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算账,暗流/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曲颜从秦府离开之后,直接回平阳候府。

商枝对待她的态度,与之前的和颜悦色,截然不同,她被迁怒了。

祖母做出的事情,太过忘恩负义。

秦老夫人在世时,帮扶过他们太多。

最后,将为数不多时日的秦老夫人给害死。

她不知道,为何人心能这般坏。

文曲颜蜷缩在圈椅中,回过神来,天色已经暗下来。

“少夫人,三少爷回来了。”小鹊清脆的嗓音在外响起。

文曲颜连忙跳站起来,脚一软,磕在桌角,痛得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她抽一口凉气,将泪水憋回去,等双腿的酥麻褪去,拉开门,就见隔壁的门合上。

文曲颜探出脑袋,就见隔壁的门‘吱呀’打开,吓得她把脑袋缩回去,就看见云暮走出来。

云暮朝她望来,见到文曲颜愣了一下,走过来说道:“三少爷方才回京,三少夫人厨房还有吃的吗?”

“哦,我去看看。”文曲颜看一眼天色,刚刚回京,应该很饿了。

她疾步去厨房,厨娘早已歇下,厨房里温着鸡汤,她尝一下,并无甜味,找出来挂面,煮一碗鸡汤面,鸡汤里撒上一把葱花,装进食盒里提去给云暮。

云暮深深看文曲颜一眼,“三少夫人,三少爷心情不太好,你送进去……”话未说完,食盒已经塞进他手中,文曲颜面色微微发白道:“云暮,你送进去吧,我去的话,苏……他会生气。”

云暮目瞪口呆,就看见文曲颜已经进屋子,关上门。

他皱一皱鼻子,闻着鲜浓的鸡汤香味,提着食盒进去。

苏景年微扬着头,靠在轮椅上,秀美白皙的面容透着惨白,阖着双目,眼睑一片青影,透着浓浓的疲惫之色。

“出去。”

云暮举着手里的食盒,“少爷,鸡汤面,可香了。”

苏景年抿紧唇,双目凌厉地看向云暮。

云暮装作看不见,自顾说道:“少爷不知吗?这是三少夫人亲自下厨做的,那我给吃……”

“放下。”

云暮将食盒放下,顺便将里面的两个碗,两个碟子端出来。

将挂面倒入鸡汤碗里,搅拌均匀。

“少爷,挂面容易糊,您要尽快吃了……”云暮在苏景年阴沉的目光中闭嘴,退出屋子。

苏景年望着还在冒着袅袅热气的鸡汤面,并不是很舒适的胃,竟有一点饥饿感。

良久,他动了动,坐直身体,转动轮椅走到桌前,鲜浓的香味往鼻子里钻,胃部痉挛一般的疼痛,要填入这些食物方才能缓解一般。垂眸,望着两个小碟子,看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针扎一般,瞳孔微微一紧。

时光回溯,他仿佛看见坐在篝火旁文曲颜,手里举着一只烤野兔,水汪汪地望着他,“苏哥哥,你不吃吗?”

“不吃,有膻味。”

“哦,那你吃烤山鸡吗?”

“不吃。”

“可是这个没有膻味。”

“鸡肉有甚好吃的?肉硬又柴,没几两肉,全都是骨头。”

“鸡腿的肉很嫩,苏哥哥,我把鸡腿给你。”

“皮看着倒胃口,你吃吧。”苏景年横躺在树干上,双手枕着头,翘着腿,看着文曲颜撕下一条烤酥脆的兔腿,慢吞吞地小口小口咀嚼着,腮帮子鼓鼓的,就像抱着萝卜吃的兔子。他手发痒,随心而动,捏上她的腮帮子,她圆滚滚的眼睛里沁出水雾,怯怯地看着他,小声喊疼。

她无辜又可怜的模样,他越想欺负她。望着她手中吃一半的兔腿,“我对你好,还是苏易对你好?”

“都很好。”

苏景年紧紧皱眉,“那你喜欢谁多一点?”

“易哥哥。”

“小丫头,将你喂出个白眼狼来了。吃我的,记着别人的好?”

文曲颜看着他神情不悦,快要哭出来,鼻尖红红的。

苏景年兴致索然,冷哼一声,“小东西,快吃,该回去了。”

“苏哥哥,我不要你的东西,都还给你。”文曲颜将山鸡和野兔递给他,带着浓浓地鼻音,一板一眼,“我刚刚吃着你的东西认真想了,就算易哥哥不给我吃的,我还是最喜欢他。”

苏景年为此几天不搭理文曲颜。

没有他在身边,文曲颜似乎很乐不思蜀,玩得更开心。

搭在扶椅上的手用力握紧,苏景年略微僵直的脊背,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

平复心绪,再度睁开眼睛,阴柔的眼睛里,深邃幽暗,让人辨不清他的情绪。

手里执着筷子,挟一块碟子里去皮剔骨,切成小块的鸡腿肉放入口中。

云暮趴在窗户上,手指在窗纸上戳一个洞,看见苏景年动筷子,总算吐出一口气。

屋子里铃铛拉响,守在屋外的迟曦进去,将碗筷收拾出来。

云暮提水服侍苏景年梳洗,搀着他躺在床上,熄灭烛火,退出去。

整个平阳候府陷入沉寂。

文曲颜窸窸窣窣从床上起来,掬一捧冷水洗脸醒神。

她数着外面敲响三下梆子,三更天,他应该睡了?

文曲颜紧了紧手指,鼓起勇气,蹑手蹑脚,推开隔壁的门。

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紧张地吞咽口水。

她摸着夜色来到床边,即便在睡梦中,他的眉头都是紧锁着。

文曲颜看着他陷入沉睡中,轻轻咬着下唇,脱掉鞋子,爬上床尾,跪在他的身侧,掀开薄被,手按上他的腿这才发现紧绷着。掀开裤管,手臂一紧,天旋地转,她被甩在床下。

‘啪嗒’药膏甩出去。

“我……是我……”文曲颜一屁墩摔得结实,她缓了缓劲儿,从地上站起来,“我……表姐……枝枝说你晚上腿会难受,让我给你按脚。”

苏景年目光深暗的紧盯着文曲颜,看得文曲颜背脊发凉,双腿微微发抖,无措得抠着掌心。

苏景年抬手按着太阳穴。

“出去。”

文曲颜看着他份外苍白的面色,捡起地上的药膏,迟疑一下,她硬着头皮,将药膏放在床柜上。余光瞥见他抬手,文曲颜浑身僵直,闭上眼睛,屏住呼吸。预料中的痛感没有传来,手臂微凉。她颤颤地睁开眼睫,却见苏景年撩开她的袖子,雪白如凝脂的肌肤上,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文曲颜心中一惊,连忙将袖子拉下来,“我……我不小心弄伤的。”

苏景年收手,重新躺下。

文曲颜见他没有赶她走,闭上眼睛睡觉,手臂上冰凉指尖触碰的触感残留在手臂上,她心里突然涌上一阵委屈,小声说道:“是祖母抓伤我的。”看着他平静的睡颜,文曲颜手指绞拧的发白,“她害死了姨婆,枝枝不会放过她。我不知道祖母为什么要害死姨婆,她以前经常说姨婆很好,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可是……”

喉口哽咽,再也说不出话来。

苏景年闭着眼睛,听着她呼吸急促,压抑着无声落泪,再到小声啜泣,渐渐的压抑不住哭声。心烦意乱,皱紧眉心,冷厉的望过去,就看见她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泪如泉涌。

苏景年握紧身侧的手,“你想救她?”

文曲颜摇头,抽噎道:“我想她活着,但是杀人偿命,我不能。”

屋子里又陷入沉寂,只有文曲颜小声的啜泣。

苏景年拧眉,就听见文曲颜道:“我可以睡在你床边吗?”

“!”

“我很害怕。”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文曲颜之前一个人睡在床上,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见到苏景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想一个人睡在一个屋子里。

耳边是祖母的哭诉,商枝锐利的眼神,冷淡的面孔,她蜷缩着身子,紧紧抱着膝盖。

苏景年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毫无半点睡意。

文曲颜今天的胆子,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侧头望着缩成小小一团,躺在床踏板上的文曲颜,哭累了,眼睫挂着泪珠,沉沉睡了过去。

苏景年扯下身上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文曲颜脸颊在被子上蹭了蹭,闻着淡淡的沉水香,惶惶不安地心,有一种安定的感。

苏景年舟车劳顿,睁着眼睛,快天亮的时候,方才有一点睡意。

“咚!”

文曲颜裹着被子滚下床踏板,面色惊慌的看向苏景年,她、她、她昨夜在苏景年的屋子里睡着了!

还将他的被子给卷走了。

文曲颜眼睛肿痛,昨夜的记忆纷沓而至,脸颊发白,她心里很难过,祖母杀了姨婆,又被苏景年凶,心里委屈忍不住哭出来,哭得头昏脑胀,迷迷糊糊睡在他身边。

他没有将她赶出去,是因为夜深云暮不在。如果他的腿是好的,一定会一脚把她踹出去。

文曲颜见苏景年还在睡,悄然松一口气,将被子轻轻盖在他的身上,逃也似的跑了。

云暮正准备推门进来,看着披头散发冲出来的文曲颜,他震惊了。

连忙推门进来,就看见苏景年侧头望来,面无表情,“秦府发生何事?”

云暮简短的告诉苏景年,又问他,“少爷,三少夫人……你们和好了?”

苏景年沉声警告,“不许擅作主张!”

云暮面上应着,“是是是。”

心里嘀咕:三少夫人对您殷勤,心里不是挺美的吗?

苏景年手指抚摸着双腿,“查王贤茹与谁接触。”

“少爷,您是说……”云暮想起苏景年不喜欢旁人多问的性子,立即闭嘴,推着他出去用膳。

正巧,文曲颜梳洗完从隔壁走出来。

两人撞上。

文曲颜望着坐在轮椅的苏景年,他一身红色长袍,风姿卓然,不经意的一个眼神蕴了万千风华。

他生就一副好皮囊,只是脾性太过恶劣。

文曲颜压下心底一瞬翻涌的异样情绪,低垂着头,安静地跟在他的身后,去往偏厅用早饭。何氏已经去秦家吊唁。

府中只有他们二位主子用膳。

文曲颜端着碗,只敢只面前的稀粥。

苏景年看着她恨不得将整张脸埋进碗里,减低存在感。眉心一皱,将筷子一放,文曲颜紧跟着将碗筷放下来,小心翼翼得用余光觑他,看着他紧抿着唇瓣,太阳穴突突跳动,一股凉意从骨缝中渗入,浑身冰凉,紧紧握着拳头。

来了,他要找她算昨晚的账了。

苏景年双手按在双腿上,撩起眼皮,斜睨着正襟危坐的文曲颜。

似要说什么,可看着她眼中的戒备,兴味索然,手指叩击着扶椅。云暮推着苏景年,准备离开偏厅。

这时,有人进来通传道:“三少夫人,外头有人找您,说是文老夫人去了。”

啪嗒,勺子坠在碗里。文曲颜脸上的血色尽褪,她仓皇地冲出偏厅,完全忘记苏景年的存在。

苏景年皱眉,“你跟去看看。”

“是。”

文曲颜赶赴医馆,郎中说是伤心过度,猝死。

文二老爷根本不相信,他认定是秦家的人对文老夫人做了什么,一连去几家医馆,全都是得出这个结论,症结是她有心疾。

文二老爷不肯罢休,文曲颜将他拦住,“爹,祖母要安息,您这般折腾下去,会叫人看了笑话!”

林氏已经镇定,她听到一些传言,文老夫人与秦老夫人姐妹情深,文老夫人舍不下秦老夫人,因此秦老夫人将她一并带走了。

死的不明白。

与秦老夫人一样。

她心中相信是秦家动的手,但是这般明目张胆,却又不留把柄,让她心中胆寒,心知秦家不是他们能够抗衡。

“老爷,让娘早些入土为安。”林氏劝说。

文二老爷看着拦住他的妻女,心中不甘,文曲颜道:“爹,回清河镇,在哪儿,您和娘能安稳富足过一生。在京城您没有一技之长,又无官职加身,哪里有您容身之处?祖母落得如今地步,是她自讨的苦吃。女儿说句不孝不悌的话,即便要来爵位,也不过是一个空架子,您的能力不足以支撑下去。”

“你!”文二老爷脸色赤红,扬手想要打死这个不孝女!

“爹,您想要逼死女儿,逼死娘,大可在京中钻营。是您谋得滔天富贵,还是如祖母一般!”文曲颜突然大声喊道,她想要唤醒文二老爷的富贵梦,“就算爵位您要来了,也是落在大伯头上,我们二房占不到半点好处。”

这一句话,瞬间让文二老爷偃旗息鼓。

他没有儿子,他大哥才有儿子,他争这个爵位有何用?

“你祖母想要留在京城,等将她埋葬后,我和你娘回清河镇。”文二老爷相通,妥协。

文曲颜松一口气。

——

礼王府。

礼王脱下身上的素袍,换上王爷常服。

他坐在主位上,南风端着茶水递给他,将安阳府城的进展说给他听,“薛慎之已经清丈安阳府城多半土地,诸位隐瞒的一万亩土地,他用来拍卖。”

礼王提着茶盖,意味不明道:“谁敢买?”

南风欲言又止。

“怎么?有变数?”礼王温和的看向南风。

南风低声道:“薛慎之给各位富绅,大小官宦发邀请函,将土地拍卖给他们。”

礼王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

这些土地本就是从富绅、官宦身上剐下去的,转头又将土地卖给他们。等于这一笔银子,无论如何也是要掏出来!

拍卖给其他无权无势的百姓,他们会遭受不住官宦豪强的逼压,最终又会将土地归还,受苦受难的终究是百姓。而薛慎之将土地卖给官宦豪强又不同,他们生生吃下这个哑巴亏!

“一律不许购买,本王倒要看看,他能够强逼不成!”礼王将茶盏重重搁在桌子上,面带愠色。

“薛慎之已经将事情请奏皇上,皇上已经批示,要安阳府城的配合薛慎之。”南风觉得薛慎之这一仗打得礼王与各大官宦,措手不及,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就已经输了。

“李明礼呢?”礼王问。

“住在客栈。”

礼王沉吟片刻,望着秦府的方向,“请他过来,本王有一件要事告诉他。并且有一件事,安排他去做。”

------题外话------

中午二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