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青梅竹马,暗中相助(二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与秦玉霜面面相觑,真的有隐情?

“二哥有心仪的人吗?”商枝问道。

秦玉霜觉得有心仪的人,除非是女方那边有隐情,否则龚夫人不会这般为难,她不是那种看重家世背景的人,而是注重一个人的品行。

“如果有心仪的人,我也不会发愁,直接将他们的婚事给办好。”龚夫人眉宇间染着愁绪,娓娓道来,“老爷当年上京赶考,一起去的还有一个姓顾的商贾,老爷考上赐进士及第,他则是落榜了。老爷下放到清河县做县令,与他一起回乡,老爷在路上多多鼓励他,化解他落榜的失意,两家关系便亲近起来。”

“他生有一对双胎女儿,我生两个儿子,当时说两家要结为亲家,只是口头上的约定,究竟这门姻亲能不能成,还需要看孩子们的缘分。随着他们渐渐长大,老大拜隐士为师,跟着师傅隐居山林学艺,只有老二在身边长大。”

“龚星辰的性子很活泼开朗,很得顾家两个姐妹喜欢,长成十四岁的时候,他与顾家的大姐儿处出感情,两家一拍即合,便给两个人定亲,只是定亲后半年,大姐儿人没了,这门亲事就作罢。正好顾家的生意遇到波折,举家迁至安阳府城,从此断了联系。”

“他看着没心没肺,不知道烦恼忧愁,实际上就是一根筋。这些年,我以为他已经放下,近两年来,在他耳边念叨着给他相看,他不是打岔,就是如今日这般,当做耳旁风。”

龚夫人十分无奈,龚星辰那时才十四岁,即便有感情,也该是朦胧的男女之情,并不会很深厚,五六年了,也该淡忘了。

商枝心中诧异,倒是没有料到龚星辰有这一段往事。

如果不是龚夫人说出来,根本不会知道有这一回事。

他从未提过有一个两小无猜的小青梅,反而对沈秋倒是有那么一点不同。

“二哥既然不愿意成亲,或许还有其他的隐情在里面,您可以问一问他。”商枝觉得夫妻相处,最重要有感情基础。龚星辰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虽然看着不着调,缺心眼儿,但是通常缺心眼儿的人,处事一根筋。“我觉得二哥对待感情是很认真的人,他不一定是没有放下顾家姑娘,有可能是没有遇见心仪的女子,所以对婚事很避而不谈。”

“但愿吧。”龚夫人有的时候,甚至都动过将妹妹说给龚星辰。转念想起,龚星辰虽然是与两姐妹一起长大,与大姐儿的关系更亲近,反倒不怎么喜欢二姐儿,也就歇了这一份心思。

商枝觉得她可以去试探一下龚星辰。

秦玉霜觉得年少时的感情很真挚,没有被世俗污浊,纯粹而美好。

当年她也是这个年纪,对苏元靖非嫁不可。

到头来,却不过是谎言。

听闻龚星辰与他小未婚妻的事情,秦玉霜心中生出颇多感概。

商枝从屋子里出来找龚星辰,他在后院里的凉亭里坐着,石桌上堆着几块石头,他拿着石头打水漂。

这和商枝脑补的不一样,她以为龚星辰被勾起伤心的事情,怎么着也该借酒浇愁?

“你要喝酒吗?”商枝坐在他的身边。

龚星辰摆一个帅气的姿势,很酷炫的将手里的石头抛出去,‘咚’地一声,荷塘中间冒出一圈涟漪,石头沉下去,并没有在水面跳起来。

商枝:“……”

龚星辰:“……”

龚星辰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下午还得去染坊,喝酒太误事。你想喝酒,我陪你喝?”

“行啊,慎之都不许我喝酒,今天咱们就喝一点点。”商枝连忙去找龚夫人要两坛子果酒,不容易醉,很好入口。

她拿着两只酒碗,全给满上,推到龚星辰的面前,“干了!”

龚星辰看着面前的酒碗,皱一皱鼻子,“我不喝,陪你喝。”

商枝:“……”

是这么一个陪法啊……

商枝想摔碗!

她才不想喝酒!

可是已经满上了……那就干了吧!

商枝一口气一碗酒,分分钟将两碗酒给灌下肚。

龚星辰佩服道:“妹妹,你酒量真好,一碗下去我就得倒下。你还要喝吗?”

商枝瞪他一眼,想将手里的碗扣他头上。

觉得她才缺心眼儿,居然担心龚星辰伤心,陪他喝酒解愁!

“嘭“地一声,将碗一撂。

商枝眯着眼睛,问龚星辰,“二哥,你觉得沈秋怎样?”

“很好啊。”龚星辰古怪的看商枝一眼,不知道她好端端,提起沈秋做什么。

商枝都不知道怎么问下去,她拄着下巴,看着龚星辰一脸疑惑的模样,不禁问道:“我看你平常对沈秋很关照,年节看花灯,你原来是不去的,沈秋去了,你就跟着过去。守岁的时候,你特地给她包一个红包。我还以为,你对她有点不同。”

“哪里不同?她是烈士遗孤,一个女孩子,多可怜啊?她又被派来保护你,反正我都认你做妹妹,顺带关照一下她啊!”龚星辰满面忧伤的说道:“你和薛慎之你侬我侬,有没有考虑过我和沈秋两人的感受?我们两个多扎心啊,我是个爷们,当然要照顾小姑娘的感受。”

难道过年的时候,他只包一个红包给商枝?

沈秋没有亲人,年节就是亲人团聚守岁的日子,沈秋心里指不定怎么伤心,他只给商枝一个人,不太合适。

商枝脸色一黑,白他一眼,起身离开。

龚星辰挠挠头,不知道哪里惹商枝不高兴。

——

商枝走回家,沈秋在院子里劈柴。

沈秋见到商枝回来,将柴抱回杂房里,将外面发生的事情说给商枝听。

“属下打听到,皇后娘娘与兴宁侯暗中斗起来,皇后身后像是有人在帮忙,兴宁侯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节节败退。”沈秋觉得合作的人,一旦撕破脸,便是你死我活。对方手里握着自己的罪证,是巨大的威胁。而这一点很好在皇后与兴宁侯身上体现出来。皇后手里握着兴宁侯的罪证,将他的罪行全部整理好,呈递给元晋帝。”

商枝很惊讶,好端端的,皇后怎么与兴宁侯撕咬起来?

豫王如今是个废人,瘫在床上不能自理,兴宁侯另择主子,也不是背叛对皇后构不成威胁,两人应该相安无事才对。两个人针锋相对,只会两败俱伤。

皇后一心想为豫王报仇,何氏从她这里偷走玉簪,应该已经向皇后告状才是。何氏的腿摔断了,皇后派一个婢女在何氏的身边监视,何氏将玉簪子交给皇后就行了,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反而传来皇后和兴宁侯攀咬!

“有发生其他的事情?”商枝觉得中间一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才会让兴宁侯和皇后反目成仇。

沈秋的确打探出一些消息,事无巨细的告诉商枝,“是有一队人马,袭击豫王的旧部,皇后探查的时候,发现是兴宁侯府的人,再往深处一查,兴宁侯府还有购买马醉木的消息,皇后认为是兴宁侯在草料下的马醉木,谋害豫王。因为豫王断一条胳膊与皇位无缘,兴宁侯投效礼王,但是当初兴宁侯是豫王的人,没有少对付礼王。为了博得礼王的信任,兴宁侯便将豫王当做一份厚礼送给礼王。”

商枝心中疑惑,马醉木一事,是她动的手,皇后怎么查到兴宁侯头上?

忽而,商枝顿悟,一定是有人背后在帮忙!估计将锅甩到兴宁侯头上,就是要皇后与兴宁侯争斗起来,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那这个人会是谁?

商枝想不出来。

沈秋却说起另外一件事,“何氏取走您的那根玉簪子,被苏景年拿走。”

商枝皱起眉心,她想到的苏景年,是那一双阴郁的眼睛,里面透着对她的鄙夷。他拿走玉簪子,是为了帮她?

“属下还查到,何氏摔下马车之前,原来是要去玉轩,找师傅造一根和您那根簪子一样的,再给皇后送去,诬害您的。紧接着她出事,摔断腿躺在床上,却还不死心的派丫鬟出来办事,也被挡回去。”沈秋觉得是苏家的人在帮忙,除了苏家的人,没有人能控制住苏府的动静。

商枝陷入沉思,这些信息,全都指向是苏家的人在帮忙。

苏元靖对她不喜,不会出手相助,何况他身体中毒,早已没有精力过问外面的事情。

苏二老爷她还没有见过面,他被外放做官,并不在京城里,基本上可以排除。

苏易、苏越都在军营里,也是鞭长莫及。

只剩下苏景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