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惊魂/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枝枝,你没有事儿吧?”龚夫人忧心忡忡,上下仔细看商枝一遍,确定她无事,一颗心落下来,“幸好你发现得早,如果被……”话说出口,龚夫人意识到话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捂住嘴,左右环顾,确定无人之后,松一口气,仅用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他们来势汹汹,当真吓坏我。就怕他们没有找着人,那个公主也设法攀咬上你。”

商枝目光陡然一冷,紧盯着龚夫人的手腕,她的皮肤养护得很好,极为白皙,此刻手腕上两道青紫的淤痕,“谁弄伤的?”

商枝握住龚夫人的手腕,微微肿起来,可见动粗的人,力道之大!

龚夫人看一眼手腕,浑不在意的拉着袖子遮挡住,“只是一点小伤,总比咱们丢命强。”现在回想,仍是心有余悸。

若不是商枝一直派人盯着宝翎,担心她使坏,未必能发现宝翎盯着墨宝斋,只怕今日真的得逮个正着,他们全都得没命!

“怎么可能会无事?”商枝眼底淬了冰一般冰寒冻人,她看着迟迟而来的龚夫人,“宝翎下令让人动的手?他们走后才放开你?”

龚夫人叹息一声,“枝枝,眼下这桩事不重要,那个公主如今也得不到好下场,我们当务之急,是如何将人送走。”

商枝抿紧唇,她发现宝翎来墨宝斋查访的时候,当天夜里便将人带走,一直将人放在惠民药铺。

惠民药铺,与她是合作关系,当初她应刘掌柜的请求,帮助平子滩,收购平子滩的药材,刘掌柜欠下她一个人情。而这件往事旁人不得而知,并不清楚她与刘掌柜之间的关系,这些时间来,除非药物来往,私底下并无交际,将人放在惠民药铺,最合适不过。

商枝担心京城与她亲密来往的人,都被人给盯梢,无奈之下,只得选择刘掌柜帮忙。

为此,商枝特地让人从京城作坊里拉一车成药,将宁雅装进一口大箱子里,与一车成药箱子混在一起,运送到惠民药铺,抬进仓库里,再将人弄出来,安置在药铺的一间杂房里。

宁雅被关在暗室二十年,身上早已成一把皮包骨,她用药汁调制涂抹宁雅的面部,错眼望去,仿若得不治之症一般。病体沉疴的人,寻常人十分避讳,反而不会特地接近宁雅。她的面容与画像有出入,并不会担心被认出来。

她对刘掌柜透露的口风,也只是一个特殊病人,交代刘掌柜不要靠得太近。

模棱两可的话,刘掌柜只以为宁雅身患的病症有传染。她又是一个郎中,刘掌柜并不会去多想。毕竟士兵搜找宁雅,并未将宁雅的身份透露出来,反而给她许多便利。

一直放在惠民药铺行不通,商枝想将宁雅送去平子滩,但是无人照应,朱玉还未回京。

“苏秦两家给我不少陪嫁铺面,明日我去挑一间,作为医馆,再将人放在医馆里。医馆里人来人往,他们不一定就能发现。”商枝想将宁雅乔装成一个老妪,能够就近照顾。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经过今天的事情,只怕他们谁也想不到,她会胆大包天,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吧?

不过,商枝还得做两手安排。即便被发现,也要计划出一条快速逃跑,且不容易被抓住的路线。

“这样也好。”龚夫人颔首。

商枝看一眼这间宅子,叹息一声,“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回松石巷,商枝给龚夫人涂抹药膏。

龚夫人手上伤势严重,商枝叮嘱她暂时别动用针线,好生休养。

龚夫人嘴上应下,心里却在想宝翎为何突然发现这一桩事。

她心事重重的离开。不一会儿,薛慎之穿着官袍从外回来,面容冷峻,布满寒霜。

“你今日还好吗?”薛慎之在官署听到商枝出事,他一直被人盯着,反而不好立即赶赴商枝的身边,担心他的出现,反而让事情发生突变。“将人放在惠民药铺,时间一长,刘掌柜只怕会起疑。事情传出去,不但连累他,也为我们增加风险。”

薛慎之从袖中拿出一张地契,“我在杏林馆隔壁不远处,买下一间铺子,你可以在这里开设医馆,我们将人接过来。”

商枝惊讶地看向薛慎之,未曾料到他与她想到一块去了。

“我也正好有这个打算。”商枝将地契拿过来,与杏林馆之间隔两间铺子,而且那边地势复杂,他们闻风而动,正好利于跑路,“我之前还想着在嫁妆里挑一间铺子,你这个的位置正好。”

薛慎之愁眉不展,眼底流露出怜惜,“辛苦你了。”

“我不苦。苦的是娘,不知何时才能让她不用东躲西藏。”商枝很心疼宁雅,她渴望阳光,向往自由,而偏偏对常人来说,很寻常的事情,对她来说却是奢求!

薛慎之沉默不语。

“都已经过去三天,沈秋还未出宫,不知她情况如何。”商枝心中挂念,留在宫中越久,危险便越高。

这时,一道身影闪进来,商枝抬头看去,正是沈秋!

商枝心中一喜,“沈秋,你终于回来了。阿九呢?她还好吗?”

沈秋是今日趁着元晋帝出宫,九娘子带着人去馆驿,将她一并带出宫,“那天夜里元晋帝突然回来,大发雷霆,发现县主不见之后,险些掐死九娘子,幸好刘公公将事情原委告诉元晋帝。九娘子曾经离开过乾清宫,之后又被太后带走,元晋帝怀疑是太后,方才饶九娘子一命。她在宫中并不好过,这件事对她造成惊吓,每天夜里都会在噩梦中惊醒,而元晋帝每日都留宿在乾清宫,看见九娘子膝盖上的淤青,方才释疑。”

确定太后责罚九娘子,而九娘子没有能力将人放出宫。

“到底连累她了。”商枝心中自责。

薛慎之沉默道:“她希望东胡强盛,心怀东胡子民,我们便将农耕之术传授给他们。”

“嗯,我让龚二哥安排一下,将那几种药通向东胡,与赫连王子签订协议。”商枝唯一能为九娘子做的,就是完成她的心愿,她为东胡献身,他们尽绵薄之力,帮助东胡改善民生。

几个人商议妥当,商枝很想去见九娘子,这种时候并不合适,担心来往过密,引起元晋帝的猜忌,为保护九娘子,最好是远离她。

——

宝翎被贬为庶民,在宗室玉牒上除名,从此便不再是皇室中人。

她备受打击,失魂落魄,浑浑噩噩回到贺府。

坐在床榻上,看着冷清的厢房,及不上宝华殿一丝半点的奢华富贵,简陋而平庸,她不禁悲从中来,趴伏在床榻上失声痛哭。

宝翎做梦想不到,元晋帝会这般狠!

明知她钻营,是为荣华富贵,他却狠狠掐断她的青云路!

贺锦荣听见风声,急匆匆回府,心中并不愿意相信元晋帝将宝翎贬为庶人。如果宝翎不再是公主,而是惹元晋帝厌弃的废公主,他娶宝翎回府的目的,便泡汤了!

“公主,外面谣传你被废,究竟发生什么事?”贺锦荣失去往日的沉稳,语气里带着急切,“你今日进宫了?”

宝翎伤心难过地扑在贺锦荣怀中,想要寻求他的安慰,“没有了,贺郎,我什么都没有了!父皇好狠的心啊!他将我贬为庶人,禁止出入皇宫,不再将我当做他的女儿。他为一个女人,竟狠心至此!贺郎,我如今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待我,莫要辜负我们之间的誓约!”

她紧紧地攥住贺锦荣,仿佛攥住唯一的出路。

贺锦荣心中大震,难以置信地望着涕泪横流的宝翎。

“你……你说如今不再是公主之尊?”贺锦荣艰涩地从咽喉挤出这一句话,脑袋还在嗡嗡响着,仿佛在做梦一般,他出门一趟,彻底变天了!

宝翎不再是公主,而是一个毫无倚仗的废公主,对他毫无半点用处!他娶她回府又有何用?为此贺家付出巨大的代价,几乎倾其所有!他还未来得及享受作为驸马的福利待遇,就告知他这项福祉被终结!

宝翎无法隐瞒,废公主的旨意,最迟明日会送到贺府,瞒不住,便如实交代。

“贺郎,我除你与孩子以外,一无所有,你不会厌弃我吧?”宝翎脸上的面纱沾着鼻涕眼泪,黏糊着她十分不舒服,将面纱摘下来,睁着一双泪水侵润明亮的双眸,期盼地望着贺锦荣,“贺郎,我再也不与你置气,使小性子,今后尽心伺候你。”

贺锦荣心底的情绪如浪涛翻涌,最后却只化为一腔悲凉,怨他命运多舛。

方才与高映月和离,再抛弃宝翎,他会背负上负心汉的名声。

宝翎对他无用,也只得再忍一忍。

“你放心,我不会休你的。”贺锦荣望着宝翎的面容,仿佛雨后纯净的花儿,那般纤美娇嫩,泛起怜惜之心。她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至少她这一张脸,身上令人悸动的幽香,都令人沉迷。

他凑过去亲宝翎的一瞬,看见她眼角的皱纹,微微一顿,以为看花眼,仔细望去,就见宝翎一脸灿烂笑意,眼尾布满皱纹,他心里松一口气,只当只笑纹。

贺锦荣被她的昳丽的笑容晃花眼,忍不住心中的情动,抱着宝翎压在床上。

宝翎惊呼一声,护住小腹,想拒绝贺锦荣,难免想到她现在的处境,只得放弃挣扎,甚至是讨好迎合贺锦荣,使出浑身的解数,让贺锦荣酣畅淋漓。

云收雨歇之后,贺锦荣满足的拥着宝翎沉沉睡去。

贺府,贺岱听到废公主的风声,便一直愁眉不展,如果知道娶回来一颗废棋,怎么也不会为宝翎而休弃高映月!

那可是白花花的一万两银子!

继妻看着满面焦虑的贺岱,宽慰道:“传言不可尽信,只要废公主的旨意没有下来,就不是真的。”

贺岱看着继妻年轻的面庞,他如今将近七十,而她不过是四十出头。

他重重叹息一声,“如果宝翎真的被废,只能给锦荣纳良妾。”

“高映月带走我们的孙子,还有一万两银子,她对锦荣有意,让锦荣将她一并纳进来,那些银子就都得还给咱们。”江氏心里对高映月有怨,为这一万两,府中缩衣节食,生活质量大打折扣。

贺岱点了点头,他也有这个想法。

第二日一早,宫里便下来废公主的圣旨。

管家急匆匆去请宝翎与贺锦荣接旨。

“砰砰砰!”香菱用力拍打门板,“公主,宫里来圣旨,管家来请您去接旨!”

屋子里沉睡的人惊醒过来,贺锦荣伸长手臂,将宝翎揽进怀中,“该起床接圣旨。”

宝翎睡意顿消,猛地坐起来,她还做梦,元晋帝气消,收回口谕!

“贺郎,你要记住我们之间的誓约,你不会抛下我,也不会纳妾,抬别的女人进府。”宝翎心慌的抓着贺锦荣的手臂,希望得到他的保证。

“不会有别……”

贺锦荣睡眼惺忪,被宝翎晃醒过来,她娇软示弱的声音,勾起他沉寂的欲念。伸手揽着宝翎的腰肢,睁开眼皮眸子带笑地看向宝翎。他大惊失色,笑容褪尽,惊惧惶恐地盯着宝翎的脸,瞳孔紧缩,忍不住推开宝翎,往后退一步。

“贺郎,贺郎?你这是怎么了?”宝翎靠近贺锦荣。

贺锦荣脸色惨白,猛地往后退一大步,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他顾不上喊疼,失声道:“你别过来!”

------题外话------

编编大人让小绫子分三章更新,小绫子暂定零点,八点,十二点这三个时间段更新,么么~

哭唧唧,今晚正好十二点停电,幸好小绫子把手机充电,停电的时候有百分之二十,不然手机也只有百分之四的电,热点都开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