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偷情,使臣来京/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着黑袍的人,将包袱递给身后的许郎中。

许郎中接过包袱,拆开包袱皮,看见里面装着几样草药。辨认一番,然后又结合各种草药药效,的确是用来治脸的,有祛毒的功效。

许郎中又惊又喜,商枝研制的美肤品药膏,他不知道工序,研制不出配方,如今有了配方,工序总有一日能够试验出来。

美肤膏只此商枝一家,她每研制出的一种新品,都令人震惊与欣喜。

她最近推出的精油,效用奇特,只可惜知道是从花瓣与树脂中提取出来,但是方法他们却不得而知。

商枝手里握着的这些东西,每一种拿出来,都能够获得巨利,怎么能够不让人心动?

“如何?”一道女声从帷帽中传出来。

许郎中神情激动道:“这些药材是可以用来治脸的配方,给我一天……不……两天时间,我能够将治脸的药膏送到您的面前。”

“去吧。”黑袍女子摆手。

许郎中捧着草药进入屋内,将草药的名称给抄录下来,之后他发现一个问题,每一种草药的份量都不一样,有的是十五钱,有的十钱,他心里一琢磨,难道商枝将剂量都配好了?

他不由得庆幸,朱惠留心,没有将这些草药,当做普通的药材辨认,全给拿回来。

剂量都分出来,给许郎中提供很大的便利。

不用一天的时间,药膏炼制出来。

许郎中兴奋地将药膏呈递上去,“主子,不负您所望,药膏炼制出来,我找一个婢女试验,她的皮肤果真白嫩,脸上的雀子淡去许多。”

朱惠一直陪着黑袍女子在宅子里等待许郎中炼制药膏,如今一天未到,便将药膏炼制出来,她一颗心提起来,到验证药效的时候。

黑袍女子盯着墨绿地药膏好半晌,她终于伸出一双手,手指纤细莹白,只有右手手指骨扭曲,那是被夹断之后,没有及时的接骨复位,骨节长歪了。

她将膏药接过去,又让人摆出一面镜子,将药膏摆在桌子上,一只手撩起帷帽一角的薄纱,自己涂抹在脸上。

两刻钟后,她将脸上的膏药洗净,揽镜自照,发现颜色深沉的麻子,真的淡化许多。

如果持续用一段时间,她脸上的麻子可以彻底的消失。

握着铜镜的手微微发颤,她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吩咐朱惠,“你找人大肆宣传杏林馆歧视相貌丑陋的人,美肤药膏不卖给无颜之女。外族人屯兵塞上,父皇寿辰,他们会派使臣前来。本宫得知一个确切的消息,外族会派敏华公主之女九娘子会来,她的阿布(父亲)脸上有一道伤痕,她最不喜欢有人对外貌有歧视的人。”

朱惠这才清楚宝翎公主的用意。

“为何派的是公主之女?”朱惠心中疑惑。

“此次外族发兵是敏华公主与驸马发动,九娘子听说杏林馆的名声,她来为阿布求药。”宝翎眼底闪过嫉恨,痛恨一个人,对她最大的打击,就是毁掉她引以为傲的一切,并且将她的一切给占为己有!

她会将商枝的一切给夺来,再将她给毁掉!

“是。”朱惠应下。

之后朱惠每天都去杏林馆,每天都带着草药来,许郎中按照剂量,陆续调制出二三种药膏。

一种是治麻子脸,一种是治瘢痕的面霜,一种是涂抹身体的药膏。

宝翎已经用了七八日,无论效果好坏,她从来不摘下脸上的面纱。从她露出一点额头上光洁的皮肤,可以看出比她之前没有长天花时,还要光洁粉嫩的肌肤。

她拿着涂抹身体的药膏,有了两面两种,她虽然痛恨商枝,却不得不钦佩商枝的出手的东西,并不是凡品。她回宫,沐浴之后,她用药膏仔细涂抹全身,用了两三天,肌肤白皙细腻,身上散发出药膏独特的香味,随着越用越久,幽香越来越缠人。

宝翎迫不及待的邀约贺锦荣,之前她脸上长麻子,令她在贺锦荣面前十分的自卑,抬不起头来,如今她如同心生,变的比以前美丽,怎么能不约贺锦荣出来见识她的美貌呢?

宝翎不愿将她的美貌暴露在其他人前,今日选的是一座她在宫外的私宅。

贺锦荣见过宝翎的麻子脸,实在反胃的很,并不想去赴约,为了他的前程,只能隐忍着过去。

远处亭阁里,白纱飞舞,宝翎一袭红色纱裙,如同梅树枝头迎风盛绽的红梅,娇媚可人,让他大为惊艳。

他痴痴的走近之后,站在她的身边,缠绵勾人的幽香,让他眼神一黯,喉结微微滚动。

宝翎现在十分自信,她看见贺锦荣的反应之后,挽着他的手臂进亭子里,端起一杯酒递到他的唇边。

“我得了几种美肤膏,涂抹在身上,让我犹如凤凰涅槃,重获得新生。我打算将这几种药膏摆在其他药馆的铺子里用。能够挣不少银子,可以让你疏通关节。”宝翎是看见高映月发现她和贺锦荣的关系,放在之前她不敢挑破,因为她容貌丑陋,如果不是有一层公主的身份,贺锦荣不会与她逢场作戏。如今不同了,她是想要和贺锦荣更进一步,待珠胎暗结,她就逼迫贺锦荣休妻娶她。

贺锦荣想要与宝翎保持距离,在暧昧不明的阶段,并不愿与她水乳交融,那样他便无法彻底摆脱宝翎。如今看着她比百花更娇艳耀眼,顺着她递来的酒杯饮下一杯酒。

贺锦荣白皙的脸皮泛着粉色,眼底流露出一丝醉态,“药膏一事随你安排。”

宝翎又递一杯酒喂贺锦荣灌下,娇媚地笑道:“我明日就安排下去。”

贺锦荣觉得今日的宝翎格外动人,她身上的幽香令人心醉,一杯接一杯的酒水下肚,他的酒量很好,只是微醺,抵不住宝翎的诱惑,佯装饮醉了放纵自己与她在榻上缠绵。

——

商枝躺在竹榻上,翻看账本儿,龚星辰在一旁给她打扇。

沈秋在一旁汇报朱惠的情况,“她每天都在挑客人的短处生事,惹恼不少的客人退银子。现在您已经借她的手,将膏药给宝翎公主,什么时候才制止她?”

“急什么?”商枝看账本看得眼睛酸痛,合上账本,打一个哈欠,“先让他们得意得意。”

沈秋很不理解,“小姐,你为什么要治好宝翎公主?”

“事情不能看表面。”商枝意味深长道:“咱们干大事的人,就得要有耐心。只要沉得住气,后面的收获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就是。”龚星辰挑起一缕鬓角的长发甩到身后,“你要透过我英俊斯文的外表,看穿我强健的体魄。”

商枝看着他袖子里飞出一封信,伸手夹起来,就看见还未拆封。

“你的信?”商枝递给龚星辰,“看这信封,有好几年了吧?你将这信放在身上几年未拆开?”

龚星辰嘟囔道:“前段时间顾莺莺给我的。”

商枝立即从他手里抢过去,快速的拆开信,张嘴念道:“星辰哥哥,见信安好……”看到下面的内容,话音戛然而止。“这不是顾莺莺写给你的信?”

“是……”龚星辰摇了摇头,“不是。”

“究竟是还是不是?”商枝瞪着他。

龚星辰抿紧唇角,视线落在那娟秀的字体上,“你如果预测到自己会有意外,第一个反应是给我写信托付我,还是寻求我的帮助?”

“当然是找你帮忙。”商枝意识到不对劲,她反应过来,“你是说顾非烟是意外身亡?”

龚星辰握紧拳头。

商枝从他的神情中得到答案,之前一直以为是病死。

“那你怎么知道她预测自己会有意外?”商枝反问道。

“如果并不知道自己有意外,在前一日还和我在一起,回去之后会写下这样一封信?”龚星辰从商枝手指将信抽出来,那一双宛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子里闪过讽刺,看到上面的字体,眼中的情绪透着一丝怀念。

商枝总算知道龚星辰为什么知道这信是顾莺莺写的,还将信收下来,他怕是见到这神似顾非烟字体的信,心中生出缅怀。

“顾莺莺自小就争强好胜,烟烟的性子在外比她讨人欢喜,她却很得顾家夫妇的喜爱。烟烟虽然疼惜这个妹妹,但是她的东西总被顾莺莺给抢走,连累她受父母责骂,心里难免会生出一丝怨气。她在府中听到父母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莺莺是妹妹,你是姐姐该谦让她’,然而烟烟比顾莺莺大一刻钟不到而已。”龚星辰手指指着那一句委托他照应顾莺莺的话,脸上的嘲讽尽显。

顾非烟知道他不太喜欢顾莺莺,根本不会说出这种为难他的话。

商枝眸光微微一闪,龚星辰不喜欢顾莺莺,顾莺莺一出场,就是模仿着顾非烟。难道她心里也清楚龚星辰并不喜欢她,所以变成顾非烟的模样,龚星辰纵然对她有几分不喜,也会多几分容忍。

商枝看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沈秋,认真挑选米粒里沙子,眸光微微一转,正要说一些什么话,就看见薛慎之穿着一身官袍进来。

“今日这般早就回来了?”商枝迎上去,拿着一条丝帕给他擦汗。

薛慎之喝一口水,沉声说道:“外族使臣已经即将要抵达京城,礼部官员在等候,我们布政司可以休沐半日,今夜可能要参加宫宴。”

宫宴都是五品官员以上,而薛慎之正好是五品官员。

商枝愣了一下,“使臣这么快就到了?”

“再过四五日就是元晋帝寿辰,也该到了。”薛慎之含笑道:“今夜你将空闲腾出来。”

商枝颔首,觉得她沾薛慎之的光了,能够看见传说中的宫宴!

龚星辰将信装好,塞回袖子里,坐在沈秋身边,将簸箕往面前一拉,和她一起挑选沙子。

沈秋手一顿,让给他挑,钻进厨房去了。

龚星辰蹙眉,总感觉沈秋是在躲着他?

为什么呢?

“沈秋在避嫌呢。”

商枝看着龚星辰一脸疑惑,不禁觉得好笑,如果不提点他一句,只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吧!

“避嫌?避什么嫌?”龚星辰突然想到什么,睁大眼睛,“沈秋有相看男人了?”

商枝一噎,拉开凳子,坐在龚星辰的身边,要敲开他这榆木脑袋。

“你的小姨子都来京城找你,你说沈秋一个未嫁的姑娘,和你待在一块,总会不太好吧?”

龚星辰点了点头,“哦,是对她的名声不好。”

商枝看着龚星辰认真挑沙子,没有下文了,想拿个榔头敲一敲,看能不能开窍!

这时,梅朵急匆匆的跑进来,神色慌张的对商枝道:“东家,不好了,杏林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商枝站起来询问梅朵。

梅朵一路疾跑过来,扶着门框喘匀一口气,“一个外族来的姑娘,听说传言在咱们杏林馆生事,她的身边还有官员陪同,说是要封咱们的美肤馆,您快跟我过去。”

------题外话------

亲亲们,这是补半夜一更的。

贺锦荣:我有一个貌似天仙的小情儿,每天搂着睡觉美滋滋。翻个身搂着美娇娘,睁开眼睛°(°ˊДˋ°)°这个老妖婆是谁!

推荐《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大雪人

声名狼藉,未婚生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楚楚很是忧伤,穿到这样一个人的身上,老天,你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身为出版社主编的楚楚决定重操旧业,写话本,开书坊,网(忽)罗(悠)一批文采斐然的优秀写手,名利双收。

等等,这位公子清俊飘逸,是不是可以考虑……睡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