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替身,入瓮/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慈姑姑皱紧眉心,她这次离开的时间很长,薛慎之该发现的早就发现了,让他心中有一个疑惑,之后再慢慢地透露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让他去发掘冷宫里深藏的秘密。

只是她未曾料到,薛慎之竟会暴露在刘公公的面前,还是利用她!

简直胆大妄为!

她带薛慎之过来本来就别有用心,也的确是她带过来的,如今被刘公公发现,他已经想到太后娘娘的用意,薛慎之倒是摘出去,刘公公将今日一事告诉元晋帝,只怕元晋帝会怪罪太后。

不等月慈姑姑开口,薛慎之天衣无缝道:“微臣今日入宫,找皇上商谈大漠农耕之术,太后担心是筒车又出事端,将微臣请去过问,有问题可以尽快做应对之策。后宫重地,微臣不敢擅闯,太后派月慈姑姑送微臣出宫。”薛慎之看月慈姑姑一眼,这一眼,让月慈姑姑心里莫名一紧,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薛慎之道:“月慈姑姑有事先离开一步,是微臣擅自走动,惊扰刘公公。”

月慈姑姑的手指都掐进掌心,薛慎之这话,说的是事实,而且有意维护她,可细细一品,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宫里的人,哪个不是修炼成精?

刘公公能跟在元晋帝身边,得他重用,那份心思就不能轻瞧了!

刘公公当然相信薛慎之说的是实话,这后宫之中,一个外臣如何敢擅闯?何况是月慈姑姑跟在他的身边,不用想也知道是月慈姑姑特地带他来这边。

月慈姑姑是宫中的老人,她会弄错慈安宫出宫的路?

太后对元晋帝那点事儿,心中门儿清,一直不赞同,为此母子两关系冷淡,只怕是太后故意吩咐月慈姑姑将人带来。幸好并没有真正给薛慎之撞见什么,否则……

刘公公眼底闪过阴冷的光芒。

“月慈姑姑,您是宫里头的老人,哪些地方能走,哪些地方不该去,心里比咱家更要清楚。夜路走多撞见鬼,您手里的护身符,未必就管用了。”刘公公眸光扫过薛慎之,猩红的唇微微上扬,假笑道:“可别连累无辜的人。”

薛慎之心中凛然,刘公公将话挑明白,有意在点拨他,又暗含着警告。

月慈姑姑脸色难看,随着元晋帝与太后娘娘之间关系愈发的紧张,刘通越来越不将她放进眼中!

他这句话根本就没有给她脸面,直截了当将她的目的揭穿。

月慈姑姑抬头看一眼薛慎之,他脸色平静,波澜不兴,辨不清他此刻的情绪。

她暗吸一口气,冷声说道:“刘公公这话说对了,慈安宫从这边一条小径,能够更快的出宫。这偌大的皇宫内廷,岂是刘公公这前朝总管精通的?”

刘公公气噎。

这时,元晋帝从他身后厚重的大门走出来。

薛慎之听到动静,下意识抬头望去,就看见元晋帝穿着一身皂色常服,衣冠楚楚,逆光走过来,迈着沉稳的步伐,在刘公公身前的位置停驻脚步。

薛慎之被亮光刺得眼睛一眯,看见元晋帝的脸有一道细小的刮痕,像是被掌掴指甲刮破所致。

他微微敛目,低垂着头,心里想着他听见的那一声怒吼。

朱彻,你敢!

一个犯罪的后妃,能够直呼元晋帝的名讳,并且呵斥他吗?

重要地是掌掴元晋帝,还能安然无恙。

这就值得令人深思。

“冷宫乃禁地,这边有捷径,也不可带外臣来此处。”元晋帝不轻不重的话,带着威严,压向月慈。

月慈心中一颤,连忙跪在地上道:“皇上恕罪,奴婢知错!”

元晋帝脸色冷沉地说道:“若非念在你尽心伺候母后,朕定不轻饶!”

“奴婢谢皇上开恩!”月慈跪伏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板,冰凉的冷意渗透肌肤冷入骨髓,浑身瑟瑟发颤。

元晋帝看都不再看月慈一眼,目光扫过薛慎之,“薛爱卿有事要上奏?”

“微臣知道如何在大漠种植农作物,特地入宫与皇上商讨。”薛慎之窮身作揖道。

元晋帝颔首,双手背在身后,对刘公公道:“朕方才探望过宝翎,她的天花已经好了,准许她回宝华殿。”

月慈猛地抬起头,元晋帝这个举动,虽然在掩饰他来冷宫的目的,但是放宝翎出冷宫,何尝不是在告诫太后?

宝翎是太后亲自送进冷宫,以宝翎要谋害太后的罪名!

元晋帝这是连太后的脸面都不顾了!

薛慎之面色愈发的凝重,元晋帝进冷宫并非是探望宝翎公主,而宝翎公主的身份,更是不敢直呼元晋帝的名讳,而元晋帝却拿宝翎公主做掩饰,他见的那个女子究竟是谁?

他知道是太后故意引他过来,不是让皇上责问他,便是想要他发掘什么。

元晋帝抬步离开。

薛慎之沉默片刻,跟随在元晋帝身后去往勤政殿。走了几步,他回头一看,便见婆子搀扶着宝翎出来,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张坑坑洼洼的麻子脸,尤为狰狞可怖。

不过一眼,薛慎之收回视线,目不斜视的去往勤政殿。将如何种植沙葱,与无土栽培蔬菜的方法告诉元晋帝。

元晋帝看着薛慎之呈递上来的册子,盯着无土栽培,觉得十分新奇,询问薛慎之,“你是如何想到这个方法的?”

薛慎之含笑道:“实不相瞒,这个方法并非是我想出来的,而是内子出的主意。”

元晋帝略微颔首,“商枝不但医术过人,就是农耕之术,她也有涉猎。有你们夫妻二人,是大周国之福。”

“臣惶恐!”薛慎之跪在地上,连忙说道:“大周有您这等明主,方才是大周之福。”

元晋帝眼底闪过幽暗的光芒,讳莫如深道:“你当真如此认为?”

“百姓都是如此认为。”薛慎之叩首。

“大漠农耕一事,来年春天,朕派你前往耕种。若是此事能成,朕必有重赏!若是不成,你自请降罪!”元晋帝满面疲惫之色,摆了摆手,“退下罢!”

“微臣告退。”薛慎之退出勤政殿。

元晋帝靠在龙椅里,抬手按揉着额角,脸上微微刺痛,他取来铜镜一眼看见脸颊上的刮痕,眸子里雾霭沉沉,愠怒一闪而逝。

“皇上,今晚去文贵妃哪里吗?”刘公公为元晋帝倒一杯茶,往日都是在冷宫留一晚,天蒙蒙亮的时候,直接从冷宫去文贵妃的宫殿。如今因为插曲,元晋帝提前回来,不知会不会去文贵妃的寝宫。

元晋帝沉声问道:“抬起头来,朕脸上有什么异样?”

元晋帝肤色偏暗黄,刮痕并不明显,若是不细看,不会发现。

刘公公留在元晋帝身边有一段时间,自然能发现细微之处。只是元晋帝这一问,他自然揣摩出元晋帝的用意。刘公公望着元晋帝脸上的刮痕,面色不变,“皇上气色比之前愈发好了。”

“除此之外呢?”元晋帝也琢磨不透,薛慎之可有看见这道抓痕,除了他从冷宫出来,薛慎之目视他的龙颜之外,其余时候都是低垂着头。而他能够发现脸上的伤痕,那是他感觉到疼痛,故此询问刘勇。

“皇上,恕奴才眼拙,除了皇上愈发英俊伟岸,再看不出其他异常。”刘公公跪在地上道。

他这句话取悦元晋帝,虚点着他几下,“你啊,这张嘴没一句真话。”

“皇上折煞奴才了。”刘公公感觉大殿冷凝的气氛一散,心里松一口气。

“去贤德殿。”

元晋帝去贤德殿的时候,文贵妃正躺在床上午睡。

高大的身躯压上来,文贵妃顿时醒过来,还来不及惊讶,衣裳被扯破将她翻转过来背对着他,发泄着心中积压的欲念。

文贵妃很不适,甚至有一点痛,她却只能装作很愉悦,配合着元晋帝,极致的缠绵。情到浓时,元晋帝双臂紧紧地勒着她,动情地低唤着:“婉婉,婉婉……”

文贵妃听到元晋帝唤着她的小名,心里稍微好受一些。

元晋帝说她的名字起得好,床第之间,喜欢唤她的小名。这个时候,她才有一种两个人是夫妻的感觉。

“皇上。”文贵妃娇媚婉转的唤一声。

元晋帝身体一僵,推开文贵妃起身,叫水沐浴。

文贵妃一怔,气恼的一拳捶着床榻。

每一次都是如此!

元晋帝沐浴换上一身干净的常服,去往慈安宫。

太后听到月慈姑姑的话,眉心紧皱,倒是意外元晋帝打算与她撕破脸。

“太后娘娘,薛大人式微,他即便知道了一切,也没有能力对抗,您这般做太冒险了。”月慈很不赞同。

太后冷哼一声,“嘉郡王妃若是知道,能够坐视不管吗?”

月慈张了张嘴,门外传来宫婢的文安的声音,“皇上万福金安。”

元晋帝入内,坐在太后身旁的椅子里,“母后,近来您身体可安好?”

“有劳皇帝惦念,哀家一切如常。”太后垂着眼皮子,语气淡漠。

“母后,您年事已高,该颐养天年,有些事手莫要伸得太长。朕敬重您,不愿您去国寺为百姓祈福。”元晋帝开门见山,太后若是还插手他的事情,就将她送去国寺。

太后脸色骤然一变。

元晋帝不等太后说什么,起身说道:“母后,儿子别无其他所求,希望您能成全儿子。今日之事,朕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太后脸色铁青,“皇帝,你做的决定,哀家反驳有用吗?”

元晋帝只是将话带给太后,并不是与她争辩,“朕还有政务要处理,改日再来探望母后。”说罢,拂袖离去。

“嘭——”

太后挥手将茶杯挥落在地上,胸膛剧烈的起伏,呼吸急促道:“反了!反了!他在威胁哀家,要将哀家一并给囚禁起来!”

“太后娘娘,您息怒。”月慈拍抚着太后的后背。

太后抚着胸口,她答应先帝,要好好守护朱家的江山。朱彻的所作所为,乱了伦理纲常。薛慎之的出现,让她觉察到危机,方才想要薛慎之发现那个女人的存在,将这件事揭露出来。不然她担心有一日,朱彻为讨她的欢喜,将薛慎之的存在告诉那个女人,给他加官进爵,只为那个女人顺从他。若是如此,朱家的江山,迟早要葬送在朱彻的手中!

她又有何颜面面见先帝?

太后眼底闪过狠绝,冷声说道:“你去请魏国舅入宫!”

那个女人红颜祸水,不能再留了!

——

商枝去找秦老将军,询问边疆土质情况。

秦老将军回忆道:“那边到处都是黄沙,风吹沙跑,外出时还要蒙面。土质还行,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糟糕,有百姓在种地,只是产量低,不够饱肚子。”

商枝神色凝重,沙地贫瘠,不适合直接种农作物。但是不一定就不可以种,毕竟秦老将军说也有人种活,只是收成不行,那就是土质的问题。

如果将沙地改成耕地,让士兵拉黄土垫在沙地里,先用秸秆还田、种植冬小麦种地养地的方式,巩固沙地,提高土壤肥力,这样就能够种植种类繁多的蔬菜。

这样就可以在大漠里种植沙葱,大漠边缘开发耕地,头两年养地,等土壤肥沃之后,产量就上来了。

商枝心里有了详细的计划,回去之后,看见薛慎之坐在书房里出神,在思索着什么,“皇上没有采纳你的提议?”

薛慎之拉着商枝坐在腿上,将在宫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商枝,“宝翎公主被皇上放出来,你出门注意一点,沈秋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商枝吃惊道:“她还活着?”

随即,又皱紧眉心,觉得宝翎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天花虽然不是百分之百致命,也有熬过去自愈的机率,但是她未免太幸运了!

商枝觉得她不能让宝翎翻身。

宝翎离开冷宫,一定会想方设法联系贺锦荣。

商枝打算给高映月一个提醒,让她发现宝翎与贺锦荣之间的关系。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了,商枝收到平阳候府的邀请帖。

何氏四十岁寿辰,宴请各府夫人小姐去参加寿宴。

商枝无论哪一种身份,都不能推拒。

她是五品官夫人,又是苏家的嫡出的女儿,何氏是她的婶娘。

薛慎之看着商枝手里的邀请帖,温声说道:“明日请苏大哥与苏二哥陪同你去苏家,我巡查屯田回来,就去苏家接你。”

“苏越去军营里,不知大哥在不在。”商枝将邀请帖放在书案上,“对了,今日我去将军府,问了外祖父,边塞那边的土质,我认为可以种地。只是需要一两年时间养地,才能和我们这边的土壤一样丰产粮食。”

薛慎之看到商枝写着要拉黄土的时候,轻笑一声,“倒是可以让士兵训练的时候,从负重跑,变成拉黄土了。”

商枝却不太乐观,“皇上将这件事交给你了?”

“嗯,明年春去边塞。”

“我们可以先找一些沙土试验,你到时候过去边塞,直接开垦种地,不用再担心会种植失败。你担心气候问题的话,我们可以搭棚子。”商枝心里计划着先改善土质,再提升产量,然后慢慢往反季种植的方向走,一步一步慢慢来。“如果有不懂的地方,我们可以请教菜农。”

“好。”薛慎之建造堤坝,修建筒车的时候,请教过不少菜农,如何耕种。

耕种的理论知识很强,只是没有尝试种植,一切都还是纸上谈兵,可以先尝试一番,以免到边塞还需要慢慢摸索。

第二日。

商枝为参加宴会,特地让沈秋给她梳一个时兴的发髻,别上一支白玉簪。

沈秋看着等描画妆容的商枝,唇不点而朱,眉如远黛,眼若雾岚,天生丽质,不用化妆都非常清美。许是成亲了的缘故,眉眼间增添了一股动人的风韵。

“小姐,不用化妆,也很好看。”沈秋放下脂粉,不打算给商枝上妆。

商枝是一个不爱麻烦的人,不上妆清新爽利,她在脸上拍上玫瑰水,搽了面霜,肌肤亮泽细腻,她抚顺鬓角的碎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身上没有出差错,便坐在餐桌前用早饭。

“哥哥来了吗?”商枝问。

深秋道:“秦二哥来了,苏大哥在军营里。”

商枝十分意外,秦铭送她去苏府?

“快请二表哥进来。”商枝连忙去厨房再准备一副碗筷。

“秦二哥从军营过来,他已经吃完早饭,在外面等着您。”

商枝一听,呼噜呼噜几口吃完一碗粥,拿着干净的荷叶包着两个肉包子,提着竹筒,疾步跑出去。

秦铭站在马车旁,看着商枝从屋子里跑出来,皱紧眉头,“离宴会还早着,不着急,你慢慢吃。”

商枝嘴里咬着一口肉包子,她将另一个热乎乎的,软绵绵的大包子递给秦铭,“你吃,我做的。”

秦铭接过包子,咬一口,油汪汪的,口感柔软,鲜香不腻。

比他在军营里吃的糙馒头,口味好太多,明明吃饱了,忍不住几口将肉包子塞进肚。

一个竹筒递到面前,秦铭一怔,看着商枝笑容灿烂地看着他,下意识将竹筒接过来握在手里,掌心一片温润,醇香的豆汁味满溢而出,他揭开竹筒盖,浅尝几口豆汁,到最后一口气喝完。

商枝见秦铭赏脸,心里很高兴,她钻进马车里,“二表哥,不会耽误你正事儿吧?”

“不会。”秦铭跟着钻进马车,用竹筒敲击车壁,马车缓缓驶向平阳候府。

平阳候府,自从苏元靖受箭伤在府中休养之后,门口罗雀。今日何氏的寿辰,十分热闹起来。

商枝到的时候,门庭前停下不少马车,他们的马车还得找位置。

“我们先下去,让车夫赶远一点,一个时辰后过来等着。”秦铭扶着商枝下马车,见她没有意见,吩咐车夫将马车赶离。

商枝与秦铭一起进苏府,正巧在门前遇见张雪姗,张如芸并没有与张雪姗一起出来。

张雪姗目光盈盈地自秦铭身上扫过,落在商枝的身上,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商姑娘,真巧,在这儿遇见你。”

商枝对兴宁侯府的人,感官不好,但是张雪姗曾经维护过她,她也便不好将张雪姗推开。

“张二小姐今天没有来?”商枝问。

张雪姗眼角余光看着秦铭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并没有看她一眼,心里有一些失落。母亲请何氏做媒,准备与秦家结亲,只是秦家毫无转圜的拒绝。文伯府轰塌,暗中有人在对付兴宁侯府,父亲吃过几回暗亏,却不知道敌人是谁。娘没有办法,只得让她来平阳候府参加宴会,与商枝结好关系,从商枝这边入手。只要商枝喜欢自己,商枝愿意帮忙在秦老夫人面前开口,秦老夫人一定会答应。

张雪姗还是有几分自信,她对商枝有过不大不小的恩情,两个人关系还可以,这点忙不会不帮的。

“二妹染了风寒,买了你的伤寒药,服用之后,好了许多,如今在家中休养。”张雪姗挽着商枝入内,何氏身边的婢女正在门口等着商枝,一见到商枝与张雪姗一起进来,连忙将两个人引去二房青松苑。

何氏显得非常年轻,一张圆润的面容,一团和气。商枝一进来,她的目光放在商枝身上,笑容满面道:“枝枝可让婶娘好等,还以为你今日有事不来了。之前在别府寿宴遇见你,不方便上前打招呼,之后你三哥成亲,身子不爽利,并没有大办,一直没有机会请你上府中做客。”

商枝不动声色从何氏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将贺礼递给何氏,“二夫人,您太客气了。”

何氏听到商枝的称呼,眸光闪了闪,面色不变,拉着一旁站着的文曲颜,推到商枝的面前,“这是你三嫂,和你在一个地方,你们应该认识。”

文曲颜十分怯弱,何氏拉住她的时候,她眼底布满了恐慌,手足无措的站在商枝面前,脸色煞白。

“商……商姑娘。”文曲颜话一出口,手臂一痛,眼底几乎坠下来。何氏笑呵呵地说道:“喊什么呢?她是你妹妹。”

文曲颜带着哭腔喊道:“妹……妹妹。”

何氏皱眉,看着文曲颜的哭包脸,扫兴道:“你去伺候年儿。”

文曲颜浑身颤抖的厉害,很不想去,却不得不去,磨磨蹭蹭地离开。

商枝见过文曲颜,很单纯天真的一个姑娘,嫁进苏家不过半年,性子变得怯弱畏缩,可以想象她在苏家过得并不好,只怕经常受到磋磨。

何氏在外长袖善舞,对谁都是未语先笑,对苏景年身边的女人,总是多了几分狠厉。

她担心这些女人瞧不起苏景年,不会尽心伺候,便手段强硬的镇压住,不敢背着她欺负苏景年。

“她做出这副样子,在苏家受多大委屈似的。不过一个小小庶出旁支,若不是念在你外祖母的情面上,我压根不会同意她进门。嫁进苏家算是她高攀,在照顾年儿一事上,却是偷奸耍滑,并未尽到一个妻子的职责,她是欺负年儿双腿不能动弹,才会躲懒。”何氏解释文曲颜的异样。

商枝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何氏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将话题扯到张雪姗的身上,“枝枝与珊儿的关系很亲近,你们两个看起来十分投缘。”

张雪姗率先说道:“我和枝枝没有见几面,关系却很要好。刚才我在门口撞见她和秦二公子一块来,将她给带走,不知秦二公子会不会不悦。”

何氏掩嘴笑道:“你就这般怕秦二公子动气?不如你向他赔礼道歉?”不等张雪姗回答,话音一转,对商枝说道:“我倒是觉得珊儿与秦二公子很般配,枝枝你觉得呢?你和珊儿关系亲近,她若做你二表嫂,那就是一桩美谈了。”

商枝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何氏是故意在她面前提起张雪姗与秦铭的事情,想让她牵桥搭线。

她并不傻,秦老夫人未曾松口,显见是因为张涵嫣一事,对兴宁侯府怀恨在心。她又怎么会做一个烂好人?她可是这件事的当事人!

“二夫人真会说笑,当着我的面如此说也就罢了,在外说这种话,会败坏张小姐的名声。”商枝看着张雪姗渐变的脸色,慢条斯理道:“婚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只是二表哥的表妹,插手他的婚事,于理不合。”

张雪姗未曾料到商枝拒绝得如此彻底!

她脸色发白,惊慌地看向何氏。商枝不松口,她嫁入秦家便无望了!

“枝枝……”

商枝无奈地说道:“张小姐,我爱莫能助。”

张雪姗心里恼恨商枝的铁石心肠,不通情理!

她们关系这般好,商枝不留半分情面与余地!

商枝很不喜欢带着目的的示好,张雪姗与何氏都是同一种人,她也便没有兴致虚与委蛇,“二夫人,你还要招待宾客,我先去找二表哥,不叨扰你了!”不等二人开口,果断的转身离开。

张雪姗十分难堪,禁不住红了眼眶。

何氏脸色铁青,觉得商枝太狂妄嚣张,目中无人!

她身为长辈,商枝但凡懂点事,表面也该敬着她。

“你放心,我答应你娘,就一定会让你们如愿。”何氏眼底闪过薄怒,商枝不愧是秦家的人,脾气又臭又硬。她因为秦玉霜的缘故,嫁进苏家,勤勤恳恳为秦玉霜打点侯府上下。秦家但凡念点恩情,她一开口,秦家就该答应。

何氏显然忘了,她嫁进苏家过着舒心滋润的日子,虽然不是侯夫人,手里却握着侯夫人的实权,在外谁都要高看她一眼,自己也十分享受。若不是秦玉霜的缘故,她一个小小副将之女,根本就嫁不了苏家的门第。

张雪姗咬着下唇,还是追着商枝出去。

商枝离开青松苑,她去观雪亭找秦铭,一路上询问着婢女,去往观雪亭。丝毫没有发现,松翠阁二楼,豫王目光森冷地盯着她,眼睛里似淬了毒。

抚摸着自己的断臂,心中充斥着滔天的恨意。他已经全都查清楚,当初在白嵩城,是秦景凌搞得鬼,而薛慎之与襄王合作,嫁祸给礼王!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又怎么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他招来身边的侍卫,耳语一番,让侍卫去办事。

侍卫领命,立即离开松翠阁。

“怎么,找到新玩具了?”苏景年推动着轮椅进来,身上穿着宽大的红色长袍,身材十分瘦弱,松松垮垮套在他的身上,露出干瘦的胸膛。此刻,脸上露出邪肆的笑容,显得他愈发阴气沉沉,“我娘今日寿辰,可别玩大了。弄出人命,不吉利。”

“沾点血,不是更喜庆?”豫王丢下这句话,看着侍卫站在楼下,对他打一个手势。豫王眼底的阴鸷散去,充满了笑意,显然是目的达成,“本王去去就回。”

------题外话------

儿子发烧了,很粘人,小绫子今天更新八千,少的两千明天补上,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