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献给元晋帝,婚事已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娘子的打扮,仿照着宁雅。

错眼看去,仿佛看见年轻时的宁雅。

嘉郡王妃神色恍惚的看向九娘子。

显然,她刻意在模仿。

商枝也愣了一下,九娘子的美很浓烈,她喜欢穿红衣,宛若火红的玫瑰。今日突然换一身紫色衣裳,裙摆飘逸,披帛招展,长眉凤目,仿佛壁照上典雅的仕女图。

听闻嘉郡王妃脱口而出的那一声,商枝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最担心的那一个可能,终于是发生了。

她记得在马车上九娘子笑容幸福,很笃定的说不会将她送给元晋帝。

而她这一身装扮,分明是已经将她送给元晋帝。

“枝枝,你们还未进宫?”九娘子笑容充满朝气,提着裙摆朝商枝走来,转一个圈,“我这样打扮,是你们中原人都喜欢的装扮吗?”

商枝下意识看向一旁的赫连玉。

赫连玉冷绿色的瞳眸望向商枝,透着警告,抬手扣住九娘子的手腕,“莫要让其他人久等了。”

九娘子连忙对商枝挥手,“枝枝,待会我们一起回去。”

商枝攥紧袖中的手指,看着九娘子被赫连玉拽着往宫内走去,她不禁喊道:“阿九!”

九娘子回头,疑惑的看向商枝。

商枝看着九娘子年轻的面容,脸上的笑容未散,“我有话和你说。”

赫连玉冷声道:“薛夫人,宫宴快要开始,你有话与阿九说,待散宴之后再说。”

“赫连王子,我听闻你们东胡人豪爽真诚,热情温厚,十分磊落,不屑于小人行径。你们要做的事情,为何不能给当事人知道?阿九难道没有资格知道她将要面临的事情吗?你现在做的事情,与你们不齿的小人有何区别?”商枝不想九娘子脸上灿烂朝气的笑容消散,九娘子将她当做朋友,朋友遇到危险,她应该站出来将实情告诉她。

赫连玉脸色阴晴不定,如狼一般凶恶冷残的目光紧锁着商枝。

九娘子看一眼商枝,又看向赫连玉,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大哥,你有事情在瞒着我?问题在这一身装扮,还是我待会要献的舞?”

赫连玉狠狠盯商枝一眼,拽着九娘子入宫。

九娘子甩开赫连玉的手,“大哥,你到底在欺瞒我什么?”

赫连玉沉着脸,四周无人,他低声说道:“阿九,东胡与大周国开战在即,你额吉希望你嫁给大周皇帝,建立两国邦交,签订和平合约,开通两国的贸易交往……”

“额吉讨厌大周国,这一场战争是她发动,如果她真的想要两国和平,就不会挑起战争!大哥,你还想要骗我?”九娘子并不傻,额吉是一定会对大周开战,又怎会要用和亲来建立两国邦交?

赫连玉沉默半晌,最终向九娘子说实话,“你额吉让你做内应。”

“大哥!”九娘子惊呼,难以置信。

两国开战,她一个外族公主之女在大周一定会讨不得好。

额吉不会不知,这种时期将她送到大周,相当于一个质子!

她又如何能够做内应?

“大哥,你会宠信一个敌国的女子吗?”九娘子压抑下心中的怒火!

赫连玉注视着与以往截然不相同扮相的九娘子,低笑一声,“阿九,你额吉为你请的一个中原老师,教你习的礼仪举止,你照着去做,就算两国开战,大周皇帝也会疼惜你。”

九娘子无措的看向赫连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额吉给你的婢女,她每日都会教你如何穿着打扮,你只管听信她的话,一定能固宠不衰。”赫连玉手指挑起九娘子腰间的铃铛,“你今日这一身打扮就很好。”

九娘子完全没有想到,额吉是早有预谋,在东胡的时候,请中原老师教她规范行为举止,免得她来大周国闹笑话,事到如今,她才发觉始终让她模仿一个人,而那个人是皇帝心中喜欢的女人。

额吉送她一个婢女,是这个婢女深知如何打扮,讨皇帝欢心。

“不,我不会同意!”九娘子推开赫连玉,就往宫外走去。

赫连玉拽住她的手腕,“为你阿布,你也不愿意?”

九娘子脚步一顿,就听赫连玉道:“你阿布为何不回中原?并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他回不来。皇帝杀害他的家人,与他有血海深仇。你阿布将你当做亲生女儿疼爱,你不愿意为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回报他吗?”

九娘子脸色发白,她喉口哽住,艰涩问道:“阿布知道吗?”

赫连玉轻叹一声,“这是你额吉下的命令。”

“阿布知道吗?”九娘子眼底含着泪水,执着地再次询问赫连玉一遍。

赫连玉看着九娘子悲伤地表情,不忍心欺骗她,“他不知道。”

九娘子眼底含着泪水,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被额吉给舍弃,嫁给一个能做她阿布的男人。

她想十分坚决的拒绝,可是想到赫连玉的话,九娘子犹豫了。

她无助的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她不想阿布太孤单,来中原找他的亲人,可赫连玉告诉她,阿布的亲人早已被皇帝给杀害!

“我……”

九娘子内心挣扎痛苦,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将她的灵魂撕裂成两半,一面是违抗额吉的命令,让阿布再也回不了家。一面是阿布温柔和煦教她启蒙,教她骑马,带她烤鱼,带她打猎。阿布为子女做的事情,他全都做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早已成为她心中难以割舍的记忆。

“阿九,你想看见大周的铁骑踏破我们的家乡吗?”赫连玉低声在九娘子的耳边道:“等战事结束,你的额吉会接你回家乡。”

九娘子难过的说道:“不能不开战吗?”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赫连玉握着九娘子的胳膊,将她拽起身。

九娘子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她心里并不愿意嫁给大周国的皇帝,也不愿意留在大周国。

赫连玉的话犹言在耳,九娘子紧了紧拳头,抬头看向赫连玉,“我若是不答应呢?”

赫连玉望着她深褐色的眸子,氤氲着水雾,仿若晶莹的琥珀,焕发出惊心动魄的美。他忽然转开头,不去看她澄澈的眼睛:“阿九,从你踏上大周国的国土,就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

——

商枝站在大殿门前的屋檐下,心里焦灼不安地等待九娘子。

许久,她看见九娘子跟在赫连玉身后走来。

望着她红肿的眼睛,商枝皱紧眉心。

“枝枝,你站在这里等我吗?”九娘子嗓子微微沙哑,她看见商枝担忧地神情,心里一暖,鼻子却发酸,涌出委屈。“我没事。”

商枝想说她真傻,所有的委屈都写在脸上,谁会相信她没有事?

“你不愿意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强迫你。”商枝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

九娘子心中酸涩,她看着被商枝紧紧握住的双手,微微笑道:“没有强迫我,真的。”她指着殿内,“人都快要来齐,我们先进去吧。”

商枝心中一叹,与她一起进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宝翎姗姗迟来,她仰着头,神情高傲,目光扫过商枝一眼,眼底闪过暗芒,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

商枝盯着宝翎脸上的面纱,勾了勾唇。

这时,门口的内侍尖细的喊道:“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元晋帝与高皇后一同入内,坐在高位上。

百官行跪拜之礼。

元晋帝大手一挥,“众爱卿免礼。”

“儿臣恭祝父皇圣体康泰,万寿无疆。”礼王出列给元晋帝祝寿,献上寿礼。

礼王献上的贺礼是一尊玉佛。

襄王就是请绣女用金线绣的万寿图。

文武百官一一献上的贺礼。

商枝坐在一旁,看着朝臣送的贺礼,精美,珍贵,奇特,算是绞尽脑汁,显得两位王爷送的礼,反而落得平庸。

薛慎之送的中规中矩,一副字画。

这时,赫连玉起身道:“赫连玉祝大周皇帝龙体安康,寿与天齐。”一挥手,东胡侍卫抬上几箱贺礼。然后说道:“皇帝陛下,阿九是东胡的月亮女神,她的舞姿十分优美,让她跳一曲舞为皇帝陛下祝寿。”

“准了!”元晋帝大手一挥,靠在龙椅里。

高皇后心中不安,总觉得不止是一曲舞这般简单。

赫连玉给九娘子递一个眼色。

九娘子双手紧握着拳头,半晌,她缓缓松开,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缓缓走到大殿中间。

两边乐师奏乐,九娘子翩然起舞,舞姿轻盈、飘逸、柔美,仿佛碧波仙子现身。

元晋帝漫不经心的神情,在触及九娘子一身打扮之后,眸子一眯,紧紧盯着她跳着一曲惊鸿舞,仿佛看见宁雅穿着紫色纱裙,在梅林中翩然起舞,并无乐鼓声,腰间的铃铛为她伴奏。眉目秀丽温婉,回眸一笑,令他心神驰荡。

九娘子的相貌太过浓烈,身上的气息并不如宁雅那般清丽夺人,一曲舞罢,面色绯红,美艳不可方物。明明那般不相似的人,可她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神似当年的宁雅。

元晋帝的目光灼热,一瞬不瞬的望着九娘子,似乎都看见她脸颊上晶莹的汗珠,手指不由的摩挲着扶椅,似要将她的汗珠给拂去。

赫连玉道:“皇帝陛下,阿九十分热爱中原文化,崇敬您将大周国治理得盛世清平。不知您可否愿意将她留在身边,亲自教导她?”

九娘子虽然知道实情,甚至答应,可到这个时候,她仍旧脸色发白。

可在元晋帝看来的时候,她下意识低垂着头,手腕剧烈一痛,她抬头看向元晋帝,眼中泪光盈盈,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这笑容,仿佛遇见一件幸事时一样幸福灿烂。

这幸福灿烂的笑容,与当初梅林里惊鸿一瞥的宁雅重叠,元晋帝心中一悸。

宁雅的笑容是为李玉珩而展露,而九娘子却是为他。

元晋帝的手握紧扶手,含笑说道:“阿九姑娘与朕的公主年纪相仿,正好可以在宫中作伴。”

赫连玉将九娘子进献给元晋帝,元晋帝欣然纳入后宫,只是表面说得好看罢了,在座的众人心知肚明。

赫连玉拍了拍九娘子的手臂,让她去元晋帝的身边。

九娘子脸色苍白,惊慌的看向赫连玉。

赫连玉道:“阿九,你是东胡的子民,身上肩负着你该承担的责任。”

九娘子握紧拳头,一步步朝元晋帝走去,他那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几乎令她落荒而逃。赫连玉的话,额吉的严厉,阿布的温柔在脑海中交替,最终九娘子跪坐在元晋帝的脚边,双手颤颤巍巍端着一杯酒递给元晋帝。

元晋帝闻着九娘子身上的香气,脸上流露出陶醉的神情,接过她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商枝几乎捏断手中的筷子,望着跪坐在元晋帝脚边,侍奉元晋帝饮酒的九娘子。

她难以置信九娘子竟是甘愿入宫侍奉元晋帝。

元晋帝收下九娘子,龙颜大悦,按照品级高低给百官赏赐。

宫宴一直持续到晚上,已经大赦回皇宫的魏太后,从到至尾未曾露面。

宫宴散后,商枝坐在位置上没有动,看着九娘子跟在元晋帝身后离去。期间,她一个眼神未曾看向商枝。只是在经过她的时候,脚步略微迟缓两步。

商枝不知道九娘子为何会答应,但她能看出九娘子并不是出自意愿。

薛慎之在她耳边说道:“不用多想,每一个人做出任何违背心愿的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

而经过深思熟虑,依旧选择违背心意,那边是有自己的难处。

商枝看着九娘子那一张失去笑意的面容,心里十分感伤。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

“我只是想着那天在马车上,信誓旦旦说她的母亲不会将她送来和亲,她脸上的笑容那般灿烂幸福,十分依赖她的亲人。最后却是她的亲人,一手将她推到火坑,心里替她觉得难受。”这种事情放在商枝身上,她也没有办法去接受。

薛慎之默然不语。

嘉郡王妃走到商枝的身边,询问道:“那个姑娘是你的好友?”

商枝点了点头。

嘉郡王妃皱了皱眉眉心,神色沉静。在宫门前见到九娘子的时候,嘉郡王妃便觉察出东胡的动机,心里对此十分的不舒服。

“可惜了。”嘉郡王妃苦笑一声。

商枝抿紧唇角,沉默寡言的与他们一起出宫。

——

元晋帝寿辰,普天同庆,大赦天下,百官三天不用早朝。

第二日,元晋帝便带着文武百官去太庙。

九娘子未册封号,并未同行,留住在乾清宫。

这让得到消息的魏太后,脸色阴沉,眸子里是化不开的阴霾。

元晋帝囚禁宁雅二十年,不惜灭了李家满门,如今又将神似的外族女子纳入后宫,留在乾清宫,可见他对九娘子的喜爱!

魏太后想到外族屯兵塞上,元晋帝将九娘子一个人放在乾清殿,这个举动很不妥当。

她对元晋帝的不满,达到了极点!

“请魏国舅入宫!”魏太后心里有一个成算,不打算再容忍元晋帝。

元晋帝为宁雅,将她软禁在国寺,她若再让元晋帝不顺心,他是否将她囚禁在太庙?

月慈姑姑出宫去请魏国舅。

魏国舅并未入朝为官,而是掌管着第一布庄,他并未随着元晋帝去太庙。一个时辰后,他来到慈安宫。

“二弟,皇上昏庸无道,若是再由他把持朝政,只怕这大周的江山,要败落在他的手中,哀家百年之后,无颜去见先帝!”魏太后见到魏国舅,脸上露出疲惫之态,“他将哀家软禁在国寺,若不是他寿辰,哀家不知何时才能回宫。”就连一封书信,她都无法传递出去。

魏国舅心中清楚魏太后对元晋帝的不满,来自宁雅县主。而寿宴上,元晋帝收下的那个女子,依稀有宁雅的风姿,莫怪魏太后心急。

“太后,您想要如何做?”魏国舅神情平静,早已预料会有这一日。

“襄王麾下有朝臣投靠,手里却无兵权。若无兵权,想要将元晋帝推翻,寸步难行。秦家向来保持中立,谁是皇上便忠于谁,想要将他们拉拢,根本没有可能!”魏太后沉声说道:“之前秦家为秦景骁说亲,秦老夫人找二弟妹去问过,她想为秦景骁求娶宁姿?”

魏国舅心中凛然,他连忙说道:“夫人已经回绝,秦老夫人如今有两个如意的人选。”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宁姿与秦景骁并不合适。”

魏太后意味深长道:“二弟认为宁姿为何不愿嫁人?她心中始终藏着秦景骁。秦家愧对宁姿,她嫁过去秦家不会亏待她。”

“太后……”

魏太后打断魏国舅的话,“二弟,你不必急于拒绝,你去过问宁姿的意见。”

魏国舅道:“夫人已经过问宁姿的意思,她并不愿意嫁给秦景骁。”

魏太后嘴角显出一抹讥笑,“她当真不愿意嫁吗?宁姿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她心知你们对秦家不满,不同意她嫁进秦家,便顺从你们的心意。二弟,哀家知道你和弟妹心疼宁姿,哀家亦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一个女人一生不嫁人,没有子嗣傍身,孤苦终老,你们忍心她晚年无依?”

魏国舅沉默不语,“我们可以重新想办法,不一定让宁姿嫁进秦家。”

“口头之约,哪有姻亲牢靠。秦家重情,宁姿是他们家的媳妇,自然就是我们阵营中的人。”魏太后是经过深思熟虑,方才有这个决定。

秦景骁当年负魏宁姿,两个人若是再重新走在一起,秦景骁念着旧情,也会答应宁姿的请求。

魏国舅无法说服魏太后,最终点了点头。

魏太后松一口气。

魏国舅并不太看好这一门亲事,当年魏宁姿与秦景骁情投意合,那种情况之下,秦景骁都能放弃魏宁姿。如今时隔二十年,秦景骁早已娶妻生子,对魏宁姿的感情只怕早就淡了。他即便对魏宁姿有一点感情,一定更在意秦家的荣辱,他们真的会因为魏家是姻亲,就答应帮助襄王吗?

魏国舅心事重重的回到魏府,魏宁姿正从佛堂里出来,看见站在她院门口的魏国舅,“父亲,您请进。”

魏国舅看着女儿,心情十分复杂,坐在主位上,接过婢女递来的茶,竟有一些无法启口。

毕竟是他与夫人常在宁姿耳边,如何的不同意她嫁给秦景骁做填房。

“姿儿,今日你太后姑母请我入宫,她随口提起你的亲事。觉得一个女子,还是有依靠来的好。像她晚景凄冷,时常想起先帝……”魏国舅似乎意识到说错话,尴尬的咳嗽两声。

魏宁姿沉静地说道:“宁姿觉得如今这样很好,待父亲母亲百年归寿,便皈依佛门。”

魏国舅眉心皱成一个川字,认为魏宁姿皈依佛门,还不如便宜秦景骁呢!

“你姑母有意将你许给秦景骁,你看……”如何。

魏国舅最后两字还未说完,便见魏宁姿失手打翻茶杯,白皙的手背烫红一大片,似乎不用多说,已经清楚魏宁姿的心事。

------题外话------

今晚十一点半后还有一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