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秘密,坑死你!/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娘子知道的并不多。

只知道阿布是大周国人,家中是书香门第,他很有才华,当年冠盖京华。

只要一查一问,就能够得知阿布的身份。

九娘子张了张嘴,在即将要脱口而出的一瞬间,她又吞咽进腹中。

额吉说阿布家中犯重罪,莫要轻易将阿布的消息透露出去,要严防着,否则对阿布不利。

九娘子觉得商枝是可信之人,但是……

“枝枝,我们是好朋友,我有事情不该要隐瞒你,但是这件事事关阿布的安危,恕我不能告诉你。”九娘子神色带着歉意,“如果你有机会去东胡,我可以带你见我的阿布,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他的故事。”

商枝觉得九娘子是一个很真的女子,每个人都有秘密,她却因为自己是她的好友,因为不能对她说出秘密而道歉。

“阿九,我也有自己不能够说的秘密,你不必为此向我道歉。”商枝见她蹙紧眉心,一脸疑惑的模样,解释道:“每个人心中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也有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再好的朋友,也不知今后是哪种情形。若是攸关性命的秘密,最好藏在自己的心里。”

九娘子并非什么话都与人说,她的朋友并不多。阿布说对自己喜欢,推为知己的人,真诚以待。

而商枝的话,却是嘱咐她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马车缓缓停下来,商枝掀开帘子往外一看,馆驿到了。

赫连玉掀开帘子,扶着九娘子下马车。

他探究地看商枝一眼,提出他的要求,“薛夫人,你的医术比巫医还要高绝,我在东胡听说你研制出天花与霍乱、伤寒的药,能传授给我们的巫医吗?”

离得近,商枝才发现赫连玉是一双墨绿色的眼睛,仿佛草原上的狼,看向人的视线,锐利而具有侵略性。

“赫连王子,我的药物除非徒弟,不能传授给其他人。你们若是需要这几种药,可以大量引进东胡。”商枝心里惦记着东胡要向大周国开战,两国战事紧张,从大周国大量引进药物去东胡显然不可能。

若是赫连玉想要这几种药,首先便要与大周国结为邦交,暂停战事,或许还能够因此建立起两国的贸易。

赫连玉点头,不再多说,带着九娘子进馆驿。

商枝放下帘子,沈秋下马坐上马车,将选秀宫后续一事说给商枝。

“贺锦荣对皇上声称已经与高映月和离,皇上将宝翎公主赐给他,并未开公主府,想必宝翎公主已经被皇上给舍弃。”

商枝靠在软枕上,按着自己微微胀痛的脑袋,缓缓地说道:“这样挺好的,高映月不必担心母子分离,豆豆在贺府过得不好。”

沈秋沉默不语。

商枝阖上眼,高映月想要和离,仅凭她的能力,带不走孩子,将她束缚在贺府,她太痛苦。

那一日送她上马车前,高映月问一句:你能帮我吗?我想要带走豆豆。

商枝并没有高映月,她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帮。

直到朱惠的出现。

商枝希望高映月能够达成所愿。

——

贺府。

贺岱从宫中回来,已经知道事情的发生。

他看着跪在前厅里的贺锦荣,脸色阴沉。

“父亲,儿子恳请您答应休妻。”贺锦荣早已做好权衡利弊,他想在事情没有爆发之前,将高映月送走,“皇上将宝翎公主赐给儿子,寿宴之后,便要娶回府。月儿在贺府,恐怕不太合适。”

贺岱怒指着贺锦荣,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

“你真糊涂!”贺岱如何不知贺锦荣为何与宝翎公主亲近,他太想要得翻身,急功近利,才会捅下篓子,“宝翎公主下嫁进贺家,对贺家来说并非喜事,而是一件灾难!你与宝翎之间的事情,早已惹得皇上不喜,你娶她,你的仕途算是彻底终结!”

贺锦荣脸色一变,他如何不清楚?只是不将宝翎娶回府,他就要丢掉性命!

“父亲,宝翎公主是皇上的女儿,徐徐图之,还会得到皇上的器重。”贺锦荣将全部的身家性命赌在宝翎身上,他已经没有退路。

贺岱摆了摆手,“你别后悔!”

“多谢父亲成全。”贺锦荣磕头,站起身,转身一怔,看见站在侧门的高映月,脸色微微一僵,已经习惯温柔地看向高映月的模样,他温声道:“你已经听见了?不用我再多说。”

高映月做梦也想不到,贺锦荣竟会有这般大胆的一日,在宫中与公主幽会,并且在撞破揭发的时候,对皇上说他已经休妻。

高映月十分感激贺锦荣的贪生怕死,才会让她有机会带走豆豆。

“恭喜你即将要成为驸马。”高映月以为她会怨愤,憎恶,甚至失智的质问贺锦荣,可这一切全都发生之后,她发现自己很平静,“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希望贺锦荣是在失意后,才与宝翎在一起,这样他们这一段婚姻,并不完全是一段谎言。

贺锦荣沉默不语。

高映月脸上浮现一抹苍白的笑容,心中已经有答案,只怕比她想的更早的时候,贺锦荣与宝翎在一起,他对她的温柔与疼爱,全都是假的。

高映月眼中涌现温热的液体,她别开头,抬手擦一下眼睛,喉口哽住道:“你想要休妻娶宝翎,我答应你自请下堂,但我有一个条件,带走豆豆。”

“不行!”贺锦荣毫不犹豫的拒绝。

高映月背脊挺直,目光坚毅地看向贺岱,“爹,您同意吗?”

贺岱不同意!

他轻叹一声,“高映月,贺锦荣对不起你,贺家也对不起你,事情到这个地步,无论你提什么条件,我们都应该答应你,唯独带走豆豆不行。他是贺家的孙子,怎么能够跟你走?”

高映月向来温婉,极少有反驳对抗的时候,第一次,她十分坚决道:“父亲与相公不同意我带走豆豆,那我只好请求皇上做主!”

高映月话中的威胁,让贺岱与贺锦荣脸色骤变。

他们容不得贺家有任何的闪失!

高映月在要挟他们,若是不将豆豆给她带走,她便告诉元晋帝,贺锦荣欺君!

“我并不想要这么做,我与贺锦荣和离,你们也是豆豆的祖父与爹爹,不希望贺家出事。”高映月看向贺锦荣,“你将要迎娶宝翎,她下嫁贺家,你身边有一个嫡长子,她心中能够接纳吗?贺锦荣,夫妻一场,你不能成全我吗?你想要子嗣,宝翎会给你生,你何必留下豆豆,让他招宝翎的不喜?”

贺锦荣摇头,“月儿,宝翎不是善妒的人,她向来喜爱豆豆,会将豆豆视如己出。你被休离回高家,你在高家的日子如何还不知道,带着豆豆过去,你能给他安稳的生活?你提别的要求,我会考虑,至于豆豆我不会让你带走的。”

高映月冷笑一声,深深看贺锦荣一眼,她转身回内院。

“月儿,我们夫妻一场,你不能盼着我好吗?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光耀贺家的门楣,日后这贺家只会是豆豆的,你不能体谅我?”贺锦荣内心不安,担心高映月将他们并未和离的事情,告诉元晋帝。

“你今后会有其他的子嗣,我只有豆豆一个孩子。你在外享齐人之福,一味求着我成全你,体谅你,谁又成全我?体谅我?”高映月拂开贺锦荣的手,“你不将豆豆给我,我不会答应与你和离。我未犯七出,你又拿什么休离我?我等着喝宝翎敬的茶!”

宝翎心高气傲,又是公主之尊,如何会屈居他人之下?

贺锦荣看着高映月眼中的坚决,便知道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

“我是一个男人,若只是一个平庸的男人,我会安然守着你和豆豆安度此生。可我注定不是平庸的男人,却因为一念之差,断了仕途,我十年苦读,就此沦为碌碌无为的平庸之人,我如何甘心?月儿,我并不想背叛你,是命运对我不公。”贺锦荣眼底闪现痛苦之色,满脸的无奈。“你若答应,你的嫁妆会给你带走一部分。”

贺锦荣的话宛如一柄尖刀刺进她的心口,高映月脸色苍白,眼中泪光闪烁,“我能将我的相公,将我的地位,嫁妆全都让出去,唯独豆豆不行。贺锦荣不是你想要什么,便能够全都合心意。没有什么东西是你不付出努力,就能够轻易得到,妄想走捷径,其心不正,其事不成,你沦为今日这种地步,全都是你一手造成,何来命运不公?”

贺锦荣面色涨红,张了张口,“月儿……”

高映月转身离开。

“父亲。”贺锦荣知道高映月执意要带走豆豆,若不然便会将事情闹出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贺岱冷笑一声,“她不愿意和离,那便不离了。”

贺锦荣看着贺岱眼底一闪而逝的暗芒,心里一沉,低垂着头,到底没有出声制止贺岱。

高映月回到后院,扶着廊柱,看着深沉的夜色,只觉得寒气往体内灌。

夫妻几年,相敬如宾,相公温柔体贴,儿子乖巧可爱,她以为自己是幸福的。直到撞破贺锦荣与宝翎,撕破幸福的伪装,内里是如此的丑陋不堪。

错的是他,反被他指责,她不能给他带来权势富贵,不能理解体谅他的痛苦与无奈。

高映月凄苦一笑,他若是希望妻子给他助力,当初又何苦求娶她?

“小姐。”春柳看着高映月满面泪痕,怔愣一下,“发生何事了?”

高映月拿着帕子擦干净脸上的泪痕,询问道:“豆豆呢?”

“睡下了。”

高映月按着发慌的心口,让春柳给她去办一件事,再向商枝道谢。

春柳拿着信,犹豫道:“老爷夫人会帮您吗?”这些年,上一次回府,只是提一句和离,老爷与夫人变了脸色,直接说高家没有和离的女儿。

高映月悠悠道:“你只管去,帮不帮,不去又怎么会知道?”

春柳立即离府。

高映月回屋,坐在床榻边,看着酣睡的小人儿,伸手摸着他的脸颊,豆豆蹭一蹭高映月的手心,咕囔一句,“娘。”

高映月心中一酸,泪水坠下来。

宝翎并不是心善之人,豆豆留在府中,她如何放心得下?

夜色深重,整个贺府万籁俱寂。

两个人,手里潜进院子里,举着刀将门闩滑开,推开门,银色月光倾泻满屋。

两个人蹑手蹑脚走进内室,看着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对望一眼,一个人将手里的布巾捂着高映月的口鼻,一人将手里的白绫勒上她的脖子。

高映月拼命的踢蹬,其中一人拽着高映月的长发,拽着白绫的人,用力一拉,白绫收紧,拖拽着高映月摔在地上,准备将她吊在房梁上。

突然,昏黄的烛火溢满室内。

两个黑衣人一愣,手里的动作顿住,就看见高家父母站在门口。

眼底闪过震惊的神色,手里的动作一松,高映月从他们手里挣脱。

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几声,满面寒霜,指着两个黑衣人,“拿下!”

高家父母身后的护卫,瞬间涌上来,将黑衣人给绑住。

这边闹出来的动静,瞬间惊动整个贺府。

灯火通明。

护卫将两个黑衣人押着跪在前厅。

贺岱坐在主位上,一旁站着贺锦荣。

高母眼底布满怒火,春柳送信来时,说贺家有人要害她,他们还不肯相信!

贺锦荣攀上宝翎,不敢将事情闹大,只会将高映月送回来!哪里知道,他们竟起害人的心思!

“贺大人,这两个人,你说是送官处置,还是我们两家今日坐在这儿将话说清楚?”高父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冷眼看向地上的两个人,“贺锦荣立即要尚公主,紧接着两个贼人潜进三品大臣的府邸,谋害月儿,这件事传去,对贺家有什么影响?”

一定会说贺锦荣是陈世美,他尚公主,而高映月阻路,他便杀妻另娶!

贺岱脸色阴沉,凌厉的看向高映月,倒是没有料到她还有这等手段!

早就严防贺家!

事已至此,贺岱决计是不能让这件事流传出去。

“你们想要如何?”

高父道:“月儿嫁进你们贺家五年,为你们贺家生下一个孙子,孝敬公婆,侍奉相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贺锦荣尚公主,攀登富贵,想让月儿给公主腾出正妻的位置,不是不可以。将月儿的嫁妆尽数归还,豆豆给我们带走,另外再给精神损失费,还有月儿方才受到的惊吓费,并豆豆的抚养费……共计两万两。”

“你这是狮子大张口!”贺锦荣忍不住变了脸色,贺家总共家产折合下来不过两万两,高父一开口便要两万两银子,如何不让人动怒?

高父掸了掸袍子,喝一口茶,“一个公主不抵这两万两银子?”

高母手肘捅一捅高父,“行了,别和他们废话。我看他们是拿不出来,将这两人押送大理寺。”

贺岱眼皮子跳了跳,他们是打算撕破脸了!

“亲家,两万两银子,我们贺府着实拿不出来。你提的要求合理,我们会斟酌答应。”贺岱给贺锦荣使一个眼色。

“月儿,我们夫妻一场,你当真要这般狠心绝情?”贺锦荣满脸失望之色。

高映月冷笑道:“贺锦荣,你若顾念夫妻情分,今夜我们不该在这里对峙。”

贺锦荣噎住,看向她脖子上的青紫淤痕,脸色铁青。他从来不知道高映月是一个狠角色,她分明知道父亲的计划,依旧让他们的人得逞,在她脖子上勒出淤痕,只为了拿到罪证告发他们!

这时,春柳抱着豆豆走来。

高映月不愿与贺锦荣纠缠下去,“一万两银子,分文不能少。”

贺家拿出这一万两银子,也算伤筋动骨。

高映月不容商量,让春柳抱着豆豆去马车里等。

“你们若舍不下这一万两银子,便莫怪我们不顾念情面。”高映月不想撕破脸,闹得太难堪。贺府不愿意放人,竟还打算杀人害命,高映月自然不能忍让。既然不能让他们认罪,那就从他们身上割走一块肉!

“一万两,我们拿不出来……”

贺岱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高父打断,“来人,去请大理寺少卿。”

贺岱脸色骤然阴寒。

高父站起身,并不畏惧贺岱,高家虽不如贺家,好歹出一个皇后,即便这个皇后并无多大的用处。

“贺锦荣杀妻尚公主,与公主在宫宴上幽会,这个消息在京城流传开,你们贺家休想再挺直脊梁骨做人。而皇上极力遮掩的消息,被使臣得知,他又会如何处置?反正你们都已经休妻,我们高家也没有脸,不怕丢不起这个人。”高父拢袖,沉声道:“我们走!”

“慢着!”贺岱紧攥着拳头,强压下怒火,“公中只有六千两银子,你们能不能……”

“不能!”高父眯着眼睛道:“一个铜板也不能少!我的闺女为你们贺家生儿育女,任劳任怨,你们不感念她的好,最后压榨完她,竟要害她性命!这一万两银子,我们还要得少了,你若再磨蹭,没有两万两,这件事没完!”

贺岱气血上涌,喉间涌现腥甜。

额角青筋跳动,咬牙,“给!”

“父亲……”贺锦荣如何不知,府中若要拿出一万两,就要变卖田产与首饰。

贺岱深吸一口气,“半个月内结清。”

“三天!”高父竖着手指。

贺岱双手撑着桌子,才没有倒下去。

“父亲,这是我存放嫁妆库房的钥匙,你让人去清点我的嫁妆。”高映月又将一本账册给高父,“这里面都是贺锦荣挪用我嫁妆的账目,短缺的让他们填补。”

“月儿……”

高映月现在看贺锦荣这副故作深情,满含痛苦的模样,心中忍不住作呕,对他最后一丝感情,葬送在今晚的谋杀之中。

“宝翎很快就嫁进你们府中,你若还不起,可以让她掏嫁妆赔给我。我高映月虽然不计较这些俗物,但是没有给别的女人养男人的癖好。”

高映月留下这句话,离开贺府,将这里留给高父处置。

回到马车上,高映月从春柳手中接过豆豆。

豆豆睡眼惺忪,双手揉着眼睛,看着坐在马车上,“娘,我们去哪里?爹爹呢?”

高映月抬手梳理遮住他眼睛的碎发,“豆豆很喜欢爹爹?”

豆豆看着高映月脸上的笑容,心里很不好,小手搓着衣裳,没有说话。

“娘告诉豆豆,以后豆豆跟娘一起生活,没有爹爹,豆豆愿意吗?”高映月抱着豆豆坐在腿上,看着他眼底积蓄水雾,依旧选择不隐瞒。

这一次说下的谎言,今后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而三四岁的孩子,他已经懵懂知道一些事情。

高映月觉得这件事,与孩子也有关,她坦白告诉豆豆。

“豆豆以后没有爹爹吗?”豆豆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高映月柔声说道:“他还是豆豆的爹爹,只是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他没有不要豆豆,是娘舍不得豆豆,想将豆豆留在身边。对不起豆豆,娘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但是今后娘会爹爹的那一份疼爱,都一并给你。”

豆豆扑进高映月的怀中,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抽噎道:“豆豆喜欢爹爹,但是更喜欢娘。豆豆要娘!”

高映月轻轻笑了,她的决定与坚持没有错。

不一会儿,高父高母从府中出来,脸上全都带着笑。两个人走到高映月的马车前,高父搓着手,“月儿,那一万两银子……”

“这是你们要来的,我一分不要,你们将嫁妆还给我就行。”高映月不去看高父高母的脸色,如果不是这一笔银子的诱惑,她的爹娘又岂会替她做主呢?

“好,嫁妆本来就是爹娘给你的,怎么会要回来?”高父脸上的笑容一敛,“月儿,你该知道,高家没有和离的女儿,你们母子两,找到安生之地了吗?”

高映月抿着唇,垂着眼帘,“你们不必担心,我不会回高家。”

“诶,好。天色不早,我和你娘就先回去了。”高父带着高母上马车离开。

高映月望着消失在街头的马车,垂眸望着怀中的豆豆,将他拥进怀中。

“小姐。”春柳鼻子一酸,忍不住唤一声。

“走吧。”

马车缓缓驶离,高映月带着豆豆在南巷租赁一间屋子住下。

从今往后,开始新的生活。

——

商枝得知高映月顺利带着豆豆和离,已经安顿下来,不禁松一口气。

薛慎之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竹筒水,还有两个馒头,穿着一身常服,准备出门。

“你今日休沐?”商枝见他没有穿官袍,手里又拿着干粮,“不回来吃中饭?”

薛慎之温声道:“贺锦荣造的水车,造成水灾,导致百姓田地里的庄稼全都坏死,因此大多地方闹灾荒,今日加急上奏朝廷,我与襄王一同去周边村子视察。”

“两个馒头够了?我给你再做一碗肉菜。”商枝起身往厨房里走。

薛慎之拦住商枝,“不用,填饱肚子就行。”他看一眼天色,“襄王在外等着,我先走了。”

“好。”商枝点头。

薛慎之走出院子,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襄王懒洋洋的靠在车壁上,看着薛慎之手里的馒头,嫌弃道:“这是我俩的中饭?”

“我的。”薛慎之放在车壁里。

襄王心知薛慎之的脾性,也不给自己找气受,让人赶走马车去京郊的村子。

薛慎之从马车上下来,看着大半荒芜的田地无人耕种,村子也空下大半,当初炊烟袅袅,一派热闹的村庄,顿时少了人气。

襄王不禁皱起眉头,拦住一个干活的农妇问道:“这些村民都去哪里了?这些地为何不种?”

百姓不都是以种田谋生?若是连田地都不种,他们拿什么维持生活?

农妇哀叹道:“种不起啊。水灾过去之后,地里长不出粮食,肚子都填不饱,还得缴税,官府可不管咱们老百姓的死活。还能咋办?为了活命,只得弃掉土地去逃荒。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背井离乡?这一亩地,能卖不少银子。现在闹饥荒,没有谁要。我是年纪大,人老了,跑不动,不然也逃了。家里的劳壮力,白天种地,晚上干点活挣银子交赋税。”

襄王闻言,皱紧眉头,“赋税不是很低吗?为何百姓会负担不起?”

薛慎之看着荒凉的田地,双手背在身后,徐徐说道:“正税少,重的是杂税。王爷有所不知,各种杂税皆以田地为依据,且劳役也是以田地来分派。这些远比正税要多且劳民,因此遇到灾荒,百姓交不起税便会弃田而逃。还有的田地产量不高,这一部分的田地收成不够缴税,百姓往往也会舍弃这一部分田地,减轻赋税。”

襄王点了点头,神色严肃,“莫怪大周疆土广袤,国库却空虚,田税是重要的来源,若是百姓弃田地不耕种,大大减少国库税银增长。薛慎之,你说要如何才能解决眼下这个问题?”

薛慎之是寒门子弟,对田赋、徭役、杂税深有体会,杂税太重,许多百姓负担不起,少田少地的百姓,却因为丁役的限制,而不能外出劳作赚取银钱糊口,难以维持生计。

“国库空虚,百姓弃田不耕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地主勾结官府,强占百姓土地,隐田漏税,也减少许多赋税。抵抗倭寇与外族,军费支出庞大,入不敷出,便又增加百姓赋税,”薛慎之觉得如果要解决田地荒芜的问题,根源在于减免赋税。“若要做到田不荒芜,人不逃窜,钱粮不拖欠,便要减轻赋税。”

襄王神色凝重,国库空虚,若再提议减轻赋税,只怕父皇不会轻易通过这一项革新变法。

他长叹一声,“难!”

薛慎之如何不知道,若真的要革新变法,这其中关乎许多权宦地主的利益,弄不好就会遭到强烈的反对,根本没有办法实施。

“去找你的老师。”襄王与薛慎之乘马车去曾府。

曾秉砚听说二人的来意,紧蹙眉心道:“重税伤农,若是想要改变目前百姓弃田不耕,国库空虚,百姓生计的问题,正如慎之所言,需要减免赋税。但是究竟如何减免,我们如今无计可施。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牵涉太多人的利益,皇上不会轻易首肯。”

薛慎之沉吟道:“并非不能减免赋税,地主隐瞒田产逃避赋税,这一块减少国库的增收。若是我们清查土地,他们便无法隐田,据实上缴赋税。然后再将田赋,徭役,杂税合并,折成银两,按人口和田亩多少征银。百姓可以出钱,由官府雇人代为劳役,能够减轻百姓的负担,有更多的人力耕种,可以推动农业生产。”

曾秉砚沉吟道:“此法能够让朝廷全面掌握全国田地,能够打击权贵、地主隐田漏税,改善国库空虚的问题。”停顿一下,“至于你说的徭役与赋税合并……”他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襄王却和曾秉砚想法相反,“本王倒是觉得徭役与赋税合一能够实施,反倒是清查土地难,牵涉太多人的利益。若是要实施,谁去实施?实施者,必将成为众之矢的。”太容易得罪人。

“清丈田地过程中,宗室地主阻挠无可避免,朝廷必然要严惩不贷,杀鸡儆猴。地方官吏做事,赏罚分明。田地据实上报,令人核实。确认无误后,再论功行赏。如此实施起来,便事半功倍。”薛慎之认为读书人,大多数人为出人头地,却也有小一部分,是为了减轻家中的赋役。

曾秉砚与襄王对望一眼,薛慎之竟是已经有详尽的规划。

“慎之,缓缓图之。”曾秉砚语重心长道。

薛慎之低声道:“若是再不减轻赋税,只怕有更多的贫民倾家荡产,无力承担重税。”

只可惜他是五品右参议,未入内阁,不能参与朝政议事,否则他必定是要上奏建议赋役改革。

襄王心情亦是十分沉重,今日所见所闻,令他心中受到冲击。

如果不是水车,导致水患,将问题暴露出来,只怕他还不知道百姓因为无法承担重税而流离失所。

“明日早朝之后,本王去试探父皇口风。”襄王决定无论能不能事成,都要试一试。

曾秉砚却不赞同,“此计是慎之提出来,由他上奏为妥,皇上若是追问起来,他也能应对。王爷并不知道该如何实施,只怕无法劝服皇上。”

薛慎之道:“待皇上寿宴之后,我再上奏。”

几个人商议好,各自散了,曾秉砚坐在书房之中,许久没有动。

曾滨敲门入内,看着曾秉砚愁苦的神情,不禁问道:“父亲,慎之与您提了什么见解?”

“赋役合并,减免人头税,清查土地。这些都是为百姓谋福祉,却是多得罪权宦,若是能够得到皇上支持还好,若是不能,他的仕途只怕到此为止。”曾秉砚长叹一声,丢官事小,只怕连命都要搭进去。

曾滨却觉得若是实施成功,薛慎之便水涨船高,前途不可限量。

“父亲不必忧心,皇上这一关,还不知能不能过得去。”改革事情重大,皇上需要一力镇压朝臣,方才能够实施,只是元晋帝有这一份魄力吗?

曾秉砚点了点头。

——

马车停在松石巷,襄王睁开眼睛,对准备下马车的薛慎之道:“薛慎之,如果推行起来,此事是你主张,你该知道你面临的是什么吗?”

薛慎之目光平和的看向襄王,“王爷,你不知道,太多贫困的村民,本来吃一口饱饭都成问题,再加上重税,无疑是雪上加霜,捆紧裤腰带,挖树皮为生。国库空虚,导致国力下降,若是要填补国库,官吏会如何?加重赋役剥削百姓,难的还是百姓。减免赋税,清查土地,微臣以为势在必行。”

他步下马车,拱手向襄王作揖,推门进府。

薛慎之已经将水利推行,还有农耕之术,逐步在推广,接下来他便是主张革新变法。

他的力量太微弱,需要得到曾秉砚与襄王的支持,而他们显然是赞同,如今便是需要得到元晋帝的认同。

在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早已将个人荣辱度之身外。若是成功,百姓能够减轻许多负担,而他亦是能够平步青云。在这权贵云集的京城,他若只是一个普通的五品官,根本无力保护他想要守护的人。

商枝这几天发现薛慎之,每天从官署回来,便关在书房里忙碌,有的时候甚至废寝忘食。

她将冷却的晚饭回锅热一下,然后端到书房里,便见薛慎之在奋笔疾书。

“慎之,将饭吃了再忙。”商枝将饭菜放在书案上,只看到赋役几个字,再忙公务,她便不再看,“饭冷了,吃下去对胃不好。”

薛慎之将最后一行写完,毛笔搁在一旁,揉捏着酸胀的眼角,“你吃完了?”

商枝看着他憔悴许多,断一杯水递给他,“我和沈秋早就吃完了,她有事要去镖局,我们就先吃了。”

“再陪我吃一点。”薛慎之拉着商枝的手腕,让她坐在身边,将饭菜端出来,放在桌前。拿起勺子舀一勺汤喂在她的唇边,“皇上寿宴之后,他会去太庙住三日祈福。”

商枝张嘴将汤喝下去,“我们那个时候救母亲吗?”

“嗯。”薛慎之低声道。

商枝点了点头,拿着筷子,挟几块肉放在碗里,端着碗筷递给他,“先吃饭吧,明天就是元晋帝的寿辰。”

薛慎之挟起碗里肥瘦相间的肉,递到商枝的唇边,商枝看一眼,张口咬掉精肉,剩下的肥肉留给薛慎之。

两个人将将一碗饭给吃完,商枝却吃撑了。

她躺在竹榻上,揉着自己的胃部,瞪着从外走来的薛慎之,“你吃饱了吗?我吃了差不多半碗,之前和沈秋一起的时候,吃了两碗饭,快要撑死我了,难受。”

薛慎之低笑一声,坐在她的身边,宽厚的手掌贴在她的腹部,按揉着肚子。

商枝吃了消食丸,薛慎之按揉了两刻钟,胃里才舒服。

“好些了吗?”薛慎之问道。

“嗯。”商枝撑着坐起来,身子一轻,被薛慎之抱起来,他低声在耳边说道:“明日参加寿宴,今日不早了,我们早些睡。”直接抱着商枝去澡堂,里面早已打好热水。

商枝这才知道他早有预谋!

胸前一凉,薛慎之将她的衣裳褪去,放在宽大的浴桶中。

商枝抱着胸,往水里沉去,遮掩住春光,下一刻,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扣住,拖出水面,惊呼声还未出口,便被他吞没在唇齿间。

元晋帝的寿宴在晌午之前便要入宫,因为沈秋不在家里,商枝与薛慎之昨晚太过放纵,腰酸背痛。

商枝躺在被窝里,动都不想动,只想赖床。

薛慎之穿戴好,将商枝从被窝里挖出来,为她穿衣梳头。

两个人吃完早饭,已经日上三竿,等进宫已经差不多到开宴的时候。

商枝与薛慎之到宫门前的时候,嘉郡王妃与嘉郡王在一旁等着。

“你们今日来得迟。”嘉郡王妃神情有些憔悴,精神不济,许是因为朱惠的事情。

商枝尴尬的笑了笑,还没有出声,一辆马车缓缓地驶来,赫连玉率先从马车上下来,掀开帘子,将手伸出去,搀扶着九娘子下来。

商枝看着九娘子穿着一袭紫色的纱裙,腰间系着一串铃铛,一头青丝半扎半束,并无任何头饰,只有一根同色发带束着青丝,面容上画着桃花妆,艳光逼人。

嘉郡王妃看着九娘子这一身装束,却是脸色骤变,“雅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