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诱敌上钩,求救/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纪将马车赶到嘉郡王府门前不远处的地方。

李玉珩微微掀起一角的帘子,目光落在嘉郡王府朱红色铆钉大门。

他与宁雅情定之后,便站在门前的石狮子旁等她。

府门打开,她巧笑嫣然的走向他。

李玉珩只觉得清风将细沙吹进眼中,眼睛方才涩痛难忍。

府门打开,一道身影走出来,李玉珩眼眸通红,几乎捏断手中的玉箫。

朱淳走出郡王府,一眼看见对面停着一辆马车,车夫蹲在轮子前修轮子。

毕竟是郡王府的出身,一眼便看出马车低调的奢华。

看似很普通的青布乌蓬马车,实则是用沉香木打造。

一两沉香一两金,足见沉香的价值。

而马车的主人,却将名贵的沉香木用来造马车。

朱淳眸光微微一动,手背在身后从,朝马车走过来。

“需要帮忙吗?”朱淳询问。

李玉珩握着玉箫的手指泛白,手背上浮现青筋,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住心里的戾气。

他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道:“马车轱辘松了,不劳烦兄台。”

朱淳见元纪许久都捣腾不好,他弯腰看一眼,对李玉珩道:“这位兄弟,你这马车坏了,车轴断裂,需要重新换一根。”然后,招来身边的长随,让人去挑一根上好的轴子过来。

既然要换轴子,就得下马车。

朱淳发出邀请,“兄弟,不如进府小坐?”

马车内,沉默良久,就在朱淳以为会被拒绝时,车帘子被掀开,一道颀长清瘦的身影从马车上下来。

朱淳看着他身上普通的青衫,也是名贵的云锦料子,目光触及他脸上的面具,不由得问道:“你这脸……”

李玉珩不经意挑起脸侧的头发,露出一道疤痕,“会吓坏别人,只得将脸遮起来。”

朱淳歉意道:“我唐突了。”随即,不由询问道:“不知你如何称呼?”

“延清。”

“延清兄,里面请。”朱淳自报姓名后,请李玉珩入府,问起他家中的营生,“延清兄家中是书香门第?你身上有一种清贵之气,看着像读书人。”

朱淳在朝中毫无立足之地,遭受人排挤。发生他对郡王与郡王妃下毒之后,这府中也即将要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如今见李玉珩面生,有丰厚的家产,又初来京城,与他结交好,或许能借助他的东风,他能够东山再起。

“往上数几代,倒是出过读书人,我就是这一身气质,引人误解,并非读书的料子。”李玉珩望着熟悉的嘉郡王府,胸口涌上一阵热潮,却被他生生遏制住,轻声道:“我就是个生意人。”

“原来是做生意?延清兄,我正好也打算做点小本营生,不知你有何好的建议?”朱淳吩咐婢女奉茶。

李玉珩端着茶放在小几上,摸着腰间的荷包,“我的生意,来银子很快,却需要大笔本金。朱兄只是做点小本生意,并不建议你做。”

朱淳一听需要大笔本金,便有些退缩,毕竟做生意,是有风险。

他手里也没有那么多银子。

李玉珩不再开口。

两个人安静的喝茶,不知过去多久,元纪擦着一额头的汗水:“主子,马车修好了。”

李玉珩吩咐元纪去马车取来一个锦盒,让他递给朱淳,“今日多谢朱兄招待,这是小小心意,作为答谢。”然后起身向朱淳告辞。

朱淳在李玉珩走出屋子的时候,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只玉杯。

玉杯为白色,略透淡绿,杯身琢为梅花形,似腊梅盛开。杯身外部攀缠一梅枝,枝身琢有十七朵大小不等的梅花,剔透光洁,如冰似雪。

朱淳瞪大了眼睛,这是一捧雪?

它是玉器中的珍品,价值不菲。

延清就这般赠给他了?

朱淳心口火热,他连忙将锦盒盖上,追上李玉珩。

“延清兄,你送的东西太贵重。”

李玉珩淡然道:“钱财只是身外之物。这杯子准备送给一个故友,他云游不在京城,能遇见你也算有缘。”

“你说的那个生意,需要多少本金?我可以与你一起做吗?”朱淳询问。

李玉珩蹙眉,很为难。

朱淳愈发觉得这是个来钱快的营生,否则李玉珩为何不愿意带他一起做?怕他分一杯羹?

“延清兄,你这次来京城,是想要将生意做到京城里,我是郡王之子,你在京城做生意,有我帮忙能得许多便利。”朱淳脸色一沉,道:“延清兄,我们虽是初次相见,方才却是聊的很投缘,已经将你视为知己,推心置腹,你却对我如此防备。也罢,不过是萍水相逢,你不将我当兄弟也正常。”说着,便要甩袖而去。

李玉珩徐徐说道:“朱兄,莫怪我不提醒你,任何生意都是有风险,并非一本万利。我赚银子,你来做,别人来做,不一定就赚银子。”

“延清兄,我懂。”朱淳问李玉珩,“本金大约要多少?”

李玉珩说一个数。

朱淳脸色凝重,一千两。

他一百两都要凑出来。

“延清兄,你可以借我一千两银子?待赚银子,我再还给你。”朱淳向李玉珩开口,他这般有钱,一捧雪眼都不眨送出去,区区一千两岂会放在心上?

李玉珩却拒绝,“朱兄,你若是赔上家底,我奉劝你歇了心思。你若实在要与我一起做生意,等你凑够银子再找我。”

朱淳觉得李玉珩不想让他做,在借着他没有银子推脱,越发心痒难耐,“延清兄,你做的是什么生意?可以带我去看一眼?我心中也算有底,毕竟是一千两银子,不算少。如果我做不了,便不去凑银子。”

“今日没有空闲,过几日,我让元纪接你。”李玉珩转身上马车。

朱淳对李玉珩升起的那一点警惕,随着他的态度,淡了一些。

毕竟他无权无势,谁又会特地算计他呢?

如此一想,朱淳心情陡然轻松下来,心里做着发财的美梦。

——

顾冕被抓,还有三日要斩首。

顾莺莺心焦,眉眼间流露出忧色,心不在焉地挑动着碗里的饭粒。

李明礼放下手中的碗筷,“有心事?”

顾莺莺几乎要脱口而出,让李明礼去请求薛慎之帮忙,放了她爹。

转念,她记起来,当初与李明礼相遇,便是利用她爹娘被劫匪杀了的理由。如今喊李明礼帮忙救她爹,不是自打嘴巴吗?

顾莺莺哀伤道:“我想爹娘了。”

李明礼垂眸,缄默。

“我等下要出去一趟,买一些香烛,祭拜他们。”顾莺莺也放下碗筷,“我很快就会回来。”

“嗯。”李明礼点头。

顾莺莺拿着钱袋子出门。

走出一段路,并未发现李明礼跟踪她,按着胸口吐出一口气,她改换一条路,去往礼王府。

礼王后门守门的婆子,认识顾莺莺,放她进来。

礼王被禁足,没有圣旨,不得擅自出府,赋闲在府中,喝茶、对弈、题字作画,倒也过得清闲自在。

顾莺莺来时,礼王坐在亭子里饮酒。

“王爷。”顾莺莺身段柔顺,微微低垂着头,露出一截细白的脖子,“莺莺有一事请您帮忙。”

“为你父亲而来?”礼王手指提着酒壶,往杯子里斟一杯酒,“你父亲牵涉进安阳府城一案,因为此事,本王也被父皇迁怒,关禁闭,又如何帮得了你?”

顾莺莺屈膝跪在他的脚边,双手拽着礼王的袖子,哀婉道:“王爷,莺莺与父亲都是为您办事。他也只是一个富贾而已,其他的富贾只是流放,为何到他头上,却要问斩?”

“你是真不知?”礼王唇角微扬,透着讥诮。目光落在她的面容上,眼角微红,垂着晶莹的泪珠,微微晃神,指腹拭去她眼尾的泪珠,“本王爱莫能助。”

顾莺莺泪水断线般滚落下来,他目光专注的落在她的面容上,仿佛在隔着她看向另外一人,尖利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将脸埋在他的腿间,遮掩住脸上的嫉妒之色。

“你可以找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他或许可以帮你。”礼王收回手,拿着帕子擦拭掉指腹的泪痕,“除了救你父亲,你其他需要帮助的地方,本王可以帮你。毕竟,你是本王的人。”

顾莺莺伏在他腿间,双肩颤动。

礼王任由她哭泣,并未出言想劝,浅酌着清酒。

不知过去多久,顾莺莺抹干脸上的泪痕,泪眼朦胧的望向礼王,“王爷,您要娶魏玲语吗?”

礼王看着她眼底的黯然,缓缓道:“本王并非第一次成亲。”

顾莺莺眸子颤动,快速的低下头。

“你借人手给我,武功高强的。”

再次抬头,顾莺莺恢复镇定,绝美的面容不见一丝脆弱。

“好。”礼王应允。

——

铜雀街苏府。

一行人围坐在桌子前用膳。

中午去寺庙求平安吃的是斋饭,晚上也是全素宴。

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坐在一起吃晚饭。

嘉郡王妃笑容满面,从未曾想过,还有一日能够与宁雅再重新坐在一起吃一顿饭。

上天还是在厚爱他们。

嘉郡王妃心情好,牙口也跟着好起来,询问一旁的薛慎之,“你何时回安阳府城?”

“赫连王子还有几日回东胡,皇上会举办践行宴,宴会之后,回安阳府城。”薛慎之收到张一闻送来的书信,汇报土地清查的进展,大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便能丈量完毕,“安阳府城是第一个试点,刚刚开始,实施起来有许多漏洞,多方面阻拦,才会耽误进程。如今一整套实施程序完全成熟,之后其他府城清查,便利许多,并不用我太跟进。”

嘉郡王妃松一口气,安阳府城的贪官污吏,一网打尽,元晋帝的手段狠厉,应当起到一点威慑作用。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嘉郡王妃才能将心放下来。

宁雅柔声道:“不用太急功近利,你的性子与你爹差不多,总不肯稳扎稳打,喜欢剑走偏锋。虽然能够快速加官进爵,达成目的,却是将自己置身危险之中。前几日你出事,你外祖母与枝枝定是吓坏了。”

她在后院二楼里,几乎是与外面隔断,只有夜深人静,方才能在院子里走动,透透气。

薛慎之出事的消息,将她瞒得很紧。人平安归来,她方才知道。

只是一听,便知其中的惊心动魄。

任何胸有成竹的事情,都会有可能出现不可逆转的差错。

一旦出现差错,便是后悔也来不及。

薛慎之神色认真,听着母亲的教诲。

这一种感觉,很微妙。

和风细雨,触及心中最深处的柔软。

“好。”薛慎之抬起头,目光平和的看向宁雅,“我记住了。”

宁雅这才放过他。

用完晚饭,各自回府。

商枝与薛慎之两个人护送宁雅去医馆。

夜凉如水。

几辆马车从苏府驶离。

商枝的马车,离开铜雀街,平稳地朝松石巷而去。

寂静的长街之中,只有车轱辘的声响。

骤然,马匹嘶鸣。

十几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飞跃而出,黑衣人挥刀向车顶盖砍下去,马车四分五裂。沈秋腾跃而起,长剑挥动,寒光一闪,黑衣人脖子血珠喷洒而出。沈秋面色紧绷,横举着长剑挡住劈下来的大刀,用力一推,把黑衣人挡了回去。手腕一转,向黑衣人小腹刺去。

黑衣人齐攻而上,又快又狠,沈秋被包围得毫无空隙,寡不敌众,腹背受敌。她面色一寒,腾空跃起,一个黑衣人从上砍下来,沈秋落地,另一个黑衣人一刀砍向她的脚,她长剑一挑,隔开袭击的大刀,脖子一凉,一把寒光凛冽的大刀,搁在她的脖子上。

沈秋被抓拿住。

一道纤细柔弱的身影从暗处走出来,看到散架的马车与被捆绑住的沈秋,柳眉微蹙,“这马车上,竟只有你一个人。”

沈秋冷眼看向顾莺莺。

“沈秋,我们之前虽然是情敌,好歹相识一场。你放心,只要薛慎之识时务,将我爹放了,我就将你毫发无伤的放回去。”顾莺莺站在沈秋的面前,端详着她只算得上清秀的面容,“你与我姐姐相比,差得远了,辰哥哥心盲了才能看得上你。”话音陡然一转,“带走!”

------题外话------

零点爆更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