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国师的身份,失踪/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夙盘腿坐在蒲团上,并未去看兴宁侯放在长案上的一封信,继续煮茶。

清雅的茶香从长案上的小炉子里传出,蕴含甜蜜的香气仿若百花盛放的芬芳,蒸腾而上的水雾幻出莲花的形态,百花交织的浓郁香气,只剩下纯粹淡雅的莲香。

楼夙收执竹筒,撇去浮末,茶水滚了滚,斟出一杯茶。

兴宁侯闻着甜而不腻的茶香,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新。望着茶杯里碧绿清透的茶汤,他不禁感慨国师一手好茶艺,除了元晋帝,似乎未曾有人喝过国师煮的茶。

兴宁侯看着对面身着玄衣,戴着一张面具的楼夙。面具上刻着祥云纹,泛着清冷的寒光,看上去诡秘又令人敬畏。他端着茶杯浅饮一口,莲花的甘香在口中蔓延,楼夙周身的气息变得舒缓起来。直到饮完一杯茶,才移过来目光。这寻常的一眼让兴宁侯脊背紧绷,仿佛被当做猎物给窥视。

“国师大人。”兴宁侯稳住心神,将信封推到楼夙的面前,“相信国师会很感兴趣。”

楼夙冷声道:“侯爷有话不妨直说,本座不喜欢卖关子。”

兴宁侯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沉吟半晌,将信收回来,顺着楼夙的话说,“昨天豫王出事,国师大人应该有所耳闻,本侯请游医给豫王治病,他正好看见皇上面色有异常,是中毒的征兆。至从国师大人回京之后,皇上身体状况,全都是由您负责。连一个游医都看得出皇上中毒,国师大人不会看不出来吧?”

楼夙冷笑着,甚至不看兴宁侯一眼,手里的茶水泼在炉子里,滋的一声,火焰瞬间熄灭。这一杯水也仿佛泼在兴宁侯心底,冰冷的寒意漫向四肢。

他早就听闻国师并不是好相处的人,脾性十分古怪,前一刻和你谈笑风生,下一刻便会翻脸,捉摸不透,不知那句话触怒他!

而此刻,他暗含威胁的话,显然让国师不喜。

楼夙神情冷漠,浑不在意道:“你大可以告诉皇上。”

兴宁侯怔愣住,他难道就不怕?

下一刻,就听楼夙道:“或许,皇上会相信你的话。”

兴宁侯心中一沉,国师既然会对元晋帝下毒,一定想好退路了。

国师身居高位,自然是不少人的眼中钉,想要除之后快,又怎么会留下破绽,让别人抓住他的把柄?

更令兴宁侯心惊地是国师的话,皇上已经对他失去信任了吗?

“国师大人,皇上他……”

楼夙唇角上扬道:“侯爷为了张家的百年富贵,扶持皇上入主东宫,你有从龙之功,前程不可估量。可惜二十年前你替皇上办的那一件事情,毁掉你苦心经营的一切。虽然得皇上信任,可却不得他重用,甚至受他的猜忌与防备。而那些没有拥护他的人,官职、权利全都比你高,你甘心吗?”

不甘心!

兴宁侯眼睛渐渐猩红,紧攥着拳头。

他才会选择扶持豫王!

楼夙道:“侯爷当初树立的仇敌,早已经斩除。如今有这个能力对付你的,寥寥无几。本座知道以侯爷的才智,定会猜出是谁在针对张家。”

还能有谁?

话说到这个地步,有这个能力针对他的除了高位上那位,他再也想不出还有谁。

嘉郡王根本不知道他也参与其中,即便知道,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动他而被他发觉不了。

兴宁侯想到最近办事不利,被元晋帝当着百官的面呵斥,昨日在豫王府,也直言不再容忍他,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是元晋帝想要对付他,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除非推翻他!

元晋帝很赏识薛慎之,并且十分器重他,方才让薛慎之官升三级。而自己的存在,早晚会是隐患,元晋帝担心他们将二十年前的事情泄露出去,所以才会对他动手了!

他如果这个时候将元晋帝中毒的事情抖露出来,国师能够轻而易举的脱身,那个时候他就难以翻身了!

想到此,兴宁侯连忙跪在地上道:“国师大人,请您帮我一次!”

楼夙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睥睨着兴宁侯匍匐在他的脚下。

“你去吧,本座帮不了你。”

兴宁侯深深叩拜道:“国师大人,皇上对您十分信任。您若是为我求情,或者为我指一条路,我对您铭感五内!”

兴宁侯希望国师能助他一把,今后他和国师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背靠大树好乘凉,说不定,他还能有翻身的可能!

张家渐渐没落,他若是再不钻营,只怕会成为另一个李家!

兴宁侯真挚道:“国师大人,您若帮我渡过这一劫,今后你若用得上兴宁侯府的地方,肝脑涂地的报答你!”

楼夙指尖拂过脸上冰冷的面具,狭长的眸子里闪过诡暗地光芒,“豫王再不得皇上欢喜,他如今这副模样,各种珍稀药材往豫王府送,指派一个太医住在豫王府。皇上终究老了,对自己亲厚的人,难免多几分宽容与仁慈。”

兴宁侯琢磨着国师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在给他暗示。

楼夙端详着他的面相,“侯爷生辰八字?”

兴宁侯一怔,连忙说出自己的生辰八字。

楼夙掐指推算,又看他两眼道:“你的生辰八字推算,紫微入官禄宫,并且与天府同宫,是极贵之相,本来该官运亨通,可惜却入煞,命中有一个劫难。”

兴宁侯连忙问道:“国师,那该如何化解?”

“你可有长孙?”

兴宁侯摇了摇头。

“外孙也可。”

兴宁侯叹息道:“本侯两个女儿还待字闺中。”

楼夙道:“你与命格显贵之人交好,能够为你挡灾。最好是血缘至亲,命格极贵。”一挥袖,示意净月送客。

兴宁侯一走,净月跪坐在蒲团上,将炉子清理干净,“主子,侯爷会信吗?”

楼夙抬手取来一杯茶,唇瓣沾上冷茶,眉心一蹙,重新放回桌子上,“人在绝境的时候,你给他一根稻草,他会拼命的抓住。”

兴宁侯以为皇上要除掉他,他会想尽一切能够保命的方法。

人处在不顺遂的时候,就会相信命,他给一些暗示,兴宁侯怎么会不相信呢?

净月似懂非懂,他将宫中发生的事情,告诉楼夙,“太后吩咐月慈将薛公子引去冷宫,皇上与太后翻脸,之后夜里从冷宫抬出一口箱子,去了乾清殿。属下觉得皇上去冷宫,不是看望发疯的后妃,而是另外有古怪,不然太后为何将薛公子引去冷宫?”

主子当初也怀疑冷宫里藏着秘密,否则元晋帝不会每月初五去一趟。他们几次潜进去,都没有发现端倪,只有一个相貌与宁雅县主六分相似的疯女人。

元晋帝去的时候,他们不敢靠近冷宫,暗卫包围了冷宫内院。

楼夙撑着头,望着窗外的雀鸟,手指摩挲玉握,陷入沉思。冷宫其中一个内院,元晋帝派暗卫重重包围着,那个长得像宁雅县主的人,只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他猜测是囚禁着谁,只是这几年来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查探清楚,如今将东西抬到乾清宫更难查清楚。他给元晋帝下了慢性毒,这种毒诊脉只会是丹毒,并不担心会被别的太医诊治出来。文贵妃身上的香,会日益加重元晋帝体内的毒素,毒发便令他失智,冷宫里的秘密是什么,答案会送到他的面前。

二十年都等了,这一年,他又如何不能等?

净月道:“主子,您猜测冷宫里囚禁着您大哥?”

只有是珍而重之的人,才会顾虑颇多,不敢轻举妄动。

当初下葬后,主子夜里掘开坟墓,开棺验尸,埋的两个人,都不是主子的大哥大嫂。当时太过年少,能力不足,找到主子大嫂藏身的别院,那里已经化为灰烬。

这么多年,主子没有找到大哥的尸首,一直坚信他大哥还活着。

楼夙问,“还没有消息?”

净月摇了摇头,“属下查到一件事,二十年前的时候,外族公主与王子曾经来大周联姻。出事的那几天,他们正好乘船离开,您的大哥坠下的山崖边是一条河流,外族的船只要途径此处,属下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他们救走了您大哥?”

否则当年暗中大肆打捞,为何连尸首都找不到?

元晋帝如此痛恨李玉珩,又岂会留他一命?既然会杀了李玉珩,李玉珩在元晋帝的手里,就不会找身量相同的人替代。

外族?

他们找遍大周国,未曾去外族找过,若是在外族呢?

楼夙不放过一丝希望,“派人去外族找。”

“是。”净月立即去办。

侍从端着托盘进来,将一碟子清炒苦瓜片,一碗清粥放在楼夙面前的长案上。

楼夙净手,端着一碗清粥,挟一片苦瓜片放入口中,神色平静的吃了两片,喝一口粥,便又将碗放下。

他并不重口腹之欲,饭食简单而清淡,吃了商枝做的一碗药膳粥之后,府中煮的粥,便觉得难以入口。

侍从见楼夙放下碗,便是不吃了,连忙捧上茶,服侍楼夙漱口。

楼夙漱口后,垂着眼帘道:“告诉净月,去杏林馆带一份粥回来。”

侍从惊掉了下巴,国师大人竟然吃外头的东西?

楼夙一记眼风扫来,侍从心中一寒,连忙退下去找净月。

——

兴宁侯懵懂地走出三清殿,心中反复思索着楼夙这几句话,他是极贵之相,只是命中带煞,才影响命格。需要显贵的人才能化解灾难!

离开国师府,回兴宁侯府的路上,经过礼王府,兴宁侯骑在高头大马上,望着牌匾上镀金大字,突然福至心灵,命格显贵的人,除了九五之尊,就是皇孙贵胄。若是将张雪姗嫁给礼王,生的孩子不是龙孙吗?命格定是极为显贵!礼王与这个孩子足够给他化解劫难!

更重要的是国师说皇上年纪大了,对亲厚的人,多了几分宽容与仁慈。若是与礼王结亲,他就是皇亲国戚,皇上一定不会再针对张家!

毕竟如今皇上只剩下礼王与襄王两个子嗣!

兴宁侯忽而拊掌一笑,皇上只有两个儿子,襄王纨绔风流,不能堪当大任,如今也就礼王可圈可点。如果与礼王结亲,日后便是国丈,身份显贵!

兴宁侯连忙拜访礼王,从礼王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脸上带笑,没有从国师府离开时的凝重。

回到兴宁侯府,兴宁侯派人请一个得道的道长给他算命。得出来的结果,与国师的差不离,他的心彻底落下来,对兴宁侯夫人道:“秦家不愿意与我们结亲,我已经与礼王商议好,下个月皇上寿辰,再请皇上指婚。”

“礼王?他如何肯答应?”兴宁侯夫人诧异的问道。

兴宁侯沉声道:“你准备珊儿的婚事就行,其他别管。”

兴宁侯夫人心中有些担心,“珊儿会愿意答应吗?”

“由不得她!侯府养她这么多年,如今有难,该她回报的时候。嫁进皇家,也是她的福分。”兴宁侯不容置喙道。

兴宁侯夫人叹道:“我会劝说她。”

兴宁侯摆了摆手,让兴宁侯夫人退下。

这时,刘立新捂着手臂进来,浑身的鲜血,“侯爷,我们被袭击,死了不少私兵,逃出来的只有七八十个人。”

兴宁侯脸色铁青,世家大族养私兵,是被允许的,只要不超过规制。

每一族不得超过六百人。

而他豢养六百私兵,如今只剩下几十个人!

兴宁侯只觉得气血上涌,几乎吐出一口血来,心中的警铃大作,看来元晋帝是真的容不下他了!

放眼京城,能对他动手的,他并未与对方为敌。除了元晋帝,他想不到其他有如此实力的人!

“去,请朱淳过来!”兴宁侯低吼。

立即有人去嘉郡王府请人。

兴宁侯眼睛血红,“你去包扎,没有受伤的,将死了的人运去乱葬岗。”

“是。”刘立新退下。

半个时辰后,朱淳来兴宁侯府,两个人坐在书房里密谈。

“最近我办事不利,皇上痛斥我狗血淋头,不顾及我的颜面,如今是要不容我,渐渐剥夺我的权利,剪除我的私兵。为保住性命,我已经与礼王合谋,将他推送到那个位置,这大周国只有换了天子,才有我们出头之日。”兴宁侯神色沉郁,眼底透着恨意,语重心长地对朱淳道:“朱淳,你若不尽快做出选择,下一个就是你了。皇上如今器重薛慎之,在栽培他,而我们这些人,就没有必要存在。”

朱淳早已看清楚形势,兴宁侯将大计说给他听,便是将他拉入阵营,不容他反悔。

“我该怎么做?”

兴宁侯道:“我的私兵已经被除,需要暗中招兵买卖,建造自己的势力,才能帮助礼王与襄王分庭抗礼。你尽快接手嘉郡王府,拢络朝臣。”

朱淳皱眉,嘉郡王妃已经挑中一个养子,年后宗室方才送到郡王府里来。

他若是要掌控住嘉郡王府,就要用上手段。

“我看着办。”

兴宁侯颔首,两人又说了近半个时辰,朱淳方才离开。

接下来,兴宁侯暗中大肆招募私兵。

净月一直盯着兴宁侯,一见兴宁侯招兵买马,立即将消息透露给元晋帝。

元晋帝的耳目得知消息,便将消息回禀给元晋帝。

元晋帝听说兴宁侯与礼王结盟,紧接着招兵买马,这不就是要谋朝篡位?

他的脸色阴沉,愈发笃定那个游医,是兴宁侯故意请来,准备害他的!

元晋帝勃然大怒,一掌拍在龙案上,狠厉道:“给朕盯着他,一旦超过私兵规制,将他拿下!”

“是!”暗卫退下。

——

龚县令夫妇回京,在松石巷住一晚,第二天就去巷尾的宅子里。

他们已经将府里的奴仆给解散,龚县令只带着长随,而龚夫人带着常乐。

商枝挽着袖子,帮着他们几个人一起将屋子打扫干净。

屋子并不脏乱,买下来的时候,龚星辰已经找人打扫过,只是没有住人,屋子蒙灰,他们将家具擦干净,也折腾大半天的功夫。

常乐铺床,商枝挂纱帘,龚夫人在一旁帮忙。

忙完之后,饥肠辘辘。

商枝从凳子上跳下来,对龚夫人说道:“我们去酒楼用饭,腰都快断了,实在懒得做饭。”

沈秋站在窗前道:“我已经劈好柴了。”

商枝望向窗外,劈的柴够用一个月!

“屋子里没有锅碗瓢盆,还得采买,做不了饭。我们在酒楼用饭,待会买锅碗瓢盆。”商枝也是被他们突然回京大的措手不及。若是提前送信来京城,她可以将这些日常东西给买好,他们只管拎包入住!

龚夫人捶着自己发酸的腰,疲累道:“听枝枝的,我们去酒楼,好好歇一歇。”

一行人出门,准备去同福酒楼,想了想,商枝带着人去杏林馆。

“干娘,我开了药膳馆与美肤馆,咱们去吃药膳。待会给你洗个脸,放松放松筋骨。”商枝带着人去杏林馆,一人吃一盅药膳粥,两屉素菜饺子,一碟点心,刚刚管饱。

商枝领着龚夫人去美肤馆,有几位夫人在排队等洗脸保养皮肤,有的熟客认识商枝,笑着打招呼,“东家,今日有空来馆里?”目光落在龚夫人身上,询问道:“这位是你的客人?”

“我的干娘。”商枝向龚夫人介绍道:“这是徐大学士的夫人,姓林。”

“哟,你们关系真亲厚,看得我好眼热。若是有东家这样的闺女,这美肤都不用排队等。”徐夫人打趣道。

商枝含笑道:“夫人与小姐妹约着一起来美肤,放松的同时,还能聊聊家常增进感情,并不觉得难等,只会觉得时间不够。”

徐夫人掩嘴笑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我可说不过你。”

“得您这般夸奖,我若不给您洗个脸,您少不得在心里要念叨我几句。”商枝安排龚夫人坐在一旁喝茶消食,先替徐夫人洗脸美肤。

徐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觉得商枝生意做的这般好,不是没有道理的,惯会说话做人。

商枝给徐夫人洗完脸,敷面膜的时候,又给她松松筋骨,将徐夫人收惙得浑身舒畅。她办的五两银子的卡正好用完了,她们是熟客,早就清楚商枝这里办卡是什么意思,主动办一张贵宾卡,交五十两银子。

商枝将银子收下,赠送徐夫人一瓶玫瑰水与一瓶眼霜膏。

将徐夫人送走,商枝让龚夫人躺在竹榻上,龚夫人摆了摆手,“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添置东西,改天有时间,你再帮我洗脸。”

她刚才坐在一旁看着商枝为徐夫人做美肤,很心疼,今日在家里忙活大半天,又给徐夫人捣腾半个时辰,太辛苦,她怎么舍得再让商枝给她洗脸呢?

“我不累,又不是力气活。”商枝想给龚夫人揉腰,昨晚就看见她用手撑着腰,一路舟车劳顿,累着她了。

龚夫人说什么也不愿意。

商枝拗不过,只得作罢,寻思着做一个药包,给龚夫人敷着。

“枝枝,你这店里生意好,不如将旁边的铺面给盘下来,多雇几个人,不用人等着了。”龚夫人看着旁边的铺子关门,不禁给商枝提一个建议。

商枝拉着龚夫人往一边站,一脸马车压过水洼,停在二人面前,春柳扶着高映月从马车上下来。

高映月对商枝说道:“薛夫人若要租赁这两间铺面,我便让给你。”

“这是你的嫁妆铺子?”商枝询问道。

高映月颔首,商枝在这里开的美肤馆,生意太火爆,她这儿原来是粮油铺子,便打算关门重新装修,改卖胭脂水粉。

商枝摇了摇头,“我听人说这铺子装修打算卖胭脂水粉,我觉得能将生意做起来,你不用将铺子让给我。”

高映月心知商枝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而她的品行,也不会做夺人所好一事。若她只是经营不善,商枝或许会接手铺子,而她改卖胭脂水粉,很有前景,商枝自然不会要她的铺子。

“薛夫人,你会调胭脂水粉吗?若是会的话,我分你一半的红利。”高映月觉得商枝若是与她合伙,十拿九稳。她有一种效应,前来美肤的人,一定会来隔壁挑几样胭脂水粉。

商枝一怔,她还真的没有尝试过,“我可以试一试。”

高映月惊喜道:“你答应了?”

“我不知道能不能制出来,你别抱着太大的希望。”商枝不确定有些材料能找到。

高映月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商枝愿意去尝试的事情,最后一定能成功!

商枝要与龚夫人去采买,对高映月道:“贺锦荣不再出去应酬了吗?”

高映月一怔,不知商枝为何突然提起贺锦荣,她如实回答道:“最近两日出去应酬,他如今六年不能升迁,整日在府中喝醉酒,如今愿意出去,我倒松一口气,盼着他能够振作起来。”

商枝皱眉,宝翎放出来几天,贺锦荣就出府应酬,未免太巧合了?

她叮嘱高映月道:“他如今臭名远扬,他的旧友只怕都远着他,我担心他会染上不好的陋习。当初在清河镇,有一个失意的书生,他染上五石散。贺锦荣若是再出去应酬,你跟在他后面,看他与哪些人结交。”

高映月被商枝这一说,心里忍不住担忧。贺锦荣的品行,虽然让她失望,可到底是她的相公,是孩子的爹,她希望贺锦荣能够改过自新。以他的才华,总有一日能够再翻身的。

“多谢薛夫人提醒,我会盯着他。”

商枝点了点头,与高映月告辞。

采买一下午,方才将家中要用的东西买齐。

龚夫人看着商枝不用列清单,各种琐碎的东西,都没有遗漏的买下来,“枝枝,若不是带你出来,我一定要几天才能买齐。”

商枝记性很不错,又经常操持家务,需要添置的东西,全都熟记在心,怎么会忘记?

“下次需要买东西,可以再带上我。”商枝扬眉,十分得意。

龚夫人点着她的鼻尖,“你如果长了尾巴,现在一定尾巴翘起来了。走了一下午,腿酸了吗?我们去茶馆喝一杯茶,休息一会儿。”

“好!”商枝转过身,就看见朝她走来的秦氏,“娘,您今日怎么出来了?”

秦氏一怔,压制住心里发潮的情绪,盈盈含笑的指着箜篌手里抱着的花枝,“我来买一些花。”然后看向龚夫人,秦氏认得她是谁,她去清河县的时候,并没有与龚夫人打过照面,却见过商枝与龚夫人在交谈的画面,她们之间融洽温馨的相处,是自己插不进去的,心里只顾着发酸,没有勇气上前对龚夫人说一句:谢谢。

秦氏遇见商枝与龚夫人,心中十分意外,看着她们言笑晏晏,十分亲昵的模样,她眼中有着羡慕,她与商枝是无法这般亲密的相处。她抑制不住心里的艳羡,上前来准备打招呼,却听到商枝自然而然的唤她娘,忍不住鼻子发酸,眼里冒着热潮。这一刻,她终于相信,在清河县的那一段日子相处,并不是她的梦境!

她与商枝已经解开心结,她愿意认她做娘,今后她们也能像商枝与龚夫人一般亲密的相处,她心满意足!

秦玉霜心态平和,询问道:“龚夫人何时来的京城?”

龚夫人看着秦玉霜倾城绝艳的面容,相同的年纪,她的肌肤却嫩白得能掐出水来。心里暗自感慨,商枝这一身水嫩的肌肤,是随了秦氏,无论如何劳作日晒,都没有变变黑,变粗糙!

“昨日来的京城。”龚夫人看着商枝亲近的喊秦氏,便知道母女之间的心结解开,开口邀请道:“我们一起去喝一杯茶?”

“好啊。”秦氏柔声应下。

一行人去茶馆,龚夫人与秦氏并不熟悉,不知道聊什么,气氛有一些尴尬。

秦氏挑起话题,“你们是如何认亲的?”

这个话题,挑起龚夫人的痒处,她滔滔不绝的与秦氏说起商枝如何抓拿土匪的事迹,就是这件事,让她认下商枝做义女。

秦氏听得惊心动魄,一颗心紧揪着,怜惜地看向商枝,又问起商枝其他的事迹。

商枝看着龚夫人侃侃而谈她的光荣事迹,其中也有挫折与磨难,秦氏在一旁心疼的抹泪,又欣慰而笑,两人露出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情。这个时候,商枝十分庆幸这是在雅间里,不然她得将脸埋进茶碗里。

两个人觉得很投缘,从聊商枝的事情,到两地的风土人情,直到走出茶馆,还意犹未尽。

商枝看着龚夫人与秦氏两人挽着手臂,相谈甚欢的往茶馆外走去,觉得哪里不对。

沈秋将包袱塞在商枝手里,“小姐,咱们该回去了。”

她们将她给抛下了!

商枝背着包袱,跟在两人身后坐上秦家的马车,和沈秋大眼瞪小眼。

龚夫人与秦氏坐在一辆马车去了!

马车驶向龚府,龚夫人对秦氏道:“我们真的是相见恨晚,今日是天色晚了,等我将府中收惙好,再请你上门做客,我们再好好谈一谈。”

秦氏也许久不曾聊得这般尽兴,大多时候是龚夫人在说,她的性子十分利落干脆,秦氏很喜欢,“好,过两日我请你去铜雀街苏家做客。”

“好,改日再会。”龚夫人说完,想让商枝送秦氏,人呢!

“枝枝呢?她在茶馆没有跟上来?”龚夫人看着空荡荡的巷子,忍不住皱起眉心。

秦氏一怔,商枝不见了!

“我们去茶馆找一找。”秦氏话音一落,就看见秦府的马车缓缓驶过来,紧接着商枝从马车上跳下来,“枝枝,你这丫头,去哪里了?”

商枝:“……”

好了,你们两个做闺蜜,她就多余了。

“马车轮轴出现一点问题,耽误一会。”商枝将等车夫修车时,挑的一捧玫瑰递给秦氏,“你们能记起我,真是不容易。”

秦氏与龚夫人尴尬的互看一眼,又忍不住失笑。

“您去我家吃晚饭再走?”商枝询问秦氏。

秦氏看着怀里的玫瑰,眼底盈满笑意,“你今日太劳累,我便先回去,过两日你和阿贞一起来苏家。”

“好。”商枝送秦氏上马车,然后将在马车里配制的药包给龚夫人,“您先用火烤热,再敷在腰上。”

龚夫人将药包收下,从常乐手里取出一个包袱给商枝,“你也回去,再晚慎之该担心。”

商枝颔首,与龚夫人道别。

回到家中后,屋子里空荡荡的,薛慎之还未回府。

屋子里一片昏黄,商枝将灯点燃,询问沈秋,“慎之有告诉你他今日晚归吗?”

沈秋摇头道:“没有。”

商枝不由得担忧,薛慎之对自己很有规划,哪天会晚归,都会告诉她一声。若是没有交代,一定会在日暮前准时回家。

商枝去厨房里做饭,眼皮子跳动,心里有些不安。

“沈秋,你去官署问一问,慎之是不是在忙。”商枝吩咐沈秋。

沈秋去官署,薛慎之早就离开官署,有人看见他跟着宫里的人离开,沈秋连忙回去告诉商枝。

商枝怔没有想到薛慎之进宫去了,问是哪宫的人,沈秋语焉不详。

商枝摸着跳动的眼皮,她连忙换一身衣裳,给文贵妃递牌子,希望从文贵妃那处,可以得知薛慎之的消息。

等了小半个时辰,云姑姑领着商枝去贤德殿。

“贵妃娘娘,我请您帮个忙,找个人去勤政殿问一问,皇上可有请慎之入宫。”商枝请求文贵妃。

文贵妃摇头道:“本宫从那边回来,并未见到薛慎之。”

商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切道:“您能帮我找一找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