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意外,断腿/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浑身紧绷,紧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大气也不敢喘出来。

眼睛紧盯着中年妇人,生怕她回过头,发现她的存在。

再想脱身,就很麻烦。

商枝手指摸着银针,就看见妇人没有听见似的,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在清理着瓷碗碎片。

刚才那一声的动静并不小,宁雅都听见了,那个中年妇人不可能听不见,除非她是个聋子。

商枝愣住了,瞬间想到当初的钟鸣,脸被烧毁,手筋脚筋被挑断,舌头被割。

宁雅与元晋帝是堂兄妹关系,元晋帝乱了道德人伦,是禁忌,他才会用残忍的手段,对待伺候宁雅的人,为防走漏消息。

商枝不知道妇人是没有听见,还是真的是一个聋哑人,她不敢去试探。

宁雅从最初看她那一眼之后,又重新闭上眼睛,安静地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异色。

商枝知道宁雅是为她掩护,若妇人是聋哑人,却不瞎。宁雅有一点异常,妇人会发现,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她当做不存在。

商枝抿紧唇,暗恼自己太轻率!

只是机会实在得来不易,刘公公在帮助她,错过这大好的时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机会!

最终选择冒险。

商枝小心翼翼爬出去,将床板回位,床褥全都铺好,再将元晋帝给重新拖到龙床上,将被子给他盖好。

做完这一切,商枝后背一片冰凉,伸手一摸,才发现不知觉间,冷汗已经洇湿衣裳。

刚才在暗室里出的意外,让她心提到嗓子眼,幸好是虚惊一场。

“商枝,皇上情况如何了?”文贵妃推门进来。

刘公公的声音紧随着文贵妃之后响起,“娘娘,您突然闯进去,会打扰薛夫人给皇上治病。”

文贵妃不以为意道:“薛夫人医术高绝,怎么会这般容易被干扰呢?刘公公若是担心吵着皇上,你就在外等着吧。”

刘公公心里着急,他跟在元晋帝身边的旧人,从小在元晋帝身边伺候,十分得元晋帝信任。

自从在冷宫撞见薛慎之之后,皇上与太后撕破脸,他认为薛慎之不会没有从中发现古怪之处,一定会想要弄清楚事情真相。

请商枝进宫时,他特地向商枝提起宁雅县主一句,并不刻意,仿佛随口一说,实则在试探商枝。

他不确定薛慎之有没有将消息告诉商枝,点到即止。

直到商枝以给元晋帝治病的理由,将众人挥退,他就知道商枝是有备而来。

她不是第一次给元晋帝治病,之前并没有这个要求。

刘公公便给商枝行一个方便,甚至给她一个提醒,至于能不能找到宁雅,就看商枝可有领会他的话。

就算商枝不是为查探宁雅一事而来,确实不想被人打扰,而将人遣走,没有多大的影响。

而现在他并不知道殿内是哪种情况,才会阻止文贵妃。

文贵妃‘嘭’地一声,将门给关上,刘公公隔在门外。

她眉眼冰冷,往殿内走去。

商枝将他们支开,绝对不止是给元晋帝治病这般简单!

至于是不是,她进来一看就知道。

商枝进来好一会儿,总该将元晋帝给治好了!

掀开帘子,文贵妃一怔,只见元晋帝躺在床上,胸前的衣裳敞开,商枝跪坐在脚踏板上,凝神给元晋帝施针,额头上大滴的汗水滑落。

“皇上如何了?”文贵妃目光流转,四处环顾一眼,目光落在长榻上,软毯发皱,像是有人在上面躺过。

商枝将最后一根针刺进穴道里,擦一擦额头上的冷汗,抬头看向文贵妃,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脸色微微一变。

文贵妃没有错过商枝变幻的脸色,红唇一扬,“这是怎么一回事?”

商枝低垂着头,解释,“娘娘,皇上病发,我先用艾粒灸穴位,等待的时间,在长榻上休息一会。”

文贵妃目光落在商枝脸上,似要从她脸上看出,她是否在撒谎。

她走向长榻,看着长榻上有一个香囊,文贵妃伸手捡起来,香囊上面绣着梅花,袅袅清淡药香扑鼻,里面装的是草药包。

商枝望着文贵妃手里的香囊,连忙说道:“这是驱虫包,我经常要去药山,山里蚊虫多,戴在身上不必担心被蚊子叮咬。我戴着成一个习惯,就算不去也放在身上,免得哪一天去山上,又忘记放在身边。”

其实驱蚊包商枝放在药箱里,文贵妃进来太突然,她来不及收拾长榻,才会将驱蚊包扔在长榻上,制造成她在上面躺过,才将香囊遗漏在上面。

文贵妃拿着香囊在鼻端闻一下,她闻出薄荷、丁香的气味。眸光微闪的看向商枝,将香囊还给商枝,“你在害怕?未曾经过皇上的准许,你在长榻上休息。还是……你做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娘娘!您说的话商枝听不懂!”商枝眼睫狠狠颤动,她抬头看向文贵妃,“娘娘是在为今日,我在贤德殿和你说过的那句话,猜疑我?”

文贵妃看也不看商枝一眼,目光落在元晋帝身上,“你那句话在暗示本宫?或者,你知道内情?”

“娘娘,我只是在提醒你一件事,太后娘娘是因为这件事,触犯到皇上的禁忌,才被送去国寺。我才开口问娘娘,如果娘娘好奇的话,臣妇会将太后一事告诉你,让你引以为鉴。若是不好奇,便不会多说,你知道得太多,反而对你没有好处。我千算万算,没有料到会触怒你,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商枝苦笑一声,“我不知道会因为这件事,让娘娘对我生出猜忌。如果早知道,我不该卖关子,应该一口气告诉你。”

文贵妃沉默不语,一瞬不瞬望着商枝。

商枝面色如常,任由文贵妃打量,十分坦然。

文贵妃目光一收,脸上流露出妩媚的笑容,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有信商枝的话,“是本宫辜负你一片好意。”

商枝松一口气,还想要开口,她面色一变,元晋帝的呼吸声有异,是将要醒过来。

她给文贵妃递一个眼色,连忙转过身去,拔下元晋帝头上的银针,就见元晋帝缓缓睁开眼睛,在看见商枝的刹那,眼底的迷雾顷刻间消散。

“朕病情发作了?”元晋帝抬头按着剧烈疼痛的头,脸上的肌肉抽动,紧咬着牙关,压下几乎破喉而出的嚎叫声。许久未发作的暴戾之气,如沸腾的滚油在胸腔翻涌,眼睛通红,脖子上的青筋狰狞,戾气爆发出的一瞬,头一痛,昏厥下去。

商枝又在元晋帝头上扎几针,对文贵妃道:“皇上头痛症发作,他的脾气就会失控,变得暴戾。娘娘今后若是在皇上身边伺候,他如果像刚才那副模样,最好是回避,免得他会失控伤害你。”

文贵妃也被元晋帝刚才的表情惊吓到,她从未看过这般失控的元晋帝。

“皇上这病能治好吗?”文贵妃询问道。

能治好。

但是商枝不会给医治。

她轻叹一声,“皇上中的是丹毒,想要缓解症状,皇上不再服用丹药。”

“只能缓解?”

“嗯。丹毒已深,没有办法根除。”

文贵妃失望。

她是这宫中,仅有的一个不希望元晋帝出事的人。

元晋帝是她的依靠,文伯府已经倾塌,只有一个公主的她,一旦元晋帝倒下,日子哪有如今这般自在?

商枝给元晋帝喂下一粒药丸,拔下胸膛上的银针,拉着被子给元晋帝盖上,看着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取下头上的银针。

元晋帝呼吸均匀,沉沉地睡过去。

刘公公推门进来,寝宫里十分寂静,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被发现了?

商枝回头看向刘公公,心里很疑惑,不知道刘公公为什么要帮她。

“皇上情况如何了?”刘公公满肚子的话,最后只问出这一句。

商枝道:“病情稳定下来,注意休息,不用太劳心费神。”

然后,开几幅调养身体,对元晋帝没什么用处的滋补药方给刘公公。

刘公公收起药方,“薛夫人,天色很晚,老奴派人送你回府。”

“劳烦公公。”

刘公公领着商枝出去,一直到商枝上车离开,两人都不曾说过一句话。

文贵妃回到贤德殿里,两刻钟后,一个小奴才进来,跪在地上回话,“贵妃娘娘,奴才在后面盯着,刘公公没有与薛夫人说过一句话,全程离着有几米远。”

文贵妃拧眉,难道真的是她多想了?

刘公公与元晋帝自小一起患难长大的情谊,主仆情分,不是一般人能比。刘公公是一块硬骨头,寻常人啃不动,一个不慎,不是磕坏牙,就是被这块硬骨头给噎死。

他今日却反常将大殿里的人支走,守在门口,偏帮着商枝说话,她不得不多心。

眼下确定两人没有交情,大约是刘公公担心人多杂乱,影响商枝给元晋帝治病。

文贵妃示意云姑姑给赏钱,摆了摆手,“退下去。”

小奴才磕谢贵妃娘娘的赏赐,转身离开。

文贵妃躺在美人榻上,闻着身上的香味,那是商枝给她涂抹的精油。蓦地睁开眼睛,“云姑姑,你将精油取来,再将刘太医请来。”

云姑姑立即去办,不一会儿,刘太医提着药箱过来。

文贵妃将精油给他检查,“你看看,这里头装的是什么东西。”

刘太医检查没药精油,并没有发现有毒的东西,嗅一嗅,“这是没药的气息。奇怪,如果是用没药熬水,也不会这般粘稠如油脂。娘娘,您是从哪儿得来的?”

文贵妃皱紧眉心,商枝的工艺,刘太医竟是分辨不出来?

“这是精油,商枝赠给本宫,你看出其中的疗效吗?”文贵妃掀开眼皮,目光锐利的看向刘太医,见他陷入思绪,满面凝重的模样,不禁问道:“有问题吗?”

刘太医十分汗颜道:“这精油微臣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它的疗效更不清楚。但是能够确认,里面并无有害物质。”

文贵妃抬手揉着太阳穴,精油没有问题,难道真的是元晋帝身体不行,突然病发?

如果是这样,她该要在元晋帝还活着的时候,给永安铺好一条路。

——

商枝还未回府,薛慎之也没有睡觉,将旺财的排泄物埋在沙地里。

旺财趴在一边,吐着舌头看着薛慎之将狗屎埋好,再挖坑,播种,盖上一层土。

它翻开肉爪子看一眼,撒欢儿跟在薛慎之身后刨坑。

薛慎之将种子播完,转过身来,旺财扑过来邀功。

薛慎之连忙抱住它,就看见他埋好的坑,全都被旺财给刨开,刚才算是白干活了!

旺财看着薛慎之冷下来的脸色,兴奋到炸开的毛发,瞬间服服帖帖,‘嗷呜’一声,挣开薛慎之的手,趴在泥地里。

旺财伸着脖子看薛慎之,他面无表情的望来,连忙爬起来,夹紧尾巴趴在墙角下,两只爪子搭在脑袋上。

这下看不见它了!

薛慎之:“……”

他叹息一声,去收拾烂摊子。

商枝推开院门进来,旺财懒洋洋煽动的耳朵,立即竖起来,它扭头望去,见到是商枝,立即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颠颠的跑到商枝面前,跟在她身边打转,伸出舌头舔商枝的手指。

商枝手指点着它的头,“你又干坏事了?”不然她进门,旺财就扑上来,用口水给她洗脸,表达它的热情。

旺财‘汪汪’两声,趴在商枝的脚边,小眼神幽怨的看向在沙土里忙活的薛慎之。

商枝见它一副郁闷的表情,似乎帮忙干活,不但不给表功,还被泼冷水,蔫头蔫脑。

商枝好笑的蹂躏它的脑袋,旺财很不满的甩头,再薅它就要秃噜皮了!

“慎之,它干啥坏事了?”

“种好的地,全给刨了。”

薛慎之重新翻地,再播菜种。

商枝无语,像是这蠢狗会干的事情。最后再揉一把狗头,旺财很丧的趴在地上,放弃挣扎了。

它的狗生好艰难!

商枝没有帮忙种地,她的手种地,什么都能种活,反而会帮倒忙,最多就是用来作弊。薛慎之将农耕之术,试验成功之后推广,是要传授给百姓,他们按照方法耕种丰收!

薛慎之耕种完地,洗干净手,脱掉占着泥的外衫,挂在院子的竹竿上,换下一双干净的鞋,跟着商枝一起进屋。

商枝走进里屋,将窗子关上,“你将门关上。”

薛慎之合上门。

商枝坐在床边,闭上眼睛,就是宁雅躺在床上的画面。她双手双脚锁着铁链,浑身被一件长袍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纤瘦的双手,手腕以上丝毫不露。浑身死气沉沉,毫无一丝生气。只有在看见她的时候,眼底才露出一丝情绪,却也不过转瞬即逝。

究竟要有多大的心智,才能在暗无天日的暗室里囚禁二十年,还没有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神智崩溃!

或许,支撑她下来的是薛慎之吧?

这一个被她送走,不知是死是活的孩子。

薛慎之注视着商枝,她的神情十分凝重,袖中的手不由得握紧。

“找到了。”商枝抬起头,目光沉重的看向薛慎之,“我找到娘了。”

薛慎之眸光一颤,目光紧锁着商枝,想要从她脸上细微的表情,辨认出这个消息是好是坏。

“她还活着。”只是这一种活着,对她来说是屈辱的,毫无尊严的,比死还要痛苦万分。

商枝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幸还是不幸。

对宁雅来说,活着对她来说是不幸。

而对亲人来说,她活着的消息,是一个惊喜。

多日来的猜测得到肯定,薛慎之紧绷的神经松懈,紧蹙的眉心舒展。

他询问道:“她……如何?”

一开口,才知道嗓音沙哑得厉害。

商枝能够感受到,刚才短短的一瞬间,他经受怎样的心路历程。

只是,被关着二十年,又能好到哪里去?

商枝摇头,心情沉重,“她就在乾清殿龙床下的暗室里,我们想要将她救出来,并不容易。我今天能够顺利见到她,是因为有刘公公帮忙。乾清殿里里里外外有二十几个宫婢和内侍,还有暗中守护的暗卫。要想将人救出来,除非有一个内应帮忙,不然一旦被发现,我们会遭受灭顶之灾。”

这一刻,深刻的体会到皇权至上的可怕。

元晋帝可以随便给他们定罪,将他们给斩杀。而他们想要推翻元晋帝,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宁雅就在乾清殿,想不惊动元晋帝救出来很难。

刘公公破例帮她一次,她不能再让他帮忙第二次。他将人支开,让她发现宁雅的存在,是希望他们将宁雅给救走。仅仅只是透露消息给他们,刘公公便是冒险了。就算想要他内应外合,刘公公未必肯答应。

刘勇?

薛慎之若有所思,猜测道:“或许他曾经受过母亲的恩惠。”

商枝点了点头,“接我进宫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当初元晋帝病重,是娘带着太医救回元晋帝一条命。他们的关系很要好,一定帮助过刘公公,他才会透露消息给我们。”

除此之外,想不到别的理由。

薛慎之眉眼深沉,神色沉冷。

商枝看着他的眼睛里一片浓郁的墨色,像极此刻窗外的夜色,让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我们要不要请国师帮忙?”商枝突然想到楼夙,元晋帝十分信任他,如果找他帮忙的话,一定有把握将宁雅给救出来!

“国师是敌是友,如今还不清楚,我们贸然找他帮忙,反而揭底了。”薛慎之捏着眉心,需要详细计划,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将人给救出来。

薛慎之心里隐约有一个计划,薄唇轻启道:“一个月后,元晋帝寿宴,我们可以动手。”

商枝一怔,元晋帝寿宴,其他国家会来使臣庆贺,各方人马齐聚在京城,而这个是一年之中,京城里最混乱的时候,他们可以浑水摸鱼,借着这个机会将人给救出来。

“你需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商枝在朝中、宫中没有人脉,帮不了薛慎之,只能靠他自己去解决。

薛慎之颔首,他目光清冷的看向商枝,很不赞同道:“你今天太冒险,如果被发现,我救你都来不及。”

商枝道:“我承认莽撞了,在事情没有探查清楚,就轻率的行动。但是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去深思熟虑,那是唯一的一个机会。”唯一的变故就是暗室里的那个聋哑妇人。

就算现在再让她重来一次,她依旧会选择去做。

薛慎之轻叹一声,“我连累你了。”

“我的事情,你帮我去做,那我也是在拖累你。”

“怎么会呢?”

“是啊,你怎么会连累我呢?”商枝反问。

薛慎之注视着商枝,昏黄的烛火,照在她浅浅含笑的面容上,十分平常的一句话,在此时此刻却无比动人。

薛慎之觉得心口漫上汹涌的血潮,无法抑制心底深处的悸动,他紧紧抱着商枝,嵌进怀抱中,声音低沉略带一丝暗哑,“商枝。”

商枝抬起头,望向背对烛光的薛慎之,他的轮廓深重明晰,漆黑的眸子里蕴藏着浓的化不开的情意。

“不要再冒险。”薛慎之在她耳边轻声道。

商枝点了点头,让他放下心来。

薛慎之似乎洞穿她心中所想,十分无奈,“多顾惜你自己,才是真的为我好。”

“我答应你,以后做任何事情,都先考虑自身的安全。确定没有危险,我再决定要不要去做。”商枝保证道。

薛慎之‘嗯’一声,“不准再食言。”

商枝连连点头。

薛慎之放开商枝,两个人说一会儿话,薛慎之去书房忙碌。

商枝伸一个懒腰,今天受到不少的惊吓,浑身疲累,拿着衣裳去洗漱,早早睡觉。

——

何氏从商枝头上偷到一根簪子回去,她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只要将簪子丢到马圈里,再让人大肆搜找,找到这根簪子,证明商枝来过马圈,就能让皇后相信是商枝下的手!

何氏将皇后身边的婢女给支开,将玉簪给贴身婢女。

“记住,放的地方,不用太明显,在马圈的范围内就行,证明商枝去过。”何氏也不想针对商枝,谁让商枝设计豫王,害得她遭殃?

皇后知道是商枝害惨豫王,直接去向商枝索命。

她这无辜之人的冤屈,也算洗刷了。

婢女连忙拿着簪子离开,转出回廊,就看见苏景年转动轮椅走过来。墨发不扎不束,垂落在两侧,宽大的红袍,显得他十分阴柔。

婢女脸色微微发白,忍不住往后退一步。

苏景年视线扫过婢女手里的簪子,苍白修长的手指从宽大袖摆中伸出来,摊开在婢女面前。

婢女看着苏景年放在面前的手,后背紧贴在墙壁上,握着簪子的手,紧紧泛白。

苏景年薄唇微微一勾,“想要我亲自动手?”

婢女心里一颤。

“我碰了你的手,你就要收进我房里……还是说你不将簪子给我,是在勾引我?”苏景年邪气地一笑,手指挑上婢女下颔的一瞬间,婢女将簪子放在苏景年的手里。

她带着哭腔道:“少……少爷,奴婢……求求您……放了奴婢!”

苏景年把玩着簪子,漫不经心的问道:“我娘吩咐你办什么事?”

婢女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苏景年眉毛都不动一下,只是眼神愈发的深邃,垂眸将玉簪收进袖中,“回去告诉我娘,簪子我很喜欢,拿走了。”

“是……是……奴婢这就回去告诉夫人!”婢女牙关打颤,慌手慌脚的跑回去,告诉何氏,“夫人,簪……簪子给三少爷拿走了,他……他说很喜欢。”

何氏神色惊异,“他当真这么说?”

“千真万确!”

何氏心中发慌,苏景年好端端怎么突然取走商枝的簪子?

他一向不问她要东西,事情着实很古怪。

何氏坐不住了,簪子被苏景年拿走,她要再想去商枝哪里拿一根头发丝,都不可能!

她匆匆去往松翠阁,苏景年坐在铜镜前,侍从将那根簪子插进发髻里。

何氏脸色一变,“景年,你先将簪子给娘,等娘将事情处理好,再将这簪子给你?”

“那时,这簪子就脏了。”苏景年摸着玉簪,手指抚顺垂在鬓边的两缕长发,“我喜欢干净的东西。”

“景年,这根簪子能救你和娘的命,你将它给我。”何氏苦口婆心劝说苏景年。

“我的东西,没有腻味之前,谁都取不走。”苏景年斜睨何氏一眼,双手搭在扶椅上,“你,也一样。”

何氏心中绝望,可是看着苏景年眼底的不耐烦,隐隐闪动着暴虐的戾气,不敢惹急了苏景年,一旦诱他病发,就会是一场灾难。

“好好好,你别急,你喜欢,娘不拿走,娘另外想办法!”何氏连忙软下语气安抚苏景年,连忙让人将苏景年伺候好,疾步离开松翠阁,吩咐婢女道:“去,准备马车!”

何氏知道这根玉簪是什么模样,她打算去玉轩找师傅造一根一模一样的。

婢女连忙准备马车,何氏坐上马车,直接去往玉轩。

马车颠簸一下,剧烈的摇晃,突然马车疾驰,何氏惊叫一声,连忙抓住婢女。婢女就坐在马车边上,马车骤然被逼停,何氏与婢女两个人摔出马车。

“啊!”何氏滚在自己的马匹下,嚎叫一声,脚踝被马蹄踩踏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