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暴露!/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星辰将账算完,布庄已经的生意已经稳步上升。

商枝的美肤馆,不少人有意向合作,希望加盟进来。

龚星辰将他们的资料与信息收集起来,确保有诚信的,再用笔圈起来,重新列一张名单,之后再给人去信,请他们过来商谈。

忙碌完,已经亥时末,龚星辰伸展懒腰,摸着饿的肚子,看见桌子上摆放着食盒。

他走过去揭开盖子,看见里面的点心,皱一皱眉,盖子合上,提着准备放回厨房,顺道找点吃的垫垫肚子。

小厮见龚星辰从屋子里出来,连忙从他手里接过食盒,“二少爷,您去看商小姐吗?”

“枝枝来了?”龚星辰顿时精神,抬步往前院走去。

小厮唤住,“二少爷,商小姐与薛大人住在顾小姐隔壁的院子。”

“他们在这住下了?”龚星辰调转脚步,去往商枝的院子,跨进院落,扬声道:“枝枝,二哥肚子饿扁了,你给二哥做一碗面。”

商枝洗完澡出来,听到龚星辰十分有穿透力的声音,包着头发站在门口,龚星辰站在商枝的面前,看着她滴水的长发,蔫头耸脑地瘫在椅子里,摆摆手:“洗完澡就算了。”

商枝挑高眉梢,“顾小姐给你送去宵夜,不够你吃?”

“她的东西,我哪敢吃?”龚星辰瘪瘪嘴,抬手端着茶壶倒水,茶壶也是空的,眼神儿愈发的幽怨,“枝枝,你不介意多洗一个澡?”

商枝见龚星辰眼巴巴地望着她,念在他没有吃顾莺莺做的点心份儿上,给他去厨房做一碗面条。

“等着。”

龚星辰眼睛发亮,顿时变得生龙活虎,跟在商枝身后去厨房,“枝枝,你要给我做阳春面吗?这滋味我听怀念,你给二哥做阳春面,二哥给你个惊喜。”

“惊吓吧?”商枝睇他一眼。

龚星辰睁圆眼睛,“二哥是这种人吗?”

商枝不置可否,“阳春面工序复杂,又没有鲜汤,我给你随便做一碗素面。”

“卧一个鸡蛋。”

“好。”

“再加两棵青菜。”

“还要给你炒一碟子花生米吗?”

“可以吗?”龚星辰期待的看向商枝。

“不可以!”

龚星辰捧着一碗香喷喷,卧两鸡蛋的面,上面铺着绿油油的青菜,心里很满足。

商枝最后还是给龚星辰炒一碗盐焗花生米。

龚星辰蹲在厨房里,三五两口一碗面条下肚,端着一碟子花生米回院子,当做零嘴儿吃。

“沈秋在皇宫。”商枝突然一句话,让神色悠然自得的龚星辰,险些没有被花生米给呛着,“你说啥?谁在皇宫?”

商枝看着龚星辰紧蹙的眉心,扬眉道:“我有说什么吗?”

“你不是说沈秋在皇宫?”龚星辰追问,“她去皇宫替你跑腿?”

“你对她很上心?”商枝反问道。

龚星辰不可思议道:“我关心她难道不对吗?你不是将她当做家中的一份子?”

“你不是因为喜欢她,才对她的事情上心?”商枝决定将话摊开说明白。

“我是喜欢她,带她出去吃鸡腿,都不用担心浪费。”龚星辰滔滔不绝道:“枝枝,你不知道她的饭量有多大,一盘子六个大鸡腿,她还能给我分担两个,我看她倒像是还没有吃饱。和她在一起,胃口挺好。”

商枝脸色黑沉,很钦佩素昧蒙面的顾非烟,她竟然能让一个榆木脑袋开窍,懂得男女之情,实在是不简单。

“顾非烟是用吃的将你收买的吧?”

“我像是这种人吗?”

商枝觉得很像。

龚星辰有一点发窘,“我们在一起启蒙,她的功课很好,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我让她帮忙抄作业。”

“她每天给你抄作业?老师没有发现你们字迹相同?”商枝来了兴致,想知道顾非烟是怎么将他给拿下。

龚星辰提起这一段往事,神情柔和,感怀道:“她很厉害,看一眼我的字,便会临摹我的字迹,老师都没有发现。是后来顾莺莺指使一个同窗告状,被揭发老师用戒尺打我们的手板。”

“你之后为何与她订下婚约?”商枝很好奇。

龚星辰沉默一会道:“她和顾莺莺是双胎,姐妹感情并不好,顾莺莺经常欺负她,在顾伯父、顾伯母面前,她又装作姐妹情深。她在家中并不受宠,我经常看见顾莺莺犯的错,顾伯母却指责她,她一个人躲起来哭。她是一个很坚韧的女子,看见她的眼泪我心里难受,想要护着她,不让她再掉泪。”

商枝默了默,没法想象沈秋掉泪的场面。

一时间,两人一路无言。

站在院门前,商枝询问道:“你会娶顾莺莺吗?”

“不会。”龚星辰毫不犹豫。

“我看她是想嫁给你,你自个小心一点,别着她的道。”顾莺莺给人一种感觉,仿佛她已经将自己当做龚府的女主人。

龚星辰缺心眼儿,就怕他被顾莺莺给设计。

“知道了。”龚星辰打定主意,今后少回府。

商枝进屋,只见龚星辰站在院门口,目送她进屋。今晚的问话,龚星辰对沈秋有一些感情,只是并不浓烈,他未曾发觉,将沈秋当做妹妹照顾。

她觉得需要一个契机,龚星辰才能发现自己的感情。

商枝回到屋子里,薛慎之在等她。

两个人躺在床上,商枝毫无睡意,心里担忧着九娘子,“她会被元晋帝迁怒吗?我担心会连累她。”

薛慎之缓缓说道:“她会受到一些牵连,好在她曾被太后召见一段时间,更可疑的是太后,元晋帝不会对九娘子下杀手。”

担心商枝今夜睡不好,薛慎之并未告诉商枝,元晋帝血洗慈安宫一事。

商枝觉得她亏欠九娘子一个人情。

若不是因为九娘子,她或许还不能这般顺利进行。

“希望太后不会将娘的行踪透露出来。”商枝心里止不住的担忧,天亮之后才清楚宫中的情况。

“不会。”薛慎之笃定,从身后抱着商枝入怀,“睡吧。”

商枝‘嗯’一声,在他怀中找一个舒适的位置,酝酿睡意。

第二日一早,顾莺莺身边的婢女出门打探消息。

回来之后,匆匆回院子,回禀给顾莺莺,“奴婢看见士兵手里拿着画像,远远撇去,是一个女子的样子。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去薛府转一圈,发现有人盯着薛府。”

顾莺莺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你确定是追查一个女子?”

“千真万确!”

顾莺莺柳叶眉微蹙,并不知这个女子与商枝有何关联。

她总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

“你留意商枝。”顾莺莺叮嘱婢女。

“是。”

顾莺莺用完早饭,得知龚星辰已经出府去的美肤馆,她眸光微微一闪,吩咐婢女准备马车,打算去美肤馆找龚星辰。

婢女不一会儿回来,告诉顾莺莺,“马车龚夫人待会要用,小姐您若是不急,等马车送走龚夫人回来,再给您安排。”

顾莺莺原来想说不用等,她与龚夫人一起出府。转念,她嗅到一丝不同寻常。

龚夫人的作息十分规律,这个时候她该在家中护肤,若无重要的事情,不会轻易出府。

而商枝昨夜突然来龚府之后,龚夫人大清早出门。

顾莺莺敏锐的想到今早婢女打探来的消息,她神色微敛,“你去雇一辆马车。”

婢女立即去办。

顾莺莺等龚夫人出府离开之后,她乘坐马车,远远跟在龚夫人的马车后面。

两刻钟后,龚夫人的马车停在一处酒楼。

顾莺莺掀开帘子,看着龚夫人空着手,进同福酒楼,不一会儿,手里提着东西,又上马车,大约一刻钟后,停在一处新开的墨宝斋。

等片刻,顾莺莺下马车,走进墨宝斋,并不见龚夫人的身影。

顾莺莺皱紧眉心,随便挑两幅字画结账,回到马车上,大约过去将近半个时辰,龚夫人从墨宝斋走出来。

“小姐,我们之前进去,并未见到龚夫人,难道她在二楼,与东家很熟?”婢女疑惑的询问。

顾莺莺泛着柔波的眸子里,闪过晦暗不明的情绪,“或许吧。”

一连观察龚夫人几日,她每天不定时的出来,都会来到墨宝斋,停留半个时辰再离开。

那一日发现龚夫人来墨宝斋之后,顾莺莺便不再尾随龚夫人出门,而是先她一步离开,再寻一处茶馆坐下,盯着龚夫人的行踪,发现端倪。

顾莺莺见龚夫人给墨宝斋送东西,她心里有底,派婢女想方设法,弄来一张士兵搜捕的画像。

婢女为顾莺莺弄来一张画像,她盯着看半晌,并未在这画像上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顾莺莺放在袖中,她精心策划,与龚夫人在府门口相遇,两个人无意之间碰撞,顾莺莺袖中的画像掉落下来,风一吹,画像展开,露出宁雅的面容。

龚夫人看见画像,嘴角的笑容僵滞。不过一瞬,却已经被顾莺莺捕捉进眼底。

她弯腰捡起来,将画像递给龚夫人,笑容温婉,十分坦然的面对龚夫人的打探,“龚伯母,这幅画像是我偶然间得到的,她正是被人追捕的犯人,您要小心一些,若是遇见了,便将她报官。”

“她是犯人?犯的什么罪?”龚夫人满面疑惑。

顾莺莺在龚夫人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破绽,若不是她存心试探,从一开始紧盯着龚夫人,未曾错漏她半点细微的表情,只怕发觉不了龚夫人见到画像那一瞬的表情。

她已经隐约确定,龚夫人应该认识这画像中的人。

说不得,她去墨宝斋,便是为给这个人送东西!

“她犯的罪,我并不清楚,外面的士兵在搜捕她。咱们小心为上便是!”顾莺莺关切的殷殷叮嘱。

龚夫人颔首。

顾莺莺站在原地,目送龚夫人离开之后,她回自己住的屋子,写一封信,交给婢女,让她送到一个地方。

婢女将信送到一家糕点铺子,糕点铺子的掌柜,看着信封上的私印,立即将信送去礼王府。

礼王正在书房里看着从清河县传来的信,李明礼拒绝他给予的利益,不愿意入京。

礼王温润的脸上,透着怒火。

李明礼太不知情识趣!

“王爷,一品香的掌柜求见。”长随进来通禀。

“请他进来。”礼王将手中的书信压在公文下。

掌柜进来,将一封信递给礼王,“这是顾小姐送来的信,小的不敢耽搁,立即给您送来。”

礼王将信拆开,看清里面的内容,眼底闪过深思。

龚夫人认识士兵搜找的人,而她每一日都会去同福酒楼取东西,然后送到墨宝斋,停留半个时辰再出来。而顾莺莺进墨宝斋,并未见到龚夫人的身影,她担心另有玄机。而且,在同一时间,她发现薛府有士兵盯梢,出事的那一晚,商枝与薛慎之在龚府留宿。

礼王展开附送的画像,心中大惊,他曾在元晋帝那儿见过这副画像,而这副画像却是宁雅县主!

宁雅县主是薛慎之的母亲,薛慎之与商枝是夫妻,龚县令夫妇是商枝的爹娘。

能够这般大肆搜捕宁雅县主的只有父皇,他这般搜找一个人,也说明宁雅并没有死!

突然想到一事,礼王面色骤然大变,他记起昨夜父皇突然回宫,血洗慈安宫,紧接着外面突然有人查找宁雅,难道是太后将人放出来?

而宁雅现在一定在薛慎之手里,他们临时住在龚府,是要避开士兵盯梢,托付龚夫人照顾宁雅?

若是如此,一切都说得通!

那么,那个人一定是藏在墨宝斋!

礼王拿到这一个把柄,他能够很好的向元晋帝邀功,但此事牵涉太后,他便冷静下来。

“你将宁雅县主藏身墨宝斋的消息,透露给宝翎。”礼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宝翎与商枝是结下死仇。而她如今又遭元晋帝的厌弃,她掌握着宁雅的消息,一定会迫不及待向元晋帝邀功!

“王爷,此事对我们无利无害,可以不用插手。”

礼王低笑出声,笑声和悦,“薛慎之为襄王办事,李明礼拒绝本王的邀约,无人能够牵制薛慎之。父皇找宁雅县主,而宁雅县主在薛慎之手中,父皇知道这一件事,必定不会重用薛慎之,他也便不足为惧!”

长随立即下去,去贺府给宝翎传递消息。

——

元晋帝寿宴之后,宝翎便被一辆马车接到贺府。

皇后到底顾念一丝血脉,她给宝翎置办一些陪嫁,将她给打发了。

宝翎郁郁不快,她一个公主,仿佛见不得人一般,将她塞进马车里送到贺府,根本不是在嫁公主,而是像给贺锦荣做妾一般。当初在选秀宫,元晋帝替她遮掩,力压下她与贺锦荣有染一事,而突然之间,就这般仓促将她嫁了,任谁都知道她与贺锦荣有染属实!

她嫁进贺府,并不得贺家的人待见。而一个堂堂三品大臣,府上每餐的只有一个荤菜,其余两个素菜,一个汤菜,粗糙到极点!

更令她可气的是贺锦荣在她进门第二天夜里,便问她要嫁妆!

她不禁后悔,如果嫁给贺锦荣,是这般境地,她一定不会在婚前勾引他!

宝翎忍无可忍,将贺锦荣赶出新房。

翌日,宝翎起身,香菱神色慌张的进来,“公主,您存放嫁妆的库房,那把铜锁被砸掉了!”

“你说什么?”宝翎腾地站起身,两眼发黑,摇摇欲坠。

“公主!”香菱搀扶着宝翎,急忙说道:“驸马将您的嫁妆,拉去给表小姐。”

宝翎气急攻心,两眼一翻,昏厥过去。

“公主,公主!”香菱见宝翎昏过去,连忙让人去请郎中。

不一会儿,郎中挎着药箱过来,给宝翎号脉,紧皱的眉心舒展,道贺:“恭喜夫人,您这是喜脉。”

宝翎苏醒过来,听到郎中这句话,脸色阴沉,并不觉得高兴。

若是贺锦荣未曾偷盗她的嫁妆给高映月,她得知怀有身孕,一定会很喜悦。

郎中见宝翎神色不对,连忙告辞。

香菱给郎中塞了诊金,将人送出去,看着宝翎布满阴霾的面容,便知她是为着嫁妆一事心气不顺。

“公主,奴婢派人去请驸马回府?”香菱询问道。

宝翎冷笑一声,“不必!”

“公主,您有孕在身,千万别动怒气坏身子。奴婢吩咐厨房,让那边给您熬一盅鸡汤。”香菱宽慰宝翎一番,便退出来,看见管家送来一封信,“府外有人将这封信送给公主。”

“是谁?”香菱随口问道。

管家道:“是一个生面孔。”

“有劳管家亲自跑一趟。”香菱收下信,给宝翎送进去。

“怎么?厨房连一碗汤都不肯给本宫?”宝翎隐忍着怒火。

“奴婢还未去厨房,这是管家送来的信,有人点名给您的。”香菱将信递给宝翎。

宝翎皱眉,实在想不出会是谁给她送信。难道是许郎中?

拆开信,宝翎看清楚里面的内容,突然心情畅快的一笑,“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