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推翻,放我一条生路!/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点点药粉,让顾莺莺煎熬一日一夜,整个人虚脱般躺在床上。

顾莺莺红润白皙地面色,如今苍白如雪,浑身的力气被抽空,酸软得难受。

她身边只带着桂枝一个婢女,桂枝今日一早出门办事,将要晌午不见她回来。

顾莺莺咬着牙硬撑着从床上起身,就着今晨桂枝打来的冷水洗漱,穿戴整齐坐在铜镜前梳妆。

外面传来急促地脚步声,不多时,门口响起门房婆子的声音,“顾小姐,大事不好啦!你身边的桂枝,被马车碾死了!兵马司的人来府中通知你,传你去兵马司衙门一趟。”

啪嗒。

顾莺莺手里的胭脂瓷盒砸落在地上。

桂枝死了?

顾莺莺双目微瞠,手指微微发颤,震惊于这个消息!

桂枝自小与她一起长大,比起她的父母亲,更得她的信任。从来未曾想过桂枝会死!

顾莺莺扶着梳妆台,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任她如何努力,终究是无法抑制倏然起身,双腿的酸软让她险些跌倒在地上,双手撑在凳子上方才堪堪稳住,她惊疑不定地到门边打开门,婆子惊惶不安的脸出现在面前。

“你刚才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顾莺莺咬着牙问。

“您身边的桂枝,被人追赶着在街上给马车碾死了!”婆子被顾莺莺的眼神盯着心口冰凉,磕磕巴巴道:“抓到凶手,是商小姐,夫人已经赶过去。”

顾莺莺的手指紧抠着门框,用力呼吸着,想要将胸腔里翻涌的怒火压下去。因为极度的憎恨,面容上的肌肉微微颤抖抽搐。

她几乎从齿缝中磨辗而出短促的一句话,“给我备马车!”

婆子如蒙大赦,她飞快地跑开。

顾莺莺走出龚府,远远地看见巷子口停着一辆普通的乌蓬青布马车。微风拂过,掀起帘子一角,露出一张温润地面容。顾莺莺神情一顿,她拒绝婆子安排的马车,爬上巷子口那一辆乌蓬马车。

她到衙门的时候,是刘指挥坐堂审案,桌子上摆着几张从百姓口中问来当时情况的目击口供。商枝与沈秋站在大堂中间,沉默不语,桂枝摆放在一旁,盖上一块白布。

顾莺莺进来,商枝抬头望去,便见她面容蒙上一层阴霾,目光冰冷如寒刃,蕴含着浓烈的怨恨。

“大人,民女顾莺莺,死者桂枝是民女的婢女,两人一起长大,胜似姐妹,请您为她做主!”顾莺莺跪在地上,深深弯腰磕头。

顾莺莺恨死商枝,这个贱人总是破坏她的计划!如果不是商枝撞破桂枝请说书先生,散播谣言的话,逼迫桂枝去龚夫人面前揭穿真相,桂枝又如何会死?更可憎的是商枝,吩咐说书先生,造谣她勾引龚星辰,传得沸沸扬扬,她努力维护的名声,毁于一旦!

刘指挥见人都已经来齐,手里拿着口供笔录,“商枝、沈秋,有人看见你们在天茗阁酒楼里扣押住桂枝,随后在门前发生争执,桂枝挣脱你的钳制逃跑,是沈秋追她害得她被马车碾死。目击者称,桂枝断气之前,指控你们想要谋害她!”

如果是之前便想蓄意谋害,那么沈秋害得桂枝被撞死,意义就不同。

只是纯粹的起争执,桂枝因为躲避商枝被撞,那主要责任在马车的主人。

而商枝要做的就是辩护,并且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并没有要害桂枝的心思。

商枝道:“我们并没有谋害她的心思,扣押住她是因为逮住桂枝在天茗阁找到说书的胡先生,请他散布谣言,败坏我二哥的名声,我抓个正着,带着她回家对峙。她不愿回去对峙,因此挣开我的钳制,故意向马车撞去。”

“你是说她故意撞死陷害你们?”刘指挥道:“有证据吗?”

商枝握紧拳头,“胡先生就是证人。”

刘指挥道:“传胡先生。”

不一会儿,一道高高瘦瘦,穿着浅色衣服的胡先生走进来,他畏畏缩缩,见到商枝与沈秋,因为极度的恐惧,浑身微微发抖。他转身想逃,顾莺莺不动声色的站在他身后,阻止他逃跑。

胡先生看着身边的顾莺莺,浑身抖得愈发厉害,他咬着牙,努力的想要保持镇定。可无论他如何的努力,眼中依旧流露出惊慌与恐惧。

胡先生扑通跪在地上,指着商枝颤声道:“是她!就是你们杀了桂枝!”他一边指着自己脖子上一道结痂的伤痕,“我脖子这道伤痕也是她们割的!她们威胁我败坏一个姑娘的名声,那个时候她们就已经抓着桂枝,桂枝很害怕,被她们押着听我讲完故事,整个过程中桂枝在向我求救,她浑身颤抖,很惊恐,只是我自己都是泥菩萨,如何能保护她,甚至解救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商枝将她从大厅里拖出去!”

“桂枝大概意识到自己要面临什么,紧紧抓住桌子,指甲都在桌子上留下几条抓痕。她们一离开,我打算去报官,就听见一声惊叫,接着听见有人喊死人了!我意识到不妙,急匆匆走出茶馆,就看见桂枝倒在地上,指着商枝一句话未曾说完便断气了。”

胡先生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将商枝给他的银子拿出来,“大人,这是商枝给我的银子。她让我败坏顾姑娘的名声,您去外头一打听外面关于顾姑娘的流言,又可以去找顾姑娘求证,便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简直就是强盗,强占去顾姑娘的清白,不肯给名分,逼着顾姑娘去死。顾姑娘福大命大,被救下来,他们就败坏顾姑娘的名声,想要借此逼死顾姑娘!”

“大人明察,胡先生口中的那位顾姑娘正是我。这件事还有一件内情,您可能还不知道,民女这就向您禀明。在此之前,民女父母与龚伯父伯母是世交,两家订下口头婚约。民女的父母希望我与龚府次子龚星辰履行婚约。可沈秋却对龚星辰生出男女之情,我的出现对她来说是阻碍。沈秋为嫁给龚星辰,在点心里下禁药,而这份原本该给龚星辰吃下去的点心,却被我给吃了。我药效发作,她的阴谋败露,也在她身上搜找到证据,我不愿意事情闹开大家难为,可惜别人似乎不领我的情。”

“龚家并不愿与顾家结亲,我知道顾家理亏,在龚家高升的时候,才找上门来,要求履行婚约。而且这个时候的顾家,生意已经出现衰败,与龚家门不当户不对。我中药之后,身子被人瞧去,没有脸活下来,才会上吊自尽,却被人给救下来。我以为此事到此为止,却未料到沈秋她为了龚星辰,并不肯放过我。不但让胡先生放出流言逼死我,还害死我的婢女!”

“人言可畏,曾参杀人。”顾莺莺泪如雨下,伤心欲绝道:“大人,请求您为民女做主!还桂枝一个公道,将谋害她的人,绳之于法!”

刘指挥陷入沉默,如果顾莺莺所言属实,沈秋她们就很有杀人的动机。

而如今的人证物证俱在,事实证明商枝与沈秋就是杀人凶手!

“你们有话要说?”刘指挥询问商枝与沈秋。

一旁掌文书的吏目,将顾莺莺的供词,全都快速的记载下来,并且列出一张罪状,给刘指挥过目,确认无误后,递给商枝与沈秋。

“你们二位若是不能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为自己脱罪,那就签字画押!”吏目拿着一支蘸墨的毛笔递给商枝。

商枝并不去接毛笔,“大人,我们无罪可认!胡先生与顾莺莺的供词作假,我们是冤枉的,还请大人明察!”

刘指挥皱眉,胡先生与顾莺莺的话,与他调查来的消息,并无出入,而且他们还拿出证据,“仅凭你空口白话,本官如何断定他们的供词作假?据本官调查得知,你的确收买胡先生,让他散布对顾莺莺不利的谣言。”

商枝勾唇,讽刺的笑道:“大人如何知道,京城里流传的话,不是传言,而是事实呢?”

刘指挥一怔,如果商枝的话属实,那么胡先生与顾莺莺的供词,全部都得推翻!

“沈秋是被冤枉,她没有在点心里下药。我们怀疑是顾莺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认定她有其他的目的,盯着她身边的婢女,发现她去天茗阁茶楼,听到他们要散布二哥强占顾莺莺清白的消息,我将桂枝抓个正着,要求胡先生散布实情,是顾莺莺自己服下禁药陷害沈秋,还想败坏龚家的名声,带着桂枝回龚家对峙,而桂枝为维护顾莺莺,自己撞上马车身亡,为的是死无对证!”

“你撒谎!”胡先生立即跳起来指责商枝。

商枝目光冰冷,冷冷一笑,“你说我们带走桂枝,桂枝在桌子上留下抓痕?”

胡先生看着商枝如利刃般森寒的目光,冲口而出的狡辩,哽在喉间。

“大人,您可以派人去茶馆,我们与桂枝坐在哪一个位置,您恐怕已经调查清楚,去查证桌子上是否有抓痕。”商枝请求道。

刘指挥使立即派人去茶馆。

茶馆离衙门并不远,骑快马来回,不过两刻钟。

很快,士兵回来通禀,“大人,桌子上有几道抓痕。用的力道很大,抓痕很明显。”然后将伤痕的形状长度尽数汇报给刘指挥使。

刘指挥使脸色一沉,“商枝,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商枝并没有开口,而是走到桂枝的旁边,准备掀开白布。

顾莺莺眼皮子一跳,顿时知道破绽在何处,她扑过去,一字一句从喉间挤出来,怨毒无比,“商枝,桂枝都被你给害死了,你还想对她下毒手?让她死不瞑目吗?你悬壶济世,却生得一副恶毒的心肠!”

商枝冷声道:“顾莺莺,你在怕什么?怕她抓了桌子,指甲缝里没有木屑?或者没有伤痕,一眼能够戳穿这一句假话?”

顾莺莺并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垂泪,用一双悲戚的眸子望着商枝,掩饰她心中的慌乱。

商枝猛地推开顾莺莺,在她跌倒在地的一瞬间,掀开白布,露出桂枝的一只手。

“你过来。”商枝指着士兵,“你认为那种抓痕,手指上会有什么变化?”

“我试了一下,那种抓痕如果指甲长,会有折断。指甲断,会有木刺扎刺进皮肉里。”士兵一边看,一边检查桂枝的两只手。

桂枝的手干燥而白皙,她是顾莺莺身边贴身伺候的婢女,并不用做粗活,手指甲很干净,圆润,没有任何的伤痕。

顾莺莺眼中闪过慌乱。

胡先生脸色煞白,他的供词被推翻了!

商枝并不打算停止,而是继续道:“顾莺莺之前说以死明志,证明自己的清白。既然抱着必死的决心,那么一定不会上吊两次?”

顾莺莺脸色煞白,眼中流露出慌乱之色,她咬牙压下心中汹涌而出的恐慌,“商枝,你这是何意?”

商枝嗤笑一声,指着顾莺莺的脖子,“精明如你,恐怕也没有想过照镜子,查验一下自己脖子上的淤痕?或许你之前查看了,只是你勒出来的那一条淤痕,却忽略了你等常乐等人进院子之后,再将脖子套进去上吊,时间太短,又重叠在一个位置,所以根本发觉不了。你的皮肤太白皙,第二天你上吊的紫痕显露出来,一深一浅,层次分明。”

顾莺莺惊慌的捂着自己的脖子。

商枝走近顾莺莺,手指点着她的脖子,“你勒住自己的脖子,是向后用力,靠近脖颈两侧的淤痕稍微偏下。而你上吊白绫向上吊住你的脖子,应该是沿着你的下颚颞骨至耳垂根部的方向,受力方向、力度不同,形成痕迹的颜色深浅与角度也自然不同。”

顾莺莺觉得脖子一凉,商枝顺着她脖子划过的方向,泛起一片鸡皮疙瘩,点点寒意渗入肌骨,凉透到心底。

“商枝,这只是你的猜测。这两道深浅不一的痕迹,是常乐将我救下来的时候,她失手让我吊了两次!仅仅凭着你的猜测,并不能说明,这是我故意勒脖子,再上吊假装寻死的证据!”顾莺莺极力压下心里的恐慌,看着商枝怔愣住的模样,唇角不由浮现一抹笑意,这一抹笑容冰冷而讥讽,面对刘指挥使的时候,双目含泪,饱受着极大的委屈,悲愤道:“商枝,一切都凭证据说话。你说我下药栽赃沈秋,证据在何处?你若拿出证据,证明确实是我做得,我绝无二话,立即认罪!”

商枝指甲掐进掌心,她知道想要脱罪,只有找到顾莺莺下药栽赃沈秋。没有证据,她找到一切推翻他们口供的破绽与疑点,都是枉然!

可她到目前为止,并未派人去查找。

“你拿不出证据对吗?你是为了脱罪,冤枉我!”顾莺莺满面泪痕,目光悲绝,仿佛承受着不堪重负的屈辱,哭得快要昏过去,“商枝,事到如今,你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抹黑我。如果真的你们这般心狠手辣,我应该主动接触婚约,成全沈秋与龚星辰!我放手,我现在放了他,你们现在能放过我吗?求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商枝抿了抿唇,看向刘指挥使,“给我两天时间,我能找到证据。”

刘指挥使摇了摇头,“你和沈秋都是嫌疑犯,今日一旦定案,就要转押刑部大牢。今日就算不定案,你也要被收监。”

顾莺莺掏出帕子拭泪,遮住眼底的冷意。

商枝看着顾莺莺眼底的挑衅,张口想对刘指挥使说,她要见薛慎之。

这时,有士兵匆匆进来道:“大人,有证人带着证据求见!”

刘指挥使大手一挥,“传。”

商枝猛地抬头,就看见薛慎之与龚星辰一前一后的走来,他们身后,还带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

------题外话------

中午十二点二更,咳咳,小绫子摸清楚自己的尿性了,但凡说了准确的时间,必定会往后推迟半个小时,亲亲们可以一点来看,捂脸,爱你们,么么~

推荐好友舒薪种田文《农女巧当家》

谁说女子就要三从四德,良善才能嫁的好人家。

她朱小秉持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面对各种渣,她撸起衣袖,手撕白莲,狠怼绿茶,怒踹贱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