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药方失窃,好戏登场!/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杏林馆。

商枝与梅朵来的时候,门口站着几位身穿异服的侍卫,往内走去,左右两边的侍卫拿刀的手挡住商枝。

“这是我们东家。”梅朵出声道出商枝的身份。

侍卫将手收回,商枝入内,一眼望见穿着长裙,头戴绢花的女子。

她容貌美艳,身姿挺拔,一身火红的长裙,像是怒放的玫瑰,鲜亮明艳。

商枝微微一愣,她以为这位姑娘会是穿着一身胡服,头上编着细小的辫子。

她完全做大周国的打扮。

九娘子在商枝进来的时候,同时在打量她。很意外的挑了一下眉梢,没有料到商枝会这般年轻。

“你就是这杏林馆的东家?听说你这铺面里的美肤品,不卖给无颜的人,会砸你的招牌?”九娘子率先发难道。

“出来做生意,若是担心招牌被砸,那是学艺不精。”商枝眸光扫一眼站在角落里的朱惠,对九娘子说道:“姑娘来自外族,你都找来杏林馆,足以说明我这杏林馆是金字招牌,为何怕被砸?”

“好狂妄!”九娘子看着大放厥词的商枝,看着领银子小心翼翼避开侍卫往外走的妇人,“外面的消息是传言的话,为何会有人上门退银子?”

“姑娘为何找我发难?”商枝笑脸盈盈的问道。

九娘子一怔,她是听到传言……

“姑娘眼见都未必为实,更何况是外面的流言蜚语?我的美肤品是针对肌肤改善的问题,容貌出众也好,容颜丑陋也罢,和我这美肤膏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商枝话音刚落,徐夫人正好洗完脸搽好美肤霜出来,皮肤白皙莹润,泛着光泽,商枝拉住她的手,询问九娘子,“姑娘猜一猜,这位夫人的岁数。”

九娘子略微皱眉,不知道商枝在卖什么关子,看一眼徐夫人,微微一愣,瞧着她的穿着打扮,年纪在四十岁左右,但是肌肤却极致水润,只有三十岁的样子,十分年轻。

商枝并不慌乱急切,十分平静的说道:“来我这里买美肤膏的人,不说十成,至少有九成的人很满意。我只负责解决你们肌肤瑕疵问题,至于外面流传容貌生的丑,我不卖美肤膏的传言,相信姑娘在知道我做哪一方面生意,不会因为传言对我产生任何的质疑。”

徐夫人帮着商枝说话:“商姑娘性格很和善,不但美肤品用着好,她一手医术很高绝,我们都信任她。姑娘,你如果要买美肤品,找商姑娘准没错。”

“那你为何不解释?”九娘子看不懂商枝,难道她就任由别人败坏?

之前她听到传言,见商枝杏林馆里有人退银子,当即相信传言。可现在看着她身边的徐夫人,立即打消心底的怀疑。徐夫人不过是清秀佳人,因为皮肤保养的好,反而不注重去看她的容貌。

“姑娘,我们靠实力说话,与聪明的人打交道,不需要多做解释。”商枝叹息道:“退银子的人,都不是来杏林馆的新人,她们已经体验过,对我这里的规矩心里很清楚。他们依旧因为这传言退银子,想必是还有其他方面没有做到位,我解释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一些正在退银子的人,听到商枝这句话,面皮子一紧,臊得慌。

她们不是因为传言,而是觉得价钱太高,有些吃不消,又担心卡用完了,被劝着继续办卡,正好接着这一股风势将卡给退了。

更重要的是其他的医馆里也有美肤品卖,效果比商枝这的差不了多少,银子要便宜许多,自然是选择更优惠的地方。

“商姑娘,你这的美肤品效果是好的没话说,只是这价钱太贵。正好有几家医馆也售卖药膏,价钱很实惠,在我们的承受范围内。”客人解释道。

商枝眸光微微一闪,并不在意道:“你们选择更合适的,是人之常情。”

九娘子听见她们退银子的真正理由之后,面色有些不自在。

“你是专门治肌肤瑕疵,那你能治脸上的瘢痕吗?”额吉(母亲)说杏林馆有神药,能够让人变得美貌,就算是有瘢痕,也能治好。

九娘子听后很心动,特地来向阿布求药,想要治好他脸上的瘢痕。

商枝不敢将话说得太满,“我需要看一下他的情况,才能确认能不能祛除。”

九娘子很为难,“阿布在边塞,不会来大周国。你这里对祛除瘢痕有奇效的药膏,可以卖给我,我先给阿布试用,有没有效用。”

商枝取来一盒药膏,递给九娘子,询问道:“姑娘来过大周国?你很喜欢大周国的装扮?”

“不,我没有来过大周国,大周国是我阿布的故乡,我从小听他提起大周国的风土人情,对这里很向往,想来这边看一看,可有阿布说的那般美好。”九娘子提起阿布,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对商枝也多几分和颜悦色,“是我误会你,要求他们关掉你的杏林馆,我向你道歉。”

朱惠握了握手指,没有想到九娘子性子这般直率,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认错!

宝翎公主不是说外族人性子凶残,脾性暴躁吗?

“表嫂,你也太好说话了,这位姑娘一来就是特地找茬的。她一句道歉的话,就能抹平对我们杏林馆的冒犯?你是不知道,她带着侍卫进来,吓跑不少的客人,总得赔偿损失吧?”朱惠壮着胆子,给商枝添麻烦。

杏林馆的气氛顿时冷凝。

礼部侍郎皱紧眉心,面无表情的说道:“九娘子并未损坏财物,你们需要赔偿,不合常理。”

“怎么不合常理?你们要关掉铺子,不少客人担心,找我们退银子,原来要做生意的客人,也被你们吓跑,这一合计,损失至少有几十两银子!你们若是不赔,表嫂待会就去告官!”朱惠瞪着他们一眼,晃着商枝的手臂,“表嫂,这事儿不能轻易算了,否则以后有人眼红咱们的生意,都上门闹事,这生意做不成了!”

九娘子给婢女第一个眼色。

婢女拿出一锭五两的金子给商枝。

九娘子道:“这位小姐说的没有错,我造成你们财物上的损失,该由我来赔偿。”

她瞥一眼朱惠,神情认真的说道:“在你们中原人眼中,我们外族人是蛮夷,凶蛮不讲道理,其实是你们的误解,我们热情好客,性情很豪爽。”然后对商枝笑道:“我很喜欢你的大胆。”

商枝含笑道:“我也很欣赏九娘子。”

九娘子道:“在你们中原有一句话,‘一见如故’?我们可以算是朋友吗?”

“当然!”

九娘子很高兴来中原就结识一个好友。

阿布说中原是礼仪之邦,需要先讲道理,不能直接用武力解决。

礼部官员松一口气,幸好没有闹起来,他们带着九娘子去馆驿。

朱惠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她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那个九娘子居然就真的赔付五两金子!

不但如此,还与商枝结交,成为好朋友!

商枝站在朱惠的面前,眼底的笑意敛去,“表妹,你一副很失望的表情,是因为九娘子没有和你结交,还是她其他原因?”

朱惠惊吓一跳,她脸色发白道:“怎……怎么会?我在想九娘子是表嫂的好友,我方才的话算是冒犯她,没得及给她道歉,担心影响你们的友情。”

“九娘子性格爽快,不会在意。”商枝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转身去对账,让梅朵查找库存,发现少了好几瓶美肤品。

朱惠见商枝清点库存对账,脸色微微一变,将包袱里的几瓶美肤品拿出来,放在架子上,“表嫂,我昨天拿几瓶美肤品回府,自己慢慢研究,看你是怎么炼成的。”

商枝随意拿起朱惠放在桌案上的药瓶,往瓶底瞄一眼,眼底的冷意冻人。

她的美肤品装用的瓶瓶罐罐,全都是找烧窑的师傅定制,会在地步洒一些朱砂,若不细看,只以为是做工粗糙导致的,其实是记号,防止别人模仿造假。

而朱惠的这几瓶美肤品,外观很相似,但是底部很光洁,并没有红点。

商枝可以确定,朱惠用假的美肤品,换走杏林馆里的真品。

朱惠见商枝盯着瓶子没有很久没有反应,一颗心提在嗓子眼,很担心被发觉端倪。

商枝若无其事的放下,继续对账。

朱惠提着的心慢慢放下来。

“小姐,薛大人来接你回去。”沈秋进来说道。

商枝将账本放在她随身携带的包袱里,里面有几张药方,打算送去馆驿送去给林辛逸。她将包袱皮系起来,准备挎在肩膀上,突然问道:“直接进宫吗?”

“薛大人说去郡王府,与郡王妃一起进宫。”

商枝将包袱塞进抽屉里,挂上锁片,询问朱惠:“表妹要一起回府吗?”

朱惠眼睛发直的盯着商枝锁进柜子里的包袱,她看见里面有几张药方,商枝的药方价值千金,等许郎中研制出来,那就全都是银子!

她紧张的双手交握在一起,眸光闪烁道:“表嫂,你先去吧。这草药我还没有背熟呢。”

商枝点了点头,跟着沈秋离开。

——

马车停在杏林馆门口。

商枝踩着木梯坐进马车里,薛慎之抬手给她递一杯花茶。

商枝喝一口,对薛慎之吐槽道:“你这个表妹,胃口太大,她不怕被撑死吗?”

“动你的美肤品了?不许她来杏林馆。”薛慎之蹙眉,对朱淳等人印象并不好,“你是她的表嫂,不好出面,我来解决。”

商枝摇了摇头,“不必,如果她动了我的东西,就算我想要她活,她只怕也活不过今日。”

朱惠突然之间要来美肤馆学习,商枝便觉得有异常,派人去调查,发觉她与宝翎有往来,她就觉得这事情变得有意思了。特地给朱惠一些草药,那草药的药方,是她特地对宝翎量身定制,他们售卖出去,其他人用根本就没有用处。而面霜与身体霜,都不是成药,而是炮制成粉末,一起至关重要的东西,她都掺进粉末里,不会给发觉出来。

朱惠心太大,她看见药方,一定会动。

她对朱惠的容忍,已经到达极限。

商枝趴伏在薛慎之的膝盖上,薛慎之修长的手指抚顺她的长发,“我按照试验的培植方法,已经传授给屯田,教他们种植时令菜蔬,如今都已经育苗。”

“等年底,成效出来,又是一项政绩。”商枝闻着他身上的冷香,心里的郁气消散。

客人退卡一事,她并没有出面做解释,就是担心制止这一场流言之后,他们又有别的计谋,她懒得去费那个心思,直接由他们去,免得防不胜防。

商枝想到今日朱惠没有激怒九娘子而与她发生冲突,一脸愕然的模样,心里别提爽快。

只可惜,朱惠触碰到她的底线。

薛慎之轻笑一声,不知在想什么,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回到松石巷,商枝摊四张蛋饼,她与薛慎之一人一张,剩下的是沈秋的。先垫一垫肚子,再梳洗一番进宫。

商枝与薛慎之在宫门前等嘉郡王妃与嘉郡王,哪里知道他们更快一步,一行人乘坐轿子去宴会厅。

——

商枝离开杏林馆,朱惠就将梅朵给支开。

朱惠来美肤馆几日,已经将里面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商枝喜欢将备用的钥匙藏在壁柜后的墙缝里,她是无意之间撞见,待人都离开后,她将备用钥匙取出来,将药方偷出来。手里拿着药方,一颗心砰砰砰剧烈跳动,藏进袖子里,她在后院里拿着笔墨抄录一份下来,再将东西全部放回原处。

朱惠晾干墨迹,准备收起来,进宫参加宫宴后,再将这一份药方给宝翎公主邀功。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朱惠重新再抄录一份,她打算将其中一份给宝翎公主,剩下的一份私底下卖给其他的郎中。这里面一共有五张药方,贴上商枝的标签,一张药方几百两是没有问题,她能够挣几千两。

朱惠按捺住心底的激动,立即回府梳妆。

贺氏等朱惠已久,见她姗姗迟来,手指戳着她的脑门,“你祖父、祖母都进宫去了,怎得野到现在才回来?”

朱惠笑嘻嘻道:“娘,我抄录商枝的药方,明天就拿去卖,能得好几千两。”

“真的?”贺氏十分激动,几千两银子啊!那得是多少?“真想不到商枝竟然这般有银子,你跟着她好好学,最好留在她的美肤馆,问她要几成红利。”

朱惠也正有这个打算,她从商枝那里换真的美肤品出来卖,能挣不少银子,而且不用她分出精力去打点。她打算再过几天,就问商枝要红利。

母女两心里打好算盘,一起与朱淳入宫。

朱惠进入宴会厅,一眼看见坐在嘉郡王妃身边的商枝,眸光闪了闪,她走到商枝的身边。原来打算几天后提要红利一事,现在朱惠就打算提出来,因为在嘉郡王妃面前,商枝不会拒绝她!

“祖母,表嫂。”朱惠挤在嘉郡王妃与商枝的中间,她亲热的挽着嘉郡王妃的手臂,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怎得来这般晚?”嘉郡王妃随口提一句。

朱惠娇声抱怨道:“我在给表嫂打点美肤馆,可累坏我了,胳膊腿都是酸疼的。”她眨了眨眼,状似开玩笑道:“表嫂,我任劳任怨帮你干活儿,你不得表示一下,给我一些红利?”

商枝握着杯子的手一紧,她不曾见过这般贪婪成性的人。

她在美肤馆,十指不沾阳春水,给她干活儿?

要红利要的这般理所当然。

下一次,直接让她将美肤馆赠给她?

“你要红利做什么?美肤馆一砖一瓦都是你表嫂自己挣来的,她不藏私,将药方交给你,你帮忙干点活也是应该的。”嘉郡王妃皱眉,心中对朱惠不喜,认为不愧是朱淳的种,一样的贪得无厌。

朱惠被嘉郡王妃推开,她也不恼,浅笑嫣然道:“祖母,表嫂不是小气的人,我们是一家人,又不是给外人,她哪有不愿意?是吗?表嫂?”最后一句话,对商枝说道。

“表妹为表嫂做的事情,我全都一一记在心中。”商枝端着茶盏,唇边含笑道:“表妹何时记住二十种药方,我便何时给你红利。”

朱惠眼前一亮,她已经记住十五种了!

“表姐,一言为定!”朱惠担心商枝出尔反尔,她举起手掌,“击掌为誓。”

商枝举手掌,朱惠拍了一下。

朱惠脸上的笑容加深,她觉得商枝太好说话,如果她再多往铺子里放几张药方就更好了。

嘉郡王妃脸色沉下来,觉得商枝对朱惠太纵容,美肤馆是她的心血,朱惠对此一窍不通,能帮她做什么?朱惠得的红利,只是不劳而获,借着薛慎之表妹这一层身份罢了!

朱惠一离开,嘉郡王妃道:“你远着她一点,不必顾虑太多。”

“我心中有打算。”商枝有嘉郡王妃这一句话,心里更踏实。

宴会开始,元晋帝与高皇后携手而来。

商枝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在薛慎之的身边。

百官起身行礼,再次坐下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嗓音传来,“东胡使臣到。”

身着胡服的赫连玉身后跟着九娘子,还有几个朝臣,步履稳健的走来。

“东胡使臣参见大周皇帝陛下。”赫连玉与九娘子、朝臣右手搭在左肩上,微微俯身,朝元晋帝行礼。

九娘子依旧是下午商枝见到时的那一身装扮,她发现商枝,朝商枝眨一眨眼睛。

商枝朝她浅浅一笑。

“各位使臣远道而来,不必多礼,赐座。”元晋帝一抬手,尽显大国威仪。

内侍领着赫连玉等人落座。

紧接着,还有其他两国的使臣,是大周国的附属国。

“歌舞,起。”刘通扯着嗓子喊道。

两边乐师奏乐,舞姬鱼贯而入翩翩起舞,水袖纷飞,撩人眼眸。

“诸位远道而来,为朕贺寿,朕在此敬诸位一杯。”元晋帝举杯,一饮而尽。

各位使臣听到元晋帝的话,纷纷起身举杯,“多谢大周皇帝陛下款待。”接着,仰头饮尽。

“诸位随意,不必拘谨。”元晋帝大手一挥,坐在龙椅里,观赏歌舞。

诸位臣子与使臣推杯换盏。

商枝今天只见过九娘子,她身边的赫连玉倒是十分陌生。

“东胡王子赫连玉。”薛慎之在商枝耳边道。

商枝耳根发痒,揉一揉耳朵,“你消息挺灵通。”

“官署里人尽皆知。”薛慎之喝一口茶,觉得他们不止是来祝寿这般简单。

商枝得知赫连玉的身份,不再关注他,目光落在带着面纱的宝翎公主身上,大殿里并没有贺锦荣,他的身份不够资格,但是贺岱能带他进宫。

商枝端着一杯酒水,放在鼻端轻轻嗅一下,清冽而醇香。

贺锦荣与宝翎尝到甜头,不应该不抓住任何一次相聚的机会。

直到商枝看见宝翎离席,她方才恍悟过来,若是贺锦荣与贺岱进宫参宴,必定要带着高映月。如果不是参加宫宴,便能够顺理成章的不带高映月出门,正好适合与宝翎幽会。

她就说呢,宝翎对贺锦荣心中有男女之情,之前贺锦荣若即若离,宝翎得不到,倒也能忍一忍。如今两个人突破最后的底线,便如热恋中的人一般,难舍难分。

商枝心情愉悦,忍不住将酒杯的酒水喝下肚。

九娘子看着大殿里只有商枝一张熟悉的面孔,倒满一杯酒,朝商枝举杯。

商枝满上,与九娘子遥遥举杯,一口喝尽。

赫连玉发现九娘子的举动,不禁抬眼朝商枝望去,“你新认识的朋友?”

“是,她是额吉口中的神医,今日我去杏林馆求药,认识她的。”九娘子很欣赏商枝,便忍不住对赫连玉多说商枝几句好话,“她看见礼部的官员,一定猜出我的身份是使臣,一点都没有敬畏,反而语气很狂妄,比我印象中的大周国子民要硬气。”

九娘子视线落在薛慎之身上,他身上清雅高洁的气质,让她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大哥,她身边的那个男子,你认识是谁?”

赫连玉看一眼薛慎之,“布政司右参议薛慎之,今年科举状元,发明水车。”

只不过,他是看见边塞,士兵将沙地改为耕地,为农耕之术而来。

而农耕之术,同样出自薛慎之之手。

“你可以与他的夫人多结交。”赫连玉淡淡的说道。

“我们参加完寿辰就要回家乡,我会与她书信来往。”九娘子很兴奋,她有一个可以书信往来的友人。

赫连玉在听到九娘子提起回家乡一事,眸光微微一闪,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在耳边叮嘱九娘子,“我们作为客人,待宴席快散的时候,你跳一支惊鸿舞提前恭祝他的大寿,让皇帝陛下知道我们的诚心。”

九娘子看着大殿里的舞姬,心中不太情愿,想起额吉的叮嘱,她点了点头。

“只能跳舞?”

“只能跳惊鸿舞。”赫连玉重点说道。

商枝见赫连玉与九娘子低声交谈,九娘子一脸为难的模样,若有所思的倒一杯酒,往唇边送去。

薛慎之从她手中取走酒杯,挟一块糕点放在碟子里,推到她的面前。“别只顾着喝酒,先吃一点别的东西。”

商枝微醺,她凑到薛慎之耳边说道:“我今天高兴,难道不能多喝几杯?”

薛慎之看一眼大殿里的众人,低声道:“回去后给你喝。”

商枝喝酒也是即兴,因为所有的事情走向,都是按照她脑子里的推敲出来的剧本走,心情高兴,便忍不住想喝几口酒。现在被薛慎之管住,她也便淡了兴致,也担心喝醉了,在大家面前出尽洋相。

忽然之间,商枝看见朱惠瞥一眼宝翎公主的位置,见她一个人离开,也悄然起身跟过去,不禁勾起红唇。

“待会,会有一出好戏。”商枝挟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题外话------

2号更新在中午十二点,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