏风,看着颀长清瘦的身影,缓缓地靠近,握着秦玉霜的手指收紧。

秦玉霜看着她白皙如玉的面容,染上两抹飞霞,不由抿唇一笑。

“大婚之日,是女子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心中紧张,在所难免,你只要想着他是你最爱的人,嫁给他是你心中所愿,愿意将自己的所有献给他,如此一想,便能够克服心中的紧张。”秦玉霜开导商枝一句话,便起身道:“我先出去与寻你大哥、二哥,有一些事情与他们商量。”

“好。”商枝点了点头。

秦玉霜离开,薛慎之在屏风后静立着,商枝一瞬不瞬盯着他的身影。

半晌,他忽而一动,商枝紧张地吞咽唾沫,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揪紧床褥。

薛慎之绕过屏风进来,瞳孔漆黑清亮,喝了半壶酒,微醺地状态,脚步却很稳。一步一步地走近,每一步都似踩在商枝的心尖上,她的心跳如擂鼓般砰砰快速地跳动,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薛慎之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商枝脸上的妆容卸去,褪下喜服,只着一件红绸底衣。

他微微倾身,身上清冽的酒香将商枝包裹,她仿佛也微微醉了,水润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薛慎之。

薛慎之喉结滑动,商枝的每一个眼神,都令他血潮涌动。

“沐浴了吗?”薛慎之嗓音低哑的问,拢在袖中的修长手指,微微收拢,若是细看,并不如他表现地这般镇定自如,“一起吗?”

‘腾’地一声,商枝的脸颊通红,浑身的血液都冲上头顶。

“我……我刚刚用完一碗粥,先歇一会消消食,你先进去洗。”商枝低垂着头,声音细若蚊蝇。

真正到这一刻,她十分的羞怯。

“好。”薛慎之转过头去,薄唇蹭过商枝的耳廓,商枝浑身过电般,颤栗,僵硬。

薛慎之低笑一声,若无其事的直起身,拿着换洗的衣裳绕过屏风,出门去澡堂沐浴。

商枝捂着脸颊,埋头闷在床上,红枣花生硌得她爬起身,紧张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想了想,她从箱笼里翻出一本册子,红着脸,将册子从头到尾再看一遍,细细研究一下。

一不留神,看得太投入,就连薛慎之站在身侧,她都没有察觉。

“你在看什么?”薛慎之看见商枝趴在床铺上,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脸颊羞红,啃着手指甲,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凑近去看,她在看什么这般入神。

商枝魂儿都快吓飞了,手忙脚乱捂着册子,塞进枕头底下,“我在看医书。”

“医书?”薛慎之重复一遍。

“对,医书。”商枝干咳两声,解释道:“这本医书我还没有看过,是干娘给我陪嫁的,我这不是心里紧张?然后才拿出医书看一看,研究研究里面的疑难杂症。”

“疑难杂症?”薛慎之蹙眉。

商枝点了点头,“是啊。我以前学过,只是没有深入的了解。深入了解之后,发现好像没有想的那么可怕。”

薛慎之嗯一声,取下一块绢布,擦拭湿发。

“我在净房里准备了温水,你可以先去沐浴。”薛慎之拿着床边准备好干净换洗的衣裳给商枝,“待会水冷了会着凉。”

商枝被薛慎之转移注意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自然而然的拿过衣裳,去澡堂洗澡。

洗完澡将衣裳穿好,她才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拍一拍脸颊,想着册子里的内容,心里很羞涩,却又削减心里的紧张。反正……这是迟早的事情?

商枝深吸一口气,拉开澡堂的门,推开里屋的门,绕过屏风,接下来看见的一幕,她心里建设的冷静,瞬间轰塌。

薛慎之半倚在床柱上,手里翻动着商枝藏在枕头底下的册子,神情十分认真。

“不许看!”商枝想也不想,扑过去抢册子。

薛慎之手臂一举,商枝扑空,整个人压在薛慎之的身上。

“快还给我!”

商枝之前看这种小册子,忽悠薛慎之是疑难杂症的医书,这会子给他给看见,羞愤欲死!

薛慎之看着商枝羞恼的神情,低笑一声,将册子递给她。

商枝愤然夺过册子,双手撑在床榻上,准备起身,腰肢一紧,被薛慎之双手禁锢着,他猛地一翻身,将商枝压在身下,“我看了一下,里面的疑难杂症,似乎不怎么难,你有什么不懂的,我们可以一起攻克。”

商枝又羞又恼,伸手去推他,却被薛慎之握住双手,将她的双手按在头顶,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商枝,看着她气鼓鼓地模样,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唇角上扬道:“我很高兴,今日是我最喜悦的一天。”

心底的激动与喜悦,比中状元时还要难以抑制。

商枝一怔,紧绷地身躯缓缓松懈下来,眼睫轻轻眨动,望着他眼底的情丝,商枝眼尾含笑,“我也是。”抬着双手,捧着薛慎之的脸颊,强压下心底的紧张,仰起脖子亲吻着他的唇角,“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也是我的。”

“你一个人的。”薛慎之话音方落,便将她拉到了怀里,温热的唇覆盖了上来。

商枝愣了一下,默默地承受着他的亲吻,软倒在他的身下,任他为所欲为。

薛慎之的吻温柔又缠绵,商枝不由自主搂着他的脖子,沉浸在他炙热的深吻中,勾缠着他的舌头回应。薛慎之的吻愈发的动情,引导着商枝一起沉沦。

衣裳被解开,商枝蓦地回神,她手指一动,却没有将薛慎之推开。她愿意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献给他,融合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底衣被解开,薛慎之宽厚温热的掌心贴着她的腰间轻轻的摩挲,沿着她细腻柔滑的肌肤,缓缓来到她的背后,揉搓着她的蝴蝶骨,商枝浑身发软,浑身燥热起来。

薛慎之的吻离开齿唇间,如雨点般细细密密在耳侧流连,最后落在脖颈间啃咬着锁骨,湿热的吻蔓延而下。

商枝颤栗着,忍不住呻吟一声。

“慎之……”

商枝仰着脖子,一双眸子因动情而迷乱,随着薛慎之的动作,身体有些难耐,虽然看了小册子,到底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此刻她十分渴望薛慎之更多的亲吻,无助的抱着他,低声唤他的名字。

薛慎之从胸前抬起头来,立即吻上她的唇瓣回应她,温柔缱倦的吻,无法填补她身体的空虚,凭着自己的本能索取着,激烈的拥吻,抚慰心里翻涌的热潮……

不知道过去多久,风停雨歇。

商枝几乎软化成水,浑身酸软的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任由薛慎之将她揽进怀中,按揉着她的腰椎。

商枝嗓子都哑了,干渴得要冒烟,“水!”

薛慎之手臂一伸,取来床柜上的水,扶着商枝坐起来。

‘嘶’商枝疼得深吸一口气,撑着手肘,侧身就着他的手喝下一杯水,喉中的干涩才缓解过来。

商枝趴在床上,身上粘腻着不舒服,直勾勾地望着薛慎之,软声道:“我想洗澡。”

薛慎之在她氤氲着水雾的眸子上轻吻一下,心疼地问道:“很难受?”

商枝娇嗔地瞪他一眼。看着薛慎之认真的神情,红着脸颊摇了摇头。

薛慎之穿上衣物,去厨房舀水,倒满浴桶。折身回房,拿着薄毯包裹住商枝,拦腰抱着她去澡堂,将她放在浴桶中,“泡一下热水会好受一些。”

商枝点了点头,“你出去,我自己来。”话音一落,就看见薛慎之已经脱掉衣裳,长腿一迈,坐进浴桶中,拿着绢布,“我给你洗。”

这个澡一洗,直到水彻底凉透了,两个人才出来。

商枝连瞪他的精力都没有,被放在床上,被子一卷,闷着头睡过去。

薛慎之去澡堂清理干净,躺在商枝的身侧,将她搂进怀中,看她全无反应,俨然是累坏了。凝视着她熟睡的面容,薛慎之心口漫出一种满足感。

她终于彻底属于他。

翌日。

商枝难得的睡过头,苏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翻一个身,身旁空了,薛慎之不在屋子里。

商枝动了动双腿,那啥过度,现在都还有些酸软。

薛慎之从外面进来,见到商枝起身,体贴地问道:“不睡了?”

“你忘了?外祖父、外祖母在,我们要敬茶呢!”商枝取出衣裳穿上,薛慎之替她束好腰带,“外祖父、外祖母体恤你昨日新婚劳累,特地过来让你多睡一会。”

商枝凶狠地瞪他一眼,想到昨晚那一场情事,觉得这个男人看似君子如玉,温润守礼,昨晚却是一改温吞,一贯的强势,让她受不住求饶,现在腿还软着呢!

虽然是如此,可两个人是这世间最亲密的人,心里又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与安定。

薛慎之似乎知道她羞恼什么,轻笑一声,“他们是过来人,自然会体恤年轻人。”

商枝伸手在他腰间掐拧一把,“你还说!”

薛慎之并不觉得疼,反而笑得很愉悦,“都是一家人,不必拘泥俗礼。他们都是很开通的长辈,别担心。”

都已经错过时间了,担心也没有用!

商枝穿戴好出来,嘉郡王与嘉郡王妃不在屋子里,他们已经出去逛村子。

吃完早饭,嘉郡王与嘉郡王妃正好回来,看着商枝面色红润,精神充足的模样,笑容满面道:“枝枝,你醒了?这村子我转了一圈,山清水秀,风景宜人。这一大片药山,全都是在你的带领下种出来,改善村民的生活,你真了不起。”

商枝抿唇笑道:“种药材,也是为了便利我的小作坊,并没有您说的这般无私,互利互惠罢了。”

嘉郡王妃摇了摇头,觉得她太谦虚,若真的只是互利互惠,杏花村种的药材,种类远不够商枝所需,她完完全全可以找药商,比找村民种出来更便利。

“还没有喝外孙媳妇茶呢!”嘉郡王妃在主位上坐下,让忍冬去端茶倒水。“我等这一杯茶,等了许久了,今日总算得偿所愿。”

商枝闹了个大红脸,到底经历过更羞耻的事,倒也很镇定,从托盘上端来茶水,跪在蒲团上给嘉郡王妃敬茶。

“外祖母,请用茶。”

“诶!”嘉郡王妃赶忙应声,断过茶水喝一口。

商枝将茶水接过来,放在托盘上。

嘉郡王妃给商枝一只玉镯子,戴在商枝的手腕上,“这是李家家传的手镯,只传给长媳。”

商枝谢长辈恩赐,然后又端着茶杯,递给嘉郡王,“外祖父,请用茶。”

嘉郡王双手接过茶杯,喝了两口,商枝接过来,放回原位。

嘉郡王给的是京城一座宅子的地契,宅子紧靠着苏易那座宅子。

商枝怔愣一下,然后给嘉郡王磕头。

敬完茶,秦玉霜带着苏易与苏越过来,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中饭。

这顿中饭是吃昨天席面剩下来的菜,大家都不挑剔,吃饱后,嘉郡王妃提议去看商枝的作坊。

一行人去往县城,作坊里面干活的有四五十个人,比之前商枝离开时,多雇佣了二十个人。

众人有条不絮的在干活,每个人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嘉郡王妃一路看下来,心中十分惊叹,商枝年纪轻轻,一个人便将这么大的作坊给撑下来。而且,在药方不外泄的情况下,大量生产。

她向秦玉霜感慨,“有所得,有所失。枝枝若从小在你们身边长大,不一定会有如今这般成就。上天虽然让她的经历坎坷,却磨砺她的心智,赋予她非常人的天赋。”

秦玉霜知道嘉郡王妃在开解她,昨日商枝开诚布公,化解两人之间的膈膜,关系日渐在改进,她已经放下看过往。

“是啊,她非常优秀。”秦玉霜眼中有着骄傲,与有荣焉。

苏锦瑟养在她的身边,锦衣玉食,虽然出色,却也是在闺范。

她培育不出这般出色的孩子。

俩人望向商枝,却见她与林辛逸在交谈,也便没有去打扰她,坐在一旁等候。

薛慎之去同福酒楼算账,账本积攒大半年,他打算雇两个账房先生,便没有在作坊。

商枝昨晚累着了,她坐在凳子上,检验林辛逸制出来的天花药。

“这药如何?”林辛逸见商枝检查半天,也没有说话,心里不由得紧张。

商枝神情严肃,捏碎一粒药丸,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方才对林辛逸道:“这药没有问题,你制出多少了?”

“一千瓶。”林辛逸松一口气,向商枝解释道:“这药是新种类,我们都不太纯熟,制药的过程比较慢。”

商枝点了点头,“不妨事,保证质量。这一千瓶你先存库,我到时候另有用处。”

“好。”两个人将事情谈妥了,商枝打算告辞,林玉儿手里拿着包袱进来,“师傅,有人将这个包袱送过来,指名是给您的。”

“你认识是谁吗?”商枝接过包袱,利落的拆开。

“他说姓裘。”林玉儿话音一落,就看见商枝打开木盒子,里面是一把寒光闪烁的小刀。

商枝一脸惊喜,觉得最近好事连连,手术刀给秦景凌找人造出来了!

她又看一眼旁边的小包袱,里面是两根半弧状手术针。

“师傅,这小刀用来做什么?”林玉儿好奇的问,外形小巧,刀刃更是精致,不像是匕首,反而有点像刻刀。

商枝笑容满面道:“这东西,能让我治好你脸上的痦子。”

林玉儿面色一变,伸手捂着痦子,唇色发白道:“师傅,切了吗?”只是,切掉她这个痦子就不会再长了?

“是的。要给你切除痦子,需要用上一些药,有两味还没有准备好。我待会去找,凑齐了,明天给你切了?”商枝询问林玉儿,她尊重患者的意愿。

林玉儿咬着下唇,迟迟没有回复商枝。

------题外话------

亲亲们很抱歉,小绫子感到好绝望,好窒息!这个月坚持将要一半的万更泡汤了!小绫子私以为能够坚持到万更结束,结果这个计划夭折了!只更新了一半!让亲亲们久等了,而且没有万更,非常抱歉!小绫子努力一把,明天万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