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死无对证!(三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请来木匠,将薛慎之买下的那间铺面装修,然后又去一趟作坊,让他们赶制成药,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

推开院门,屋子里黑魆魆的,她微微皱眉,都还没有回家吗?

走进屋子里,商枝看着坐在桌前的人影,吓一大跳。

“沈秋?”

商枝试探地喊一声,站在门边没动。

“小姐。”沈秋站起来,喊一声。

商枝吐出一口浊气,听到她沙哑的嗓音,“出事了?”

沈秋摇一下头,又点头,如实道:“我今日去龚府取账本,龚公子留我吃晚饭,我便买一份糕点提过去,顾莺莺吃几块糕点,她中禁药,检查出是糕点里被下料,我被人冲撞,袖子上也沾了药粉,证据指向我。”

商枝冷笑一声,袖子上沾药粉,沈秋的糕点有问题,当然是怀疑沈秋没跑了。下药不注意,沾在袖子上。

除顾莺莺之外,商枝想不出还有谁会陷害沈秋。

事情哪有这般巧?

龚夫人不中意顾家这门亲事,紧接着顾莺莺中药,目的不就是为了龚星辰?

沈秋将事情整个经过告诉商枝,“我怀疑是顾莺莺。”

商枝翻个白眼,“那你在龚府为何不说?”

沈秋抿唇,她不善于辩解。

商枝轻叹一声,戳着她的手臂,“你啊!”

沈秋的性子,她心里很清楚,寡言少语,让她和口腹蜜剑的顾莺莺争辩,估计得被堵得半个字都挤不出来。

“你的性格众所周知,才会故意在干娘来的时候,逼问你对二哥的心思。之后她中药,误导干娘认为你是求而不得,方才要对二哥下药,生米煮成熟饭,念在我的份面上,将你娶进府。而她上吊自尽,是洗清自己的嫌疑,这样加一把火,让人无法怀疑是她动的手,毕竟没有证据抓住是她,没有自尽的必要。之后宽宏大量,不追究你的责任,并且没有提起要嫁给二哥,她那是以退为进,但凡提一个字,就暴露出她的心机,前面做的事情便会前功尽弃。她在等干娘开这个口,如果干娘没有提,她之后一定还会有后续。”

商枝将顾莺莺的心思给摸清,决定盯着桂枝。

顾莺莺喜欢置身事外,行事很谨慎,绝对不会亲自动手。

——

天蒙蒙亮。

商枝便被沈秋吵醒。

“小姐,桂枝出府了。”沈秋在门外喊道。

商枝睁开眼睛,就看见身边薛慎之也醒过来,她拍了拍薛慎之的肩膀,“你再睡一会,我有点事要忙。”

薛慎之捏着眼角,掀开被子下床,“今日休沐,我与你一起去。”

“你去看娘,不用陪着我。”商枝觉得这种女人之间事情,薛慎之最好不用插手,一个不好,沾惹一身腥,“我去盯着顾莺莺身边的婢女,她俩昨天陷害沈秋,今天得去揪住她们的狐狸尾巴。”

沉默片刻,薛慎之道:“我去一趟嘉郡王府。”

“好。”商枝利落的洗漱,跟着沈秋一起去外面吃早饭。

商枝未免暴露行踪,拿一两银子,请一个小乞儿去跟踪桂枝。

她们吃完早饭,小乞儿走过来,“她在天茗阁茶楼。”

商枝道谢,给小乞儿点一份早餐,带着沈秋去天茗阁茶楼。

门口还站着一个小乞儿,见到商枝与沈秋,指着后院,“他们鬼鬼祟祟去楼上雅间,在最里面的那一间。”

商枝给她一块碎银,上二楼,找到最里面的那一间,她紧贴着门口,断断续续传来桂枝的话,大意是龚星辰占顾莺莺的清白,如今却未给名分,逼得女子投环自尽。

商枝眼底沁出冷意,大概等消息传出去之后,顾莺莺为证实所言非虚,一定会出现在人前,她脖子的紫痕成为佐证,舆论逼迫龚星辰娶她,而她至始至终都未曾提过这个要求,是龚府主动求亲,如何能怀疑到她的头上?

她为达成目的,却不顾龚家的名声。

即便龚星辰最后娶她,名声也会被她败尽。

如今龚正华虽然上京赴任,却还未正式下达诏书,正式任职。只怕这个消息,也会对龚正华升迁有很大的影响。

“嘭”地一声,商枝将门踹开。

里面的人吓一大跳。

桂枝见到商枝与沈秋的一刹那,脸上的血色尽褪。

说书先生见到有人闯进来,脸色大变,手里的扇子指着商枝,下一刻就被沈秋制住。

“你们想干什么?”说书先生脸色青白交织,商枝眸子里冻人的冷意,让说书先生闭了嘴。

商枝似笑非笑地看着桂枝,“原来真的是你们动的手啊。”

桂枝紧张的咽下口水,眼珠子四处转动,突然,猛地朝门口冲去。

商枝伸出腿,‘嘭’桂枝绊倒在地上。

“你做为证人,随我们一起去干娘面前交代清楚!”商枝擒住桂枝。

桂枝面无人色,浑身颤颤发抖。

商枝看向说书先生,目光移到他鼓鼓囊囊的袖子,冷笑道:“银子好挣,可别没命花。”

说书先生做这种不道德的勾当,被当事人撞破,心里发虚,害怕商枝会整治他。

“我……我没……没有和她合作。”

“没有啊?那好啊!”商枝眉梢一扬,勾了勾手指,让说书先生过来,她给说书先生换一个版本,笑眯眯道:“银子挣谁的不是挣?我相信先生心里清楚,和谁合作最牢靠。”

说书先生梗着脖子,不敢动,沈秋手里冒着寒光的匕首顶着他的脖子,商枝眼底的寒意让他心里发寒,连忙说道:“我这就去说,这就去……”

商枝示意沈秋放了说书先生,然后扣着桂枝坐在大厅里,看着说书先生战战兢兢地说起一个故事。

顾莺莺来京城投亲,是为了勾引姐夫,不惜下药爬上姐夫的床榻,撞破她的阴谋后,以死要挟的消息,一夕之间,传遍京城,大家纷纷猜测这不要脸的女人是谁。

桂枝脸色煞白,眼睁睁看着那些妇人咒骂顾莺莺,男人嘴里说着下流的话,无力去阻止。

商枝押着桂枝去龚府,拆穿顾莺莺的真面目。

桂枝浑浑噩噩,看着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街头,从骨缝里冒出寒气。

她知道,一旦揭穿出来,她难逃一死,还会牵连到小姐。

桂枝看着疾奔而来的马车,突然发狂似的挣脱商枝的钳制,商枝扣死了她,桂枝猛地用脑袋朝商枝顶去,商枝下意识后退,松开手。

桂枝双目里闪动着怨恨,狰狞地笑道:“商枝,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商枝意识到不妙,沈秋闪身过去抓住桂枝。

桂枝却面色惊慌,惊叫一声,“啊!救命啊!”重重摔倒在地上,马蹄踩在桂枝的胸口,马车从她身上碾过去,大量的鲜血从鼻子、嘴巴里涌出来,她睁圆着眼睛,气息微弱,看着商枝甚至还诡异的笑了一下,指着她,“她……她要……”话未说完,手垂下去,断了气息。

商枝脸色骤变,看着躺在地上的桂枝,握紧拳头。

人群里爆发出的尖叫声,引来巡逻的五城兵马司的人。

有人指认是沈秋在追桂枝,才致使她被撞死。

五城兵马司的人,将商枝与沈秋带走问话。

------题外话------

捂脸,小绫子预估失策,渣渣得明天才能领盒饭,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