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们有婚约,杏林馆闹事/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星辰看着递过来的书信,挑高眉梢,斜眼睨向顾莺莺。

顾莺莺手指捏紧手里的书信,低声说道:“姐姐出事的时候,这封信没有被发现。我们举家搬迁的时候,收拾箱笼才看见的。那时候想给你,你未来送行,船只即将要开走,派人给你送去也来不及,这些年我一直贴身放着,此次回京城,我听说你们举家搬来,将书信一并带过来。”

龚星辰背在身后的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看着信封上熟悉的笔墨,将信拿过来,塞进袖子里。

顾莺莺微微一愣,她张了张嘴,“辰哥哥,你不拆开看一看吗?”

龚星辰瞥她一眼,拢着袖子进府,“这封信阔别五六年方才到我手中,信里面写的就算是要紧的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事情早就发生了。不是多要紧的事情,只是对我抒发一下情怀,我得酝酿一下气氛,一个人慢慢体会。”

顾莺莺语塞,交握的手指紧了紧,脸上露出一抹浅笑,“辰哥哥说得对,都怪我,怕把信给驿站,让他们给你送去,将信弄丢了。毕竟这是姐姐唯一留在这世间,给辰哥哥的东西。”

龚星辰没有心情应付顾莺莺,他领着顾莺莺去正院,龚夫人正在做衣裳。

龚夫人抬头望来,看见顾莺莺微微晃神,“烟烟?”

顾莺莺矜持地抿唇笑道:“龚伯母,我是莺莺。”

龚夫人恍然回神,看一眼一旁吊儿郎当靠在柱子上,手里抛着玉佩的龚星辰,“你们姐妹长得太像,小时候穿一样的衣裳打扮,你爹娘都认不出来,偏就这臭小子认出来了。”放下手里的针线,龚夫人起身,拉着顾莺莺坐下,“你爹娘没有回京?他们可安好?”

“劳伯母惦记,他们一切都安好。”顾莺莺十分端庄守礼,所有的表情都像丈量过一般,微笑的弧度都与顾非烟相同。

龚夫人看着就像自己在与顾非烟说话,看着她的脸微微恍惚,“一别五六年未见,眨眼间你便出落得亭亭玉立。如今十七岁了?已经说亲了?”

顾莺莺面颊羞红,眼尾余光瞥向一旁的龚星辰,难以启齿道:“爹娘惦记着两家的戏言,一直留着我,未曾相看人家。”

龚夫人一怔,当年两家是说结为姻亲,究竟谁和谁,并没有说明。后来孩子们自己发展,龚星辰看上顾非烟,两家说亲,皆大欢喜。只可惜顾非烟没了,顾家沉浸在伤痛中,并未再提这一桩亲事,她以为这话就做不得数。

如今顾家留着顾莺莺未曾说亲,他们家龚星昱已经相看好姑娘,只剩下龚星辰还没有眉目。

顾莺莺的性子不如顾非烟沉稳讨喜,如今一见,倒是转变许多。龚星辰一直不愿意成亲,龚夫人不知道龚星辰是对顾非烟念念不忘,还是没有意中人,无论哪一种状况,顾莺莺看起来倒是合适的人选。

到底是事关一辈子的姻缘,虽然两家知根知底,有口头约定,却是好些年未见,龚夫人并没有立即接下话茬,打算先了解顾莺莺如今的脾性,再派人去安阳府城打探顾家如今的情况。

“老大已经说亲,老二虽然没有说亲,但是他当年和你姐姐有过婚约,再与你订下婚约,会遭人诟病。星辰是一个男子,倒是不在意这一些,你一个女孩子,不能不顾惜自己的名声。改天等你父母来京城,我们两家坐在一起,再好好商量一番。”龚夫人这话说得滴水不漏。

顾莺莺脸上笑容不变,“伯母说得在理,姻缘讲求的是缘分,更重要的是眼缘与脾性相合。如果感情不和,便是一桩孽缘,两家便不是结亲,而是成仇。我爹娘也是这一个意思,便将我送来京城,与辰哥哥相处一番,实在无缘,便也不强求,当年的约定便作废。”

这一番话很合龚夫人的心意,觉得顾莺莺比以往少了几分骄纵,多了几分沉稳。

顾莺莺与龚夫人坐在一起攀谈,每当龚夫人无法可说的时候,她又抛出一个龚夫人感兴趣的话题,十分对龚夫人的心意,看着龚夫人眉目舒展,唇畔含笑,顾莺莺端着茶水喝一口润喉,目光盈盈落在针线篓子里,她看着是素面长裙,不禁提一个建议。

“伯母这裙子是给年轻女子做的?女子穿上太过素净,不如配一条腰帛,腰帛上绣素淡的花纹,也算是点睛?”顾莺莺拿着纸笔,描绘着花样,衣料是月白色,她配的是玉兰花。

龚夫人拿着图纸,仔细设想,竟觉得添上一朵玉兰花,心思十分巧妙。

“莺莺,你和你姐姐一样能干。”龚夫人由衷的夸赞。

顾莺莺眼底闪过暗色,转瞬即逝,她挑选绣制玉兰花的丝线,穿针引线,动作十分娴熟,“伯母,我的针法一般,您若是不嫌弃,我便为您将玉兰花样给绣好。”

龚夫人摆了摆手,将衣料收起来,“让你费心了,你初来京城,舟车劳顿,很累了吧?让星辰送你去厢房歇息。”

顾莺莺并不执着,放下针线,顺从的起身。

她展露这些,并不是真的想给龚夫人绣,而是透露一个信息,女子具备的贤德才貌。

龚夫人准备招龚星辰带顾莺莺去安顿,侧头望去,哪里还有人影儿?

顾莺莺失笑道:“辰哥哥与妹妹有约,我们来的时候,恰好遇见了她们,我很喜欢她们的性子。”

“你们年纪相仿,相处得来。不如我让常乐送你过去,你们几个小姑娘坐一坐。”龚夫人提出建议。

“好。”顾莺莺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常乐送顾莺莺去薛家。

龚夫人吩咐人去安阳府城查探顾家。

顾莺莺到薛家的时候,一行人坐在一桌涂涂改改,描描画画。

龚星辰坐在沈秋的身边,两个人的肩膀紧靠在一起,他画得很认真,沈秋看得很专注。

顾莺莺手指微微一紧,她开口道:“辰哥哥,伯母让你安顿我的住处呢,你却把我一个人放下,来找妹妹们玩。”

商枝听见顾莺莺喊她妹妹,手臂上泛起鸡皮疙瘩。

顾莺莺坐在龚星辰的身边,看一眼龚星辰在画衣裳的样式,“这样式真好看,辰哥哥是你画的吗?我可以给你做一件样版衣裳。”

“不必,有绣娘呢。”龚星辰收笔,吹干笔墨,问一旁的沈秋,“你觉得怎么样?”

沈秋看着图纸上的裙子,抿紧唇,没有说话。

顾莺莺目光落在沈秋的脸上,掩唇笑道:“我觉得这衣裳很适合沈姑娘。身量高挑修长,穿着很会美。”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眼光!”龚星辰洋洋得意。

商枝拄着下巴,盯着顾莺莺,看着她神态自然流露,虽然有的时候显得矫揉造作,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倒也没有显露阴暗的心思来。无论龚星辰是驳她的脸面,还是晾着她,都能悠然自得,这一份冷静,足见她的城府深沉。

龚星辰将图纸画出来,便打算拿去绣庄,他急匆匆的起身离开。

顾莺莺看着龚星辰袖子上的墨迹,自然而然拽着他的袖子,拿着帕子给他擦拭,“辰哥哥还如以前一样冒失,这袖子沾的墨汁不晕染干,其他地方也会染上。”然后替他整理歪了一下的腰带,龚星辰愣了一下,就要往一边躲,顾莺莺笑道:“小时候,都是姐姐给辰哥哥整理袍子,有几次我装作姐姐,你都没有发现,只是看我整理的方法不对,才认出来。又不是第一次了,何必和我如此生疏?”

龚星辰胡乱拉扯两下腰带,急匆匆的走了。

顾莺莺回头,余光若有似无的瞥向沈秋手里紧攥着的绢布帕子,见商枝不在屋子里,嘴角微微上扬道:“沈姑娘,辰哥哥不拘小节,有时候大大咧咧的,让你多费心照顾。”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姓顾,顾莺莺。我们两家是世交,从小订下的婚约。沈姑娘经常在辰哥哥身边帮忙,以后我们肯定会很多来往,先熟悉一下。”

沈秋点了点头,去后院帮商枝一起择菜。

顾莺莺看着绣帕上的墨迹,折身回龚府,对常乐说龚星辰有事要忙,特地挑拣一间靠近龚星辰屋子的院子。

商枝手里提着菜篮子,看着沈秋闷声不吭的择菜,问道:“人都走了?”

“嗯。”沈秋点头。

商枝将青菜整齐的放在篮子里,询问道:“你觉得我二哥怎么样?”

沈秋想了想,“还行。”

商枝闷笑,“只是还行吗?”

沈秋紧抿着嘴角,没有再开口。

商枝轻叹一声,她倒觉得沈秋对龚星辰也有点不同。她不是话多的人,也不是那种乐于助人的人,偏偏龚星辰的事情,吩咐她一句,她会去帮忙。甚至注意到了,也会主动去分担。

只是这个突然出现的顾莺莺,段数不一般,显然是冲着龚星辰来的。

她是龚星辰未婚妻的妹妹,身份上也不一般,很容易顺理成章的嫁进龚府。毕竟在古代,多的是姐姐去了,妹妹做填房嫁进来,何况顾非烟还未和龚星辰成亲。

商枝却也嗅到一丝不同寻常,古代女子都是早婚,十三四岁就开始相看说亲,及笄之后就能成亲。这顾莺莺有十六七了吧?她还没有相看,便有点不正常。就算是等龚星辰,两家是世交,也早该找上门议亲,偏偏等龚府举家搬迁到京城,升官之后再找上门,就有一些耐人寻味了。

沈秋并不笨,也不傻,商枝特此一问,除了与龚星辰之间的感情,就没有别的。

“我们不合适。”

门不当户不对。

龚星辰也有一个待议亲的准未婚妻。

更不合适。

商枝觉得一切随缘,只要顾莺莺没有坏心思就行。

吃完饭,商枝去美肤馆。

朱惠早已等在美肤馆,坐在柜台后面的位置,指使着梅朵给她端茶倒水,或者上两样小点心,俨然一副不把自己当做外人的模样。

梅朵一听朱惠是商枝的表妹,不敢怠慢了,心里有怨言,也不敢说。见到商枝过来,她心里总算松一口气。

朱惠见到商枝,并不站起来,她端着茶杯,指着桌子上的点心,“这里的点心还不错,表嫂,你不尝一块吗?”

商枝差点忍不住冷笑出声,在她的地盘上,招待她不要客气!

“表嫂,我一大早就过来了,看梅朵如何接待客人,如何给她们办卡,觉得很简单,我完全都能做。就算我学不会调制美肤膏,也可以给你打点美肤馆。”朱惠喝完一杯茶,吃完一块点心,指使着梅朵收起来。

商枝给梅朵使一个眼色,梅朵退下。

商枝对朱惠道:“来这店里,没有专人管理,人人都要做事。你吃剩下的碗碟,就是你自己清洗。”

朱惠惊讶的说道:“表嫂,我是来学习的,你不教我,让我帮你干活,这一双手变粗糙了,得不少美肤品才能养回来。你这的美肤品太贵,我可买不起。我们是一家人,你这店子里的美肤品,我可以随便用的吧?”

“你若想学,将自己的事情做好,若是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恕我不奉陪。”商枝不假辞色,冷着脸将朱惠手里的美肤膏取下来,放进柜子里。朱惠这种人脸皮厚,不怕你说,不怕你嫌,你就算不答应,她也会变着法子来美肤馆闹。

朱惠脸色涨红,将茶点收整起来,凑到商枝的面前,“表嫂,我们现在可以学了吗?你是不是要拿药方给我比照着配药炼膏?”

商枝眼底透着讥诮,脸真够大!

商枝带着她去后院,打开其中一间杂房,里面堆满药材,一股浓重的药味刺鼻。

朱惠捏着鼻子,皱紧眉心,“表嫂,我该挑选哪些药?”

商枝随意挑拣一些药材,递给朱惠,“第一步,学会辨认药材,等你学会辨认药材之后,就需要记住哪些药有哪些功效,你就会制作药膏了。”

朱惠很不情愿,看着手里的药材,“这些药材是做什么美肤品的配方?”

商枝带有深意的说道:“等你认得这些药材之后,就会知道这是用来做哪些配方。”

朱惠很不情愿,不得不按照商枝说的来做。今日这一天,拿着商枝给她的药材辨认,要记住名字,不止是一个名字,而是别名也要一起记住,有的别名十几个称号,朱惠受一肚子气。

她恼怒的将药材摔在地上,准备起身离开,就听见坐在角落里洗药材的两个妇人在悄悄话,她脑筋一动,放轻脚步凑过去。

“今天来的那姑娘是谁?东家多紧张这些美肤品的药方?给那姑娘挑拣的几样药材,我认出几样,认不齐全,倒像是治麻子脸的,用了之后脸上会像剥壳的鸡蛋。”

“是自家人?如果是一个外人,哪里会将配方拿出来?”

朱惠若有所思,商枝给她的是治麻子脸的药材配方吗?

她心里冷哼一声,算商枝识趣!

朱惠便沉下心来辨认药材,她启蒙的时候,就不是沉得住气念书的,之后也同样如此。磕磕绊绊背着别名,却怎么也记不住,索性目的达到,她也懒得去费神记。将这几样药材装进包袱里,打算回府。

美肤馆下午的时候最忙,朱惠看着排队等的客人,眼底闪过嫉妒,正巧有客人买美肤膏。

“小姑娘,给我拿一瓶香凝膏,一罐手霜,两份面膜粉。”刘夫人熟客,多少银子全都清楚,一共多少银子全都放在柜面上。

朱惠看着这几样东西,就有十两银子,她把银子拿起来,数一遍,“少了三两银子。”

刘夫人皱紧眉头,“我买几次,都是这个价,这一次涨价了?”

“好东西自然要涨价,你们真心想要养护这块皮,十两银子都出了,这三两银子还不能多给吗?”朱惠与刘夫人理论。

像朱惠所说,十两都给了,真的不在乎那三两,但不代表他们就是冤大头。

“叫你们东家出来,我问一问她,这药膏不是说不会涨价,居然一次就三两,贵得太离谱!”刘夫人把银子给要回来,“我不买了!”

“连三两银子都不肯掏,省着银子给你相公养小妾吗?你这块糙皮,我还不卖给你,反正怎么用,也是个丑妇,免得砸我们杏林馆的招牌。”朱惠毫无顾忌,言语恶毒的讽刺刘夫人。

刘夫人气得仰倒。“走了走了,都散了!这杏林馆太厉害,我们不够资格用。”

朱惠的话,让大家心里不舒服,花银子消费,还被嫌弃丑,糟践美肤品,很膈应。

“退卡,退钱!”

有人一开头,陆续有人提议要退银子。

梅朵在里面给客人洗脸,听到动静出来,刘夫人拉着梅朵说,“梅姑娘,你来评评理,商姑娘说这里的美肤品不会价格上调,即便价格上调,会提前几天提醒,让我们心里有个准备。今儿个这价格突然就涨了,如果给个合理的解释,我们接受!可你们的人,却是因为我们相貌不够出众,便要多增加银子。你们这里的东西,我们用不起,退银子吧!”

梅朵连忙解释道:“各位夫人,梅朵在此向你们道歉。首先要澄清的是我们这里的美肤品价格没有上调,这位朱姑娘是东家的亲戚,她想向东家学习管理与美肤品研制,东家不好拒绝,方才将她留在美肤馆,她说的话做不得数。”然后为了安抚这里的几位夫人,“今天各位在杏林馆洗面,一律不收银钱。”

刘夫人心气不顺,依旧有些不得劲。

梅朵道:“各位夫人都是杏林馆的熟客,东家的为人与品行,你们心里十分清楚,她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刘夫人想到商枝,摆了摆手,“算了算了,看在商姑娘的份上,这次就不计较。”

刘夫人是不计较,其他客人心中到底是不爽利,依旧提出要退银子。

梅朵好言相劝不管用,便将银子退还。

朱惠站在一旁看着退了四五个人,轻嗤一声,“长得丑陋还不许人说?美肤品效果好,涨银子不是正常的?我待会就和表嫂商量,反正美肤馆只此她一家,不必担心价格上调没有客人过来!”

说罢,朱惠扭头就走。

梅朵想不明白,东家怎得将这种人带到铺面里来?

朱惠乘坐马车并没有回府,而是往相反的方向,去一条深巷子里,左右没有人,她将门敲开。

门口站着一个戴帷帽的人,身上裹着宽大的黑色斗篷。

“我已经顺利去杏林馆向商枝学制美肤膏,今日她给我辨认的药草,是治麻子脸的药方。若不是我听见旁人对话,还以为她是随便拿一些药草糊弄我!”朱惠将装着药材的包袱过去。

------题外话------

下半夜还有一更,会很晚,亲亲们第二天再看。

┭┮﹏┭┮小绫子二号把更新时间放在早上六点,恢复正常更新时间,么么~

推荐好友昕玥格的《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正在pk,看文还有竞答活动参与呦,你还在等什么?

海边小农女的温馨种田生活,贫穷女也有春天!

引山泉水,种百亩田;烤鱼烤虾,扇贝海螺。

鱼丸作坊,珍珠首饰;金银珠宝,变身首富。

好不容易拐个又帅又有型的大将军,却偏偏不爱种田只爱种包子,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